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靳家危矣/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国逍遥王千里迢迢跑到夏国千叶城,为魏国的废物王爷墨青求娶夏国的天命煞女靳辰的消息,在宴会结束之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了千叶城,传向天下。

这成了世人口中一个新的谈资,或者说是笑谈。不少人都在说,看来墨青是在魏国找不到媳妇儿了,而且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好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他,所以直接选了一个煞名远扬无人敢娶的小姐来求娶。

可惜这桩亲事还是成不了,因为墨家和靳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总体来说,这件突然冒出来的亲事很是神奇。就连魏琰在夏国皇宫宴会上说的话都一字不差地传了出来,不少人觉得魏琰还有后招,只是又觉得想要让靳放自己反悔打脸,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宫宴结束当夜,靳放在书房中处理军务到很晚,放下手中的笔刚刚站起来,神色微变,伸手取下了旁边墙上挂着的长剑……

一阵冷风吹过,窗户摇晃了一下,靳放的书房里已经多了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而靳放甚至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进来的……

“靳将军最好不要叫人,否则你会后悔的。”来人进入靳放的书房之后,十分随意地在靳放对面坐了下来,看着靳放说道。

靳放神色变幻不定,看着来人问道:“你是何人?”靳将军府可不是一般毛贼能够闯进来的,尤其是靳放这个放着重要文件的书房,全天候重兵把守。可是这个人竟然没有惊动任何人,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到了靳放的面前,让靳放怎么可能不震惊?

“不重要。”来人那张金色的面具在灯光之下熠熠生辉,“有一样东西,要送给靳将军。”

靳放看着来人从袖中拿出一张纸,铺开放在了他面前,只一眼,就让靳放心神俱震……

“靳将军,这画像上的人,你不陌生吧?”来人看着靳放问道,“如果靳将军有所怀疑的话,这块玉佩,想必靳将军认得。”

一块通透的玉佩出现在靳放面前,上面的那个“原”字,让靳放的心瞬间如坠冰窟……

靳放猛地抓起面前那张纸,瞬间撕成了碎片,然后把那块玉佩握在手中,看着面前的金色面具男脸色沉沉地说:“家弟已经亡故,这块玉佩是靳某留下来追思他的!”

“靳将军这自欺欺人的本事倒是让在下开了眼。”面具男语带嘲讽地说,“靳将军莫不是以为那画像和玉佩都是在下捡来的?”

靳放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看着面前的男人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靳将军,你应该问的是,你弟弟现在在哪里?”面具男冷笑一声说,“我可以告诉你,令弟在我手中,还有他隐姓埋名另娶的女人,以及你那个素未谋面的小侄子。”

“你!”靳放握紧拳头,快要把手中的玉佩给捏碎了,看着面前的男人冷声问,“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很简单。”面具男看着靳放说,“靳将军只要答应魏国所求的那桩亲事,在下就把令弟一家三口交给靳将军,靳将军想要如何处置都可以。”

靳放神色一变再变,看着面前的面具男有些迟疑地问道:“你是魏琰?”

“呵呵……”面具男轻笑了一声,看着靳放说,“靳将军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记住,三日为期,如果三日之后靳将军没有做到在下要求的事情,靳家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靳将军可以好好想想清楚。”

面具男话音未落,已经从靳放面前消失了踪影。靳放猛地跌坐在椅子上,看着满地的碎纸屑,还有手中那块并不陌生的玉佩,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在今夜之前,靳放根本不知道,也根本无法想象,他那个战死沙场的弟弟竟然还活着,竟然还活得好好的……

刚刚那人没有解释靳原是如何假死逃生的,靳放也无心去问,因为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情被外人知道的后果,他就不寒而栗……

