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打脸啪啪啪/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国皇宫。

打扮得美艳动人的靳婉把夏皇迎进了自己的宫殿,挥退了下人,自己亲手给夏皇沏茶。

夏皇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舒服地眯起了眼睛:“还是婉儿这里的茶最合朕的口味。”

“那婉儿天天给皇上沏茶。”靳婉给夏皇捏着肩膀柔声说。

夏皇放下茶杯,握住了靳婉的手,靳婉顺势坐在了夏皇怀中。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但是因为保养得好,也很擅长打扮,靳婉看起来依旧美艳动人。

夏皇看着靳婉微微敞开的衣襟,眼眸一深,直接抱着靳婉进了内室……

云雨过后,靳婉柔弱无骨地趴在夏皇怀中,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皇上,那个魏国的逍遥王还没走啊?”

“嗯。”夏皇随意地应了一句,手还放在靳婉的腰间抚摸着。

“臣妾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靳婉在夏皇胸口轻抚着说道。

“爱妃有话尽管说出来。”夏皇说。

“那臣妾要是说错了,皇上可不要怪罪臣妾。”靳婉看着夏皇说。

“好,不管你说什么朕都不怪你。”夏皇被靳婉伺候舒服了,这会儿什么都顺着靳婉的意。

“皇上,臣妾觉得,魏国所求的那门亲事,答应也无妨。”靳婉小心翼翼地说着,还看着夏皇的脸色。

“此话怎讲?”夏皇的脸色倒是没有变。

“臣妾知道后宫不得干政,但是之前听毓敏和毓航在辩论天下局势,也听了两句。”靳婉柔声说,“这次可是魏国皇室主动示好,和亲的不管是逍遥王还是墨王爷,总归那国书可是魏皇亲手写的。”

“朕知道。”夏皇伸手捏住了靳婉的下巴,看着靳婉的眼睛说,“朕知道这次联姻对夏国有利,只是这话不该爱妃你提起,你忘了你二哥是怎么死的了?”

那场宴会过后,其实就有官员劝夏皇应该接受魏国的主动示好,夏皇心中本就有些动摇了。他当时之所以拒绝,当然不是因为考虑到墨家和靳家的关系,而是因为觉得魏国诚意不够,如果诚意够的话,就应该让逍遥王魏琰跟夏国和亲,而不是废物王爷墨青。

只是夏皇没想到出身靳家的靳婉竟然也会劝他,而靳婉听到夏皇的话,脸色一白看着夏皇泫然欲泣地说:“皇上可是怀疑臣妾别有用心?臣妾既然跟了皇上,就是皇上的人,考虑事情自然不能以靳家为先。况且,臣妾也是有私心的……”靳婉说着小心地看了一眼夏皇。

夏皇看着靳婉神色莫名地问:“什么私心?”

靳婉柔声说:“皇上也知道臣妾那个排行第五的侄女是什么情况,她一出生就克死了臣妾的母亲,后来又给靳家招来不少祸事,大师都说她是命中带煞,臣妾真的做不到喜欢她把她当做亲人。眼看着她就要回来了,谁知道她身上的煞气有没有除去,如果让她留在靳家,臣妾如何能安心?还不如让她远嫁,这样她就算煞气再盛,影响到的也不是夏国的人了……”

夏皇目光幽深地看着靳婉,靳婉心中紧张得要死,还是坦荡荡地对上了夏皇的视线,看着夏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皇上是不是觉得婉儿对靳家那个侄女太过狠心?可婉儿也是没办法,谁让她命不好呢。婉儿也是为母之人,就怕那个煞星回来,影响到婉儿和皇上的孩子……”

夏皇听靳婉说到这里,脸色稍霁,看着靳婉说:“朕说了不怪你,就不会怪你。”

靳婉神色一喜,心知这关算是过了,就听到夏皇说:“只是朕金口玉言,说这件事情由你大哥来决定,你大哥口口声声说靳家跟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朕总不能强迫他嫁女儿吧?”

