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难道你真的喜欢上魏琰了?/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诸位夫人不管是幸灾乐祸还是兴致勃勃,都纷纷跟着安平王妃站起来出去了,姚老太君倒也不见喜怒,开口吩咐姚大夫人去看看。姚大夫人看着依旧坐在姚老太君身旁一动不动仿佛事不关己的靳夫人,真心无语了……

于是除了年纪大了的姚老太君,还有靳夫人和抱着孩子的靳晚秋,其他姚府的主子和客人都跑到了后花园的梅园去,就连宋老国公都兴致勃勃地去了。

却说梅园这边,看到齐皓诚和靳辰越打越激烈,姚大公子感觉不太好。本身这舞剑就是齐皓诚一个人的惩罚,是他主动向靳辰挑衅然后打起来的,可不是靳辰要配合他舞剑。没想到靳辰竟然是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武功看起来高得出奇,脾气似乎也不太好,这要真打得哪个受了伤,可怎么收场啊?

“太子殿下,不如叫齐世子回来吧。”姚大公子看着夏毓杰说。

“不。”夏毓杰微笑摇头,“很精彩,不要打断他们。”很多时候宴会上的表演都是比剑,不过从来没有一场比试如此精彩。

姚大公子又看向了靳扬,结果发现靳扬神色淡淡地站在那里,似乎也没有要管管靳辰的意思,索性自己也不管了。

而没过多久之后,浩浩荡荡的人群出现在梅园,楼上的人纷纷都下去了,所有人就那样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和齐皓诚打得飞雪漫天……

“靳放,你家这丫头可以啊!”安平王拍了一下靳放的肩膀说。他对自家儿子齐皓诚的实力很了解,没想到靳家这个丫头武功如此了得。

“嗯。”靳放没有得意也没有自豪,神色还是很淡地说了一句,“她是寒月寺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曾经还把他这个父亲踹飞过,真心没啥可自豪的……

不少人都听到了靳放的话,神色更加震惊了。这靳家五女真是了不得啊!这个世界并不阻止女子舞刀弄枪,武功也是女子才能的一部分,在场的人几乎都是第一次见到武功如此高强的小姐。

靳辰其实并没有用全力,也没那么生气齐皓诚算计她,因为好些天没有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齐皓诚是个不错的对手。

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不相上下地打了有半个时辰,靳辰感觉差不多了,剑尖一转猛然朝着齐皓诚的胸口刺了过去。

齐皓诚神色微变,险险躲开,没想到靳辰瞬间到了他跟前,飞起一脚竟然踹到了他的脸上……

众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本来还不相上下的战局突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人都没有看到靳辰的动作,就看到齐皓诚猛然从半空中掉了下来,然后直直地砸进了下面结了一层薄冰的湖里面……

“扑通”一声,众人心中都是一跳,就看到那个绝色倾城的少女身姿轻盈地落在了地面上,手中的剑也直直地插进了雪里……

而下一刻,不用人去救,齐皓诚自己从湖里飞了出来,浑身湿漉漉地大吼了一声:“靳小五,你竟然踹我的脸?!”

众人嘴角都是一抽,安平王咳了两声:“皓诚,过来!”都被人踹到湖里了竟然还要去打,丢死个人了……

“诚诚,快来母妃这里!”安平王妃一开口,齐皓诚神色一僵,他家老娘怎么在外人面前还叫他的乳名,丢死个人了……

“皓诚表弟和靳五小姐是友好切磋。”夏毓杰笑着开口,给这件事情定了性,毕竟谁都没有受伤。

“诚诚啊,快过来,母妃带你去换衣服。”安平王妃拉着一身狼狈的齐皓诚心疼地说,然后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靳辰来了一句,“小姑娘啊,你以后打我家诚诚可别再打脸了啊,看现在一边肿着多难看!”

“扑哧”一声,宋舒忍不住笑了起来,很多人都憋着笑,觉得安平王妃实在是太逗了!

