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骂她个狗血淋头/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说靳将军府这边。

靳扬下了马车看到门口没有人迎接,微微叹了一口气。靳松已经先一步走了,因为靳家二房住在靳将军府的隔壁,并不在一个宅子里。

“小五,到家了。”靳扬下了马,掀开车帘看着靳辰说。

昏昏欲睡的靳辰睁开眼睛,就看到靳扬愣在了那里。靳辰摸了一下脸,脸上的面纱不知什么时候掉了,索性也不戴了,起身从马车里走了出来,也不管下面的随从和下人看着她眼中的惊艳,神色淡淡地对靳扬说:“走吧。”

“哦。”靳扬反应过来,赶紧跟上了靳辰的脚步。他知道靳辰的容貌一定很出色,可是没想到竟然如此绝色倾城,足以让看到她的人失神。靳扬觉得,靳辰的容貌比靳月还要出色几分,让人心生惊艳一眼难忘,曾经也只有魏国那位有着天下第一美男子之名的墨王爷给过靳扬这样的感觉了……

“天哪,五小姐好美啊。”

“是啊,比三小姐……”

“嘘,这话千万别说,三小姐最不喜欢别人比她优秀了。”

……

一路上跟着靳辰的两个小丫鬟也是第一次见到靳辰的真容,都被惊到了。虽然府里的三小姐真的很漂亮,但是见过五小姐之后,她们觉得三小姐瞬间就被比下去了……不仅仅是五官,还有气质。五小姐身上有一种无法描述的独特气质,跟三小姐截然不同,跟她们见过的所有女子都有所不同……

“小五,你之前为何要戴着面纱?”靳扬很是不解。本来还在想等靳辰下了马车进了府,劝靳辰把面纱摘下来,否则父母可能会不高兴,谁知道面纱掉了靳辰就不再戴了,似乎也没有在意容貌被别人看去这件事情……

“习惯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靳扬也没再说什么,想必五妹这些年在寒月寺那样的地方一直都是戴着面纱的吧。

“老奴参见大公子,参见……”靳将军府的管家远远地看到靳扬和一个少女进了府,赶紧小跑着过来了,结果抬头看了靳辰一眼,就愣在了那里……

“小五,这是王伯。”靳扬很理解管家的失态,因为他不久之前看到靳辰的时候也失态了。

“老奴参见五小姐。”王伯赶紧低头对着靳辰行礼,心中惊诧不已。万万没想到这个在庙里长大的五小姐容貌气质都如此出众,比三小姐更胜一筹,而且她看着他的眼神没有任何温度,让他心中一跳不由得生出了敬畏。

“王伯,五妹的住处安排好了吗?”靳扬看着管家问。

“回大公子的话,夫人吩咐让五小姐住在星辰阁。”管家汗涔涔地说,话落果不其然看到靳扬皱起了眉头……

“小五,时间尚早,先随大哥去拜见爹娘吧。”靳扬看着靳辰说。心中却对靳夫人的安排有些不满,星辰阁已经荒废九年了,怎么能住人?而且现在已经是冬季了,住在阁楼上会很冷的,也不知道靳夫人到底在想什么。

靳辰不置可否。她现在已经光明正大地用本来的容貌出现在人前,也坐实了靳家五小姐的身份,目的基本已经达到了。如果接下来靳家人对她不善的话,她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客气,反正她不久之后就要嫁给墨青那个流氓了……额,怎么又想到墨青了……

靳辰跟着靳扬穿过半个靳将军府,去了靳夫人住的院子。

一路走来,靳辰看着靳将军府里在冬季依然绿意盎然松柏长青,还有不少花花草草,心知靳家一定很有钱,到时候出嫁,要不要让靳家多给点嫁妆呢……

靳扬每到一处就耐心地给靳辰介绍,靳辰也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发表意见,也没有任何疑问。就这样,兄妹两人一起进了靳夫人的院子。

