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你被魏琰勾搭过?/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下午的时候出了星辰阁,准备在靳将军府里转转,也不知道琴韵到底来了没有。

走到后花园一个亭子旁边,靳辰猛然回头,就看到一片粉色衣角闪过。下一刻,一张并不陌生的脸出现在靳辰面前,正是琴韵。

“主子。”琴韵看到靳辰就要跪下,靳辰微微抬手,琴韵弯了的膝盖又直了回去,微微躬身说,“奴婢原本昨日就要去拜见主子,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你现在是府里的一等丫鬟?”靳辰看琴韵身上的衣服就知道她在靳将军府混得还不错,“在哪里当差?”

“三小姐的院子里。”琴韵说。她是半月之前才进靳将军府的,一直小心翼翼,十天之前进了靳月的院子当差,三天之前才被靳月升为一等丫鬟。

“你现在叫什么名字?”靳辰看着琴韵问。竟然在靳月院子里当差,想要过来倒是有点麻烦……

“奴婢没有改名字。”琴韵说。也是巧了,跟她一起进府的这批丫鬟正好都要改成包含“琴棋书画”中的“琴”字的名字,琴韵说了她的本名,管事的婆子就直接让她用了。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什么都不用做,我会安排的。”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是,主子。”琴韵很快离开了。看她的身形,的确是个练家子,而且武功还不错。

琴韵刚刚回到靳月的院子,就听到房间里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她眼眸微闪,小声问另外一个丫鬟:“三小姐怎么了?”

“三小姐从五小姐那里回来就这样了。”那个丫鬟小声说。

琴韵没有再说话。她这两天在靳月身边伺候,倒是不止一次听靳月说她家主子不好的话。在琴韵看来,靳月就是嫉妒她家主子……

虽然星辰阁没有丫鬟,但是原本去寒月寺接靳辰的那两个丫鬟被靳扬吩咐暂时伺候靳辰。她们倒也不会待在星辰阁,只是到了饭点送饭菜过来,早晚送热水过来给靳辰洗漱,伺候得并不十分殷勤,因为靳辰要求的是她们要规矩并且少出现。

靳扬再次见到靳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靳辰一个人坐在星辰阁二楼吃饭,桌上还放着一坛打开的酒……

“小五今天过得怎么样?”靳扬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微笑着问。

“还可以。”靳辰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给靳扬倒了一杯酒,推到了靳扬面前。

靳扬端起来喝了一口眼眸微亮,好酒!不逊色于夏国皇室专供的梨花酿。

“府里有个丫鬟我觉得不错,想要来星辰阁。”靳辰放下筷子神色淡淡地说。

“自然可以。”靳扬微微点头,“你这里还是要有人伺候,一个不够,还是多挑几个吧。”

“不用。”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看上的是靳月院子里的一个名叫琴韵的丫鬟,大哥能帮忙要过来吗?”

靳扬愣了一下,他知道靳月和靳辰相处并不愉快,没想到靳辰就挑了一个丫鬟还是靳月那里的……

“我找机会跟月儿说说吧。”靳扬微微点头。不过是一个丫鬟而已,想必靳月会给他这个大哥面子的。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多谢。”她自然不可能跑到靳月那里要人,她觉得如果她亲自去的话,她想要什么靳月越是不会给她什么……

靳扬要走的时候,靳辰把角落里没打开的那坛酒提起来递给了靳扬:“送你。”

靳扬愣了一下:“小五,你留着自己喝吧。”听说魏国皇室有一种特供的梅子酒,靳扬没喝过,但是感觉今天在靳辰这里喝到的就是,毕竟是魏琰送来的。

“一坛酒而已,推什么推?”靳辰直接把酒坛扔给了靳扬,靳扬赶紧伸手抱住了,看着靳辰无奈地笑笑:“那就多谢小五了。”

靳扬走了之后,两个丫鬟又送来了热水,靳辰洗了澡,穿上里衣刚在床上躺下,就看到窗户开了,一个黑影飘了进来……

靳辰蒙上被子:“我困了。”

