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你不要得寸进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爷一出手就让那两个贱女人后悔都没地方哭去。”虽然因为受伤没有参加昨夜的行动,但是杜腾也听弟兄们说了,心情相当之好。

魏琰看了一下杜腾苍白的脸色,唇角微勾说道:“还没完呢。”

当夜太子府里的几个侍卫突然暴毙,死状十分难看。接到消息的魏琪听到侍卫队长禀报说死的那几个,都是当时伤了杜腾的,气得摔碎了房间里的所有瓷器……

第二天魏琰被魏皇召见进宫去了,魏皇见到魏琰之后就开口问道:“报过仇了?”

“嗯。”魏琰知道他在金安城做的事情都不会逃脱魏皇的眼睛,不过他也不怕魏皇说什么,因为这次都是那些人活该。

“你怎么对付乔家那对母女朕不管,你对墨锦玉何必下手那么狠?”魏皇看着魏琰说。

“墨锦玉做的事情,跟乔彩儿没什么分别。”魏琰说。乔彩儿是直接下手的人,墨锦玉是想趁火打劫坐收渔利,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分别。

“墨家毕竟……”魏皇想说墨家毕竟是将门,墨战手中还执掌着魏国的兵权,魏琰这样做容易让墨家人心生怨恨。

“墨家又如何?”魏琰冷笑了一声,“不过是臣子而已,应该知道做臣子的本分。”魏嫣这么多年这么得意,不就是认为自己嫁了个如意郎君吗?可墨战再怎么样也不过是臣子,教出那样的贱女儿,还想找魏皇主持公道不成?魏嫣有本事过来找魏皇哭诉,魏琰就敢把墨锦玉被一群乞丐强暴的事情宣扬得天下皆知,到时候就看谁更悲剧。

“罢了,你以后行事还是要注意分寸。”魏皇看着魏琰说,“琪儿府里死的那几个侍卫也是你的手笔吧?这又是何必?琪儿是你的亲兄长,当时他也是情急想要救你,不过伤了你的一个随从,又没死。”

“父皇,这是儿臣跟太子皇兄之间的事情,太子皇兄要是觉得儿臣做得不对,让他尽管来找儿臣。”魏琰看着魏皇说。

“你这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魏皇瞪着魏琰说。

“当然是随了英明神武的父皇了。”魏琰嬉皮笑脸地说。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们兄弟千万不要因为这一点小事生了嫌隙。”魏皇看着魏琰语重心长地说。

“当然。”魏琰微微一笑。这么些年他跟魏琪算不上亲近,但明面上也过得去。

“秦骁这几天怎么样?”魏皇看着魏琰说。

“父皇,你就别打秦骁的主意了。”魏琰看着魏皇说,“儿臣已经确认过了,秦骁并没有跟魏国皇室结亲的意思。他这次来,是为了暂时躲避雪狼国王室的一些争斗,单纯来做客的。”

魏皇微微愣了一下:“倒是听说雪狼国王室最近很不太平,岩王跟十八王女两派斗得很厉害。”

“那就对了。”魏琰似笑非笑地说,“秦骁这是坐山观虎斗,等那两人斗得两败俱伤,再回去坐收渔利。”

“果然是个狠角色。”魏皇微叹到,“秦骁不容小觑啊!”

“父皇,要不咱们直接暗中把秦骁解决掉得了,留着他未来迟早是个心腹大患。”魏琰看着魏皇,兴致勃勃地建议到。

“要是那么容易解决的话,他也不会成长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了。”魏皇看着魏琰说,“以你的性子,应该跟秦骁交过手了吧?”

“那小子的确很厉害。”魏琰不得不承认他的武功远不如秦骁。

魏琰正准备起身出宫的时候,又被魏皇给叫住了。

“琰儿,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忘了说?”魏皇看着魏琰神色莫名地问。

魏琰愣了一下:“儿臣没事啊。”

魏皇看着魏琰神色严肃地说:“你那个义子是怎么回事?”魏皇当然不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魏琰之前去太子府的时候抱了一个小孩子,而且魏皇还知道,那个孩子是这次跟着魏琰一起从夏国回来的……魏皇当然也会想,这孩子会不会是他们魏国皇室的血脉……

“义子就是义子啊。”魏琰这个百花丛中过却依然认为自己洁身自好的老处男,其实根本没明白魏皇问起这个问题是想知道什么……

“琰儿,你老实交代。”魏皇看着魏琰说,“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如果是的话,就算他生母身份低微也无妨,不能让皇室的血脉这么不明不白的……”

“父皇说什么呢?”魏琰哭笑不得,“那不是我儿子!”

