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爹爹和娘亲你们在做什么呀?/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琰回到自己的院子,发现新来的两个丫鬟已经在候着了。他的目光扫过梅香,落在了兰柔的脸上,唇角微勾,带着一丝邪笑:“你,过来。”

兰柔垂头走到了魏琰跟前,脸上已经染了红霞。魏琰看着兰柔,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面上倒是不显,声音越发温柔:“你这名字,是谁起的啊?”

“回王爷的话,奴婢的名字是管教嬷嬷起的。”兰柔的声音也如其名,轻柔悦耳。

“是吗?”魏琰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明的意味。

兰柔眼底闪过一丝喜色,而魏琰神色淡淡地说了两个字:“跪下。”

兰柔有些慌乱,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垂着头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魏琰为何突然生了怒。

“你可知自己犯了什么错?”魏琰看着跪在地上的少女冷声问。

“奴婢……奴婢不知,请王爷明示。”兰柔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你的出现,就是个错。”魏琰看着兰柔,神色莫名地说。

“杜子。”魏琰开口,杜腾很快走了进来。

“把她拖下去。”魏琰看都不想再看兰柔一眼。

“爷,这……”杜腾没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还以为魏琰看上这个长相酷似南宫小姐的丫头了,谁知道画风转变得太快,他有些措手不及啊。

“先把她的脸毁了,再审问一下是谁派她来的。”魏琰面无表情地说。

杜腾神色一凛,垂手恭敬地说:“是,爷!”

面如死灰的兰柔甚至都没来得及为自己辩解,就被杜腾毫不怜香惜玉地给拖了出去,魏琰坐在那里,笑容有些苦涩。

他不相信一个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丫鬟长成那样,还起那样的名字是个巧合,就是不知道是谁别有用心给他送了这样的“礼物”。不过不管是谁,注定要失败了,因为魏琰看到兰柔那张脸的时候,心中只有厌恶……

魏琰是喜欢一个名叫“南宫柔”的姑娘,但是这不代表他会接受一个替代品,或者说是赝品。假的就是假的,魏琰看到了只觉得恶心,想要毁了兰柔那张赝品的脸,甚至自始至终从他口中都没有叫过兰柔这个赝品的名字……

杜腾没多久就回来了,说他把兰柔的脸毁了之后没有用刑,那个被吓破胆的丫鬟就招了,说是有个女人给了她的父母一笔钱财,还说能送她进逍遥王府做事,以后前途无量。至于别的,她暂时还没有收到什么指示,那人只说让她规规矩矩的,不要犯什么错……

“爷,属下这就去查那丫鬟的家人。”杜腾对魏琰说。看来他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魏琰早就察觉出了异样,没有第一时间把兰柔拿下,是因为不确定府里有没有别的眼线,为了不打草惊蛇。而之前杜腾把兰柔拖出去直接送进了逍遥王府的地牢,整个过程没有人看到。

“嗯。”魏琰随意地应了一声。他倒是想知道,谁的手这么长,竟然伸到了他的身边……

当夜杜腾回来,并没有带回好消息,因为那个现在叫兰柔,以前叫刘翠云的丫鬟的父母和弟弟,都已经被人给杀了。而刘翠云所供述的那个给她家人钱的女人,身份也查到了,是乔国公府管家的三儿媳的姐姐,不过也死了……

“爷,这事是不是乔家在主使?”杜腾问魏琰。

魏琰神色淡淡地把玩着手中的琉璃杯说:“未必。”

杜腾弱弱地问:“那接下来……”人都死光了,那个女人是指向了乔家,乔家因为乔彩儿,最近也真的跟魏琰有仇,不过魏琰又说不一定是乔家人做的,这……

“接着查。”魏琰神色淡淡地说。

“是。”杜腾表示现在时间短,只是明面上的线索断了,暗中能够查到的东西不会没有。

时间很快到了六月底,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九月初靳辰就会离开金安城回夏国去,她在墨青身边的时间也就剩下两个月了。

不过墨王府里除了墨青之外,其他人是不知道这一点的。小颜和侍卫们都没想过靳辰还会离开,已经把靳辰当成了墨王府的正牌小姐来对待。

这天离夜小娃娃突然又提出要跟靳辰和墨青一起睡,墨青当然是笑而不语,而靳辰表示反对。

“娘亲,小夜说不定很快要跟着爷爷回家去了,就想跟娘亲和爹爹一起睡一次,好不好嘛?”离夜软软的小手拉着靳辰的手,撒起娇来简直不要太容易,如黑曜石一般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靳辰,让靳辰有一种如果不答应就是自己太冷血的感觉……

