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谁丑谁尴尬/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越下越大,星辰阁里面倒是暖融融的,窗户开着,靳辰也不觉得冷,就坐在窗边的躺椅上欣赏外面的雪景。突然想起她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看到下雪还是在金安城的墨王府,当时还有点小激动,记得墨王府的梅花开得特别美,然后很快被魏琰派人全采光了酿了很多酒,还做了很多梅花酥。

靳辰低头看着星辰阁下面的那个湖,不过一夜功夫,湖面已经结了冰,如今又落了雪,下次墨青再想去湖里降火就不太容易了……额,这已经是靳辰今天第三次想起墨青了,也不知道墨青这会儿在干嘛,是不是在皇宫某个藏宝库里偷东西呢……

琴韵提了热水上来给靳辰泡茶,刚走到二楼就看到靳辰突然从窗口飞身出去了。琴韵放下茶壶,就看到靳辰脚尖轻点,落在了下面的湖面上。

湖面才刚刚结上的冰,并不结实,靳辰在湖面走,走过的地方都瞬间变成了冰窟窿。

靳辰觉得挺好玩儿,在湖面上到处走,一点儿都不担心会掉下去,甚至就连鞋子都没沾上一点水。

琴韵看着下面的靳辰微微一笑,放下茶壶,添了一点碳又下楼去了。

不多时,靳扬过来了,远远地就看到星辰阁旁边的湖面上有个雪人一样的少女在那里轻盈地走来走去,还能听到冰面不断碎裂的声音。

这副画面实在是太美了,然而靳扬无心欣赏,赶紧开口叫了一声:“小五,快回来!”天气这么冷,还下着雪,靳辰没有披风和帽子,就那么淋着,而且湖面的冰那么脆,掉下去就不好了。

靳辰转头看到靳扬微微愣了一下,靳家的主子不是都去姚家赴宴了么?靳扬怎么又回来了?

靳扬一眨眼的功夫,靳辰已经身形诡异地从湖面回到了岸边,看着靳扬问道:“大哥怎么回来了?”

“回来接你。”靳扬朝着星辰阁走了过来,“你赶紧收拾一下,跟我去外祖母府上赴宴。”

“你们去不就好了。”靳辰神色淡淡地从一楼进了星辰阁,靳扬也跟了进去。看到琴韵守在门口,拿着一个干帕子给靳辰打落了肩上的雪,又递了一个小暖炉给靳辰,靳扬微微点头,这个丫鬟确实不错。

靳辰看着手中那个小巧可爱的暖炉有些黑线……这不是她在墨王府用过的那个吗?上面还有一道她弄上去的划痕,什么时候被谁送过来的她都不知道。

“小五,外祖母点名要见你。”靳扬看着靳辰说,“你都回来好几天了,今天还是外祖母六十大寿,该上门去拜见一下的。”话落还加了一句,“外祖母很和蔼,不用担心。”

“担心?”靳辰轻笑了一声,“大哥你该担心的是别人。”

靳扬神色有些尴尬。是,外祖母的确很和蔼,不过他们的母亲就很难说了……

最终靳辰还是跟着靳扬一起出门了。如她所说,她怕什么?该担心的是别人。靳夫人不是不想让她去吗?靳月是不是不想让别人看到靳家五小姐比三小姐长得好看?既然如此,靳辰还就去了。有句老话说得好,对比不可怕,谁丑谁尴尬……

琴韵默默地给靳辰披上了一个银狐的披风,也是靳辰在墨王府的时候用过的,靳辰手中还拿着那个小兔子形状的暖炉。

出门的时候靳辰本来说让琴韵留在府里不用跟着,结果靳扬说最好还是带着丫鬟去。因为一般大家小姐出门不仅要带着丫鬟,丫鬟还要带着小姐可能会用到的东西,一般都要另外再带一身衣服以备不时之需。

已经很懂规矩的琴韵很快把该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跟在靳辰身后出了门,然后回身把星辰阁锁上,收好钥匙,转身把一把精致的伞打开撑在了靳辰头顶。