看到夏皇眼中的深意,靳婉立刻心领神会:“皇上不用担心大哥那边,他只是一时没有考虑周全,臣妾明日去找大哥,想必大哥会回心转意的,这也是为了靳家好。”

看到夏皇没有说话,靳婉接着说:“皇上放心,这门亲事是靳家人反悔想要结的,皇上是体恤臣子。”

夏皇这才笑了:“爱妃深得朕心啊。”

靳婉在夏皇怀中笑得妩媚动人,心中却是一块大石落了地。或许很多人觉得夏皇不够聪明,但是靳婉知道,她身边的这个男人,绝对不能轻易招惹,所谓伴君如伴虎,靳婉这些年深有体会……

第二天,靳贵妃归宁,见到了靳放。兄妹两人谈了很久,靳婉离开之后,靳放就进宫去求见夏皇了。

“靳爱卿,你如此出尔反尔,是不把朕放在眼中吗?”夏皇看着靳放冷声说。

靳放跪在地上恭声说:“皇上息怒,微臣做事没有考虑周全,罪该万死,还请皇上恕罪,不要因为微臣的一时疏忽影响了两国交好的大事。”

“这么说,你是心甘情愿送女儿和亲的?”夏皇看着靳放说。而在座的还有夏国另外几位重臣,此时他们都眼观鼻鼻观心地坐在那里,心中却是惊疑不定,不明白靳放这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回皇上的话,微臣是心甘情愿送女儿和亲的,还望皇上恩准成全。”靳放恭敬地说。

“既然是两国交好的大事,靳爱卿又不反对,朕自然也乐见其成。只是魏国逍遥王那边……”夏皇看着靳放说道。

“皇上,微臣自会去拜访魏国逍遥王,商谈和亲事宜。”靳放额头冷汗直冒,心中在想这件事情赶紧定下来吧,否则夜长梦多,他已经两天没有睡着觉了,每次一闭上眼睛就看到靳原出现在自己面前,下一刻又看到靳家被满门抄斩的情景……

“如此甚好。”夏皇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靳放说,“不过靳爱卿你做事不周全,差点耽误大事,可知罪?”

“微臣知罪,请皇上责罚。”靳放恭敬地说。

“那就……”夏皇思考了一下,“罚俸半年吧。”

“微臣叩谢皇上隆恩。”靳放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宋老国公看着靳放神色疑惑地问道:“靳小子,你这是搞什么鬼呢?”

“宋世伯,这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多说无益。”靳放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为什么又反悔了,他自己心里都怄得要死,还万万不能与人言……

宋老国公摆了摆手:“反正是你嫁女儿,想怎么着都行,老夫管不着。不过你回去也管管你那个夫人,女儿都出嫁了,还有事没事叫回去罚跪是什么道理?我还没死呢,我孙媳妇那么懂事,怎么就不得嫡母待见了?”

靳放这两天因为从天而降的这桩亲事和靳原死而复生的事情正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家里其他的事情。听到宋老国公话中有话,靳放愣了一下,也知道自己夫人向来不待见靳晚秋那个庶女,恐怕这是靳夫人又做了什么让宋老国公不满了……

靳老将军已经死了,宋老国公还活着,他的辈分摆在那里,当初他要给他大孙子宋天临冲喜,相中了靳晚秋,靳放也只能乖乖地把女儿嫁过去。所谓宋老国公和靳老将军曾经定下的儿女亲事,其实靳放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是两家老头喝醉酒之后随口说过那么一句,信物更是子虚乌有……

饶是如此,靳放还是得敬着宋老国公,这个夏国的三朝元老年纪大了没错,脑子还是好使的,跟他作对绝对没有好下场,靳放深知这一点。

所以宋老国公不满,靳放就得赶紧赔罪:“宋世伯别生气,小侄回去就管教一下夫人,以后晚秋回娘家绝对不会受委屈的。”

“哼,那是最好,要是再让老夫知道……”宋老国公凉凉地看着靳放一眼。

靳放赶紧陪着笑:“宋世伯放心,绝对没有下次。”

宋老国公晃晃悠悠地走了,靳放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最近真的是多事之秋,希望靳家赶紧度过这次的危机吧……

靳放回到靳府,召集了府中所有人,宣布五小姐靳辰将会和亲魏国的事情。

靳二夫人温氏也在,一听靳放的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看着靳放说:“大哥这是什么意思?皇上金口玉言说了大哥只要不愿意,就绝对不勉强,难道大哥忘记了相公是怎么死的吗?”