齐皓诚好想死一死……有这么个实力坑儿子的娘,他也是醉了……

宴会就要开始了,众人纷纷离开了后花园。齐皓诚被安平王妃拽着换衣服喝姜汤去了,打赢了的靳辰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依旧……面无表情……

“真是便宜了魏国那个废物王爷……”有个公子嘀咕了一声。长得这么美,实力还这么高强的女子怎么一出现就定亲了呢……

还好这公子的嘀咕没让魏琰听到,否则魏琰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宴会上倒是没有再发生别的事情,除了靳月偶尔投注过来的不善的目光,靳辰这顿饭吃的还是很不错的。

“靳家五丫头,改天去老夫家里做客啊。”宋老国公看着靳辰笑得一脸和蔼慈祥,“带礼物的话也不用太贵重,听说你那里有几盆不错的花。”

听到的人嘴角都抽了抽,宋老国公还真是好意思……

自家儿子被踹到了湖里,安平王妃倒像是因此喜欢上了靳辰,还笑着说让靳辰以后没事去安平王府做客,旁边听到的靳月脸色真的扭曲了……

宴会结束的时候,关于靳家五小姐不仅容貌无人能及,武功也十分高强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众人都在感叹靳家这位小姐除了命不好之外,其他方面简直让人不得不嫉妒。

回到靳府之后,靳辰就带着琴韵回了星辰阁,结果刚坐下喝了杯茶,琴韵说六小姐和七公子来了。

“不见。”靳辰神色淡淡地说。那对龙凤胎不管好坏,都跟她没有关系。

琴韵下楼转达了靳辰的意思,而靳宛如看着琴韵神色十分不悦地说:“你这个奴婢胆子忒大!五姐是我们的亲姐姐,怎么可能不见我们?你让开!”话落就要和靳飞鹏一起闯进来。

琴韵当然不能让他们进来,谁知道她不过轻轻拦了一下,靳宛如就直接向后倒在了门外的雪地上面。靳飞鹏伸手就朝着琴韵打了过来:“好你个胆大包天的奴婢,竟然敢打主子!今天我就替五姐教训教训你!”

靳家所有的公子小姐都是从小习武,但琴韵也不是吃素的。只是她才挡了靳飞鹏一招,靳飞鹏就倒下了,捂着胳膊连声说“断了”……

“来人啊!五姐的丫鬟要杀人了!”

“快来人!救命啊!”

……

听到下面的吵闹,靳辰眉头微皱,放下茶杯走了下来。琴韵神色有些不安:“小姐,奴婢……”这对龙凤胎明显就是故意来找茬的。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靳辰神色淡淡地开口,让琴韵不用解释。看着躺在外面雪地上假装受伤的那对龙凤胎,靳辰眉头微皱,“你们想怎么样?”

“我们知道不是五姐的错,但是这个欺主的丫鬟,必须重打二十大板赶出去!”靳宛如指着琴韵大声说。她不过才十岁出头的年纪,眉目之间已出现了凌厉刻薄之相。

“因为她打了你们?”靳辰眉梢微挑,看到不少人都朝着这边过来了。

“没错!”靳宛如说,“她把我推到雪地里,让我扭了脚!”

“我的胳膊断了。”靳飞鹏低着头,哼哼唧唧地说。

“这样啊……”靳辰面无表情地说着,猛然伸手拧住靳飞鹏的胳膊扯了一下,咔嚓一声,靳飞腾疼得快要晕过去了,这下胳膊真的断了……

而靳辰把靳飞鹏扔到一边,抬脚朝着靳宛如的小腿就踹了过去,靳宛如尖叫一声,感觉自己的骨头要断掉了!

“五妹,你在做什么?”

靳月带着一群人到了跟前,而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刚刚靳辰动手打了靳宛如和靳飞鹏。

“没什么。”靳辰看着脸色煞白冷汗直冒的靳宛如和靳飞鹏面无表情地说,“打一下没事找事的弟弟妹妹,不服气地尽管来找我!”话落直接转身回了星辰阁,琴韵也跟着进去了,还回身关上了门。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五小姐刚刚说什么?她直接承认她就是打了六小姐和七公子,还说让不服气的去找她?这也太嚣张狂妄了吧?!

