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好你个夜闯香闺的采花贼/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扬有些莫名,可是齐皓诚话落就走了,而靳松出现在不远处,脸色不太对劲。

“松弟,怎么了?”靳扬看着靳松问道。

靳松把靳扬拉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靳扬脸色难看地说:“伯父答应了魏国的求亲。”

“什么?”靳扬神色微变,“你怎么知道?”

“我娘派人送过来的消息。”靳松沉声说。消息还没有传到这里来,靳放也没想过要通知靳扬一声,而靳二夫人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就立刻派人给靳松传了信。

“大哥,不能让五堂妹回千叶城!”靳松握拳捶了一下桌子,“如果她回去了,岂不是要嫁进墨家?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否则如何对得起我爹的在天之灵!”

“松弟,你这是何意?”靳扬看着靳松神色不悦地说,“这件事情具体如何我们都不是很清楚,小五又没做错什么,我们是来接她回家的,一切都等回去之后再说。”

靳扬心中满腹疑问,之前听说魏琰来夏国替墨青求亲的时候,靳扬还在想这门亲事绝对成不了,所以不用担心,谁知道没过几日突然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靳扬知道自己的叔叔是墨战杀的,也知道靳放这些年一直对死去的靳原心存愧疚,所以对靳家二房照顾有加。靳放为何有此转变?而且夏皇还同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不是真如齐皓诚所说,魏琰这次有备而来,对靳辰志在必得……

“大哥,不如我们把五堂妹藏起来,就说她被人劫走了,这桩亲事自然成不了!”靳松看着靳扬说。靳二夫人给靳松传信的主要意思是,一定要阻止靳辰回到千叶城……

“松弟!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五必须安然无恙地跟我们回到千叶城,我不会让她出现任何意外!”靳扬话落甩袖离开了。靳松在想什么他知道,但是一来靳原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二来靳原本就是战死沙场,靳扬其实一直觉得靳家人把墨家当做仇人这件事没什么道理。战争无眼,双方敌对,况且那场战争还是夏国主动发起的,如果靳家的将领有机会杀了墨战的话,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动手的。

靳扬也不想靳辰嫁给墨青,但主要原因并不是靳家跟墨家的所谓仇怨,而是他不想让靳辰走上和亲之路,嫁得那么远,对方还是个有些神秘的废物王爷……没错,靳扬见过墨青,一直觉得墨青有些神秘,似乎不像是个废物,可是又找不到他伪装废物的理由。况且,墨青身边已经有一个女子了,为什么还执意要娶靳辰,他们不可能认识啊……

靳扬走了,靳松握着拳头坐在那里,看着窗外渐渐昏暗的天色,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两个丫鬟已经睡了,靳辰还没睡,突然听到窗户那边传来一阵响动,靳辰眉梢微挑,风扬?还是墨青那货来了?

结果都不是……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蒙面人,靳辰面无表情地说:“堂兄这是唱的哪出戏?”

靳辰只有一个堂兄,就是靳松……靳松穿着夜行衣蒙着脸,没想到还是被靳辰一眼认出来了。他也没有否认,扯下脸上的黑布,看着靳辰说:“五堂妹,我也是不得已。”

靳松话落就朝着靳辰打了过来,而靳辰坐在那里没有动,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而靳松还没到她跟前,就突然被人劈晕倒了下去……

“好你个夜闯香闺的采花贼,今天本姑娘一定让你有来无回!”靳辰说话间,手腕微动,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就朝着一个方向射了出去。

“小丫头这是怪我来晚了吗?”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墨青抓住靳辰扔过去的匕首,把靳松踢到一边儿,摘下脸上的面具,朝着靳辰走了过来。

靳松也是太自以为是,靳辰都说过她是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了,靳松竟然异想天开要把靳辰打晕带走藏起来,阻止靳辰回千叶城……

