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靳小五怎么可能会绣花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晚秋心情不好,一直守着宋安翊,也没时间招待靳辰,宋舒看宋安翊这次发病算是过去了,才舒了一口气,拉着靳辰去了她的院子。

“安安是什么病?”靳辰在宋舒的房间里坐下来之后问道。其实靳辰懂一些医术,但是没有人系统地教过她,她那些年看过的医书都是南宫离给什么看什么,很多都相当偏门。就像曾经救魏琰那次做的万花散的解药,还有那种很少见的火馏术,还有曾经卖给“西门靖”的疗伤奇药,都是靳辰从一些古书里面学来的。

“胎里带过来的毛病。”宋舒神色有些黯然地说,“你应该听说过,我大哥身体一直都不好。”

宋家老大宋天临从小身体就不好,成了亲没等到孩子出生就去了。而靳晚秋生下了宋天临的遗腹子,孩子先天就有些不足,如今两岁多,不能说一直泡在药罐子里,但也必须时刻小心。张医正一直都是宋国公府的常客,从宋安翊出生就是他给宋安翊医治的。就像今天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时吃药的话,就会有性命危险。

靳辰对这种不足之症不太了解,所以也没说什么,又略坐了一会儿,看宋舒神色恹恹的,就起身告辞了。

宋舒有些抱歉,本来高高兴兴地请靳辰过来做客,可却没好好招待她。

靳辰倒不是很在意,心中在想她是不是应该找一些比较基础全面的医书再好好学习一下?自己是大夫总比生病了受伤了等着大夫救来得安全。

靳辰骑马回去的时候,感觉盯着她的那道视线又出现了,只是依旧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路过天香楼的时候,靳辰勒住马缰,翻身下马走了进去。而她家小二也不用管,直接在天香楼外面的空地上卧了下来。

没有理会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靳辰进了天香楼之后直接在一楼找了个空桌子坐了下来,然后对小二说要十个招牌菜,打包带走。

小二上了一壶茶之后就赶紧去忙了,靳辰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也没喝茶。从门口看出去,发现天香楼对面竟然是一家书店,她起身走了出去。

“小姐,您的饭菜还没好呢。”小二看到靳辰突然要走赶紧开口说道。

“我等会儿回来拿。”靳辰头也没回地出了天香楼,进了对面那家名叫“翰墨轩”的书店。

这是一家很高档的书店,店里装饰很是风雅,书架上的书并不多,摆放得整整齐齐。

这个世界没有印刷术,所有的书都是手抄本,真正的好书一般不会出现在市面上来售卖,都是贵族家里收藏的东西。一般书店里面卖的书都是比较基础的书,还有一些杂书。

至于像那些可以传世的武功秘籍、医书、药材图谱这些,外面很难看到有卖的,一旦出现很快会被疯抢,而且价格相当昂贵。因为不管是各大家族还是江湖门派,武功秘籍这些都是不能外传的东西,可以说是家族和门派的传世宝物。

所以说那些年南宫离给靳辰找来几百本的武功秘籍和各种医书毒术的杂书,任何一本出现在江湖中都会引起疯抢。靳辰一直觉得那些应该都是南宫离老头偷来的……

书店的掌柜看到靳辰的容貌愣了一下,很快回神微笑着迎了上来:“不知靳五小姐需要些什么书?”

“你认得我?”靳辰眉梢微挑。

掌柜笑了一下:“今日靳五小姐从外面路过,听百姓们在议论。”

靳辰也没说什么,让掌柜去忙,说要自己看看。

书店这会儿正好没有什么客人,靳辰在一楼看了一圈儿,发现都是什么三字经,千字文之类的小孩子启蒙用的书。这种书在市面上卖的最好,因为家家都需要,而这家店里的书应该是面向高档客人的,因为纸张质量很好,书上的字迹也都相当工整。

“靳五小姐如果没有看到合适的,可以到二楼去看看。”掌柜开口说道。

靳辰抬脚上了二楼,发现二楼比一楼小一些,但是更加雅致,有一个年轻男子坐在二楼的一个角落,正在抚琴。

时值冬日,虽然翰墨轩中也烧着碳,但是毕竟开着门窗,所以并不算暖。而这男子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模样,身材清瘦,五官很出色,只穿着一件宽大飘逸的白色单衣坐在那里抚琴,琴声断断续续似乎没有什么章法。

