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独守空闺难免寂寞/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确实还在睡,魏琰不客气地掀了齐皓诚的被子,伸手拍了拍齐皓诚的脸。齐皓诚没有睁开眼睛,伸手在空中胡乱地挥舞了两下,抱着被子就要接着睡。

“你们都退下。”魏琰对杜腾和小炎子说。

两人都出去了,魏琰看着齐皓诚晕晕乎乎的样子,眼眸微闪俯身凑到齐皓诚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齐皓诚,靳晚秋来了。”

“什么?!”齐皓诚瞬间清醒,猛然从床上弹了起来,看到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神色一怔……

魏琰心中那个已经被自己否定的猜测这会儿得到了证实,在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着齐皓诚笑容有些诡异:“啧啧啧,小齐子,真是没看出来,你的口味如此……独特……”

魏琰现在已经基本确定了,齐皓诚这个千叶城中无数姑娘想嫁的安平王世子,竟然看上了靳晚秋那个嫁人守寡还生过孩子的宋国公府大少夫人……

齐皓诚宿醉有些头疼,不过这会儿脑子已经清醒了,神色有些颓废地坐在床上,过了半晌才说:“不要告诉别人。”这就是承认了……

难得看到齐皓诚眼中出现黯然和苦涩,魏琰也收起了想要打趣齐皓诚的心思,看着他神色莫名地问:“你认真的?”

“你以为呢?”齐皓诚反问。

可是……魏琰总觉得这件事很是不可思议。齐皓诚什么时候喜欢上靳晚秋的?他们似乎差不多大,如果齐皓诚早就喜欢靳晚秋,又怎么会让靳晚秋嫁给那个短命的宋家老大去冲喜?如果是靳晚秋嫁人之后才喜欢上她的,这更加不可思议了……

“齐皓诚,宋老国公知道你的心思吧?”魏琰看着齐皓诚问,“他对你的不满那么明显,你还巴巴地去跟宋家老二勾肩搭背,口口声声跟我说宋舒是你妹妹,让我不要欺负她,竟然还说你跟那个死了的宋家老大是兄弟?”

“不要说了!”齐皓诚神色有些狼狈,多年的隐秘心事突然被魏琰一下子拆穿,他心中的难堪可想而知……

“不管你爱不爱听,这些都是事实。”魏琰看着齐皓诚神色淡淡地说,“靳晚秋已经嫁人了,她是宋家的长孙媳,她还生下了宋老国公唯一的重孙,所以她不会改嫁,你很清楚这一点。况且就算宋家同意靳晚秋改嫁,你以为你爹娘会同意她进门吗?”

“魏琰,不要再说了。”齐皓诚神色疲惫地靠在床上,没有反驳就代表魏琰说的事情,他都考虑过,也知道事实的确如此……

“赶紧起来!”魏琰站起来看着齐皓诚说,“昨天不是想去城外赛马吗?正好爷今儿心情也不好,一起去!”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已经进宫把婚期定下来了吧?”齐皓诚说着已经下床了。

“别提了,夏皇非说我表哥和靳辰的八字今年没有吉日,最早要明年三月十八才能成亲!”魏琰没好气地说。

齐皓诚神色奇怪地看了一眼魏琰:“只要定下来不就好了,现在到明年三月也就四个多月的时间,普通人家定了亲事也要隔个一年半载的才成亲,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又不是给你娶媳妇儿!”

“我想早点有个嫂子行不行?”魏琰被齐皓诚噎了一下,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行!有什么不行?”齐皓诚看魏琰是真郁闷,也不多问,换好衣服揽着魏琰的肩膀就出门了,“走走走,先去天香楼吃点东西,然后去赛马,饿死了!”

出门看到小炎子和杜腾都站在外面,魏琰突然冲着杜腾来了一句:“杜子,你从现在起改名叫小诚子!”

“啊?”杜腾愣住了,齐皓诚的脸黑了……

“小诚子,还不快跟上!”魏琰冲着还在发呆的杜腾说。

“魏琰,你什么意思?”齐皓诚黑着脸问魏琰。

“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魏琰白了齐皓诚一眼,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齐皓诚的随从小炎子。

齐皓诚笑了:“魏琰,我这奴才生来就叫小炎子,不是我起的名字。”

“逍遥王,奴才的名字是父母起的。”小炎子对着魏琰认真地说。

魏琰神色一僵,面无表情地说:“那又如何?我就要让杜子改名叫小诚子!杜子你有意见吗?”

