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你今天真的没有想我?/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先这样吧,明天再写。”靳辰放下笔说。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用来练字,不然待在这庙里也没有其他的事情。

琴韵在白天把另外一个房间好好收拾了一下让靳辰住。是夜靳辰刚刚躺下,就看到窗户无风自动,下一刻,一个黑影飘了进来,那张金光闪闪的面具在夜色之中相当亮眼……

靳辰翻了个白眼,坐起来看着面前的不速之客说:“你来做什么?”

“来给无肉不欢的小丫头送点吃的。”来人拿下脸上的面具,不是墨青又是哪个?而他手中提着一个食盒,把灯点着之后就把食盒打开了,一股诱人的香气很快弥漫开来。

靳辰看着食盒里面还冒着热气的红烧肉,嘴角抽了抽,接过墨青递过来的筷子,在动筷子之前念了一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墨青笑了起来,笑容清冽低沉,他就坐在靳辰对面,看着靳辰吃得开心的样子,嘴角的弧度一直都没有落下去过。

等靳辰喝了一杯墨青递过来的酒,微微愣了一下:“梅子酒?从哪儿来的?”喝一口靳辰就知道,这绝对是专供魏国皇室的梅子酒,因为她在墨王府的时候天天喝。

“从金安城带过来的。”墨青微微一笑。

靳辰一饮而尽,没有问墨青为什么要大老远带着酒过来,因为答案很明显……墨青其实并不是很喜欢专供魏国皇室的这种梅子酒,魏琰送到墨王府的那些酒基本都是靳辰在喝……

“你已经吃过药了?”靳辰终于吃饱喝足放下筷子的时候,满足地舒了一口气。她倒不是真的无肉不欢,只是寒月寺的斋菜太难吃了……当年年仅六岁的她就是因为无法忍受清汤寡水的斋菜所以才偷偷溜出去烤鸡,然后碰到南宫离的……

“嗯。”墨青微微点头。

“接下来准备去哪里?”靳辰看着墨青问道。墨青如今服下了可以压制毒性的药物,虽然药效只有半年,但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是完全自由的,大概不会回金安城去了。

“去千叶城。”墨青看着靳辰微笑。

“为何?”靳辰脱口而出问道。

墨青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说了两个字:“为你。”

“咳咳……”靳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墨施主,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吃肉喝酒已经是犯了大忌讳,还想谈情说爱就不太合适了吧?”

看着靳辰一本正经的样子,墨青忍不住笑得起来,笑得一脸愉悦:“靳姑娘,月黑风高,酒足饭饱,谈情说爱很合适。”

“谁要跟你谈情说爱?”靳辰白了墨青一眼,“你赶紧去千叶城找你亲亲表弟吧,本姑娘还要在这里抄经念佛,慢走不送。”

“小丫头,你喜欢我。”墨青看着靳辰目光灼灼地说。

“何以见得?”靳辰表示墨青你个流氓不要自我感觉这么好,本姑娘是不是喜欢你,自己都还没想清楚呢……

“你今天真的没有想我?”墨青看着靳辰问。

“没有。”

靳辰回答的速度太快了,墨青表示他才不信,口是心非的小丫头……

“赶紧走赶紧走,照顾好我家小弟,别让他饿着。”靳辰看着墨青摆摆手说。

“小丫头,我要走了。”墨青站了起来,看着靳辰说。

“走吧。”靳辰微微点头。

墨青不动,靳辰看了他一眼:“走呗。”

靳辰一眨眼的功夫,墨青已经到了她身前,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墨青抱在了怀中。墨青看着面前这张美得惊心动魄的绝色脸庞,眼眸一暗,低头就吻住了他心心念念了好多天的美好……

靳辰推了几下没有推开,如今可以用武功的墨青绝对不是靳辰可以反抗的,尤其是在这种……发情的时候……

最终靳辰被吻得晕晕乎乎放弃了挣扎,推着墨青胸膛的手也不知何时搂住了墨青的脖子。墨青仿佛受到了鼓励,抱着靳辰吻得更加难舍难分了,大手也不受控制地从靳辰腰间往上攀升……

再次被袭胸的时候靳辰猛然清醒,抬脚狠狠地跺了墨青一下,然后猛然把墨青给推开了。

本来有些意乱情迷的墨青一时不防被靳辰推开跌坐在了靳辰的床上,看着靳辰染了红霞的小脸和水润的樱唇,喉头不受控制地滚动了一下,对着靳辰伸手说:“小丫头,过来。”

“过来你的头!”靳辰想起自己刚刚竟然被墨青吻得昏了头,就觉得有些丢人。话说这厮的吻技真的是突飞猛进啊,第一次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技巧呢……我去,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靳辰把桌上的食盒提起来朝着墨青扔了过去:“滚滚滚,赶紧滚!”

