087.南宫柔是我表哥的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腾!你再不让开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魏琪看着拔剑挡在魏琰床前的杜腾冷声说。

“太子殿下,小的要带我家王爷离开去找大夫,让他们都让开!”杜腾也不管了,这毒说不定就是乔彩儿下的,谁知道太子府的那个刘太医有没有被收买?既然是江湖媚药,他自然有门路去找江湖人求解药。还有大半个时辰,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会让他家主子落入乔彩儿那个贱女人手里!

“不知好歹的狗奴才!”魏琪看着杜腾眼神一冷,“来人,拿下!”

杜腾也不管了,直接跟太子府的侍卫打了起来,场面很快乱作一团。

墨王府里。

今日天气很好,靳辰坐在澜沧院中的躺椅上看书,被暖暖的阳光晒得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秦骁抱着离夜从天而降。

靳辰神色微变站了起来,离夜看着靳辰一脸焦急地说:“娘亲,你快去救救义父吧,他快死了!”

“义父?”靳辰微微一愣。不过出去一会儿的功夫,她家娃娃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义父?

“是魏琰。”秦骁为靳辰解惑,“他在太子府里,被人下了媚药。”

靳辰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墨青书房紧闭的门,伸手把旁边的冷肃叫了过来,拍了拍冷肃的肩膀说:“苏苏,你在这里看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姐姐回来给你烤鸡吃。”

冷肃顶着一张猪头脸,笑得傻兮兮的:“烤鸡……姐姐……烤鸡……”

靳辰也不管冷肃有没有听懂,看着秦骁拱了拱手说:“麻烦骁王帮忙照顾一下小夜。”然后直接运起轻功离开了澜沧院。

秦骁看了一眼傻兮兮的冷肃,抱着离夜跟着靳辰又走了。秦骁也不是滥好心,他之所以回来通知靳辰,主要是想看看靳辰要如何解决这次的突发状况……

太子府里。

杜腾身上已经被砍了两剑,胳膊和腿都在流血,依旧握着剑,双眼赤红地挡在魏琰床前。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不到最后关头,他一定不会让那个贱人得逞的……

杜腾看了一眼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魏琰,心中哀叹了一声,主子,小的今天可能要挂了,不过就算小的挂了,主子你也死不了的,就是可能会被乔彩儿那个贱人给强上了……

“皇上驾到!”

门外传来一声高喊,围观的众人纷纷垂头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魏皇神色匆匆地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墨锦玉的哥哥墨锦华。墨锦华给墨锦玉打了一个眼色,墨锦玉眼眸微闪,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这是怎么回事?”魏皇神色难看地看着躺在那里不省人事的魏琰,还有身上挂彩的杜腾。

“启禀父皇,琰弟中了媚药,时间紧迫没有解药,乔四小姐自愿为琰弟解毒,可是琰弟的这个奴才死活拦着不让!再过一刻钟的时间,琰弟就有性命之危了!”魏琪神色焦急地说。

“把那个奴才给砍了!”魏皇冷声说,话落扫视了一圈,看着站在角落里眼观鼻鼻观心的墨锦玉说,“锦玉,你愿意给琰儿解毒吗?”

众人神色都变了,这什么情况?难道锦玉郡主就是魏皇看中的儿媳?

乔彩儿也傻眼了,为什么没有按照她设想的来发展,明明她主动提出为魏琰解毒,是在救魏琰,皇上为什么还要问墨锦玉?

墨锦玉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脸色微红,神色似乎有些犹豫,片刻之后才微微点头说:“锦玉愿意。”

“皇上,彩儿……”同样傻眼的乔夫人回过神来,就要开口说话。

“住口!”魏皇看着乔夫人和乔彩儿的眼神冷到了极点,显然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来人,把这个狗奴才砍了!”魏琪冷声说,又有一群带刀侍卫冲了进来。

杜腾胸口又中了一刀,脸色难看地倒了下去……主子,不是乔彩儿,就是墨锦玉,看来你今天逃不了被你最讨厌的贱女人强上的命运了……

“都出去!”魏皇冷声说,“锦玉,只要你救了琰儿,就是琰儿的王妃!”