不过……靳辰看了一眼坐在旁边仿佛事不关己的墨青,心中在想离夜怎么会主动提起要回家的事情,而且没有表现出之前的排斥,应该是墨青跟离夜说了什么吧。话说靳辰当时跟离夜提起他会被爷爷接走的时候,可是把这个娃娃给弄哭了,没想到墨青还真的有办法……

不过……这孩子突然非说要跟墨青和靳辰一起睡,靳辰深深地怀疑这也是墨青唆使的,绝对是……

“小夜乖,娘晚上要练功,不能一起睡。”靳辰找了一个有些勉强的理由。

“那娘亲就先不要练功嘛。”离夜晃着靳辰的手,声音软软的萌萌的,“娘亲,说不定爷爷明天就来接小夜回家了,以后小夜都没有机会跟爹爹和娘亲一起睡了……”说到最后,离夜似乎有些难过,头也低了下去,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靳辰瞪着墨青:你还不快哄哄小夜,都是你搞出来的事情,臭流氓!

墨青装傻,笑容清浅地看着靳辰:小丫头你的眼神什么意思,抱歉我真的看不懂啊看不懂……

离夜:“娘亲,你真的不能答应小夜吗?小夜好难过……”

靳辰:你们就是串通好的,故意的,绝对的!

看到离夜都快哭出来了,靳辰神色有些无奈地说:“那……好吧。”墨青你给本姑娘等着……

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没错,离夜接受他会在不久之后被爷爷接走,是墨青跟他进行了一场男子汉之间的对话。离夜本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而且对于自己的爷爷有很深的依赖,墨青说爷爷年纪大了,小夜需要回家照顾爷爷,离夜就乖巧地点头了,还要让墨青答应,就算他回家了,以后还会回来的,墨青和靳辰永远都是他的爹娘,墨青当然没有拒绝。

至于“一家三口”一起睡这件事,本身就是离夜十分渴望的,而这次提起并且这么坚持,就是墨青“教唆”的……

墨青知道靳辰是个嘴硬心软的小丫头,尤其是对于离夜。或许靳辰并没有把离夜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因为她自己本身都还小,并不懂得如何做一个母亲,只是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尽可能地对离夜好。即便这样,靳辰对离夜也完全称得上是宠爱的,几乎是百依百顺。

墨青知道两个月之后靳辰就要走了,而剩下的这两个月时间对墨青来说弥足珍贵,他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让这小丫头好好记住自己……

墨青派了离夜出马,而父子俩早已经“密谋”好了,靳辰不答应是绝对不会罢休的。离夜也的确很给力,在对靳辰撒娇卖萌这方面,向来是无往不利。

最终靳辰不情不愿地进了墨青的房间,当她看到床上放着两大一小三个枕头的时候,在离夜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踩了墨青一脚。她就知道,这绝对是墨青在搞鬼!

墨青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事实上靳辰踩他脚的次数已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他习惯,而且很喜欢。他最喜欢看到靳辰像个炸毛小刺猬的样子了,觉得可爱极了。

“娘亲睡里面,爹爹睡外面,小夜睡中间。”沐浴过后的离夜小脸粉嫩,穿着可爱的里衣,兴高采烈地光着脚丫在床上蹦跶着指挥。

“你们先睡,我看会儿书。”靳辰脸色有些别扭地看着墨青从外面走了进来,很快转移了视线,假装在看书,其实根本没有真的在看。

墨青是去隔壁房间沐浴了,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披在脑后,就穿着一身单薄飘逸的白色里衣,身姿卓然地走了进来,然后回身把门给关上了。

看到靳辰坐在桌边,神色严肃地看书的样子,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小丫头心里一定很别扭……

墨青自己擦干了头发,在靳辰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她微微一笑:“小丫头,夜深了,睡吧。”

“我不困。”靳辰板着脸说。

“娘亲,小夜困。”离夜趴在床上,可怜巴巴地冲着靳辰说,“如果娘亲不上来的话,小夜也不睡。”

