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靳家与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说魏琰坐着他那辆金光闪闪的马车,大摇大摆地进了千叶城,很快被夏国前来迎接的官员迎进了魏国的驿馆。

“齐皓诚到哪里了?”魏琰坐在驿馆的前厅,声音慵懒地问杜腾。

“回爷的话,齐世子和靳大公子接了靳五小姐,再过十日就能回到千叶城了。”杜腾恭敬地说。话说到现在他都不太明白,墨王爷和南宫小姐不是一对吗?为什么自家王爷要来千叶城给墨王爷求亲,好费解……

魏琰在之前遇见齐皓诚之后,刻意放慢了速度,想着墨青应该很快能追上来了,谁知道这会儿他都进了千叶城了,墨青还是不见人影。难道墨青要暗中陪着靳辰一起回来……以墨青的性子,倒也不无可能……

“爷,明日夏国皇宫设宴……”杜腾正准备跟魏琰说明天的安排,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喝:“姓魏的,你给我滚出来!”

魏琰脸上的笑容一僵,神色有些烦躁地说:“杜子,帮爷挡住那个泼妇,回头爷给你涨俸禄。”话音未落,已经从杜腾面前消失了踪影……

杜腾无语望天……爷,让您都落荒而逃的姑娘又岂是属下能挡住的……

杜腾刚刚出了前厅,就看到一个少女挥舞着鞭子朝他打了过来,杜腾赶紧躲开,少女看到打错了人,收了鞭子,看着杜腾冷声问:“魏琰那个混蛋呢?”

这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五官精致,眉宇之间透出一股英气,穿着一身红色劲装,身姿窈窕,手中握着一根长鞭,端的是个英姿飒爽的美人儿。

杜腾正了正神色,对面前的少女拱手客气地说:“宋小姐,我家王爷不在驿馆。”

“骗谁呢?本姑娘亲眼见到他进来的!该不会当缩头乌龟躲起来了吧?让他立刻滚出来!”少女看着杜腾冷声说。

“宋小姐不信,尽管搜,不过我家王爷远道而来,明日还要入宫拜见夏皇,宋小姐最好掌握点分寸。”杜腾不卑不亢地说。

“小姐!小姐!”一个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丫头从外面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拉住了少女,“小姐咱们回去吧!”

“我不回去!我今天一定要教训一下魏琰那个混蛋!”少女冷声说。

“小姐!”小丫头急得跳脚,“如果让大少夫人知道了,肯定该生气了。”

少女神色出现了一丝犹豫,不过还是站着没动:“你不说我不说,大嫂怎么会知道?”

“舒儿!”

少女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少女神色一僵,原本的盛气凌人瞬间换成了乖巧可人,把鞭子往小丫头怀里一塞,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年轻少妇嘿嘿一笑说:“大嫂,你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回家呢。”

夏国千叶城的宋国公府,是个百年的名门望族,而这个杀到驿馆里找魏琰麻烦的少女,就是宋国公府的小姐宋舒,前来找宋舒的这个少妇,是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靳晚秋,出嫁之前是靳将军府排行第二的庶女。

看到宋舒乖乖地走到自己身后,靳晚秋对着杜腾福了一礼,有些抱歉地说:“让这位公子见笑了,请转达宋家的歉意,小妹不会再来打扰逍遥王殿下。”

“宋少夫人客气了,在下会向王爷转达的。”杜腾对着靳晚秋拱了拱手,看到宋舒乖乖地跟在靳晚秋身后走了,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那个是靳家二小姐吧。”魏琰再次出现在杜腾身后,把杜腾吓了一跳,装模作样地擦了一下冷汗,对魏琰说:“爷,那位是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出嫁前是靳家的二小姐。”

