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我要废了你/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还在魏国金安城的墨王府里悠哉悠哉地住着,并不知道墨青已经开始为她回家铺路,也不知道靳扬为了能够亲自去寒月寺接她,已经被靳放训斥了好几次,被靳夫人“唱念做打”的百般阻挠给弄得头疼不已……

“小丫头,我们来对弈一局。”

这天靳辰在墨青的书房里看书,坐在旁边的墨青突然摆好了棋盘邀请靳辰。

“没兴趣。”靳辰头都没抬。她倒不是不会下棋,而是真的没啥兴趣。

“如果你赢了,这颗珠子给你。”墨青手中像变戏法一样多了一颗流光溢彩的蓝色珠子,正是之前魏琰送过来的那颗。魏琰并没看出来这颗珠子有何用途,墨青也没看出来。而他想跟靳辰一起下棋,只是随手拿过来当做吸引靳辰注意力的彩头而已。

而靳辰看到那颗珠子微微愣了一下,倒是真的被吸引住了,放下手中的书走了过来,从墨青手中拿过那颗珠子,放在自己手中摩挲了两下,看着珠子里面仿佛正在缓缓流动的蓝色液体,觉得挺神奇的。

在靳辰前世的那个世界,工艺十分发达,这种东西很常见,没什么稀奇的。可是在这个世界,靳辰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小玩意儿,而且看着像是天然的,不是人工做出来的。

墨青倒是没想到靳辰真的喜欢,微微一笑说:“小丫头,跟我对弈一局,不管输赢,这颗珠子都是你的了。”

靳辰非常不客气地直接把那颗蓝色的珠子收进了荷包里,然后在墨青对面坐了下来说:“是不是我输了要答应你的一个要求?”靳辰不敢说自己很了解墨青,但是毕竟相处了挺长一段时间,也有一定的了解了。墨青这么坚持要跟她对弈,肯定有别的目的。

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你很聪明,如果你输了,自然要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我拒绝。”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因为她知道跟墨青下棋的结果会是怎么样的,毫无悬念。

“小丫头,你坐下来,就代表答应了。”墨青浅笑依旧,“放心,我不会勉强你做什么的。”

“先把条件开出来,不然就算了。”靳辰表示她才不会让墨青钻了空子,这个男人阴险得很。

“好。”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如果你输了,让我看看你的本来容貌。”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墨青说:“就这个?”

墨青微微点头:“嗯,很容易的事情。”

“哦。”靳辰微微点头,然后站了起来,“我还是选择拒绝。”

墨青摇头失笑,就知道这个小丫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他已经跟靳辰说过好几次了,然而靳辰始终不愿意露出原本的容貌,这次也一样。

“小丫头你是怕我看到你的本来容貌爱上你吗?”墨青看到靳辰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微微一笑开口问道。

“嗯。”靳辰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不用担心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墨青唇角微勾,因为他已经爱上她了……

靳辰没有抬头:“那最好不过。”

墨青看着靳辰油盐不进的样子,若有所思地摸了一下自己光洁的下巴,心中在想,小丫头的本来容貌应该没什么人见过,而她很快就要离开回夏国了,到时候肯定要用原本的容貌,岂不是要被很多男人看到了?既然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墨青就一定要在其他男人见到靳辰的真容之前,自己先目睹一下这个小丫头的芳容,他可不想让别的男人抢了先……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吧!墨青在想自己这也算是“先礼后兵”了……

又过了两日之后,墨青突然说想去金安城城外的温泉山庄里住几天,靳辰这个护卫自然是要跟随的。

这个温泉山庄原本是属于皇家的,不过被魏琰厚着脸皮要了过来,成为了逍遥王府的产业,之后就几乎一直是空着的了。因为外人根本进不去,而魏琰这些年大部分时候都不在金安城,就算回来了也没想起来自己在城外还有个温泉山庄。

不过魏琰和墨青兄弟俩一向是不分彼此的,魏琰认为墨王府是自己的地盘,墨青想要去魏琰的地盘也是连声招呼都不用打的。

这座温泉山庄修建得十分精美雅致,因为原本就是皇室修建来给皇上和皇后享用的,只是刚建好就成了逍遥王府的产业。

虽然魏琰几乎没来过,但是一直都有下人在精心维持着山庄里面的一切,而魏琰很早之前就交代过,见墨青如见他本人,所以当墨青和靳辰在温泉山庄下了马车之后,很快就被人恭恭敬敬地迎了进去。

