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不请自来不为客/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还有事吗?”靳辰看着靳扬问。

“没事,等他们收拾好了,你跟我去见爹吧。”靳扬看着靳辰说。无论如何,靳扬是希望一家和睦的。虽然靳放没有说要来看靳辰,也没有说要让靳辰去拜见他,但是靳辰时隔这么久回府,该去见见靳放的。

靳辰是刚过中午就回到千叶城的,这会儿已经日落西山了。她就坐在星辰阁二楼,看着一样一样精美华贵的家具被运了上来摆好,而且尺寸像是都量过一样,分毫不差……

一张足以躺下三个人的紫檀木大床,配套的柜子桌子椅子一样不少。被子床幔都很快放好了,都是素淡雅致低调奢华的风格。原本斑驳的墙上贴上了一层北疆出产的极其罕有的丝帛,天花板也都蒙上了一层青色的薄纱,破旧的地板被两个能工巧匠神速修补好之后,铺上了一层同样是北疆出产的据说一年只能做出十米的驼绒毡……

窗边放了一张精致华美的躺椅,窗户也都被修补好了,然后挂上了两层精美的纱帘。桌子上摆好了价值不菲的白瓷茶具,甚至还放了一罐茶叶,是靳辰最喜欢喝的专供魏国皇室的一种名叫冷香的茶。

半个时辰过后,所有的一切都摆放齐了,而整个星辰阁大变样,就连不住人的一楼也看不到任何一处破败的地方,精致,华美,温馨,细看的话每一样东西都是千金难求的宝贝……

杜腾最后一次上来的时候,怀里抱了两坛酒,放在了二楼的一个角落。

靳扬嘴角抽了抽,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杜腾对着靳辰恭敬地行礼:“小姐,如果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尽管告诉属下,属下马上改。”

“你可以走了。”靳辰看着杜腾神色淡淡地说。

“是,小姐。”杜腾恭敬地下楼,带着他的人和几辆空车很快离开了。

靳扬看着面前这个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星辰阁,实在是有些搞不懂状况……魏琰这所谓的聘礼完全就是按照星辰阁来准备的,一点都不差,而且送来的东西,靳将军府几乎都拿不出来……

“小五,随我去拜见父亲吧。”靳扬看着靳辰说。

“嗯。”靳辰站了起来,她也想去见见这个身体原主的爹。

出星辰阁的时候,靳辰看到门上还多了一把明晃晃的新锁,钥匙也在上面。于是靳辰回身把大门给锁了,钥匙扔进了荷包里……

靳扬……他本想说府里下人都很规矩,不会乱进靳辰的地方,可是想到星辰阁里那些价值连城的东西,还是什么都没说……反正这是靳辰的地方,她想怎样便怎样吧。

靳扬带着靳辰去了靳放的书房,他们到的时候,靳放本来准备去靳夫人那里用晚饭了。

看到靳扬身旁那个绝色倾城的少女,靳放也愣在了那里:“你是……五丫头?”靳放对这个女儿几乎没有任何印象了,也没想到靳辰竟然出落得如此令人惊艳……

“爹,这是五妹。”靳扬微微一笑说,“她是专门过来拜见爹的。”

靳放“嗯”了一声,看着靳辰说:“既然回来了,就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

靳辰没有说话,靳放也有些不喜,感觉这个女儿虽然容貌最出众,但是或许在外面待久了,没人管教不懂礼数。

不过靳放也不想多说什么,直接看着靳扬和靳辰说:“你们没事就回去吧。”

靳辰转身就走,靳扬微微叹了一口气,跟靳放告辞之后追上了靳辰。

“小五,你怎么连爹都不愿意叫?”靳扬看着靳辰问。

“大哥以为他在意?”靳辰声音冷漠地反问。

靳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的确,靳放根本不在意,靳辰没叫他,他也觉得无所谓的样子……

