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你是风儿我是沙/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魏琰一无所知,他高高兴兴地拿着魏皇给的国书出宫去了墨王府,准备跟墨青好好商议一下如何去夏国求亲的事情。

墨青看到魏琰带过来的国书,微微一笑说:“你对钦天监那个老头做了什么?”

魏琰嘿嘿一笑说:“其实没有做什么,那老头软硬不吃,非要真的算一下你们的八字才肯,我就给他了,他自己算出来说是吉。”

说来也奇怪,魏琰明明是喜欢靳辰的,现在虽然放手了但是心里未必就放下了,但是当他从魏皇手中拿过国书的时候,还是感觉很开心。魏琰觉得自己绝对是上辈子欠墨青的,给墨青娶媳妇儿,娶的还是自己喜欢的姑娘,他竟然由衷地感到高兴……

要知道,魏琰为了搞到靳辰的生辰八字,都费了很大的功夫。因为这种未嫁小姐的生辰八字都是不能给外人看的,一般真的要定亲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不过你也别觉得拿到国书就万事大吉了。”魏琰看着墨青说,“这只是迈出了第一步,我父皇点头其实意义不大,主要还是得夏国那些人同意把靳辰嫁给你,这可并不容易。”

首先,夏国和魏国两国皇室这些年并不融洽,其实主因就在于夏国如今的皇帝是个刚愎自用独断专行的老混蛋。作为一国君主,夏皇没有多少治国之才,而且听不进去臣子的劝谏,这些年可没少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本来吧,三国之中雪狼国最强,魏国和夏国如果明智的话应该联手对付雪狼国,魏国皇室曾经也是这么想的。无奈魏皇几次示好都被夏皇给拒绝了,而夏皇不愿意跟魏皇修好的原因也很可笑,就因为当年他和魏皇都还是两国太子的时候,在一场宴会上面,魏皇当面反驳了他的话,让他大失颜面,结果记仇记了几十年……

十几年前夏国和魏国最后一次打仗,还是夏国主动发起的,结果最后夏国不仅大败,还损失了一位年轻的大将,就是靳辰的叔叔靳原。而这也是墨青要求娶靳辰并不容易的原因之一。因为靳原死了,他的夫人还活着,还有两个孩子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靳扬和靳月或许还好,但是靳辰的叔母和堂兄堂姐绝对把杀了靳原的墨家人当做仇人来看待,而墨青是墨战的亲儿子……

“我知道。”墨青微微点头。他从没想过能够轻而易举地把靳辰给娶回来,不过对墨青来说,魏皇点头与否不重要,夏国那些人同意与否也不重要,最重要的,其实是那个小丫头点头愿意嫁给他……只要靳辰愿意,其他的阻碍,墨青自有办法一一解决。

“你准备什么时候让她走?”魏琰看着墨青问。魏皇虽然点头了,但也仅仅是扔给了魏琰一份国书,没有要另外帮忙的意思,所以接下来的事情,真的要看魏琰和墨青了。

这会儿已经八月初了,靳辰最多还能在金安城待一个月的时间,就必须离开回夏国。

“过几天就走吧。”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我让风清去寒月寺看了看,这些年那里一直有一个假的靳五小姐,抄经抄了数百本。”

“所以呢?”魏琰没太明白墨青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所以,让她早点回去练练字,省得露出什么破绽。”墨青唇角微勾。

魏琰嘴角抽了抽,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魏琰离开墨王府回逍遥王府的路上,坐在马车里无聊,掀开车帘就看到一男一女从旁边走过,他唇角微勾放下了车帘:“杜子,你说墨二是不是很感激爷,终于让他尝到了女人的滋味儿?”

杜腾也看到了刚刚从旁边经过的墨锦华和如灵,嘿嘿一笑说:“爷说得没错,爷功德无量。”

魏琰哈哈一笑。看到墨锦华真的被红袖阁的青楼女子迷住了,魏琰很高兴。魏嫣不是恨不得墨青去死,把全副心神都扑在墨锦华身上,一定要打造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儿子吗?魏琰表示他不给魏嫣添点堵,觉得日子过不下去。听说魏嫣最近被墨锦华给气着了,几次三番想要把如灵给弄死,不仅没成功,反倒激起了墨锦华的反叛之心,如今母子越来越离心了……

“过几天跟爷去夏国,爷给你介绍几个美女。”魏琰心情还不错。

“爷……”杜腾难得有些扭捏,“属下觉得南宫小姐的丫鬟就不错……”

“我去!杜子你可以啊!”魏琰隔着车帘踢了一下杜腾说,“那丫头叫啥来着?”