墨青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提着食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小丫头,我在千叶城等你,记得想我。”

果然不出墨青所料,第二次偷袭完美成功,不仅吻到了小丫头,小丫头只是有些羞恼,没有生气,还回应了他……墨青心情非常愉悦,想着自己还是早点去千叶城安排好一切,等这个小丫头回家就可以准备嫁给他了……

墨青已经走了,走之前还又出其不意地在靳辰额头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靳辰都能听到墨青离开时候从胸腔发出的愉悦笑声……

“不就是打个kiss吗,激动成这样……”靳辰嘟囔了一句,话说她怎么就没反抗成功呢?怎么就屈服了呢?难道真的是因为她看上了墨青的美色无法自持……

靳辰正在纠结的时候,还没关上的窗口又飘进来了一个人,靳辰定睛一看,竟然是风扬。

“属下参见小姐。”风扬恭恭敬敬地对靳辰行礼。

“风扬,你来做什么?你家主子已经走了。”靳辰看着风扬神色淡淡地说。

“小姐,属下是风清。”风扬垂眸恭敬地说。

靳辰翻了个白眼:“你再装信不信我揍你?”

原本一脸严肃的风扬瞬间变脸,嘿嘿一笑看着靳辰说:“小姐怎么认出来的?属下自己感觉装得很像啊!”

“你的稳重,不及风清的十分之一。”靳辰看着风扬说。

风扬想小姐你这是夸人家年轻活泼么……

“有什么事快说,没事就滚。”靳辰看着风扬说。

“小姐,主子让属下从今天开始听候小姐差遣。”风扬对着靳辰拱手恭敬地说。

“我没什么需要你做的。”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主子说,”风扬弱弱地说,“属下需要每天给小姐送美味的酒菜,如果小姐想要打架的话,属下要陪小姐打架,哦不,是让小姐打……”

靳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风扬故作哀怨地看着靳辰说:“小姐如果想揍属下,尽管动手,不要客气……”他没跟靳辰说的是,墨青给他的命令里面很重要的一条是,一定要保证靳辰每天都开开心心的……风扬表示这个任务真的好难,他也只能牺牲自己娱乐主子的心上人了……

不过风扬觉得他家主子的眼光倒是一等一的好,风扬刚刚进来看到靳辰的真容都惊到了,实在是太美了!怪不得主子那么急不可耐地想要娶回去,这样一个美得惊人实力也惊人的姑娘,就应该在别的男人发现之前赶紧藏好……

“你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吧,有件事情需要你做。”靳辰看着风扬说。

“是,小姐,明天属下会带着酒菜过来的。”风扬恭敬地说完,很快又从窗口飘走了。

靳辰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嘴角一直都是翘着的……墨青来了很开心?好像真的有点开心啊……话说墨青要去千叶城做什么呢?这算是追着她过来了么?要不要考虑一下,睡了他……

第二天,靳辰叫了琴韵过来,用自己随身带的的易容药物把琴韵脸上的伤疤都遮住了,给她完全变了一副容貌,琴韵看着镜中那张清秀的小脸都呆住了……

“还不错。”靳辰看着琴韵微微点头说,“这药药效有两个月,水洗不掉,你今夜就走吧。”

琴韵神色一慌,以为靳辰又要赶她走,就听到靳辰接着说:“你说你会武功,想必有自保的能力。你想要留在我身边也可以,我给你一个机会,今夜出发去千叶城,想办法进靳将军府当丫鬟,等我回去之后自会把你要到我身边。”

固然琴韵这些年当靳辰的替身,帮了靳辰很大的忙,但她的存在并不是靳辰安排的,她是为了报答南宫离的恩情,靳辰也不觉得自己欠琴韵什么。琴韵执意要留在靳辰身边,靳辰可以给她一个机会,如果她能平安到达千叶城,并且在靳将军府立足的话,靳辰会留下她,否则,靳辰也只能说声抱歉了。

听到靳辰的话,琴韵眼中的慌乱很快变成了坚定,跪在地上垂首恭敬地说:“请主子放心,奴婢一定不会让主子失望的。”