“我饿了。”靳辰突然开口说道。

原本靳扬想带靳辰去靳夫人那里用饭,但是想想还是算了,靳辰今天才回府,有些事情还是慢慢来比较好。

感觉靳辰今天回来受了委屈,靳扬想着带靳辰出去吃顿好的吧,就微笑着对靳辰说:“大哥带你去天香楼吃饭吧。”

天香楼,好熟悉的名字……靳辰表示她很乐意去。

靳夫人的萱芷院已经摆好饭了,靳夫人和靳家其他几位公子小姐都在,只是被靳夫人派出去找靳扬过来的孙嬷嬷回来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

“扬儿呢?”靳夫人看着孙嬷嬷问。原本靳家的公子小姐并不会每天都在靳夫人这里吃饭,只是靳府有个规矩,每个月初七的晚上全家人要一起吃饭,算是一顿小家宴,而今天正好是十一月初七……

“夫人,大公子带着五小姐去天香楼了,老奴没追上。”孙嬷嬷说。

“岂有此理?!”靳夫人简直要被气死了。

“娘,大哥大概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靳月安慰靳夫人,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嫉妒。这么多年靳扬从来没有单独带她去过天香楼,靳辰回来的第一天,靳扬就专门带她到千叶城最大的酒楼去吃饭……

“又怎么了?”

靳放进门就看到靳夫人脸色难看地坐在那里,看了一圈,发现靳扬和靳辰都不在。

“老爷,我要被五丫头给气死了!”靳夫人起身挽住靳放的胳膊,脸色难看地说。

靳放今日回府之后一直在书房,倒是不知道靳辰来见靳夫人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等听到靳夫人添油加醋地说完,靳放面色也不太好了。

“先吃饭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靳放现在其实不太想管靳辰,只想尽快把靳辰嫁出去。

“老爷……”靳夫人不依地看着靳放,一定要靳放给她个说法。

“吃饭!”靳放冷了脸,靳夫人只得不甘心地拿起了筷子。心中在想她跟靳辰绝对是八字相冲,自从知道靳辰要回来,感觉事事都不顺了。

却说暮色降临的时候,靳扬带着靳辰进了天香楼,瞬间引起了一阵轰动。

“那不是靳家大公子吗?他身边那个姑娘是谁啊?长得太美了!”

“怎么会有人比靳三小姐还要美上几分呢?”

“靳大公子不是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吗?怎么单独带着一个姑娘来天香楼吃饭,也不怕别人说闲话?不过这姑娘真的是我平生见过的最美的人了。”

……

天香楼的掌柜迎了上来,对着靳扬恭敬地做了个揖:“靳大公子和这位……”掌柜看向靳辰又很快低头,这姑娘简直就是话本里才会出现的那种红颜祸水的女子,看一眼就感觉要失了魂……

“这是靳家五小姐。”靳扬微笑着说了一句。

瞬间,天香楼响起了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靳家五小姐?这个比靳家三小姐还要美的姑娘竟然是靳家五小姐?靳家真的是风水好啊,公子小姐一个个容貌都被上天眷顾了一般……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就是那位传说中长得凶神恶煞的天命煞女靳家五小姐?!

很多双眼睛看着靳扬带着靳辰上了楼,直到雅间的门关上才收回了视线,纷纷开始议论靳辰这个终于从传说中走到现实的靳家煞女……

小二报了菜名,靳扬让靳辰点,靳辰随口报了几个菜,靳扬愣住了……

小二下去准备了,靳扬看着靳辰说:“小五你可以吃肉吗?”

“我又没出家,为什么不可以吃肉?”靳辰反问。

靳扬……小五我不是那个意思……

话说靳辰从寒月寺回来的路上其实一直都是吃肉的,只是那两个每天给她准备饭菜的丫鬟被她吓怕了,只敢低头做事,一句话不敢多说,所以靳扬直到刚刚还以为靳辰只吃素,还想让小二挑天香楼做得最好的几样素菜端过来……

菜很快上来了,有荤有素,荤的都是靳辰点的,素的是靳扬点的。靳扬看着靳辰只挑肉吃,嘴角又抽了一下,看着靳辰问了一句:“小五你在寒月寺那九年应该没有吃过肉吧?”