就靳松的武功,墨青已经在他身后站了一会儿都一点感觉都没有,靳辰表示,这位堂兄确实是来唱戏的,很滑稽……

“想我了没有?”墨青轻松地把靳辰抱在了怀中,伸手拿掉了靳辰脸上的面纱,看着靳辰粉嫩的唇瓣,喉头滚动了一下……

说来也是,墨青都二十五岁了,过去那么多年,可谓清心寡欲,就没正眼看过哪个姑娘。可是靳辰出现之后,墨青的眼里心里都是这个凶残的小丫头,而且自从亲过一次之后食髓知味,每次见到靳辰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发情……

“想你的头。”靳辰白了墨青一眼,乖乖地靠在墨青怀里倒是没有挣扎。不得不说,习惯真的是非常可怕的东西,抱第一次反抗,抱第二次轻微反抗,抱三次的时候,靳辰觉得……其实还挺舒服的……

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小丫头既然想我的头,那就给你。”话落低头就吻住了靳辰的唇……

良久过后,靳辰感觉无法呼吸,而且有再次被袭胸的危险,才终于把墨青给推开了,她的小脸粉嫩嫩的像是能掐出水儿来,瞪着墨青说:“那是你的头吗?”什么鬼?为什么吻技一次比一次好了……

“不。”墨青唇角微勾,“不过这是我头上的小丫头最喜欢的东西。”墨青眼眸深深地看着靳辰的嘴唇说。

“我不喜欢。”靳辰口是心非。

“不喜欢啊?”墨青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看来我表现不够好,还得多练练……”

“唔……”靳辰再次被偷袭,反抗无效……

外间睡着两个被下了药的丫鬟,不远处还躺着靳辰的堂兄,墨青就抱着靳辰坐在床边吻得难舍难分……

当墨青把靳辰推倒压上去的时候,靳辰一抬腿,踹到了墨青身上某处,墨青身子一僵,被靳辰推到了一边……

“咳咳,谁让你得寸进尺的?”靳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看着墨青说,“只准亲亲,不准摸,也不准拉我的衣服。”说实在话,墨青的吻技真的很不错哎,可以考虑睡了他,不过不是现在。

“小丫头,你再来两次,你的幸福就没有了。”墨青看着靳辰的笑容很是无奈。这个张牙舞爪的小丫头,难得乖乖让他亲亲,结果又伤害他家兄弟……

“这么没用?”靳辰意有所指地看了一下墨青身上某个位置,笑得一点都不矜持。

墨青……好你个没羞的小丫头,竟然质疑我的能力,不证明一下岂不是对不起她这话……

看到扑过来的墨青,靳辰拿出一把匕首就放在了胸前:“别动不动发情,我有话要跟你说。”这货如今一见她就双眼放光,简直不忍直视。

墨青伸手拿过靳辰手中的匕首放在一边,在靳辰身旁坐下来,拉着靳辰的手说:“小丫头你明明喜欢我,不要口是心非。”

“我可没说过。”靳辰傲娇地表示。

“你说过。”墨青眼底都是笑意,“魏琰给我们做了见证的。”

靳辰神色一僵:“不过是配合你演戏而已。”

“那次你只是嘴上说说。”墨青看着靳辰笑,十分笃定的语气,“现在你心里是喜欢我的,我知道。”

“你还知道什么?”靳辰眉梢微挑看着墨青说,倒是没有否认墨青的话。感情的事情有时候也不需要讲得那么清楚,因为往往发生的时候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如墨青所愿,他这些天离开,靳辰真的有点想他,也真的意识到自己是喜欢墨青的。

而墨青原本并不一定要亲自去千叶城,很多事情都可以完全交给风清和魏琰去办,他可以一直陪着靳辰的。墨青选择暂时离开几天,也是想给靳辰一点时间,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心……

对这个敏感却又有些迷糊的小丫头,墨青一直宠着缠着,有时候靠得太近,往前迈一步,就会被靳辰下意识地推开。墨青知道,靳辰心里还不是很确定对他的感情,所以适当的空间是必要的,小小的别离,未必不会让感情更进一步……

“我还知道,小丫头你刚刚其实很享受。”墨青看着靳辰意味深长地说。

靳辰拧了一下墨青腰间的肉,面无表情地说:“别自我感觉太好,其实你的技术也就一般。”

墨青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双手按住靳辰的肩膀,看着她眼眸幽深地问:“我的技术一般?谁的技术好?嗯?”这丫头什么意思?难道她被别的男人吻过?墨青一想到这里就感觉五脏六腑都是酸的了……

靳辰突然笑了:“你吃醋了?”

