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爷,夏国来的信/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如灵淡然的脸上还是出现了一丝犹豫:“玉姐姐,真的必须这么做吗?”

如玉神色严厉地看着如灵:“记清楚你的身份,我们都是为公子办事的,这次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你不愿意自然会有别人愿意,但是到时候你……”

“玉姐姐别说了,我愿意!”如灵脸上闪过一丝决然,看了一眼墨锦华俊朗的容貌,心中微苦,就当是被狗咬了吧。就算不是墨锦华,她这样的棋子终归会被用到别的男人身上,她知道这次无忧公子派她来金安城是做什么的,相对来说,墨锦华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记住,一言一行都要深思熟虑,如果你这次不能成功的话,主子不会饶了你的。”如玉话落就转身出门,还把房门给关上了。

如灵看着墨锦华苦笑了一声,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裙带……

杜腾请墨锦华的随从在天香楼喝酒,从白天喝到了深夜,喝得那个随从晕头转向的,恐怕连自己亲娘都不认得了,哪里还管墨锦华在什么地方……

等魏嫣和墨战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距离魏琰带着墨锦华去红袖阁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什么?逍遥王带着锦华去了红袖阁?”魏嫣神色大变。她今日一早就跟墨战一起进宫去了,到傍晚时分才回来。

“是,这是两个时辰之前的事情了。”墨将军府的管家神色有些紧张地说。

“还不快去把锦华接回来?!”魏嫣满脸的怒气。她从小对墨锦华的管教就很严格,发誓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出色的大将军,所以从来没让墨锦华接触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谁知道魏琰竟然把墨锦华带进了红袖阁。固然金安城里不少公子都是红袖阁的常客,但是她魏嫣的儿子绝对不是一个寻花问柳的男人!而且最近魏嫣正在金安城大家小姐里面物色儿媳妇的人选,这会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是,老奴这就去。”老管家汗涔涔地说。他其实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而今天跟着墨锦华出去的那个随从还是这个管家的小儿子,他本来以为不会出什么岔子……

红袖阁。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了,红袖阁中丝竹阵阵娇声笑语十分热闹,而前来寻花问柳的贵人和公子们都在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一件事,那就是听说一向清高的墨锦华墨公子今天竟然来了红袖阁,已经两个多时辰了还没走,这会儿就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逍遥快活呢!

也不能说墨锦华在金安城公子圈儿里人缘不好,主要是他一向自诩清高,再加上魏嫣和墨战的约束,所以跟很多公子都从不来往。说这些公子嫉妒也罢,幸灾乐祸也好,总之他们对今天听说的这件事情真的是喜闻乐见……

没过多久之后,墨将军府的老管家带着人进了红袖阁。

“这位老爷子是来找乐子的吗?欢迎欢迎。”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如玉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滚开!”墨将军府里的侍卫也是傲气十足的,直接挡在管家面前亮了剑,看着如玉冷冷地问,“我家公子呢?”

如玉神色惊骇地后退了两步,捏着帕子指了指二楼的一个方向,然后就看着墨将军府的人气势汹汹地冲上去了……

如玉拿帕子拭了一下眼角,别人或许以为她被吓到了,实则不然,她心中冷笑,墨将军府的人果然是目中无人啊,就是不知道如灵表现得怎么样……

红袖阁的贵人公子们都对身边如花似玉的姑娘们暂时失去了兴趣,一个个瞪大眼睛盯着红袖阁二楼的一个房间,想看看墨锦华会不会衣衫不整地从里面走出来……

只是让这些男人略微有些失望,墨锦华没过多久倒是出来了,不过并没有衣衫不整,衣服只是微微有些褶皱,脸色也还算正常。

哼,伪清高,道貌岸然……不少人心中默默地想,觉得没有看到好戏,准备接着喝酒的时候,已经有眼尖的人发现了不对劲,墨锦华身后怎么还跟着一个容色娇媚的姑娘呢?而且这姑娘还要跟着墨锦华一起下楼……

这素来寻花问柳,倒是也有男人玩着玩着把人带回家去的,不过这种事情难道会发生在一向洁身自好的墨公子身上吗?众人眼中都闪烁着八卦的光芒,尤其是看到墨将军府那个老管家难看至极的脸色,瞬间感觉接下来肯定有大大的好戏……

“墨公子慢走。”如玉笑着对走下来的墨锦华说。

墨锦华神色有些不自然,看了一眼身后的如灵,眼底闪过一丝怜惜,转头看着如玉说:“在下要为如灵姑娘赎身,开个价吧。”

哇噻!众人眼中都闪过不可置信。这墨将军府的二公子还真是不同凡响啊!不来青楼则已,玩了一次就玩出感情来了?这事还真是前无古人……

“这……”如玉神色十分意外,“墨公子可是认真的?”