听到脚步声,年轻男子睫毛微颤,抬眼看了过来。看到靳辰的时候,正在抚琴的手微微顿了一下,然后靳辰看到这男人眼底闪过一丝……厌恶?然后垂眸接着断断续续地弹着不成调的琴。

靳辰也没理会这男人,发现二楼的书架上竟然有一本相当厚的药材大全,就伸手拿了下来。

靳辰翻开看了两页,里面的字迹和图画都很清晰,对药材的介绍也比较具体。

靳辰觉得还可以,看了看没有别的什么想要的书,就拿着那本药材大全准备下一楼去结账。

“那本书不卖。”

身后的琴声突然停了,传来一个有些阴柔的男人声音。靳辰回头,面无表情地说:“不卖为何放在那里?”这男人看起来怪怪的,不过既然出现在这里,想必不是这家翰墨轩背后的主子也差不多了。

“不卖给你。”男人看着靳辰神色冷漠地说,如果靳辰没看错,男人眼底又闪过一丝厌恶。

靳辰心中只有一个感觉……特么有病吧……

不过靳辰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人家开店做生意,不愿意卖她也不会上赶着买。靳辰手腕微动,那本书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然后她一句话没说抬脚下楼了。

“靳五小姐,可是没有中意的书?”掌柜看到靳辰空手下来,微笑着问道,并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靳辰看着掌柜神色淡淡地问:“楼上那位是这家店的主子吗?”

掌柜微微愣了一下,点头说:“是的。”

“他是何人?”靳辰怎么都感觉那个男人很诡异。

“这个……”掌柜的面露难色。

“告辞。”靳辰也不强人所难,抬脚离开了翰墨轩,朝着对面的天香楼而去。

掌柜上了楼,恭敬地对二楼的男人行礼:“主子。”掌柜刚刚之所以愣住了,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家主子什么时候来了。

“刚刚那个女人是谁?”年轻男人神色冷漠地问。

“回主子的话,那位是靳将军府的五小姐,那位天命煞女。”掌柜的恭敬地说。

“要找的人有消息了吗?”年轻男人冷声问。

“回主子的话,还没有。”掌柜额头冷汗冒了出来。

“可有任何关于南宫柔的消息?”年轻男人接着问。

“属下只查到南宫柔跟着墨青去了寒月城,之后就断了线索。”掌柜恭敬地说。

“接着找。”年轻男人冷声说,手中依旧断断续续地抚着琴。

“是。”掌柜恭敬地退下了。

年轻男人不经意之间往窗外看了一眼,就看到刚刚那个美得过分的女子提着一个很大的食盒从天香楼里走了出来。他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长得美的女人了……

靳辰拎着食盒,稳稳地跃上了她家小二的背,然后一手拉着马缰,一手提着食盒,朝着靳将军府而去了。

回到星辰阁之后,靳辰叫来了风扬。

“把这个送去给冷……苏苏。”靳辰指着桌上的那个食盒说。今天路过天香楼突然想起了她家猪头小弟,不知道这些日子有没有吃饱。她现在也不方便去看冷肃,原本她的一举一动就很引人注意,今天更是感觉有人一直在暗中盯着她,一定是个高手。

“是,夫人。”风扬提起了那个食盒,很快就走了。

靳辰走到星辰阁二楼的窗边,看着下方那个已经彻底结了冰的湖若有所思,今天在翰墨轩碰到的那个诡异的男人,还有暗处一直盯着她的那道视线,究竟都是什么人……

墨青离开千叶城了,至少要三天之后才会回来,所以这天是不会有人晚上跑来陪靳辰睡了。

靳辰沐浴过后,睁着眼睛和衣躺在床上,房间里的灯也都熄灭了。

“一……二……三……”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靳辰躺在那里默念。念到五的时候,靳辰神色微变,竟然不是一个人?!