“没错,我吃醋了,醋缸都翻了。”墨青看着靳辰幽幽地说,“快说是谁?”

“你知道了又怎么样?”靳辰觉得墨青现在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杀了他。”墨青冷声说。不管谁在他之前碰过他的小丫头,都只有死路一条。

“哦。”靳辰淡定地哦了一声。

“小丫头,你再不说,我就亲到你说为止。”墨青说着已经俯身下来了。

靳辰伸手捂住了墨青的嘴,结果墨青竟然在靳辰手心舔了一下,靳辰像是触电一般收回了自己的手,墨青的吻又落了下来……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靳辰在第五回被吻得喘不过来气的时候终于投降了:“我说……”

“嗯……”墨青眼眸幽深地看着靳辰水嫩润泽的樱唇,晚点再说也可以,他可以多来几次……

“除了你这个流氓,没有人碰过我。”靳辰真是服了墨青,打个kiss还没完没了了。

“那你说我的技术一般?嗯?”墨青看靳辰小巧玲珑的耳垂染上了淡淡的粉色,觉得可爱极了,就凑过去亲了一下。

感觉到靳辰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墨青眼眸一深,把靳辰的耳垂含在口中轻轻咬了一下……

“走开走开我说你技术一般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努力做得更好没有别的意思好了你今天也亲够了吧赶紧滚滚滚!”靳辰把墨青推开,一口气不带停地说了好几句话。这个色狼怎么这么会调情?竟然亲她的耳朵,她感觉身子有点发软……危险!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墨青伸手把靳辰揽入怀中,笑得十分愉悦……虽然他现在就很想把小丫头给吃了,不过小丫头容易炸毛,这样一点一点突破她的心理防线,一口一口慢慢吃掉的感觉其实也不错……

“抱够了没?”靳辰看墨青抱着她不动,抱了好久都没有要放开的意思,就开口没好气地问道。这货难道准备一整晚这样抱着不动,这个姿势有点累哎……

“好了,我走了,记得想我。”墨青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靳辰,看着靳辰笑得一脸荡漾,“明天我们就能在千叶城见到了,我明晚再去找你。”

墨青话落起身把地上的靳松提了起来准备离开,就听到靳辰嘀咕了一句:“明天都能见到了,干嘛还大晚上跑过来……”

墨青唇角微勾,把靳辰那个可怜的堂兄又扔在了地上,转身抱住靳辰,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轻声说:“因为我想你了。”

墨青已经走了,靳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还是热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皱巴巴的衣服,地上还躺着两颗不知何时被墨青扯掉的扣子……

靳辰无语望天,她怎么就沉迷于墨青的美色了呢?太没出息了也……

墨青都走了,靳辰才想起来自己本来想问墨青一些事的,结果被墨青亲得没完没了昏了头忘记了。

靳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靳松今晚这么怪异的举动,难道说,靳家已经答应了魏国的求亲,靳松因为他那个死了的父亲想要阻止这桩亲事,所以打算不让她回千叶城?

不得不说,靳辰靳姑娘清醒时候还是很聪明的,几乎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话说她本来想问墨青的就是靳家和墨家有仇,这门亲事靳家怎么会答应呢?如此看来墨青似乎已经都解决了?挺能耐的嘛……

第二天一早出发的时候,靳辰看到靳松有些躲闪的眼睛,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上了马车。

靳扬倒是不知道靳松昨夜做了什么,想着今日过午就能到达千叶城了,到时候要赶紧查一下那桩莫名其妙的亲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千叶城。

等夏国的钦天监合好墨青和靳辰的八字,至少还得三天时间,最终结果一定是吉,但这个过程是必须有的。

而这天,就是靳辰回到千叶城的日子了。

靳将军府昨日就收到消息,说大公子和五小姐明日就回来了,但是根本没有人给靳辰准备住的地方,也没有人打算去迎接。纵然靳放说了这桩亲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靳辰在靳家人眼中依旧是个人人避之不及的天命煞女,靳夫人不发话,谁也不会管靳辰的事情。

靳放上朝回来,进府的时候突然想起问了管家一句:“夫人给五丫头安排住的院子了吗?”