“小丫头,我就是来陪你睡觉的。”墨青褪去外袍脱鞋上床一气呵成,掀开靳辰的被子就钻了进去,把靳辰抱了个满怀,满足地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靳辰的背说,“乖,睡吧。”

“你最近在忙什么?”靳辰在墨青怀中轻声问。怎么感觉墨青有点疲惫的样子呢?竟然都没有亲她……额,靳辰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到了,她果然是个色女,竟然在期待墨青的亲亲……

“小丫头,想让我亲你就直说,你如果主动的话我会更开心的。”墨青看着靳辰纠结的小脸唇角微勾,捧着靳辰的小脸就亲了上去……

亲亲抱抱睡觉觉……第二天清早墨青给了靳辰一个早安吻之后就又走了,所以靳辰还是不知道墨青最近白天都在忙什么。她还想问问她家猪头小弟苏苏过得怎么样呢,还有她的爱马小二……

前天说要来找靳辰玩儿的齐皓诚和昨天说要找靳辰玩儿的宋舒一大早同时上门了,齐皓诚身旁还跟着魏琰,所以靳辰还在吃早饭的时候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姓魏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姓宋的,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咳咳,宋舒,我们是来找靳小五的,大清早的别这么大火气。”齐皓诚在中间劝解。实在是魏琰和宋舒两人简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碰上就要打起来的架势。

“你让开!”魏琰和宋舒一齐伸手把齐皓诚推到了一边儿,然后互不相让地瞪着对方接着吵。

“吵死了。”靳辰从星辰阁二楼甩了一把匕首出来,直接插在了魏琰和宋舒两人中间的地面上。

魏琰嘴角抽了抽……宋舒嘴角抽了抽……齐皓诚嘴角也抽了抽……

“靳小五,跟我们出去赛马吧?”齐皓诚站在下面对着靳辰热情地挥手。

“靳辰,跟我出去游湖。”宋舒仰头看着靳辰说。

“游什么湖?这么冷的天,湖都结冰了。”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宋舒说。

“姓魏的你找打是不是?”宋舒瞪了魏琰一眼,“我知道哪个湖没有结冰,风景特别好,你这个魏国来的土包子懂什么?”

“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魏琰听到宋舒说他是土包子那还了得?一向对自己的品味极其自信的魏琰最讨厌“土”这个字了。

“我就说怎么着?”宋舒不服气地看着魏琰,“有本事你打我啊?”

“你们俩能不能别吵了?”齐皓诚感觉有些头疼,“让靳小五自己选吧,到底是赛马还是游湖。”

“靳辰,跟我去吧,风景真的可好了,我把船都安排好了。”宋舒看着靳辰说。

“好。”在齐皓诚开口想要说赛马很好玩儿之前,靳辰就开口答应了宋舒。

宋舒高高兴兴地进了星辰阁,路过魏琰的时候还狠狠地踩了他一脚……

“世子哥哥。”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齐皓诚的脸一下子就黑了,魏琰似笑非笑地拍了拍齐皓诚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原来真的有姑娘管你叫世子哥哥啊,啧啧……”

齐皓诚不耐烦地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靳月:“都跟你说过了,不要那样叫我,我不是你哥!”

靳月神色有些委屈地看着齐皓诚:“世子……”

齐皓诚实在不想看到靳月这张脸,抬脚就要进星辰阁,结果看到靳辰和宋舒从里面出来了,齐皓诚赶紧凑到靳辰身边去:“靳小五,你要去游湖是吧?求带!”

靳月看到齐皓诚对着靳辰嬉皮笑脸的样子,脸色都扭曲了……

但是没人关注靳月的脸色,靳辰和宋舒离开的时候,齐皓诚和魏琰也跟着走了,就剩下靳月脸色阴沉地站在那里……

靳辰被宋舒拉着出门,就看到靳将军府门口除了魏琰那辆金光闪闪的马车之外,还停着另外一辆马车,有一个年轻公子站在那里。

“二哥!”宋舒叫了一声,背对着门口站着的宋天行转身过来,看到宋舒挽着的那个少女直接愣在了那里……

“二哥回神啦!”宋舒笑嘻嘻地晃了一下宋天行的胳膊,“靳辰长得很好看吧?我昨天见到都失神了呢!”