靳辰看着琴韵非常熟练的动作嘴角抽了抽,这姑娘学习能力真强……

出了靳将军府,看到外面停着的那辆马车,靳辰真的想念自家小二了。话说自从她回到寒月寺到现在,两个多月了都没骑过马,真心不那么喜欢坐马车啊。

看到靳辰和琴韵上了马车,靳扬翻身上马,快马加鞭朝着姚府的方向而去了,因为时间有些紧张了。

追上靳家队伍的时候,还没到姚府。靳放看到靳扬带着一辆马车过来了,直接挥手下令加快速度。

虽然下着大雪,但是依旧无法阻挡姚府热闹的气氛。

大门敞开,姚府的几位公子都站在那里笑脸迎客。宾客络绎不绝,看到靳家人过来了,姚大公子赶紧迎了上来。

毕竟是将门出身,靳放和靳家的公子们在这大雪天也都骑了马,只有最小的七公子靳飞鹏跟他的孪生姐姐靳宛如一起坐在马车里。

靳家二房也在邀请之列,不过因为靳辰和墨青的亲事,靳二夫人已经多日没有出门了,也没有跟靳家大房这边来往,她的一儿一女也没往将军府这边来过。这次来姚府赴宴,并没有跟靳家大房的人一起,靳放也不管他们。

“靳家人来了!”

“那不是靳家三小姐吗?真美啊!”

“你孤陋寡闻了吧?靳家五小姐比三小姐更美!”

“难道你见过?”

“这不马上就能看到了吗?”

“天哪……”

……

靳辰被琴韵扶着下了马车,感觉到很多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面无表情地走到了靳扬身边,靳扬对着身旁那个愣住的姚家大公子说:“大表哥,这是小五。”又对着靳辰说,“小五,这是大表哥。”

“五表妹。”姚大公子自觉失态,赶紧从靳辰脸上转移了视线。

“大表哥。”毫无温度的声音。

“走吧。”靳扬看着靳夫人径直带着靳月和靳宛如往里走,看都不看靳辰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带着靳辰进了姚家大门。

靳扬是男客,不能进内院去,看到靳夫人和靳月都已经不见了人影,微微有些头疼。都说了是外祖母点名让靳辰来的,结果靳夫人还是这样的态度,现在也找不到人带靳辰进去啊……

靳扬转头眼睛一亮,开口叫了一声:“二妹。”

原来是宋国公府的人到了,靳晚秋带着宋舒,身后的婆子怀里还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宋安翊。

“靳辰!”宋舒看到靳辰眼睛一亮,也不管小翠还给她打着伞,直接跑了过来。

跑到靳辰跟前,宋舒啧啧感叹了两声,看着靳辰说:“明明你也没有怎么打扮,可就是把所有人都比下去了,今天不知道多少公子见到你要失神了。”

确实是。靳辰里面穿着一件淡青色的裙子,外面披着一件银狐披风,手中拿着一个小暖炉,头上只有一根简单的木簪,披着如瀑的墨发,身上没有任何其他的首饰,脸上不施粉黛,甚至都没有笑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这白雪茫茫的天地之间,却让看到她的人都感觉周遭的一切都瞬间失了颜色……

不管别人,反正宋舒家二哥宋天行看到靳辰就挪不开眼睛了,脸色也微微有些发红,在另外一个公子叫他的时候赶紧转移视线走了。

“没想到靳家五小姐这么美。”

“嗯。”宋天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只可惜来年就要嫁给魏国那个废物王爷了,真是可惜,太可惜了!”

宋天行神色一怔……是啊,她已经定亲了,来年就要嫁人了……

却说靳辰这边,靳扬说让靳晚秋帮忙照顾一下靳辰,靳晚秋说没问题,于是靳辰就跟着靳晚秋和宋舒一起朝着姚府的后院而去了。

靳扬看着靳辰跟着靳晚秋走了,就转身准备去门口帮忙招待一下客人。没过一会儿安平王妃带着齐皓诚来了,还有魏琰同行。

安平王妃是女眷,很快进内院去了。魏琰是得小心招待的贵客,姚丞相都出来了。

而齐皓诚见到靳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靳小五来了吗?”