靳夫人住的地方名叫萱芷院,是整个靳将军府最好的院子。这会儿除了靳扬和靳辰之外,靳家其他的公子小姐都在靳夫人这里等着了,等着靳辰过来拜见靳夫人。

外面已经有些寒冷了,房间里的角落放着上好的银丝碳,使得房间里在这冬季依旧温暖如春。

靳夫人本身容貌是很不错的,不然也生不出这么好看的儿女。她今日穿着很华丽,看起来倒不像是生过几个孩子的女人。

靳夫人身旁坐着的自然是她最宝贝的女儿靳月,房间里还有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是靳家庶出的四公子靳飞宇,另外还有两个看起来十岁出头,容貌很相似的公子和小姐,一个是靳家六小姐靳宛如,一个是七公子靳飞鹏。他们是一对龙凤胎,生母产后大出血死了,从小养在靳夫人膝下,倒是颇得靳夫人喜爱。

靳放一早就进宫去了,这会儿还没有回来。靳夫人正在给靳月看她选的几个花样子,说是要给靳月添几身新的冬衣。

“母亲果然是最疼三姐的,我们都是没人疼的孩子。”坐在靳夫人另外一边的是庶女靳宛如,这会儿一脸娇嗔地看着靳夫人说。

靳宛如和靳飞鹏的生母本就是靳夫人陪嫁的丫鬟,因为靳夫人生下靳辰之后肚子再没有任何动静,才主动给靳放安排的。这对龙凤胎出生就养在靳夫人膝下,靳夫人对他们倒是还不错。听到靳宛如的话,靳夫人笑着点了点靳宛如的额头:“什么好东西少了你这个小鬼灵精?”

“母亲最好了!”靳宛如拉着靳夫人的手,笑得一脸乖巧。

靳飞鹏和靳飞宇都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有说话,一直到听到孙嬷嬷打开帘子说了一句:“大公子和五小姐来了。”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就变了……

靳夫人脸色一沉放下了手中的花样子,靳宛如也放开了靳夫人的胳膊,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

几人都朝着门口看了过去,最先进来的是靳扬,还是那副公子如玉的模样,神情之间也不见多少疲惫。

而跟在靳扬身后进来的那个少女,却让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靳辰在寒月寺的时候穿的是素衣,靳扬接她回来的路上给她买了不少新的衣服和首饰,衣服颜色也都偏素淡,靳扬以为靳辰喜欢,而且觉得素色很称靳辰的气质,靳辰没有任何意见,反正不花她的钱。衣服倒是穿了,首饰都没用过。

今天靳辰穿着一身青色的裙子,并没有繁复的花纹,看起来也不厚重不华丽,就那么轻轻盈盈地穿在身上,勾勒出窈窕到完美的身姿。

而她的五官仿佛得了天神最大的眷顾,皮肤莹白如玉吹弹可破,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朱,秀气的鼻子有着最完美无缺的高度,而最美的是那双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初看似幽潭一般沉静无波,再看却发现里面仿佛凝聚了天地光华,所谓顾盼生辉当是如此……

靳辰就那样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靳家人面前,没有笑,没有说话,却让所有人都失态了,因为没有人想过,这个在庙里过着清苦日子长大的五小姐,却有着靳家这一辈公子小姐中最好的模样,就连靳月在她面前都瞬间变得黯淡无光……

“小五,这是娘。”靳扬对靳辰微笑着说,“还不快叫娘?”

“竟然连我都不记得了吗?”靳夫人神色难看地看着靳辰,不等靳辰开口就质问道,一点都不掩饰她对靳辰的不喜。说来也是怪哉,明明靳辰也是靳夫人肚子里出来的,可是见到靳辰容貌生得这样好,靳夫人只觉得生气。因为靳夫人一直都认为她最宝贝的靳月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姑娘,可是见到靳辰的第一眼,靳夫人就知道,靳月根本不如靳辰……