“起来吧,今夜会有人过来接你离开。”靳辰看着琴韵说。她让风扬今夜过来,倒是没想让风扬把琴韵送到千叶城,因为靳辰要让琴韵自己去。只是靳辰要保证琴韵无声无息地离开寒月寺的范围,她并不清楚琴韵的武功有多高,如果琴韵在离开的时候被人发现了,对她来说很不利。

“是,主子。”琴韵恭敬地说。

是夜,风扬如约而至,带来了丰盛的酒菜给靳辰。靳辰吃完之后看着风扬说:“帮我带一个人离开这里。”

“小姐尽管吩咐。”风扬恭敬地说。

“琴韵。”靳辰叫了一声,穿着一身夜行衣的琴韵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依旧戴着面纱。

“跟他离开这里。”靳辰看着琴韵说,然后又对风扬说,“你只需要把她带下寒月山,之后的事情就不用管了。”

“是,主子。”

“是,小姐。”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看到琴韵跟着风扬离开,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在这个世界上的牵挂似乎越来越多了,独来独往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琴韵走了之后,靳辰就独自一个人待在寒月寺后山的那个小院子里,足不出户,每天花一个时辰的时间来模仿琴韵的字迹练字,剩下的时间就用来练功,倒也不会觉得寂寞。

而在靳辰回到寒月寺五天之后,靳家前去接靳辰的人才从千叶城出发。

靳扬不顾靳夫人的百般阻挠,还是骑马离开了千叶城,跟着他一起去寒月城的不仅有他的堂弟靳松,还有安平王世子齐皓诚。原本靳月因为齐皓诚,非要跟着靳扬一起去,靳扬把她训斥了一顿,最终还是没有带她。

三个男人都骑了马,带了几个随从,队伍里面还带着一辆华丽的马车,里面坐着两个小丫鬟,是带去伺候靳辰的。

在一行人离开千叶城十日之后,碰上了魏琰。不能说碰上,因为魏琰远远地看到他们就直接躲了起来,根本没打照面……

“爷,咱们为什么要躲着齐世子?”杜腾十分不解,他家爷跟齐世子不是好友吗?

“你懂什么?”魏琰踢了杜腾一脚,“这次爷过来又不是专门找齐皓诚玩儿的,也没跟他说过,现在见面不合适,爷先去千叶城等着他回来。”

“哦。”杜腾表示自己还是不懂……

魏琰表示他这次可不是偷偷跑来千叶城玩儿的,而是光明正大地代表魏国皇室来做客的,一切都得按照规矩来,至于齐皓诚,不久之后就能见到了。

暗中前往千叶城的墨青也在不久之后碰到了靳扬和齐皓诚一行人,不过依旧没有打照面。

靳辰在寒月寺住了大半个月,风扬每天晚上去给她送饭,有时候靳辰还偷偷溜出去跟风扬打一架再回去睡觉。

靳辰模仿琴韵的字迹倒是看不出来什么破绽了,寒月寺的情况她也在暗中了解得一清二楚,通过风扬还知道了靳家来接她的都有哪些人。而这是靳辰六岁被靳家人送到寒月寺以来,真正在寒月寺待过的最长的一段时间……

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

十月初五,靳扬带着人上了寒月山,进了寒月寺。

拜见过寒月寺的住持大师,说明了来意之后,寒月寺的住持还对靳扬说,靳五小姐这些年在佛前清修十分虔诚,在庙里过了九年清苦的日子,希望靳家人以后善待她……

靳扬从住持大师那里出来,就看到齐皓诚百无聊赖地在外面转悠,而靳扬的堂弟靳松是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就直直地站在一旁也不说话。

“三位施主请跟小僧来。”住持大师安排了一个小和尚带靳扬过去见靳辰,而靳扬带过来的两个丫鬟和那些随从都被他留在寒月寺外面等着了。

最终一行人停在了寒月寺后山一个十分清幽的小院子外面,小和尚双手合十对靳扬说:“靳五小姐一直在里面清修,靳施主请进吧。”

靳扬推开面前虚掩着的门,就看到了一个很干净的禅院。院子里十分简陋,只有一棵树,如今初冬季节也没剩下多少叶子了,显得很是萧条。

小院子里只有两个房间,都关着门,靳扬抬脚进了院子,齐皓诚跟在靳扬身后,一进门就叫了一声:“靳五,你大哥来接你回家啦!”