“真不是?”魏皇看着魏琰的眼神依旧有些怀疑。

“真不是!”魏琰斩钉截铁地说。

“那孩子是从哪里来的?”魏皇看着魏琰问。看魏琰的神色似乎不像是在撒谎,况且这种事情也完全没有必要违心地否认,私生子而已,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既然魏琰这么肯定地说了不是,那就真的不是……

“一个江湖朋友的孩子,帮忙照顾几天。”魏琰很随意地说。其实他也只知道离夜是南宫柔的师父送过来的孩子,具体是什么身份并不清楚。

魏皇知道魏琰这些年一直在外,结交了不少江湖朋友,这样的事情倒也不无可能。不过魏皇还是看着魏琰神色严肃地说:“你现在还没成亲,贸然认个义子算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不能当做儿戏。”

“父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魏琰微微一笑,“多个朋友总归是好的,那孩子也不会一直在金安城。”

听到魏琰说多个朋友总归是好的,魏皇突然想到了那个名叫南宫柔的姑娘……这次如果不是南宫柔及时赶到,魏琰就算活下来,也会很狼狈。魏琰先前跟魏皇说南宫柔是他的义妹,魏皇其实对这件事情有些不满,不过如今倒是没有了,因为他发现那个小姑娘是真的很厉害……

想到之前见到的那个面容清秀武功和医术都很厉害的小姑娘,魏皇看了看魏琰,心中突然一动。

“父皇你在想什么?”魏琰感觉魏皇看他的眼神怪怪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琰儿,”魏皇看着魏琰突然笑了,笑容十分和蔼地说,“你跟父皇说实话,你觉得你那个义妹怎么样?”

魏琰依旧不明所以,随意地说:“很好啊。”

“如果你喜欢的话,不如就收了她吧。”魏皇看着魏琰笑着说,“你都这个年纪了,身边也不能没有个女人,那个姑娘……南宫柔是吧?虽然她的出身是低了一些,不能做你的王妃,但是看在她身手不错而且又救过你的份儿上,可以破格让她做你的侧妃,你看如何?”

魏琰被魏皇说得直接愣在了那里,反应过来的时候心中五味杂陈,面上倒是不显,直接笑了起来:“父皇,儿臣只拿她当妹妹,不喜欢那种类型的女人。”

魏皇有些疑惑地看着魏琰:“你真的不喜欢?”他怎么感觉魏琰有些言不由衷呢?

“当然了!”魏琰十分肯定地说,“如果儿臣真喜欢的话,早就下手了,怎么可能还认她当义妹?”

魏皇想了想这倒也是。魏琰在女人的问题上向来都是无往不利的,而且似乎曾经出现在魏琰身边的女人都有两个共同的特点,容貌出众性子温柔。那个南宫柔,容貌一般,性子看起来也不怎么好,的确不像是魏琰喜欢的类型……

“父皇没事的话儿臣就告退了。”魏琰起身对魏皇行礼告辞,魏皇点头,魏琰转身,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就褪色了……

魏皇刚刚的话让魏琰觉得很是可笑,因为别说是侧妃,就算是他用正妃之位求娶,许诺此生只有一个女人,那个不喜欢他的姑娘心中恐怕也不会有任何波动吧……

魏皇认为魏琰喜欢容貌出众性子温柔的女人,魏琰曾经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现实跟魏琰开了一个玩笑。碰到靳辰之后,魏琰才明白自己那些年为何会游戏花丛却从不曾对任何女人动心,是因为他并不是真的喜欢容貌出众性子温柔的女人。感情这种事情,在真正发生之前,往往都是不可预料的,而发生之后,常常让人措手不及……

如果墨青这会儿没在闭关的话,魏琰或许会跟魏皇说他要去夏国,如果魏皇不同意,魏琰甚至可能会说服秦骁跟他一起去……

可是如今墨青在闭关,魏琰现在离开总觉得有些不放心。虽然靳辰很厉害,但是她毕竟只有一个人,而武功高强的冷肃如今是个啥都不懂的傻子,靳辰不仅要保护墨青,还要照顾离夜,金安城其实并不那么安全。