“我为什么要记得你?”靳辰面无表情地看着靳夫人说,话一出口,房间的人神色都又变了……

“你这个不孝女!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靳夫人看着靳辰一脸厌恶地说。

“不孝?”靳辰唇角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看着靳夫人说,“我倒是想尽孝,你给过我机会吗?九年了,我六岁离开这里,不记得你难道不是很正常?有娘生,没娘养,说我不孝?你怎么不先检讨一下自己不慈呢?所谓虎毒不食子,你把我扔到那么远的地方自生自灭,心思可谓恶毒,是不是想着我最好死在那里永远不要回来?就算知道我活着还是不想让我回来,想让我到城外尼姑庵里出家?你也真敢想,不过我觉得像你这样恶毒的母亲才应该好好到佛前忏悔,不过佛祖都未必会收你这样的弟子!”

房间里一片寂静,任谁都没想到靳辰竟然一见面就把靳夫人给骂得体无完肤,连恶毒这样的字眼都用上了。

靳扬反应过来的时候靳辰已经洋洋洒洒地骂完一轮儿了,三个庶出的孩子都低着头不敢说话,靳夫人看着靳辰,气得脸色涨红说不出话来,靳月扶着靳夫人,看着靳辰十分不悦地说:“五妹,你怎么一回来就顶撞母亲?还不快跪下跟母亲认错?”

靳月看着靳辰,眼底闪过一丝嫉妒。她还是大意了,小时候靳辰这个妹妹五官就比她出色,她本以为在那清苦的地方生活九年,靳辰就算回来也肯定变丑了,气质肯定十分怯懦上不得台面,谁知道她竟然出落得如此令人惊艳!靳月在想如果早点知道靳辰生了这样一副祸水容颜的话,就应该在她回来之前把她解决了……

“没错,为何要认?”靳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地说,“气着了?不好意思,我是没有人教养长大的,别人是靠天靠地靠父母,所以跪天跪地跪父母,而我靠天靠地靠自己,所以,想要让我跪她,下辈子吧!”

靳辰自己本身对靳夫人其实没有多大的感觉,可是原主就因为靳夫人的狠心抛弃而香消玉殒。靳辰既然用了原主的身子回到了原主的家,就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时隔九年,靳夫人依旧是这样一副恨不得她死在外面不回来的模样,靳辰怎么可能对她客气,叫她娘?不可能!给她下跪?更不可能!

“小五!”靳扬不认同地看着靳辰。

靳辰面无表情地看了靳扬一眼:“大哥,你也认为我应该跪下认错吗?”

对上靳辰没有任何温度的眼神,靳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得看着靳夫人说:“娘,小五刚回来,你就别对她要求那么多了。”话落指着房间里的另外几个人说,“小五,这是你三姐靳月,四哥飞宇,六妹宛如和七弟飞鹏,现在见过了,我先带你去休息。”话落直接转身出去了。

靳辰跟着靳扬往外走,靳夫人抚着胸口气呼呼地说:“扬儿你回来!”

靳扬脚步顿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头。他真的不明白,一直都不明白,靳夫人这样做究竟有什么好处?都是一家人,不能好好相处吗?靳辰是言语偏激了一些,可靳夫人也没给她好好说话的机会啊!

“娘,在大哥眼中,我们都不如五妹来得重要。”靳月扶着靳夫人幽幽地说。小五?叫得这么亲,那么维护她,到底为什么……

“哼!”靳夫人气恨地捶了一下桌子,“这个府里还是我说了算!”