“没错。”墨锦华神色淡淡地说。

“公子,使不得啊!”墨将军府的老管家简直都要痛心疾首了。这算是什么事儿啊?要真是把一个青楼女子带回将军府了,不用明日,今晚墨将军府就会成为金安城的一大笑柄了!以魏嫣的脾气,他这把老骨头绝对落不到好,他那个不知所踪的儿子更是死路一条……

“本公子心意已决。”墨锦华说着还看了一眼如灵,然后看着如玉说,“开个价吧。”

“如灵是刚到红袖阁的清白姑娘,墨公子看上眼要带走自然是可以的,拿三千两给红袖阁即可。”如玉看着墨锦华说。

“胡伯。”墨锦华示意老管家付钱。

老管家脸色难看地说:“公子,老奴出门并未带那么多银票。”

“墨公子……”如灵神色十分不安地拉了一下墨锦华的袖子。

墨锦华给了如灵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伸手把腰间的玉佩摘了下来递给如玉:“这块玉佩暂时放在这里,明日本公子会派人前来送银票。”

“墨公子的人品自然是不用怀疑的,如灵你就跟着墨公子走吧,以后要好生伺候墨公子。”如玉接了玉佩,看着如灵语重心长地说。

很快,墨锦华带着如灵离开了红袖阁,安静了片刻的红袖阁再次恢复热闹。如玉攥着手中那块玉佩,一路娇笑着上了三楼,进了一个房间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

“玉姐姐,灵儿能在墨家待下去吗?”房间里有另外一个少女,容貌十分出众,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名叫如霜。

“这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如玉神色淡淡地说,“能在墨家站稳脚跟自然最好,站不稳,死了也是她的命。”

“唉,希望灵儿能够多保重吧。”如霜叹了一口气说道。

“如灵的事情你不用管,你的事情怎么样了?”如玉看着如霜问道。

如霜摇头:“到现在都没发现冷肃的下落,也没找到尸体。”

“那就接着找!”如玉看着如霜神色严肃地说,“公子给的期限就剩下两个月了,如果再找不到,你我都免不了责罚。”

“我知道,只是冷肃如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天下这么大,到哪里去找啊?”如霜神色十分为难地说。

“你只需要记住,按照公子的吩咐办事,必须尽力,这样就算责罚也不至于送命。”如玉看着如霜告诫到。

“玉姐姐,我知道了。”如霜神色一凛。

夜色朦胧,在逍遥王府百无聊赖的魏琰突然说要出门,才刚刚回来的杜腾问魏琰去哪里,魏琰说了三个字“墨王府”。

“啊?”杜腾愣住了。到现在他自然知道自家主子最近都在郁闷啥,喜欢的姑娘跟自己的兄弟在一起了,搁哪个男人身上都得郁闷。这还是魏琰和墨青的关系是真好,要是换了别的男人,魏琰才不会这么委屈自己呢……

“啊什么啊?走了。”魏琰说着已经出门了,手中还拿着一个沉香木的匣子。

墨王府。

靳辰在自己的房间里已经关了灯,正在修炼。冷肃那个猪头吃饱喝足早早就睡了,而墨青还在书房里面坐着。

“主子,事情就是这样,墨锦华已经回将军府了,还带走了一个青楼女子。”墨青的那对双胞胎属下此时有一个正在跟墨青汇报消息,是双胞胎中的弟弟风扬,而风清前两日又被墨青派出去办事了。

风扬最近留在金安城,暗中关注着外面的一举一动,有什么事觉得需要墨青知道的就会及时过来禀报。刚刚他已经把今天墨锦华身上发生的事情跟墨青详细地说了一遍。

“那个青楼女子叫什么名字?”墨青神色淡淡地问。

风扬愣了一下,开口说道:“叫如灵。”话落才神色微变,如灵?他们都知道红袖阁是无忧宫无忧公子的产业,而“如”这个字,代表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青楼女子……