只是很快,靳辰无语地望着天花板,松开了手中的匕首。什么情况这是?不是有个高手过来找她的麻烦吗?怎么还没到星辰阁就被另外一个高手拦住了?那两个人里面没有风清也没有风扬,因为靳辰知道墨青那对双胞胎小弟用的什么武功。

靳辰起身下床,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往外看去,眼眸微微一缩……今夜有月光,而且那两个高手离星辰阁并不远,所以靳辰能看清楚他们的身形,甚至是其中一个人的容貌,因为只有一个人戴了面具。

戴着面具的那个……靳辰眼神微冷,如果她眼睛没花的话,一定是秦蓝的走狗仇复。而另外一个连一点伪装都没做的男人,赫然正是靳辰白天才在翰墨轩碰到的那个人。

所以事情其实也很明显了。仇复穿着一身夜行衣,戴着鬼面具,就是专程过来刺杀靳辰的。而原因并不难想,并不是因为秦蓝知道靳辰是南宫柔,而是因为秦蓝觊觎墨青,而靳辰跟墨青定亲了。

至于那个身份不明的年轻男子,靳辰觉得他应该不是来帮她的,毕竟不认识,而且感觉他很讨厌她的样子。他在这里,表明他是仇复的仇人。

如此……甚好啊!靳辰心想。本来就在想她跟墨青定亲了,秦蓝那个女人会不会搞出什么事情来,果不其然秦蓝又把仇复派出来了。而靳辰原本是打算再次见到仇复的时候放出自家猪头小弟跟仇复打,无奈这会儿冷肃并不在这里,却有另外一个高手莫名其妙地冒出来找仇复的麻烦。不错,真的很不错。

靳辰观战,发现那两个男人根本没有往她这边看一眼,因为仇复必须全力对战,已经顾不得自己是过来刺杀靳辰的了。

靳辰看了一会儿,发现那个男人渐渐落了下风,因为他的武功并不如仇复,但对于仇复的毒功似乎有所了解,所以打起来也颇有忌讳。只是这男人一手暗器用得很溜,仇复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高手过招,其实动静不会特别大,也不是拼力气。而且靳辰这个星辰阁可以说是靳将军府里最偏僻的地方了,晚上根本不会有人来,所以也没有人发现。

“主子。”琴韵被惊醒,上楼发现靳辰好好地站在那里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去睡吧。”靳辰没有回头。

琴韵下楼了,不过想要睡觉是不可能了,也竖起耳朵小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而这一战足足打了有一个时辰,仇复虽然占了上风,但是似乎中了一个毒镖,不再恋战,虚晃一招就要离开。而那男人看到仇复逃,也不管自己不是仇复的对手,竟然又紧跟着追了上去,然后两人很快都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靳辰无语望天,她还是回去睡觉吧,这个世界有点凌乱……

“夫人。”靳辰正准备把窗户关上回去睡觉的时候,风扬冒出来了。

“有事?”靳辰知道风扬一直在附近,虽然不知道这大冷天儿的他都躲在哪个角落里。靳辰让风扬不用守着是不可能的,因为风扬是墨青的小弟。

“属下知道刚刚那个没戴面具的人是谁。”风扬说着,看到靳辰侧身让开,就从窗户飞了进来。

“说来听听。”靳辰示意风扬在她对面坐下来,然后给风扬倒了一杯凉茶……

夫人倒的茶,风扬受宠若惊地端起来喝了一口,感觉冰冰爽透心凉。夫人您真是个好人,大好人……

风扬放下茶杯,看着靳辰说:“那个男人是无忧宫的宫主无忧公子,本名叫冷无忧。”

“冷无忧?”靳辰微微愣了一下,“难道跟冷肃有什么关系?”姓冷的多了去了,只是这个姓冷的明显跟仇复有仇,靳辰直觉他跟冷肃有什么关系。

“夫人猜得没错。”风扬微微点头说,“冷无忧是冷肃的义弟。”

“既然是义弟,为何也姓冷?”靳辰还以为是亲兄弟呢。

“据说冷无忧是个孤儿,跟冷肃结拜之后就随了冷肃姓冷。”风扬说。

好随意……靳辰看着风扬问:“冷无忧是不是受过什么心理创伤?”

“咳咳……”风扬一脸佩服地看着靳辰说,“夫人连这个都能猜到,真是太了不起了!”

“别废话,快说。”靳辰看着风扬说。

“这是江湖上的一段秘事,知道的人极少。”风扬看着靳辰说,“有传说冷无忧其实是雪狼国流落在外的一位王子,她的母亲是狼王当年最宠爱的萧贵妃。萧贵妃因为生冷无忧,身体落下毛病失了宠,精神不太正常,就把冷无忧给扔了。不过这些事情是秘闻,也没有人证实过,雪狼国王室也从不承认这件事。”

额……靳辰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如果这是真的,相比那位因为失宠就把儿子扔掉的萧贵妃,靳辰突然觉得靳夫人并不狠,毕竟原主也好好地活到了六岁没出什么事。

“那位萧贵妃长得很美?”靳辰神色莫名地看着风扬问。难道这就是冷无忧今天看到她就厌恶的原因?他因为童年的心理创伤,所以讨厌长得美的女人?