“小颜。”杜腾嘿嘿一笑。

“这次跟爷去夏国好好表现,等回来了爷就让你娶媳妇儿!”魏琰笑着说。

“为什么不能去之前就娶了……”杜腾嘟囔了一句。

魏琰又踹了杜腾一脚:“嘿!你还学会顶撞爷了?爷都没娶媳妇儿你着什么急?再说人家姑娘未必愿意嫁给你呢!”

“爷跟墨王爷说说,不就成了吗?”杜腾如今心心念念的就是墨王府的小颜妹妹,所以每次魏琰说要去墨王府的时候杜腾都特别开心。

“你想得美,等爷帮墨青把他媳妇儿给娶回来再说。”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爷你可是答应小的啦,小的等着墨王爷成亲之后就娶媳妇儿,嘿嘿!”杜腾傻笑着说。

“嘿!那到时候岂不就剩下爷一个孤家寡人了?不好不好,杜子你还是晚点成亲吧!”魏琰看到杜腾的样子就感觉心中不爽,怎么别人都成双成对,偏偏他喜欢的姑娘就要娶回来当嫂子呢,好心累……

墨王府。

之前在温泉山庄发生的不愉快虽然因为墨青被靳辰咬了一口导致毒发的事情给揭过去了,靳辰没有跟墨青冷战,但是墨青想跟以前一样摸摸靳辰的脑袋,牵牵靳辰的小手那是不太可能了,因为靳辰如今跟墨青说话都要离他三米之外……

不过墨青也不甚在意,小丫头被侵犯了恼羞成怒,可以理解。事实上他们的关系已经有了飞跃式的进步,如今那个小丫头绝对不会再怀疑他对她的喜欢了,虽然迈出那一步让墨青付出了毒发的代价,但是墨青觉得值得。老话怎么说来着?一回生二回熟,等下次他再亲靳辰,靳辰的反应绝对不会像之前那么大了,这就是好事……

如果靳辰知道墨青在想什么,绝对会把墨青拉过来揍一顿,因为墨青竟然还在想着什么时候再“偷袭”她一次……

“小姐,这是王爷让奴婢送来的。”小颜捧着文房四宝进来了,放在桌上,把一本经书递给了靳辰。

靳辰翻开看了一下,嗯,字不错,看起来像是练了很多年的……

“这些是要做什么?”靳辰看着小颜问。从表面上来看,小颜送这些东西过来,似乎是要让她抄经书?可是靳辰觉得不可能,她是来当护卫的,为毛要抄经书,除非墨青脑子有病……

“王爷说,让小姐按照这本经书上面的字迹练字。”小颜只是转述墨青的话,事实上她自己也有些不明所以……

“墨青发烧把脑子烧坏了?”靳辰嘴角抽了一下,练字?墨青确定不是在搞笑?

小颜对于靳辰吐槽墨青,如今已经见怪不怪了,闻言扑哧笑了一声说:“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姐可以去问问王爷。”这么长时间了,小颜当然看出来墨青很喜欢靳辰,她也觉得自家王爷和小姐很般配,反正也没有人管他们家王爷的亲事,如果小姐能够嫁给王爷那就最好了。

靳辰还没说什么,门外传来了墨青的声音:“小丫头,我进来了。”

“不让!”靳辰话音未落,墨青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小颜捂着嘴偷笑,对墨青行礼过后赶紧退下了。每次看到自家王爷和小姐在一起,小颜都会觉得……很有趣……

“你来了正好,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拿走。”靳辰指着面前的经书和文房四宝说。

“你不想练字?也好,你这么聪明,过几天回寒月寺再练也来得及。”墨青说。可惜的是风清千里迢迢从寒月寺偷回来的这本经书用不上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谁跟你说我要练字了?我的字比你写得好看多了。”靳辰白了墨青一眼。