这会儿已经七月底了,初秋季节的天气十分凉爽,山庄里面风景如画,而且十分幽静。下人不多,但都训练有素,把墨青和靳辰迎进去安顿好之后就很快退下了,所以当靳辰出门看到墨青站在她面前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这偌大的山庄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感觉……

“小丫头,陪我出去走走吧。”墨青伸手过来拉靳辰,被靳辰瞪了一眼之后,很自然地收回自己的手,微微一笑抬脚往外走去。

靳辰走在墨青身旁,出了他们住的院子,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小丫头,如果你回靳家,他们给你安排了一门你不喜欢的亲事,你会怎么办?”墨青状似不经意地开口问靳辰。

“应该没有人会想娶我这个天命煞女。”靳辰十分淡定地说。

“如果有呢?”墨青微笑问道。

“那我不介意在煞女之外,再增加一个克夫的名声。”靳辰唇角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墨青伸手揉了揉靳辰的小脑袋,笑着摇了摇头:“小丫头你这么凶,不好不好。”

“滚蛋!”靳辰抬脚就朝着墨青踹了过去。

墨青没有躲开,看着自己衣服上被靳辰踹上去的秀气小脚印,微微点头煞有介事地说:“嗯,既然衣服脏了,那就去泡温泉吧。”

什么鬼逻辑……靳辰心中吐槽……

暮色降临的时候,靳辰抱着一套干净的衣服站在一个烟雾缭绕的温泉池边,听着隔壁传来的水声,很想把墨青拎过来揍一顿……

墨青说要泡温泉,靳辰当然没意见,他自己泡去呗。结果墨青非要靳辰一起泡,当然不是在一个池子里,而是在只隔着一道墙的两个池子。

墨青说得义正言辞,靳辰是来保护他的,当然不能离他太远了。他要泡温泉,万一有刺客过来刺杀他怎么办?靳辰说她在门外守着,墨青摇摇头表示不好不好,怎么能他自己一个人泡温泉享受,让靳辰站在门外吹凉风呢?他绝对不是这样没有人情味儿的人!

所以最终的结论是,墨青泡温泉,靳辰也泡温泉,而且中间只隔了一堵墙……墨青说这样方便靳辰保护他,而且他们泡温泉的时候还可以聊天……

靳辰只想说,聊你妹的天……

“小丫头,你怎么还不下去?很舒服的。”隔壁传来墨青带着笑意的声音,靳辰都能想象到墨青现在的表情……

靳辰的脸被温泉的雾气熏得有些发红,她没好气地冲着隔壁吼了一句:“闭嘴!”

墨青低低的笑声传了过来,还有不间断的水声,靳辰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见到过的墨青的裸……胸……她赶紧甩了甩脑袋,把不健康的画面都甩到脑后,看着面前用白玉石精心修建而成的温泉池子,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的衣服脱干净跳了进去。不就是泡个温泉吗?靳辰觉得既然都来了,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至于隔壁那个不断用言语骚扰她的臭男人,自动屏蔽掉……

靳辰隔壁的温泉房间里,墨青听到隔壁传来的水声,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小丫头,等会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可不要生气哦……

泡温泉还是很舒服的,靳辰微微眯着眼睛靠在池边,都有些昏昏欲睡了。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虽然没有得到过回应但是一直都在跟靳辰说话的墨青,突然惊呼了一声。

靳辰猛然睁开眼睛,不过并没有从水里出来,她开口问道:“怎么了?”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而且隔壁再没有了任何声音,就连水声都没有了。靳辰神色微凝,用最快的速度裹了两件衣服,踹开门进了隔壁的房间。

温泉池边整整齐齐地放着墨青的衣服,房间里雾气缭绕,温泉池子并不深,而且很清澈,靳辰能够看到池底漂着一个人……

靳辰也没时间去想以墨青的身手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小小的温泉池子里溺水了,直接跳进了墨青的温泉池子里,伸手揽住墨青的腰想把他带出来。