“宋家现在是什么情况?”魏琰看着杜腾问。找麻烦的走了,应该不会再来了,可喜可贺。

“回爷的话,宋国公夫妇六年前相继离世,宋家大公子宋天临从小就是个药罐子,他三年前出了孝,宋老国公做主为他娶了靳家二小姐进门冲喜,成亲三个月之后宋大公子就去世了,宋大少夫人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后来宋大少夫人生了个儿子,不过那孩子似乎身体不太好。宋天临死了之后,二公子宋天行成了国公府的世子,如今尚未成亲。宋国公府唯一的小姐就是刚刚来的那位,排行第三。”

因为魏琰跟宋舒过去有些不愉快,为了以防万一,杜腾这个属下可是非常认真地调查过夏国宋国公府的情况。

“你倒是清楚。”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杜腾一眼,“这么说,宋家也算是没落了?”宋老国公都得有六七十岁了吧,如今儿子儿媳都死了,长孙也死了,剩下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和一个身体不好的重孙……

“这倒也不好说。”杜腾微微摇头。

“好说不好说都说来听听。”魏琰似笑非笑地说。本来他也不用这么怕宋舒那个丫头,无奈之前齐皓诚很认真地跟他说,让他不要欺负宋舒,说他跟宋家那个早死的大公子宋天临是兄弟,宋舒就是他妹妹……

魏琰觉得都是胡扯,这其中定然另有隐情,不过看在齐皓诚的面子上,他倒是真的不想跟宋舒正面对上。宋舒来势汹汹,他又不可能在她面前装孙子,所以还是躲着好……

“那位宋大少夫人,也就是靳家嫁过去的二小姐很厉害,如今宋国公府可谓是她在撑着。本身宋家老二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子弟,宋大少夫人亲手绑了他扔进了军营,如今听说混得还不错,跟过去判若两人。至于宋家旁支那些看她们孤儿寡母想要上门找事的,最后都被她雷厉风行地解决了。所以说,宋国公府如今虽然人丁凋零,但是也不算没落。”杜腾说,明显对宋家的情况相当了解。

“这样啊……”魏琰若有所思,“那这位宋大少夫人怎么就没把她那个刁蛮的小姑好好改造一下呢?”

杜腾忍着笑说:“爷,本身宋大少夫人就是将门出来的,也不是什么良善性子,人家姑嫂关系好得很呢。”

“嗯哼……”魏琰自言自语了一句,“又跟靳家有关系啊……”

却说出了魏国驿馆的靳晚秋和宋舒,宋舒的马在外面,靳晚秋看了她一眼,神色淡淡地说:“舒儿跟我一起坐马车,小翠你骑马回去。”

“哦。”宋舒乖巧地应了一声,跟着靳晚秋上了马车。

马车朝着宋国公府的方向而去,宋舒坐在靳晚秋对面,对着靳晚秋讨好地笑笑:“大嫂,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我都没见到那个姓魏的混……魏国的那个逍遥王……”

靳晚秋看了宋舒一眼,宋舒立刻低下头去认错:“大嫂,我错了。”

“舒儿,你年纪不小了,做事要有分寸。”靳晚秋看着宋舒语重心长地说,“魏国逍遥王这次是代表魏国皇室前来千叶城做客的,明日还要进宫赴宴,你要真的闯出什么祸来,后果不是国公府能承担的。”

“我知道了大嫂。”宋舒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是因为受了委屈气不过,但是你现在应该很清楚那位逍遥王是什么样的人,何必在那样的男人身上浪费自己的感情?”靳晚秋看着宋舒说。

“哪有什么感情?我就是想教训他一顿出气!”宋舒说,“当初我可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扬言再见要把他剁了喂狗的……”

“舒儿!”靳晚秋不认同地看着宋舒。

宋舒吐了吐小舌头,嘻嘻笑着挽住了靳晚秋的胳膊:“好啦大嫂我知道啦,我又不是真的没有分寸。”下次就找个夜深人静没人知道的时候去教训魏琰好了,宋舒姑娘心中想……

说起魏琰和宋舒的恩怨纠葛,这也是魏琰曾经惹下的无数桃花债中的一桩。之所以宋舒比较特殊,是因为别的被魏琰玩弄了感情的姑娘最终都忍气吞声选择遗忘然后嫁作他人妇了,而宋舒是个暴脾气,显然不可能忍气吞声,也不会选择遗忘,而是发誓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事情说来其实也不复杂。魏琰上次来千叶城,是专门过来游玩儿的,外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而他有一天在千叶城一家酒楼里喝酒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宋舒。