“那是。”墨青唇角微勾,拿起桌上那本经书翻了翻说,“不过这是靳家五小姐的字迹,你还是练练比较好。”靳辰的字写得其实很不错,不过跟这本经书上的字迹差距有些大,因为靳辰写字比较飘逸自然,这本经书上的字迹却是十分方正规矩的那种。

靳辰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你还真是不关心寒月寺的情况啊。”墨青看着靳辰微笑摇头,这个小丫头还真是心大,大概根本就不知道寒月寺里有一个冒牌货一直在替她抄经念佛……

“寒月寺什么情况?”靳辰眉梢微挑。她的确不知道,是因为最初的时候,南宫离那个坑货老头就拍着胸脯跟她保证,一切都安排好了,绝对不会有任何破绽,让她放心在外面逍遥快活,十五岁之前回去就行了……靳辰对此倒是有所猜测,不过一来因为南宫离那个老坑货没跟她具体说,二来她出了寒月寺就再没回去过,所以还真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寒月寺里有个靳五小姐,这些年一直没有出来过,潜心抄经念佛,经书已经写了几百本了。”墨青看着靳辰说。他知道那是南宫离安排的人,外人不会怀疑,是因为寺里从不让任何人跟那个“靳五小姐”直接接触,所有的吃食和用品都是放在门口的。就算那个“靳五小姐”每个月出院子一次去佛前参拜,也是蒙着面纱的,没有人见过她的容貌。

“那又如何?”靳辰表示她的替身抄了几百本经书,应该也不会送给外人吧,字迹不一样别人又不知道。

墨青仿佛看出了靳辰的心思,习惯性地笑着伸手要揉揉靳辰的脑袋,结果他的手还没碰到靳辰的头,靳辰就拿起桌子上的砚台朝着他的脑袋砸了过来,还附送一句:“臭流氓!”

墨青失笑摇头,伸手接住那块砚台放在桌上,看着靳辰无奈地说:“小丫头,不要这么敏感。”

“你才敏感,你全家都敏感。”靳辰白了墨青一眼。

墨青……他不敏感,至于墨家那些人,爱咋咋地吧……

“小丫头,你那个替身抄写的经书,每年都会送一些回千叶城的靳家,还送了不少给寒月寺的住持,你现在还觉得没有练字的必要吗?”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

“什么?”靳辰愣了一下,“为什么要送去给靳家人?他们肯定收到了也没人看。”

“未必没人看到过。”墨青微笑摇头,“至于为什么,应该去问你师父。”

“那个老坑货!”靳辰没好气地说,“绝对是故意坑我的。”

“不要有压力,你这么聪明,随便练练就会很像了。”墨青看着靳辰说,“其他的倒是无妨。”

“你刚刚是不是说,过几天就让我走?”靳辰看着墨青问道。

墨青微微点头:“没错,你早点回去,熟悉一下寒月寺的情况,找时间练练字。”

听到练字靳辰嘴角抽了一下,不过转瞬又笑了起来,看着墨青说:“过几天是几天?”

墨青看到靳辰高兴的样子,故作哀怨地说:“小丫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开我吗?”

“是你说让我走的,少装模作样的。”靳辰白了墨青一眼。她是来保护墨青的,还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墨青如果同意她早点走,自然也是可以的。

“那就……后天吧。”墨青想了想说。

“好。”靳辰回答的速度太快,让墨青心里有一丝丝的郁闷。这没良心的小丫头,想要甩开他,没门儿,窗户都没有……

第二天,靳辰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小颜神色有些纠结地走了进来:“小姐,你要走了吗?”

“嗯,我明天就走了,你多保重啊。”靳辰笑着说,她对小颜还是很有好感的。

“可是……”小颜想说她原本一直以为墨青和靳辰是一对儿,说不定不久之后就成亲了的,从没想过靳辰竟然还会离开。但这种事情又不是她一个下人能够多嘴的,所以她欲言又止地站在那里,看着靳辰有些不舍地说,“小姐走了,还会回来吗?”