靳家代代为将,已经守护了夏国百年。到了靳放这一代,他跟靳原都是出色的将领,深受夏皇器重。如果靳原在那场战争之后回来的话,极有可能被册封爵位。

靳原没有回来,他成了战死沙场的英雄,靳家因此得了夏皇亲笔所书的“一门忠烈”的牌匾,如今就挂在靳家祠堂里。靳原的遗孀温氏因为没有改嫁,所以得了朝廷的封赏和抚恤,在千叶城的贵夫人圈子里极受尊重。

而靳原留下的两个孩子,靳松年纪轻轻进入军中平步青云,靳萱在去年定下了跟三皇子的亲事,过了年就要成亲了。

就连宫中的靳贵妃,也在靳原死后得了夏皇的垂怜,成为后宫中皇后之下的第一人……

目前靳家在千叶城如日中天,圣眷正浓,而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靳原真的死了,真的战死沙场了。如果靳原没死的话……靳放真的不敢设想会有什么后果……

那个男人只是给靳放看了一张纸,可就是那张纸,足以毁了靳家满门。一直以来都对靳原心存愧疚的靳放,在这一刻恨极了靳原……靳放此时极其清醒,他知道,如果这次的事情处理不当的话,靳家危矣!

墨青回到千叶城一座幽静的宅子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冷肃早已经睡了,风清还在等着墨青。

“主子,已经把那一家三口安顿好了。”风清看着墨青恭敬地说。

“嗯。”墨青微微点头,“去看看风扬到哪里了。”

“是,主子。”风清很快退了出去,墨青拿着手中那块金色的面具,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绝色倾城的小脸,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刚刚去找靳放的就是墨青,而靳放的弟弟靳原的确没死。墨青原本是打算在魏琰进宫之前,先去找靳放,这样靳放在夏皇问起的时候就不可能会反对这桩亲事。

只是中间出了点岔子,墨青晚了一天才拿到他想要的东西,就只能改了计划。不过结果是一样的,就是如今靳放要很头疼地想怎么跟夏皇解释他出尔反尔这件事情了……

却说靳辰这边,在距离千叶城只剩下五天路程的时候,一行人听说了从千叶城传过来的消息。

“什么?魏琰替墨青求娶靳辰?”齐皓诚直接惊得跳了起来。这到底什么情况?他之前还一直在想魏琰到底跟靳辰有什么关系,如今的事情难道表明,靳辰是魏琰看中的……表嫂?!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靳扬微微摇头说:“我爹已经拒绝了,这件事情应该没有可能。”靳扬也觉得莫名其妙,靳辰之前九年的时间一直在寒月寺待着,绝对不可能见过墨青或者魏琰,魏国皇室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想让墨青跟夏国的贵女结亲,为什么必须是靳辰?

靳松神色冷然地说:“我爹就是墨战杀的,他儿子竟然想娶靳家女,这绝对不可能!”

靳辰十分淡定地坐在旁边,心中在想墨青你个混蛋,竟然先一步跑到千叶城去求亲了,有问过本姑娘愿意嫁给你么?话说靳家和墨家原来有这么大的仇啊,墨青你想娶本姑娘,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哎!靳小五,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齐皓诚凑到靳辰面前好奇地问。这些日子靳辰愣是一直戴着面纱跟他们走了一路,所以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靳辰到底长什么样子。而这次的传言直接关系到靳辰的终身大事,她应该不会无动于衷吧?

“离我远点儿。”靳辰伸手把齐皓诚拍到了一边儿,然后继续沉默。

“小五你放心,靳家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靳扬看着靳辰说。靳扬见过墨青,倒是没有看不起墨青的意思,只是他记得墨青身边已经有一个女人了,竟然还想求娶他的妹妹。再加上墨家和靳家的恩怨,这门亲事根本不可能成。

靳辰面无表情地看了靳扬一眼。让她放心?放什么心?她能说她跟墨青早就有一腿,还考虑过要不要把墨青给睡了么……

是夜,靳辰正准备休息的时候,风扬突然出现了,而靳辰房间里的两个丫鬟都睡得人事不省了。

“小姐,主子让属下跟小姐说,什么都不用管,等着嫁给他就好。”风扬说这话的时候都能想象到自家主子帅气的模样,太有男子气概了有木有?绝对是他的偶像,唯一的!