宋舒当时没拿鞭子,还穿着一身靳晚秋给她准备的粉色纱裙,看起来倒是个美丽温柔的大家小姐。

无聊之中的魏琰很快设计了跟宋舒的“偶遇”,而魏琰这样一个又帅又多金而且见识广博幽默风趣的男人,想要让女人动心其实真的很容易。

可怜的宋舒姑娘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动心,两人一共偷偷约会了三次,宋舒还刻意表现得温柔可人,谁知道三天过后,魏琰这个花心大萝卜就厌倦了,然后直接跟宋舒说了后会无期……

与此同时宋舒才知道这个桃花眼儿的男人竟然是魏国那个花名在外的逍遥王魏琰,而她算是彻彻底底被玩弄了,虽然魏琰也没干啥,不过就是拉了拉她的小手而已。

所以宋舒暴怒了,当街就跟魏琰打了起来,魏琰这才知道他这次勾搭的这个看起来温柔可人的小姐其实是个母老虎……

两人打了一架,宋舒不是魏琰的对手,而魏琰不想引起夏国皇室的注意,很快就溜了。而宋舒当街发誓下次再见一定要把魏琰给大卸八块剁了喂狗……

当然了,如今魏琰早已经对那些美丽温柔的姑娘失去了兴趣,也很久没有拈花惹草了,但是既然出来混,过去欠下的债,还是要还的……

“大嫂,你家五妹是不是就快回来了?我今天在街上还听人说呢,说是靳大哥去接已经有些时日了。”宋舒不想再提魏琰,赶紧转移了话题,却是说起了靳晚秋的妹妹靳辰。

听到宋舒提起靳辰,靳晚秋微微蹙眉,叹了一口气说:“是啊,小五要回来了。”

靳晚秋前几天回靳家,听靳夫人念叨了半天,话里话外都是对靳辰的厌恶和不喜,还在怨怪靳扬这次不听话顶撞她……作为一个庶女,还是一个已经出嫁的庶女,靳晚秋也不好说什么,但她心里却是对靳夫人的行为十分不能理解,靳辰可是靳夫人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从小被扔到千里之外不管不问就算了,如今要回来了还是这样的态度……

“大嫂还记得靳五小姐是什么样子吗?”宋舒好奇地看着靳晚秋问。宋舒就比靳辰大两个月,宋家和靳家是世交,小时候宋舒是经常去靳家玩儿的,但是没有跟靳辰一起玩儿过。因为那个出生就有煞女之名的靳家五小姐几乎不被允许见外人……

“记得,只是如今小五已经十五岁了,九年未见,她或许已经不记得我这个姐姐了。”靳晚秋叹了一口气说。

靳晚秋今年还未满十九岁,当年会早早出嫁为宋天临冲喜,也是因为宋老国公求上了靳家的门,点名要她这个庶女嫁过去……

作为生母早夭的庶女,靳晚秋其实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况且宋老国公还拿出了当年靳老将军给的信物,说是两家小辈要结亲。

“大嫂,你跟五小姐关系很好吗?”宋舒对靳家人也都不陌生,知道靳家那位美名远扬的三小姐靳月对自家大嫂一直不太友好……

“小时候的事了。”靳晚秋微微一笑没有多说。彼时她生母刚刚亡故,在靳家大宅里生存也是举步维艰,因为靳夫人并不是一个能容人的嫡母。要说靳晚秋最感激的人,其实是她的大哥靳扬。靳扬一直护着她,还有那个可怜的五妹……

魏琰到达千叶城的当晚,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就看到窗户无风自动,一个黑影飘了进来。

魏琰看着来人神色微变:“你吃药了?”