管家摇头:“夫人没有吩咐过。”

靳放有些不耐地说:“去跟夫人说,让她尽快安排好。”虽然不知道魏国为何非要求娶他那个命中带煞的女儿,但是魏琰说过的话靳放没忘记,这桩亲事还得靳辰点头才行。靳放不认为靳辰会反对,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做一下表面功夫,免得横生枝节。因为靳放知道魏琰一直都盯着靳将军府的一举一动,而靳放莫名觉得,魏琰很在意靳辰……

“是。”管家很快去通知靳夫人了,靳放又回书房去了。他虽然想起了给靳辰安排院子的事情,但是也不可能自己亲自去办,因为靳家儿女的事情,一向都是靳夫人管的,靳放有些大男子主义,几乎从不管内宅的事情。上次为了靳晚秋训斥靳夫人,也是因为宋老国公都把话说成那样了,让他很没面子……

管家见到靳夫人的时候,靳夫人正在给靳月梳头,母女俩亲亲热热的样子羡煞旁人。

听到管家转达靳放的话,靳夫人手一顿,脸色就冷了:“就让她住她小时候住过的星辰阁,不用另外安排。”

管家诺诺地应了,出门擦了一下额头的汗。都是靳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女儿,三小姐和五小姐在靳夫人眼中的地位简直是天差地别啊!

星辰阁是靳将军府后花园湖边的一处阁楼,十分偏僻,夏天热冬天冷,原本是给客人游玩赏花休息的地方,靳辰出生之后就住在那里,或者说被关在那里,很少能出来。

九年前靳辰被送到寒月寺之后,本来管家要派人把星辰阁打扫修缮一下,结果靳夫人不让,说那个煞星住过的地方谁也不要再进去,把门落了锁,再没管过。

靳夫人可能不知道,管家对府里各处都很清楚,星辰阁是二十年前建造的,木质建筑本身就容易坏,这些年不仅没人住,也没有人打扫,没有人修缮,从外面看都有些破旧了,更何况是里面。

不过管家也知道,如果他从靳夫人这里出来,去跟靳放禀报了这件事,回头靳夫人肯定会找他的麻烦。

所以……星辰阁就星辰阁吧,夫人吩咐了,他赶紧找人去打扫安排一下,别弄得太难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千叶城的天香楼里,魏琰和杜腾主仆两人坐在楼上一个雅间的窗边,喝酒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

“爷,小的有个大胆的猜想。”杜腾看着魏琰弱弱地说。

“说。”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那个靳家五小姐,不会就是南宫小姐吧?”杜腾看着魏琰弱弱地问。要说杜腾也是挺苦逼,一路跟着魏琰过来给墨青求亲,心中一直都有个大大的疑团,那就是墨王爷不是跟南宫小姐是一对儿吗?为什么还要来夏国求娶靳家五小姐?

杜腾问过魏琰,魏琰就是不告诉他,把杜腾给搞得抓心挠肝的,怎么想都想不通。昨夜突然灵光一闪,感觉自己想通了!墨王爷要娶的肯定是他喜欢的姑娘,而他明明就是喜欢南宫小姐的,不可能娶别人,所以结论就是,那个凶残无比的南宫小姐事实上就是夏国这个鼎鼎大名的天命煞女?!