靳辰白了风扬一眼:“转告你家主子,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他了?自作多情。”墨青你竟然先斩后奏,真以为本姑娘非你不嫁了?

啥?风扬傻眼了。他家主子那么帅气那么霸气,难道小姐不应该含羞带怯地说一句“我相信墨青哥哥”吗?这怎么跟他想象中的答案不太一样呢……

“好了,你可以滚了。”靳辰看着风扬说。

风扬看着靳辰弱弱地说:“小姐,你想不想我家主子呀?”

靳辰扶额:“滚!”

风扬想,难道是害羞了?也是,他问得这么直接,让小姐怎么回答?既然害羞了,那就是想了,想必主子收到他的消息会很开心的……

千叶城。

靳放在书房中坐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早神色颓废眼底乌青的样子都吓到了靳夫人。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靳夫人赶紧吩咐下人打水,亲自伺候靳放洗漱。

靳放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看着靳夫人叹了一口气说:“五丫头的亲事,应了吧!”

“什么?”靳夫人脸色一变,“这怎么可以?我都准备派人去望月庵安排了,等她回来就让她出家!况且老爷你昨日当着皇上和文武百官的面说了靳家和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这如果反悔,不是欺君吗?!”

靳放听到靳夫人的话,感觉头更疼了……现实真的给他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他想了一整夜,也只是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让靳原活着的事情泄露出去,但是还没想好要怎么跟夏皇解释……

“老爷,到底怎么了?这门亲事我们不能应了啊!”靳夫人看着靳放说。

“你不懂。”靳放有些不耐烦地甩开了靳夫人的手。他不敢跟别人解释这件事情,甚至是他的结发妻子。因为这件事情太过严重,稍有不慎靳家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他必须小心再小心……

“老爷,总之我不同意把那丫头嫁到魏国去,万一她在魏国闯出什么祸事来,皇上岂不是还是要怪罪咱们家?”靳夫人看着靳放说,“干脆就让她出家得了,以后跟咱们家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住口!妇道人家懂什么?”靳放正头疼呢,听到靳夫人的话十分不耐烦地说。

“老爷……”靳夫人神色委屈地说,“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啊?本来不是说的好好的……”靳夫人不明白怎么就过了一个晚上,靳放的想法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你真以为魏琰会善罢甘休吗?”靳放看着靳夫人冷声说。

“魏琰?”靳夫人愣了一下,“他一个魏国的王爷,能对我们怎么样?”

“总之你别管了,这门亲事必须应了!”靳放说着起身大步离开了。

靳夫人神色莫名地坐在那里,实在搞不懂到底是出了什么岔子……

靳月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靳夫人坐在那里发呆,她乖巧地给靳夫人行礼过后,坐在靳夫人身旁语带关切地问:“娘,你怎么啦?”

“你爹说要应了五丫头跟魏国那个废物王爷的亲事。”靳夫人神色莫名地说。

“什么?”靳月神色微变,“为什么?娘不是都安排好了让孙嬷嬷今天去望月庵打点,等五妹回来就让她出家吗?”

“你爹突然改了主意,娘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靳夫人摇头。

“可是,爹不是昨日当着皇上的面拒绝了这门亲事吗?如果反悔的话,皇上肯定会怪罪的。”靳月有些担忧地说。

“就是啊!”靳夫人脸色难看地说,“我早就说了不要把那个煞星接回来,你大哥非要去接,这还没回来呢,就给家里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我看你爹脸色很不好,肯定是有什么为难之处,不得不答应!”