“是,皇上。”墨锦玉垂眸,眼底闪过一丝喜色。

满身是伤的杜腾被人拖着往外走去,魏皇和魏琪也准备退出去,众人纷纷打算离开的时候,就看到眼前闪过一道青影……

“有刺客!来人护驾!”魏琪神色大变,看着一眨眼就到了跟前的青影,直接挺身把魏皇挡在了身后……

魏皇看着魏琪微微愣了一下,那道青影在距离他们还有三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很快被侍卫们包围了。

“这不是逍遥王的义妹南宫小姐吗?”人群中有人小声说。

魏琪看着靳辰冷声说:“你擅闯太子府,有何目的?”魏琪心中惊诧不已,之前只知道这个姑娘马术极好,没想到她武功竟然这么高,进太子府如入无人之境!

“我是来救魏琰的。”靳辰看着魏皇和魏琪神色淡淡地说。

“你?你是什么身份?不要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琰弟不可能娶你做王妃,不用你来救!”魏琪看着靳辰冷声说。

靳辰在一众侍卫的包围中神色平静地说:“太子殿下的联想能力很丰富,不过我是想说,我有解药。”

所有人神色都变了。话说刚刚他们真的以为这个姑娘也是来主动献身,幻想飞上枝头当逍遥王妃的,谁知道她竟然说她有解药?

乔彩儿面如死灰,墨锦玉的神色也瞬间变得很难看,不过她还是没做什么,静静地垂头站在一旁。

“南宫小姐……救救我家主子……”已经去了半条命的杜腾睁开眼睛,看着靳辰有气无力地说。

“父皇,这个女子来历不明,而且她都不知道琰弟中了什么毒,就说自己有解药,实在太过可疑。”魏琪对魏皇说。

“小姑娘,你解释一下你的解药是怎么回事?”魏皇没有理会魏琪,眼眸幽深地看着靳辰说。有解药自然是更好的,因为魏皇很清楚魏琰的性子……

“我是个大夫。”靳辰没有多说什么。

魏皇突然想起,魏琰曾经跟他说过这个姑娘是个世外高人的徒弟,还是魏琰的救命恩人,懂解毒之法也是很有可能的……想到这里,魏皇直接开口说道:“都让开!请这位南宫姑娘为琰儿解毒!”

靳辰看着面前让开的一条路,神色平静地走了进去,也没管魏皇和魏琪都跟着进来了,还有跟在靳辰身后又出现在太子府的秦骁,秦骁怀中还抱着靳辰托他照顾一下的离夜。

靳辰给魏琰把了脉,神色淡淡地说:“是万花散。”

魏琪心中惊异,刚刚刘太医虽然也看出是万花散,但是把脉用的时间更长,难道这个姑娘真的知道怎么解毒?

靳辰从旁边拿来了文房四宝,不过片刻功夫写了一张药方出来递给了魏琪:“让人立刻找这些药材过来。”

这会儿众人才明白,这姑娘不是有解药,而是要现场做解药啊!

还在一旁的刘太医看了一眼药方,发现上面这些药材太子府的库房都有,立刻让自己那个懂药材的年轻徒弟去取过来。

前前后后只花了很短的时间,靳辰面前就摆了一堆药材。刘太医目不转睛地看着靳辰,不知道靳辰要怎么把这些药材给变成解药……要知道,熬药时间可是来不及了啊!

只见靳辰手中突然多了一个火折子,然后拿起其中一根药材,直接烧了起来……

“火馏术!”刘太医惊呼出声。

看到魏皇朝着他看了过来,刘太医赶紧恭敬地解释道:“皇上,火馏术是失传多年的制药技术,这位姑娘一定师承高人。”

魏皇本来看到靳辰在烧药材,还觉得靳辰太胡闹了,这会儿听到刘太医的话,才恍然大悟,看来他想的没错,这个姑娘的确是高人的徒弟。

只见靳辰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把她要的几种药材都用火烤到了差不多的程度。她眼神十分专注,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万花散怎么配置,解药怎么配置,靳辰都从书上看到过,也记在了脑子里,但今天还是第一次配,而且还用上了她并不那么熟练的火馏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父皇,一个时辰时间快到了。”魏琪看着魏皇小声说。这姑娘的药再做不好,或者做的药不对的话,魏琰都得死……

魏皇神色有些犹豫,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靳辰,对魏琪说:“再等等。”这姑娘既然能救了魏琰一次,就能救第二次……

刘太医神色惊诧地看着靳辰用一种特殊的手法把那些药材在不到半刻钟的时间里变成了一颗药丸,虽然这药丸不是很圆润,但是这是药丸啊!要知道制药最容易的是熬药,其次是做药散,最难的就是做药丸……

靳辰拿着手中的药丸,直接掰开魏琰的嘴扔了进去,然后倒了一杯已经凉掉的水,捏着魏琰的下巴灌了进去,动作一点儿都不温柔……

“这就好了?”魏皇有些愣愣地问。太医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对这个小姑娘来说是不是太容易了?