其中一个房间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穿着一身素衣,披着长长的头发,脸上还戴着面纱的少女出现在三人面前,让三个男人都怔在了那里……

固然看不到不远处那个少女的全部容貌,但是露在外面的额头和眼睛已经足以让他们惊艳。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初看沉静无波,下一刻又觉得其中流光溢彩,顾盼生辉……而少女一身素衣,没有任何装饰,墨发如瀑站在那里的样子,就像是误落凡间的仙子,不染一丝尘埃……

靳扬神情有些激动,还没开口,就听到少女开口了,声音清冷平静:“你们是什么人?”

“五妹,我是大哥啊。”靳扬快走了两步,到了靳辰面前,看着她神色有些动容地说,“五妹这些年受苦了,大哥是来接你回家的。”

“大哥?”靳辰反问,用十分陌生的目光看了一眼靳扬,然后微微点头说,“哦。”

哦……齐皓诚晕倒,这什么情况?难道靳五已经清心寡欲看破红尘了?在庙里待了这么多年,亲人来接,不应该是痛哭流涕互诉衷肠吗?为什么这姑娘如此平静?如此淡定?如此……无所谓的样子?

靳扬也有些失望,他原本来的时候想了一路,想着见到五妹的时候要对她说什么,可是如今看着面前这个眼眸沉静,神情淡然到了极点的姑娘,靳扬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说抱歉?可是事情已然发生了,道歉无济于事。说愧疚,他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来看望过靳辰,这是不争的事实。保证以后家人都会对她好?靳扬想到家中严厉的父亲,小性子的母亲,还有任性的弟弟妹妹,如何能够保证他们都会善待靳辰……

“哎!靳五,我是齐皓诚,你为什么戴着面纱啊?难道长得很丑?还是毁容了?摘下面纱让我们看看呗!”齐皓诚凑过来,看着靳辰兴致勃勃地问道。

靳辰面无表情地看了齐皓诚一眼:“见到我容貌的男人会被我的煞气毁容,你最好还是别看。”

齐皓诚愣在了那里,靳辰转身回了房间还关上了门,没有温度的话语传入外面三人的耳中:“我要收拾行李,你们等着吧。”

“这……”齐皓诚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直接跳了起来,看着靳扬说,“你妹妹刚刚说什么?说看到她容貌的男人会被煞气毁容?哈哈哈哈!太好玩儿了!”

靳扬眼眸微黯。明明是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可是靳辰看着他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她对齐皓诚说的话,看似调侃,实则是在自嘲,也是在嘲讽他们这些冷漠的亲人吧……

靳辰也没有请远道而来的三人进去坐坐的打算,而简陋的小院子里就连个石桌石凳都没有,三个大男人就站在禅房门口等着,气氛有些尴尬……

“我说靳扬,你就别担心了,你家小妹没有哭哭啼啼地扑进你怀里哭诉是好事。”齐皓诚靠着墙,吊儿郎当地站在那里看着靳扬说,“她自己坚强一点也好,就算回家了,你也不可能护着她一辈子。”

“我知道。”靳扬微微点头,只是心中还是难以抑制地生出了深深地愧疚。靳月和靳辰都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妹妹,而她们从小生活的环境,简直是天差地别……如今靳月还时不时地在家里任性闹脾气,依旧有人惯着她宠着她。可是靳辰,在过去九年的无数个日夜,都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个小院子里,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关心……

靳辰并不知道靳扬正在外面想什么,也并不那么关心。她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打了一个包袱,提在手上打开门,就看到靳扬一脸愧疚地看着她……

好吧,靳辰其实并不讨厌靳扬这个人,只是也真没什么兄妹之情可言……这是靳辰用靳家五小姐的身份第一次见到靳扬,要她扑到靳扬怀里痛哭流涕求保护?别开玩笑了……

“五妹,给我吧。”靳扬伸手要把靳辰手中的包袱接过去,结果被靳辰拒绝了:“不用,我力气很大。”

靳辰的话又把齐皓诚逗笑了,而齐皓诚看着靳辰说:“靳五,提个包袱算什么力气大?”

靳辰看了齐皓诚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抬脚,下一刻,齐皓诚尖叫着飞了出去……

靳扬和靳松都呆住了,而齐皓诚很快自己飞了回来,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说:“小妹妹,你的力气真的好大!”