看到魏琰的眼神,杜腾欲哭无泪:“爷,小诚子没有意见……”

齐皓诚……魏琰你脑子有病吧……

两人打打闹闹地去天香楼吃饭,吃完就去城外赛马去了,一直到傍晚时分才回来,心情倒是都好了不少。

魏琰回到他在安平王府的客院,一进房间就回头把房门关上了,看着桌边坐着的人说:“你这几天在忙什么?”

“婚期定在了下年三月十八?”墨青神色淡淡地问魏琰。

魏琰有些郁闷地在墨青对面坐了下来:“看来你都知道了。昨夜父皇派人来说婚期必须定在明年三月之后,结果今天夏皇也说夏国钦天监算出来你跟靳辰要成亲,今年都没有吉日,最早的吉日就是来年三月十八。”

墨青微微皱眉,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那就暂时先这样吧。”

“不然还能怎么样?”魏琰没好气地说,“夏国这边倒还好说一点,可是我父皇最是信这个的,如果不按他的意思来,你想跟靳辰光明正大地成亲是不可能了。”

光明正大……墨青心中微叹。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就是因为他想给靳辰一个光明正大的婚礼。让靳辰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光明正大的身份,然后在世人见证之下嫁给他。而很多事情其实也不是墨青能够左右的,譬如他的身份还有天煞孤星的命格摆在那里,就算他不让靳辰回来,在魏国的时候跟“南宫柔”私定终身成亲,同样会被魏皇想方设法阻止。

不想让别人左右倒也不是不可能,可那必须墨青和靳辰都抛弃他们现在的身份,找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避世而居。但这不是靳辰想要的生活,也不是墨青想要的。

“其实也不过四个多月的时间。”魏琰看着墨青说,“这桩亲事已经板上钉钉了,四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

“我知道。”墨青微微点头。四个多月的时间……他这次服的药药效只有半年,四个月之后药效就过去了,他再吃这种药也不会有任何作用。除非他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找到了碧根草,把自己的毒彻底解了,否则四个月之后他就会变成一个不能用武功的废人……

“父皇也没说让我回去,我也不走了。”魏琰看着墨青说,“我一定要看着你把她娶回去!”为了这桩亲事,墨青谋划了很多,魏琰也做了很多,如今其实已经定下来无可更改了,只是迟了的婚期总是难免让人有点不安,四个多月的时间,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原本魏琰是打算这边事情了了就回魏国去过年的,但是如今这种情况,他也不想走了。反正回去魏国也没有什么意思,过年都是老一套,还是会被魏皇和乔皇后念叨尽快成亲的事情。他准备这几天让人把给魏皇和乔皇后准备的年礼送回魏国金安城去,自己不回去了。

“随你吧。”墨青神色淡淡地说。魏琰不回去魏皇不一定会管,而他在哪里根本没有人在意,魏皇会插手他的亲事不过是怕他影响魏国的国运。

门外传来齐皓诚的声音,墨青对着魏琰微微点头,很快消失了踪影。齐皓诚踹门进来看着魏琰说:“刚刚我母妃说后天姚丞相府有宴会,让我问你去不去?”

“为什么不去?”魏琰唇角微勾。还有四个多月的时间,总是要凑凑热闹找点乐子的……

这天晚上靳辰沐浴过后没有上床,躺在窗边的躺椅上面看着外面的星星。白天的时候天气很阴沉,还以为会下雪,谁知道晚上似乎放晴了,漆黑的天幕上星星点点煞是好看。

墨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房间里点了灯,靳辰绝色倾城的小脸被白狐皮围着,更加美得摄人心魄。她眉目慵懒微微仰头看着外面天空的样子,让墨青一瞬间忘记了呼吸……

“小丫头是在等我么……”墨青话音未落,已经把靳辰拥入了怀中。

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墨青说:“长夜漫漫,独守空闺难免寂寞,你再不来,我就去找别的男人了。”

墨青脸一黑,低头俘获了靳辰的樱唇,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以示惩罚……这个小丫头知不知道她现在样子有多美?绝对不能被别人看了去,墨青心中在想,还有四个多月啊……

“停!”靳辰推开墨青,“就知道亲亲,还没完了!”