“因为那位萧贵妃把冷无忧扔了,狼王派人去找没找到,动了大怒,很快把她给处死了。不过她是秦蓝之前雪狼国的第一美人,据说还有外族血统。”风扬笑着说,“不过肯定是不能跟夫人比的。”

靳辰自动过滤风扬最后一句话,心中想难怪啊!她就说一个人不可能毫无缘由地厌恶一个陌生人,看来冷无忧真的是心理有阴影了。

冷无忧跟秦骁的童年遭遇并不一样,秦骁虽然也很悲惨,但是他有一个好母亲,母亲死了之后自己也没有想过要离开雪狼国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王室,而是拼命混出了头。

而狼王看似不关心儿女,但毕竟都是他的骨肉,他可以看着他们互相残杀,这就像是他安排的一场残酷的竞争,但他却不能容忍一个女人把他的儿子给丢掉。冷无忧应该有机会回到雪狼国王室的,他不回去就代表他选择了另外的人生,而这未必是坏事。

“其实冷无忧一直在派人满天下找冷肃。”风扬看着靳辰说。这些事墨青都在关注,只是没跟靳辰提过。

靳辰神色有些犹豫,她本以为冷肃无亲无故,所以收留了冷肃也没想过把他交给别人。只是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冷肃的义弟,看起来真的跟冷肃关系很好的样子,难道她要把那个猪头交给冷无忧?

“夫人,属下不建议把冷肃交给冷无忧。”风扬看着靳辰说,“虽然他们是结拜兄弟,但是据说两年前闹翻了,冷肃在无忧宫里大开杀戒,让无忧宫损失惨重。”

额……这都什么鬼?靳辰表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能不能简单点儿?如果真闹翻了,冷无忧为何还一副要给冷肃报仇的样子死追着仇复不放?

“那就先这样吧。”靳辰说。仇复来千叶城应该是来杀她的,所以这次没成功下次还会再出现。靳辰决定先不管那个叫冷无忧的男人,等仇复再出现的时候全力对付仇复,就算杀不了,也要从仇复身上弄点血过来。

“这是给夫人的。”风扬临走之前,突然从怀里拿出来一个东西放在了靳辰面前。

靳辰看到之后唇角就勾了起来,这不是白天她在翰墨轩看过的那本药材大全么?

风扬一副“夫人我很给力吧求夸赞求表扬”的样子看着靳辰,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风扬:“我说,你把这本书偷过来,是想让冷无忧也过来找我麻烦吗?”

风扬神色一僵……我去,他真是猪脑子!就想着夫人想要的东西都给弄过来,没想到这本书会让冷无忧怀疑夫人,那个冷无忧可是个心智不太正常的疯子……

“夫人,属下现在就去把翰墨轩二楼的书全偷了。”风扬灵机一动看着靳辰说。

靳辰扶额,墨青的小弟怎么跟墨青一样,都这么喜欢做梁上君子呢。

“你小心点儿,你现在去有可能会碰上冷无忧。”靳辰看着风扬要走,就开口对风扬说。

风扬转头对着靳辰露出一个笑容:“多谢夫人关心,属下一定会把事情办好的!”

于是,第二天,靳辰的星辰阁二楼多了一个十分精致的书架,里面放满了书……

说最快三天回来的墨青并没能在三天之内回来,而仇复似乎受了伤也暂时没再出现,冷无忧在哪儿靳辰就更不关心了。

已经十一月下旬了,腊月初五是靳家长公子和姚丞相府大小姐成亲的日子,靳将军府上上下下都在为靳扬的亲事忙碌,靳夫人很看重这场亲事,所以最近都没空找靳辰的麻烦了,靳辰也乐得清闲。

魏琰在千叶城,住在安平王府里,每天有齐皓诚陪着吃喝玩乐,倒有点乐不思蜀的意思了。

安平王妃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觉得府里冷冷清清的,每天看到自家唯一的儿子跟魏琰一个大男人形影不离,反而对漂亮的小姑娘视而不见,感觉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齐皓诚不好好娶个媳妇儿给齐家传宗接代,安平王妃觉得自己要成为罪人的。总不能真像安平王那个混蛋说的再给齐皓诚生个弟弟吧?丢死个人了……