靳二夫人不提靳原还好,一提靳原靳放就一肚子的气,对靳二夫人也没有了往日的客气,看着她不容置疑地说:“这件事情宫里已经定下来了,无可更改,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反对的声音!”

靳二夫人猛地站了起来,面色沉沉地甩袖朝外走去,她的女儿靳萱赶紧追了上去:“娘……”

“爹,真的定下来了?”靳月看着靳放问。

“没错。”靳放微微点头。

“叔母那边……”靳月看着靳放神色有些犹豫地问。

“不用管她们!”靳放不耐地说。事情都是靳原搞出来的,靳放如今看到二房的人就觉得烦,怎么可能还会顾虑靳二夫人的心情。

如此事情算是定下来了,靳家人都知道,他们府中尚未归家的五小姐靳辰将会和亲魏国。

“夫人,你又叫晚秋回来做什么?”关于和亲的事情算是暂时解决了,靳放想起宋老国公在宫里叫住他说的事情,就看着靳夫人问道。

“爹,是二姐的小姑子……”靳月一看靳放的样子就知道又有人替靳晚秋出头,每次都是这样。

靳月正准备跟靳放解释,靳放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我跟你娘说话,你别插嘴。”

靳月委屈地坐在一边,靳夫人当即就不依了:“老爷这是要因为一个庶女对我们母女俩兴师问罪吗?”

“什么庶女?”靳放看着靳夫人不悦地说,“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晚秋已经出嫁了,她现在是宋家的人,你管着府里的事情就好了,别把手伸得那么长!”

“她出嫁了也是靳家的庶女。”靳夫人看着靳放说,“怎么,靳晚秋跟你诉苦,说我这个嫡母虐待她了?”

“晚秋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她什么时候在我面前说过你的一句不是?”靳放也动了怒。虽然靳晚秋是个庶女,靳放也没那么宠爱,但毕竟靳晚秋是他第一个女儿,小时候也是抱过的。

“哼!”靳夫人没有反驳,她当然清楚靳晚秋那个闷葫芦的性子。

“是宋世伯!你明明知道他很看重晚秋,干嘛没事总找晚秋的麻烦?”靳放看着靳夫人说。

“那还不是靳晚秋在宋老国公面前告了状?”靳夫人依旧不服。

“你真以为宋家的下人也会对你做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靳放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看着靳夫人冷声说,“我再说最后一次,以后不要找晚秋的麻烦!”话落甩袖而去。

靳夫人恨恨地说:“我是靳晚秋的嫡母,管教她是天经地义的,谁也管不着!”

靳夫人极其不喜靳晚秋,因为靳晚秋是靳放的第一个庶女。当年靳晚秋的生母很得靳放的喜爱,靳夫人为此不知道生了多少气。后来那女人得病死了,靳放对子女的事情倒也没那么上心,靳夫人屡次想要把靳晚秋给解决掉省得留着碍眼,谁知道处处维护靳晚秋的竟然是她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儿子靳扬!这让靳夫人更加看靳晚秋不顺眼了,即便靳晚秋出嫁了,靳夫人依旧不待见她,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把靳晚秋叫回靳府罚跪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靳月脸色不愉地坐在靳夫人身旁,心中在想靳晚秋究竟凭什么?她是靳家庶女,生母早逝,容貌绝对是靳家所有小姐中最不出众的那个,文采武功都是一般,说是嫁了高门大族却是给人冲喜的,进门三月就守寡,还生下了个病怏怏的遗腹子,她到底哪里好了?大哥偏偏事事向着靳晚秋,还屡次因为靳晚秋的事情训斥自己?这让从小就认为自己跟靳晚秋有着云泥之别的靳月根本无法忍受。如今一向不管儿女事情的靳放竟然因为靳晚秋跟靳夫人生气,还训斥靳月,让靳月心中更加不舒服了……