来人摘下脸上的面具,正是墨青。他在桌边坐了下来,微微点头说:“嗯,向前辈出关了。”

魏琰唇角微勾:“真是个好时机啊。”

墨青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魏琰看着他说:“我还以为你要跟小……靳辰一起回来呢。”

“我让风扬跟着她,不会有事。”墨青微微摇头说。

“哪能有什么事?要有事也是别人有事。”魏琰嘿嘿一笑,已经有些期待靳辰回到靳家之后的事情了。

“不过,她如果要用武功的话,如何解释?”魏琰看着墨青问。

“她自己已经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墨青唇角微勾。他家小丫头就是聪明得很啊,竟然把慧悟大师拉上了贼船……

“解决了?”魏琰微微一愣。

墨青把风扬传过来的消息跟魏琰说了,魏琰哈哈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这个便宜师父很合理。”

“接下来我不会出现在外人面前,你按计划行事。”墨青看着魏琰说。

魏琰微微点头:“你不出现也好,省得被人盯上还要束手束脚的。”话落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墨青问,“冷肃呢?”

“在千叶城的一个别院里。”墨青说。他在千叶城有一处宅子,很隐蔽,进城之后就把冷肃扔过去了,有风清在也不会出什么问题,还有靳辰的爱马小二,也被他带过来了。

第二天傍晚时分,夏国太子夏毓杰亲自来了魏国驿馆。

“逍遥王,别来无恙?”夏毓杰看到魏琰,笑容爽朗地说。因为之前去雪狼国同行,两人也算是认识了。

“夏太子风采依旧。”魏琰唇角微勾。

“本宫是专门过来请逍遥王进宫赴宴的。”夏毓杰看着魏琰微微一笑说,“父皇叮嘱了让本宫一定要好好招待逍遥王。”

“夏皇盛情,那就劳烦夏太子带路了。”魏琰唇角微勾。夏国那个脑子有坑的皇帝这次最好学得聪明点儿……

魏国来的人就只有魏琰,而魏琰明面上只带了杜腾一个随从。夏毓杰和魏琰十分友好地聊着天进了夏国的皇宫。到了举办宴会的宫殿,魏琰眉梢微挑,之前他以为夏毓杰是客套话,没想到夏皇为了迎接他,办的这宴会还是挺盛大的嘛。

夏国的文武百官带着家眷已经在座了,还有夏国皇室的其他皇子和公子,魏琰还看到了那位曾经试图被夏国皇室嫁给秦骁无果又回来的夏国公主夏蝶衣……

“太子殿下驾到!魏国逍遥王殿下驾到!”

听到大殿门口的唱名,夏国的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门口,就看到夏毓杰和一个年轻男子并肩走了进来。

魏琰唇角含笑,那双桃花眼中流光溢彩,身上戴着的饰物都价值连城,手中还摇着一把金光闪闪的扇子……果然不负传说中的财大气粗之名……

魏琰往前走的时候,感觉到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微微转头就看到宋舒狠狠地瞪着他……

魏琰对着宋舒唇角微勾,然后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视线继续往前走,宋舒气得牙痒痒,好想冲上去把魏琰狠狠地揍一顿……

魏琰的位置在最前方,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对面就是夏毓杰的位置,夏毓杰旁边还坐着夏国其他的皇子和公主。

魏琰落座之后没多久,夏皇带着皇后出现了,还带了一位艳光四射的贵妃娘娘,不是别人,正是靳家嫁入宫中的靳婉。

互相见礼落座之后,魏琰呈上了魏国皇室送给夏国皇室的礼物,是一尊两米多高的血玉珊瑚。当杜腾带着人把那尊血玉珊瑚抬进来的时候,满殿的人都惊呆了,这东西可不是价值连城,而是举世罕见啊。