墨青眼睛一亮,仿佛得到了某种暗示,扑过来就把靳辰压倒在床上,伸手就开始撕靳辰的衣服……

等靳辰再次把墨青推开的时候,她的里衣已经快要被墨青撕成碎片了……靳辰抓过被子盖住自己裸露的皮肤,看着墨青没好气地说:“我是说亲一下就得了,我要跟你聊聊!”

“小丫头……我忍得很辛苦的……”墨青意有所指地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某个地方……

靳辰顺着墨青的视线看过去,很快脸色爆红转移了视线:“楼下就是湖,你跳进去降降火,我真的有事要问你。”

看到靳辰如凝脂白玉一般的香肩,墨青喉头滚动了一下,感觉浑身燥热,转头就从窗口飘走了。下一刻,靳辰听到下面传来扑通一声,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

墨青一身湿漉漉地再次回来的时候,靳辰已经换了新的里衣,还把外衣都穿上了,坐在桌边看着墨青说:“过来坐。”

“小丫头你一点都不心疼我……”墨青头发和衣服都还滴着水,看着靳辰故作委屈地说。

“咳咳……”靳辰看到墨青紧贴在身上的衣服,神色不自然地转移了视线,“我这里没有你的衣服。”

“有。”墨青唇角微勾,“在柜子的最下面。”

靳辰微微一愣,起身去打开衣柜,就看到柜子的最下面还有一个夹层,打开就看到里面整整齐齐地放着几套男装,竟然连亵衣和鞋袜都有!

靳辰无语地看着墨青:“你往我房间里放这么多男人衣服,就不怕被人发现把我浸猪笼吗?”这个世界对女子的贞节是很看重的,也有将不贞女子浸猪笼这种做法。

墨青唇角微勾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小丫头,那是我的衣服,你是我的女人,怕什么?”再说这个小丫头的地盘又岂是别人能随便乱闯的?这星辰阁里所有的东西名义上是魏琰派杜腾送来的,但是事实上都是墨青准备的。

靳辰从里面拿了一套衣服出来,想了想又拿了一件亵衣,还随手提了一双鞋袜,把衣服扔在床上之后,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扔给墨青:“限你半刻钟时间收拾好。”话落转身背对着墨青坐在桌边。

墨青把窗户关上,然后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说:“小丫头,我身上哪里你没见过?想看就看,我给你看。”

“闭嘴!”靳辰反手扔了一个茶杯过来。

墨青接过茶杯稳稳地扔回了桌面上,然后快速把身上擦干,换了衣服,不过没穿外衣。

“小丫头,过来睡吧。”墨青换好衣服直接坐在了床边对靳辰说。

“我说有事要问你你到底听懂了没?”靳辰瞪了墨青一眼。

“来床上也可以聊。”墨青微微一笑,“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于是,最后的最后,墨青满意地抱着他的小丫头躺在床上,拍了拍靳辰的背说:“好了,你想问什么?”

“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让靳放自己打脸又答应和亲的?”靳辰的手放在墨青的腰间捏了捏,嗯,很有弹性……

“靳原还活着。”墨青说,“在我手里。”

“原来如此……”靳辰恍然大悟。一个战死沙场的英雄时隔十几年竟然还好好地活在世上,这对靳家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反而有可能招来灭顶之灾。怪不得靳辰回来之后感觉靳放虽然看她不太顺眼,但是一副懒得管她的态度,原来是不敢管啊……

“你最近白天都在忙什么?”靳辰问。

“向前辈每次给我药,我都要帮他做些事情。”墨青说。他跟那位向老前辈其实谈不上交情,准确来说是交易。

“什么事?不会是杀人放火吧?”靳辰微微愣了一下。本来还以为那个向前辈跟墨青有什么交情,原来是互相利用。

“不是。”墨青轻笑一声,“只是帮他找点东西。”

“偷东西?”靳辰又愣了一下,“你这几天,每天大白天的去做梁上君子?他让你找的东西还正好在千叶城吗?”