看到魏琰唇角微勾,杜腾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他表示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不是都说靳家五小姐六岁就被送到寒月寺了,这些年一直在寺里吃斋念佛,虔诚地抄写了数百本经书吗?这样一个传说中的小姐,难道不应该是个娇弱愁苦的小姑娘?为毛会是那个凶残霸气的南宫小姐啊?他不懂,好不懂……

“杜子你到现在才想明白,真的是笨死了!”魏琰拿他自己那把金光闪闪的扇子敲了一下杜腾的脑袋,面带嫌弃地说,“难道你以为本王那个表哥会随便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那是那是,墨王爷当然不会随便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杜腾嘿嘿笑着说,“是属下愚钝。”不过主子哎,那位靳家五小姐既然是南宫小姐,那就是说你也是喜欢靳家五小姐的,可你如今千里迢迢跑到夏国千叶城,费尽心思为墨王爷奔走,促成他们的姻缘,心里真的开心吗……

杜腾看着魏琰常年翘起的唇角,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心中的疑问。他家王爷跟墨王爷真的是兄弟,他家王爷真的是个好人……

“爷,南宫……啊不靳五小姐就算从下面路过,应该也会在马车里吧,咱们在这里等着也看不到啊。”杜腾弱弱地对魏琰说。

魏琰手指微顿,转头瞪了杜腾一眼:“谁跟你说爷在等着看靳家五小姐了?爷是在等齐皓诚!”

“是是是!”杜腾赶紧点头,“想必齐世子见到爷等了这么久会很感动的。”

魏琰又敲了一下杜腾的脑袋:“别贫了,去城门口看看回来了没有?”

“是,小的这就去。”杜腾一溜烟儿地跑了。

魏琰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有些落寞,苦笑了一声。他在等谁,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或许只是想看看那个女子的真容吧,认识这么久了,即将成为他的嫂子,他却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想必墨青是知道的……

魏琰低头,正好跟一个人四目相对,不是别人,正是宋舒。而宋舒身旁还站着她的大嫂靳晚秋,所以宋舒只是瞪了魏琰一眼,然后就挽着靳晚秋进了天香楼。

“大嫂,你都好久没有来天香楼了,咱们今天在这里吃饭,顺便看看你家五妹什么时候回来。”宋舒拉着靳晚秋往楼上走。

靳晚秋笑得有些无奈:“舒儿,爷爷和安安还在府里,我们何必要在天香楼吃?我明日会去靳家看五妹的。”

“爷爷说了让你多出来走走的嘛。”宋舒不由分说地拉着靳晚秋进了一个雅间,就在魏琰所在的房间隔壁,“安安有人照顾,大嫂你不用一直守着他。”

宋舒进了雅间之后,放开靳晚秋的胳膊,打开窗户探出头去,就看到不远处魏琰也在往外看。宋舒冷哼了一声,收回了视线。

“舒儿,怎么了?”靳晚秋看着宋舒有些疑惑地问。

“没什么,隔壁是那个讨厌的魏琰。”宋舒说,“他现在可得意了,如愿替他表哥定下了亲事。”

想到魏国和夏国的这桩和亲,靳晚秋也有些搞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件事情的发生本身就很奇怪,更奇怪的是靳放在很短时间之内出尔反尔,如今千叶城中对这桩亲事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实情恐怕只有魏国前来求亲的魏琰最清楚了……

“坐下喝杯茶。”靳晚秋倒了两杯茶,递了一杯给宋舒。

宋舒拿过来喝了两口就放下了:“这茶不如大嫂泡的好喝。”

靳晚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宋舒又走到了窗边,往下看去眼睛一亮,大叫了一声:“二哥!”

正从楼下策马而过的一个男人猛然勒住马缰朝着楼上看了过来,看到正在对他挥手的宋舒爽朗一笑,翻身下马进了天香楼。

“大嫂,二哥回来了。”宋舒高兴地回头对靳晚秋说。

靳晚秋微微一笑:“爷爷昨天还在念叨二弟呢。”

说话间,宋家老二,如今宋国公世子宋天行已经推门进来了,看到靳晚秋也在,笑着对靳晚秋行礼:“大嫂。”然后看着宋舒叫了一声“小妹”。

宋天行是个阳光俊朗的小伙子,人高马大地站在那里,脸上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而他如今才不过十九岁的年纪,就比靳晚秋大一个月。