却说外面靳扬出了靳夫人的萱芷院,才想起来本来过来的时候还想着跟靳夫人说给靳辰另外找个好点的院子住,可是如今闹得也没说。

“怎么不走了?”靳辰看着靳扬问。

“星辰阁有些破败了……”靳扬看着靳辰说,“我去找管家给你另外安排一个院子。”

“不用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就去星辰阁吧。”名字还不错。

靳扬无奈,带着靳辰朝着星辰阁的方向而去了。

因为太久没有住人,管家安排不少下人过来打扫了半天,也只是让星辰阁里面看起来干干净净,但是破的地方还没来得及修补……

看到靳扬带着靳辰过来,下人行礼过后都退下了,管家还有些不安地站在一旁。

“王伯,今天之内把这里的家具全部换成新的。”靳扬看着管家说。

“是,大公子。”管家赶紧点头。虽然后宅的事情必须夫人同意,但是大公子的话也不能驳了,想必夫人怪罪下来的话,大公子会帮忙开脱的……

靳辰看着面前虽然破破烂烂但是被打扫得很干净的阁楼,抬脚走了上去,走到一半的时候转头看着靳扬说:“我要自己挑一个丫鬟。”

靳扬微微点头:“好,你可以选四个大丫鬟,八个粗使丫鬟。”

“我只要一个就行了。”靳辰说。话落已经上了星辰阁的二楼,也就是她在靳家要住的地方。

“我爹呢?”靳扬看到靳辰上去没下来,想着先看管家把这里的东西换一下再说。

“老爷早上进宫了,现在还没回府。”管家说。

“我知道了,你去办事吧。”靳扬看着管家说。

管家走了,空荡荡的星辰阁中只剩下二楼的靳辰和一楼的靳扬。靳扬微微叹了一口气,起身回了自己的院子,准备换身衣服再去找靳夫人好好谈谈。

却说靳辰坐在星辰阁中看着下方结了一层薄冰的湖面,感觉这里视野还是很开阔的,风景也不错,就是破了点儿而已,比她过去八年在寒月山上住的那个茅草屋好多了,可以接受。

至于靳辰说要一个丫鬟,其实是想到了琴韵。但是靳辰并不知道琴韵这会儿有没有顺利到达千叶城混进靳将军府,她也不打算去找。想必琴韵如果在靳家的话,知道她回来了,会主动过来找她的。

千叶城安平王府。

魏琰和齐皓诚正坐在齐皓诚的书房里喝酒聊天,外面传来杜腾的声音:“爷。”

“进来。”魏琰开口。之前他吩咐杜腾去靳家看看情况,想必这是打探到了什么有用的消息。

杜腾进来之后,看到魏琰和齐皓诚都看着他,就开口恭敬地说道:“爷,属下并没有见到靳五小姐,不过听靳将军府的下人都在议论。”

“议论什么?”齐皓诚兴致勃勃地问。

“靳将军府的下人都说,刚刚回家的五小姐容貌惊为天人,比靳三小姐还要出色几分。”杜腾说。话说他也很好奇南宫小姐的真容究竟什么样啊……

“什么?”齐皓诚扔了手中的玉杯,气哼哼地说,“靳小五竟然一回家就把面纱给摘了?”

“貌似是这样。”杜腾弱弱地说。

“那她为什么一路戴着面纱不让我看?气死我了!”齐皓诚拍了一下桌子,“还以为她要一直戴着呢,谁知道一回家就摘了,岂不是很多人都看到了?!”

“还有呢?”魏琰没有理会正在抽风的齐皓诚,看着杜腾神色淡淡地问道。对于靳辰的容貌,魏琰并不觉得意外。他觉得靳辰就该是靳家最出色的小姐,没有之一。

“还有下人说,靳五小姐一回家就把靳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靳夫人差点被气晕了。”杜腾嘿嘿笑着说,一点都不掩饰他的幸灾乐祸。

“噗哈哈!果然是靳小五!”齐皓诚又笑了起来,笑得乐不可支,“我说什么来着?当初我就跟靳扬说了,他接回去的妹妹绝对能把家里搞得鸡犬不宁!”齐皓诚一直都不喜欢靳扬的母亲靳夫人,齐皓诚他娘安平王妃也不喜欢靳夫人,因为靳夫人有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

杜腾嘴角抽了抽……齐世子你这么幸灾乐祸真的好嘛?说好了跟靳家大公子是兄弟的呢?