“嗯。”墨青微微点头,“在夏皇的秘库里面,不太容易得手。晚上那里重兵把守,白天还稍微好一点。”墨青并不是穿着夜行衣去偷东西,而是混进了夏国皇宫的禁军里面,一直在打探地形。夏皇爱财天下皆知,所以夏皇的秘密宝库是他最在意的东西之一,在夏国皇宫的位置十分隐蔽,墨青查了两天才发现,现在还没有得手。

“辛苦你了小青青。”靳辰伸手拍了拍墨青的背。

就在墨青笑容愉悦的时候,听到靳辰兴致勃勃地说:“下次带我一起去呗。”

墨青抚摸了一下靳辰柔顺的长发笑着摇头:“你乖乖在这里,晚上给我亲亲就好了。”墨青倒不是怕被发现之后逃不了,只是他的目的是取到夏皇秘密宝库中的某样东西,一旦被发现打草惊蛇,以后再想找到就更难了。而那位向老前辈事实上给墨青定了期限的,所以墨青在婚事差不多定下来的时候就开始行动了。如果顺利的话,接下来几天之内应该可以得手……

听到墨青的话,靳辰仰头在墨青唇角亲了一下,然后……兽性大发的墨青又把靳辰压倒了,最后靳辰差点被墨青剥光的时候,墨青才猛然停下来又飞出去跳到湖里面泡着了……

靳辰听到下面的水声,心中有点小纠结,反正都要成亲了,要不要先把墨青睡了呢?只是靳辰也没有纠结多久,因为墨青回来之后又换了一身干净的里衣,抱着靳辰乖乖睡觉了,没有再发情……

第二天一早靳辰醒来的时候墨青已经走了,靳辰知道墨青肯定又去宫里偷东西去了,也不管他,因为她知道墨青这次的任务虽然难度系数比较高,但是并不会太危险,对于墨青的武功之高,靳辰还是很有信心的。

昨天宫里定下了和亲的婚期,靳家人也都很快得到了通知。靳夫人和靳月是想着靳辰竟然还要在府里待四个月才出嫁,想想就觉得难以忍受。

而靳放郁闷得要死,本来以为魏琰对这桩亲事志在必得,肯定会把婚期定得很近,因为两国和亲本来也不用走一般那些繁文缛节的礼数。等靳辰出嫁了,靳放就能赶紧把靳原的事情彻底解决了。谁知道出嫁之期竟然定在了四个月之后……

靳扬对此倒是挺高兴的,因为他想着靳辰好不容易回家,不想让她太早出嫁。之前靳辰说她看上了靳月院子里的一个丫鬟,靳扬想着要帮靳辰要过去,这天没事,就去了靳月的院子。

靳月听到丫鬟说靳扬来了,眼眸微闪,让人把靳扬请进来了。

“我还以为大哥有了五妹,忘了我这个三妹了。”靳月一见到靳扬,就语带不满地说。

“月儿,小五刚回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大哥关心她多了一些,你也不要计较,你们都是大哥的好妹妹。”靳扬看着靳月说。靳扬这次过来想着要帮靳辰要一个丫鬟,所以要跟靳月好好说,哄哄她。

“反正大哥就是不疼我了。”靳月神色有些黯然地说。

“月儿,”靳扬有些无奈,他对几个妹妹真的都很不错,其实对靳月很好了,之前还千里迢迢带着靳月去雪狼国,一路上事事处处都先照顾靳月,“小五也是你的妹妹。”

“哼。”靳月听靳扬提起靳辰就觉得生气。

“月儿,大哥这次过来是想从你这里要个人。”靳扬看着靳月说。

靳月愣了一下:“大哥是看上我这里的哪个丫头了吗?”不应该啊,靳扬绝对不是这种人,而且他下个月就要成亲了……

“咳咳,不是。”靳扬摇头说,“是小五那里没有人伺候,府里其他的下人我也不放心,月儿你这里的丫鬟都是好的,就给小五一个吧。”

靳扬说话已经很客气了,靳月的脸还是一下子就黑了,看着靳扬有些不悦地说:“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府里下人那么多,她那里没有人伺候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让我给她一个丫鬟?”