“还不快抬着六妹和七弟去看大夫!”靳月冷声说。

下人手忙脚乱地把快要晕过去的龙凤胎抬起来走了,靳月冷冷地看着面前的星辰阁,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

“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靳夫人听到靳月说靳辰把靳宛如和靳飞鹏都打得受了伤,快要气晕过去了,“去叫老爷过来!我就不信没人能管得住这个煞星了!”

看看靳辰才回来几天,先是骂了靳夫人一个狗血淋头,然后把靳放都给踹飞了,现在又不知缘由地打得弟弟妹妹都受了伤!这简直是要反了天了!

靳放被下人叫过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听到靳夫人一直在那里喋喋不休地说着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靳辰那个煞星,说靳辰就是来靳家讨债的恶魔,靳放心中烦躁不已,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闭嘴!不要再说了!”

“老爷,你凶我?你竟然为了那个煞星凶我?”靳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放。

“刚刚魏国逍遥王派了人过来,说他明日要正式登门拜访。”靳放神色疲惫地说。

“魏国的逍遥王来做什么?”旁边坐着的靳月有些不解。这跟靳夫人说的事情也没什么关系吧。

“爹,你找我们?”靳扬和老四靳飞宇从外面进来了,他们也都才刚刚听说靳宛如和靳飞鹏被靳辰打了的事情。

“都过来坐下。”靳放说。

如此,除了受了伤正在医治的靳宛如和靳飞鹏,以及从来不参加靳府家庭聚会的靳辰之外,靳家其他人都在了。看到靳放脸色不好,靳夫人也讷讷地闭嘴了。

靳放坐在主位上,把刚刚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刚刚魏国逍遥王派了人过来,说他明日要正式登门拜访。”

“爹是何意?”靳扬看着靳放问道。魏琰明天要来?还提前通知了靳放,说要正式登门拜访?拜访谁?做什么?

“魏国逍遥王说,必须让我们保证五丫头心甘情愿地点头嫁过去。”靳放有些烦躁地说,“他明日上门,就是要当面问五丫头愿不愿意和亲。”

“哪由得她不愿意?”靳夫人开口说,“这是皇上定下来的亲事,她要不愿意是想连累咱们家吗?”

靳放原本也以为靳辰不会有什么意见,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一定会乖乖点头出嫁。可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靳放没那么确定了。尤其是今天在姚丞相府看到靳辰一脚把齐皓诚踹到冰湖里去,靳放想起靳辰骂了靳夫人,打了他,刚刚还打了弟弟妹妹,这根本就是个嚣张狂妄无法无天的煞星!靳辰能同意这桩亲事,乖乖点头嫁给魏国那个废物王爷吗?靳放真的不知道……

“是啊爹,五妹如果不同意的话,岂不是要连累我们?”靳月看着靳放说。

靳放没有理会靳夫人和靳月母女,看着靳扬问道:“扬儿,你觉得五丫头会同意这门亲事吗?”

靳扬沉默了。因为他从未问过靳辰对这门亲事的看法,靳辰回来还没有多久,对这桩看似已经定下来的亲事没有表现过任何态度。想起那个看着沉静实则桀骜不驯的五妹,靳扬也不知道靳放所问的问题是什么答案了……

“都闭嘴!”靳放看到靳夫人还要开口数落靳辰,不耐烦地说,“别说那些有的没的,现在必须想办法让她明天点头答应这门亲事,不然靳家没办法收场!”