靳扬微微蹙眉,看到旁边没人,就小声问齐皓诚:“皓诚,你对小五……”难道齐皓诚喜欢上靳辰了?如果靳辰没定亲的话还好,可是靳辰已经定下要去和亲了,还有靳月那边……

“我对你家小五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啊?”齐皓诚愣了一下,十分无辜地说。

正好走到旁边的魏琰似笑非笑地说:“小齐子,靳大公子是想问你,是不是喜欢上我未来的表嫂了?”

“咳咳!”齐皓诚连忙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靳扬你想什么呢?我可不敢喜欢你家靳小五,怕被她打死。”

齐皓诚,你不是不敢喜欢靳辰,而是喜欢上了靳辰的二姐靳晚秋。魏琰心中默默地想,齐皓诚这货也是表面开心暗地里苦情的主啊。

听到齐皓诚的话,靳扬心中微松。以齐皓诚的性格,如果真喜欢的话绝对不会遮遮掩掩的,他这样说应该是对靳辰并没有那样的心思。再想想齐皓诚似乎一直跟魏琰在一起,还有意促成这桩和亲,想来的确对靳辰只是欣赏再加上觉得好玩儿吧。

如果齐皓诚知道靳扬在想什么,肯定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外人都觉得以他的身份和性格,如果喜欢上哪个姑娘绝对不会遮遮掩掩,可是偏偏,他偏偏就喜欢上了一个必须遮遮掩掩小心翼翼不让任何人知道的女子……

“小五来了,刚刚跟着二妹进去了。”靳扬笑着说。

二妹啊,魏琰看到齐皓诚眼底一闪而逝的怔忪,同情地拍了拍齐皓诚的肩膀。这事儿魏琰也不好劝齐皓诚,劝齐皓诚放下?魏琰自己都不是一个能轻易放下的人。劝齐皓诚勇敢去追?魏琰自己也很清楚有些人注定不属于你,追也没有用……

靳夫人带着靳月和靳宛如到了姚老太君那里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坐着不少大家夫人和小姐了。

众人听到靳家夫人和小姐来了,都纷纷朝着门口看去,因为心中都十分好奇最近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靳家五小姐究竟美到了何种程度?竟然让见过的人都说她绝对是天下第一美女。

只是让众人有些失望,靳夫人进来了,靳月进来了,靳宛如这个庶女都跟着进来了,就是没见其他的人。

“娘。”靳夫人亲昵地坐到了姚老太君身旁,靳月和靳宛如也都乖巧地叫了外祖母,跟其他的夫人见了礼。

“靳夫人,靳家五小姐没来吗?”旁边坐着的一位夫人开口笑着说,“咱们刚刚可是说了半天,都想见见是怎样一个妙人儿呢!”

要说起来,虽然早些年靳辰是世人眼中的天命煞女,但是真正厌恶她的只是靳家人,因为大家都知道,就算靳辰命不好,影响的也是靳家人,而不是外人。所以对于外人来说,对靳家这位已经满了十五岁,据说煞气已经除去的小姐其实没有多少排斥心理,更多的是好奇。

而靳辰年满十五还在归家路上的时候,魏国皇室就派了逍遥王过来为墨王爷求娶,更是让世人对靳辰的好奇心多了几分。

靳辰回来之后,极少出门,但是千叶城中一直都有她的传说。见过她真容的人纷纷表示惊为天人,没有见过的人都十分渴望见见这位据说比夏国第一美女靳月还要美的姑娘究竟是何等模样。

姚大夫人看到靳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赶紧抢在靳夫人前面笑着说:“今儿老太君寿宴,亲亲的外孙女怎么会不来呢?只是妹妹急着过来见母亲,外甥女慢了一步,就快到了。”

姚大夫人可是今天姚家内宅主事的人,她既然派人去通知靳家人要让靳辰来,自然关注着后续的事情。她知道靳辰是跟靳家人一起来的,只是刚进府就被靳夫人给甩开了。

姚大夫人真的有些看不上自己这个小姑子,不喜欢自己的亲生女儿就罢了,关起门来要打要骂也是她们靳家的事情,何必在这么多外人面前连个表面功夫都不肯做?最后别人看的不都是靳家的笑话?