宋天行脸色微红地对着靳辰拱了拱手:“靳五小姐,失礼了。”

“宋二,你来干嘛?”齐皓诚过来勾上了宋天行的肩膀,明显关系很不错的样子。

“我二哥是护送我们去游湖的。”宋舒说。

“一起去一起去!”齐皓诚揽着宋天行的肩膀说,“一直听说你们宋国公府的船不错,还没坐过呢!”

“齐世子可以去,不过那个姓魏的就算了!不欢迎!”宋舒瞪着魏琰说。

“宋家小妹,不要这么大火气。”齐皓诚嬉皮笑脸地说,“怎么说魏琰都是咱们夏国的客人,一起去玩儿,就这么定了!走走走,魏琰赶紧上车啊!”

最终宋舒气哼哼地拉着靳辰上了马车,靳辰看着宋舒唇角微勾:“你被魏琰勾搭过?”

宋舒听到靳辰的话,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看着靳辰说:“你是怎么在庙里长成这样的?太不可思议了!”

“庙里也是个有意思的地方,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体验一下。”靳辰唇角微勾。

“别别别。”宋舒摆了摆手,“我现在生活很好,也不作孽,不用到佛祖面前清修。”

“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靳辰看着宋舒问。这算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女性朋友,所谓的闺蜜?

“咳咳,”宋舒神色有些不自然,“你应该也知道那个姓魏的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我被他……骗过……”

靳辰看着宋舒若有所思,宋舒白了靳辰一眼:“你不相信?”

“那倒不是。”靳辰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说,“就说听说魏琰偏爱温柔可人的姑娘,你也不是啊。”

“靳辰你竟然取笑我!”宋舒伸手去挠靳辰的痒痒,两人闹做一团。

后面马车里齐皓诚嘀咕了一句:“靳家小五怎么跟宋家丫头一见如故了……”

魏琰默……靳辰你干嘛要跟那个凶巴巴的丫头做朋友?不过想想,靳辰似乎比宋舒凶残百倍……

宋舒说要带靳辰去游湖,他们一行人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达目的地。

这个湖泊面积不小,但是位置比较偏僻,所以来的人比较少。不过风景真真是极好的,湖面并没有结冰,冬季的山光水影,别有一番雅趣。

宋国公府的大船就停在湖边,看起来很华丽宽敞。宋舒一下马车就拉着靳辰跑到船上去了,宋天行也客气地请齐皓诚和魏琰上船,只是看着魏琰的背影眼眸微微闪了闪……

“安安,太公的胡子要被你扯光啦!”

听到船上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齐皓诚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就听到宋舒响亮地叫了一声:“爷爷,客人到啦!”

“靳家的五丫头?人呢?”

宋舒掀开面前厚厚的布帘,靳辰就看到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坐在不远处,怀中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正是靳辰昨日见过的宋安翊。

靳晚秋也在,这会儿起身对着靳辰说:“这是我祖父,小五你叫一声宋爷爷吧。”

“宋爷爷。”靳辰开口,没有多少感情地叫了一声。

“靳家的五丫头,这样貌确实不错。”宋老国公看着靳辰微微点头。昨日靳晚秋和宋舒回家之后跟宋老国公提起了靳辰,宋舒难得在宋老国公面前那样喋喋不休地夸赞一个人,再加上宋舒抱回去的那盆花,宋老国公心中对靳辰倒是有些一些好奇。今日见到,心中暗暗肯定,举止落落大方,眉目清澈安然,除了性子似乎有些冷之外,其他倒是很不错。

靳辰已经在靳晚秋身边坐了下来,宋安翊小包子似乎特别喜欢靳辰,又伸着手要靳辰抱。靳辰刚把宋安翊抱过来,宋天行带着齐皓诚和魏琰进来了。

“宋爷爷。”齐皓诚一进来就对宋老国公行礼。

宋老国公倒像是不待见齐皓诚一般,胡子抖了抖说:“不敢当,齐世子客气了。”话落看着魏琰说,“逍遥王,快快请坐。”