靳扬有些头疼,这本来真的是一件小事,因为靳月院子里伺候的下人很多,大丫鬟都有四个,给靳辰一个没什么大不了的,再提别的丫鬟上来就好了。靳辰就只要一个丫鬟,而且点了名要靳月这里的,靳扬当然不能让靳辰失望。

“月儿,就当你做姐姐的,给小五的礼物吧。”靳扬看着靳月说。

“她连声姐姐都没叫过我,回来也没有给我带礼物,我为什么要上赶着给她送人?”靳月不服气地说。

“月儿你想要什么?大哥给你。”靳扬看着靳月说。

靳月眼眸微闪,心中一动,突然改了主意,看着靳扬说:“大哥,五妹想要我这里的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条件的。”

“你说。”靳扬其实一直都觉得所有的弟妹里面最任性不懂事的就是靳月。靳放几乎不管内宅和儿女们的事情,靳夫人有些拎不清,所以靳扬的这些弟弟妹妹对他这个大哥都很依赖,因为靳扬一直很照顾弟弟妹妹,而他在靳月身上操的心其实是最多的。饶是如此,靳月依旧不满足,或许她认为靳扬就应该独宠她这一个妹妹吧……

“我要一匹流光缎。”靳月看着靳扬说。

靳扬愣了一下:“月儿,流光缎这样的东西有价无市,根本就买不到啊。”靳扬当然知道流光缎是什么,这东西皇宫里都没多少,靳月不仅要,还要一匹,这去哪里找?

“五妹那里有。”靳月看着靳扬说,“只要她给我一匹流光缎,我就把她想要的丫鬟给她。”

靳月其实想到了一个怎么都不吃亏的主意……靳辰想要她这里的丫鬟,她就给靳辰送去一个,到时候靳辰那边有什么事情,她就能够随时知道了,毕竟这里出去的都是她的人。而且靳辰不能白要她一个丫鬟,她这两天每次想到靳辰身上穿的流光缎做的裙子就觉得心里难受又嫉妒,如果她能得到一匹流光缎,做两身衣服的话,她都能想象到其他小姐艳羡的目光……

靳扬从靳月那里出来的时候,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靳月真的是跟靳辰不对付,一个下人而已,结果搞得这么复杂。不过两边都是妹妹,靳扬了解靳月的性子,如果不让她满意的话,事情只会越闹越大,到时候就更难看了。

靳扬来星辰阁说了靳月的条件,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可以。”

流光缎?靳辰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靳月指的应该是这衣服的料子吧。靳辰其实对这些没啥概念,她的衣柜里还有好几件这种料子的衣服,不过布料是没有的,因为她又不可能自己做衣服。靳辰是一定要把琴韵要过来的,也懒得跟靳月闹,她刚刚得知出嫁之期定在了四个月之后,她还要在这个府里住四个月,倒是没想跟靳月搞好关系,不过如果闹起来的话靳月很可能会找琴韵的麻烦……

魏琰那里应该有流光缎,靳辰觉得一匹布而已,不是问题。靳扬想着这样也好,事情算是解决了。

靳辰让靳扬晚点再来拿,靳扬正好有事就先走了。靳辰从桌上的匣子里拿出一根短笛吹了两声,风扬很快出现在靳辰面前:“夫人有何吩咐?”

这是靳辰回到千叶城之后第一次召唤风扬,而风扬对靳辰的称呼已经从小姐变成了夫人……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倒是没有让风扬改口,看着风扬说:“你去找魏琰,问问他那里有没有流光缎,有的话给我拿一匹过来。”

“是,夫人。”风扬很快离开了。靳辰没说风扬也知道靳辰为什么要流光缎,因为他一直就在星辰阁附近守着,墨青说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欺负靳辰。靳扬刚刚过来说的话风扬其实都听到了。靳家三小姐想敲诈他家夫人,好,很好,他记住了……

半个时辰之后,风扬抱着一匹流光缎回到了星辰阁,放下之后就离开了。

靳辰看着桌上的布,表示魏琰那货是真有钱啊……

晚些时候靳扬过来带走了流光缎,靳月倒是爽快地让琴韵跟着靳扬走了。只是在靳扬去之前靳月就跟琴韵单独聊了半个时辰,没有人知道她们说了什么。

琴韵低着头跟着靳扬去星辰阁的路上,靳扬看了一下琴韵,觉得这个丫鬟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很安分,规矩很不错,走路不会四处看,听说要调到星辰阁也没表现出不满,果然是靳辰看上的人,比靳月屋里其他几个大丫鬟看起来都好一些。

“到了五小姐那里,勤快点,少说话。”靳扬吩咐琴韵,他知道靳辰不喜欢丫鬟多嘴,也不会苛待丫鬟,只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就相安无事了。