“魏琰知道吗?”墨青看着风扬问道。

风扬还没来得及回答,门外就传来了魏琰的声音:“我知道。”话音刚落,魏琰已经踹门进来了。

“参见逍遥王。”风扬对魏琰行礼。

“风扬,好久不见,你小子还活着啊?”魏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风扬似笑非笑地说。

风扬嘴角抽了一下,低头不语。他跟魏琰其实打过不少交道,因为曾经被墨青派去保护魏琰,没少被魏琰折腾……当然了,武力值高于杜腾的风扬没少折腾魏琰的小弟杜腾作为报复……

“下去吧。”墨青看着风扬说。

“是,主子。”风扬恭敬地退下了。

魏琰从风扬身上收回视线,看着墨青问:“风扬怎么回来了?碧根草有消息了吗?”

墨青微微摇头,神色也不见失望:“没有。”

“那就接着找吧。”魏琰心中倒是真的有一丝失望。

“这是什么?”墨青看着魏琰放在他面前的一个匣子问道。

魏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送你的。”

墨青打开那个散发出淡淡香木气息的匣子,就看到里面躺着一颗流光溢彩的蓝色明珠……

墨青合上那个匣子,看着魏琰说:“多谢。”他知道魏琰并不是真的想要送给他,只是也不会戳破或者拒绝让魏琰难堪。

“风扬回来了,风清呢?”魏琰很快转移了话题,看着墨青问道。

“风清也回来了,又出去办事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魏琰也没再问墨青吩咐风清出去办什么事了,看着墨青问道:“小夜还在这里吗?”

“已经被接走了。”墨青微微摇头。

“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怎么说都是我的义子,都没正式告别。”魏琰看着墨青说。

“事出突然,我也没跟小夜告别,以后还会再见的。”墨青说。

“也是。”魏琰微微点头,看着墨青问,“齐皓诚还没给我回信,你真的决定要放她走了?”

“嗯。”墨青微微点头。

“那就这样吧,等齐皓诚回信了我再过来找你。”魏琰说着已经起身了。

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魏琰唇角微勾:“看来风扬和杜腾又打起来了。”

等魏琰和墨青出去的时候,风扬和杜腾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

墨青微微皱眉,看了一眼靳辰房间紧闭的房门,然后开口说道:“你们到别处去打。”

风扬心道不好,他家主子的宝贝南宫小姐这会儿已经睡了,他们在澜沧院打架如果把小姐吵醒了,那罪过可就大发了。

风扬还没来得及引着杜腾出去打,澜沧院中一个房间中突然亮起了灯,下一刻,房门开了,面无表情的靳辰出现在门口。

魏琰的目光落在靳辰身上,很快转移到了别处,而墨青朝着靳辰走了过来,看着靳辰目光柔和地说:“没事,回去睡吧。”

“睡不着了。”靳辰没有理会墨青,目光落在风扬和杜腾的身上,在风扬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直接飞身而起朝着两人打了过来,“大半夜想要切磋,那就跟我练练吧!”

杜腾心中已经把风扬骂了千百遍,这个疯子,每次见他都要打架,或者应该说揍他……这次也是风扬先挑起的,根本不是一言不合就开打,而是一言不发就开打……

风扬倒是很想见识一下靳辰的功力,握着自己的剑就迎了上去,也没注意到自家主子有些不悦的神色……而杜腾真的是硬着头皮在扛,他不想打,可是躲不过去啊……

于是墨青和魏琰就看着靳辰很快把杜腾踹飞,然后跟风扬战在一起的场面……

“你可以换个随从了。”墨青看了一眼杜腾对魏琰说。

“不换。”魏琰表示他跟他家杜子是有革命感情的,虽然杜子的武功这些年长进不多,但是魏琰已经习惯了。

“要不然你把风扬送给我好了。”魏琰看着墨青唇角微勾。

墨青看了看风扬,微微点头说:“也好。”

魏琰真没想到墨青会答应,因为风清和风扬可是墨青一手培养起来的左膀右臂,跟墨青也是有感情的兄弟,而且他们双胞胎兄弟俩配合默契,也不会愿意分开……

“我只是开个玩笑,别当真。”魏琰嘿嘿一笑,对着墨青摆了摆手,“我可不想拆散人家亲兄弟,而且要是真让风扬跟了我,杜子没过几天就会被他打死了,不好不好!”