却说靳放,墨青给他定下的三日之期,他也算是有惊无险地把事情解决了。在第三天的时候,他去了魏国驿馆。

魏琰正悠哉悠哉地在驿馆里面小酌,听到杜腾禀报说靳放来了,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看来墨青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啊,听说靳放昨日已经进过宫了,虽然消息还没有大范围传开,但是昨日在场的那些官员家里可是都知道了,当时当着所有人的面口口声声说靳家和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靳放自己打脸又反悔了,要答应魏国提出的和亲,把女儿嫁给墨青……

靳放上门倒也不敢再拿乔,因为明知魏琰手中握着能够让靳家万劫不复的把柄。他现在只希望赶紧促成这门亲事,然后把靳原那个祸害给解决了,这样就算以后再爆出什么事情来,他大可以矢口否认……

“靳将军说什么?本王怎么听不懂呢?”魏琰看着靳放似笑非笑地说。

靳放恨不得撕了魏琰这张面带嘲讽的脸,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看着魏琰说:“逍遥王,在下是说,应了魏国墨王爷的求亲,愿意把小女嫁过去。”

“呵呵,”魏琰轻笑了一声,“靳将军也是个有意思的人,之前不是说靳家和墨家有不共戴天之仇吗?怎么又出尔反尔了?”

靳放袖子下的拳头紧紧地握着,压抑着自己的怒气看着魏琰说:“逍遥王何必明知故问?”魏琰明明什么都一清二楚,竟然还在这里阴阳怪气地拿腔拿调,不过就是想羞辱他罢了!

“靳将军说的倒也是。”魏琰装模作样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差点忘记靳将军的那位故人……”

“逍遥王!”靳放看着魏琰冷声说,“在下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办了,什么时候把人交给在下?”靳放对于靳原的兄弟亲情在得知靳原假死的时候已经转成了恨,现在他只想尽快把靳原那个祸害解决了,否则接下来他根本无法安睡。

“靳将军,”魏琰看着靳放似笑非笑地说,“靳五小姐还未归家,婚期未定,靳将军急什么?”

“你……”靳放看着魏琰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不是说好只要这桩亲事成了,就把人交给在下吗?”

“没错。”魏琰微微点头,“不过这亲事,不是还没成呢嘛?靳将军何必如此心急?”

靳放冷脸不语,就听到魏琰接着说:“靳将军的女儿还没回来,回来之后万一不愿意和亲魏国,岂不是让我魏国皇室很没面子?”

“她不会不愿意!”靳放看着魏琰说。话里的意思其实是由不得靳辰选择……

魏琰唇角勾起了一个莫名的弧度:“靳将军的话可不要说得这么满,本王千里迢迢来为表哥求亲,可不想娶回去的嫂子心不甘情不愿地闹出什么事情来。靳将军也知道,本王最不喜欢勉强别人了,等靳五小姐回来,本王倒是要见上一见,问问靳五小姐的意愿,如果她不愿意的话,本王也真的不好勉强啊。”

“逍遥王的意思,只要小女点头,就可以把人交给在下吗?”靳放根本没想过靳辰会不会反对这桩亲事,他现在只想得到魏琰的一个保证,保证在不久之后把他要的人交给他。

看到靳放难看的脸色,魏琰唇角微勾,微微一笑说:“其实靳将军你大可不必如此忧心,你那位故人的事情,本王不会出尔反尔。不管怎么说,本王要为表哥求娶令爱,至少要保证这桩亲事顺顺利利,娶到的不是一个罪臣之女。”