“那敢情好。”最先开口的那位夫人说,“今儿要是见不到靳家的小美人儿,姚大夫人你可得赔我们。”

“能见到能见到。”姚老太君笑得慈眉善目,“我那外孙女马上就来了。”

靳月垂眸掩去眼底的阴翳……往日这样的场合,她都是大家关注的中心,可是今天,没有人看她打扮得怎么样,没有人问她最近做了什么,所有人都在等着见靳辰,没见到都口口声声说靳辰长得好,虽然没有人拿靳辰跟靳月比较,但是靳月知道,靳辰已经成功地抢了她所有的风头,甚至就在她还没出现的时候……

不多时,姚老太君身边的嬷嬷打了帘子笑着说:“老太君,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和小公子,宋小姐,还有这位……”

众人看到一向八面玲珑的嬷嬷竟然愣住了,都纷纷转头去看,当看到那个静静地站在门口的少女的时候,都有刹那间的失神……

“老奴该死,”老嬷嬷作样往自己脸上打了一下,然后打了帘子让几位客人进来,“老太君可不能怪罪老奴啊,实在是老太君这外孙女长得太美,让老奴一把年纪都惊住了!几位快快请进。”

“晚秋来了。”姚老太君回神笑着说,“五丫头呢,快来让外祖母看看!”

靳晚秋抱着宋安翊给姚老太君行了礼,宋舒也规规矩矩地行礼落座了,就剩下靳辰站在众人面前。

看到姚老太君笑眯眯地伸手,靳辰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

姚老太君拉住靳辰的同时,最早开口的那位夫人笑了起来:“老太君真是好福气啊!孙女外孙女一个比一个出挑,这个小美人儿一来,可把满屋子的人都比下去了,我都看得错不开眼。”

“好,好。”姚老太君拉着靳辰的手让她坐在她身旁,靳月低着头给靳辰让了位置,眼底满是阴霾……

那位夫人一开口,其他夫人也都纷纷夸了起来。倒也算真心,因为她们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容貌和气质都惊为天人的美人儿。再加上靳辰亲事定了,对她们府里的姑娘也没有任何威胁,所以夸起来的时候,溢美之词像是不要钱一样,你一句我一句。也是大家看出姚老太君跟这个外孙女虽然不熟悉,但是真心喜欢,这样的场合,夸人总是没错的。

“五丫头,你受苦了。”姚老太君也不在意靳辰没有开口叫她外祖母,拉着靳辰的手拍了拍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靳辰觉得人的感情真的很奇怪。就像靳夫人,对她这个女儿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恨不得让她去死。可是靳夫人的母亲,这位姚老太君,眼中却带着看尽世事的平和无争。

说实话,客观来说,靳辰觉得靳夫人很傻……靳家后宅又没有人跟她争,婆婆死了,儿女也都出息,靳放现在连个妾都没有,对她也客气,就这些她比这世间大部分的女人都要来得幸福多了。千叶城里有多少夫人整天跟婆婆斗,跟丈夫斗,跟丈夫的小妾斗,跟庶子庶女斗,暗地里不知多羡慕靳夫人嫁得好。

可偏偏靳夫人不知足,总是没事找事,给自己添堵,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就拿靳辰的事情来说,靳辰都已经回来了,靳夫人不待见靳辰就干脆眼不见心不烦得了呗,还老想主动找靳辰的麻烦。她也不想想,靳辰再过几个月就要嫁出去了,还是两国和亲,哪里是她能动的人?