“二弟快坐。”靳晚秋给宋天行倒了一杯茶递了过去,“这趟出去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昨晚就回来了,太晚了我就直接回了军营,没有回家。”宋天行喝了两口茶放下,然后笑着说了一句,“这里的茶跟大嫂泡的茶差远了。”

宋天行两年前还是千叶城里赫赫有名的纨绔公子,被靳晚秋亲手绑着扔进了军营,最开始不服管教,一直逃跑,被靳晚秋打过好几次,最后终于把他给打醒了,不再游戏人间,乖乖地在军营中历练,成了一个合格的国公府世子。上个月宋天行奉命带队去外地办差,过了一个月了才回来。

靳晚秋微微一笑,宋天行伸手揉了揉宋舒的脑袋,笑着说:“小妹,你跟大嫂怎么在这里?爷爷和安安呢?”

“爷爷和安安在家呢,我跟大嫂来这里有事啦!”宋舒甩开宋天行在她脑袋上作怪的大手,笑嘻嘻地说,“二哥没发现今天街上的人特别多吗?”

“有吗?”宋天行往外看了一下,“好像是多了点儿,都等着看什么热闹呢?”

“不是看热闹,二哥你不在,不知道最近千叶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宋舒看着宋天行说。

“说来听听。”靳晚秋和宋舒在这里,宋天行也不着急回家,想听听最近千叶城有什么大事。他之前一直在赶路,倒是没有注意外面的流言。

宋舒绘声绘色地把魏国逍遥王千里迢迢来千叶城为他的表哥求娶靳家五小姐的事情讲了一遍,还讲了靳家原本不同意,后来又突然反悔的事情。

“这事儿倒是挺奇怪的。”宋天行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是大嫂的五妹今天回来吗?”

“是啊,过了中午应该就能到了。”宋舒点点头说。

“那就在这里吃饭吧。”宋天行知道府里事情多,靳晚秋难得出来,就叫了小二过来,点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准备陪靳晚秋和宋舒吃过饭看过热闹之后再一起回去。

“爷,靳五小姐再过小半个时辰就进城了!”

隔壁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宋舒冷哼了一声,宋天行开口问道:“隔壁是谁?小妹你认识?”

“还不就是魏国那个混蛋逍遥王!”宋舒没好气地说。

“小妹还没忘记那个混蛋啊?放心,二哥这次回来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出去办差了,等二哥找个机会揍他一顿给你出气。”宋天行又笑着揉了揉宋舒的脑袋。

“二哥你真好。”宋舒笑嘻嘻的很开心,感觉二哥回来了,家里就有主心骨了,下次见到靳月那个两面三刀的女人她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天行,舒儿,那件事都过去那么久了,魏国的逍遥王就是那样的人,何必耿耿于怀?”靳晚秋看着宋天行和宋舒说。

“大嫂,咱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妹妹,可不能被人欺负了,放心,我行事会有分寸的。”宋天行看着靳晚秋说,靳晚秋也没再说什么。

小半个时辰之后,下面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还能听到有人在高喊:“靳家那个煞女回来啦!”

宋舒放下筷子就跑到了窗边,靳晚秋和宋天行也站了起来过去看,就看到一行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是靳扬和齐皓诚,后面还跟着靳松,队伍里面只有一辆马车,外面坐着车夫和两个丫鬟,倒是看不到里面的人长什么样子。

“齐世子!”

杜腾站在楼上叫了一声,齐皓诚应声抬头,目光却并没有落在魏琰身上,而是看向了另外一边……

宋天行以为齐皓诚在看他,就对着齐皓诚挥了挥手,说了一句:“改天找你喝酒。”

齐皓诚微微一笑,这才看到了魏琰,直接扔下自己的马,飞身而起上了天香楼。

靳扬也没管齐皓诚,带着人继续往靳将军府而去了。围观的人过了许久才散去,神色都有些失望,不知道那个传说中的天命煞女到底长得什么样子啊,是不是也是凶神恶煞的……

“姓齐的,你刚刚在看隔壁那个宋家丫头吗?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魏琰一见到齐皓诚就来了这么一句。

齐皓诚唇角微勾:“姓魏的,都跟你说了,她是我妹妹。”

“切!鬼才信你。”魏琰白了齐皓诚一眼。

“倒是你。”齐皓诚看着魏琰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表哥身边不是有个女人吗?叫什么……南宫柔?为什么又莫名其妙地跑到这里来求娶靳家小五?”