风扬跟风清虽然是孪生兄弟,但是性格并不一样。风扬是个跳脱性子,所以魏琰老喜欢折腾他,而他回过头来就揍杜腾出气……

又过了片刻的功夫,风扬的剑被靳辰赤手空拳给夺走了,他呆愣愣地站在那里,满脸的不可置信……他家主子看上的姑娘怎么如此凶残,好怕怕……

靳辰打完了,把风扬的剑扔回给他,然后转身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风扬,你不是挺能耐的嘛?怎么不嚣张了?”魏琰怎么会放过这个看风扬笑话的机会,而杜腾看着风扬,怎么都感觉风扬事实上比自己更丢脸,心中对于靳辰更加崇拜了,希望靳辰好好治治这个总是揍他的疯子……

“属下技不如人,给主子丢脸了。”风扬收起自己的剑,对着墨青恭敬地说。

“哈哈!”魏琰直接被风扬给逗乐了,“风扬你个傻子,你要是赢了,墨青会弄死你的。”

风扬愣了一下,可不就是吗?那可是他家主子的心上人,他要是赢了,姑娘生气了,主子会虐死他的……真的好怕怕……

“风扬,送魏琰回府。”墨青扔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回了书房。

风扬愣了一下,主子还是生气了啊,竟然让自己送逍遥王回府,虽然路途很短,但是逍遥王肯定会抓住每分每秒折腾自己的,不想去怎么办……

“风扬,还不快走。”魏琰回头看了风扬一眼,眼中都是赤裸裸的不怀好意。

从墨王府回逍遥王府的路上,风扬被魏琰要求跟他一起坐在那辆宽敞的马车里,而魏琰几句话就把风扬给说得好想捂起耳朵……如果是别人的话,风扬绝对不会这么忍了,可偏偏是魏琰,魏琰还很了解风扬,说话总是一针见血,让风扬气得呦,还不能还回去……风扬心中默默地想着,明天一定找时间把杜腾狠狠地揍一顿!不,揍两顿!

赶着马车的杜腾心情挺爽的,他都能够想象到马车里面风扬难看又憋屈的脸色,实在是大快人心啊!好想高歌一曲……

一路平安无事,风扬看着马车进了逍遥王府,任务完成飞身离开了。

却说墨将军府里,已经夜深了,主子都还醒着。

墨战和魏嫣面沉如水地坐在那里,而墨锦华就直挺挺地跪在他们面前,墨锦华身旁还跪了一个少女,正是他从红袖阁带回来的如灵姑娘。

“锦华,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刻认错,把这个女人赶走,另外一个就是你跟着这个女人一起滚出墨家!”魏嫣看着墨锦华厉声说,落在如灵身上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一般。

“母亲,儿子只是想要个女人而已,如灵是清白的身子跟了儿子,为什么不能留下?”墨锦华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金安城里像儿子这么大的公子哪个屋里没有女人?儿子不明白哪里错了。”

也是魏嫣对墨锦华从小到大的管束太过严厉了,一心想要把墨锦华打造成一个完美的儿子,给墨锦华定下的条条框框实在是太多了。墨锦华虽然一直都规规矩矩很听话,但那是因为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事情。这次被魏琰设计睡了一个女人,墨锦华现在一心想要把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留在自己身边伺候,心中对于魏嫣的独断专行自然会生出不满,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

“你!”魏嫣被墨锦华气得快要晕过去了,“你想要女人?好!娘明天就给你挑!你要多少都可以!但是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留在墨家!”

“锦华,还不快向你母亲认错!”墨战看着墨锦华神色严厉地说。

“只要能让如灵留下来,儿子做什么都愿意!”墨锦华垂头说。

“你……”魏嫣瞪着墨锦华,眼睛一翻,直接被气晕了过去。

“嫣儿!”

墨将军府里一阵兵荒马乱,而因为墨锦华鬼迷心窍一般的坚持,最终如灵还是在墨将军府里留了下来,成为了墨锦华的一个侍妾。

第二天,魏嫣醒过来的时候脸色依旧很难看。她怎么都没想到一向最是懂事听话的儿子竟然这么轻易地被一个青楼女子勾了魂去,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嫣儿,你冷静一下,这件事情,锦华也是被人设计了。”墨战看着魏嫣神色难看地说。

魏嫣冷静下来很快想到了一个人,魏琰……

“那个如灵应该不是魏琰安排的,魏琰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让墨家丢脸,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墨战看着魏嫣说,“锦华已经长大了,他既然喜欢那个如灵,就让他留下吧,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消消气,我们要从长计议啊!”