于是安平王妃一挥手,决定在安平王府举办个宴会。安平王一家都是爱玩儿的性子,要办的宴会也自然不是什么风雅的赏花宴,而是以比武之名举办的宴会,彩头十分丰厚。

安平王府给千叶城各家的请帖很快就送出去了,宫里各位皇子公主也都在邀请之列。安平王妃想着,以前没上过心,总觉得自家儿子还小,这会儿是得好好看看千叶城里都有什么好姑娘,给自家儿子物色一下了。她倒是觉得靳家五姑娘很可爱很有趣,无奈已经定亲了,还是两国和亲,跟她儿子是没戏了。

收到请帖的人家倒是隐隐猜到安平王妃这是有意在物色儿媳妇的人选,不少人家都上了心。要说安平王府,主子统共就一家三口,身份尊贵地位很高,家里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安平王和安平王妃都是千叶城里出了名的和善人,安平王世子一表人才的,如果能够攀上这门亲事的话,那可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靳夫人也是这么想的……收到安平王府送来的帖子,靳夫人就喜上眉梢,赶紧让人叫靳月过来。

“月儿,看来安平王妃要给齐世子物色世子妃的人选了。”靳夫人拉着靳月的手笑容满面地说。要知道安平王妃虽然喜欢凑热闹,但是却怕麻烦。别家的宴会经常见到她的身影,但还是第一次牵头在安平王府里举办这么大的宴会,这肯定是有目的的。

听到靳夫人的话,靳月神色一喜,从桌上拿起那张请帖,看到上面写着邀请靳家夫人和公子小姐在三日之后去安平王府参加宴会,心跳猛然加快了一些。

“月儿,娘刚刚得了两匹好料子,马上吩咐绣娘给你做两件新衣服。”靳夫人拉着靳月的手笑,只觉得自己这个女儿怎么看怎么优秀,别家小姐没有一个比得上的,到时候一定能大放异彩,入了安平王妃的眼。

“娘,不用了。”靳月微微一笑说,“女儿前几日得了一匹流光缎,衣服已经做好了。”她让人做的正好有一身是轻便的劲装,这场宴会,她一定要参加,而且不允许任何人抢了她的风头。

“流光缎?”靳夫人神色大喜,“你从哪里得来的?还是一整匹?”

“别人送的。”靳月含糊其辞。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流光缎是从靳辰那里要来的。

靳夫人倒也没有追问,拉着靳月的手笑得一脸得意:“到时候月儿一定是最美的姑娘。”

听到靳夫人的话,靳月的神色却是一僵……如果没有靳辰的话,她自然是最美的。可是只要靳辰在,别人的目光就都放在靳辰身上。流光缎做成的衣服固然会让靳月脱颖而出,但是她怎么忘记了,靳辰那里有的是那样的衣服……

一想到这里,靳月的脸色就不怎么好了。靳夫人看着靳月一脸关切地问:“月儿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吗?”

“娘……”靳月闷闷不乐地对靳夫人说,“还不是因为五妹……”

靳夫人神色一怔,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症结所在。是啊,如果那丫头也去了,靳月岂不是要被比下去了?本身靳辰就比靳月长得好,不施粉黛不戴首饰也把靳月比下去了,而且这场宴会参加的人都是要上台比武的,靳夫人原本觉得自家宝贝女儿的武功在千叶城的小姐里面是最出众的,可是现实就是,在靳辰面前,靳月那点功夫就是个渣渣……

“那就想办法别让她参加了。”靳夫人说。靳放警告过她不止一次,让她不要找靳辰的麻烦。靳夫人也意识到靳辰顺利出嫁对靳家很重要,倒是决定不再理会靳辰,眼不见心不烦了。只是这次的事情,在靳夫人看来可是关系到靳月的终身大事,马虎不得。少不得她得想个办法,让靳辰那天参加不了安平王府的宴会……

“有什么办法啊……”靳月有些苦恼。她也在想,可是靳辰那人软硬不吃,别说靳放说了不让动靳辰,就算靳月想动靳辰,也没有那个本事。同为将军府的嫡女,亲姐妹,靳月的武功是靳放教的,靳辰的武功说是跟着高僧慧悟大师学的。而靳辰都能轻松地把靳放一脚踹飞了,碾压靳月大概只需要用一根手指。

“有了!”靳夫人突然眼睛一亮,“五丫头现在是待嫁之身,让她留在府里绣自己的嫁衣吧!”