齐皓诚神色有些尴尬,自己在魏琰身旁坐了下来。如此,人齐了,宋老国公吩咐开船,大船缓缓地朝着湖中央开去。

“姨姨。”宋安翊甜甜地管靳辰叫姨姨,靳辰微微一笑,像变戏法一样拿了一个五彩的小绣球在宋安翊面前晃了晃。

宋安翊伸手捉住,抱着小绣球乖巧地说:“姨姨真好。”

“靳辰,那小球哪来的?”宋舒看了一下宋安翊手中玩着的那个小球问靳辰。

“我自己做的。”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昨天无聊发现杜腾送过来的东西里面竟然还有彩色的绣线,就自己编了个小玩意儿,今天想着或许还会见到这个小娃娃,就带过来了。看到宋安翊的时候,靳辰总是会想起离夜。也不知道离夜现在在哪里,南宫离那个不靠谱的坑货老头能不能照顾好他……

“靳小五,没看出来啊,还以为你只会打人呢。”齐皓诚看着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齐皓诚话音刚落,宋老国公就冷哼了一声,齐皓诚似乎有些怕宋老国公,赶紧闭嘴了,之后默默地坐在那里不说话,跟他平时跳脱聒噪的性子俨然判若两人。

魏琰觉得齐皓诚今天很不对劲,但是因为什么也说不上来,总感觉他上船之后有些拘束的样子。

魏琰顺着齐皓诚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的不是宋舒,不是靳辰,而是正在微笑着沏茶的靳晚秋……

魏琰微微愣了一下,齐皓诚不会是看上人家宋老国公的孙媳妇了吧……转念魏琰又觉得这不可能,千叶城里想嫁给齐皓诚的漂亮姑娘能从街头排到街尾,齐皓诚应该不至于会看上一个生过孩子的寡妇……

靳晚秋沏好了茶,正好一人一杯。宋舒端起来的时候还笑着说:“靳辰你快尝尝,我大嫂泡的茶可好喝了!”

靳辰端起茶杯尝了一口,微微点头说:“确实不错。”

那边宋天行端起一杯茶递给魏琰,手一抖,茶水都洒在了魏琰的身上……魏琰额头跳了跳,宋天行非常诚恳地连声道歉,魏琰也只能摆摆手说没关系。而宋舒看着魏琰冷笑一声,心知自家二哥肯定是故意的,她最喜欢魏琰这样狼狈的样子了,平时打扮得跟个花蝴蝶一样,丑得要死……

而最后一杯茶应该是齐皓诚的,宋天行正要去端的时候却被宋老国公截走了,宋老国公直接打开杯盖就喝了一口说:“今儿天热,口渴得很。”话落才看着齐皓诚说,“齐世子不会跟老夫计较一杯茶吧?”

齐皓诚垂眸掩去眼底的暗光,开口说道:“宋老国公说笑了。”

宋安翊身体不是很好,玩儿一会儿就累了,被靳晚秋抱着睡着了。

大船行驶到了开阔的地方,宋舒兴致勃勃地拉着靳辰去甲板上面看风景,宋天行也请魏琰和齐皓诚出来了。

“这里风景很好吧?很少有人来的,不过我爷爷很喜欢这里,经常带我们来。”宋舒献宝一样指着远处连绵的群山对靳辰说,“夏天风景会更好的,而且也不热,最近天冷,爷爷说过几天该下雪了,其实下雪之后这里风景也很好的,就是湖面都结冰了,船开不过来。”

只听到宋舒在叽叽喳喳地说着话,靳辰偶尔应一声。宋天行跟齐皓诚说话的时候就发现他有些神思不属,宋天行有些疑惑地问:“皓诚你要是身体不适的话就进去休息吧,别在这里吹冷风了。”

“嗯。”齐皓诚应了一声,转身准备回船舱,结果还没进去就被宋老国公又推了出来:“年纪轻轻的吹一点冷风就受不了了?我家乖孙孙在里面睡觉,你不准进去吵着他!”