“嗯,一刻钟之内他会醒过来。”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那就请南宫姑娘在这里等着吧。”魏皇看着靳辰说,“刘太医,你去看看琰儿的情况。”

靳辰知道魏琰不醒自己走不了,看到秦骁抱着离夜在一旁,离夜开口想要叫她,就对着离夜摇了摇头。今天迫不得已她才出手,已经出了不小的风头,不能再让更多人关注到离夜身上……

秦骁看到了靳辰对离夜摇头的动作,他深深地看了靳辰一眼,知道魏琰一定会醒过来的。这个姑娘一次次让他刮目相看,不仅仅是武功,还有医术……

刘太医给魏琰把了脉,神色有些激动地说:“皇上,逍遥王的身体已经在好转了。”体温明显降下去了……

魏皇神色一松,不过还是耐着性子等了一刻钟的时间,外面也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离开,都屏气凝神地等着。墨锦玉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乔彩儿的神色十分不安……

“止血的。”看到靳辰突然起身,魏皇神色微变,就看到靳辰走到杜腾身旁,扔给杜腾一个药瓶。

“多谢……南宫小姐……”杜腾感觉自己的血快流干了,终于有人想起他这个伤员了,太感动了……

秦骁看了一眼杜腾手中的药瓶,跟当初靳辰给他的一模一样……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杜腾已经用靳辰给的药止了血,半死不活地躺在那里,房间里的人都看着床上的魏琰。

魏琰缓缓地睁开眼睛,神色恍惚之间看到靳辰坐在不远处看着他……他在太子府喝酒,然后中了招,想要离开去找解药,后来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小柔儿……”魏琰还不是很清醒,看着靳辰有些不确定地叫了一声,小柔儿怎么会在这里呢,她不是应该在墨王府为墨青守关吗?难道他回了墨王府……

“王爷醒了!”刘太医兴奋地说,“这位……南宫小姐真的是太厉害了!”

“琰儿!”魏皇快步走了过来,看着魏琰说,“你感觉怎么样?”

魏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告辞了。”靳辰开口,然后提着杜腾很快不见了人影,魏皇看了一眼靳辰的背影,目光又转移到了魏琰的身上。

魏琰不是受伤,而是中了毒,毒解了很快就清醒过来了。等听说之前发生的事情,魏琰的脸色难看至极……

“父皇,儿臣自有分寸。”魏琰看着魏皇说。

魏皇也没有多说什么,甚至都没有告诉魏琰之前墨锦华进宫的时候,说魏嫣的丫鬟亲耳听到乔夫人和乔彩儿密谋给魏琰下毒……魏皇知道,这些魏琰自己很快就能查出来,那两个没脑子的女人,就交给魏琰解决吧。

“琰弟……”魏琪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看乔夫人和乔彩儿的脸色,他就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原委。魏琰不仅是在太子府的宴会上出事的,而且给魏琰下毒的还是乔颖儿的母亲和妹妹,如果魏琰接下来要在太子府里兴师问罪的话,魏琪的脸真的丢光了……

“太子皇兄,告辞了。”魏琰起身,感觉头脑微微有些昏沉,不过并不影响行走,他直接向魏琪告辞往外走去,根本就没有要兴师问罪的意思。

魏琪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开口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着逍遥王!”

“不用!”魏琰衣衫有些凌乱,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走出了太子府。

外面停着魏琰那辆金光闪闪的马车,不过一直为魏琰赶车的杜腾已经不见了人影。魏琰知道杜腾被靳辰带走了,也看到了杜腾满身的伤……

“逍遥王,请上车吧。”秦骁的随从杨光跳上了车夫的位置,对魏琰拱手说道。秦骁已经先一步带着离夜骑马离开了。

“劳烦了。”魏琰神色疲惫地进了马车,放下车帘,眼中已经出现了嗜血的冷意……

“颖儿,我们也告辞了。”乔夫人躲躲闪闪的眼神没有逃脱乔颖儿的视线,她心中一沉,知道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成了真……