姚大夫人看着靳夫人和靳月不自然的脸色,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这个小姑子命是真好,但这脾气啊,可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芊芊,带几位小姐去花园看看风景,府里的梅花开了。”姚大夫人笑着说。

姚芊芊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看着姚老太君说:“祖母,我带几位小姐和表妹们出去走走。”

“好好!”姚老太君笑着放开了靳辰的手,“你们这些年轻姑娘都别拘着,外边下雪了风景是极好的,都去看看吧,披风戴上,手炉都拿好。”

靳辰终于解脱了,站起来走到了宋舒旁边,然后跟着姚芊芊一起出去了。靳晚秋因为已经嫁了人,宋安翊还在,所以就还坐在那里。

夫人小姐的丫鬟都等在外面的廊下,看到靳辰出来了,琴韵过来给靳辰披上了银狐的披风,然后把那个可爱的小手炉放在了靳辰手中,手中还拿着一把精致的伞,准备撑开……

其他小姐包括姚芊芊其实都在暗暗打量靳辰。原本她们的容貌就都不及靳月,如今见到靳辰更是连嫉妒之心都很难生出来,因为实在是比不过。而不光容貌,还有靳辰的气质。她们都感觉也说不上来,似乎是清冷?靳辰不说话也不笑,就那样静静地站着,就让人挪不开视线。

而她们看着靳辰身上连个首饰都没有,头上只有一根木簪,还在想靳辰是不是在庙里待久了所以有些清心寡欲。可再细看之下,就纷纷发现靳辰衣服的料子和绣工处处透着低调的奢华。那面银狐披风,毛色那样好,可是只见宫里的贵妃用过。还有那只小手炉,竟然是小兔子形状的,灵巧可爱,她们可从来没见过外面有卖的。

靳月也在看靳辰,越看越觉得心里烦闷,她一早起来精心打扮了很久,但这会儿对比不施粉黛没有首饰装点的靳辰,倒是瞬间显得俗气了。

看到年纪尚小的靳宛如一脸艳羡地看着靳辰身上的披风和手里的手炉,靳月眼眸微闪……

姚芊芊看大家都收拾好了,准备走的时候,靳宛如突然凑到了靳辰身边,看着靳辰一脸乖巧地说:“五姐,我忘了拿手炉,你的可以给我用吗?”

靳辰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才十岁出头的庶妹,靳宛如眼眸的闪烁没有逃脱靳辰的眼睛,靳宛如却感觉这个五姐的眼神好吓人……

“姚小姐,可有多余的手炉?”靳辰还没说话,琴韵开口客气地问姚芊芊。本来这种东西都是自备的,姚府里也会专门准备一些给需要的客人用。

姚芊芊微微愣了一下,回神赶紧笑着说:“有的。”然后吩咐自己的丫鬟,“快去拿一个给六表妹。”

原本其实各位小姐都在看着靳辰的反应,因为虽然靳宛如是个庶女,但是毕竟年纪小,靳辰要是连个手炉都不愿意让的话难免会让人觉得太不体恤妹妹了。

可是这会儿琴韵一开口,众人都反应了过来。是啊,手炉忘了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谁都知道姚家肯定有准备的,应该直接问姚芊芊这个表姐要不就行了?而且……

几位小姐其实都看到靳宛如原来一直跟靳月站在一起的,靳月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手炉,靳宛如如果想用,为什么不直接问靳月要?非要跑到靳辰那里去要?明明靳宛如和靳月的关系更亲密一些……

“多谢表姐。”靳宛如接过姚芊芊递过来的手炉,脸色微红垂眸说道。

而靳月看着琴韵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都是这个丫鬟坏了她的事!

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而事实上从发生到解决,靳辰一句话没说,只是看了靳宛如一眼而已,任谁也不会认为靳辰做得有什么不对,倒是有不少人觉得靳家这个庶女小小年纪心思倒是多了些。

琴韵撑着伞,宋舒在靳辰另外一边走着,看看靳辰头顶的伞,再看看自己头顶的伞,有些嫌弃地看了一下自家丫鬟小翠:“你怎么拿了这么丑的伞出来?”为什么感觉靳辰的所有东西都好好看啊,而且都没见过外面有卖的。

小翠很无辜地说:“这把伞是小姐选的。”

宋舒:“靳辰你的伞在哪里买的?我也要去买一把。”看着并不华丽,可是就是觉得很好看。

靳辰看了一下头顶的伞,唇角微勾对宋舒说:“这是魏琰派人送来的,你可以问问他还有没有。”