齐皓诚又回到了魏琰身边,魏琰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问道:“你到底怎么了?”齐皓诚真的很不对劲啊……

“没事。”齐皓诚眼中的黯然没有逃脱魏琰的眼睛。看到宋天行走过来了,魏琰也没再说什么。

船回去的时候,几人才又进了船舱,齐皓诚抬头就看到靳晚秋抱着宋安翊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温柔地看着宋安翊的样子,心中微苦转移了视线……

“靳家五丫头的婚期定了吗?”宋老国公是问魏琰的。

“还没有。”魏琰微微摇头,“明日在下会进宫与夏皇陛下商议此事。”夏国钦天监合八字愣是合了几天都没有结果,魏琰想着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跟夏皇把婚期定下来,最好年前能帮墨青把靳辰娶回魏国去,省得夜长梦多。

靳辰下船的时候,船微微晃了一下,宋天行下意识地伸手要去扶她,却被魏琰拉住了。魏琰看着宋天行神色淡淡地说:“宋二公子不必担心,靳五小姐会武功。”

宋天行看着靳辰稳稳当当地下了船,神色有些尴尬地说:“是在下冒昧了。”

魏琰心中轻哼了一声。别以为他没注意到宋天行看靳辰的目光,这个宋家老二傻得都不懂掩饰,妄想撬他家表哥的墙角,白日做梦……

靳辰回到靳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一进门就听管家说靳夫人让她回来之后立刻过去见她,就朝着萱芷院而去了。

孙嬷嬷打了帘子,靳辰刚进门,就听到靳夫人冷声说:“跪下!”

靳辰站在那里看着靳夫人眼中不加掩饰的厌恶,真心觉得自己真是没事找事,过来见这个心理扭曲的女人干嘛?

靳辰一句话都没说转身要走,结果面前挡了几个健壮的婆子,靳夫人冷冷地说:“你们按着她跪下!”

看到那几个婆子朝着自己扑过来,靳辰神色丝毫未变,抬脚瞬间踹飞了两个,另外几个也被她一眨眼的功夫解决了,都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地起不来……

“你……”靳夫人神色微变,“你竟然会武功?你怎么可能会武功?你不是我的女儿!你是假的!来人,把这个冒牌货拿下!”

靳辰无语望天,这个靳夫人绝对脑子有坑,还是大坑……

靳辰懒得理会,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靳放大步走了进来,看到靳辰在这里微微一愣,就听到靳夫人厉声说:“老爷!抓住她!她不是我们的女儿!她是假冒的!”

靳放眉头紧皱:“夫人你在胡说什么?”

“她会武功!她在佛前清修怎么可能会武功?!绝对是假的!”靳夫人厉声说,“说不定是她害死了我们的女儿取而代之!”

靳放皱着眉头看着靳辰:“你会武功?”

“没错。”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靳放神色微变:“你到底是谁?”

靳辰简直要被这对夫妻逗乐了,送到庙里的女儿就不能会武功了?这是什么逻辑?他们真以为把女儿送到庙里就只能吃斋念佛抄经书,别的什么都不干吗?

靳辰也懒得跟靳放和靳夫人解释她为什么会武功,抬脚准备绕开靳放回星辰阁去。

在靳将军府里向来说一不二的靳放看到靳辰竟然不回答他的问题扭头就走也来了气,伸手就朝着靳辰抓了过来……

片刻功夫靳放和靳辰已经过了几招,靳放心中惊骇不已,这真的是他的女儿吗?武功为何如此高强?

靳放非要抓住靳辰问个清楚,结果在他再次对着靳辰出手的时候,靳辰弯腰从一个诡异的角度躲了过去,在靳放愣神的时候,靳辰飞起一脚,把靳放踹飞了……飞了……了……

从房间里冲出来的靳夫人嘴巴大张傻眼了,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都傻眼了,被靳辰踹了一脚的靳放暴怒了:“你这个逆女!”

“爹!”靳扬脚步匆匆地走了过来,挡在了靳辰面前,“爹这是做什么?”