靳月若有所思:“娘,既然爹都决定了,我们也不要反对了,平白惹了爹不高兴。爹改变主意肯定是有原因的,其实想想,让五妹嫁去魏国也挺好的。”

“哪里好了?”靳夫人看着靳月问道。

“娘你想啊,咱们不是一直担心五妹回家会影响咱们家里的人吗?如果这桩亲事成了,她刚回来没多久就嫁出去了,而且嫁得那么远,自然影响不到咱们了。出嫁从夫,以后她就算真的惹出什么麻烦,那也是墨家的事情,跟靳家无关了。”靳月看着靳夫人说。

“可是……”靳夫人总感觉不太对劲,“你爹要是答应了这门亲事,让你叔母怎么想?”

“爹既然决定了,肯定会跟叔母解释清楚的,娘就不用操心这件事了。”靳月拉着靳夫人的手说。她那个叔母常年吃斋念佛,对她也不热情,靳月根本就不喜欢。

“那好吧。”靳夫人说,她觉得靳月说的也有道理,让靳辰赶紧嫁得远远的也好,省得看着烦心……

“大哥,你有什么事情非要今天见我?皇上如果过去发现我不在肯定会不高兴的。”

皇宫里的靳贵妃收到靳放让人偷偷送进宫的信,低调地出宫回了靳将军府,一见到靳放就十分不悦地说道。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靳放看着靳婉说。

“大哥,到底怎么了?”靳婉感觉靳放的脸色不太对劲。她这几年虽然在宫里很得意,不过也深知娘家人的重要性。如果不是因为靳将军府对夏国来说很重要的话,她也得不到今天这样的地位,况且她还有两个儿子需要靳放这个舅舅扶持。

片刻之后,靳婉脸色一白,看着靳放声音颤抖地说:“大哥,你……你别吓我……这……这怎么可能呢……”她那个早死的二哥竟然还活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

“他还活着,如今就在魏琰手中。”靳放看着靳婉沉声说。虽然昨夜来的那人不是魏琰,但也一定是魏琰派来的人。魏国的逍遥王,果然不好惹……

“魏琰……他到底想干什么?”靳婉感觉瞬间手脚冰凉。她也想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后果,如果被皇上知道了,不光靳家,她和她的儿子,都要倒霉……

“魏琰要求我们靳家答应他提出的那门亲事。”靳放脸色难看地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他那个从小在庙里长大的女儿怎么被魏国皇室给盯上了……

“这……”靳婉脸色难看地说,“可是大哥你都当着皇上的面拒绝了啊?如果反悔皇上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但无论如何都必须做。”靳放看着靳婉说,“这也是我找你回来的原因,这件事情靳家只有我们两人知道,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去跟皇上说。”

“大哥!”靳婉看着靳放不可置信地说,“我跟皇上怎么说?难道要说我觉得靳家跟墨家结亲是天作之合吗?”

“不然怎么办?”靳放一脸烦躁地说。如今真的是如履薄冰,进退维谷……

靳放和靳婉兄妹两人在靳放的书房中密谈了一个时辰,靳婉才心神不宁地离开了……

魏琰倒是很逍遥快活,带着杜腾在千叶城大街上乱逛,碰到什么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就买下来让杜腾抱着,很快杜腾就像个圣诞树一样全身挂满东西了。

“爷,买这些小玩意儿干嘛?”杜腾哭丧着脸问魏琰,这都是小孩子玩儿的,小夜都走了,家里也没有小孩子啊……

“给墨青的儿子玩儿。”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杜腾晕:“爷,墨王爷还没成亲呢。”哪里来的儿子?

“快了。”

魏琰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嗤笑,转头就看到宋舒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宋小姐,如果过去本王伤害了你,本王现在非常真诚地向你道歉,咱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魏琰看着宋舒说。还不知道齐皓诚那厮到底跟宋舒有什么关系,魏琰不想跟宋舒打架。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宋舒看着魏琰说,“就凭你也想伤害到本姑娘?下辈子吧!”

“不,下辈子本王也伤害不到宋姑娘,行不?”魏琰看着宋舒说。

“哼!”宋舒冷哼了一声,“本姑娘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想跟你聊聊,你敢不敢?”