“忘了告诉你们,我是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三个男人再次呆住了……要说起寒月寺的住持慧悟大师,那不仅是个德高望重的高僧,传言中还是个武功绝顶的高手,虽然因为他是出家人,几乎没人见过他出手。

靳扬愣了一下之后有些惊讶地问靳辰:“当真?五妹真的拜了慧悟大师为师?”

“大哥可是要切磋一下?”靳辰放下手中的包袱,两手交握看着靳扬,把手指动得咯咯响,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这跟靳扬想象中的妹妹绝对不一样,而跟齐皓诚想象中的靳五也完全不同,至于靳松,他对这个堂妹原本就没什么印象,这次还是被临时拉过来的,没想象过靳辰该是什么样子,但是依旧被靳辰现在的样子惊到了……

靳扬惊讶过后,反应过来靳辰刚刚开口叫了他一声大哥,神情有些激动,而齐皓诚已经摩拳擦掌凑到了靳辰身旁,兴致勃勃地说:“我跟你切磋!”

在靳扬伸手去拉齐皓诚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天色不早了,几位施主尽快下山吧!”

靳辰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老和尚恭敬地垂头叫了一声:“师父。”

慧悟大师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抖了抖,看着靳辰摆了摆手,语重心长地说:“徒儿去吧,下山之后切记要与人为善。”

“师父教诲,徒儿铭记在心。”靳辰恭敬地说,心中却在吐槽,你个老和尚,演技如此了得,真真是道貌岸然啊……

靳扬三人看到靳辰和慧悟大师“师徒告别”的场景,这下相信靳辰真的是慧悟大师的徒儿了。

几人告别了慧悟大师,往寺外走去,慧悟大师看着靳辰的背影,擦了一下额头并没有的冷汗,想着终于把这个小恶魔给送走了。阿弥陀佛,他作为出家人,竟然诓骗他人,真是罪孽深重,还是去佛祖面前忏悔吧……

靳辰是南宫离那个老坑货的徒弟,跟慧悟大师是三天前才认识的,之所以成了“师徒”,说来话也并不长……

靳辰在来到寒月寺之后就一直在想,等她被靳家人接回去,如果用武功的话,岂不是要引人怀疑?毕竟在世人眼中,她这些年都一直在庙里抄经念佛,不可能会武功……

但是要让靳辰不用武功,那是绝对不行的。谁知道离开寒月寺之后会碰到什么情况,风扬又不能出现,况且她也不想装个娇弱女子让人保护。要知道,很多事情最好一开始就安排好,否则回头很容易露出马脚。

所以靳辰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要给自己找一个便宜师父,就在这寒月寺里找,这样等她离开寒月寺之后,随便用武功都不会引人怀疑。

本身这个世界的和尚都崇尚强身健体,习武风气也很浓,武僧很多。而靳辰在观望了两天之后,盯上了寒月寺的住持慧悟大师,这个传说中的高手……

靳辰想得也不复杂,她要想办法找出这个老和尚的把柄,然后威胁他配合自己演出戏就得了,事实上也不伤天害理,也不背信弃义,想必这个老和尚不会拒绝的。

而靳辰在三天前的深夜出现在慧悟大师面前,当时慧悟大师正躲在禅房里,一个人偷偷就着一碟花生米喝小酒,靳辰从天而降的时候把那老和尚给吓了一大跳……

而靳辰为了抓住慧悟大师这个把柄,其实已经盯了他十天之久了……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想到这个德高望重的老和尚竟然破了酒戒,靳辰也就毫不客气了。

慧悟大师原本不肯屈服,谁知靳辰愣是一口气不带停地给他这个得道高僧讲了半个时辰的道理,最终结论就是慧悟大师喝酒是没错的,只要心中有佛祖即可,而她偷偷练武也是没错的,是为了在世间生存。

慧悟大师被靳辰给讲得都愣住了,直觉靳辰的每句话都很有道理。而靳辰看到慧悟大师没答应她,一言不合就要扯开嗓子叫人过来,慧悟大师赶紧点头了……要是真的叫了人过来,看到他房间里偷偷藏着的酒壶,他的一世清名就毁于一旦了。况且慧悟大师觉得靳辰有句话说得极有道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啊……

于是乎,慧悟大师就按照靳辰的要求,在合适的时机出现,坐实了靳辰是他关门小徒弟这件事……

靳辰跟着靳扬走到寒月寺外面,就看到了停在那里的马车。马车旁边站着两个容貌秀丽的小丫头,看到她的时候眼眸都闪烁了一下,低下头齐声叫道:“奴婢见过五小姐。”