“应该不会了吧。”靳辰说。她只是来保护墨青的,事实上她是夏国人,以后应该没啥机会来魏国了。

“那王爷怎么办?”小颜脱口而出,话落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有些惶恐地低头说,“奴婢多嘴了。”

靳辰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下,转头看着小颜微微一笑说:“没事,墨青很厉害,没人会对他怎么样的。”

小颜有心想说她不是担心她家王爷的安危,而是担心她家王爷以后会不会又很孤单寂寞不会笑了,但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跟靳辰告退出去了……

“姐姐……姐姐……”猪头冷肃冲进了靳辰的房间,手中捏着一只快要断气的小麻雀,献宝一样凑到了靳辰面前,看着靳辰傻笑兮兮地说,“姐姐……烤肉……”

靳辰掰开冷肃的手,把那个可怜的小麻雀给扔了出去,小麻雀在地上扑腾了两下,颤颤巍巍地飞走了。

靳辰拍了拍冷肃肿着的猪头,看着他问:“又饿了?”

猪头冷肃不住地点头:“饿……”

“小颜。”靳辰叫了一声,小颜很快出现在门口,靳辰让小颜带着冷肃下去“喂食”了。看着冷肃的背影,靳辰微微一叹,她要走了,但是并不打算带着冷肃,一来是因为她身边出现这样一个男人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尤其靳扬和靳月还有齐皓诚都见过猪头冷肃跟南宫柔在一起。二来,就让冷肃留在墨王府吧,虽然他傻了,但是打架还是很厉害的,如果再有人来刺杀墨青,也能帮得上忙……

墨青……靳辰想到墨青,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那日墨青不着寸缕在温泉池中的样子,她耳根一红,用力甩了甩脑袋……

如今靳辰当然不会再怀疑墨青喜欢她,因为有些事情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她再迟钝也不会对墨青的感情视若无睹……

只是,两辈子都没谈过恋爱的靳辰这些天其实有些小纠结。她喜欢墨青吗?靳辰问自己,答案是……不太清楚……

当然了,墨青长得很好看,墨青身材很好,墨青喜欢她而且对她很好,这些都是事实,但是靳辰还真的从未想过要找个男人这种事情,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

在来到金安城见到墨青之前,靳辰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也很清晰,就是保护墨青一年,任务完成之后就回夏国去把靳家五小姐的身份拿回来。至于之后要做什么,看情况,因为不知道回到夏国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所以要不要接受墨青,靳辰的答案是……她还得考虑一下,因为真的不是很确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墨青……

靳辰决定还是按照原计划,离开金安城回夏国去,之后的一切顺其自然好了,反正墨青也从没说过不让她回夏国的话。她走了,如果墨青不追的话,那自然就没有然后了。如果墨青追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毕竟来这个世界一辈子,总归是要找个男人睡睡,生个娃娃玩玩儿的,如果对象是身材爆好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也是一件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啊……啊啊啊,怎么又想到墨青的身材了?!靳辰甩了甩脑袋,心中默念,我不是色女,不是……

墨青跟魏琰说靳辰明日就走了,这天晚上魏琰提着一壶酒来了墨王府,说要三个人聚一下给靳辰送别。

当然了,事实上是四个人,不过冷肃那个猪头只知道埋头大吃,喝酒聊天的是另外三个。

“我叫你靳辰吧。”魏琰看着靳辰举杯,“希望我们再见还是朋友。”

“当然。”靳辰微微一笑,举杯一饮而尽。她要不露出任何破绽回到千叶城靳家,所以不能让外人知道金安城墨王府的南宫柔就是靳家五小姐靳辰。但这外人里面并不包括墨青和魏琰。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靳辰认可的朋友。

三人喝着酒,随意说着话,不知不觉竟然聊到了深夜。而靳辰也是第一次发现,魏琰真的很能说,天南海北地聊,而不管魏琰说什么,墨青都能接上,因为他们似乎都去过很多很多地方。

靳辰在想,自己回到靳家之后,要不也找个机会满天下地走走?像墨青一样,对每个地方的隐藏美食都了如指掌,在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房产,想想就觉得很不错啊……

靳辰憧憬未来的样子被墨青看到了,墨青微微一笑,不知道这个小丫头的未来规划中有没有自己呢,有最好,没有……也得有……

魏琰喝得醉醺醺地被杜腾扛走了,走之前还晕晕乎乎地对靳辰来了一句:“说不定再见,我就要叫你一声嫂子了……”

墨青笑而不语,靳辰……她不跟一个醉鬼计较……

冷肃吃饱喝足早就回去睡了,魏琰走了之后,靳辰也准备回房间,墨青叫住了靳辰:“小丫头,你走之后,会想我吗?”