魏琰看到夏皇满意的神色,唇角微勾说道:“夏皇陛下觉得如何?”这东西可不是从魏国皇室来的,而是出自魏琰的私库,他可是下了血本儿了,如果接下来夏皇做的事情让他不满意,他也不会把这宝贝收回去,大不了就给砸了,反正这对魏琰来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哈哈!好好!逍遥王替朕谢谢魏皇的厚礼。”夏皇神情之间的确很满意。

魏琰调查过夏皇的喜好,知道这个皇帝虽然不聪明但是很懂得享受,宫殿修得富丽堂皇,里面的每样东西都是宝物,而且偏爱玉雕之物。魏琰送的这尊血玉雕塑,也算是投其所好。

夏毓杰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魏琰,他总觉得魏琰这次来千叶城似乎有什么目的,但是到现在愣是一点没有表露出来,反而一来就送了宝物讨夏皇的欢心……难道魏皇是想向夏国示好?似乎也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以往有过几次不太愉快的经历……

夏皇可是比魏琰直接多了,开口吩咐宫人把魏琰送来的这尊血玉雕塑小心地抬下去,直接抬到他的寝宫里去……

魏琰笑而不语,夏毓杰心中微叹,自己这个父皇,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而夏皇看着玉雕抬下去之后,笑容满面地看着魏琰说:“逍遥王送了这么大的礼,可是有意跟夏国结亲?”

如此直接,让魏琰嘴角都抽了一下……夏国百官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对于自家皇帝的风格早就见怪不怪了……

而夏国那些未嫁的公主,看着魏琰的眼神都暗含了爱慕之意。如果和亲能够嫁给魏国的逍遥王,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因为她们可不想像夏蝶衣一样,千里迢迢跑到雪狼国去还没有人愿意要,丢死人了……

夏蝶衣倒是一直都很低调,她也知道之前那次雪狼国之行成了她这辈子逃不开的一个污点,现在她想要嫁人都不容易了,因为名声已经坏了……就算魏国逍遥王求娶夏国的公主,也不可能是她这位被雪狼国的骁王爷弃如敝屣的公主……

魏琰在众目睽睽之下微微点头,不少人都很是惊讶,难道这位逍遥王真的是来夏国求亲的……

“混蛋,谁想嫁给他才是瞎了眼……”宋舒嘟囔了一句,然后被靳晚秋看了一眼,赶紧乖乖闭嘴了。

“夏皇,本王的确是来求亲的。”魏琰看着夏皇微微一笑。

“哈哈,不知逍遥王求的是夏国那位公主啊?”夏皇看着魏琰笑着说。

其实这位夏皇这几年已经后悔自己当初拒绝魏国皇室的示好了,因为夏国百官还有夏皇的儿子一直都在劝说他,当今天下局势,明智的选择应该是拉拢魏国对付雪狼国,而不是把魏国推到雪狼国那边……

夏皇自己的脑袋其实也转过那个弯儿了,只是让他主动派人对魏国皇室示好,他拉不下那个脸。

再加上之前夏皇有意修补跟秦骁的关系,想着如果能够拉拢了秦骁,倒也不一定非要跟魏国交好。谁知道结果不如夏皇所愿,他千里迢迢送去的女儿秦骁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当夏毓杰带着夏蝶衣回来的时候,夏皇气得不行,直骂秦骁不知好歹……

经过这件事,夏皇是真的意识到他想要拉拢雪狼国不太可能,原本就在想着找个机会跟魏国皇室联姻,谁知道魏琰竟然巴巴地送上门来了,这可正中夏皇下怀,觉得他面子里子都有了。

对于魏国皇室向夏国皇室求亲这件事,其实夏国皇室其他人以及夏国的文武百官也是乐见其成的,因为当今天下的局势那么明显,如果不是夏皇之前独断专行的话,魏国和夏国这些年根本不至于如此疏离。