“有。”靳辰说。

靳扬又愣了一下:“寒月寺怎么会有肉食?”

靳辰淡定地说:“我溜出去自己打野味烤着吃。”

靳扬……原来你是这样的小五,想想有点可爱又觉得心酸,堂堂靳将军府的嫡女,想要吃口肉还要偷偷去打野味自己烤……

等靳辰吃饱喝足的时候,靳扬带着靳辰下楼,却被人拦住了。

“靳扬,这位小姐是……”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二皇子看着靳辰色眯眯的眼睛,靳扬皱了皱眉,侧身把靳辰挡在了后面,对着二皇子行礼:“参见二皇子,这是在下的五妹。”

“靳家五小姐?”夏国二皇子夏毓豪眼睛一亮,看着靳辰的脸都快流口水了。绝色!极品!极品绝色!真是没想到靳家竟然有比靳月还美的小姐,早知道的话……

“请二皇子行个方便。”靳扬看着二皇子说。天香楼的楼梯并不宽,夏毓豪挡在那里,靳扬和靳辰过不去。

“急什么?天色还早,相请不如偶遇,本皇子请两位喝几杯。”夏毓豪的目光还放在靳辰的脸上挪不开,说话间竟然想把靳扬推开过来拉靳辰。

这位夏国皇室的二皇子是千叶城鼎鼎大名的风流皇子,这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美女,没有之一……千叶城哪家小姐要是被他看上了就倒了霉了,而他还没有娶正妃,府里的小妾倒是有十几个,哪个清白人家的好姑娘也不愿意往他这个火坑里面跳。

原本夏毓豪一直巴巴地费尽心机想把靳月给娶了,奈何靳将军府不是好惹的,靳月也一直防着他,所以没得手。没曾想靳家这个刚回来的五小姐竟然比靳月还要美,夏毓豪色心泛滥,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二皇子请自重。”靳扬不悦地把靳辰拉到了自己身后,看着夏毓豪冷冷地说。虽然夏毓豪是皇子,但是靳扬并不怕他,夏毓豪不是嫡出,而且文不成武不就不得夏皇喜欢,并没有多大势力。

“五小姐,陪本皇子喝……”夏毓豪看都没看靳扬一眼,伸手又朝着靳辰的手抓了过来。

下一刻,众人只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然后就看到夏毓豪被靳辰一脚踹飞,从天香楼的楼梯上直接飞到了天香楼外的大街上,然后“扑通”一声落地……

众人的心都不约而同地抖了一下,这个靳家五小姐怎么跟他们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太凶残了吧,果然是个煞女啊!

“小五,我们走吧。”靳扬也不想因为夏毓豪这个人渣说靳辰的不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带着靳辰下楼了。靳辰的容貌,其实很容易招来夏毓豪这样的人,靳扬突然觉得靳辰亲事定了其实也是好事。

夏毓豪直接被靳辰一脚踹晕了,然后被下人抬走看大夫去了,所以也没有人替他出头。众人看着靳扬带着靳辰离开,心中都在感慨,靳家这位五小姐回来了,以后肯定有好戏看了……

回到靳将军府的时候,靳扬把靳辰送到星辰阁门口,然后看着靳辰说:“明日你再挑选伺候的人,今天还是让之前那两个丫鬟过来伺候吧,她们不住这里。”

“嗯。”靳辰随意地应了一声。那两个丫鬟被她吓破了胆,如今很懂规矩。

看到靳辰开门上楼,靳扬又站了一会儿才离开了。

星辰阁二楼没有点灯,不过窗户开着,外面的月光照进来足以视物。靳辰一上楼就看到窗边坐着一个男人,一脸哀怨地看着她,不是墨青又是哪个?