谁知原本闭着眼睛在池底的墨青猛然睁开了眼睛,伸手一揽就把靳辰拉进了怀中。下一刻,墨青眼中闪过巨大的惊艳,而靳辰还没来得及挣扎,已经被墨青禁锢着身体,以吻封缄……

靳辰身上的两件衣服是胡乱裹上去的,而墨青不着寸缕。最开始墨青的吻带着一丝热切,却是温柔小心的,然而很快,墨青的眼底出现了欲色,他的吻也难以控制地变得霸道,揽在靳辰腰间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慢慢上移……

靳辰本来是来救墨青的,没想到会被墨青偷袭,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墨青的禁锢,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墨青的力气竟然这么大。

感觉到墨青的一只手抚在了自己胸前,靳辰恼怒到了极点,猛然张口狠狠地在墨青嘴唇上咬了一下,然后屈膝就顶了一下……

墨青吃痛放手,靳辰终于挣脱开,自己身上胡乱裹上的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露出少女诱人至极的曲线……

看到墨青眼底未褪的欲色,靳辰也是真的生了怒气,挥手狠狠地抽了墨青一巴掌:“混蛋!”然后转身离开了……

墨青还站在温泉池子里,上半身露在外面,左边侧脸上被靳辰打得很疼,他知道这次真的惹了那个小丫头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只是他原本没想对靳辰怎么样,只是见到靳辰的时候,情难自禁……

恐怕这会儿那个愤怒的小丫头还没发现自己脸上的易容药物已经失效了吧,等她发现了,肯定更生气……

墨青苦笑一声,低头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你急没用,我也急,忍着吧……”

墨青和靳辰所在的温泉房附近根本就没有人,这是墨青一早吩咐过的,让下人都离得远远的,不叫他们绝对不能过来打扰。

所以也没有任何人看到,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绝色少女从一个房间里冲了出来,然后进了隔壁的房间……

没错,这就是墨青的目的,他其实搞这么一出,只是想要……看看靳辰到底长什么样子……

墨青自己的温泉池子里,被他洒了可以很快洗去易容药物的药粉,所以在靳辰跳进墨青的池子去拉墨青的时候,她脸上的易容药物很快失效了。

墨青终于如愿见到了靳辰的真容,比他想象过的更要美上千百倍,那是一种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绝色。所以,墨青这辈子第一次彻底失控了,心爱的姑娘就在怀里,她那么美,还能忍住的就不是男人……

靳辰回到自己的房间,脸色依然难看至极。活了两辈子,她竟然被人强吻了,还被袭胸了,墨青你就是在找死……

靳辰又跳进池子里把自己身上好好洗了一遍,出来穿好衣服,正准备出去找墨青算账的时候,无意中往墙上挂着的铜镜里看了一眼,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在过去八年多的时间里,靳辰很少照镜子,所以也很少看到自己如今这张祸水容颜。她在学会掩面术之后,就再也没有在任何人面前露出过真容,今天还是第一次……

靳辰这会儿终于知道墨青那厮在算计什么了,敢情之前靳辰的拒绝并没有让墨青死心,反而想方设想地让靳辰把真实容貌给露了出来……

“该死的!”靳辰低骂了一声,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任何时候都随身携带的易容药物,开始往脸上抹。

等靳辰恢复了“南宫柔”那张脸,再往镜中看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嘴唇竟然是红肿的……

靳辰摸了一下自己微微有些发疼的嘴唇,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墨青……

靳辰出门,脸色很冷,看到墨青长身玉立站在门外,靳辰直接握拳就打了过去……

墨青伸手握住了靳辰的小拳头,看着靳辰神色平静地说:“小丫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轻薄你的。”

“我要废了你!”

靳辰冷哼一声,抬脚就朝着墨青身上某处踹了过去。墨青神色微变,刚刚靳辰已经伤害过他家兄弟一次了,再来一次,真要废了……

墨青放开靳辰的手,轻松地躲开了靳辰的断子绝孙腿,靳辰看到墨青躲了过去,脸色更冷了,握拳狠狠地朝着墨青的脸砸了过去……

墨青为了不被靳辰伤到自家兄弟,不得已用了一点武功,结果就是墨青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又把靳辰禁锢在了自己怀中……

这会儿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的姿势让靳辰又回想起了不久之前自己被墨青压在温泉池子里上下其手的事情,更加气愤了。而墨青看着在自己怀中不断挣扎的靳辰,神色无奈地说:“小丫头,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别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那些只是他作为一个正常男人的本能反应……