听到夏皇的话,夏国的几位公主已经羞红了脸,心中都是忐忑不已,想着如果魏国那位逍遥王看上的是自己就好了……

“这是本王的父皇亲笔书写的国书,夏皇看过就知道了。”魏琰从袖中拿出了烫金的国书,马上有太监过来恭恭敬敬地接了过去,呈给了夏皇。

竟然有国书?看来这次魏国皇室是诚心要跟夏国皇室结亲啊,想必魏国皇室已经选择了夏国的某位公主,被魏皇写在了国书上面了……

众人都偷偷打量着夏皇的脸色,却看到夏皇本来挺愉快的神色,在打开国书看了两眼之后,脸色一下子黑了……

魏琰没有忽略夏皇的脸色变化,但是依旧神色如常地坐在那里。

而夏皇猛地合上手中的国书,看着魏琰神色有些不悦地说:“逍遥王,这是何意?”

众人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本来不是好好的嘛?两国皇室结亲是喜事啊?皇上怎么突然又翻脸了……

“国书上写得很清楚了。”魏琰唇角微勾,“夏皇,本王这次前来,是代表魏国皇室,为本王的表哥,魏国的墨王爷,求娶夏国靳将军府的五小姐为妻。”

全然瞬间一片哗然……

本来以为是魏琰要求娶夏国的某位公主做逍遥王妃,这当然是夏国人乐见其成的。只是没曾想,魏琰亲自来求亲,竟然不是给他自己求的,而是给魏国那位废物王爷求的!求的还不是夏国皇室的公主,而是夏国靳将军府的五小姐,那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天命煞女!

这这这……好好的一桩事情简直可谓是急转直下,把所有人都给惊住了……

“看来魏国并没有跟夏国结亲的诚意。”夏皇神色淡淡地说。

“国书在此,夏皇不用怀疑魏国皇室的诚意。”魏琰依旧神色如常,“众所周知,墨王爷是本王的亲表哥,也是魏国皇室的一员,这桩亲事,魏国皇室是诚心想要结的,就看夏皇意下如何了。”

宴会上本来其乐融融的气氛变了味儿,夏皇脸色不怎么好看,夏国百官也都静静地坐在那里,心中却很是不解……

墨青的天煞孤星之名一直都是个秘密,只有魏国皇室和墨家寥寥几人知道,外人并不知道。

而世人所知的,是墨青出身将门,少年封王,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空有一副好皮囊,得了个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名声,却依旧被人看不起。

本身魏琰替墨青这个废物王爷千里迢迢来夏国求亲,已经够奇怪的了,更奇怪的是,求的还不是夏国公主,而是夏国那个煞女之名天下皆知的靳家五小姐?!

说起这靳家五小姐,千叶城的人自然都不陌生。那可是天生的煞女之命,没有人愿意沾惹的存在,就连靳家人都不愿意让她留在靳家,所以在她六岁的时候就把她送到千里之外的寒月寺让她自生自灭了。

最近千叶城里不少人又开始议论这位靳家五小姐,是因为她已经满了十五岁,很快就要回到千叶城了。虽然当初给靳辰算命的人说只要靳辰满了十五岁就可以归家,但是在所有人眼中,她永远都是个天命煞女,有不少跟靳家不合的人已经在暗中幸灾乐祸,说靳家把煞女招回来,接下来肯定该倒霉了……

当然了,靳辰已经十五岁了,但是靳家女百家求的这种情况在她身上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没有任何人家想过等靳家五小姐回来之后看看是否可以娶进门,一个都没有……

如今这是什么情况?那位煞女五小姐还没回到千叶城呢,竟然有人千里迢迢上门求娶了,还是魏国的一位王爷?

魏琰成功地把所有人都搞懵了,而他也没打算解释什么,自始至终就唇角含笑地坐在那里,等着夏皇给他一个答复……

夏皇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看着夏国的文武百官说:“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没有人抬头,也没有人站出来发表意见。夏皇的目光落在某处,开口说道:“靳爱卿,魏国皇室为墨王爷求的是你的女儿,你意下如何?”