魏琰想想觉得自己也挺可笑的,明明是想远离的,因为每次在澜沧院看到靳辰总会感觉心里好疼,可是他又在说服自己,为了墨青和靳辰的安全不能现在离开……

是啊,墨青不是外人,是魏琰真正认可的兄弟,而靳辰是魏琰这辈子唯一喜欢过的姑娘……因为这些,魏琰选择了成全他们,同样因为这些,魏琰心中难受却依旧会选择留在金安城……

墨王府。

“娘亲,我想爷爷了。”离夜这天有些闷闷不乐地依偎在靳辰怀中说。

其实到现在,靳辰每次听到离夜管她叫娘亲心里还是有些怪怪的感觉,虽然她并不排斥离夜的亲近。

听到离夜的话,靳辰放下手中的书,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说:“你爷爷过些天就会过来接你回家了。”

南宫离那个坑货老头当初把离夜扔给靳辰的时候,说让靳辰帮忙照顾几天。后来又出现了一次不过很快又跑了。虽然靳辰并不认为那个老坑货说的几天会只有几天,但是她觉得时间应该不会很长,最起码在她保护墨青的一年期限届满之前,南宫离应该会出现把这孩子带走。因为南宫离自己也说过,让靳辰一定要在十五岁生日之前回到寒月寺,她总不可能抱着一个娃娃回靳家。

靳辰是十月初十的生日,这会儿已经五月末了,算算时间,她必须在九月离开金安城,也就剩下三个多月的时间……

“娘亲,我想爷爷了,但是不想回家。”

离夜的声音打断了靳辰的思绪,她低头看着离夜问:“为何不想回家?”

“爷爷总是不在家,姚嬷嬷走了,小夜回去只能一个人睡,也没有人陪小夜一起玩儿。”离夜把小手放进了靳辰手中,声音有些闷闷地说。

靳辰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孩子。事实上对于南宫离的身份,靳辰到现在除了名字之外一无所知,甚至这个名字都很可能是假的,因为离夜并不姓南宫,而江湖上并没有南宫离这号人存在。

这个孩子有可能是南宫离的亲孙子,也有可能不是,但不管是不是,他都是南宫离交到靳辰手中的,也必然会被南宫离带走,这一点毋庸置疑。

靳辰承认她很喜欢离夜,从离夜来到她身边一直到现在,跟保护墨青一样,靳辰也把保护离夜当成了自己的一项任务。

靳辰把离夜照顾得很好,她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得不错,也承认自己对离夜这个孩子是有感情的,但并不会真的把离夜当做自己的孩子,因为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不久之后离夜就会离开……

靳辰抱着离夜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去看离夜,就看到这孩子竟然哭了,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靳辰觉得有些无措,因为离夜并不是个喜欢哭闹的孩子,一直以来都很乖巧,她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让离夜高兴,可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娘亲,小夜喜欢娘亲和爹爹,不想回家……”离夜趴在靳辰怀中哭得很伤心,“娘亲不要赶小夜走……”

靳辰神色十分无奈地帮离夜擦着眼泪,她并没有赶离夜走,也不可能赶离夜走,但是这里并不是离夜的家,也不是靳辰的家,离夜必然要走,靳辰也会离开,她并不想骗离夜……

“小夜小夜!”猪头脸冷肃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离夜在哭,还笑嘻嘻地甩着一条正在扭动的蚯蚓对离夜笑,“小夜小夜!虫!”

离夜喜欢玩儿但是却最怕像蚯蚓这种长长的虫子,看到之后哭得更厉害了,小手紧紧地抓着靳辰的衣襟,把头埋在靳辰胸前,怎么哄都不行……

看到冷肃还傻兮兮地甩着蚯蚓要凑过来,靳辰坐在那里抬脚就把冷肃直接踹了出去。

而走到门外的魏琰没想到房间里突然飞出来一个人,反应缓慢的他直接被冷肃砸倒然后压在了身下,冷肃手中的蚯蚓不偏不倚地甩到了魏琰的脸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感觉到一条软软的虫子在自己脸上蠕动,魏琰那一刻的恶心简直无法言说,一把推开冷肃,拼命地甩了甩自己的头……