“爹,宫里都定下来了,五妹应该不会抗旨不遵吧。”靳飞宇开口说道。

“宫里是定下来了,但是魏国逍遥王说,必须五丫头当着他的面点头,如果五丫头说一句不愿意,这门亲事就作废!到时候皇上肯定会怪罪靳家,我们都要受到连累!”靳放烦躁地说,“你们觉得五丫头会乖乖答应吗?她那样张狂的性子,根本不在意靳家如何!”事实上还有别的更重要的原因,靳放没说,也不能说……

而靳放话落,所有人都变了脸色……这桩亲事的确是两国皇室定下来的,但是决定权不仅仅在夏国皇室手中,如果魏国皇室突然又反悔了,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两国未必会因此交恶,但是夏皇肯定会把和亲失败的原因全部归咎于靳家。

而靳辰的性子……虽然她才回到靳家没有多久,但是在座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骂过母亲踹过父亲,还揍过弟弟妹妹,她好像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靳家的人。她张狂任性,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程度。如果靳辰心中反感这门亲事的话,以她的性子,又怎么可能为了顾全靳家其他人而牺牲自己去和亲?

靳夫人这会儿也顾不得说靳辰的不是了,因为她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可不想被那个恶魔女儿给连累了,靳家原本一直好好的,就因为她回来,家宅不宁不说,还有可能招来祸事!她一定就是个煞星!

靳放心中压力很大,魏琰那人的目的到现在都捉摸不定,难道魏琰已经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因为靳辰不点头,就把这门亲事取消了吗?靳放觉得也不无可能,因为主动权一直都在魏琰手中……

所以当务之急,必须让靳辰答应和亲,不管是不是真的心甘情愿,都要在明日见到魏琰的时候点头。

可……想起靳辰那副不服管教的样子,靳放就觉得头疼欲裂。偏偏他那个女儿武功比他还高,他想管又能怎么管?还怕管错了适得其反,导致靳辰更加反叛,就无法收场了。

靳放看着靳扬,想起靳扬一直跟靳辰关系不错,就开口对靳扬说:“扬儿,你去把五丫头叫过来,路上劝劝她。”

靳扬微微点头出去了。心中却有些疑惑,魏琰到底想要做什么?而靳辰真的会点头答应这门亲事吗……

靳扬来的时候靳辰正在吃晚饭,靳扬说靳放要见靳辰,靳辰不置可否地放下了筷子:“什么事?”

“是关于和亲的事情。”靳扬看着靳辰说,“小五你对这桩亲事是怎么看的?”

靳辰眉梢微挑,靳家人终于想起问她了啊……也没回答靳扬的问题,靳辰直接站了起来说:“走吧,去萱芷院。”

靳扬一路上都想跟靳辰说点什么,可是又说不出来劝靳辰为了靳家人答应和亲的话。靳家人是怎么对待靳辰的,靳扬很清楚。

一路无言到了萱芷院,靳辰进门,靳放对她说了一个字:“坐。”

难得靳夫人没有用厌恶的眼光看着靳辰,靳辰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靳放问道:“什么事?”

“辰儿,”这是靳放第一次叫靳辰的名字,他脸上挤出了一个生硬的笑容,看着靳辰刻意表现得和颜悦色地问,“你愿意嫁给魏国的墨王爷吗?”声音之温柔,都显得有些怪异了。

所有人都看着靳辰,不知道靳辰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而这个答案,往严重了说,关系到他们靳家所有人的未来……

靳辰看到靳家人眼中的紧张,突然笑了。是真的笑了,回到靳家之后第一次真心对着靳家人笑。

靳家人眼中的恶魔煞星五小姐,第一次笑得眉眼弯弯温柔可爱,轻启朱唇说了两个字:“我嫁。”

靳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靳夫人感觉刚刚那一刻自己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其他人也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心中却都生出了惊讶,她为什么会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呢……

靳月忍不住开口问道:“五妹,你为什么愿意嫁给魏国的墨王爷?”他们真的很好奇靳辰到底在想什么。

靳辰唇角微勾,看着靳家人说:“听说魏国那位墨王爷有天下第一美男子之称,长得特别好看,像我长得这么美,恐怕只有他的容貌能够配得上我了,所以我当然愿意嫁给他了。”

靳辰话落,不顾房间里的人纷纷掉落的眼珠子,起身扬长而去,出门就笑了起来。讲真,看他们的表情变化很好玩儿。

而萱芷院里,靳辰都走了一会儿了,靳放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那丫头简直是……简直是……”想了半天愣是没想到用什么词汇来形容靳辰。

靳夫人已经彻底晕了,感觉靳辰的脑子一定是有问题。

靳月脸色有些扭曲,靳辰是在说自己是天下第一美女吗?她脑子是不是有病?!