“还有呢?”魏琰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杜腾问。把靳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不错不错,很有性格……

“还有,”杜腾说,“靳夫人给五小姐安排的住处是靳将军府里最破的星辰阁,已经九年没有住人也没有修缮过了,今天才刚刚打扫了一下。”

魏琰神色微变,还没说什么,齐皓诚已经拍案而起了:“什么?竟然让靳小五住最破的楼?太过分了!靳小五没有把那个楼给拆了吗?”

“没有。”杜腾弱弱地说,“靳五小姐似乎没有拒绝住星辰阁,这会儿已经进去了。”

“这不符合靳小五的性格啊?”齐皓诚若有所思地说。

“可能是因为那个楼的名字。”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齐皓诚一拍脑门儿:“没错没错!肯定是这样!星辰阁,这名字倒是跟靳小五很配。”

“齐世子,听说那星辰阁里面没有一件好的物什,就算要换,恐怕靳夫人也不会给换什么好东西。”杜腾看着齐皓诚弱弱地说,“靳五小姐真的是太可怜了。”

“不行不行!靳小五是本世子接回来的,怎么能住那么破的地方?”齐皓诚对还没见到真容的靳辰非常有好感,在被靳辰踹飞好几次之后感觉跟靳辰一见如故,单方面认为他跟靳辰是好朋友了。作为一个最讲义气的人,齐皓诚表示这样不行,他不能坐视不理。

“小炎子!”

齐皓诚叫了一声,他的随从很快出现了。这是一个有些瘦弱的少年,看起来很机灵。

而魏琰还是第一次听说齐皓诚的随从叫“小炎子”,脸一下子就黑了,目光恨不得把齐皓诚的后脑勺戳出一个洞来……

“去府里库房找一张最好的床,要紫檀木的,配套的家具都得有。”齐皓诚吩咐小炎子,“把上次宫里赏赐的那块白狐绒毯也拿出来,还有……”

齐皓诚在那里说了半天,魏琰给杜腾打了一个眼色,杜腾立刻心领神会,弱弱地打断了齐皓诚:“齐世子,这些东西是给靳五小姐准备的吗?”

“是啊,你有意见?”齐皓诚看着杜腾说。

“有一点点。”杜腾弱弱地说,“齐世子给靳五小姐送东西,于礼不合,而且靳大公子肯定觉得很没面子。”

齐皓诚愣了一下,摆了摆手让小炎子出去,看着杜腾说:“你接着说。”

“靳五小姐是墨王爷的未婚妻,齐世子如果大张旗鼓给靳五小姐送东西,对靳五小姐的名声不好。”杜腾弱弱地说,“而且靳五小姐是靳大公子的亲妹妹,齐世子上赶着送东西过去,这不是打靳大公子的脸吗?”

“这倒也是。”齐皓诚坐下来微微点头说,“那就算了?可靳小五住得那么破怎么办?我要是什么都不管岂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这个,齐世子不方便送,我家王爷可以送啊。”杜腾嘿嘿一笑说。

“为毛?”齐皓诚表示不服。凭什么他不能送魏琰就能送?靳辰又不是魏琰的未婚妻?魏琰送东西不是照样打靳扬的脸吗?

“因为她是我未过门的表嫂,先替我表哥送点聘礼过去很正常。”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聘礼?”齐皓诚神色莫名地看着魏琰,“你来千叶城根本什么东西都没带好不好?”

“不,我家王爷带了很多东西来千叶城,只不过放在别处了。”杜腾弱弱地说,“之前送给夏皇陛下的那尊玉雕,就是这次带过来的。”

“你真的带了聘礼过来?”齐皓诚看着魏琰问。看来魏琰的确是对这桩亲事志在必得啊……

“小齐子,以本王的财力,就算什么都没带,也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弄出十里红妆来。”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没错没错,我家王爷很有钱的。”杜腾接了一句。

齐皓诚……魏琰你个土豪干脆在钱堆里睡觉得了……

一个时辰过后,千叶城的百姓就看到几个大车从魏国驿馆里面出来,朝着靳将军府而去了……

“夫人,魏国逍遥王派人来了。”管家小跑着过来禀报靳夫人。

靳夫人愣了一下:“他派人来做什么?”