“怎么从长计议?”魏嫣面色扭曲地说,“锦玉已经被魏琰给毁了,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魏琰把锦华也毁了吗?我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锦玉的事……”墨战想起如今像是行尸走肉一般的女儿也是满心的愤懑,只是他冷静下来想想,他们想要扳倒魏琰的可能性并不大,如今明目张胆跟魏琰作对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一切还是要从长计议。

墨战跟魏嫣一样,都咽不下这口气,但是他在想,要对付魏琰不能冲动,必须行事周密,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然就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魏琰再报复他们几次,他们可承受不起了……

“魏琰!我一定要让他死!”魏嫣厉声说。她这辈子一直都是骄傲的,也为自己一双优秀的儿女而骄傲。可是如今墨锦玉已经被魏琰彻底毁了,而墨锦华被魏琰设计,让一个青楼女子迷得晕头转向,她绝对不会忍气吞声什么都不做!

“嫣儿,你冷静一下。”墨战揽住魏嫣的肩膀说,“那个青楼女子的事情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气怒,锦华毕竟大了,他想留下就顺着他的意,都已经进了府,想要那个女子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不要因为这些跟儿子离了心。”

“相公你说得没错!”魏嫣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那个贱人竟然蛊惑了锦华,妄想飞上枝头,我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至于魏琰,来日方长,咱们走着瞧!”

逍遥王府。

七月的天气依旧有些炎热,魏琰慵懒地躺在逍遥王府景色宜人的凉亭里面昏昏欲睡。有美貌的琴伎在弹奏着优美的曲子,还有杜腾这个小弟在旁边任劳任怨地给他打扇,别提多惬意了。

脚步声在附近响起,魏琰睁开眼睛,杜腾已经放下了手中的蒲扇,把一封信递给了魏琰:“爷,夏国来的信。”

魏琰直接从舒适的软榻上面坐直了身体,拿过那封信,就看到信封上面写着几个龙飞凤舞的字:“魏琰亲启”,落款人是“齐皓诚”。

这是魏琰等了一些日子的信,他打开之后里面只有一张薄薄的纸,字迹跟信封上一样,带着齐皓诚特有的张扬风发的少年意气。

杜腾看到魏琰唇角微微勾了起来,不知道那位夏国的齐世子在信里说了些什么。片刻之后,魏琰把信纸又放回了信封里面,然后直接站起来朝着凉亭外面走去,杜腾赶紧跟了上去。

墨王府。

离夜走了之后,墨王府里安静了不少。原本离夜在的时候,每天从早到晚,满府都是离夜和冷肃两个人的欢声笑语,这会儿离夜走了,冷肃失去了他的玩伴,变得有些寂寞了,每天最大的事情依旧是吃,不过想要玩儿的话是没有人陪着了,只能自己蹲在墙角跟蚂蚁一起玩。而靳辰心情好的时候会陪冷肃玩一会儿,她跟冷肃“玩”的方式只有一种,打架……

冷肃倒是真的很喜欢跟靳辰打架,虽然口口声声叫靳辰姐姐,对靳辰有一种莫名的依赖,但是打起架来也完全是六亲不认的架势,不过倒也不至于伤了靳辰。

虽然说原本冷肃正常时候武功比靳辰高,但是如今冷肃变得痴傻,虽然实力并没有退步,但是也不会有什么进步,而靳辰却是一直都在努力修炼的,如今跟猪头冷肃打个平手不是什么问题。

至于南宫离那个坑货老头之前给靳辰的药,靳辰暂时并没打算用。既然不是解药,现在给冷肃吃了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靳辰还是决定要留着,未来有合适的时机再给冷肃用。

这天当魏琰和杜腾来的时候,就看到澜沧院外的空地上面,靳辰和冷肃两个人打得飞沙走石十分激烈。

“南宫小姐好厉害啊!”杜腾已经星星眼儿了。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话说在遇见靳辰之前,杜腾一直觉得自己武功还不错的说,结果如今墨王爷的护卫南宫柔姑娘跟他这个逍遥王的护卫,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南宫小姐……魏琰的目光落在靳辰冷然的小脸上,眼眸微黯转移了视线,看了一下手中那封信,心中五味杂陈。南宫柔这个名字,再过一个多月就不会存在了吧,她是夏国靳将军府的嫡出五小姐靳辰,她很快会回家去的……