靳辰无奈地扶额,墨青伸手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乖,早点睡吧。”然后又压低声音,带着笑意说道,“不用紧张,儿子在,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臭流氓……”靳辰狠狠地瞪了墨青一眼,起身走到床边,脱鞋上床一气呵成,不仅自己盖好了被子,而且把离夜也放在了自己旁边,让他乖乖躺好,看着他严肃认真地说,“赶紧睡觉。”

“等爹爹上来了,小夜就可以睡觉了。”已经有些困倦的离夜对着靳辰笑容依旧很灿烂。

墨青走到床边,看到靳辰平躺向上闭着眼睛的样子,微微一笑,脱鞋上床躺在了外侧。

离夜是真的很高兴,一只手拉着靳辰,一只手拉着墨青,笑嘻嘻地说:“小夜跟爹爹和娘亲一起睡,好开心呀!”

很开心的离夜很快就睡着了,墨青侧身看着靳辰的侧脸轻声问:“小丫头,你睡了吗?”

靳辰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墨青微微一笑接着说:“小丫头,你刚刚才说你不困,不要装睡。”

靳辰闭着眼睛,伸出那只没有被离夜握住的手,十分精准地拍在了墨青的脸上:“闭嘴,臭流氓!”

看到靳辰打了他一下之后又收手回去放好接着装睡,墨青笑意更深了:“小丫头,我们都同床共枕了,儿子都这么大了,你真的不考虑当我的王妃么?”

“滚。”靳辰回了一个字。

墨青还真的没有弄醒离夜,下床去了。靳辰睁开眼睛,看到墨青往旁边的香炉里面放了一小片不知什么东西,点着了之后一股极淡的清幽香气在室内弥漫开来。

墨青很快又回来躺好,靳辰没问,墨青主动说道:“那是安神香,小丫头乖乖睡吧。”

靳辰没再开口,因为不想理会墨青,而墨青用的安神香效果真的很好,原本有些烦躁纠结的靳辰很快放松下来,神色安然地进入了梦乡……

墨青可是真的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他又等了一会儿,看到靳辰睡熟了,唇角微微勾起,伸手轻轻抱起离夜放在了最里侧,然后伸手就把靳辰抱进了怀中……

第二天靳辰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揉了揉眼睛,就看到了一片光裸的胸膛……还有些迷糊的靳辰伸出小手在面前健美紧致的皮肤上面摸了一下,喃喃地说了一句:“手感不错啊……”

“呵呵……”低低的笑声从头顶传来,靳辰抬头看到一张放大的妖孽脸庞,整个人都僵住了……

“啊!”离夜从里侧坐了起来,惊呼了一声伸出小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爹爹和娘亲你们在做什么呀?”

此时墨青和靳辰的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墨青衣衫凌乱地躺在那里,胸口露出一大片光裸的皮肤,而靳辰整个人趴在墨青身上,一手跟墨青的手十指相扣,另外一只手还贴在墨青赤裸的胸口……

听到离夜的声音,靳辰什么都没想,直接伸手就把墨青给推到了床下面……

墨青跌坐在地上,看着靳辰故作委屈地说:“小丫头,是你自己爬到我身上的……”

靳辰……为什么她什么都想不起来?难道真的是她睡着了之后兽性大发占了墨青的便宜?这不能吧?绝对不可能,她才不是那样的人……

“娘亲,你怎么爬到爹爹身上去了?还把爹爹的衣服都给扯开了,爹爹会不会着凉啊?赶紧上来。”离夜看着靳辰和墨青神色认真地说。

墨青光着脚在地上站了起来,而靳辰的神色纠结至极……墨青说是她主动爬到他身上的,离夜也这么说,难道真的是她睡着之后占了墨青的便宜……

“小丫头,你放心,只要你对我负责,我不会说出去的。”墨青看着靳辰笑意满满地说。

“别做梦!”靳辰没好气地说,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完好的,直接穿鞋下床大步走了出去,也不管自己的头发还有些凌乱……

看到靳辰的背影,墨青微微一笑把离夜抱进了怀里,轻轻点了点离夜的小鼻子说:“儿子,做得好。”

“是爹爹教得好。”离夜在墨青怀中嘿嘿笑得像个小狐狸。

回到自己房间的靳辰一整天都没有出来,关在房间里一直想啊想,就是想不起来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昨夜的事情不可能再复制,因为第二天晚上,南宫离老头再次出现了。

离夜在靳辰这里,已经睡着了。靳辰因为感觉前一晚被墨青给算计了,心情不怎么美丽,还没有睡觉。

感觉到窗户无风自动,靳辰手腕一翻,袖子里闪过一道寒光。等看到从天而降的人是谁的时候,靳辰把匕首收了起来,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书,面无表情地说:“臭老头,你再不来我就把你孙子给卖了。”

“臭丫头你敢?”南宫离瞪了靳辰一眼,然后径直往床边走去,“我大孙子要是瘦了或者受了委屈,为师一定要你好看!”