“来的那位杜公子说是先送一部分聘礼过来。”管家很晕,这都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靳扬换了一身衣服过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管家的话。

靳夫人看到靳扬还是有些生气,偏过头去也不说话了。管家把情况跟靳扬说了,靳扬微微皱眉:“请那位……杜公子去前厅,我马上过去。”

管家走了,靳扬看着靳夫人叫了一声:“娘。”

“哼!”靳夫人扭头不看靳扬,靳扬无奈,对靳夫人说道:“娘,我先去招待客人,晚点再过来。”话落转身走了。

靳将军府的前厅里,杜腾杜公子端端正正地坐着,想着这靳将军府里的摆设也不怎么样啊,跟逍遥王府和墨王府都没得比,实在是太穷了太穷了!

靳扬来的时候,看到杜腾微微愣了一下,因为他们其实是认识的,魏琰总是把杜腾带在身边。

“靳大公子,又见面了。”杜腾起身对着靳扬不卑不亢地行了个礼。

“杜公子请坐。”靳扬回礼,示意杜腾落座。

“不知杜公子这会儿过来有什么事?”靳扬看着杜腾问。

“是这样的。”杜腾微微一笑,倒也是一表人才,“我家王爷听闻靳五小姐今日已经回家了,所以派在下先送了一些聘礼过来给靳五小姐用。”

靳扬皱眉:“这似乎于礼不合。”

杜腾微微一笑:“靳大公子不用多虑,我家王爷说了,这门亲事已经定下来了,该有的礼数一样不会少。只是靳大公子也知道我家王爷最是在意墨王爷这个兄长了,对这桩亲事很看重,先送一些聘礼过来,也是为了表示对靳五小姐的重视。”

靳扬还是摇了摇头:“一切还是按照礼数来吧。”

“靳大公子,”杜腾笑着说,“不如问一下靳将军的意思?说不定靳将军不会反对呢?”

靳扬皱眉。他回到府中还没见过靳放,刚刚听说靳放回来去了书房。靳扬还没问靳放为何突然反悔答应了这桩亲事,听杜腾似乎话里有话……

靳扬站了起来,对着杜腾拱了拱手:“那就劳烦杜公子再稍坐片刻,在下去去就来。”靳扬觉得他应该先去见靳放,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再说……

“无妨,在下可以等。”杜腾微微一笑。他可是给魏琰和齐皓诚打了包票,一定要把这些东西送到靳辰面前的。

靳放才刚刚从宫中出来,还不知道府里今天发生的事情,只知道靳扬和靳辰都已经回来了。

靳扬来的时候,靳放刚刚放下茶杯,看到儿子回来倒也有点高兴,让靳扬坐下了。

“一路还顺利吧?”靳放看着靳扬问。

“顺利。”靳扬微微点头。

“五丫头已经安顿好了?”靳放看着靳扬问。

“娘安排小五住在星辰阁。”靳扬说。

“嗯。”靳放微微点头,“安排好就好。”

靳扬本以为靳放听到星辰阁会有什么反应,谁知道靳放什么都没说,一脸这样就很好的样子……靳扬知道自己这个父亲向来不管府里的事情,恐怕他连星辰阁如今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吧……

“爹,魏国逍遥王派了人过来,这会儿在前厅等着。”靳扬看着靳放说。

靳放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状似无意地问:“魏琰派人过来做什么?”