魏琰也没管杜腾正在兴致勃勃地观战,自己抬脚进了澜沧院。

墨青依旧是一身墨衣,静静地坐在澜沧院中看书,似乎也不管外面靳辰和冷肃打得昏天黑地。

但是魏琰知道,墨青就算坐在这里不亲眼去看,也对外面的战局一清二楚……

“来了,坐。”墨青抬头看到魏琰,神色淡淡地开口说道。

魏琰在坐下的同时,已经把手中那封信放到了墨青的面前:“你自己看。”

墨青放下手中的书,打开信很快看完了,然后放到一边,并没有说什么。

魏琰看着墨青说:“齐皓诚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不会食言。”

墨青微微点头:“我知道,多谢。”

“你是不是也会离开?”魏琰看着墨青问。如果靳辰离开回了夏国,墨青会继续留在魏国金安城吗?魏琰认为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墨青微微一笑:“你不是想去夏国玩儿吗?我们一起去吧。”

之前墨青让魏琰给齐皓诚写了一封信,是让齐皓诚帮个忙,保证不久之后靳家去寒月寺接靳辰的是靳家大公子靳扬,不能是别人。

这件事看起来容易,但并不是那么简单。靳辰是被靳家人厌弃的天命煞女,在过去八年多的时间里,靳家人是真的对靳辰不管不问,任其在庙里自生自灭。而靳扬是靳将军府的嫡长子,是被靳放夫妇寄予厚望的。

墨青其实一直派人关注着靳家的事情,知道靳放夫妇把靳扬看得像是眼珠子一般,这些年靳扬其实不是不想去看靳辰,是他的父母管得太严厉。之前靳扬有一次都找好借口出发去寒月城了,靳夫人愣是装病让人快马加鞭把靳扬给截了回去……

而不出意外的话,靳家不久之后派去接靳辰的,绝对不会是靳扬,因为靳放夫妇根本不想让靳扬跟靳辰接触。

可没办法,墨青觉得靳家人里面也就靳扬还稍微顺眼一点,他要让届时去寒月寺接靳辰的是靳扬,还找了魏琰拜托齐皓诚,让这件事情板上钉钉无可更改。

墨青可不希望自己捧在手心的小丫头在靳家人面前受到任何委屈。虽然他知道靳辰绝对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但是他就是想要宠着自己的小丫头,谁都欺负不了。

听到墨青的话,魏琰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墨青说:“我去做什么?”

“帮我求亲。”墨青唇角微勾。他是打算放那个小丫头走没错,不过这不代表他要放手了。当那个小丫头拿回原本的身份和姓名,他也该把她光明正大地娶回来了。

“这……”魏琰倒是没觉得不舒服,因为他自己都亲口对靳辰说了,希望靳辰可以嫁给墨青。他看着墨青问道,“如果你去夏国求娶她的话,十有八九不会成功的。”

墨青知道魏琰在想什么,微微一笑说:“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只是还需要你出面。”

“没问题。”魏琰微微点头。他知道墨青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墨青现在这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就相信墨青有办法。

夏国。

靳将军府。

齐皓诚在门口下马,将军府的下人很快恭敬地把马牵走了,然后迎了齐皓诚进去。

齐皓诚跟靳扬是好友,也是靳将军府的常客。他挥退了下人,自己轻车熟路地朝着靳扬的院子走了过去。

靳扬看到齐皓诚上门,就招呼齐皓诚坐下。齐皓诚喝了一杯茶之后,就一直盯着靳扬看,看得靳扬有些不明所以。

“皓诚,我脸上有脏东西?”靳扬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看着齐皓城不解地问。怎么感觉齐皓诚这次上门怪怪的啊……

齐皓诚唇角微勾:“没有啊,我就是在想你们靳家就是风水好啊,一个个都长得那么好看。”

靳扬心中更加怪异了。齐皓诚这么自恋的人竟然开口夸他长得好看?这什么情况?