南宫离走到床边的时候,脚步已经刻意放轻了,看到床上躺着的小娃娃,眼底闪过一丝慈爱,在床边轻轻坐了下来,拉开被子,把熟睡的离夜小心地抱进了怀中。

离夜没有醒,在南宫离怀中嘤咛了一声,南宫离把离夜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看到离夜长高了一些,脸色健康红润,睡觉的时候嘴角还带着弯弯的弧度,唇角也微微勾了起来……

“臭丫头,你该准备回去了。”南宫离抱着睡熟的离夜没有放开,压低声音看着靳辰说。

“如果我不回去呢?”靳辰看着南宫离问。她其实一直不理解,南宫离为何坚持要让她回到靳家去……

“臭丫头你会回去的,别跟为师在这里贫嘴。”南宫离瞪了靳辰一眼。

靳辰知道,南宫离是不会跟自己解释他在想什么的,因为过去的那八年都是如此。南宫离做事从来不让靳辰过问,就算问了也没用。

“你是来接小夜回去的么?”靳辰看着南宫离问。南宫离突然出现,还说靳辰该准备回夏国去了,应该是要把离夜带走了吧……

“臭丫头,你这是嫌弃为师的宝贝孙子?”南宫离看着靳辰问,大有一副靳辰如果敢说嫌弃离夜,就要靳辰好看的样子……

靳辰翻了个白眼:“重要么?”离夜是南宫离的孙子,但她可不是南宫离的女儿,离夜迟早要被南宫离给带走,而且不知道会被带到哪里去。

“当然重要。”南宫离瞪着靳辰说,“我家乖孙长得这么好看,而且乖巧可爱,不喜欢的人就是眼睛瞎了!”

靳辰……臭老头你在一个小娃娃身上找什么优越感……

“你跟姓墨那小子相处得怎么样?”南宫离看着靳辰,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怎么样?”靳辰看着南宫离反问,“我的任务是保护他一年,时间还剩下两个月,只要任务完成即可。”

“嘿嘿,小丫头你难道不喜欢墨小子?”南宫离看着靳辰的眼神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

“不喜欢。”靳辰面无表情地说,怎么都有一种这个老头不怀好意的感觉。

“哎呀呀!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老头我是不管的啦!”南宫离的目光已经转移到了离夜的小脸上,也没有看靳辰,接着说道,“总之你别回去晚了,晚一天靳五小姐都有可能变成一个死人,自己掂量着点儿。”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难道这就是南宫离执意让她按时回去的原因?跟她的想法差不多……

结果还没等靳辰跟南宫离说什么,南宫离抱起离夜,很快从靳辰面前消失了踪影,只剩下一句话消散在空中:“臭丫头,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我们……包括那个叫离夜的小娃娃么?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床铺,靳辰脑海中浮现出一张软萌乖巧的小脸,离夜才刚刚离开,她竟然都有些想念他了……

第二天一早,靳辰出门的时候墨青已经等在外面了,墨青看了看靳辰的气色,微微一笑问道:“小夜走了,你睡得还好吗?”

“你怎么知道小夜走了?”靳辰看着墨青问。

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你脸上写着呢。”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叫你一声神棍你敢答应么?”

墨青笑容愉悦:“小丫头放心,以后跟小夜还会再见的,他也不会忘记我们是他的爹娘。”

“你又知道?”靳辰翻了个白眼,然后看着墨青问,“一直忘了问你,你跟南宫离那个臭老头究竟有什么关系?”

墨青笑着摇头:“其实我不认识一个叫南宫离的臭老头。”

“不想说算了。”靳辰话音未落已经从澜沧院跑了出去。

墨青微微一笑跟了上去。他并没有骗靳辰,他的确不认识一个叫南宫离的老头……

离夜离开两天之后,傻乎乎的猪头脸冷肃才意识到他的小伙伴不见了,拉着靳辰连声说:“姐姐!姐姐!小夜小夜!”