“放开我!”靳辰手脚都被墨青禁锢着动弹不得,气得脸都红了。气死了气死了!墨青你个臭流氓!死变态!竟然敢非礼老娘!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放!”墨青抱着靳辰就是不放手。他知道如果他现在放开靳辰,只会有两种结果,一种是靳辰继续对他用断子绝孙腿,另外一种是靳辰头也不回地跑了。这两种结果墨青都不想要……

“小丫头,你都把我看光了,你不吃亏。”墨青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臭流氓!你耍流氓不穿衣服还有理了?!”靳辰狠狠地瞪了墨青一眼。

“总之就是你把我看光了,你要对我负责。”墨青看着靳辰“蛮不讲理”地说。

靳辰简直要被气笑了:“墨青你这个该死的混蛋!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

“小丫头,你看,我们有一个儿子,都那么大了,我们俩在一张床上睡过,你还把我的身体看光了,如果你不负责,就是你在耍流氓。”墨青看着靳辰说。

靳辰冷冷地看了墨青一眼,猛然张口狠狠地咬上了墨青的脖子……

靳辰都已经咬出血了,墨青微微叹了一口气,终于松手放开了靳辰。

靳辰猛然后退了两步,看着墨青冷冷地说:“不要真的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话落转身大步离开了。

墨青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小脚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看着手中的血,神色微怔……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过分了,也意识到自己想要让小丫头心甘情愿地被自己抱在怀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天晚上墨青和靳辰就回了金安城的墨王府,靳辰也没有跟墨青一起坐马车,甚至都没有再跟墨青说一句话,回到王府之后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再没出来过。

就这样过了两天之后,这天靳辰在房间里练功,小颜在外面敲门,声音有些焦灼:“小姐,不好了!”

“怎么了?”靳辰走过去打开房门,就看到小颜神色焦急地站在那里。

“王爷病了,病得很严重,可是逍遥王这几日住在宫中,这可怎么办啊?”小颜看着靳辰说。

靳辰神色微怔。墨青病了?这怎么可能?虽然墨青一直以来都因为中毒不能用武功,但是他的身体本身是没有其他问题的。因为有过一次被骗的经历,靳辰直觉墨青这次很可能又是装的……

“小姐,是真的,王爷已经昏过去了。”小颜看着靳辰焦急地说。

靳辰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脚朝着墨青的房间走了过去,小颜在靳辰身后微微松了一口气……

房间里一股药味儿,风扬皱着眉头站在床边,看到靳辰进来就恭敬地拱了拱手:“小姐。”

“他怎么了?”靳辰走到墨青床边,就看到墨青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的确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看到墨青脖子上被纱布包了起来,靳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

风扬看了一眼小颜,小颜立刻垂头退下了,还把门给关上了。风扬微微叹了一口气说:“王爷的毒很霸道,并不仅仅是他动武会导致毒发,还有一种情况也会导致毒发。”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就听到风扬接着说:“一旦王爷身上出现伤口,见了血,他体内的毒就会发作。这次……”风扬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靳辰一眼,没有说下去……

之前墨青带着靳辰去温泉山庄,没让风扬跟着。回来的时候脖子上多了一道伤口,体内的毒也发作了。风扬当然能看出那道伤口是被人咬的,能咬他家主子咬出血的,是谁风扬也能猜到……

靳辰神色一僵……

“小姐,属下有事要办,接下来王爷就拜托小姐了。”风扬对着靳辰拱了拱手,然后看了一下墨青,心中微叹,王爷啊,希望你现在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能够让南宫小姐心软……

房间里只剩下了靳辰和墨青,墨青在睡,靳辰看了一眼旁边已经凉掉的药碗,闻了闻,发现不过是一些普通的补气血的药物。墨青的样子的确是毒发了,而墨青之前说过,他一旦毒发,就只能熬过去,如今,已经两天了……

“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耍流氓……”靳辰看着墨青的样子,再大的气也消了。而她之前生气,一是因为被骗了,二是因为墨青不尊重她,完全不顾她的意愿就对她做那些事。如今看到墨青被自己咬了一口竟然毒发了,靳辰觉得……那就扯平吧……

墨青睫毛微颤,不过并没有睁开眼睛。靳辰没有注意到,坐在床边自言自语地说:“其实吧,你长得真的很好看,身材……也很不错,我并不讨厌你,但是要说喜欢的话……”