“说是先送一部分聘礼过来。”靳扬说。

靳放微微点头:“送来了那就收着吧。”

靳扬有些惊讶地看着靳放:“爹,这于礼不合。”

“两国和亲,不是普通嫁娶,礼数也与平常不同。”靳放说。

“爹,你为什么答应了这桩亲事?”靳扬看着靳放问道。怎么感觉靳放像是有什么顾忌一样,一听到是魏琰送来的东西,也不管是什么就让收着……

“这个你不用管。”靳放看着靳扬说,“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至于靳原,靳放一定要尽快把他处理掉……

“爹……”靳扬还想再问什么,刚一开口就被靳放打断了:“你去招待一下魏琰派来的人,他们有什么要求不过分的就应了,去吧。”

靳扬从靳放的书房里出来,又去了前厅。杜腾依旧坐在那里闲适地喝茶,看到靳扬回来笑着问了一句:“靳大公子,靳将军怎么说?”

“你们送来的东西可以拿进来了。”靳扬神色淡淡地说。

“还请靳大公子带路,这些东西是要直接交到靳五小姐手中的。”杜腾看着靳扬说。

“这……”靳扬想说这太不合礼数了,可是突然又想到靳放刚刚说的话,只得微微点头说,“好,随我来吧。”

等靳扬看到几大车的东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都愣住了……他本以为魏琰就算让人送东西来,应该也是小东西,首饰玉佩什么的,谁知道竟然这么多,竟然还有一张大床和几个柜子?

想起破败的星辰阁,靳扬脸色不怎么好看。看来是魏琰一直派人盯着靳家,所以才会在靳辰刚回来没多久就送了这些东西过来,这不是打靳家人的脸吗?

可是想到自己那个任性得油盐不进的母亲,还有似乎刻意瞒着他什么事情的父亲,靳扬还能说什么……

而就在杜腾进了靳府的时候,星辰阁里就迎来了两位客人,正是商量好要在杜腾之前一睹靳辰芳容的魏琰和齐皓诚……

本来魏琰没想来,谁知齐皓诚非要来,还说如果他们不早点过来,岂不是杜腾比他们都要更早看到靳小五的真容?这怎么可以?

于是,魏琰和齐皓诚两个人就从靳将军府的后墙潜进了靳家,对靳家各处都相当了解的齐皓诚轻车熟路地带着魏琰找到了星辰阁。

“果然破!太破了!”齐皓诚嫌弃地说。因为星辰阁里的家具物什都要换,所以门开着,不过这会儿没有下人在,齐皓诚和魏琰就直接进去了。

在齐皓诚和魏琰翻墙溜进靳将军府的时候靳辰就看到了,因为她本来就坐在星辰阁二楼看风景,从她的角度,把那俩人进府之后鬼鬼祟祟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靳小五,靳小五?”齐皓诚一边走一边叫,也不管会不会被别人听到。魏琰跟在齐皓诚身后,神色淡淡地往上走。如果不是知道齐皓诚这货就是这性子,魏琰都要怀疑齐皓诚喜欢上靳辰了……

靳辰回头就看到齐皓诚和魏琰出现在楼梯口,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没有说话,而齐皓诚和魏琰都愣在了那里……

“靳小五,原来你长得这么美啊……”齐皓诚愣愣地看着靳辰说。简直是太美了,比那什么雪狼国第一美女秦蓝美多了,比靳月也美多了,这才是真正的夏国第一美女,不不不,天下第一美女!

魏琰心情很复杂……看到眼前的靳辰,惊艳之后又觉得,她跟墨青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靳小五,你这么好看怎么不早点让我看看呢?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齐皓诚凑到靳辰面前笑嘻嘻地说。

看到齐皓诚纯碎欣赏的眼光,靳辰伸手把齐皓诚的脸拍到一边,看向了魏琰。

“在下魏琰,冒昧打扰了。”

齐皓诚在,魏琰不得不这样说,因为这本应该是他第一次见到靳家五小姐,事实上也的确是……

“确实很冒昧。”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魏琰嘴角抽了抽,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在下是被齐世子拉过来的,不是主犯。”

齐皓诚也不在意魏琰推他出来,这会盯着靳辰的脸一个劲儿地看:“靳小五,你说你吃斋念佛那么多年,怎么没有面黄肌瘦呢?”