靳辰背对着墨青,脚步顿了一下,片刻之后又抬脚往前走去,扔给墨青两个字:“你猜。”

墨青哭笑不得地看着靳辰的背影,静静地站了很久,才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靳辰起床之后如往常一样去跑步,墨青也如往常一样按时陪在她身边。

等她跑完回去洗漱完,快速地吃完早饭,看到桌上放着的包袱,微微愣了一下,这就要走了啊……

靳辰背着包袱出门,就听到了她的爱马小二的嘶鸣声。转头朝着院外看去,嘴角抽搐了两下……

她家神俊的爱马小二,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不仅毛色变了,马鬃也被剪得参差不齐丑不拉几的,哪里还有一点汗血宝马的样子……

“小姐,这是王爷吩咐的,属下……”侍卫队长忍着笑,把靳辰家小二牵到了靳辰面前。原本小二是不允许别人靠近的,不过这个侍卫队长专门给靳辰喂马,在靳辰的帮助之下才能近了小二的身,想骑这匹性子傲娇的汗血宝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靳辰笑得有些勉强:“我知道,不怪你。”虽然知道墨青是好意,因为只有这样,这匹马才能跟着她一起离开,只是……这也搞得太丑了吧,堪比冷肃的猪头脸……

靳辰身姿利落地翻身上马,对着侍卫队长和小颜笑着挥了挥手:“就此别过,你们多保重。”

靳辰话落就准备策马离开,一转头却发现面前挡了一个人,不是墨青又是谁?

侍卫队长和小颜赶紧躲一边儿去了,心中都在想如果王爷能把小姐给留下就最好了,没有小姐的王府,跟破庙有什么分别……

“让开。”靳辰眉梢微挑看着挡在马前的墨青,本来还以为这厮会跟她一起吃早饭的,谁知道跑步回来就没见人影了。话说靳辰今天离开,还是墨青定下来的日子。

“不让。”墨青穿着一身墨衣,身姿卓然地挡在马前,看着靳辰笑得一脸妖孽,“小丫头,你都把我吃干抹净了,这是要抛夫弃子一走了之吗?”

吃干抹净?抛夫弃子?几乎整个府里的侍卫和下人都在附近偷听,直觉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原来他们小姐是在上面的那个啊?!还真没看出来……

靳辰额头抽了抽,看着墨青,心中暗骂了一句“艹”,然后对墨青没好气地说:“能要点脸不?”这货抽得什么风?他说了让她走的,现在还来拦路?有毛病吧……

“你把我看光了,承认不?”墨青看着靳辰说。

“看了又怎么样?你又没有少一块肉!”靳辰白了墨青一眼。

“咱们有个儿子,你承认不?”墨青看着靳辰说。

“那又怎么样?不是我生的!”靳辰没好气地说。

“承认就好。”墨青唇角微勾,笑容美得惊心动魄,“小丫头,你想走可以。”

“条件?”靳辰眉梢微挑,听这话,还有下文?

“带我走吧。”墨青站在靳辰的马前张开了双臂,一副要“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追随靳辰而去的样子……

墨王府的侍卫和下人们已然都被自家王爷没节操的样子搞得晕倒了,而正好走到附近的魏琰看着墨青的样子,只有一个感觉……不忍直视……

“小姐,带王爷走吧。”侍卫队长脑子一热,从树后面探出头来大吼了一声。

然后靳辰身后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声音:“带他走!”“带他走!”

靳辰扶额,看着墨青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跟你一起走啊!”墨青微微一笑。

“如果我拒绝呢?”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拒绝无效。”墨青看着靳辰唇角微勾,“因为你保护我一年的期限还没到。”

靳辰神色一僵……墨青,你果然就是个不讲信用的流氓……

于是,最后的最后,靳辰还是在这天离开了墨王府,离开了金安城,不过她身旁还跟着大尾巴狼墨青,以及墨青的表弟魏琰……

“你要去寒月城为什么不早说?”靳辰没好气地看着墨青说。此时他们都在马车里,因为墨青说外面太晒了,让靳辰陪他坐马车,正好靳辰不太想骑变丑了的小二……

“刚才说也不晚。”墨青微微一笑。昨夜他问靳辰离开之后会不会想他,靳辰说让他猜。墨青猜不到答案,也不想去猜,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打算真的放靳辰离开……