听到魏琰的话,靳放神色一怔。他这几天也是真的被突如其来的天大麻烦给吓懵了,竟然忘了这一层。魏琰说得没错,虽然不知道魏国皇室为什么非要为墨青那个废物王爷求娶靳辰,但这不重要,事实就是魏国希望靳辰和亲,自然就不会真的让靳家出事,因为如果靳原的事情暴露,靳家出事了,靳辰也逃不了一死……

如此靳放紧绷的神经倒是微微松了一下,但是也不可能完全放心,因为只要靳原还活着一日,对靳家就是个天大的威胁。靳放现在意识到,跟魏琰打交道一定要小心更小心,如今他还是完全被动的一方,不可能因为魏琰的话,就认为魏琰顾忌靳辰所以绝对不会对靳家动手了……

“靳将军,本王听闻靳家人可是都不喜欢本王那个未来的表嫂啊?”魏琰看着靳放似笑非笑地说。魏琰跟靳放说这么多,其实只有一个意思,这桩亲事要成,必须靳辰点头。魏琰的目的,是让靳辰回到靳家之后,靳家人不仅不能苛待她,还要求着她答应这桩亲事,想必那是一种很有趣的画面……

靳放想起那个根本没有什么印象的女儿,嘴角抽了抽:“逍遥王说笑了。”话落又看着魏琰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在下倒是一直不解,逍遥王为何要为墨王爷求娶小女?”

到底为什么非要是靳辰?这不仅是靳放心中的疑问,恐怕也是得知魏国求亲的天下人心中的疑问。因为无论怎么看,这两个人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况且靳辰的煞女名声摆在那里,魏国皇室就不怕迎了一个煞星回去招来灾祸吗?

听到靳放的问题,魏琰似笑非笑地说:“这一点靳将军就不用管了。”

靳放看魏琰不肯说,也不再问,直接起身告辞了。魏琰看着靳放的背影笑得很愉悦。

“爷,墨王爷的亲事是不是成了?”杜腾进来看着魏琰问道。

“快了。”魏琰唇角微勾。靳放看起来很郁闷很烦躁的样子啊,不过没办法,谁让他的女儿被墨青看上了呢,活该他倒霉……

靳放回到靳将军府之后,吩咐他的随从立刻去查一下,看看靳扬什么时候回来。

这还是靳扬出发去寒月城之后靳放第一次问起,他的随从立刻出去办事了,而靳放脸色沉沉地坐在书房里,看着靳原的那块玉佩,坐了很久很久……

靳放的随从离开靳府没多久,靳夫人就收到了消息。

“娘,看来爹是准备把五妹好好迎回来,让她风风光光地出嫁了。”靳月看着靳夫人说。

“也不知道你爹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答应这桩亲事?这消息一传开,我们靳家岂不是要成为千叶城的笑柄?”靳夫人脸色不快地说。

“不会的娘,外人也都知道五妹是什么名声。”靳月拉着靳夫人的手安慰道。

“夫人,姚夫人和姚小姐来了。”门外传来孙嬷嬷的声音。

“快请。”靳夫人站了起来,就看到孙嬷嬷恭敬地迎着一个中年美妇进来了,美妇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姿窈窕的少女。

“大嫂,芊芊,快坐。”靳夫人看到自己的娘家嫂子和侄女上门很是高兴,赶紧招呼她们坐下,靳月也亲昵地拉着姚芊芊的手,跟她坐在了一起。

靳夫人闺名姚雨欣,也是出身高门大族。姚家是夏国的百年望族,这一代的家主姚钰是靳夫人的亲哥哥,也是当朝丞相,深得夏皇看重。姚家在夏国的地位并不比靳家低,当年靳夫人嫁给靳放,也是千叶城中一桩文武联姻的美谈。

而这也是靳夫人在靳家后宅一手遮天,靳放也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的主要原因,因为她的娘家很得势。