魏琪被魏皇叫进宫去了,乔颖儿心乱如麻,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就让乔夫人和乔彩儿先离开了。而她们离开之后不久,乔颖儿就收到禀报,她的一个丫鬟春香被人推进了后院的井里面,已经死了一个时辰了……

太子府的赏花宴算是彻底砸了,没有人会记住太子府的牡丹开得有多好,只记得魏琰中了毒之后发生的一系列跌宕起伏的事情……

杨光赶着魏琰的马车,直接去了墨王府。魏琰下车之后进府,侍卫说南宫小姐和骁王爷都已经回来了。

魏琰抬脚朝着澜沧院走去,走到门口就看到离夜神色一喜朝着他扑了过来:“义父你没事啦!太好了!”

“小夜乖,去玩儿吧。”魏琰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离夜又跟着冷肃去玩儿了。

靳辰坐在院子里,看着魏琰说:“过来坐。”

魏琰抬脚的时候有些迟疑,最后还是进来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靳辰给魏琰倒了一杯茶,推到了魏琰面前:“喝点水会好一点。”

魏琰拿起来一饮而尽,放下茶杯看着靳辰说:“今天多谢你。”曾经他对魏皇撒谎说靳辰是他的救命恩人,没曾想他还真的有一天沦落到要让靳辰去救的地步……

“我们是朋友。”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魏琰心中有些苦涩,但至少靳辰没对他说“你是墨青的兄弟”,否则他肯定更加难受。他看着靳辰微微点头重复了一遍:“对,我们是朋友。”他对靳辰求而不得,靳辰还把他当朋友,他应该知足了……

“杜子……”魏琰看着靳辰问。

“杜腾在逍遥居,我让小颜去给他疗伤了,死不了。”靳辰说。

“那我……去看看杜子。”魏琰起身说道。在靳辰面前,他总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好。”靳辰微微点头,并没有问魏琰怎么中的毒,又打算怎么对付给他下毒的人。因为靳辰知道,这些事情魏琰都会自己解决的。

逍遥居里,小颜按照靳辰的吩咐,把杜腾的伤口都包扎起来了,药都是靳辰给的。

杜腾脸色有点红,怎么以前没发现墨王府的这个小丫鬟长得这么好看呢,还这么温柔……

“杜侍卫,都包好了,小姐说你养几天就没事了,奴婢去吩咐厨房给你做些补汤。”小颜看着杜腾微微一笑,杜腾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了。

“多谢小颜姑娘……”杜腾看着小颜说。

“那奴婢就告辞了。”小颜微微点头,出门就碰上了魏琰,赶紧恭敬地行礼。

“不用多礼,下去吧。”魏琰话落进了房间,就看到杜腾还脸色通红地看着门口的方向……

“人家姑娘都走了,看什么看?”魏琰看着杜腾说。

“爷,您说什么呢?小的哪里看姑娘了……”杜腾这个大男人脸上出现了一丝忸怩,话落反应过来,神色一正看着魏琰说,“爷,没事了吧?”

“嗯。”魏琰坐了下来,看着杜腾说,“把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再给我讲一遍。”

“是,爷。”杜腾神色一正,就把魏琰中毒之后的事情讲了一遍。

魏琰越听脸色越难看,之前在太子府魏琪告诉他的事情跟杜腾说的并不完全一样,譬如魏琪省略了他的人差点把杜腾给弄死的事情……如果不是靳辰及时赶到,他死不了,但是会被墨锦玉那个贱人给强上了,这对他来说,比死还难受。

“爷,小的不是不顾爷的安危,只是小的知道爷如果醒过来发现被……肯定很难受。”杜腾看着魏琰说。这次的事情他的确有些冒险,毕竟当时已经在生死关头了,如果靳辰不去给魏琰解毒,杜腾知道自己会被砍死,然后魏琰会被一个贱女人给强上了……

“你做得很对。”魏琰看着杜腾说,“还是你了解爷。”不管是乔彩儿还是墨锦玉,都是魏琰极其厌恶的女人。

“那小的能不能涨俸禄啊?”杜腾看着魏琰弱弱地问。

“爷什么时候少了你的俸禄?”魏琰看着杜腾说,“一个月一千两的俸禄还嫌少?你再涨都比丞相多了。”