“五妹,这是娘亲自给你挑的两个丫鬟,其他的下人都在府中没有过来。”靳扬微笑着对靳辰说。

“嗯。”靳辰随意地应了一声,走过去轻松地跳上了马车,然后看着两个准备跟她一起进马车的丫鬟说,“你们坐外面。”两个丫鬟见到靳辰的时候眼中可没有多少恭敬,想必是被有心人“调教”过的。靳辰不用她们伺候,她们最好也别招惹靳辰,不然后果很严重……

“大公子……”一个丫鬟神色委屈地看着靳扬,天气已经有些冷了,五小姐竟然让她们坐在外面吹冷风,实在是太过分了!

看到丫鬟眼中不加掩饰的不满,靳扬神色淡淡地说:“既然五妹说了,你们就坐外面吧。”来的路上看这两个丫鬟还算规矩,谁知见到靳辰竟然表现得如此散漫,看来回去要给靳辰另外挑一些下人了。

两个丫鬟敢怒不敢言地挤在了车夫旁边,透过晃动的车帘,看到靳辰靠在马车的软榻上正在惬意地看书,两人都是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

“靳扬,你家这个小妹真的很不错哎!”下山的时候,齐皓诚对靳扬说,“有个性,武功也不弱的样子,你也不用担心她回去之后被人欺负了。”

靳扬看了一下马车,微微点头说:“是啊,这样也好。”之前都不知道,靳辰竟然跟着慧悟大师学了武功,不过这是好事。

躲在暗处的风扬看到靳辰上了马车跟着靳扬走了,很快给墨青传了信,自己也暗中跟着靳扬一行人,踏上了前往千叶城的路。

靳辰第一次下马车休息的时候,齐皓诚想趁靳辰不注意,把靳辰脸上的面纱给扯了,结果不仅没有得逞,反而被靳辰踹了一脚。

靳扬也不明白靳辰为何要戴着面纱,开口劝靳辰把面纱摘下来。虽然不知靳辰长大之后的容貌,但是靳扬并没有忘记靳辰小时候的容貌。世人都说靳家出俊男美女,靳扬还记得,靳辰小时候就是靳家这一辈里面容貌最出众的一个孩子,想必如今容貌也不会逊色于靳月。

“五妹,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你总是喜欢跟在大哥后面……”靳扬看着靳辰有些怅惘地说。一眨眼的功夫,九年时间过去了……

“不记得了。”靳辰没等靳扬追忆完往事,就开口淡淡地说。

“你那时已经六岁了,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靳扬看着靳辰问。

“我刚进寒月寺就撞破了头,失忆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事实上,是原主刚进寒月寺就撞了柱子,香消玉殒了……

靳扬眼中闪过一抹痛色……当初靳家人送靳辰去寒月寺,说是要让她在佛前清修,驱除她身上的煞气。还说为了向佛祖表示靳家心诚,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给靳辰留,就把年仅六岁的一个小女孩孤零零一个人扔在了寒月寺,等同于让她自生自灭了……

“小五……”靳扬看着靳辰脱口而出之后,微微愣了一下接着说,“大哥小时候都是这么叫你的,还有你二姐,你应该也不记得了。”

“哎哎哎!你们兄妹俩聊什么呢?”齐皓诚凑了过来,看着靳辰兴致勃勃地说,“靳五啊,你认识一个叫魏琰的人吗?”

靳扬愣了一下,看着齐皓诚问:“小五怎么会认识魏国的逍遥王?”

齐皓诚也不解释,嘿嘿一笑看着靳辰,等着靳辰的答案,而靳辰神情丝毫未变,连惊讶都没有,面无表情地说了三个字:“不认识。”

“那就奇了怪了……”齐皓诚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姑娘应该在过去的九年里都没有出过寒月寺,魏琰应该也没去过寒月寺吧。可魏琰为什么会插手靳辰的事情呢,还专门从魏国写信来,让他帮忙保证去接靳辰的是靳扬……

“皓诚,什么奇怪?”靳扬感觉齐皓城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没什么没什么。”齐皓诚赶紧摇头,看着靳扬说,“只是突然想起魏琰了,他之前还说要来千叶城玩儿,也不知道来了没有。”