来的这位中年美妇就是靳夫人的大嫂,当朝丞相夫人温氏。说起来这位姚大夫人跟靳将军府的二夫人温氏也是一个家族里出来的姑娘,所以姚家和靳家的姻亲关系密不可分。

姚夫人眉目温和,不管说不说话都是一副笑模样,很有福气的面相。坐下喝了一口茶之后,姚夫人放下茶杯看着靳夫人说:“妹妹,昨日你大哥回府,说妹夫又答应魏国的求亲了?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丞相姚钰本来想等靳放出宫拉他去好好问问什么情况,结果靳放一出御书房就被宋老国公拉住说话了,出宫之后又急匆匆地回了靳府,也没找到机会,所以今儿就让夫人过来问问。

“大嫂,一想起这事我就烦得很。”靳夫人拉着姚夫人的手说,“本来相公是反对这桩亲事的,可是不知怎么又突然反悔了,也不肯说原因。”

“哦?”姚夫人眼眸微闪,“妹夫连你都瞒着吗?”

“可不是嘛?”靳夫人气呼呼地说,“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原来都想好了,等扬儿把五丫头接回来,直接送到城外的望月庵,让她落发为尼,省得给家里招惹祸事,谁知道老爷竟然应了这桩亲事!”

姚夫人拿着帕子,掩去了嘴角的抽搐。她对她这个小姑子也是很了解,因为她进门的时候靳夫人还没有出嫁。她这个小姑子从小养尊处优无忧无虑,嫁的又是靳家这样有地位有身份而且家中关系简单的人家,这么多年没人跟她争跟她抢,所以年纪越大倒是越单纯了,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又笨又任性……

不过姚夫人当然不可能当面说靳夫人的不是,毕竟这个小姑子嫁得是真好,也是真好命,她有任性的资本。

对于靳家那位五小姐,十多年前姚夫人自然是见过的,不过也没有什么印象了。对于那个煞女之名,姚夫人觉得宁可信其有。只是这桩从天而降的亲事怎么看都透出一丝诡异,姚丞相有很多不解之处,也不好直接去问靳放,所以姚夫人就过来拜访靳夫人了。

“妹妹,既然妹夫都决定了,你也不要跟他对着干,想来这件事情已经板上钉钉了,等五丫头回来就要远嫁,也不会待在你跟前。”姚夫人对靳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靳夫人一开口姚夫人就知道她问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因为靳夫人明显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内情……

“大嫂说的是。”靳夫人微微点头,“让她回来就赶紧嫁出去,省得看着烦心!”

姚夫人微微一笑又端起了茶杯。

“芊芊表姐,你的嫁衣绣好了吗?”靳月亲昵地拉着姚芊芊的手问道。

姚芊芊是姚丞相的嫡女,容貌并不如靳月这样出众,跟她的母亲姚夫人一样,也是一副温柔可人的样子。

听到靳月的话,姚芊芊脸色微红地点了点头说:“嗯。”

那边靳夫人和姚夫人都笑了起来,靳夫人看着姚芊芊十分满意地说:“大嫂,赶紧让芊芊嫁过来吧,我也能早点抱孙子。”

姚夫人微微一笑说:“妹妹急什么,你大哥可是舍不得芊芊这么早出嫁的。”

“娘,舅母,不管舅舅舍不舍得,反正下个月芊芊表姐就要成我的嫂子了。”靳月笑得乖巧可人。

事情很明显,姚芊芊跟靳扬从小定下的亲事,如今十一月,下个月初五,就是他们成亲的日子了。

姚芊芊想到靳扬,脸色微红地点了一下靳月的鼻子说:“月儿表妹你别打趣我,你可也到了嫁人的年纪,咱们夏国的第一美人,还不知道要便宜了哪家去?”

靳月跟姚芊芊闹做一团,姚夫人微笑看着靳夫人问道:“是啊妹妹,扬儿和芊芊就要成亲了,接下来就轮到月儿了,听说求亲的可是从来没断过,就没一家看中的吗?”