“小丫头,过来。”墨青对着靳辰伸手。

靳辰还没走到墨青身旁,就被墨青伸手拉进了怀中,坐在了他腿上。墨青一句话不多说,抱着靳辰就亲了下来……

良久过后,墨青放开靳辰,额头抵着靳辰的额头,看着靳辰眼眸幽深地说:“我不是说了今夜要来找你吗?为何回来这么晚?”

墨青一看天色暗了就高兴地过来找靳辰了,结果进了星辰阁发现没有人。他愣是自己在这里坐了将近大半个时辰才等到靳辰回来……

“你又没说什么时辰来,难道要我不吃不喝在这里等你?想得美!”靳辰白了墨青一眼。

墨青觉得小丫头恢复真容之后,就是翻个白眼也是风情万种啊,于是狼性大发的墨青抱着靳辰又亲了上去……

一刻钟之后,靳辰衣襟半开地躺在床上,看到墨青压了过来,直接抬脚就朝着墨青身上某处踢了过去……

墨青……小丫头你再这样真的会不幸福的……

最后墨青没能压倒靳辰,郁闷地从背后抱着靳辰躺在床上,下身离靳辰远了一些,不想让靳辰知道自己的窘状。

“我还没洗澡呢。”靳辰推了推墨青。

“我陪你洗。”墨青眼睛一亮。

靳辰……叫你一声流氓你敢答应吗……

“小姐,奴婢送热水过来。”楼下传来丫鬟的声音。

靳辰推开墨青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开口说道:“把热水放下,你们回去吧,今晚不用伺候了。”

“是,小姐。”两个丫鬟的声音。

“我去提热水。”墨青瞬间不见了人影。

杜腾送过来的东西里面还有一个相当大的浴桶,就放在星辰阁二楼。墨青跑了两趟把两个丫鬟提了好几趟才提过来的几桶热水都倒了进去,然后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靳辰说:“小丫头,我们沐浴吧。”

“滚。”靳辰白了墨青一眼。

墨青一本正经地看着靳辰说:“小丫头你不能这样,你都把我看光光了,我要看回来。”

靳辰扶额:“墨青你别跟我贫了,我今天有点累,真的要洗洗睡了。”

“那好吧。”墨青知道他想要跟靳辰洗鸳鸯浴目前是不可能的,也不再废话,因为再耽搁下去水该凉了。

墨青飞身走了,还从外面把窗户都关上了。而白天靳扬让管家放在星辰阁的银丝碳一直烧着,所以并不冷。

靳辰褪去衣服进了浴桶,舒服地叹了一口气。等她泡得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外面敲窗户:“小丫头,赶紧出来,水该凉了。”

靳辰……墨青你个流氓怎么还没走……

水确实有些凉了,靳辰快速出来擦干穿好里衣,仿佛算好时间的墨青又“破窗”而入了,直接抱起靳辰就倒在了床上。

靳辰本来以为墨青又要发情,结果墨青抱着她,在她背上拍了拍说:“小丫头,乖乖睡觉。”

靳辰……这个越发得寸进尺的男人都缠到床上来了,大概也赶不走,就这样吧……

困意袭来,靳辰在墨青怀中闭上了眼睛,墨青小心地拉过靳辰的手,跟他自己的手十指相扣,然后唇角微勾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靳辰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妖孽脸庞。墨青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捏了一下靳辰秀挺的小鼻子说:“我今天有事要办,晚上过来陪你睡,乖乖的。”话落在靳辰额头轻吻了一下,然后很快从窗口飞走了……

乖乖的……乖你的头啊乖……靳辰吐槽了一句,起身下床打开衣柜,发现魏琰派杜腾送来的衣柜里面竟然不是空的,满满的都是衣服。

靳辰感觉有一条裙子摸着手感很舒服,就拿出来穿上了。打开梳妆台上放着的首饰盒子,靳辰又愣了一下,因为这里面的东西竟然是她在魏国金安城墨王府的时候用过的,都是墨青给她准备的。