“你是要去寒月城找向前辈吧?”靳辰想了想之后,看着墨青问道。

“嗯。”墨青微微点头没有否认。

“早说不就行了,反正也顺路。”靳辰没好气地说。

墨青笑而不语。

一行其实是五人,因为魏琰还带着杜腾,猪头冷肃也跟着他们一起。这只是明面上的,因为墨青这次把他的那对双胞胎小弟也带上了,只不过没让他们出现。

一直平安无事,一行人在大半个月之后就出了魏国,踏上了夏国的土地。

他们到寒月城的时候,已经九月初十了,距离靳辰的十五岁生日剩下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魏琰和杜腾没有在寒月城停留,因为一早魏琰就跟靳辰说了,他这次是专门去夏国皇城千叶城玩儿的。

而墨青和靳辰带着冷肃又在他们曾经在寒月城住过的那座宅子里住了两天之后,风清带过来了好消息,在寒月城外山谷中闭关的那位向老前辈似乎很快就要出关了!

第二天深夜,靳辰听到院中似乎有什么动静,起身出门就看到墨青房间的灯亮了起来,窗户上映照着三个人影……

一个是墨青,一个是风清,还有一个……应该就是那位向老前辈了吧,靳辰心中想到。墨青让风清这两天一直在山谷中守着,等向老前辈出关之后就把他请过来。

靳辰回去接着睡了,第二天一早见到墨青的时候,靳辰多看了两眼,墨青微微一笑说:“小丫头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

“你一直都很好看,”靳辰看着墨青说,对于墨青的美貌她一直都是承认并且欣赏的,“我是想知道你的毒怎么样了?昨夜向老前辈来过了吧?”

墨青微微一笑,揉了一下靳辰的脑袋说:“不用担心,向前辈说这几日就能把药给我做出来。”

“药效多久?”靳辰知道墨青所说的药并不是解药,而是压制他体内毒性,让他可以用武功的药,而这药是有期限的。

“只有半年。”墨青微微叹了一口气。因为他已经毒发多次,那种药吃再多也没用了,最多半年,半年之后,那种压制毒性的药物对他来说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你的解药是缺什么药材吗?”靳辰看着墨青问。

墨青微微点头:“缺碧根草。”

碧根草……靳辰从书上看到过,是一种失传百年的奇药,草根碧绿透明,可入药,有奇效。只是碧根草的生长条件极为苛刻,据说已经百年间没有人见到过了……

靳辰没再说什么,看着墨青说:“也就是说,接下来半年你是完全自由的。”

“可以这么说。”墨青微微一笑。看着靳辰的时候心中在想,他一定要在接下来的半年之中,把靳辰娶回去……

又过了两天之后,风清带回来了向老前辈给墨青的药,靳辰也决定回寒月寺去了,就像墨青之前说的,回去……练练字吧……

这天夜色降临的时候,靳辰准备走了,墨青没有挽留,看着她的背影说了一句:“小丫头,我会想你的。”

靳辰轻轻地嗯了一声,说了两个字:“准了。”然后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墨青微微愣了一下,唇角微勾笑了起来。最近他越发觉得,其实小丫头是喜欢他的,只是比较迟钝,或许还有点害羞?

寒月寺坐落在寒月城外,是一座香火旺盛的大寺庙。夜色之中的寒月寺十分幽静,靳辰并不费力地找到一个客院飞了进去。因为风清之前被墨青派到这里来查探情况,回去的时候不仅带了一本经书,还给靳辰画了一幅寒月寺的地形图,画得十分详细。

小院子里十分幽静,房间里也没有亮光。靳辰轻手轻脚地从窗户跃了进去,拿出火折子把桌上的油灯点亮了。

“谁?”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下一刻,靳辰就看到一个蒙着面纱的少女眼神戒备地看着她,手中还握着一把匕首。

睡觉都蒙着面纱?还是说一睁开眼就戴上的……靳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这个替身,发现她不仅鼻子以下都被不透明的面纱罩着,额前还留着细碎的刘海,所以基本看不清楚她的五官长什么样子……

“你是谁?”少女眼神戒备地看着突然闯入她房间的陌生来客。在过去几乎九年的时间里,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

“我是靳辰。”靳辰并没有戴面具,而且在进寒月寺之前,已经把脸上的易容药物给洗去了,如今用的是她本来的容貌。

“你……你是……”少女看着靳辰那张在灯光之下美得摄人心魄的容颜,神情似乎有些激动,片刻之后,扑通一声在地上跪了下来,垂首恭敬地说,“奴婢参见主子!”