靳扬看齐皓诚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也没继续问,准备跟靳辰好好讲讲靳家都有哪些人。本来以为靳辰至少还有小时候的记忆,谁知道竟然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靳扬要讲,靳辰也没拒绝听,齐皓诚坐在旁边,还不时地插两句,对靳扬讲的人做一下补充评价。

靳家是个大家族,靳放这一支是主家,还有一些旁支,都没有在千叶城住。靳放兄妹三人,弟弟靳原已经战死沙场了,妹妹靳婉进宫做了贵妃。

靳放有三儿四女。排行老大的靳扬是嫡长子,嫡女两个,分别是行三的靳月和行五的靳辰。排行老二的是庶女靳晚秋,老四是个庶子,名叫靳飞宇,老六和老七是一对庶出的龙凤胎,老六是庶女,名叫靳宛如,老七是最小的庶子,名叫靳飞鹏。

靳原有一子一女,都是嫡出。儿子就是这次跟随靳扬前来寒月城的靳松,而女儿名叫靳萱,跟靳月同岁。

靳扬讲了半天,把靳家所有的主子都给靳辰简单介绍了一遍,就连宫里的靳贵妃所出的两个皇子都介绍了。

“大哥还没成亲吗?”靳扬讲完了,靳辰开口问了一句。靳家这一辈人丁不算少,而靳扬是老大,靳辰记得之前似乎听谁提起过,说是靳扬今年就要成亲了。

“你大哥腊月初五就要成亲了。”齐皓诚回答了靳辰的问题,“你未来大嫂是你表姐。”

“哦。”靳辰无所谓地应了一声,看靳扬似乎也没有多少高兴的样子。

这天晚上靳辰正准备休息,突然听到两个小丫头在嘀嘀咕咕说着什么。或许她们以为声音够小靳辰听不到,但事实上她们说的每个字靳辰都听得一清二楚。

“整天戴个面纱,故弄玄虚。”

“就是,还以为自己是天仙下凡呢。”

“听说五小姐小时候容貌就很丑陋,说不定是见不得人呢。”

“很有可能。”

“大公子也真是的,明明三小姐跟他才最亲,竟然非要巴巴地亲自过来接这个晦气的五小姐回去,都把夫人气病了。”

“咱们俩真是倒霉,竟然被选来伺候五小姐,以后是没有出头之日了。”

……

这是客栈的一间上房,虽然靳辰说不用两个丫鬟伺候,但是也不可能给她们单独要一个房间,所以她们俩就在靳辰房间的外间打地铺。

这会儿两个人说悄悄话说得正起劲,突然感觉眼前一道寒光闪过,两个丫鬟大惊失色,就看到一把匕首从天而降,直直地插在了两个人脑袋中间的地板上……

两人齐声尖叫着朝旁边滚了过去,就看到靳辰坐在床边看着她们,眼神中没有一丝温度……

“五小姐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五小姐饶命!”

两个丫鬟被吓破了胆,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靳扬就住在隔壁,听到两个丫鬟的尖叫声连忙起身过来了,在外面敲了下门没有人应,就把门大力推开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的情景,直接愣在了那里……

“小五,这是……”靳扬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把之前说的话跟大哥再讲一遍。”靳辰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把匕首,看着那两个丫鬟冷冷地说,“如果说错一个字,就砍掉你们一根手指,所以,好好回忆,好好说。”

两个丫鬟面色煞白如纸,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靳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知这两个没规矩的丫鬟一定是说了什么不敬的话惹了靳辰生气,就开口说道:“小五,你别跟下人计较,等回去之后就把她们打发了。”

两个丫鬟都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打发了?她们父母都是靳家的家奴,她们能去哪里……虽然说后宅之事都是靳夫人在管,但是靳夫人绝对不会因为她们两个无足轻重的小丫鬟驳了大公子的面子,她们完了……

靳扬看着靳辰从地上拔起了另外一把匕首,微微皱眉:“小五,你这些都是慧悟大师教的?”

“不是,自学成才。”靳辰把两把匕首收了起来,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个丫鬟说,“接下来你们如果安安分分别打扰我,我可以不计较这次的事情,否则的话……”

“奴婢知道了,多谢五小姐!”两个丫鬟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靳扬看这边没事了,就回去休息了。

从第二天开始,两个丫鬟一见到靳辰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大气都不敢出,靳辰对此十分满意……

------题外话------

要回家了哈哈~*^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