靳飞宇嘴角抽搐不停,直觉自己还是太年轻,见识太少,他这个五妹回来之后一直在刷新他的认知。

靳扬扶额……小五,那是你的真心话吗?怎么感觉这么不靠谱呢……

“好了,都散了吧!”靳放站了起来说。只要靳辰愿意嫁就好,管她是因为什么。

当晚墨青又是半夜过来,抱着靳辰睡了两个时辰就走了,靳辰早上起来看到自己半敞开的里衣,暗骂了一句,臭流氓……

这天魏琰正式登门拜访靳家,旁边还跟着过来凑热闹的齐皓诚。而齐皓诚昨天脸被靳辰踹肿了,这会儿已经好了。

靳放招待魏琰和齐皓诚坐在靳府前厅,让人去叫靳辰过来。

“魏琰,我觉得靳小五未必会答应。”齐皓诚嘿嘿笑着说。

魏琰笑而不语。他非要搞这一出其实也是墨青的意思,墨青说靳家人对靳辰不好,这样一来他们就不敢再招惹靳辰了。

靳辰过来之后,也没叫靳放,直接找位置坐了下来。

靳放看着魏琰说:“逍遥王,你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了。”

魏琰唇角微勾,看着靳辰问道:“靳五小姐,本王今天来,是想问一下靳五小姐对这门亲事的意愿。如果靳五小姐不愿意的话,本王也不好强人所难。”

一个一个演技都是真好啊……靳辰看着魏琰说了三个字:“我愿意。”

靳放满意了,魏琰觉得意料之中,而齐皓诚跳了起来看着靳辰问:“靳小五,你为什么愿意?是不是靳家有人逼你了?”

齐皓诚话音刚落,靳放的脸就黑了,也不管齐皓诚,看着魏琰说:“逍遥王现在满意了吗?”

“暂时满意了。”魏琰微微一笑,“不过接下来的四个月,本王不希望听到靳家人对我这位未来表嫂不好的消息,否则的话……”

“逍遥王请放心,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靳放说。看来还是要再告诫一下靳夫人,别找靳辰的麻烦,魏琰耳目众多,而且阴晴不定,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传到他的耳朵里。

如此这件事情算是结束了,靳辰起身要走,齐皓诚追着靳辰问:“靳小五你倒是说你为什么愿意啊?快说说呗?”

“因为只有墨青的容貌能配得上本姑娘。”靳辰扔下一句狂傲的话之后扬长而去。

齐皓诚跟被雷劈了一样站在那里,转头看着魏琰说:“靳小五的意思是,咱们都太丑了呗?”

魏琰面无表情地起身绕过齐皓诚往外走:“恭喜你,猜对了。”

齐皓诚……靳小五你怎么可以这么肤浅?!

这天千叶城又有关于靳家五小姐的消息在传,说是靳家五小姐行事张狂,回家之后骂了母亲,踹了父亲,还把弟弟妹妹揍得下不了床。而且靳五小姐对跟魏国那个废物墨王爷的亲事很满意,只是因为墨王爷长得好看。

消息传得很快,因为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很多人都是一副“原来她是那样的靳五小姐”的表情……

流言越传越烈,给靳辰不久之前的美名抹了不少的污点,到处都有人在议论靳家五小姐是何等无法无天的一个姑娘。

“你也不管管?”齐皓诚问魏琰,这样的事情传出来,肯定是靳家某些人做的。

“不管。”魏琰唇角微勾,桃花眼儿中流光溢彩,“她名声本来就很坏,她又不在意,我表哥也不在意,谁管他们说什么?而且这样一来应该也能少点男人打她的主意,挺好的。况且我觉得外面传的这些事情应该都是真的,也不是空穴来风,想辟谣?可这也不算是谣言啊!”