“不敢是孙子!”魏琰看着宋舒没好气地说。他对这臭丫头客气,她还来劲了?!

杜腾看着宋舒和魏琰一前一后进了千叶城最大的酒楼,简直是欲哭无泪……爷,属下怎么办?这些东西怎么办?

千叶城最大的酒楼跟金安城最大的酒楼是一个主子,所以都叫天香楼。天香楼三楼的一个雅间里,宋舒和魏琰相对而坐,宋舒的丫鬟小翠站在宋舒身旁,一脸戒备地看着魏琰。就是这个男人让她家小姐夜里哭过两回,她可记得清清楚楚……

“姓魏的,你为什么要替你表哥求娶靳五小姐?”宋舒看着魏琰问。

“关你屁事。”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宋舒说。

“你!”宋舒怒极反笑,“是不是你表哥娶不到媳妇儿,所以才巴巴地跑到我们夏国来找?”

“你哥才娶不到媳妇儿!”魏琰一点儿不客气地反击。

“开玩笑!想嫁给我二哥的姑娘多了去了!”宋舒得意地说。她家二哥如今可是千叶城里炙手可热的未婚男青年。

“吹牛谁不会?”魏琰看着宋舒似笑非笑地说,“你是不是想说这千叶城里想娶你的男人多了去了?关于这点,本王打死都不信。”

“姓魏的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本姑娘嫁不出去吗?”宋舒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就是嫁不出去!”魏琰也来气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看着宋舒说,“你看看你,哪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凶巴巴的,一点儿都不温柔,还没出嫁就像是泼妇一般,哪个男人会愿意娶一个母老虎回家?你还真别怪本王当初甩了你,那是因为本王擦亮了眼睛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魏琰,我要杀了你!”宋舒手一甩,鞭子就朝着魏琰抽了过来。

“本王不打女人,你自己玩儿吧。”魏琰话音未落,已经从窗户跑了。

宋舒追出门外,就看到天香楼里的客人都神色怪异地看着她,她眼中出现了一丝恼色,回到雅间把门给关上了,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小姐……”小翠看着宋舒气呼呼的样子弱弱地说,“咱们不是来打探魏国为何要求娶大少夫人的妹妹的吗?”怎么剧情变化那么快,就一眨眼的功夫,宋舒跟魏琰就差点打起来……

宋舒一拍脑门儿:“是啊!可是我看到魏琰那张脸就想撕了他!”

小翠弱弱地说:“小姐你还是不要动手了,大少夫人会不高兴的。”

宋舒神色一僵:“回去别跟大嫂说我今天见过魏琰那个混蛋。”

“是,小姐。”小翠点头。

“哼,死混蛋,竟然诅咒我嫁不出去?要我说他才是娶不到媳妇儿,活该打一辈子光棍儿呢!”宋舒下楼的时候自言自语道。

“小姐小心!”

在听到小翠的话反应过来之前,宋舒已经迎面撞上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靳家三小姐靳月。

宋舒要下楼,靳月要上楼,宋舒有些走神没看到靳月,走得速度还很快,靳月也没注意到楼上突然冲下来了一个人,就这样,两人的肩膀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起……

“靳三小姐,抱歉。”宋舒对着正在一脸不悦地揉着肩膀的靳月神色淡淡地道歉。要不是看在靳月是她家嫂嫂的妹妹的份儿上,宋舒绝对不可能这么怂先认错……

“宋小姐以后走路不要风风火火的,要是再撞到人就不好了。”靳月神色不悦地看着宋舒说。要说宋家和靳家是世交,靳晚秋还嫁进了宋家,靳月和宋舒应该关系不错才对。可偏偏这两个姑娘从小就看对方不顺眼,从来不一起玩儿。靳月在千叶城向来是众星捧月的存在,对于不肯给她面子的宋舒相当反感。再加上靳月跟靳晚秋关系也算不上好,对靳晚秋的小姑子宋舒更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了。

宋舒不想理会靳月,道过谦了转头就准备下楼,谁知刚走两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嘀咕:“没教养……”

宋舒猛然回头,看着靳月的丫鬟冷声说:“你刚刚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宋小姐怎么这么大火气?奴婢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靳月的丫鬟故作无辜地说。

“好!真好!”宋舒猛然往前走了两步,抬手就给了那个丫鬟一巴掌,然后看着靳月冷冷地说,“靳三小姐,这样的丫鬟还带在身边,平白辱没了靳将军府的清名!”