“是,大公子,奴婢记住了。”琴韵恭敬地说。

靳辰见到琴韵也没表现出什么,靳扬把人留下就走了。靳辰让琴韵住在星辰阁一楼的一个小房间里,里面虽然没有住过人,不过上次杜腾带过来的人已经都打扫修缮好了,其他的东西靳将军府里都有。

“小姐,三小姐说让奴婢把星辰阁的事情都汇报给她。”琴韵恭敬地站在靳辰面前。如果靳月这会儿在这里的话,大概要被气得吐血了。她自以为聪明,还想趁着这个机会往靳辰这里安插一个人,可绝对想不到这个人本就是靳辰的人……

“嗯,你应该知道该跟她说什么。”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奴婢知道。”琴韵点头,“奴婢也会经常跟三小姐院子里的人聊聊的。”

靳辰唇角微勾:“不用有这么大压力,靳月掀不起什么风浪,咱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她对靳月那里的事情没啥兴趣。

不过琴韵还是在想,一定要盯着府里各处的动向,有什么跟靳辰有关的要赶紧向靳辰汇报才是。

靳辰让琴韵去一楼休息,说不叫她不用上来,琴韵就下去了。

而靳月一脸喜色地摸着靳扬拿过去的流光缎,已经在计划做两身什么样式的衣服了。剩下的料子应该还有,能做几块帕子,多的话拿出去送人,用来笼络人心再好不过了。可惜的是,明天是姚丞相府老太君的寿宴,如果早点得到这匹流光缎的话,明天就能穿上新衣服了……

不得不说,靳月跟靳辰因为生活环境不一样,思维方式也天差地别。靳辰向来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从小到大,在去金安城找墨青之前,靳辰都是一件粗布衣服穿很久,直到破了才换新的,也并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这让靳月嫉妒不已的流光缎,靳辰在这之前根本不知道价值多少,只是觉得摸着手感不错而已。直到现在,靳辰有不少名贵的首饰,可头上一直都只插着一根木簪,什么手镯耳环项链,从来没戴过,觉得麻烦……

明日是姚丞相府老太君的六十大寿,因为是整寿,所以丞相府要大摆宴席,千叶城里不少人家都早早地收到了请帖。

作为姚丞相府的姻亲,靳家是最早收到请帖的,只是那会儿靳辰还没回到千叶城,不知姚家人是忘了还是刻意不想让靳辰去沾了晦气,给靳家的请帖里面包括靳家所有的人,独独把五小姐靳辰给漏了……

靳夫人倒是没觉得这样不对,她觉得她的母亲六十大寿,让靳辰这个煞星去就是会有晦气,不去最好。

靳夫人早早地就把寿礼给准备好了,靳放也不管靳夫人从靳家库房里取了多少东西。

到了十一月十五这天,一大早就飘起了雪花,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姚丞相府老太君的寿宴,该去赴宴的人也绝对不会因为下雪就不去了。

一大早,靳夫人的萱芷院就十分热闹,靳家几位公子小姐都在靳夫人这里吃了早饭,靳放也在。

作为姚家的姻亲,靳家是要早点去的,靳夫人还想着帮忙招待一下客人,所以早饭过后,收拾停当就准备出发了。

靳扬问了一句:“有人去叫小五吗?”毕竟姚老太君也是靳辰的亲外祖母,这次寿宴靳辰都回来了也该去参加的,回来之后靳夫人也没说带着靳辰去姚家拜访一下。靳扬以为靳辰只是不跟他们一起吃饭,赴宴还是要去的。

听到靳扬的话,靳夫人脸上的喜色淡了很多:“这大喜的日子,让她去做什么?姚家又没请她。”

靳扬的脸色也不好看,姚家没请可能是因为送请帖过来的时候靳辰还没回来,但是于情于理靳夫人都不能不带靳辰这个亲生女儿吧。

“她亲事都定了,就在府中待着吧。”靳放发话了。他总觉得靳辰不是个安分的主儿,还是别带出去惹事了。

“大哥,今天这样的日子,还是别惹娘生气了。”靳月拉了拉靳扬的袖子。

靳扬也没再说什么,想着如果靳辰一起去了,靳夫人对她表现得那么不喜,才会让外人看笑话。反正靳辰也不喜欢凑热闹,这次就算了吧。

靳家人纷纷上马上车,朝着姚府而去了,偌大的靳将军府里就剩下了靳辰一个主子。

昨夜墨青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了,抱着靳辰睡了两个时辰,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又走了,也没惊动楼下的琴韵。