靳辰还是只戴了墨青给她雕刻的那支木簪,听到楼下传来丫鬟的声音,让她们端着热水上来,把昨夜的洗澡水弄走。

两个丫鬟虽然不敢到处乱看,但是眼角的余光看到的每样东西都让她们震惊不已。她们是靳府的家生子,对星辰阁并不陌生,知道原来的星辰阁有多破,可是仿佛一夜之间,星辰阁变成了靳家最好的地方,夫人那里的东西都不及这里的十分之一。

两个丫鬟来回几趟把水送下去之后,靳辰已经洗漱好了,一个丫鬟端水下去,一个丫鬟去端了早餐过来。

早餐倒是很丰盛,一个丫鬟小心翼翼地说这是大公子吩咐准备的。

靳辰没说什么,吃完早饭两个丫鬟就收拾好出去了,靳辰靠坐在窗边的那张躺椅上面,手中拿着一本书,脑海中却浮现出昨夜她跟墨青在这张躺椅上面缠绵的情景……

靳辰甩了甩脑袋,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她一定要把持住自己……不过墨青的身材是真好啊,昨夜似乎摸到了他的腹肌……

靳月住的院子离萱芷院不远,是靳家公子小姐里面住得最好的。早上起来被丫鬟伺候着洗漱吃过早饭之后,靳月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五妹在星辰阁住下了?”

小梅微微点头说:“回小姐的话,五小姐昨日就住进了星辰阁。”

“大哥是不是让人把里面的东西都换了新的?”靳月的话带着一股酸气。就算换了新的家具又怎么样?星辰阁那么破,甚至都不如下人住的房间好……

“小姐,昨日魏国逍遥王派人送了好多东西过来……”小梅小心翼翼地看着靳月的脸色说,“几大车呢,都送进星辰阁里去了。”

靳月神色微变:“你怎么现在才说?”

小梅低着头说:“奴婢也是今早去小厨房取饭的时候听那些婆子在议论才知道的。”

靳月的神色恢复了正常,看着小梅问道:“她们都说了什么?”

小梅垂眸说:“她们说,昨天魏国逍遥王派人送来的是给五小姐的聘礼中的一部分,送过来就给星辰阁用上了,有一张紫檀木的大床,两个柜子,两个桌子四把椅子,被褥衣服首饰应有尽有,每一样都价值不菲。”

“还有呢?”靳月脸色沉沉地问。

“还有……”小梅小心翼翼地说,“一个婆子说,星辰阁的地板上全都铺的是北疆特产的驼绒毡,听说一尺万金呢。”

“啪!”的一声,靳月摔了自己最喜欢的茶杯,猛地站了起来说:“走,去星辰阁看看。”昨晚靳月还在想靳辰就算比自己长得好看又如何?在家里还不是要住最破的地方,然后和亲远嫁给魏国的一个废物王爷?谁知道早上竟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靳月带着小梅和另外一个丫鬟走到星辰阁外的时候,看到星辰阁一楼的门开着,里面没有人,靳月直接走了进去。

看到星辰阁一楼雅致中透出低调的奢华,靳月的神色就变了。下人或许不知道,但是靳月认得星辰阁用来糊墙的这丝帛价值有多高,因为她曾经从靳贵妃那里得了一尺做了两块帕子,都在千叶城贵女圈子里得意很久,没曾想这种有价无市的东西在星辰阁里竟然用来糊墙……

而地板和楼梯上铺着的地毯……靳月知道这的确是驼绒毡,她只在宫里见过。

而星辰阁一楼的窗台上,还盛放着几株鲜花,都是靳月叫不出名字的品种,花盆都是用玉石做的。

靳月的丫鬟一直跟着靳月,也是有些见识的,这会儿看着星辰阁中乍一看不华丽但却样样贵重的摆设,都惊呆了……

靳辰听到了楼下传来的脚步声,依旧慵懒地靠在躺椅上看书,动都没动一下。

靳月上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星辰阁二楼的奢华精致比起一楼更甚,而一个绝色倾城的少女躺在窗边铺着白狐皮的躺椅上面,墨发如瀑,眉目安然地看着一本书,简直是一副美到了极点的画面……