墨青竖起了耳朵,却听到靳辰没好气地说:“我才不喜欢你这种道貌岸然的流氓……”

墨青……心痛得无法呼吸,他怎么就流氓了……

“小丫头,你来看我,是原谅我了么?”墨青睁开眼睛,看着靳辰声音虚弱地说。

靳辰白了墨青一眼:“要不是看在我的任务还没到期的份儿上,绝对废了你。”

墨青唇角勾起一个苍白的笑容:“小丫头,我真的是情不自禁……”

“你还说?”靳辰挥舞了一下拳头,墨青赶紧识相地闭嘴了……

总之这次的事情算是过去了,墨青没敢再提,只能自己默默回味了,而靳辰把那些不愉快都甩到了脑后,也没有真的去墨青病床前伺候他,因为也不需要。过了几天之后,墨青就又恢复正常了,而说要“出去办事”的风扬也适时地归来了……

不过总体来说,墨青觉得自己这次毒发也值了……他不仅如愿看到了靳辰的真容,还抱了靳辰,亲了靳辰,还摸了靳辰的……墨青每每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啊,好想尽快把那个小丫头给娶回来,然后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如此如此那般那般了……

在逍遥王府里待着无聊的魏琰最近都住在皇宫里,每天在乔皇后面前逗趣儿,偶尔去皇宫藏宝库里挑几个宝贝出来玩儿,倒也惬意。

这天乔皇后看着魏琰问道:“琰儿,你最近怎么不到处去玩儿了?”

正在喝茶的魏琰故作哀怨地说:“母后这么快就觉得儿臣烦了?好伤心呀!”

乔皇后哭笑不得:“琰儿,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像是小孩子一样。”

“母后……”魏琰放下茶杯,去给乔皇后捏着肩膀说,“儿臣有一个不情之请,母后可一定要答应啊。”

乔皇后笑着说:“说来听听。”

“母后一直说儿臣年纪不小了,其实墨青表哥年纪更大,也没有人操心他的亲事。”魏琰开口说道。

听到魏琰提起墨青,乔皇后脸上的笑容淡了很多,面色平静地说:“琰儿,你跟墨青好,母后也没阻止过你们来往,只是他的亲事自有墨家长辈操心,没有你来管的道理。”

“墨家人……”魏琰轻嗤了一声,一副提都不愿意提的样子。

乔皇后原本对魏嫣一家人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但自从上次魏嫣想要乘人之危让墨锦玉当上逍遥王妃的事情发生之后,乔皇后也不喜欢墨家的人了。怎么说上次的事情还牵扯到了乔皇后的娘家乔国公府,虽然说乔夫人和乔彩儿是始作俑者罪有应得,但是如果魏嫣一家人在得知乔夫人和乔彩儿的阴谋的时候,不是想着隐瞒并加以利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是一早就揭穿的话,虽然说乔家会没脸,但是后来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乔皇后最宝贝的自然是她的儿子魏琰,每每想起当时魏琰差点丧命,心中对墨家人都多了一分厌恶。

“父皇和母后宅心仁厚留着墨青,还册封他为王爷,怎么说他都算是半个皇室的人,一直让他这样下去,咱们魏国皇室脸上也无光啊。”魏琰看着乔皇后说。

“别胡说八道。”乔皇后看着魏琰不认同地说,“墨青不姓魏,他的王位是你向你父皇求来的。他自己命不好,怪不得别人。”

“哎呀母后!”魏琰拉着乔皇后的胳膊说,“我知道墨青命不好,但是现在有一个机会让他的命数变好啊,我也是为了咱们魏国皇室着想才想着让墨青成亲的。”

乔皇后愣住了:“你这孩子说的话母后怎么听不懂呢?这命数天定,哪是能变的?”

“母后,命数是天定,但是未必不会改变。”魏琰看着乔皇后说,“之前儿臣想着给墨青找一个合适的王妃,为了不影响到魏国皇室的运势,还专门去请教了钦天监的几位大人,那几位大人都说如果给墨青娶一个八字相合的女子的话,极有可能把墨青的煞命冲淡,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这……”乔皇后看着魏琰的眼神有些怀疑,“琰儿不是在骗母后吧?”