“嘿嘿,小的上有老下有小。”杜腾嬉皮笑脸的样子跟魏琰没什么分别。

“你下面哪来的小?等你真的下有小了,爷就给你翻倍。”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杜腾说。

“爷,小的努力!”杜腾脸色还有些发白,不过精神是很好的。他的确上有老,不过他是个孤儿,那个“老”是从小养他的一个老乞丐。当杜腾被魏琰所救,成了逍遥王府的侍卫之后,那老乞丐就成了他老爹,一直好吃好喝地养着。

“赏你的。”魏琰伸手就甩出了一串金叶子,杜腾觉得自己受的伤都值了。

“爷,你的毒绝对是乔彩儿那个贱人下的。”杜腾看着魏琰说,“你准备怎么对付她?”

“我的毒是乔彩儿利用乔颖儿的丫鬟下的,然后被墨将军府的人得知之后,墨锦华进宫禀报了父皇,父皇为了救我,就选择了让墨锦玉给我解毒。”魏琰神色冷肃地说。

其实很多事情发生之后都不用查,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某些蠢货女人自以为高明,但是忘记了魏琰在金安城的地位,以为她们能够随意设计魏琰……

就算这次靳辰没有及时赶到,杜腾被砍死了,魏琰被墨锦玉强上了,墨锦玉也没有可能成为逍遥王妃,因为魏琰醒过来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弄死她,即便她打着奉皇命救魏琰的旗号……

“乔彩儿,墨锦玉,都是在找死。”魏琰的声音很平静,但是说出口的话却带着摄人的冷意。

“爷准备怎么做?”杜腾看着魏琰问道。

魏琰突然笑了,笑得杜腾心里有些发毛,就听到魏琰接着说:“我不会杀了她们的,我要让她们痛苦地活着。”

是夜,已经在乔家祠堂跪了半天的乔彩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刚躺下准备休息,就闻到了一阵香气,很快不省人事了。

墨将军府里,墨锦玉也跟乔彩儿一样,在夜色深重的时分,被人迷晕带出了家门。

这是夏季,金安城的一个破庙里,一群肮脏的乞丐衣不蔽体,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鼾声如雷。

“把他们都弄醒。”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破庙里,看着地上的乞丐,声音冷然地说。

“是。”一个属下恭敬地应了,很快把地上的乞丐全部弄醒了,乞丐看着包围他们的那些明晃晃的刀剑,都被吓破了胆,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

戴着面具的男人挥了一下手,他身后的两个属下就把他们背着的两个麻袋扔进了乞丐堆里。

“这是送你们的礼物,好好享用。”戴着面具的男人看着麻袋口露出来的娇艳脸庞,声音残忍地说道,话落就抬脚走了出去。

“没听到吗?都愣着做什么?把那两个女人给办了!记着,你们所有人都要上!”一个黑衣人拿着刀在乞丐面前晃了晃。

破庙之外,魏琰摘下脸上的面具,他的脸色在月光之下忽明忽暗。破庙里面很快传出暧昧淫靡的声音,魏琰就站在那里听着……

两个时辰之后,魏琰的属下把已经被乞丐折腾得像破布一样的两个女人又装进了麻袋里面,然后分别送回了乔府和墨将军府,整个过程都神不知鬼不觉……

魏琰回到墨王府,准备进逍遥居的时候,一个人影闪了出来。魏琰神色一冷,看到是秦骁,面无表情地说:“骁王这么晚不睡有何贵干?”

“喝酒吗?”秦骁看着魏琰面无表情地问。

魏琰深深地看了一眼秦骁,微微点头说:“好。”

虽然墨王府里能住人的院子只有三个,但是其他亭台楼阁也不少。没过多久,墨王府里的下人在东湖边上的亭子里点了灯,摆好了酒菜,魏琰和秦骁两人在半夜时分坐在亭子里对饮,气氛有些诡异。

“逍遥王出去报仇了?”秦骁看着魏琰问道。

“何必明知故问?”魏琰没好气地说。要不是看在秦骁今天帮他照顾离夜,还帮忙通知靳辰的份儿上,魏琰才不会跟秦骁在这大半夜过来喝酒。

“你来金安城到底是做什么的?”魏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着秦骁说。

“如果我说就是冲着南宫柔来的呢?”秦骁看着魏琰说,依旧面无表情。

“那你可以直接去死了。”魏琰也面无表情地说,“跟你说过了,南宫柔是我表哥的人。”