什么情况?靳辰愣了一下,在桌边坐了下来,看着少女说:“起来告诉我你是谁。”

少女从地上站了起来,垂首恭敬地站在靳辰面前说:“奴婢叫琴韵,是老主子让奴婢在这里等主子的。”

“那老头都跟你说什么了?”靳辰看着自称琴韵的少女问道。

“老主子说,奴婢只需在这里安安分分地抄经,不会有人打扰,等主子回来,好好跟随主子。”琴韵恭敬地说。

“你……一直都在这里抄经?”靳辰看着琴韵问道。难道这姑娘已经抄经抄了八年多了……

“嗯,奴婢从八岁开始在这里抄经,上个月奴婢已经十七岁了。”琴韵恭敬地说,话落没等靳辰说什么,就接着说,“是老主子救了奴婢的命,不然奴婢早就死了,奴婢是心甘情愿的。”

靳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着面前依旧戴着面纱的少女,靳辰开口说道:“把你的面纱摘了让我看看。”

少女伸手拿掉脸上的面纱,靳辰怔住了。她原本以为就算南宫离给她找了一个替身在这里,要么是跟她本来的容貌很像,要么是被易容成了跟她的容貌一样,怎么都没想到,琴韵脸上竟然满是疤痕,看起来已经是多年的旧伤了。

看到靳辰的神情,琴韵不在意地笑了笑:“主子,奴婢八岁就被人毁容了,早就不在意了,能够好好地活着,奴婢已经很感恩了。”

“你……”靳辰面对这样一个对她来说还算是陌生人的姑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她也不了解琴韵过去的经历,贸然问起也是揭人伤疤……

“我回来了,你自由了。”靳辰看着琴韵说,“如果你需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

靳辰还没说完,琴韵扑通一声又跪了下来:“求主子不要赶奴婢走!奴婢什么都会做,也会武功。”

“你……没有想去的地方吗?”靳辰并没有问琴韵为何会武功,想来应该是南宫离那个坑货老头教的。

“奴婢已经没有家了,如果主子不要奴婢的话,奴婢只能出家常伴青灯古佛了,奴婢这些年也是这么过来的。”琴韵对靳辰说。

靳辰不知道该怎么安排琴韵,但她在寒月寺本就是孤身一人,身边不应该出现多余的人……靳辰想了想,决定先留琴韵两天,让她帮忙熟悉一下寒月寺的情况,之后再做安排。

琴韵铺好了床让靳辰休息,靳辰没有过去,找了个地方练功度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靳辰睁开眼睛,琴韵已经端了清水和早饭过来,是寺里的和尚每天按时放在门口的。

“把你的面纱给我一个。”靳辰看着琴韵说。这么多年琴韵在寒月寺一直戴着面纱,靳辰想着她也应该戴着。

琴韵拿出一张面纱,靳辰戴上之后,看着琴韵问了一句:“怎么样?像吗?”

琴韵摇摇头,很认真地说:“小姐比奴婢好看多了。”

“无妨,反正也没人见过我的容貌。”靳辰叫琴韵一起来吃饭,琴韵非要等靳辰吃完再吃。靳辰无奈,动手把并不多的早饭分成了两份,琴韵还是等靳辰吃完说她饱了才开始吃……

吃完早饭之后,靳辰也没打算出去走走,因为靳五小姐在寒月寺一个月才会出门一次,而前几天琴韵刚出去过。

靳辰让琴韵准备了文房四宝,拿了琴韵写的一本经书过来,倒是真的准备练练字。

琴韵恭敬地候在一旁给靳辰端茶倒水,靳辰让她去休息她也不肯,索性就随她去了。

这一写就是一个时辰,靳辰看了看自己可以模仿琴韵的字迹写出来的十几页经文,感觉还是不太像。所谓字如其人是有道理的,琴韵是个循规蹈矩的姑娘,而且心里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个下人,所以写出来的字也是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的,而靳辰写出来的字总是带着难掩的锋芒……

------题外话------

带他走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