“你才面黄肌瘦,你全家都面黄肌瘦。”靳辰面无表情地把齐皓诚凑过来的脸又拍到了一边儿。

“嘿嘿!那不能,我家厨子做饭还是很好吃的,改天请你尝尝。”齐皓诚看着靳辰笑嘻嘻地说。

“你们来做什么?”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给你送东西啊!”齐皓诚脱口而出,话落又嘿嘿一笑说,“我们跟东西没有一起来,不过送来的东西应该等会儿就到了。”

“什么东西?”靳辰眉梢微挑。

“你看你这里这么破,这个破楼除了有个好名字之外一无是处,所以我们……应该说是你未来的表弟,”齐皓诚把魏琰拉了过来看着靳辰说,“他替他表哥先给你送一点聘礼过来,都是你现在用得上的。”

听到齐皓诚这句“表弟”,魏琰无言以对……

“不过靳小五,还没问你呢,你愿意嫁到魏国去吗?”齐皓诚看着靳辰的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一副靳辰赶紧说不愿意,然后就有好戏看了的样子……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如果那个姓墨的真的长得很好看的话,可以考虑。”

齐皓诚晕倒:“靳小五你怎么是这么肤浅的人?”

魏琰无语望天,所以靳辰你就是因为墨青长得好看所以才喜欢他的是吧……

“靳小五,你觉得本世子长得怎么样?”齐皓诚捏着自己的脸问靳辰。

靳辰面无表情:“一般般。”

齐皓诚……好受伤怎么办……

结果齐皓诚又把魏琰拉了过来,看着靳辰说:“我们俩谁长得好看?”

靳辰的目光从齐皓诚脸上转移到魏琰脸上,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都一般般。”

魏琰……也好受伤怎么办……

“靳小五,那个墨青长得倒是真的很好看,可你不应该因为他的容貌就嫁给他呀?魏琰你说是不是?”齐皓诚拉来魏琰跟他站在一起说道。

“是你的头!”魏琰伸手打了一下齐皓诚,“墨青是我表哥,你再拆台信不信我揍你?”

“你揍我啊?反正你也打不过我。”齐皓诚嬉皮笑脸地说。

“我觉得你们俩在一起挺合适的。”靳辰看着打打闹闹的魏琰和齐皓诚说。

魏琰……小柔儿你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怀疑我作为一个男人正常的取向……好受伤……

齐皓诚……靳小五你说我长得丑就算了,竟然还说我喜欢男人……好受伤……

“靳大公子如果有事先去忙。”

楼下传来杜腾的声音,魏琰和齐皓诚立刻闭嘴了,齐皓诚拽着魏琰瞬间从靳辰面前消失了踪影,还留下一句话:“靳小五,改天再来找你玩儿啊!”

靳辰走到窗边,就看到靳扬站在下面,旁边站着的是杜腾,还有一群下人带着几大车的东西……

靳扬也不管杜腾在指挥他带来的人卸货,自己抬脚朝着星辰阁二楼走去。

靳扬上来的时候就看到靳辰一个人坐在窗边,神色淡淡地看着外面,莫名有些寂寥的感觉。

“小五。”靳扬叫了一声。

靳辰回头看着靳扬:“有事?”

“下面是魏国逍遥王派来送聘礼的人。”靳扬看着靳辰说。偌大的星辰阁,二楼只有一个破了角的桌子和一把椅子,靳扬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靳扬有心想问靳辰对这桩亲事有什么看法,想了想还是没问。靳辰才刚刚回到府中,就连府里的亲人都很陌生,对很多情况都不了解,能有什么看法……

楼上靳扬和靳辰兄妹俩一时无言,而楼下杜腾正指挥着他带来的人往里面搬东西。

“都小心点儿,磕坏了卖了你全家都不够赔的。”

“这个送到楼上去。”

“这个放在这里。”

“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把所有的墙和楼梯都修补好了。”

……

听到楼下传来砸钉子的声音,靳扬嘴角抽了抽……这敢情把修缮房屋的工匠都带来了……

------题外话------

*^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