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你摸摸我/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说另外一边,靳晚秋离开的时候刻意遮着自己脸上的红痕,但是就算别人看不到,宋舒怎么可能看不到?

回到宋国公府之后,宋舒不管靳晚秋说什么,执意去找了宋老国公。宋老国公一听靳晚秋在安平王府被靳夫人给打了,气得摔了他最爱的那个茶壶,直接让下人备了马车杀到靳家去了。

靳放今日一直在府中书房处理军务,眼看天色有些晚了,正准备起身去靳夫人那里用饭的时候,突然听管家急匆匆地过来禀报说宋老国公来了。

靳放有些不明所以,因为他今天没有去安平王府,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靳放急匆匆过去的时候,宋老国公已经黑着脸坐在靳将军府的前厅了。

“宋世伯,您这是……”靳放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

“把你夫人叫过来,老夫有话要说。”宋老国公沉声说。

“宋世伯,这……”靳放想问问是怎么回事,结果被宋老国公打断了,看着他面色沉沉地说:“怎么?你夫人太尊贵,老夫请不动了是吗?”

“不不不,宋世伯您这说的哪里话?您稍坐一会儿,我这就去叫。”靳放想着他赶紧去问问自家夫人怎么招惹这个老头了……

“你坐着,让下人去叫!”宋老国公冷声说。

靳放摆摆手赶紧让下人去请靳夫人过来,他有心想问宋老国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宋老国公一副不想跟他说话的样子。

靳夫人过了一会儿才来,看到宋老国公的脸色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进来对着宋老国公行礼:“宋世伯怎么这会儿过来了?”

“当年老夫跟你爹是拜把子的兄弟。”宋老国公执意让人叫了靳夫人过来,却没有要跟靳夫人说话的意思,这句话是看着靳放说的。

靳放一听宋老国公开口就说当年,心中就是一跳。宋家其实原来跟靳家一样,也是将门,而且在夏国军中的地位比靳家还要高。也是这些年宋家人丁凋零,靳家才有了出头的机会。当年,当年宋老国公跟靳放他爹靳老将军可是一起上过战场的生死兄弟啊,宋老国公还救过靳老将军府的命。

“老夫跟你爹说好了要做儿女亲家,老夫就一个儿子,但你妹妹进了宫,就说要给孙子一辈的结亲。天临身体不好,老夫也是想给他留个后,才上门求了晚秋嫁过去。老夫承认,我宋家对晚秋亏欠很多,所以只要老夫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看到任何人欺负晚秋!靳放,你是晚秋的父亲,她是什么性子你最清楚,老夫今天就想问你一句,晚秋到底哪里让你们靳家不满意,以至于她都成了我宋家的人,还要几次三番被嫡母打骂?”

靳放额头冷汗直冒,看着宋老国公连声赔罪:“宋世伯您息怒,晚秋是个好孩子,以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他事实上根本就不知道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靳放,上次在宫里你也是这样跟老夫说的,老夫相信了,可结果如何?”宋老国公看着靳放冷声说,“老夫的话放在这里,再有下次,不管是谁打了晚秋,老夫一定加倍打回去!”

宋老国公话落起身甩袖离开了,靳放送了宋老国公到门口,转身回来见到靳夫人,抬手就抽了她一巴掌!

“这些年儿女的事情我都交给你管,你做什么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明明警告过你不止一次了,晚秋已经出嫁了,现在是宋家的人,你的手别伸得那么长!你就是听不懂记不住是吗?”靳放看着靳夫人冷声说。

靳放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自认为内宅的事情儿女的事情都该女人来管,不管靳夫人做了什么他都从来不插手。可靳晚秋的事情真的让靳放恼了。上次在宫里被宋老国公数落已经让靳放很没脸了,他回来之后告诫过靳夫人不止一次,让靳夫人不要再招惹靳晚秋,可靳夫人愣是什么都不管,就知道摆她嫡母的威风,竟然惹得宋老国公直接杀上门来跟靳放追忆当年了!