这个世界很多女子习武,但是并不代表其他的技能不需要学了。琴棋书画还有女红,这些都是大家小姐的必须课程。出嫁的时候嫁衣得是自己亲手绣的,丈夫的贴身衣服也不能假手他人。

所以靳夫人想到的办法就是,靳辰这来年就要出嫁了,剩下的时间说长也不长,很多女子的嫁衣都要绣个一年半载的才能绣好,因为这件衣服很重要,出嫁那天穿着,也是让婆家和客人都知道新娘的绣工如何。

靳月愣了一下,然后神色莫名地说:“她怎么可能会女红?”靳辰在寒月寺长大,就算拜了慧悟大师为师学了武功,可是女红绝对不可能有人教她,寒月寺里可都是和尚。

靳夫人眼眸微闪说:“不会正好,都要出嫁了,必须现在就开始好好学,不然到时候绣不出一件嫁衣岂不是成了笑话?我作为母亲,之前没机会教她,如今她回来了,拘着她学女红,也是为了她好,谁也挑不出一丝错处。”

靳月眼睛一亮。靳夫人难得脑子灵活了一下,这个办法怎么看都是合情合理的。母亲本就有教导子女的责任,子女出色也是代表父母教导有方。而如果哪家小姐女红太差的话,她的母亲是要受人诟病的。有时候对子女要求越是严厉,代表着对子女越好。毕竟女人学到的技能可是嫁人之后要用一辈子的。

“母亲,既然这样,不如把教导女儿女红规矩的蔡嬷嬷再请来教导五妹吧。”靳月看着靳夫人说,“蔡嬷嬷可是宫里出来的嬷嬷,一般人都请不到的,别人知道了,也只会说母亲疼爱五妹。”

“好,就请蔡嬷嬷。”靳夫人点头说。

靳月心中冷笑。这件事情无论怎么说,靳夫人做的都是对的,说出去只会让人夸她爱女心切。而那位蔡嬷嬷的确是宫里出来的嬷嬷,一般人家请不到。

蔡嬷嬷曾经被靳夫人请过来教了靳月和二房的靳萱三个月的规矩和女红,那三个月过得简直是太痛苦了,因为蔡嬷嬷十分严厉,一点情面都不讲。但因为她曾经伺候过宫里的皇后娘娘,这也是年纪大了出来荣养的,谁见了都得给点面子,靳月曾经因为女红做得出了一点错就被打得手都肿了,最后也只能忍了。

靳月想到靳辰那张狂的性子,已经能够预见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左不过有两种结果,一种是靳辰根本不接受蔡嬷嬷过来教她这件事,到时候传出去,她的名声绝对会更坏。第二种是靳辰接受蔡嬷嬷教她这件事,那么要么蔡嬷嬷打她,要么她把蔡嬷嬷打了,无论哪种结果,靳月觉得都不错。

而且哪家府里请了蔡嬷嬷教导女儿,时间都是蔡嬷嬷定的,长短看教导的情况,不过一旦开始,就不能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请假。譬如要去逛街,要去参加宴会,这都是蔡嬷嬷不允许的。

当天靳夫人亲自带着靳月,去了蔡嬷嬷在千叶城住的小宅子,送了厚礼,跟蔡嬷嬷约好了她明日就上门开始教靳家五小姐规矩和女红。

靳夫人带着靳月从蔡嬷嬷那里离开回靳家的路上,碰到了一位夫人,聊了两句还刻意说起了这件事,那位夫人连声说靳夫人对女儿真好……

结果因为那位大嘴巴的夫人,靳家夫人亲自去请了蔡嬷嬷教导靳家五小姐规矩和女红的事情很快就在千叶城的贵族圈子里传开了。

姚大夫人听说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姚老太君笑着说:“该是这样,五丫头来年就出嫁了,规矩和女红是要好好学学的。”

姚大夫人陪着笑,心中却在想她那个小姑子不是很讨厌靳辰吗?这是突然想通了?