齐皓诚:“所以魏琰你也觉得靳小五真的骂了她娘踹了她爹打了弟弟妹妹?真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如果靳月知道她小心翼翼费劲心思让人传出去的流言,所有的当事人都根本一点不在意的话,肯定该怄死了……

齐皓诚回到安平王府的时候,安平王妃气呼呼地说:“怎么那么多人在说靳家五丫头的坏话?她明明那么乖!”

齐皓诚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安平王妃:“母妃,你就见过靳小五一次,她还把我打了,你怎么看出来她乖的?”乖?这个词跟靳小五那个凶残的丫头根本一点都不配好嘛!

“她长得那么好看,肯定很乖的啦。”安平王妃的逻辑也是神奇,“而且我家诚诚喜欢的姑娘,当然是好姑娘!”安平王妃凑到齐皓诚跟前故作神秘地问,“跟母妃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姑娘啦?放心大胆地说,虽然她已经定亲了母妃也不能去抢,但是总得让母妃确定你喜欢的是漂亮的小姑娘而不是男人啊!”

“母妃!”齐皓诚感觉头好疼,“我当然喜欢姑娘,不喜欢男人!”

“这么说,你喜欢靳家小五?”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的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没有!”齐皓诚说,“我才不喜欢她!太凶了,要娶回来岂不是天天挨打?”

“哈哈哈哈!说得没错!”安平王妃笑着拍了拍齐皓诚的脑袋,“不过她虽然凶,但是长得很美啊,诚诚你真的不喜欢?”

“我真的不喜欢靳小五,我发誓。”齐皓诚看着安平王妃一脸认真地说。

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有些忧虑:“诚诚,那么好看的小姑娘你都不喜欢,难道你真的喜欢上魏琰了?”

齐皓诚……让他死了算了,有这么个不着调的娘,日子没法儿过了……

“诚诚你又去哪啊?”安平王妃问齐皓诚。

齐皓诚头都不回:“找魏琰喝酒!”

安平王妃……宝贝儿子你可不能误入歧途啊,好担心怎么办……

靳辰的亲事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因为靳放又严厉地警告了靳家其他人,所以倒是没有人过来找靳辰的麻烦了,靳辰在星辰阁里过得倒也惬意。

外面的流言靳辰也听说过,表示……爱咋咋地,而且那些流言都是实话,她就是骂了母亲踹了父亲揍了弟弟妹妹,她就是因为墨青长得好看才想嫁给她的,关别人什么事?

“小姐,魏国逍遥王派人给小姐送了一匹马。”琴韵过来禀报靳辰。

靳辰眼睛一亮,她家小二!