靳放一直这么敬着宋老国公也是因为靳老将军临死之前还在说,他跟宋老国公是兄弟,他欠宋老国公的恩情,让靳放像孝敬他一样孝敬宋老国公。

所以当年宋老国公说想让靳晚秋嫁过去给宋天临冲喜,明明知道宋天临已经病得很重了,可靳放还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特别仓促地把靳晚秋给嫁进了宋家。可谁知道靳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找靳晚秋的麻烦,靳放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是哪根筋不对?饶是靳放不太关心儿女的事情,也知道靳晚秋最是柔顺懂事了,靳夫人不喜欢靳晚秋这个庶女就算了,何必在靳晚秋嫁人之后还屡次找她麻烦,让靳放难做人?

“你竟然打我?”靳夫人被靳放这一巴掌打得彻底懵了,看着靳放不可置信地说,“你竟然为了靳晚秋一个庶女打我?”

“我最后再跟你说一次,晚秋现在是宋家的人,再让我知道你找她的麻烦,以后内宅的事情你就别管了!”靳放真的动了大怒,话落直接大步离开了。

靳夫人怔怔地站在那里,一直在喃喃地说,你竟然为了一个庶女打我……

宋国公府。

宋老国公回去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去看了看重孙宋安翊,也没跟靳晚秋和宋舒说什么就回自己院子里去了。这些年靳晚秋受了委屈也不会跟宋老国公说,宋老国公知道靳晚秋是孝顺,不想让他一把年纪还为了些乌七八糟的事情烦心。可宋老国公还没死呢,他一直觉得宋家对不起靳晚秋,怎么可能明知靳晚秋被人欺负还坐视不理?

“大嫂,爷爷刚刚肯定去靳家大闹了一场。”宋舒对靳晚秋说。

靳晚秋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有人说她过得好,有人说她过得不好,只是好与不好,也就她自己知道了。她年纪轻轻守了寡,儿子还体弱多病,这是不好。可宋家人都对她好,她现在比在靳家那些年如履薄冰的日子要轻松很多,又有什么不好呢?

至于齐皓诚……靳晚秋想起今天在安平王府齐皓诚看她的眼神,垂眸掩去眼底的苦涩。他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谈不上有什么过往。她已经嫁人生子,而齐皓诚未来会娶妻生子,就是这样,也只能是这样……

却说靳辰这边,今天蔡嬷嬷过来又教了她一些新的针法,学得很顺利。昨天绣了一片叶子,今天绣了一朵花,又得了蔡嬷嬷的夸赞。

下午的时候她看了会儿书,还去下面的花园里转了转,因为没有去安平王府参加宴会,倒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晚上吃完晚饭,琴韵收拾的时候对靳辰说:“小姐,听说将军打了夫人,夫人连夜回娘家了。”

靳放打了靳夫人?靳辰眉梢微挑。靳放那样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靳夫人那么作,闹出矛盾来是迟早的。

琴韵接着说:“听说是因为今天夫人在安平王府打了二小姐,宋老国公上门来兴师问罪,将军很生气,所以把夫人打了。”

“打得好。”靳辰唇角微勾。果然够作啊!靳晚秋都出嫁三年多了,靳夫人手还伸得那么长,真以为哪哪儿都是靳家后宅,任由她一手遮天啊?不过靳放应该没把靳夫人打得清醒过来,因为如果靳夫人清醒了就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娘家,她娘家侄女过些日子可是要跟她儿子成亲了,她走了谁来主持大局?

姚丞相府。

姚老太君都要睡了却突然听下人说靳夫人回来了,当即就皱起了眉头。

结果靳夫人哭哭啼啼地跑到姚老太君这里,说靳放打了她,她不回将军府了。

哎呦我去!把个姚大夫人给弄得简直无语至极……靳夫人以为她刚刚新婚呢?跟丈夫闹一点矛盾就回娘家找依靠?她都多大年纪了!