说起靳将军府的小姐,在千叶城也真的是一家女百家求,除了靳辰之外。靳家小姐容貌一个比一个出众不说,就靳家这样显赫的家世,就是很多人想要巴结交好的了。

靳家有五位小姐。靳晚秋虽说如今守了寡,但当年可是宋国公府十里红妆风风光光迎进门的长孙媳,如今当着宋国公府的家呢。二房唯一的女儿靳萱,虽然父亲早死,也被指婚给了三皇子,来年就要成为三皇子妃了。而靳月小小年纪就美名远扬,又一直没有定亲,可有不少人家盯着。除此之外就是尚未归家的靳辰和如今尚且年幼的庶女靳宛如了。

姚夫人对于靳扬这个未来女婿倒是万分满意的,千叶城里羡慕姚芊芊的小姐多了去了。靳扬素来有千叶第一美男子的称号,而且文采武功都十分出众,性子也是稳重大方。

听到姚夫人提起靳月的亲事,靳夫人眉头微蹙,拉着姚夫人的手小声说:“大嫂,你一向跟安平王妃关系好,可知道王妃对安平王世子的亲事是怎么打算的?”

姚夫人微微愣了一下,倒是没想到靳夫人中意的女婿竟然是安平王世子齐皓诚……

靳月喜欢齐皓诚,不过这件事情也没几个人知道,毕竟靳月很清楚名声对女人的重要性。

姚夫人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摇摇头说:“素日倒是从未听安平王妃提起齐世子的亲事,看着不急的样子。”

姚夫人说的是实话,安平王府在夏国的地位绝对比靳家和姚家要高,毕竟算是半个皇亲国戚。安平王之所以能够成为夏国唯一的异姓王爷,是因为他早年救过夏皇的命,跟夏皇是八拜之交的异姓兄弟。

而安平王妃是夏皇唯一的同母妹妹,未出嫁前是尊贵的嫡长公主。安平王跟安平王妃伉俪情深,也没有别的女人,而安平王妃就生了齐皓诚这么一个儿子,没有其他的孩子,齐皓诚在夏国的地位,可是不逊色于皇子啊。

姚夫人想靳夫人的眼光倒是好,不过靳月想要嫁给齐皓诚,比她想当某个皇子的正妃都来得困难。因为安平王世子的亲事,除非安平王夫妇点头,谁也勉强不了。而千叶城里的人都知道,齐皓诚就是安平王妃的眼珠子,从小就百依百顺的,所以,归根到底,哪家小姐能够当上安平王世子妃,只能看齐皓诚看上谁了……

听到姚夫人的话,靳夫人眉头皱得更紧了:“齐世子年纪也不小了,安平王妃不可能不操心他的亲事,是不是大嫂不知道?大嫂再想想,安平王妃有没有对哪家小姐表现出特别的关注?”

姚夫人也是服了自己这个小姑子,这种事情除非安平王妃愿意说,哪里是她们这些夫人能问的?

姚夫人看着靳夫人说:“扬儿不是跟世子交好吗?妹妹为何不让扬儿去探探世子的心思?如果世子对月儿有意的话,那自然就成了。”

听到这话靳夫人脸色更难看了,那边一直竖着耳朵听的靳月脸色也不太好。靳夫人拉着姚夫人的手叹了一口气说:“我怎么没让扬儿去问齐世子的意思?可是齐世子对扬儿说他不想成亲。”

姚夫人知道,靳夫人这是为了靳月的面子往好听了说。既然靳扬问过,齐皓诚是那样的答案,那就说明齐皓诚没看上靳月……

不过姚夫人肯定不可能直说,她拉着靳夫人的手说:“安平王妃也常说,齐世子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心性,可能还没玩儿够呢。”

“可是月儿不能一直等着啊。”靳夫人有些担忧地说。

姚夫人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只是客气话,靳夫人莫不是真以为等齐皓诚玩儿够了就一定要娶靳月吧……

不过靳月是靳家的女儿,她的亲事姚夫人也不想多嘴,又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告辞了。

第二天,夏皇再次设宴款待魏琰,而在这次宴会上,文武百官都知道靳家又反悔应下了魏国的求亲。而靳放和魏琰在夏皇和百官见证之下,正式交换了靳辰和墨青的庚帖,夏皇颁下圣旨,册封靳辰为公主,至于婚期,暂时并没有定下来。因为既然是两国和亲,就算只是走个形式,夏国的钦天监也要合一下八字再选择合适的吉日。

靳放感觉百官看他的眼神都很怪异,不过他也顾不得这些了。靳辰后日就能回到千叶城,届时赶紧把婚期定下来,把这桩亲事给了结了。

当天宴会结束,关于魏国墨王爷和夏国靳家五小姐的婚事定下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千叶城,不少人都在议论靳家这打脸可是啪啪响啊,翻脸的速度如此之快,这会儿怎么不提靳家那位战死沙场的二爷了?