等靳辰见到她家小二的时候,她家小二亲昵地在她手心舔了一下,看来还是认得她的。而小二还是那副刻意改造出来的丑丑的样子,让人根本没办法跟汗血宝马联系起来。

靳扬本来想跟靳辰说这匹马性子太烈了,刚刚差点伤了人,谁知道这马到了靳辰跟前竟然这么温顺。

昨夜雪已经停了,不过还没化。靳将军府门口的下人就看到五小姐直接翻身上了那匹看起来又丑又烈的马,策马跑了出去。

“小五……”靳扬原本想叫住靳辰,可是靳辰瞬间跑没影儿了,只得摇着头回去了。靳辰武功那么高,肯定是会骑马的。

靳辰骑着她家小二直接跑到城外去了。小二最近被关在千叶城中的一个院子里,闷得狠了,一跑出来撒欢儿就一发不可收拾,精力十足地驮着靳辰在城外跑了一个时辰才回来。

靳辰也是好些天没有骑马,感觉还是很不错的。等她骑着小二回到靳将军府之后,听到下人说府里明天要去姚丞相府下聘。

靳辰这才想起来,似乎靳扬跟姚芊芊下个月就要成亲了?但是也没看出靳扬有多么高兴期待的样子,他们碰上的时候似乎也没有什么交流。

不过这种事情靳辰是不管的。她回到星辰阁吃了晚饭,沐浴过后就让琴韵去休息了,自己打算等会儿再睡,看看墨青会不会早点过来。

墨青今日果然来得早,怀中还抱着一个匣子。来了之后发现靳辰没睡很高兴,放下手中的东西抱着靳辰就吻了起来……说起来他前几日来的时候都太晚了,靳辰都睡着了,墨青不想吵醒她,所以好几天都没有亲亲了。

等到墨青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开靳辰,两人已经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了。

靳辰看着墨青带过来的那个匣子问:“得手了?”

“嗯。”墨青微微点头,“其实前几天已经找到地方了,只是里面机关重重,破解那些机关颇费了些功夫。”墨青本身对冷门的机关术颇有研究,如果不是墨青,换了另外一个高手,未必能够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闯进夏皇派人重兵把守而且机关重重的私库。

“那是什么东西?”靳辰看着墨青放在桌子上的那个匣子问。

墨青伸手,那个匣子就飞了过来,落在了他手中。他揽着靳辰打开那个匣子,靳辰眼前一亮。

这是一株千年极地冰莲,完完整整地躺在内里为玉质的匣子里,花瓣透明,上面似乎还有雾气缭绕,像是活物一般。

墨青很快就把匣子盖上放回了桌子上,因为这东西不能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向老前辈本身是个鬼医,亦正亦邪,一手医术一手毒术,在江湖上也是让人不敢招惹的存在。

而每次墨青从向老前辈那里拿到压制体内之毒的药物,都要为向老前辈做一件事来交换,基本都是找药材,或者说是偷药材。因为这个鬼医老前辈对天下哪些地方藏着什么珍宝似乎都很了解。他让墨青去的一般都是常人或者说高手都到不了的地方,就像这次夏皇的私库。

“接下来是不是没事了?”靳辰问墨青。

“嗯。”墨青微微一笑,“把东西交给向老前辈之后,我就可以天天陪你了。”

“谁要你陪了?”靳辰白了墨青一眼,“我自己过得可开心了呢。”

“是吗?”墨青看着靳辰笑,“小丫头不要口是心非,你明明每天都有想我,不然前几天睡觉怎么都不把灯熄了?还说不是在等我?”墨青前几天每天半夜潜进靳将军府的时候,都能看到星辰阁二楼点着一盏灯,让他的心情瞬间就好了很多。

“我就想你了不行啊?”靳辰看着墨青说,“还不是你非要娶我?我不想你难道想别的男人?”

“想我,只能想我。”墨青笑意愉悦地吻着靳辰的眼睛,鼻子,还有他最喜欢的小嘴……

“还有四个月才能把你娶回去……”发情却忍住的墨青抱着靳辰闷闷地说,“小丫头,我想了,怎么办?”

靳辰……你想啥,我听不懂啊听不懂……

“到时候你的药效岂不是过了?”靳辰突然愣了一下。

墨青眼底闪过一道暗光,抱着靳辰说:“嗯,我还在找碧根草,就算找不到,我也不会让任何人把你抢走的,乖乖地等着当我的新娘。”

“是你乖乖地等着当我的新郎才对。”靳辰捏了捏墨青的脸,“谁敢跟我抢男人,我杀她全家!”

“哈哈!”墨青抱着靳辰笑得好不开心,“娘子,你可要保护好我啊!”