“当然不是。”魏琰十分严肃认真地摇头,“儿臣什么时候骗过母后,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小事,儿臣句句属实。”

“那……”乔皇后还是觉得有些玄乎,“去哪里找一个跟墨青八字相合,能冲淡他身上煞气的女子啊?”如果墨青的命数真的能改的话自然是好的,这些年他们没有动墨青,一来是因为魏琰,二来是因为墨青的运势没有上升的趋势。但是保不准什么时候墨青的运势就上升了,到时候可是不能留……

“这个儿臣已经找好了。”魏琰唇角微勾,“母后肯定听说过夏国有一个天命煞女吧?”

“天命煞女?”乔皇后神色微怔,“你是说夏国靳将军府的那位小姐吗?”

“是啊。”魏琰微微点头,“最初听到她跟墨青差不多的煞名,儿臣就觉得他们很配。之前儿臣弄来了靳五小姐的生辰八字,让钦天监的大人们合了一下,跟墨青是绝配。”

“真的?”乔皇后怎么感觉这件事情哪里怪怪的。似乎魏琰把什么都铺垫好了,就等着他们点头,然后就由魏国皇室出面求娶了……

“当然是真的,母后不信的话可以叫钦天监的几位大人过来问问。”魏琰十分认真地说。

看魏琰的样子,乔皇后在想难道真的是这样?让墨青这个天煞孤星娶夏国的天命煞女,就可以冲淡他身上的煞气?

“琰儿,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跟母后说也没用,你父皇如果不同意,你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乔皇后看着魏琰语重心长地说。

“母后……”魏琰看着乔皇后说,“母后帮儿臣劝劝父皇呗。”魏琰这次进宫,是打算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再走的。之所以选择先跟乔皇后说这件事,就是知道魏皇极有可能会反对,有乔皇后帮忙在旁边劝劝,事情就会容易很多。

“琰儿,你确定钦天监的人都算过了?”乔皇后看着魏琰神色严肃地说。

魏琰认真地点头:“确定,母后可以随时找他们过来问。”

“那……好吧,如果有钦天监的人出面,你父皇或许不会那么反对。”乔皇后看着魏琰说。魏国钦天监里的确有一位高人,当初墨青的天煞孤星之命也是他算出来的。

不出魏琰所料,当他跟魏皇提起要去夏国为墨青求亲的时候,魏皇二话不说就拒绝了。对魏皇来说,让墨青活着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宽容了,他怎么可能会关心墨青有没有娶亲这种事?

不过魏琰拿钦天监那位高人出来说事,魏皇的态度倒是没有那么坚决了,因为那位高人的确有些本事,魏皇对他非常信任。

钦天监的高人就姓高,名叫高衍,人称高大人,是个六十出头的老头子。

高衍见到魏皇是免跪礼的,他的目光从魏琰身上扫过,没有任何温度。当魏皇问高衍的时候,高衍非常平静地肯定了魏琰之前的说辞,对魏皇和乔皇后说,墨青如果娶了夏国的那位靳小姐,他的煞命有可能会被冲淡。

“父皇,高大人都这么说,应该没有问题了。”魏琰看着魏皇说。

魏皇神色有些不悦地看着魏琰说:“你对墨青远比对你的亲兄长还要好啊。”

魏琰嘿嘿一笑说:“父皇这就错怪儿臣了,太子皇兄样样都那么出色,无需儿臣插手啊。”

“哼,”魏皇轻哼了一声,“既然高大人这么说,朕也不反对了。求亲的国书朕可以给你,之后的事情,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魏琰神色一喜:“多谢父皇。”他说的口干舌燥的,其实就是为了得到魏皇盖了大印的国书。

两国联姻,只有国书才能代表魏国皇室。在魏国和夏国两国皇室关系并不那么融洽,已经几十年没有过联姻的情况下,如果魏琰直接跑到夏皇面前说要为墨青求娶靳辰,大概会被夏皇当成脑子有病然后一口回绝。而本身墨家和靳家分别作为魏国和夏国的臣子,是绝对没有私下联姻的权利的,必须通过两国皇室。尤其墨家和靳家两家是两国执掌兵权的将军府,位置比较敏感。

魏琰拿到了魏皇给的国书,上面写明了为墨青求娶夏国靳将军府的五小姐为妃,还盖了魏国皇室的大印。

“琰儿退下吧,朕还有事要跟高爱卿商谈。”魏皇看着魏琰说。

魏琰拿着国书,心满意足地走了,乔皇后也离开了,就剩下了魏皇和高衍的时候,魏皇神色严肃地看着高衍问道:“高老你跟朕说实话,这次的事情,是不是琰儿要求你这么做的?”