“怎么是那个混蛋给的东西啊?”宋舒一听魏琰就没有兴趣了。

姚丞相府的后花园有一片梅园,种着上百株的梅树。昨夜梅花开了许多,这会儿白雪红梅互相映衬,风景的确很好。

姚芊芊带着几位小姐走到半路,碰上了姚大公子带着几位年轻的公子,也是要去后花园赏梅花的。

看到那些男人看着靳辰挪不开眼的样子,魏琰心中在想得赶紧跟墨青说说,让他有点危机感,最近墨青不知道整天在忙些什么,越来越多人觊觎他媳妇儿了。

太子夏毓杰和几位皇子也都在。夏毓杰看到靳辰,眼中闪过巨大的惊艳。而二皇子夏毓豪看了靳辰一眼却马上转移了视线,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某个部位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话说当初靳辰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夏毓豪踹飞了,不少人还在想夏毓豪肯定会找靳辰麻烦的,谁知道夏毓豪多日没有出门,这会儿见到却像是不认识靳辰一般。

其实靳辰并不知道,她把夏毓豪踹飞之后,某个男人派了风清去找夏毓豪“好好聊聊”,结果风清把夏毓豪折磨得差点成了太监,彻底怕了。别说再来找靳辰麻烦,看到靳辰就感觉浑身哪哪儿都疼……

这雪中赏梅,如果有佳人相伴自然是更好的,这是这些公子们心中的想法,而夏毓杰笑着开口了:“既然碰上了,就一起去吧。”

太子发话,两支队伍很快汇合了,不过还是小姐们走在一起,公子们走在一起,倒也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做什么轻佻之事。

不过齐皓诚是不在意这些的,看到靳晚秋没来,微微有些失望,一溜烟儿就跑到靳辰身边儿去了,笑嘻嘻地说:“靳小五,改天一起去赛马呗!”

其他公子看着齐皓诚的目光都相当羡慕,可谁让他们的地位不如齐皓诚呢?也就齐皓诚敢在太子夏毓杰在场的时候这么随意了。

“看心情。”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其实齐皓诚离她也不近,因为她左边是宋舒,右边是打着伞的琴韵。

而走在靳辰身后的靳月看着齐皓诚又不管不顾地跑到了靳辰跟前,心中恨得要死却只能不动声色地看着。

因为知道了齐皓诚喜欢是的靳辰的二姐靳晚秋,所以魏琰也不那么在意齐皓诚老是往靳辰身边凑了。至于其他男人,最好别做白日梦……

姚芊芊看着齐皓诚在靳辰面前十分热络的样子,心中微叹。看来靳月想要嫁给齐皓诚,真的是不太可能了。

梅园到了,梅花开得正好,众人一边往前走一边欣赏风景的时候,齐皓诚突然飞身而起,折了一支梅花,献宝一样送到了靳辰面前:“靳小五,送给你啊!”

很多人神色都变了变……齐皓诚虽然爱玩,但是这些年并不见他跟哪个小姐一起玩儿,一副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样子。可今儿对这位靳家五小姐,是不是太热情了些?美人很美是没错,不过已经定下要和亲魏国了,话说魏国逍遥王还在这里站着呢,齐皓诚这样真的好嘛?

“自己玩吧。”靳辰面无表情地拒绝了。她才不想拿着一支湿漉漉的梅花,还是她的小兔子手炉比较可爱。

“不要就算了。”靳辰不要齐皓诚也不恼,直接伸手就把梅花给甩到了一边儿去。

姚府梅园里有一片湖,已经结了冰,湖边有一座专门用来赏景的阁楼,就像星辰阁那样的存在。

梅园里通往阁楼路上的雪一直都有下人在不停地清扫,所以并不妨碍走路。姚大公子和姚芊芊带着一众公子小姐去了阁楼,里面早就是安排妥当的,很暖和而且也不闷。

上了二楼之后,公子们坐了一桌,小姐们坐了一桌,中间也没有用屏风隔开。这个世界虽然对女子要求也颇多,但是男女大防并没有那么严苛,像这种场合公子小姐很多人坐在一起说笑谈论,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靳辰坐在宋舒旁边,另外一边是姚芊芊,而靳月和靳宛如都坐在了靳辰的对面。