魏琰目光微眯,看向了坐在他斜对面的靳家人。靳扬并不在,靳家的位置上坐了几位公子小姐,容貌的确都很出众,而靳夫人面色不愉地坐在那里,简直把不满写在了脸上。

靳家的位置上,坐着两位夫人,一位是靳放的夫人,另外一位,是战死沙场的靳原的遗孀靳二夫人……靳二夫人温氏已经守寡十几年了,还得了朝廷的贞烈赏赐。如今她年纪并不大,但是穿着十分老气素淡,看起来比靳夫人老了好几岁……

听到夏皇点名,靳放站了起来,恭敬地说:“回皇上的话,一切但凭皇上做主。”

夏皇看着靳放说:“朕让你说,你就放心大胆地说,就算不愿意,朕也不会怪罪于你。”

夏国百官心中都是一跳,夏皇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了……

靳放微微垂眸,恭敬地说:“回皇上的话,微臣……不愿。”

“因何不愿,讲给逍遥王听听。”夏皇神色莫名地说。

靳放看向了魏琰,对着魏琰拱了拱手说:“逍遥王殿下想必知道,在下的弟弟死于魏国墨将军之手,靳家与墨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所以结亲之事,还请逍遥王另外为墨王爷选择佳偶吧。”

在坐的众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他们怎么忘了呢,靳家二爷可是墨战杀的,墨青是墨战的儿子,这亲事怎么可能结得成?

魏琰神色如常没有说话,夏皇示意靳放坐下,然后看着魏琰说:“靳爱卿的心情想必逍遥王可以理解,自古姻缘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果魏国要求娶的是朕的哪位公主,朕自然乐见其成,不过如今墨王爷要求娶的是靳将军的女儿,靳将军不愿,朕也不好强人所难。”

魏琰心中冷哼了一声,多年未见,这个夏国的皇帝倒是长进了不少,话说得倒是好听……国书已经摆在这里了,只要是夏国的子民,不管是不是夏皇的女儿,他都有权力决定。只不过是夏皇对这桩亲事心存不满,拿了靳放当幌子而已。

魏琰当然不会拆穿夏皇的心思,既然夏皇非要把靳放推出来,魏琰就顺水推舟回了夏皇一句:“夏皇陛下言之有理,靳将军说的话也是人之常情。不过……”

众人本以为魏琰这么轻易就要放弃了,谁知他话锋一转接着说道:“如果靳将军未来某天改变主意了,答应让靳五小姐跟墨王爷结亲,夏皇陛下是不是不会再阻止了?”

这问题问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心中在想魏琰这话说得好没意思,靳放都把靳家和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话都说出来了,怎么可能会反悔答应让靳家五小姐去和亲?这不是打他自己的脸吗?

夏皇也觉得魏琰问了一句废话,不过魏琰倒是一脸认真地等着夏皇给他一个答案,夏皇就微微点头说:“当然,只要靳将军愿意,朕就册封靳五小姐为公主,和亲魏国。”

魏琰唇角微勾:“夏皇金口玉言,本王记下了。”

如此,两国联姻的事情就暂告一段落,魏琰接下来跟夏皇和夏毓杰谈笑风生,聊得十分融洽,似乎他为墨青求亲这件事只是随口那么一说……

不过没有人会当魏琰真的是随口一说,因为魏皇亲笔书写的国书还放在夏皇的龙案上面。所有人心中都泛起了嘀咕,魏国的废物王爷要求娶夏国的天命煞女,这件事情本身就很诡异啊……

宴会结束,宾主尽欢。魏琰往外走的时候,跟靳放擦肩而过,对着靳放笑着说了一句:“靳将军如果什么时候改了主意,可要告诉本王一声。”

靳放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魏琰,魏琰也不生气,似笑非笑地接着往前走。

宋舒跟着靳晚秋回宋国公府的路上,提起了宴会上发生的事情。

“大嫂,我怎么觉得这件事情还没完呢?”宋舒若有所思地说,“魏琰送了那么重的礼给皇上,还带来了魏皇亲笔写的国书,他说的话,怎么让我感觉他有办法让靳将军反悔一样?”