“扬儿!你被她骗了!我们都被骗了!她根本不是五丫头!”靳夫人看着靳扬大声说。

“娘,你在说什么啊?”靳扬快晕了,这都什么事儿啊,怎么他刚出门半天回来就闹成了这样。

“她会武功!武功比你爹都高!绝对不是五丫头!”靳夫人大声说,“五丫头是去佛前清修的,怎么可能会武功?”

看到靳夫人和靳放都冷冷地看着靳辰,靳扬神色疲惫地说:“是儿子疏忽了,忘了跟爹和娘说这件事。小五在寒月寺拜了住持慧悟大师为师,这些年跟慧悟大师学了武功。”

“这怎么可能?”靳夫人厉声说,“肯定是她胡说的!慧悟大师怎么可能收她为徒?”

“娘!”靳扬看着靳夫人说,“这是慧悟大师亲口跟儿子说的,当时堂弟和齐世子都在场,娘要不信的话儿子就把他们找过来作证。”

“她真的是慧悟大师的弟子?”靳放看着靳扬神色冷然地问。

“是,”靳扬肯定地说,“慧悟大师说小五习武资质很出色,所以收了小五做关门弟子,只是外人并不知晓这件事。”

“那她也不能忤逆父母!”靳夫人听到靳扬的话就知道自己想抓住靳辰会武功这点质疑她的身份是不可能了,看到地上还躺着的婆子,还有靳放身上的脚印,靳夫人指着靳辰说,“我没有这样不孝忤逆的女儿!”

“有病!”靳辰懒得再理会这群脑子有坑的人,直接飞身而起在众人面前消失了踪影……

“你看看她!你看看她!她眼里根本就没有父母兄长!”靳夫人大声说。

“别闹了!”靳放冷喝了一声,“你还嫌今天的事情闹得不够难看吗?”靳原还活着的事情一直像一块大石压得靳放喘不过气来,靳放就希望这件事赶紧解决,所以别说靳辰是真的,就算真是个冒牌货,靳放也要让她顺顺利利地从靳家嫁出去……

“娘,你没事找小五的麻烦做什么?”靳扬感觉有些头疼。看到地上这几个婆子靳扬就知道靳夫人肯定又对靳辰做了什么,虽然靳辰对靳家人冷漠,但是不主动招惹她的话,她不会没事找事的。

“我找她的麻烦?你怎么不问问五丫头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靳夫人对靳辰的厌恶简直是刻进了骨子里。

“小五做什么了?”靳扬有些烦躁地问。靳辰今天一大早就被宋家小姐请去游湖了,都没在府中能做什么事?

“她亲事都定了还不知廉耻地勾引齐世子!齐世子可是月儿……”靳夫人冷冷地说。

“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靳扬不可置信地看着靳夫人。有哪个母亲会用“见不得人”、“不知廉耻”、“勾引”这样的词来说自己的亲生女儿?靳扬觉得靳夫人真的是魔怔了。

“你去问问她今天是不是跟齐世子一起游湖的?我有说错吗?”靳夫人不服气地说。

“就算游湖齐世子也去了,那也是宋国公府请的客人,有那么多人在,小五又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娘你这话说得太过分了!”靳扬看着靳夫人说。

“我过分?扬儿你竟然说娘过分?那个丫头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靳夫人看着靳扬伤心地说。

靳扬看靳夫人说话越来越不像了,直接脸色一冷甩袖离开了,因为他发现跟靳夫人根本无法沟通。

而被靳辰踹了一脚,又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靳辰的靳放也黑着脸走了,就剩下了靳夫人和还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婆子……

靳月的院子里。

小梅急匆匆地从外面回来就去见靳月了,靳月看着房间里其他的丫鬟说:“都下去吧。”

“是,小姐。”三个丫鬟都恭敬地行礼告退了,走在最后的琴韵看着小梅凑到靳月跟前小声说着什么,眼眸微微闪了闪。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小梅是在说五小姐的事情……

“你说什么?”靳月不可置信地看着小梅,“她把娘的人都打了,还跟爹打了一架,踹了爹一脚?”