只是这并不是靳月愿意欣赏的画面,她看到靳辰非但没有过得不如意,反而处处比她更好的样子,心中的嫉妒不甘就如野草一般疯长了起来……

“五妹不请姐姐坐坐吗?”靳月看着靳辰说,脸上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勉强。

“不请自来不为客。”靳辰合上手中的书,从躺椅上站了起来。靳月神色一怔,脱口而出:“流光缎!”

靳辰身上穿的衣服,自己只是感觉穿着很舒服,但却不知这是这个世界最名贵的料子,没有之一。流光缎,乍看不起眼,但是行走之间会有淡淡的光华闪烁,就连三国皇室都极为少见这种布料。靳月认得,是因为靳贵妃得了一块流光缎制成的帕子,都显摆了很久……

靳辰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看着还站在那里的靳月说:“你有事就说,没事就走。”

靳月看着靳辰的神色十分复杂,嫉妒居多。听到靳辰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地开始逐客,靳月神色有些不悦地说:“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姐姐,你是不是太不懂礼数了?”

靳辰有些不耐地说:“我就是不懂礼数怎么着?跟你有什么关系?”

靳月神色一僵,看着靳辰冷冷地说:“五妹这是摆明了要跟我作对是吗?”

“你想多了,我没空。”靳辰又躺了回去打开书,没有再看靳月一眼,“带着你的人离开我的地方,别把地毯弄脏了,你们赔不起。”

靳月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气得脸色涨红,猛然转头离开了,她带来的两个丫鬟赶紧追了上去。

靳月刚刚离开星辰阁,就听到了小孩子的笑声,抬头就看到靳晚秋怀中抱着一个孩子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笑语嫣然的宋舒……

靳晚秋看到靳月,神色淡淡地叫了一声:“三妹。”

“二姐这是上赶着来看五妹的吗?不过五妹可未必会领情!”靳月阴阳怪气地说了两句话之后,带着丫鬟离开了。

“什么啊?莫名其妙……”宋舒看着靳月的背影嘟囔了一句。

“我们走吧。”靳晚秋神色淡淡地说。她的确是专程回靳家来看靳辰的,本来没想带着孩子,谁知道出门之前孩子闹着不让她走,最后就抱着过来了。宋舒是想过来看看靳家五小姐长什么样子,因为今日一早千叶城都传开了,说靳家五小姐昨夜跟着靳家大公子去了天香楼,所见之人无不惊为天人,说靳家三小姐第一美女的位置要让出来了。

靳晚秋怀中的孩子就是宋老国公的宝贝重孙宋安翊,小名安安。他如今才两岁多,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有些瘦弱,五官是极为出色的,抱着靳晚秋的脖子看起来乖巧可爱。

靳晚秋进府的时候按规矩先去拜见嫡母靳夫人,结果孙嬷嬷说靳夫人身体不适,靳晚秋心知靳夫人是不想见她,就带着宋舒朝着星辰阁过来了。

“大嫂,这个阁楼有些年头了吧?”走到星辰阁附近,宋舒看了一眼之后说。从外面看,星辰阁倒不是很破,就是有些古旧的样子。

“嗯。”靳晚秋心中微叹,想必这也是她那个嫡母安排的。

走到星辰阁门口,靳晚秋示意宋舒敲了两下门,然后开口问道:“五妹,你在里面吗?”

楼上的靳辰眉梢微挑,又来一个姐姐?想必是那个已经出嫁的老二了。

靳辰合上书起身应了一句:“上来吧。”

靳辰倒也没想跟每个靳家人交恶,只是靳月明显看她十分不顺眼,不打声招呼就闯到她住的地方,嫉妒的眼神都能把靳辰的衣服上戳个洞了,靳辰怎么可能给靳月好脸色?