“你喜欢南宫柔。”秦骁看着魏琰,十分笃定的语气。

“那又如何?”魏琰没有否认,因为知道否认并没有任何意义。

“既然喜欢,为何不去争取?”秦骁看着魏琰问。

“你这个面瘫怎么可能懂?”魏琰白了秦骁一眼,“总之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只要是关于南宫柔的,趁早打消,否则就是我的敌人。”

“你是个很矛盾的人。”秦骁看着魏琰说。秦骁还真没看出来靳辰喜欢墨青,倒是看出来魏琰喜欢靳辰,却在刻意跟靳辰保持距离,还口口声声说靳辰是墨青的人。秦骁觉得这不像魏琰,天下人眼中的逍遥王魏琰是纵情恣意的,何时如此忍让求全过?

“我说面瘫,评价我有意思吗?”魏琰看着秦骁说,“搞得跟你很懂一样。”

面瘫?这是第二次从魏琰口中听到这个称呼,秦骁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真的不会笑,因为也没有人希望他笑。

“放心,我不会强人所难。”秦骁看着魏琰面无表情地说,“南宫柔是我的救命恩人。”

“你知道就好。”魏琰说。南宫柔如今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了……

“你之前不是说要去夏国吗?怎么又回来了?”秦骁看着魏琰问。

“你特么还敢提这事儿?”魏琰瞪着秦骁说,“要不是因为你突然要来金安城,我怎么可能会被父皇急召回来?你要没有别的事情就赶紧走。”

“我暂时不会离开。”秦骁说,“如果你还想去夏国的话,我可以跟你同去。”

“你有病吧?”魏琰看着秦骁说,“你这是赖上我了?”什么叫跟他去夏国?怎么感觉秦骁根本没有正事,就是出来晃荡的?

“我最近不想回雪狼国。”秦骁说。

“这才是你来魏国的真实目的吧?”魏琰看着秦骁说,“是不是雪狼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刻意躲开的?”

“可以这么说。”秦骁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秦蓝有仇复在身旁,一定会迫不及待地对他和秦岩出手,他躲开就是为了让秦蓝和秦岩互相厮杀。

“天下这么大,你哪里去不得?为什么非要来金安城,存心给我找堵是吧?”魏琰看着秦骁说。两人也算打过不少交道了,关系谈不上好,但是也有一种诡异的和谐。魏琰在秦骁面前根本不客气,说话也可谓口没遮拦,秦骁完全都不在意。

“我离开雪狼国是为了躲开一些事情,来金安城是因为南宫柔。”秦骁说。他想要躲开雪狼国王城的事情很容易,如魏琰所说,天下之大,他去哪里都可以。他之所以选择来金安城,倒真的是因为那个名叫南宫柔的姑娘。见到南宫柔之后,再次被拒绝其实也在秦骁的预料之中,而他很想知道南宫柔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那你可以滚了。”魏琰面无表情地说。

“该离开的时候,我会离开的。”秦骁说。

魏琰酒量不好,喝到后来有些醉意了,秦骁叫来墨王府的侍卫把魏琰送回了逍遥居,自己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在夜色之下波光闪烁的湖面坐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一早,魏琰醒来发现自己在逍遥居的房间里,感觉脑袋有些发疼。这两天的事情太多了,他昨夜回来之后也是脑抽,竟然跟着秦骁那个死面瘫去喝酒……

却说乔府。

乔彩儿醒过来之后感觉全身像被碾压过一样疼得厉害,尤其是下体,疼得像是被撕裂了一般。

乔彩儿的丫鬟听到动静端着清水进来,准备伺候乔彩儿洗漱,看到乔彩儿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直接把水盆扔了失声尖叫起来,很快引了不少人过来……

乔彩儿动一下就感觉疼得要死,而且自己身上传来一阵难闻的恶臭,她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昨夜她睡觉之前明明还好好的,怎么醒过来之后就变成了这样,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乔国公看到乔彩儿的样子,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乔彩儿浑身脏污衣衫不整地躺在那里,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面还有青紫的痕迹,下身的衣服上面还有斑斑血迹,看一下就能联想到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爹……我好疼啊……”乔彩儿脸色苍白,目光呆滞,声音虚弱地看着乔国公说。

“去请大夫过来。”乔国公脸色难看地吩咐道。

大夫来了之后给乔彩儿把了脉,神色惊惶地开了药方,回去之后没多久就突然暴毙了。而发现乔彩儿的那个丫鬟,在战战兢兢地伺候乔彩儿梳洗过后,也暴毙了……

“老爷,一定是魏琰做的!一定是他!”乔夫人抱着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的乔彩儿哭得撕心裂肺,“老爷一定要为彩儿做主啊!”