“没错。”小梅的神色也有些震惊,“这事儿府里不少人都看到了。”

“她怎么会武功的?”靳月抓住了这个关键点,靳辰不可能会武功,也不应该会武功!

“奴婢偷偷听到大公子和夫人在吵,说的就是五小姐为什么会武功的事情。”小梅小声说,“大公子说,五小姐拜了寒月寺的慧悟大师为师学的武功,好像比将军的武功都要高。”

“这怎么可能?”靳月脸色扭曲,声音都变了调……靳辰不仅比她长得好看,还会武功,武功比靳放都高,自然比她高出很多!她竟然什么都被靳辰给比下去了?!这让靳月心中如何能够忍受?!

过往那些年,靳月是千叶城中众星拱月的存在,人人夸赞的靳家嫡女。而靳家另外一个嫡女则是世人口中的一个笑话,因为她是天命煞女,在庙里长大,没有人管教。

靳月总以为,就算靳辰时隔九年回来了,也是自己可以轻松踩在脚下碾压的存在,可是没想到……怎么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过两天时间,整个千叶城都传遍了,说靳家五小姐的容貌见者无不惊为天人,靳家五小姐才是真正的夏国第一美女,还有人说靳家五小姐是天下第一美女……

靳辰被靳扬处处维护,靳扬因为靳辰这几天屡次顶撞靳夫人……

靳辰被定下了一门在靳月看来很可笑的亲事,可偏偏因为这桩亲事,靳放对靳辰多有宽容,任由靳辰顶撞靳夫人都不管。而魏国的那个逍遥王竟然巴巴地派人送了那么多宝贝过来给靳辰用,愣是把星辰阁那个破楼给改造得让靳月一看到就觉得自己住的地方与之相比才是破房子……

靳辰穿着靳月根本得不到的流光缎做成的衣服,靳辰住的星辰阁里的每样东西都让靳月嫉妒,恨不得全部占为己有……

而靳月心心念念的安平王世子齐皓诚,那么亲热地管靳辰叫靳小五,还凑到靳辰面前对着她笑,追着靳辰要一起去游湖……

靳月觉得自己要疯了,不,是这个世界疯了……为什么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样,她引以为傲的容貌,兄长的疼宠,外人的赞美和仰慕,养尊处优的生活……所有所有的一切,在靳辰回到千叶城之后,似乎都不复存在了……

“小姐……小姐……”小梅看靳月像是魔怔了一般,就轻轻拉了靳月一下。

靳月回神,看着小梅喃喃地说:“你是不是也觉得靳辰比我长得好看?”

“小姐,在奴婢心里小姐是最好看的。”小梅一脸认真地说。

靳月突然笑了,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我究竟在不甘什么?她在不久之后就会远嫁给一个废物王爷,对我来说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是啊小姐,五小姐很快就会出嫁了。”小梅赶紧说。

靳月静静地坐在那里,神色莫名……心中为什么还是觉得不甘心呢……

靳辰也没管靳扬怎么跟靳夫人和靳放解释她会武功的事情,回到星辰阁之后休息了一会儿,突然想起都忘了问墨青如今住在哪里,不然她还可以偷偷溜出去,去看看她的猪头小弟苏苏和她的爱马小二。话说墨青每天晚上过来都是亲亲抱抱睡觉觉,今天晚上一定得跟墨青好好聊聊。

只是当晚靳辰等了半天也没见墨青过来,半夜感觉身边躺了一个人,靳辰微微动了动也没醒过来,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上面是墨青的字迹:“小丫头,我最近有点忙,你自己乖乖的。”

“究竟在忙什么啊……”靳辰拿起桌上那张纸看了看,然后收了起来。看来昨晚不是做梦,墨青来过又走了,要是别人来靳辰肯定该被惊醒了,原来她已经如此熟悉墨青的身体和气息了吗……

却说这天本来是魏琰要进宫,跟夏皇商谈定下婚期的日子。只是魏琰一早起来脸色不怎么好看,杜腾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魏琰也没说。