高衍微微摇头:“逍遥王只是请微臣测算了两个人的八字。”

“结果如何?”魏皇看着高衍说。

“这两个人结合,的确有可能冲淡彼此的煞命。”高衍神色平静地说。他之前并没有说谎,虽然事实上魏琰的确对他威逼利诱让他往天作之合的方向说。

“有可能?”魏皇神色微变,“那别的可能呢?”

高衍微微摇头:“微臣目前算不出来,只有等他们成亲之后,才能算出他们对彼此的命数是何种影响。”

“最坏的可能性是什么?”魏皇看着高衍,面色沉沉地问道。

高衍微微垂眸:“天煞孤星和天命煞女的结合,可能冲淡彼此的煞气,也有可能……为祸天下。”

高衍最后几个字一字一句,都敲击在了魏皇的心头。魏皇脸色难看地捏断了手中御笔,看着高衍说:“既然如此,为何不早点言明?朕绝对不会答应琰儿!”

高衍微微垂眸说:“皇上息怒,此次联姻,也是天意。”

“何解?”魏皇看着高衍问道。

“墨青和靳家那位小姐,是命定的姻缘,无可更改,贸然阻碍不仅于事无补,而且会适得其反。”高衍说。

“命定的姻缘?”魏皇冷笑了一声,“如果他们的结合影响到魏国的运势,朕也要视若无睹吗?”

“皇上不必多虑。”高衍神色平静地说,“在他们成亲当日,微臣就能算出他们的结合对魏国来说是吉是凶,如果是吉,则是大吉,对魏国和逍遥王的运势大有裨益。如果是凶,那么微臣会亲自出手,替皇上解决掉那个女人,如此对魏国和逍遥王自然无碍。”

魏皇听到高衍的话,神色微霁,看着高衍说:“琰儿的命数,还是跟墨青息息相关吗?”

高衍微微点头:“逍遥王的命数跟墨青息息相关,微臣没有能力改变。”

魏皇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就随琰儿去吧,如果届时测算出凶相,就把夏国那个女人杀了!”

“是,皇上。”高衍微微垂眸恭敬地说。

外人不会知道,甚至就连乔皇后和魏琰都不知道,这些年魏皇留着墨青的性命,其实不是因为魏皇宅心仁厚,也不是因为魏琰为墨青求情,但的的确确是因为魏琰……

魏琰比墨青小,魏琰出生的时候墨青还活着,但魏皇已经打算出手把墨青给弄死以绝后患,就是因为高衍给刚出生的魏琰算了一卦,阻止了魏皇杀墨青。

高衍说,魏琰和墨青虽然只是表兄弟,但是不知为何他们的命数息息相关,竟然呈现出共存共生的态势。如果墨青死了,魏琰就算没有性命之危,也会厄运连连。而留着墨青的命,只要压制着墨青的运势,魏琰的运势就会一路上涨,甚至有可能问鼎天下之主的位置。

而这,就是这么多年魏皇看墨青不顺眼,却从未对墨青下杀手的原因,也是魏皇偏爱魏琰的原因,因为高衍说,魏琰身上有真龙之气,极有可能助魏国一统天下。

所以魏琰并非嫡长,最初魏皇却想让他当太子。只是后来魏皇改了主意,因为高衍说,直接让魏琰当太子,容易让他成为众矢之的,不如等魏琰羽翼丰满之后再慢慢运筹。

这些年魏皇冷眼看着,他看到魏琰对墨青表现出了亲兄弟一般的亲近,甚至有些时候让魏皇觉得没有缘由。这让魏皇更加相信了高衍的话,认为墨青和魏琰的命数是相关的,所以墨青不能死。

因此魏皇才会说,如果未来测算出凶相,就把靳辰给杀了,只留着墨青……

------题外话------

看光光~看光光~哈哈*^_^*

已经全部订阅本书上架章节,并在粉丝榜排行前十的读者名单将会在评论区置顶公布,请关注并发表评论来领奖呦~~*^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