这个二姐虽然不了解,但至少比靳月有礼貌多了,靳辰也不会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听到楼上传来清冷的女声,靳晚秋示意宋舒把下人手中带来的礼盒拿过来,让下人等在外面,自己抱着宋安翊,带着宋舒进了星辰阁。

“哇,银钩金线!”宋舒一进门看到一楼窗台上的一盆花就惊呼了一声,“爷爷看见肯定会不择手段地抢走!”

宋老国公年纪大了,平日里就喜欢摆弄些花花草草,喜欢到处搜罗奇花异草回国公府,精心呵护的程度仅亚于他的宝贝重孙宋安翊。可以说,千叶城里不少人家都知道宋老国公的这个爱好,因为都被宋老国公“抢”过……

靳晚秋瞪了宋舒一眼:“舒儿。”

宋安翊在靳晚秋怀中指着那些花说:“花花,太公,喜欢。”

“大嫂,我是看到爷爷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花太激动了,嘻嘻。”宋舒吐了吐舌头,拉着宋安翊的小手说,“安安也知道太公喜欢花花是吧?”

靳晚秋摇头笑笑,没再说什么,抱着宋安翊往星辰阁二楼走去。从窗台上转移了视线,宋舒才小声感叹了一下:“这阁楼里面可是处处奢华啊。”

靳晚秋没有说话,心中对于即将见到的五妹倒是多了一分好奇。星辰阁原来是什么样子靳晚秋也很了解,因为她小时候生母刚去世没多久,就被扔到这里跟靳辰一起住了两年……

上了二楼,靳晚秋和宋舒看到坐在桌边朝着她们看过来的少女都愣住了……

宋舒看着靳辰由衷地赞叹了一句:“果然比靳月美多了!”

宋安翊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靳辰,突然从靳晚秋怀中朝着靳辰的方向伸出了胳膊:“姨姨,抱抱。”

靳辰走到靳晚秋跟前,靳晚秋才反应过来,看到靳辰对着她伸手微微愣了一下。靳辰把宋安翊抱了过去,随手从旁边的置物柜上拿了一个紫玉铃铛放到了宋安翊手里,宋安翊摇晃着手中的小铃铛,对着靳辰乐得咯咯直笑……

靳辰抱着宋安翊在桌边坐了下来,转头看着靳晚秋和宋舒还都站在那里,就开口神色淡淡地说:“过来坐。”

靳晚秋和宋舒落座,靳辰没有一点抱歉地说了一句:“我这里没有热茶。”

“小五。”

靳晚秋一开口,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她本来以为,靳家只有靳扬会这样叫她……

“你或许都不记得我了,我是二姐。”靳晚秋看着靳辰微微一笑。她还记得小时候跟靳辰一起住在这个阁楼里,冬天抱在一起取暖的事情……

“嗯,我六岁离家之后受伤失忆了,确实不记得。”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你这些年受苦了。”靳晚秋看着靳辰说。

靳辰没有说话,宋舒好奇地看着靳辰说:“听说你昨夜打了二皇子?你从哪里学的武功啊?”宋舒对于这位靳家五小姐好奇得很。

“嗯,我昨夜打了二皇子,武功是因为我拜了寒月寺的慧悟大师为师。”靳辰神色淡淡地说,看着怀中的小孩子笑眯眯的样子,唇角也微微勾了起来。

这一刻如冬雪消融繁花盛放,靳晚秋和宋舒都微微有些失神,宋舒喃喃地说:“怪不得二皇子想要调戏你呢?你不笑都让人失神,笑起来让人失魂。”

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宋舒:“你喜欢女人?”