魏琰心情确实不怎么好,因为昨天半夜有人过来找他,是魏皇身边的暗卫,带来了魏皇给魏琰的一道旨意,是关于魏国和夏国这桩和亲的。

魏皇的意思是,和亲可以继续,但是婚期必须定在来年三月之后,也就是说,在来年三月之前,不允许墨青把靳辰迎回魏国。因为现在要定下的婚期就是墨青从夏国迎娶靳辰的日子。

这跟魏琰和墨青的计划都差了很多,因为他们是想着越快越好,最好在今年年底之前把靳辰迎回魏国去。

魏琰问暗卫魏皇有没有说别的,暗卫转达了魏皇的意思,说这是关系到魏国国运的大事,不能有任何疏忽,如果魏琰不按照魏皇的意思办的话,魏皇就再派人过来取消两国的这桩和亲……

魏琰知道魏皇特别相信命数和运势这些事情,而且一直固执地认为墨青的存在会对魏国的国运有影响,墨青的亲事也会。

魏琰有些烦躁,是因为他发现他真的没有办法跟魏皇对着干。如果他忤逆了魏皇的意思,魏皇真的极有可能再派人过来把和亲取消了。最终魏琰不会有什么事,倒霉的还是墨青……

魏琰进了夏国皇宫,见到了夏皇。夏国的几位重臣都在,宋老国公也老神在在地坐在一边。

当魏琰提起婚期的时候,夏皇笑着说:“钦天监已经算过了,墨王爷和靳五小姐的八字是合的,只是今年对他们来说没有吉日,靳五小姐的出嫁之日恐怕要定在明年了。”

魏琰愣了一下……什么情况?夏国的钦天监也算出来墨青和靳辰不能今年成亲?

“逍遥王?”夏皇看魏琰在发呆,就叫了他一声。

魏琰回神,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昨夜没有休息好。”

“逍遥王意下如何?”夏皇看着魏琰说,“朕对这次的和亲是乐见其成的,只是这姻缘天定,吉凶之事不得不信啊!”

魏琰微微垂眸:“夏皇陛下说得是,靳五小姐刚刚归家,想必也希望能够多些时日在父母跟前尽孝。”

“逍遥王言之有理。”夏皇笑着说,“来人,把钦天监算出的吉日拿给逍遥王看看,让逍遥王从中挑选一个。”

魏琰看到一个太监拿着一个折子放在了他面前,上面写着几个日子,最早的那个,是三月十八……

魏琰微微一笑对夏皇说:“既然如此,那就定在三月十八吧!”

“哈哈!好!”夏皇笑着点头,“届时夏国一定将靳五小姐风风光光地嫁过去。”

魏琰唇角微勾没有说话,心中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两国的钦天监给墨青和靳辰算的吉日竟然几乎不差,这真的是巧合吗?还是说他们真的不能在今年成亲……

定下了墨青和靳辰的婚期,并没有几分喜色的魏琰回到了他这些日子住的安平王府。

昨天游湖回来齐皓诚就没影儿了,这会儿魏琰见到了齐皓诚的那个随从,开口问齐皓诚在哪里,那个名叫小炎子的随从说他家世子昨晚喝多了,这会儿还没起。

魏琰看了看有些阴沉昏暗的天色,今天没有太阳,不过这会儿已经快到正午了,似乎真的像是要下雪。

魏琰想起昨日游湖时候齐皓诚的异样,抬脚朝着齐皓诚的院子走了过去……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女相重生之毒女归来】

作者:叶染衣

简介:风华绝代的传奇女相一朝不慎死于亲手辅佐的储君与右相的联手之下。

再次睁眼,她借尸还魂成了仇人右相之女,还附带了一只小包子。

虐渣复仇养包子的路上,她顺带捡了一只谪仙,谪仙长得勾魂摄魄,脑子却不大好,睁眼见她就喊师父,还要吹吹,要抱抱,趁机揩油是王道。

终有一天,谪仙觉醒,发现自己是孩子生父,翻身将她压下,勾她下巴,“乖,一日为师,终生为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