“问你哥去。”靳辰甩开冷肃,看了墨青一眼。

如今因为整天在墨青那里吃饭,已经跟墨青混熟了的冷肃放开靳辰就朝着墨青扑过去了,拽着墨青的胳膊使劲晃啊晃,傻乎乎地看着墨青说:“哥哥!哥哥!小夜小夜!”

墨青看了一眼靳辰,轻松地甩开了冷肃,微微一笑说了一句:“小夜回家了。”

冷肃被墨青甩开跌坐在地上,愣愣地说:“小夜回家,苏苏回家……”

靳辰和墨青对视了一眼,离夜的确是跟着他爷爷回家去了,不过冷肃……他的家在哪里,他自己都不知道了吧……

逍遥王府。

“爷,那丫头死了。”杜腾过来向魏琰禀报。

“死了就死了吧。”魏琰漫不经心地说,“把尸体送到墨锦华的床上去。”

“啊?”杜腾愣了一下,瞪大眼睛看着魏琰说,“爷的意思是?”他这几天一直在调查那个名叫兰柔的丫鬟究竟是谁派来的,所有明里暗里的线索都指向了乔国公府,今儿那丫鬟受不住酷刑死了,魏琰为何要让他把尸体送给墨锦华呢?

“没意思,你有意见?”魏琰凉凉地看了杜腾一眼。

“不敢不敢,属下今晚就去办。”杜腾恭敬地开口说道。

魏琰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他既然敢动乔彩儿和墨锦玉,就不怕乔家和墨家报复,而且他很清楚,敢真的报复他的,只有墨家……虽然那个丫鬟的幕后之人直接指向了乔家,但这恰恰是可疑之处,不过是有心人使出的障眼法罢了。对于乔国公那个一直谨小慎微的老狐狸舅舅,魏琰可是十分了解……

是夜,墨锦华回到自己的房间,沐浴过后褪去外袍准备上床去休息,刚刚掀开床幔,神色大惊后退了两步差点跌坐在地上……

墨锦华的床上放着一具满身血痕和脏污的女尸,尸体的脸上沟沟壑壑的根本看不清楚原本的容貌,双目凸出,死相可怖,而且女尸身上没有任何衣物,就那么赤条条地躺在那里,被人放置的姿势,凸出的眼珠直直地盯着墨锦华……

墨锦华额头冷汗直冒,站稳了身子,冲着外面高喊了一声:“来人!快来人!”

逍遥王府。

已经半夜了,魏琰还没睡,杜腾进门禀报到:“爷,墨家已经把那具尸体暗中处理了。”

“墨锦华什么反应?”魏琰手中把玩着一颗散发出蓝色幽光的珠子,懒洋洋地问。

“墨锦华根本没有调查,直接让人把女尸装麻袋里送走了。”杜腾说。

“哼!”魏琰冷哼了一声,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爷怎么知道那件事情是墨锦华做的?”杜腾看着魏琰好奇地问。如今事实其实已经很明白了,墨锦华的反应表明他十有八九是认得那具女尸的……

“因为爷聪明。”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那是!”杜腾拍马屁的功夫这些年早已经练得炉火纯青。

“明天一早,去墨将军府送个请帖,爷请墨锦华去天香楼喝酒。”魏琰神情莫测地说。

“爷,墨锦华会去吗?”杜腾弱弱地问。

魏琰冷笑了一声:“杜子,你应该问的是,墨锦华敢去吗。爷给你个答案,墨锦华不敢不去。”

杜腾精神一震,恭敬地说:“爷英明神武!”