“做什么主?”乔国公面沉如水冷声说道,“你们做的好事,难道还要让我去求皇上为你那个蠢货女儿讨回公道吗?”

是啊,他们都知道这一定是魏琰在报复,可是那又如何呢?昨日的事情不光魏琰知道,魏皇和太子也都知道了真相,乔彩儿差点害死了魏皇最宠爱的儿子,魏皇不对乔家兴师问罪,已经是看在皇后和太子妃的面子上了,就算魏琰把乔彩儿弄死了,乔国公也必须认了……

“老爷!彩儿是我们的女儿啊!”乔夫人看着乔国公不可置信地说。

“蔡氏,你教出来的好女儿!你们都到乡下的庄子去吧!”乔国公看着乔夫人的神色失望之极。乔国公府的老夫人还在,乔皇后和乔颖儿都是老夫人教导养大的,因为乔夫人偏疼乔彩儿,不让老夫人插手,所以才把乔彩儿给养成了一个蠢货,做出如此胆大包天不知廉耻的事情。

“你……这……不!”乔夫人看着乔国公说,“我是太子妃的母亲,你不能这样对我!”

“这就是太子和太子妃的意思。”乔国公看着乔夫人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今日就离开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踏进金安城!”如果不是看在皇后和太子妃的面子上,乔家已经大祸临头了。乔彩儿的遭遇只是个开始,乔国公知道,如果自己不当机立断的话,接下来魏琰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有狠心送走乔夫人和乔彩儿这两个毒瘤,才能保全乔家……

当天,乔夫人和身体虚弱的乔彩儿就被乔国公派人送去了庄子养病,而且命人日夜看守着,绝对不允许她们再踏进金安城……

墨将军府里。

墨锦玉还没醒过来,她的丫鬟就发现了她的异样,然后禀报了魏嫣和墨战。

魏嫣看到墨锦玉浑身脏污,衣不蔽体,人事不省地躺在那里,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跟乔府一样,魏嫣叫了大夫过来,然后把大夫和发现墨锦玉的丫鬟都灭了口。

只是跟乔府不一样的是,魏嫣不可能把她的宝贝女儿送走,反而憋了一股气,发誓一定要为墨锦玉讨回公道。

“魏琰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墨锦华冷声说,“昨日的事情都是乔家那对母女做的,跟妹妹有什么关系?他怎么可以对妹妹下这样的狠手?”

不用调查,他们都知道,墨锦玉这样一定是魏琰做的,而魏琰也根本就不怕他们猜到……

“魏,琰……”魏嫣的声音仿佛淬了毒一般,“他真当墨将军府里无人了吗?”

“嫣儿,锦玉被害成这样,一辈子都毁了,我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墨战脸色难看至极地说。

“我一定要让魏琰为此付出代价!”魏嫣厉声说。

身在墨王府的魏琰听说乔国公把乔夫人和乔彩儿都送到乡下庄子里养病去了,冷笑了一声,他会安排好,让那两个女人在庄子里过上“好日子”的。

至于墨锦玉,魏琰知道墨将军府的人不会善罢甘休,但那又如何?昨日的事情罪魁祸首的确是乔家那对蠢货母女,但是墨将军府的人明摆着是想趁火打劫。

既然偷听到了乔夫人和乔彩儿的诡计,不告诉魏琰,反而放任乔彩儿得手,然后进宫去禀报魏皇,还想给墨锦玉一个奉命救魏琰的机会?自作聪明,当魏琰是傻子可以任由他们摆布么?

以前魏琰讨厌乔彩儿和墨锦玉,只要那两个女人别恶心他,他就当她们不存在,可是这次,她们真的触碰到了魏琰的底线。魏琰一想起自己被搞得那么狼狈,差点就中了她们的招就觉得胸口泛起一阵恶心难受……多亏了杜腾拼死阻拦,幸好靳辰及时赶到,否则魏琰不确定自己醒过来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题外话------

首订抢楼活动的奖励游游已经发了,大家可以去自己当时的评论那里看看~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正版订阅~爱你们↖(^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