靳辰早起,琴韵伺候她洗漱过后吃早饭的时候,提起了靳家人今天都去姚府赴宴的事情,靳辰随意地应了一声:“知道了。”她对靳家人都没啥感情,更别提姚家了,真心一个都不认识,也没啥兴趣认识。

姚家人一早倒是提起了靳辰……

姚老太君跟宋老国公是一辈人了,不过身体还不错,今天儿孙给她办六十大寿,倒是很高兴的样子。

“娘,不知道今天妹妹会不会把靳家五丫头带过来?”姚大夫人温氏小心地问姚老太君。倒也不是她非要提起,而是姚老太君前两日突然想起自己那个刚回家的外孙女,问了几句。

“为什么不带?”姚老太君愣了一下。

姚大夫人知道自己这个婆婆,倒是个好性子,年纪大了深谙儿孙自有儿孙福的道理,一向不太管事,自己乐得享福,心宽了,身体也一直没什么毛病。

而姚老太君前两天问起靳辰,是因为无意中听到姚丞相和夫人在说魏国和夏国和亲的事情,只是随便问了问也没多说什么,也没表现出对这个外孙女的不喜。

“妹妹一直不喜欢五丫头。”姚大夫人说。

“不是说十五岁之后就没事了吗?”姚老太君不在意地说,“况且那丫头过几个月就要出嫁了,何必计较小时候的那些事情?听说那丫头比月丫头长得都好?我倒是想看看是何等模样。”

姚大夫人笑笑,没再说什么。她倒是没觉得靳家五小姐晦气什么的,要真晦气那也是靳家的事情,不可能影响到他们姚家。只是姚大夫人觉得,以她那个小姑子的脾气,是不可能带着靳辰出来的……

“老太君,宋老国公来了。”

门外一个丫鬟禀报到,房间里的人都听到外面传来宋老国公的声音:“六十大寿,怎么也没弄点花花草草啊?”

姚老太君笑了起来:“宋家老头肯定又是早早地过来,想打咱们家养的那些花儿的主意。”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而宋老国公已经在姚丞相的陪同之下进来了。

互相见礼过后,宋老国公坐了下来,让姚丞相自去忙。他们这辈的老人也没剩几个了,姚家跟宋家关系也不错,他也一点儿都不见外。

“老国公怎么没抱着你那宝贝重孙过来?”姚老太君打趣宋老国公。

“后面呢后面呢,”宋老国公笑着说,“这不还早呢嘛。”他自己先过来了,也是想着这会儿人少,姚家办这么大的宴会肯定有点奇花异草什么的,先过来瞅瞅。至于靳晚秋他们晚点才会一起来。

姚大夫人出去安排事情了,宋老国公和姚老太君,还有几个小辈坐在那里说笑,说着说着宋老国公又提起靳家的五丫头了。

“你还没见过你那个行五的外孙女吧?”宋老国公看着姚老太君说。

“难道老国公见过了?”姚老太君问。

“见过了见过了。”宋老国公说,“是个好丫头,你见到就知道了。”

“今天是要见见的。”姚老太君笑着说。

坐在一旁的姚芊芊找了个借口出去了,一出门赶紧去找姚大夫人,把宋老国公跟姚老太君说的话跟姚大夫人说了。

姚大夫人愣了一下。她家老太君的意思是想见一下靳家五丫头吧?万一靳夫人没带过来,到时候就算姚老太君不问,宋老国公肯定会问,别家夫人也很有可能会问起,靳夫人那个拎不清的还不知道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既然这样的话……姚老夫人叫来了一个下人,让他去迎迎靳家的人,如果靳辰没来的话,就跟靳放说一声老太君点名要见靳辰的事情。

却说靳家人已经走到半路了,突然遇到了姚家的下人,转达了姚大夫人的意思,说是寿星老太君今天一定要见见靳家五小姐。

靳夫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靳放也没多想什么,直接开口吩咐靳扬回去把靳辰接过来,然后他们放慢速度等着,总要一起到姚家。

看到靳扬顶着大雪骑马回去接靳辰,靳夫人气得把手中的帕子都扯烂了。跟靳夫人坐在一辆马车里的靳月面色也不好看,外祖母肯定都不记得靳辰了,为什么点名非要见她……

------题外话------

独自写文难免寂寞,游游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和陪伴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