“得了,滚吧。”魏琰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看了一眼自己手中那颗宝珠,眼眸微闪放进了旁边的匣子里。

这是地方上进贡的一个宝物,有什么特殊之处倒是没人清楚,不过宝珠里面似乎有蓝色的液体在不断流淌,看起来是极美的。而这是魏琰在乔皇后那里看到之后讨来的,当时想着送给靳辰,可是后来……明显是送不出去了,他在想是不是改天送给墨青好了……

最近几天魏琰一直闷在逍遥王府里面,想出门又不知道能去哪里,他感觉自己身上都快发霉了,干脆跟墨锦华“玩玩儿”好了……

第二日正午时分,不少百姓看到墨家公子骑着马去了天香楼,一进门就被掌柜迎进了楼上的一个雅间。

“看什么看,逍遥王今日宴请墨公子,还不快把好酒好菜都端上来!”杜腾从雅间里面走出来,冲着下面大吼了一声,这下大家都知道了,里面是逍遥王和墨家公子在喝酒……

墨锦华一进门就看到魏琰懒洋洋地坐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墨锦华心中咯噔一声,面上倒是不显,恭恭敬敬地对魏琰行礼。

“本王是应该叫你墨公子还是墨二公子呢?”魏琰看着墨锦华唇角微勾问道。

墨锦华落座,微微垂眸说道:“逍遥王殿下叫在下的名字即可。”

“那怎么行呢?”魏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看着墨锦华说,“本王跟你并不熟。”

墨锦华脸上的微笑有些僵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随王爷高兴,想怎么叫都无妨。”

“那本王叫你墨二好了。”魏琰看着墨锦华笑得意味深长。

墨锦华垂眸掩去眼底的一抹阴翳,他知道魏琰这声“墨二”意味着什么……虽然事实上墨锦华是墨将军府的二公子,但是从来外人都是直接忽略墨青,管墨锦华叫墨公子,墨锦华也从来都没认可过墨青是自己的大哥,所以根本就不可能接受任何人管他叫“墨二公子”,更别提魏琰这声调侃中带着轻蔑的“墨二”了。

魏琰跟墨青关系好,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魏琰因为墨青讨厌墨将军府的其他人,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墨锦华并不是个例外。事实上在今天之前,魏琰跟墨锦华从未有过私下的来往,彼此见面的时候也从来都不会愉快,因为魏琰根本懒得理会墨锦华。

而这次魏琰主动邀请墨锦华来天香楼,起因是什么,墨锦华心里再清楚不过……墨锦华根本不想来,可正如魏琰对杜腾所说的那样,逍遥王的邀请,墨锦华不得不来,也不敢不来,所以最后他还是硬着头皮来了。

当然了,墨锦华倒是不觉得魏琰会真的对自己怎么样,毕竟墨青是个废物,墨锦华认为自己是墨将军府独一无二的继承人。碍于魏嫣和墨战,魏琰也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或许在某些人眼中魏琰是个无法无天的逍遥王爷,在魏国横着走,但是墨锦华冷眼看着,魏琰做事其实自有章法,绝对不是个没有头脑的人。

“墨二,本王敬你一杯。”在墨锦华没反应过来之前,魏琰已经亲自动手倒了两杯酒,一杯放在了墨锦华面前,还有一杯被他举了起来,看着墨锦华笑得一脸真诚。

墨锦华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诚惶诚恐,赶紧举起了酒杯,坐在那里微微躬身,对着魏琰说:“应该是在下先敬逍遥王才是。”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谁敬谁不是喝啊?”魏琰笑得十分爽朗,“来来来!喝了这顿酒,咱们就是好兄弟了!本王先干为敬!”

听到这声好兄弟,墨锦华心中感觉十分怪异,当然不可能觉得魏琰说的是真心话。不过魏琰都先干了,墨锦华也赶紧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放下酒杯跟魏琰相视一笑,倒真的像是好兄弟好朋友一般……

杜腾就站在门外,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年轻男人,是墨锦华的随从。

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十分“和谐”,墨锦华的随从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放松了一下。来的时候墨锦华叮嘱过这个随从,说让他务必关注着事态的发展,一旦听到什么不对劲,记得赶紧去请魏嫣和墨战过来救场。他们都知道,这可以算得上是个鸿门宴了……

逍遥王魏琰招待墨家公子的这顿酒喝了足足有一个时辰,然后杜腾和墨锦华的随从就看到门开了,魏琰和墨锦华两个人醉醺醺地从里面出来了,还勾着肩搭着背,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公子……”墨锦华的随从伸手要去扶墨锦华,被魏琰推开了,魏琰没好气地说:“都滚!本王跟墨二还要去红袖阁接着喝!你们都滚远点儿!”