第二天靳辰醒来的时候墨青还在,不过他还有事要去办。

“需要多长时间?”靳辰看着墨青问。墨青说他要亲自把那个匣子送去给向老前辈,因为向老前辈不喜欢跟别人打交道。而那位向老前辈这会儿应该并不在千叶城。

墨青想了想说:“大概三天吧。”他如果不眠不休三天的话,应该能走个来回,稍微有点远。

“不用急着回来。”靳辰主动在墨青侧脸亲了一下,“不要太累了,我会每天想你的。”

“每天想我几次?”墨青拥着靳辰在怀中,低头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问。

“想一次。”靳辰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一次想一天。”

“呵呵,”墨青笑得很愉悦,“小丫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墨青已经走了,靳辰摸着额头墨青留下的温度,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刚刚那是表白吗?她接受了……

墨青走了,至少要三天之后才能回来,靳辰倒也不觉得寂寞,因为宋国公府屡次邀请她上门做客,她都没去,导致宋舒直接亲自过来请她了。

宋舒还笑嘻嘻地跟靳辰说:“我爷爷今天帮你大哥去姚家下聘去了,不在家,不过他交代我,让你一定不要带贵重的礼物,把你这里的花带一盆过去就行了。”

靳辰无语,让宋舒自己去挑,宋舒选了一盆她没有见过的,想着肯定很特别,她爷爷会喜欢,然后就拉着靳辰走了。

“我是骑马来的。”宋舒一拍脑门儿说,“你有没有马?”

“有。”靳辰唇角微勾。

等宋舒见到靳辰家小二的时候,惊呼了一声这马怎么搞得这么丑。结果等两匹马跑起来的时候宋舒才意识到靳辰的马看起来丑,但是特别健壮,速度超级快。

宋舒来的时候没有带丫鬟,靳辰走的时候也没带琴韵,怀中抱着那盆开得正好的花,骑马跟宋舒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虽然最近有一些关于靳辰的不好的流言传出来,但是所有人都承认的一点是,靳辰真的长得很美,无人能及。

走到半路,靳辰猛然回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为什么今天出门之后一直感觉有人盯着她呢……

到了宋国公府,宋老国公不在,宋天行也出门了,就只有靳晚秋和宋安翊在家。

宋国公府是百年望族,宅子面积很大,不过人并不多。下人都很有规矩,见到靳辰都恭敬地行礼。

宋舒带着靳辰去见靳晚秋,刚进靳晚秋的院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骚乱。

宋舒神色一变,快步进了靳晚秋的房间,就看到靳晚秋神色焦急地抱着宋安翊,宋安翊脸色发青地躺在那里。

“大嫂,安安又犯病了?”宋舒神色焦急地说,“请太医了吗?”

“太医来了!”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靳辰和宋舒赶紧让开了,就看到一个老头一路小跑着进来了,是宫里太医院的张医正。

张医正让靳晚秋把宋安翊平放在床上,然后快速给宋安翊把了脉,写了个方子让下人去准备药,自己拉开宋安翊的衣服,按着他身上的几个穴位……

这一通手忙脚轮,等下人把药熬好,宋安翊好不容易喝下去,脸色稍微好了一点睡过去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题外话------

大家看到这章标题的时候,是不是都以为说的是宋舒?O(∩_∩)O哈哈~

【友情推荐】

毒妃萌宝腹黑爷/凤玖

“贤良淑德”的土匪头子慕容栖一次下山拐回了一位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压寨相公。

可相公带回山寨后慕容栖才发现不对,那双时时盯着自己恨不得把自己吞下肚的眼是怎么回事?

这哪是什么身娇体软易推倒啊,这分明就是腹黑霸道厚脸皮啊!

直到真的被吃干抹净了,慕容栖才悔不当初

“我要休夫!”

某男云淡风轻:“想都别想。”

“不许睡床!”

某男满不在乎:“那我睡你。”

实在不行,慕容栖使出了杀手锏,“你知道吗?我有儿子了,所以你带绿帽子了。”

某男眉毛一挑,勾唇一笑,“那是咱儿子!”

当土匪千金遇上无赖皇子,他们之间会生出怎样的火花?1V1暖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