一向有洁癖的魏琰这次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本来是想过来看看离夜,这下也顾不上了,直接慌不迭地回去洗澡去了,甚至都没跟靳辰打一声招呼。

而没人愿意陪着玩儿的冷肃又把蚯蚓捡起来,自己蹲墙角去了……

离夜哭累了睡着了,靳辰把他放在墨青书房的软榻上面,给他盖了一层薄毯,坐在旁边看着离夜脸上未干的泪痕,微微叹了一口气。

重活一世,靳辰的性子其实并没有多少改变……前世之所以成为特工,就是因为她是个孤儿,从小就无牵无挂。成为特工之后,靳辰也一直都是独来独往,从未跟其他的特工合作过,因为她不想有任何牵绊,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做,自己为自己负责。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靳辰对靳家并没有任何感情,所以在雪狼国见到靳扬和靳月,靳辰心中没有任何波动。而对于南宫离,靳辰的感情有些复杂。

客观来说,靳辰的武功虽然大部分都是看书自学的,但是那些书都是南宫离给她的。靳辰认可这个师父,却又不会无条件地相信南宫离。因为信任都是对等的,南宫离对靳辰的底细一清二楚,而靳辰却连他的来历都不知道……

所以过去的那些年,靳辰拿了南宫离的书,就心甘情愿地给南宫离当烧火丫头,伺候南宫离吃住。而南宫离说让靳辰过来保护墨青,靳辰也很爽快地答应了,最主要的原因其实并不是靳辰想要下山历练,而是为了还南宫离的情。

靳辰是个内心冷静理智到了极点的人,她深知一个道理,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么多年她跟南宫离固然相处很融洽,但是靳辰知道一点,所谓的出门烤鸡碰上世外高人,然后高人看重你的资质收你为徒,还为你解决一切麻烦的事情,落在她的头上,她并没有觉得这都是理所当然的巧合。

当然了,靳辰也不是认定南宫离对自己另有所图,只是这种高深莫测的师父,绝对不会让靳辰产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感觉,因为南宫离的一切对靳辰来说都是谜。

靳辰不是那种感情至上的人,即便是八年的师徒情谊,也并没有让靳辰这个异世来客对南宫离这个浑身成谜的师父产生绝对的信任。

靳辰想要把靳家五小姐的身份拿回来,是为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这样她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否则她就只是南宫柔,一个被南宫离随口取了名字的徒弟……

至于离夜,这个南宫离突然送来并且必然会带走的孩子,靳辰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照顾他而已,不想有别的……

离夜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又高高兴兴地跟猪头脸冷肃凑到一起玩儿去了。

靳辰看着离夜欢快的小身影微微一笑,小孩子忘性很大,她其实并不希望离夜对自己或者是墨青产生太大的依赖……

时间过得很快,墨青已经闭关十天了,这天靳辰一直坐在墨青的书房里,手中的书半天都没有翻过页去。

靳辰知道墨青就在自己身后的密室之中,她在想密室的门会不会突然打开,墨青从里面走出来,这样自己也不用天天待在澜沧院里不能出去了……

只是这天墨青并没有出来,期间魏琰还来过一次,因为靳辰说过墨青闭关短则十天就出来了。

第十一天,墨青依旧没有出来。

第十二天……

一直到第十五天,距离墨青所说最长半月的时间也到了。

魏琰这天带着离夜出门去了,把冷肃也带出去了,还邀请了秦骁,说要去天香楼喝酒。

靳辰自己坐在墨青的书房里看一本有关阵法的书,看到了一点不太懂的地方,就记下了书页,想着等墨青出来之后请教一下他,因为靳辰现在已经知道,墨青对于机关和布阵之术都十分精通。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魏琰和离夜都还没有回来,靳辰放下书准备去吃饭的时候,身后的书架突然有了动静。

靳辰转身,就看到书架已经向两边分开了,一个身姿颀长面容绝世的男人站在那里看着她笑,不是墨青又是谁?

在靳辰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落入了墨青的怀抱。

墨青在看到靳辰的第一时间就过来抱住了她,感觉到怀中小丫头的身子香香软软的,墨青笑容愉悦地说:“小丫头是在守着等我出来么?”