一听红袖阁,墨锦华的随从脸色就变了,而看似有些晕的魏琰给了杜腾一个眼神,杜腾立刻伸手拉住了那随从,不容置疑地说:“这位兄弟,墨二公子跟我家王爷在一起,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走走走,王爷给咱们放假,兄弟我请你喝酒去!”话音未落,已经强行把那个随从给拖走了……

不少人都听到了魏琰出门说的那句要跟墨锦华去红袖阁喝酒的话,然后看到魏琰和墨锦华勾肩搭背一起去了距离天香楼并不是很远的红袖阁……

红袖阁。

魏琰并不算是这里的常客,因为他前些年经常不在金安城,去年那次回来之后就再没踏足过这里,这还是时隔很久第一次来,但是对红袖阁也不是全然的陌生。

“如玉,找一个没开苞的清倌过来!”魏琰一进红袖阁,就大吼了一声。

此时还没到傍晚,红袖阁里很安静,姑娘们都还在休息。红袖阁的老鸨如玉听到魏琰的声音,很快从三楼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脸上已经带上了笑容,一边身姿摇曳地往下走一边说:“这是什么风把逍遥王给吹到红袖阁来了?”

金安城最大的青楼红袖阁的当家老鸨,其实一点儿也不老,今年才不过二十五岁的年纪,风华正茂。或许是此时还没到开门营业的时间,如玉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浓妆艳抹,而是素面朝天地迎了过来。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身份的话,第一眼见到她的人定然会认为这是一个良家女子。在金安城贵人中八面玲珑的如玉姑娘,容貌自然是出色的,之前还有一个高官想纳如玉做妾,闹得动静不小,最后不知为何不了了之了。

如玉看着靠在魏琰身旁那个脸色涨红有些晕晕乎乎的年轻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这不是墨将军府那个向来洁身自好,从未来过红袖阁的二公子么?而且逍遥王也是许久没来了,今儿这唱的是哪出啊……

虽然不太清楚魏琰和墨锦华的来意,但是如玉还是十分热情地把他们请进了二楼的一个雅间,看到原本醉醺醺的两人一落座,墨锦华软倒了下去,而魏琰瞬间神色清明地坐正了身体,如玉眼眸微闪,娇笑着看着魏琰问:“不知逍遥王有何吩咐?”

魏琰看了一眼墨锦华,唇角微勾看着如玉说:“如玉,咱们也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你是个聪明人,本王接下来让你做的事,有风险,你可以选择拒绝。”

听到魏琰的话,如玉神色一正,恭敬地说:“逍遥王请明言,如玉洗耳恭听。”他们的确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因为红袖阁一直跟魏琰的逍遥阁有生意往来,虽然都不是魏琰亲自出面处理的。而红袖阁的幕后老板也交代过,要对魏琰客气点。

“很简单,去找一个姑娘过来,要身子清白,脑子聪明,你懂本王的意思了吗?”魏琰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已经喝得人事不省的墨锦华。

如玉神色一怔,眼底闪过一丝犹豫,很快就做出了选择:“如玉明白,逍遥王请稍候片刻。”

如玉很快退出去了,魏琰坐在那里,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墨锦华,今儿本王真是好心,送你一份大礼,你可要好好“享用”,别辜负了本王的一番好意啊……

没多久之后,如玉去而复返,身后还跟着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女,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模样。

“王爷,这是如灵。”如玉对着魏琰恭敬地介绍。

名叫如灵的少女对着魏琰行礼,倒是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如灵参见逍遥王殿下。”

“如……灵啊,”魏琰眼眸微闪,看到如玉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说,“如此甚好,本王想要什么结果,你们应该都知道,其他的,本王不管。”

如玉垂眸恭敬地说:“多谢王爷!”至于为何要谢,魏琰知道,如玉也知道……

红袖阁的幕后主子也不是一般人,而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无忧公子。无忧公子执掌无忧宫,手下高手众多,“如”字辈虽然不是无忧宫中位置很高的存在,但是也绝对不是一般人。就像如玉这样,都是精心培养出来的门人。

这次魏琰让如玉找一个女人给墨锦华,如玉找了一个名叫如灵的姑娘过来,其实意图很明显,无忧宫想在墨将军府安插一枚棋子,魏琰……真心没有任何意见。

虽然墨将军府是魏国位高权重的存在,墨战还是魏国的兵马大元帅,但是魏琰早就看墨战一家不顺眼了,而这些事魏琰心中自有分寸……

“本王告辞了,事成之后本王保红袖阁不倒。”魏琰潇洒地离开了,还扔下了这么一句话。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