“靳家……小五?”魏琰看着齐皓诚神色莫名地问,“你跟靳家五小姐很熟?”

“那当然!”齐皓诚一脸嘚瑟地说,“这次我跟靳扬一起去接的,一路回来当然熟了,她管我叫世子哥哥呢。”

“噗!”

旁边杜腾没忍住笑了出来,齐皓诚瞪了杜腾一眼:“杜子你笑什么笑?”

杜腾忍着笑说:“齐世子,小的突然想到了一个笑话,你们聊。”

魏琰也似笑非笑地看着齐皓诚说:“世子哥哥?我怎么不信呢?”那姑娘会管齐皓诚叫世子哥哥?除非太阳打西边儿出来。

“别扯开话题。”齐皓诚看着魏琰问,“你到底为什么要替墨青求娶靳小五?”

“你真的想知道?”魏琰看着齐皓诚问。

齐皓诚点头:“当然,如果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别怪我把你的事情给搅黄了。”

魏琰唇角微勾:“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你之前不是问我表哥为什么是个废物王爷吗?因为他命不好。”

“什么?”齐皓城表示没太懂。

“这么说吧,墨青从一出生就被判定是天煞孤星的命,所以这么多年墨家人也不愿意管他,父皇不让他习武。”魏琰看着齐皓诚说。

“啊?”齐皓诚愣住了,“墨青是天煞孤星?这么说,他要娶靳小五,难道是因为他们都是煞星的命,所以八字很合?”

“没错。”魏琰看着齐皓诚微微点头,十分认真地说,“你应该能想到墨青在魏国处境不太好,正好魏国钦天监的一位高人算出如果墨青娶一个同样为煞命的女子的话,就能互相克制彼此的煞气,不再影响身边的人,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这……”齐皓诚觉得魏琰说的话似乎也没有什么毛病,墨青竟然是个天煞孤星的命,这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魏琰肯定不会拿这个胡说,因为墨青出身墨家却长成了个废物本身就很不合理,如果说他是因为命数不好被厌弃的话倒是极有可能的。而天煞孤星要成亲,所以选中了夏国的天命煞女,因为命中都带煞,能够互相克制……

“不对!”齐皓诚摇摇头看着魏琰说,“那个南宫柔呢?难道墨青准备把靳小五娶回去,让她跟南宫柔两女共侍一夫吗?”这怎么可能?那个南宫柔就是个不好招惹的存在,靳家小五更是个真正的煞星。

“唉。”魏琰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落寞,“她走了。”

齐皓诚知道魏琰口中的她指的是谁,因为齐皓诚知道魏琰喜欢南宫柔。只是南宫柔走了又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她走的时候才知道,她是个世外高人的徒弟,只是奉师命保护我表哥一段时间,后来就回师门了。”魏琰神情落寞地说,“她跟我表哥其实也没什么,我表哥说只是把她当妹妹,之所以表现出喜欢她,是为了让我死心。”

“原来是这样……”齐皓诚恍然大悟,然后同情地拍了拍魏琰的肩膀,“兄弟,别伤心了,那样的姑娘真不适合娶回来当媳妇儿,说不定哪天她一个不高兴就把你给砍了。”

魏琰甩开齐皓诚的胳膊,心中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很多事情外人云里雾里就算了,他必须给齐皓诚一个满意的解释,不然以这货的性子绝对会坏事。

好在魏琰早就想好了说辞,成功骗过了齐皓诚。不是魏琰非要欺骗齐皓诚,只是这件事情归根结底是墨青和靳辰的事,也是他们的秘密,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齐皓诚跟靳家关系不浅,如果让他知道靳辰就是南宫柔,他未必不会告诉靳扬,届时很多事情就更加无法解释了。