姚大夫人跟姚芊芊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姚芊芊微微一笑说:“娘,我觉得姑母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三表妹。”

姚大夫人不是很明白,姚芊芊接着说了三个字:“齐世子。”

姚大夫人瞬间明白了。说起这事,她也觉得安平王妃似乎有意想看看千叶城的小姐,她是只有姚芊芊这一个女儿,下个月就出嫁了,女婿还是靳扬,倒是不用上赶着去巴结安平王妃。她那两个妯娌对此事可是很上心,听说正在让绣娘给姚芊芊的那几个堂妹赶制新衣。

而靳夫人肯定很在意安平王府的这次宴会,因为她一直想让靳月嫁进安平王府当世子妃。而如果靳辰不去的话,靳月自然就是所有小姐里面最亮眼的那个了……

想到这一点,姚大夫人笑着摇了摇头:“总归这是靳家的事,我们管不到。等芊芊你嫁过去了,做什么事之前都看看扬儿的态度,可千万别事事听你姑母的,她……唉!”

“娘……”听到姚大夫人提起靳扬,姚芊芊脸色微红。她对自己的表哥靳扬是很喜欢的,从小就知道自己会成为靳扬的妻子,婚期临近,心中难免有些忐忑。因为靳扬一直都很守礼,姚芊芊也不知道靳扬心里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况且靳家男人也没有不纳妾的规矩。

“芊芊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扬儿是个好孩子,一定会对你好的。”姚大夫人拉着姚芊芊的手笑着说。要说姚大夫人对姚芊芊和靳扬这桩亲事是极为满意的,千叶城里羡慕姚芊芊的姑娘可是不少。虽然觉得自己那个小姑子有时候有点拎不清,但是姚大夫人觉得毕竟是亲上加亲,靳夫人倒不至于为难姚芊芊。

别人倒也不会想到靳夫人这会儿请蔡嬷嬷去教导靳辰是别有用心,毕竟这件事看起来还是很合理的。

魏琰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正跟齐皓诚坐在一起喝茶,听到靳家人要靳辰学女红,一下子喷了出来……

齐皓诚被喷得一脸茶水,黑着脸看着魏琰说:“姓魏的你找打是不是?”

“咳咳……”魏琰放下茶杯,看着齐皓诚说,“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没办法想象靳……家五小姐绣花的样子。”

齐皓诚擦了擦脸也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靳小五怎么可能会绣花啊?那画面一定很有趣!”

于是,千叶城里很多人都知道靳家五小姐要开始学规矩和女红了,偏偏靳辰不知道……

第二天,靳辰正舒服地坐在星辰阁二楼看书的时候,琴韵跑了上来:“小姐,不好了。”

“谁不好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她很好,一直都很好……

琴韵快速地说:“奴婢刚刚听府里的下人说,夫人为小姐请了宫里出来的蔡嬷嬷,教导小姐规矩和女红,蔡嬷嬷马上就要来了。”

规矩?女红?靳辰微微蹙眉,靳夫人这是又出什么幺蛾子?

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靳辰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朝着楼下走去。

靳夫人和靳月都来了,还带着一个看起来面色不善的老嬷嬷。

靳月看到靳辰就微笑着说:“五妹,娘专门为你请了蔡嬷嬷过来,教你规矩和女红。”

蔡嬷嬷看着面前这位传说中的靳家五小姐,模样和气质都是真好,的确无人能及,在宫里混了大半辈子的蔡嬷嬷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这样的女子早早定了亲也是好事,否则容易招来祸端。

“为什么要学?”靳辰面无表情地问。

“五妹,女子出嫁之前都要学的。你的婚期已经定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靳月笑意温柔。

“是啊辰儿,不说别的,你自己的嫁衣得赶紧开始绣了,如果出嫁之前不能自己亲手绣好嫁衣的话,以后的日子会不顺的。”靳夫人看着靳辰笑得也是一脸温柔。

嫁衣?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嫁衣必须自己绣么,可她根本不会啊……貌似听说嫁人之后妻子要给丈夫做内衣的,墨青那厮肯定没想过这事儿,要不学学?等墨青过几天回来了送他一件自己亲手做的内衣?咳咳……靳辰被自己的想法雷到了……

“规矩就算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要嫁去魏国,想来魏国的规矩跟夏国并不一样。女红的话,还劳烦蔡嬷嬷教导了。”

------题外话------

靳家小五要开始学女红,给墨青做内衣了~哈哈*^_^*下章会有齐皓诚和靳晚秋的过往哦~*^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