“美景如画,美人如玉,如果再有美酒的话就完美了。”一个公子笑着说。很多人都注意到,他说美人如玉的时候是看着靳辰说的,然而靳辰始终……面无表情……

姚大公子让下人把准备好的茶水点心端了上来,男客那桌还拿了两壶好酒。

“不如来对成语吧。”夏毓杰看众人都有些拘束,就笑着开口说道,很多人表示赞成。

虽然当今天下习武风气很浓,但是魏国和夏国两国贵族都是追求文武双全的。经史子集也都是在座的各位公子必修的课程,就连将门公子靳扬也不例外。而所谓的对成语,其实就是成语接龙。

最后商议的结果是,公子们算是一方,小姐们算是一方,不要求必须哪个人,但如果哪一方接不上了,就要满足对方的一个要求,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要求。这种游戏在座的各位都玩过,除了靳辰。

“太子先请。”

夏毓杰笑着说了一个:“冰天雪地。”不复杂倒是很应景。

而夏毓杰话音刚落,小姐这边靳月就接了一个:“地北天南。”

“南辕北辙。”

“辙乱旗靡。”

“靡坚不催。”

“摧枯拉朽。”

“朽木不雕。”

“雕梁画栋。”

“栋梁之才。”

“才高八斗。”

“斗转星移。”

“移花接木。”

不过片刻就你来我往过了六轮,然而公子那边是夏毓杰说了两个,另外四个公子一人接了一个,小姐这边,开口的只有靳月。

当然不是其他小姐不愿意参与游戏,也不是其他小姐接不上那些成语,因为这并不难,在座的小姐一个比一个身份显赫,谁也不是没读过书。可每次公子那边话音刚落靳月就脱口而出,根本没有给其他人开口的机会。

不说其他小姐,就是姚芊芊心中也有些不满。靳月想出风头也要看在什么场合,这不是什么比试,就是一个大家都能参与的小游戏,谁也不是不会成语,她这样显得太急功近利了……

然而没办法,这个游戏进行得很快,在公子那边说了第七个成语“木本水源”之后,靳月第七次抢着开口说了“源源不断”……

这游戏玩得……夏毓杰看着靳月的神色也有些不悦了,开口宣布暂停一下,然后看着小姐们这边笑着说:“靳三小姐文采出众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过也要给别的小姐参与的机会。靳三小姐已经说了那么多,接下来就听别的小姐说吧。”

靳月神色一僵,突然意识到自己今天真是被靳辰刺激得昏了头了。以往这种场合她绝对会表现得很优秀又不会失礼,只是今天……看到其他小姐看着她不满的神色,靳月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而夏毓杰开口的意思就是接下来不让靳月再开口了……

靳月神色有些尴尬地低头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那边游戏又继续了。

“断章取义。”

“义无反顾。”

“顾此失彼。”

……

就这样你来我往又过了十几轮,两边的每个人都开过口了,就连宋舒都说了两个,唯一没开口的,是靳辰……

夏毓杰笑着说:“靳五小姐不参加可是要受罚的,下面这个就让靳五小姐来对吧。”

听到夏毓杰说了“化被万方”,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靳辰的身上。靳辰开口,面无表情地说了四个字:“方寸万重。”她觉得好无聊,下雪天应该出去打雪仗赛马,一群年轻人躲在屋子里玩儿成语接龙玩得这么开心也真是醉了……

“好!”

明明之前所有小姐都参与过,靳辰第一次开口说了一个成语,那边齐皓诚就拍着手连声说好,其他公子看到靳辰的脸,哪里可能说出来不好两个字。

齐皓诚笑着说:“哎呀这个好难啊!我是对不上来了,你们呢?”

对上齐皓诚的目光,其他公子纷纷表示对不上来,齐皓诚笑嘻嘻地看着夏毓杰说:“太子表哥,咱们输啦!”