现在这样挺好的,“南宫柔”回师门去了,没人能找到,而靳家五小姐归家,也没有人会怀疑。魏琰听墨青说,靳辰还给自己找了一个便宜师父,就算用武功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算了。”魏琰摇摇头说,“大丈夫何患无妻?本王这么一表人才,有大把的好姑娘等着投怀送抱呢。”

“就是!”齐皓诚哈哈一笑,魏琰表演得太过逼真,他真的信了。主要是魏琰说的话没有任何漏洞,他也没有想到别的可能。作为亲眼见到靳小五用九年时间抄了满屋子经书的人,还相信了靳辰是慧悟大师的徒弟,齐皓诚并不会把靳辰跟曾经见过的南宫柔联系起来。

“倒是得问问你,那个靳家五小姐长什么样子啊?会不会很丑?”魏琰兴致勃勃地问齐皓诚。

坐在旁边的杜腾一脸佩服地看着魏琰,自家爷的演技,也是没谁了,如果不是他知道内情,差点都相信了……

“怎么可能?”齐皓诚说,“靳小五长得……”

魏琰看着齐皓诚突然语塞的表情,突然笑了起来:“小齐子,你别告诉我你现在都没见过靳家五小姐长什么样子啊?我会笑话你的,哈哈!还世子哥哥?你真敢吹!”

“嗨,没人见过靳家小五长什么样子。”齐皓诚说,“她这些年一直戴着面纱,到现在都没摘下来,就连靳扬都不知道,我也没办法。”

没人见过靳辰的真容吗?魏琰觉得未必,至少墨青肯定是见过的。

“不过你放心。”齐皓诚拍着魏琰的肩膀说,“靳小五的容貌绝对配得上你表哥,我敢打包票,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魏琰看着齐皓诚问。

“只不过靳小五的性子不怎么好,她会不会愿意嫁给你表哥,还不一定呢。”齐皓诚看着魏琰幸灾乐祸地说,“不,我觉得她肯定不愿意,到时候看你们怎么收场。”

魏琰唇角微勾:“我跟靳将军说了,必须靳家五小姐点头,想必靳将军会想办法的。”

“你还没说,你怎么让靳扬他爹改主意的?你是不是抓住了靳家的什么把柄拿去威胁他了?快说来听听。”

看到齐皓诚眼中闪烁的八卦光芒,魏琰再次确定,齐皓诚真的很聪明。不过这件事魏琰是肯定不会跟齐皓诚说的,齐皓诚问了一会儿问不出来也就不再问了,心中认定魏琰肯定抓住了靳家的什么把柄,不然靳放不可能出尔反尔打自己的脸。这种事情他不知道未必是坏事,万一知道了还得纠结要不要告诉靳扬……

“看来你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要不要去我家住?”齐皓诚看着魏琰问道。他真的把魏琰当朋友的,他没有兄弟姐妹,不太喜欢回家也是因为家里不够热闹。

“好啊。”魏琰唇角微勾。他该做的事情差不多已经做完了,等婚期定下来,也该准备回魏国了。因为已经十一月初了,他在过年之前得回去,最好能在过年之前让墨青把靳辰娶回魏国去。

当天齐皓诚回安平王府的时候把魏琰也带回去了,安平王妃看到齐皓诚回来很高兴,倒也不在意魏琰住在安平王府,反正只要齐皓诚开心就好……

------题外话------

【游游是兼职写作,更新已经不少了,所以评论区催更的、说嫌少的,一律不再回复,多谢理解和支持!爱你们↖(^ω^)↗】

【今儿是情人节,游游这个单身汪在这里祝大家节日快乐,有情人的终成眷属,没有的狗粮吃饱O(∩_∩)O哈哈~】

推荐好友文文:妃撩不可:污王滚下榻

作者/梦璇玑

本以为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殊不知,这只是一场追情逐爱的撩心之计。

初次见面,她睡了他。

再次见面,她在杀人,梨花树旁,他在观摩。

第三次见面。

他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她答:“没有!”

他笑:“今日开始,你有了!”

从此,整个天阙王朝最想被男人女人们扑倒的吴王殿下在一条忠犬进化之路上一去不复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