这绝对是偷袭!靳辰反应过来,狠狠地踩了墨青一脚,然后大力把墨青推开,墨青的后背撞在了一旁的书架上,看着靳辰笑容无奈地说:“小丫头,给我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

“流氓。”靳辰白了墨青一眼。

“我们的儿子呢?”墨青神色如常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密室的机关给关上,也不在意靳辰还在旁边看着。他问起离夜,却不说离夜的名字,而用了“我们的儿子”……

靳辰知道这个老男人又在占自己的便宜,没好气地说:“自己去找!”话落直接转身大步离开了。

墨青看着靳辰的背影微微一笑,他才闭关半月而已,小丫头还是那个一逗就炸毛的小丫头,越来越可爱了……

离夜回来看到墨青“回来”了,喜出望外地抱着墨青连声叫“爹爹”。

魏琰看墨青气色还不错,就开口问道:“突破了么?”

“嗯。”墨青微微点头。这次闭关很顺利,之前遇到的瓶颈已经冲过去了。

“突破了也没用。”魏琰唇角微勾看着墨青说,“反正你也不能用。”

“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墨青问魏琰。他本来想问靳辰的,但是靳辰不理他回房间去了。

“倒还真的有件事要告诉你。”魏琰看着墨青似笑非笑地说,“府里来了客人,是个男人,而且是冲着小柔来的。”

墨青神色如常:“什么人?”他不在,墨王府如果有客人的话,十有八九是被魏琰带进来的。

“秦骁。”魏琰看着墨青在听到秦骁的名字之后,神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突然觉得挺没意思的。他本来还以为墨青会有点反应,谁知道什么反应都没有……

“他不是冲着小柔来的。”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他在这个时候来魏国,应该是为了避开秦蓝和仇复,让秦蓝和秦岩互相残杀。”

魏琰愣了一下,看着墨青说:“你怎么知道?”

“猜的。”墨青说。

魏琰心中备受打击……他一向觉得自己很聪明,可是从小下棋就没赢过墨青,跟墨青比脑子简直是找虐。还有秦骁,魏琰感觉自己不仅武功不如秦骁,这次秦骁一到金安城就把魏琰给算计了,让魏琰心中好生不爽……

“你猜的没错,但是秦骁的确对小柔有点想法。”魏琰看着墨青说。

“我知道,他想拉拢小柔为他所用。”墨青微微点头。这一点他在雪狼国的时候就知道了。秦骁今天的一切来之不易,而他的目标是问鼎雪狼国的王位,甚至是天下。女人对现在的秦骁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他注意靳辰,是看中了靳辰的实力。

“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也不说废话了,自己看着办吧。”魏琰直接站了起来,“我走了。”

墨王府绿竹苑。

“王爷,墨王爷回来了。”杨光对秦骁禀报到。

秦骁面无表情地问:“从哪里回来的?”

杨光微微摇头:“属下没有查到。”

“半月时间……”秦骁若有所思,“墨青可能一直都在墨王府里。”

“王爷的意思是?”杨光有些不解。

“南宫柔是墨青的护卫,如果墨青真的出门了,南宫柔不会留在府里。”秦骁面无表情地说。这段日子,靳辰几乎从来都没有出过澜沧院的门,这并不正常……

“墨王爷既然在府里,为什么……”杨光依旧不解。

“或许是病了,或许是……”闭关修炼……秦骁并没有把后面那种可能性直接说出来,因为他虽然也在怀疑墨青根本就不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废物,但是并不确定,因为他也找不到墨青会武功却伪装成废物的理由……

第二天一早,秦骁坐在绿竹苑的房顶上等着靳辰跑过来,然后再跟靳辰切磋一下,这样的事情在墨青闭关期间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可是今天有些不一样,因为靳辰身边还有墨青……

秦骁看到墨青眼眸微闪,还是飞身而起落在了墨青和靳辰面前,看着墨青说:“墨王爷,打扰了。”

这话秦骁本来应该在住进墨王府的时候就跟墨青说,可是那会儿墨青不见人影,这还是秦骁来到金安城之后第一次见到墨青。

“骁王客气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你们慢慢聊。”靳辰话落就要绕开秦骁接着往前跑。

墨青伸手拉住了靳辰的手,在靳辰炸毛之前看着她微微一笑说:“小柔,骁王武功高强,你自己走了,他要是欺负我怎么办?”