宋舒话落转身就走。她父母早逝,祖父年迈,长兄也死了,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她没教养。她怎么没教养了?她跟靳月撞上,靳月难道没有责任吗?她好声好气地先跟靳月道歉,靳月反倒对她冷嘲热讽,就连靳月的一个丫鬟都敢骂她没教养,真当他们宋国公府是好欺负的吗?!

“宋舒你站住!”靳月看到自己的丫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宋舒抽了一巴掌,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靳月听到她的丫鬟骂宋舒了,但是别人可没听到,外人只看到靳月的丫鬟被宋舒打了,这要传出去,靳月觉得自己实在太没脸了。

“哼!”宋舒根本没想理会靳月,直接下楼大步往外走去。

靳月脸色一冷,运起轻功从楼上直接飞了下去,在宋舒出门之前挡在了她的面前。

哇,有好戏看了……这是围观群众的心声。众人隐含兴奋的目光纷纷投注到了天香楼的门口,靳家三小姐和宋国公府的小姐,这是要打起来了吗?

靳月也不管有很多人在围观,脸色冷然地看着宋舒说:“宋小姐,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平白无故打了我的丫鬟,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听到靳月义正言辞的话,旁观者的心都偏向了靳月这边。宋家小姐平白无故打了靳三小姐的丫鬟?这也太无礼了,这不是等同于打了靳三小姐的脸吗?

“靳月,你说我平白无故打了你的人?”宋舒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

“很多人都看到了,难道宋小姐要矢口否认吗?”靳月看着宋舒说,然后看了一眼捂着脸委委屈屈地站在自己身后的丫鬟,“小梅,把你的脸让大家看看。”

靳月的丫鬟小梅放开手,众人就看到她左侧脸上红彤彤的一个巴掌印,瞬间所有人看着宋舒的目光都变了。这平白无故打人还下这么重的手,看来这宋家小姐果然是疏于管教啊!

“宋小姐,你看我家小姐不顺眼,也不能拿奴婢撒气啊。”靳月的丫鬟看着宋舒泫然欲泣地说。

“你……你血口喷人!明明是你先骂我家小姐的!”小翠指着那个丫鬟,气得脸色涨红。

“你说我骂你家小姐?谁听见了?我骂宋小姐什么了?”小梅不服气地看着小翠说。

“你骂我家小姐……”小翠脱口而出,没说完就被宋舒呵斥住了:“闭嘴!”

宋舒冷冷地看着靳月:“你想怎么样?”她一开始就想息事宁人的,谁知道靳月主仆如此得寸进尺。

“给小梅赔礼道歉,我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毕竟我们两家是世交,如果不是宋小姐太过分的话,我也不愿意闹得这样难看。”靳月看着宋舒说,话里话外都是宋舒没事找事,她成了大度有理的那方。

“让我给你的丫鬟赔礼道歉?”宋舒看着靳月突然笑了,“下辈子吧!”

围观众人看着宋舒的眼神更加不认同了,靳三小姐的要求并不过分,宋小姐有错在先,为什么不能赔礼道歉……

宋舒绕开靳月要走,结果靳月伸手就要去拉宋舒,宋舒眼神一冷,推了靳月一把。

而众人只看到了宋舒突然出手把靳月推倒在地的情形……但事实上宋舒根本没用力,只是想赶紧离开这里……

“宋小姐,你打奴婢就算了,奴婢是下人,可是你为什么无缘无故打我家小姐?”小梅把靳月扶了起来,看着宋舒大声说。

“我就打了怎么着?”宋舒也真的是一忍再忍忍无可忍了,看着靳月冷冷地说,“你装可怜博同情的本事倒是不小,你不是自诩文武双全吗?我推一下就倒,装得还真像!”