靳晚秋也皱起了眉头,事实上今天的事情处处透着怪异,魏国的那个废物王爷为何突然要求娶靳辰?他们不可能认识,况且靳辰的名声那么差,虽然墨青是个废物,但是未必没有更好的选择,似乎没有必要跑到夏国来求亲吧……

“我父亲应该不会反悔吧。”靳晚秋说。靳放跟靳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关系一直很好,靳原出事那次带兵出征,本来应该去的是靳放,因为靳放突染风寒,靳原主动请缨,结果再没能回来。

靳晚秋知道,靳放自认为亏欠靳原,所以这些年对于靳家二房照顾有加,对于靳原留下的两个孩子也视如己出。所以,要靳放松口把靳辰嫁给墨战的儿子,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即便靳放根本不喜欢靳辰这个女儿,因为这事关靳家的尊严……

宋舒总觉得魏琰那个混蛋似乎还有后招。话说她本来真的以为魏琰是为自己来求亲的,谁知道竟然是给他那个废物表哥……

魏琰出了宫,回到驿馆,就看到墨青坐在他的房间里等着了。

“我该做的已经做了。”魏琰走过来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之后说。

“嗯。”墨青微微点头。

“你还没说,你接下来要怎么让靳放反悔?”魏琰看着墨青兴致勃勃地说。别说别人了,就是魏琰也觉得靳放反悔的可能性太小了。话说今天魏琰在夏国皇宫做的事情其实都是墨青授意的,包括他说的很多话,都是墨青的意思……

墨青没有说话,从袖中拿出了一张纸,放在了魏琰面前。

魏琰打开那张纸,看到上面的画像,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多看了两眼之后,神色微变看着墨青说:“这是那个……”

墨青微微点头,唇角微勾:“这件事,足以毁了靳家。”

魏琰哈哈笑了起来:“没错,我很期待靳放看到这张纸的表情。”

墨青唇角勾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这次也一样……

靳家。

靳放回到府中,脸色还是很难看,靳夫人一脸不悦地说:“我都说了不要把靳辰接回来,扬儿非要去接,这人还没回来呢,已经开始给家里找麻烦了!”

靳月也不高兴地说:“是啊,都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魏国就是拿这桩亲事来羞辱我们靳家的。”

“没错!”靳放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墨家竟然想跟靳家结亲?下辈子吧!”

“让那个丫头回来直接去城外的望月庵,别让她回家了!”靳夫人说。

“娘,大哥肯定不会同意的,他可是最在意五妹的。”靳月眼眸微闪,看着靳夫人说。

听到靳月提起靳扬,靳夫人就想起她的宝贝儿子每次跟她作对都是因为那个命里带煞的女儿,这让她更加讨厌靳辰了,脸色一冷,不容置疑地说:“就这么定了,让她到望月庵落发为尼,省得给家里招惹麻烦!”

------题外话------

【今儿是元宵节,祝大家节日快乐,阖家团圆,记得吃汤圆啊O(∩_∩)O哈哈~↖(^ω^)↗】

推荐好友文文:烧甜/《农门绣色》

穿越前她是春风得意的天才女总裁,

穿越后她突然成了一无是处的丑村姑,

穿越前她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穿越后她竟然嫁给了满目狰狞的丑八怪,

人人都说,陆三家的大丫头命好,招了个身强力壮的上门夫君;

扯蛋……

人人都传,陆三家的大丫头走了狗屎运;

一介贱妇被神仙一样的皇子看中带回京城,从此草鸡变凤凰;

瞎扯蛋……

她,只想嚣张的绣绣小花赚点小钱花花,这是招谁惹谁了一个个的上杆子的往上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