靳辰甩开墨青的手,看着墨青的脸很想抽他……这里是墨王府,除非秦骁不想在金安城待了才会对墨青动手,而且墨青这一副我很弱求保护的样子,真的是不忍直视……这个美男平时在外人面前那副高冷的样子都是装的吧……

秦骁看了看墨青,又看了看靳辰,发现靳辰听了墨青的话之后果然没有再走,而是默默地站在了墨青的身旁……

“墨王爷,不如进去坐坐?”秦骁想跟墨青聊聊。

“晚些时候,本王派人来请骁王喝酒。”墨青拒绝了现在进去坐坐的邀请。

“也好。”秦骁微微点头,然后就看到墨青和靳辰步调一致地很快跑远了……

“王爷,属下总觉得这个墨王爷不简单。”杨光站在秦骁的身后说。

“以后找机会试一下。”秦骁面无表情地说,“查到冷肃的下落了吗?”

“没有。”杨光摇头,“属下只查到仇复和冷肃交手的地方在魏国金安城,也去看了那个地方,但是并没有人见过冷肃或者是他的尸体。”

“接着查。”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除了杨光之外没有人知道,秦骁选择来魏国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找冷肃。

秦骁曾经跟冷肃打过交道,不过并没有交过手,也谈不上什么交情。而江湖风传冷肃已经被仇复给杀了,秦骁却保持怀疑。

秦骁跟仇复是真的交过手,那个男人武功高强而且心狠手辣,一手毒术更是让人防不胜防。秦骁当时跟仇复打了个平手,因为担心仇复用毒所以没有恋战,之后很快选择了来魏国金安城。

而魏国金安城,是断魂楼冷肃在位时期的大本营,外人不知道,秦骁却是知道的。而且他查到了冷肃和仇复最后一次交手的地方就在金安城附近。

秦骁找冷肃,是因为他直觉冷肃不会那么轻易就死了,很可能受了重伤躲在哪里。而如果冷肃没死并且安然无恙的话,肯定会去找仇复报仇。

秦骁想找到冷肃,让冷肃为他所用可能性不大,因为秦骁知道冷肃唯我独尊的性子。而秦骁想要做的,是帮助落难的冷肃,不管是疗伤还是别的,原因很简单,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因为冷肃如果还活着,毫无疑问就是秦蓝和仇复的最大威胁。

秦骁认为雪狼国在他离开之后的争斗,秦蓝有仇复这个助力,灭了秦岩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一旦秦岩被秦蓝灭了,接下来秦蓝和秦骁就是彼此最大的敌人。

如果没有仇复的话,秦骁并不把秦蓝放在眼里,但是如今仇复和整个断魂楼都掌控在秦蓝的手中,秦骁必须谨慎,找冷肃就是秦骁为了未来对付秦蓝所做的计划中的一环……

“王爷,如果冷肃已经死了的话……”杨光总觉得秦骁让找冷肃这件事很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

“如果死了就找到他的尸体。”秦骁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跟冷肃打过交道,冷肃的某些经历跟秦骁有些相似,他们都是靠着自己的拳头和自己的命得到的地位,秦骁很多次经历九死一生的困境都挺过来了,他觉得冷肃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的。

“是。”杨光恭敬地回答。

当天晚些时候,墨青果然派了下人过来请秦骁,不过不是去澜沧院,而是去魏琰住的逍遥居喝酒。

已经六月初五了,逍遥居外的枫林郁郁葱葱的,逍遥居里面种着不少奇花异草,都是按照魏琰的喜好来的。

离夜和猪头脸冷肃在逍遥居的院子里你追我赶地玩儿,院中石桌上放了酒菜,魏琰和墨青还有秦骁都坐了下来。

“骁王准备什么时候回家啊?”魏琰看着秦骁似笑非笑地说,“坐山观虎斗的确很明智,不过真的置身事外太久的话,很可能就回不去了。”

秦骁知道魏琰说的意思。他如今是在坐山观虎斗,的确不能置身事外太久,否则秦蓝和秦岩中胜利的一方有可能会趁着他不在,直接把狼王也灭了谋朝篡位,到时候他就真的回不去了……虽然狼王很不好对付,但世事就怕万一……

秦骁面无表情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着魏琰说:“多谢逍遥王提醒。”秦骁虽然身在千里之外,但是对于雪狼国王城的事情了如指掌,如今还不到他回去的时候……

“谢就不必了。”魏琰唇角微勾,“其实本王是在逐客。”

听到魏琰的话,秦骁对着墨青举杯:“墨王爷,叨扰了。”

魏琰冷哼了一声,秦骁这是在说墨青才是墨王府的主人,他没权力逐客是吗?