有人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靳月,靳月神色平静地看着宋舒说:“宋小姐,我从没想过,以我们两家的关系,你竟然会对我出手。我根本没有防备过你,如果这也能够成为你诋毁我的理由的话,我无话可说。”

“宋小姐真的太过分了!”

“就是啊,靳三小姐真的是一忍再忍了。”

“靳三小姐也是为了顾全大局,毕竟宋家大少夫人是靳家的二小姐呢。”

“可是宋小姐根本就不管这些。”

……

听到周围传来的小声议论,宋舒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倒不是因为自己被靳月主仆诬陷,而是突然想到了她的大嫂靳晚秋……如果这件事被靳晚秋知道了……

宋舒一句话没有再说,突然转头就走,小翠恨恨地看了靳月主仆一眼,赶紧追了上去。

“爷,靳家三小姐戏真足啊!”天香楼的一个雅间里,杜腾看着下面的靳月感叹了一句。这女人实在是太阴险了。

“宋家那个丫头傻死了,活该被诬陷。”魏琰虽然对靳月零好感,但是对总是找他麻烦的宋舒也没啥好感,似笑非笑地说了这么一句。

“爷,毕竟宋小姐跟爷……爷不打算帮宋小姐澄清一下?”杜腾看着魏琰的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魏琰抬手敲了一下杜腾的脑袋:“你看爷是那种闲得发慌的人吗?”

明明就是……杜腾心中吐槽……

靳月带着小梅回到靳将军府之后,小梅顶着脸上那个明晃晃的巴掌印,把发生的事情颠倒黑白添油加醋跟靳夫人讲了一遍,还说宋舒如何嚣张跋扈地欺负靳月,自始至终靳月就坐在哪里没有说一句话……

本来因为靳辰的事情就很烦的靳夫人一听她最宝贝的女儿被人欺负成这样那还了得,抱着靳月安慰了两句之后,就吩咐她身边的嬷嬷:“去宋国公府把靳晚秋叫回来!”

靳月看着靳夫人的下人离开,眼眸微闪没有说话。她不喜欢靳晚秋这个二姐,从小就不喜欢。靳晚秋没有靳月长得好看,也不如靳月会讨长辈喜欢,可偏偏在靳晚秋出嫁之前,靳月觉得靳扬最疼爱的妹妹就是靳晚秋,这让靳月心中一直嫉妒不平。这次的事情靳月知道事实如何,但那又怎么样?事实就是,她说如何便如何,不管是靳晚秋还是宋舒,既然总是跟她作对,就不要怪她设计她们了。

宋国公府距离靳将军府并不远,靳夫人身边的孙嬷嬷上门的时候,靳晚秋正在照顾她那个年仅两岁身体不好的儿子,而宋舒还没有回府。

听到孙嬷嬷说靳夫人让她立刻回靳家,靳晚秋心中疑惑问了一句:“嬷嬷,不知母亲找我回去有何事?”

“二小姐,夫人找你什么事不是老奴能过问的,二小姐还是赶紧跟着老奴回去吧,晚了夫人该不高兴了。”孙嬷嬷看着靳晚秋阴阳怪气地说。靳晚秋作为靳家小姐里面唯一出嫁的,嫁的是高门,却不是什么好人家。如今年纪轻轻守了寡,虽然在宋国公府是人人尊敬的大少夫人,但在靳家某些人眼中,她永远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

靳晚秋吩咐下人好好伺候着她的儿子宋安翊,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跟着孙嬷嬷离开宋国公府,去了靳将军府。

靳晚秋前脚刚走,宋舒就带着小翠回府了。等听下人说靳家夫人身边的嬷嬷过来把靳晚秋叫走了,宋舒神色一下子就变了,抬脚就要朝外走去。

“小姐!你不能去!”小翠死活拉着宋舒不让她走,“如果你去了靳家,只是让大少夫人更难做!”