明日就要到达千叶城了,这天休息的时候,齐皓诚看到丫鬟提着食盒去给靳辰送,就拦住打开食盒看了看,当看到里面都是肉食的时候愣了一下:“你怎么办事的?不知道靳小五吃素吗?”

丫鬟垂头说:“回世子的话,这是五小姐要求的。”

说起来,这一路走过来大半个月的时间,靳辰愣是没有跟靳扬和齐皓诚一起吃过饭,吃饭都是丫鬟去取了之后送到她房间里的。而不光齐皓诚,靳扬也以为靳辰只吃素的,谁知道她竟然要吃肉?还只吃肉?

躲在暗处的风扬看着齐皓诚撇了撇嘴,我家小姐当然吃肉的,你才吃素,全家都吃素……

齐皓诚猛然回头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神情有些疑惑,这些天总感觉暗处有双眼睛盯着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躲过去的风扬捏了一把冷汗,差点就被齐皓诚给发现了,这小子倒是深藏不露啊……

“你下去吧,我去给靳小五送饭。”齐皓诚把食盒拿了过来,让丫鬟下去,然后敲了敲靳辰的房门,叫了一声,“靳小五,我进来了啊。”话落直接推门进去了。

靳辰坐在窗边看书,脸上依旧蒙着那块面纱,看了齐皓诚一眼,开口说道:“把东西放下,出去。”

“靳小五,你怎么吃肉啊?”齐皓诚放下食盒,看着靳辰不解地问,“倒也不是说你不能吃肉,只是你过去吃了九年的素,怎么一下子就能吃这么多肉了?”

“又没吃你的肉,多管闲事。”

靳辰一开口,齐皓诚就被噎了回去……这靳家小五怎么就不会好好说话呢?一张小嘴毒舌得很,跟他说话就没客气过。

“好吧,那你吃,我不跟你抢。”齐皓诚坐在靳辰对面,不打算走了。他倒要看看,靳辰戴着面纱怎么吃饭。

结果靳辰拿起筷子,手腕一转,两根筷子就直直地朝着齐皓诚的眼睛戳了过来……

齐皓诚险险躲开,看着靳辰不可置信地说:“靳小五,你怎么这么凶?”

靳辰轻飘飘地看了齐皓诚一眼:“姓齐的,你以为本姑娘的煞女之名是让你们白叫的?”

齐皓诚嘴角抽了一下:“靳小五你什么意思?你还真想让所有人觉得你是个煞星啊?”

靳辰拿起另外一双干净的筷子,面无表情地说:“恭喜你,猜对了。”

齐皓诚……

“皓诚,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靳扬过来就看到齐皓诚呆呆地站在靳辰房间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靳扬,我是被靳小五赶出来的。”齐皓诚幽幽地说,然后拍了拍靳扬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们靳家……自求多福吧。”

刚刚,就在刚刚,齐皓诚突然意识到一件事,里面那姑娘不是故意装得那么凶保护自己,而是她真的就是那么凶的姑娘!试想一个六岁就被扔到庙里自生自灭的姑娘,还想办法拜入了慧悟大师的门下,练了一身高深莫测的武功,吃饭无肉不欢……这哪里是去吃斋念佛的?齐皓诚觉得靳辰这些年绝对没有好好待在寒月寺,只不过外人不知道罢了。果然是不负煞女之名啊,靳家迎了这么个煞星回去,以后的日子,呵呵……

------题外话------

明天靳辰就要回家啦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