“咳咳……”宋舒神色尴尬地摆手,“千万别误会,我喜欢男人。”

“舒儿。”靳晚秋看了宋舒一眼,宋舒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又摆摆手说:“别误会别误会,我是说我是个正常的女人。”

靳辰微微一笑:“我没有误会,你紧张什么?”这个姑娘倒是挺可爱的……

“还没自我介绍呢,”宋舒看着靳辰笑着说,“我叫宋舒,你二姐是我大嫂。”

靳辰倒是听说过靳家这位二小姐的情况,这个宋舒就是宋国公府的小姐了。

“我叫靳辰,你大嫂是我二姐。”靳辰微微一笑说。

“哈哈,你好可爱!”宋舒看着靳辰说。

靳晚秋想到刚刚气呼呼地离开的靳月,靳月对她们说的话意思是靳辰很不好相处吧?可看着眼前跟靳辰相谈甚欢的宋舒,靳晚秋微微一笑。这个五妹并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而靳月跟她无法相处的原因靳晚秋大概也能猜到,无非就是嫉妒罢了。嫉妒靳辰容貌比她出色,嫉妒靳辰这里的东西样样价值不菲……

“靳辰,你真的愿意嫁给魏国的墨王爷吗?”宋舒看着靳辰好奇地问。

靳辰微微一笑:“这件事情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

“我听说魏国那个混蛋……就是那个逍遥王说,除非你点头,这桩亲事不算定下来。”宋舒看着靳辰说。

魏琰是混蛋?靳辰微微挑眉,看来魏琰跟这个宋舒有点什么过往啊……

“倒也没有人来问过我愿意不愿意。”靳辰微微一笑转移了话题,“千叶城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宋舒嘻嘻笑着说,“千叶城里好玩儿的地方我都知道,你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玩。”

“好。”靳辰微微一笑。墨青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晚上才会出现,靳家的人除了靳扬之外,要么看她不顺眼,要么把她当空气,她既然都回千叶城了,还是出去转转吧,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要嫁到魏国去了。

“看你这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一口热茶都喝不上。”宋舒看着靳辰有些同情地说。

“也是,我等会去府里转转,挑个丫鬟过来伺候。”靳辰微微一笑,差点忘记了这件事。

“这么随意?”宋舒瞪大眼睛看着靳辰。

“不过一个丫鬟而已。”靳辰微微一笑。

靳晚秋又坐了一会儿,看宋安翊困了,就起身告辞了。宋安翊手中还抓着靳辰给他的紫玉铃铛,靳晚秋还没去拿的时候靳辰就开口说:“给安安拿着玩吧。”

靳晚秋微微一笑:“谢谢小五。”

靳辰送靳晚秋和宋舒下楼,走到一楼的时候,靳辰指着窗台上放着的几盆花看着宋舒说:“挑一盆带走。”

“啊?”宋舒愣了一下。

“就当给你们的回礼了。”靳辰微笑着说,“你不是说你爷爷喜欢么?”靳晚秋和宋舒过来看她,还带了礼物过来,虽然靳辰还没有拆开看里面是什么。

“你听到了啊?”宋舒有些不好意思,然后伸手指着那盆十分罕见的银钩金线说,“我要这个。”

“拿走吧。”靳辰看着宋舒兴冲冲地去抱了那盆花在怀里,然后看着靳晚秋和宋舒说,“以后没事过来玩,我就不送了。”

“我会再来找你玩儿的!”宋舒一手抱着花盆,一手对着靳辰依依不舍地挥了挥,“下次请你去我家玩儿啊!”

靳辰看着靳晚秋和宋舒走了,转身回了星辰阁。

靳扬早上出去办了点事,回来的时候问下人今天有没有人去找过靳辰。府里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秘密,下人跟靳扬说三小姐去过,后来二小姐带着宋家小姐也去了。只是三小姐从星辰阁出来的时候似乎很生气,而二小姐和宋小姐走的时候五小姐送了出来,宋小姐还抱走了五小姐那里的一盆很名贵的花……

靳扬叹了一口气,他都能想象到星辰阁发生了什么。五妹并不是真的冷漠,只是对府里的某些人寒心了吧……

------题外话------

有对比才有伤害,靳辰对于靳晚秋和靳月的差别对待还在后头呢~哈哈*^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