“我不去说清楚的话,大嫂一定会被靳夫人责骂的。”宋舒神色焦急地说。她很清楚靳晚秋在靳夫人面前是什么地位,而靳夫人是靳晚秋的嫡母,靳晚秋生母早逝,是在靳夫人身边长大的,不管靳夫人对她做什么她都得受着,否则就是不孝。

“小姐去了大少夫人会更难堪的。”小翠拉着宋舒说。

宋舒神色一僵,心中后悔不迭,早知道她当时忍了就过去了,为什么非要打靳月的丫鬟,结果把事情搞得一发不可收拾,平白连累了大嫂,大嫂已经够辛苦了……

宋舒最终还是没有出门,抱着宋安翊在府中等着靳晚秋回来,心中十分不安。

一直到傍晚时分,靳晚秋才神色疲惫地回来了,宋舒一看到靳晚秋就低下头认错:“大嫂,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大少夫人!”小翠惊呼一声扶住了靳晚秋,靳晚秋身子一晃,神色疲惫地坐了下来,摆了摆手说:“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靳晚秋的丫鬟都快哭了,“大少夫人你在靳夫人房间里跪了大半天,腿肯定都肿了,奴婢去拿药酒。”

宋舒神色一僵,看着靳晚秋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扑通一声在靳晚秋面前跪了下来:“大嫂,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得你受了连累,你打我吧。”

小翠看到宋舒的样子,想跟靳晚秋解释根本不是宋舒的错,都是靳月诬陷宋舒的,靳晚秋却伸手把宋舒拉了起来,看着宋舒说:“我知道,不是舒儿的错。”

“大嫂你相信我?”宋舒看着靳晚秋问。

“我相信你。”靳晚秋看着宋舒肯定地说。

靳晚秋跟着孙嬷嬷到靳家,见到靳夫人,靳夫人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跪下”。靳晚秋知道,靳夫人是她的嫡母,即便她出嫁了也一样,所以靳夫人让她跪她就得跪。

靳晚秋跪在靳夫人面前,听着靳月的丫鬟讲宋舒如何欺负靳月,听着靳夫人的呵斥,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因为靳月的丫鬟讲的事情,靳晚秋一个字都不信……

靳晚秋很了解靳月,这个靳家人千娇百宠的嫡出三小姐,从小就是个两面三刀的人。靳晚秋在出嫁之前没少被靳月下绊子,出嫁之后靳月见她也从不亲近。

这次的事情,靳月说是宋舒欺负她,靳晚秋根本不相信。靳晚秋知道宋舒脾气火爆,但绝对不是没有分寸,尤其是在面对靳月的时候,因为她们俩对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宋舒从来都是忍让的那一方。

听到靳晚秋说相信她,宋舒一把抱住了靳晚秋,趴在她的肩膀上闷闷地说:“大嫂,以后我再也不闯祸了,再也不让别人欺负你了。”

“好。”靳晚秋拍了拍宋舒的背,无奈地笑了笑。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难以捉摸,靳月是靳晚秋的亲妹妹,靳晚秋自认为从没做过任何对不起靳月的事情,可靳月从小就看她不顺眼,处处找她的麻烦,根本没有所谓的姐妹亲情可言。而宋舒是靳晚秋的小姑子,事事处处维护靳晚秋,真的把靳晚秋当成了亲人来看待。这也是靳晚秋选择相信宋舒而不是靳月的原因,因为靳月那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她相信。

后来宋舒亲自给靳晚秋上药,看到靳晚秋红肿的膝盖又哭了,心中暗暗发誓,这次的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算了,她一定要让靳月付出代价!

------题外话------

【关于更新字数的说明:因为情节设置的原因,字数不会那么正好,如果不足千字的话,游游会在其他章节给补回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