“骁王不必客气,来的时候本王也不知道,怠慢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魏琰唇角微勾:“说的就是啊,不请自来的客人,脸皮倒是厚得很。”

对于魏琰的阴阳怪气秦骁根本一点儿都不在意,偶尔跟墨青说两句话,然后就默默地喝酒,有时候会去看离夜和冷肃玩耍。

秦骁并不知道他一直在找的冷肃就是墨王府里这个武功高强的猪头脸傻子,因为秦骁之前并没有跟冷肃交过手,而如今的冷肃把标志性的武器断魂刀丢了,跟秦骁在墨王府交手那次用的是木棍。

秦骁走了之后,墨青看着魏琰说:“墨锦玉和乔彩儿的事情是你做的。”十分肯定的语气。

“你知道了?”魏琰唇角微勾,“没错,就是我做的,你有意见?”

“嗯。”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既然要做,就做得干净点儿。”

魏琰看着墨青问:“你是说让我把那两个女人给杀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折磨她们并没有什么意义。”墨青看着魏琰说。魏琰对乔彩儿和墨锦玉下手不可谓不狠,偏偏还要留着她们的性命,如果以后被人利用来对付魏琰,不是没有可能。

“哼,那两个贱人掀不起什么风浪来。”魏琰冷笑着说,“我就是想看她们痛苦万分地活着。谁说没有什么意义?让我开心就是最大的意义。”

墨青微微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墨青和靳辰又恢复了从前那样规律的生活。每天早上他们会准时一起去跑步,回来之后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有时候会一起在墨青的书房里看书,有时候会一起陪着离夜玩耍,没有出过门。

这天靳辰请教墨青一个关于阵法的问题,墨青给靳辰解惑之后,说想跟靳辰聊聊。

“聊什么?”靳辰合上了手中的书,看着墨青问。

“小丫头,你一定要回夏国吗?”墨青看着靳辰问。

“嗯。”靳辰微微点头。她一定要回夏国,而且要在该回去的时候回去,不引起别人的任何怀疑。

“那我怎么办?”墨青看着靳辰问。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墨青说:“什么你怎么办?”

“再过三个月你就要走了,可是我还是不能用武功,没有人保护,难道小丫头不担心我被人欺负吗?”墨青看着靳辰问。靳辰必须在九月初离开金安城回夏国去,才可能在不引起任何人怀疑的情况下及时回到寒月寺,做回靳家五小姐。

“你被人欺负跟我有什么关系?”靳辰看着墨青面无表情地说,“我的任务是保护你一年。”

墨青笑着摇头:“小丫头还真是无情啊,一直把任务挂在嘴边。”

“本来就是。”靳辰看着墨青说,“如果不是因为任务的话,我根本不会认识你。”

“那倒也是。”墨青微微一笑,“如果我不想让你走的话,你会留下来吗?”

“不会。”靳辰毫不犹豫地说,“我是奉师命来的,一年为期,你不要得寸进尺。”

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理智到了极点的小丫头会给出什么样的答案,墨青心中还是难免有了一点点失落。靳辰的确是因为任务来的,他们也是因为靳辰的任务才有了交集,但是他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小丫头,小丫头却会在三个月之后毫不留恋地离开,想想就觉得有些不开心啊……

“那我们的儿子呢?”墨青看着靳辰问。

“我走之前,那个老头会带走的。”靳辰看着墨青说。她不是了解南宫离,而是知道有些事情是一早就定下来的,譬如她要回夏国,而南宫离不会让离夜跟着她回夏国。

“你……”墨青看着靳辰,想说什么还是没有说出口,他喜欢靳辰他知道,但这个小丫头却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

不过没关系,墨青很有耐心,即便留给他们朝夕相对的时间只剩下三个月,墨青也并不觉得他会让这个小丫头跑了……对于他们的未来,墨青早已经想过很多次了。

------题外话------

假期结束,游游今天要开始上班了~好“开心”呀O(∩_∩)O哈哈~

如果有你们的继续支持,游游会真的很开心哒,么么哒↖(^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