大家其实都很无语……靳辰说的成语虽然不好对,但并不是真的对不出来。而齐皓诚这不知道为了讨靳辰欢心还是不想接着玩了,直接宣布游戏结束,而且输的是他们这方。

可偏偏齐皓诚的身份摆在那里,夏毓杰都笑着摇头认输了,别人谁还敢说什么。

“靳小五,你可以挑一个人惩罚,随便罚什么都可以。”齐皓诚看着靳辰说。他倒不是为了讨好靳辰,而是真心觉得无聊不想玩下去了。

靳辰看了一眼齐皓诚,然后面无表情地说:“罚你去下面舞剑。”齐皓诚你想玩点有意思的?姐奉陪……没让你跳脱衣舞就不错了……

“啊?靳小五你为什么要罚我?”

齐皓诚看着靳辰哭丧着脸说。还舞剑?怎么都有一种被人当猴子耍的感觉……

“皓诚,可是你说罚什么都可以的。”夏毓杰看着齐皓诚笑着说,“愿赌服输,下去吧。”楼上视野很开阔,从他们的位置能够看到下面的雪地。

齐皓诚眼眸微闪,唇角勾了起来:“愿赌服输,好。”

这个世界习武成风,所谓的舞剑也就是表演剑术,这是各大宴会上都经常出现的活动,也不会被人看轻了,如果表演得好,也是代表武艺出色。

今日都是来赴宴的,没有人带着武器,姚大公子让下人去取剑过来的时候,齐皓诚微微一笑说:“多拿几把来,本世子要挑选一把趁手的。”

魏琰神色淡淡地看了齐皓诚一眼:小齐子你别没事找事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齐皓诚似笑非笑地看回去:我就喜欢没事找事。

不得不说,看齐皓诚在下面雪地里舞剑绝对比成语接龙有意思多了,姚府的下人很快抱了几把剑过来让齐皓诚挑选。

齐皓诚似乎也没挑,随便拿了一把,众人都以为他要飞身下去的时候,谁知齐皓诚突然拔剑而起朝着靳辰就杀了过来……

“啊!”

小姐们都惊呼了起来,公子们的神色也变了,魏琰依旧淡定地坐在那里,心中在想,小齐子你自己找死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今天你要悲剧……

看到齐皓诚眼中的戏谑,靳辰眼神一冷,在下人抱着剩下的剑要离开的时候伸手拿了一把抽了出来,侧身躲开了齐皓诚的攻击。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齐皓诚和靳辰已经飞出了阁楼,到了外面茫茫的天地之间。

“靳五小姐竟然会武功?”有一个公子惊讶地说。

靳扬也在,他对齐皓诚的行为很无语,不过也知道齐皓诚没恶意,他也管不了齐皓诚。看到众人眼中的疑惑,靳扬开口说道:“五妹在寒月寺长大,拜了寒月寺的住持慧悟大师为师学了武功。”

慧悟大师?这老和尚可不是个无名之辈,在座的人都听说过,是个高人。

众人都纷纷起身走到窗边,就看到齐皓诚和靳辰在片刻功夫已经过了几十招。

不得不说,这比单看齐皓城一个人舞剑又要精彩多了。

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落下,靳辰的披风在进阁楼的时候就取下来了,这会儿穿着一身淡青色的衣裙,游刃有余地应对齐皓诚的攻击。众人只看到一抹淡青色的身影在茫茫天地之间,手持利剑从容不迫的样子,美得让人惊心动魄。

“值了……”一个公子喃喃地说。能看到如此美人,真值了。

这边战斗还在继续,被剑气激扬起的雪花在空中飞舞,俊男美女,明明在打,可是旁观的人却感觉不到一丝杀戮之气,只有一个感觉,真的太美了!

却说前院,姚丞相和靳放还有安平王,以及另外几个大人正在相谈甚欢的时候,突然听到下人急匆匆地过来禀报:“相爷,齐世子和靳家五小姐在梅园打起来了!”

一瞬间,所有人的神色都变了。安平王是个中年美男子,听到自家儿子又惹麻烦,竟然还跟姑娘打架那还了得?直接站起来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姚丞相看了一眼靳放,却看到靳放的神色并不见紧张,站了起来说:“去看看吧。”

与此同时,姚老太君那里也得到了消息。女眷自然没有那么淡定了,安平王妃猛然站了起来:“我家诚诚怎么打女人?我得去看看!”

------题外话------

祝大家周末愉快~↖(^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