没等靳扬说什么,齐皓诚把玩着手中的一个玉石镇纸,看着靳扬微微一笑说:“其实我最好奇的是你那个五妹,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倾国倾城的绝色。”

靳家的确是风水好,因为靳家的公子小姐容貌都十分出众。靳月小小年纪就有了夏国第一美女的称号,而靳扬在夏国都城千叶城里,也素来有千叶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就算是靳家庶出的公子小姐,容貌也都很出色。

再加上这个世界尚武,靳将军府的地位在夏国贵族圈子里可是相当显赫。就算靳扬从小定了娃娃亲,千叶城里觊觎靳扬的大家小姐也不是一个两个。而靳家小姐到了年纪之后,求亲的人真的是要把将军府的门槛都给踏破了。

听到齐皓诚突然提起靳辰,靳扬眉头微皱,并不是因为齐皓诚的话而不悦,而是因为最近的一桩烦心事,正好跟靳辰有关……

“靳扬,你那个苦命的五妹就快十五岁了,你们家谁去接她回来啊?”齐皓诚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

靳扬眉头皱得更紧了,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道:“我去。”

齐皓诚似笑非笑地看着靳扬说:“来来来,让我猜一下。是不是你主动说要去,然后被你爹训斥了,你娘又病了说离不得你?”

因为从小就老跟靳扬在一起玩,齐皓诚对靳家的事情也算十分了解。靳大将军靳放是个暴脾气,一根筋的武夫性子,在靳家独断专行,容不得儿女说个不字。而靳夫人姚氏跟靳月差不多,最喜欢玩儿娇弱的做派。靳扬大了管不住,靳夫人就隔三差五装病让靳扬妥协,齐皓诚对比了一下自家风风火火的老娘,感觉也是醉了……

靳扬叹了一口气说:“爹娘想派下人去接,这对五妹太不公平了!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亲自去把五妹接回来!”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到时候半路又被你娘派人截回来了。”齐皓诚似笑非笑地说。

“皓诚,你怎么突然对我五妹的事情这么感兴趣?”靳扬有些疑惑地看着齐皓诚问道。

齐皓诚唇角微勾:“生活这么无聊,这不是突然听我母妃在感叹你家小妹都快十五岁了要回来了嘛!”

靳扬不疑有他,微微点头说:“我这次一定会亲自去接五妹回来。”

齐皓诚眼眸微垂,喝了一口茶。事实上他对靳扬撒了谎,并不是他家老娘突然没事提起了靳家那个天命煞女,而是因为他之前收到了从魏国送过来的一封有些……莫名其妙的信……

说莫名其妙,是因为齐皓诚到现在都不知道魏琰肚子里卖的什么药,竟然给他写信说让他帮忙保证去寒月寺接靳家五小姐的一定要是靳扬?齐皓诚倒是不知道魏琰怎么认识从小在寒月寺长大的靳五了,竟然把手伸得这么长,在为靳五回家铺路……

齐皓诚当然知道,不同的人去接靳辰,意义是不一样的。如果靳扬这个靳家的嫡长子亲自去了,说明靳将军府准备接纳靳辰这个煞女回家,以后靳辰在靳家也不会被人看轻了。如果真让几个下人过去把靳辰接回来,到时候靳辰回到靳家的处境就很难说了,以后在千叶城也会被外人看不起。

齐皓诚虽然对于魏琰的来信很疑惑,不过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魏琰的要求,因为他觉得……这事儿很有趣啊!他倒是想看看,那个靳五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竟然跟魏琰扯上了关系……

不过这些事情齐皓诚是不会跟靳扬说的,因为魏琰的来信里面说了让他保密,并且承诺了欠他一个人情。齐皓诚倒不是图魏琰的人情,只是答应了魏琰他就不会食言,而且他很期待看到事情接下来会怎么发展,所以……

齐皓诚看着靳扬笑容灿烂地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去寒月城,我跟你一起去。”

靳扬愣了一下:“为何?”

齐皓诚唇角微勾:“没什么,就是千叶城太无聊了,我想早点见见你那个五妹,看看她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天命煞女啊,竟然还跟魏琰有关系,有趣,很有趣……

靳扬也没在意齐皓诚的调侃,知道齐皓诚就是爱凑热闹的性子,没有多想什么,微微点头说:“好,等日子定了我再通知你。”

------题外话------

靳辰即将杀回夏国去了~哈哈*^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