姚老太君也知道自己这个女儿什么性子,连声说她困了要休息,跟姚大夫人打眼色让姚大夫人把靳夫人给劝回去。

姚大夫人苦口婆心地劝了靳夫人半天,靳夫人就是不肯回去,最终还是在姚家住了下来。

这事儿后来怎么解决的靳辰倒是不知道,反正又过了两天之后靳扬去姚家把靳夫人接了回来,这事儿算是过去了。

靳辰算算日子,说最快三天可以回来的墨青这都走了七八天了,一点音信都没有,难道路上有什么意外?她都绣了三片叶子,两朵花,一棵树和一只小兔子了,再加个小房子就能做个非常完整的布贴画了……

这天晚上靳辰睡不着,就把做女红的东西拿了出来,拿了一块柔软的棉布,准备按照蔡嬷嬷白天教的方法试着给墨青做个……内衣……话说这是靳辰当初学女红的初衷之一,给她男人做内衣,也就是这个世界所说的亵衣。

在裁布的时候靳辰还犹豫了一下,墨青的尺寸是多大呢?她瞬间想到了曾经见过的墨青的裸体……咳咳,大概差不多知道了……

靳辰很认真地做了半个时辰,因为是第一次做衣服,稍微有点生疏,不过最终的成果还是满意的。

靳辰正准备伸手把做好的衣服拿起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的时候,身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抢在靳辰之前把那一团薄薄的布料拿走了。

靳辰有些惊讶地回头,就看到墨青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这会儿抖开手中那团布料,神情有些怪异地看着……

“小丫头,这就是你给我做的衣裳?”墨青抖着手中那团布,目光灼灼地问靳辰。话说墨青这次出去,半路遇到了点别的事情耽搁了些时间,准备回来的时候收到风扬的传信说靳辰正在给他做衣裳。墨青那个心花怒放啊,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回来。最终他的确是日夜兼程飞回来的,一来看到靳辰在专注地做衣服就没出声,结果靳辰做好了墨青拿起来一看,这跟他想象中的衣裳差距似乎有点大啊……

“是啊。”靳辰非常得意地说,“我今天第一次做,做得还不错吧?”

墨青看着靳辰绝美的小脸,眼眸微深,猛然挥手把开着的窗户关上了,然后唇角微勾说:“好不好,要试了才知道。”

额……靳辰有些尴尬地看着墨青开始扒他自己的衣服,赶紧开口说道:“不用试,我按照你的尺寸做的,绝对合适。”

“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墨青似笑非笑地看着靳辰,脱衣服的动作并没有停顿,“你看过,但是似乎没摸过,要摸过才知道……”

“停!”靳辰看着一眨眼墨青已经脱得只剩下半身了,赶紧开口叫停,“别一回来就发情啊,我还有话要……”

“等会再问……”墨青话落已经一把拉过靳辰亲了上去,天知道他这些天在外面有多想念这个小丫头,想得心都疼了……

墨青这一吻似乎要吻到地老天荒,等靳辰被墨青压在床上上下其手的时候已经感觉身子发软头脑发昏不会思考了……

“小丫头,我想要你……”墨青吻着靳辰的耳垂,在靳辰耳边声音低沉地说。

“要啊……”靳辰话音刚落,墨青扯掉了靳辰上半身的最后一层阻隔,而靳辰伸手猛地把墨青给推开了,“不行!”

“为什么不行?”墨青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靳辰赤裸的肌肤,感觉自己身上某处要爆炸了……

“不行就是不行,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靳辰小脸粉红,樱唇水润,媚眼如丝的样子让墨青的眼中满是欲色。

靳辰伸手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看着墨青说:“你一路回来肯定累了,早点回去睡吧。”

墨青生气了。小丫头刚刚说什么,不行就算了,竟然让他回去睡?她在这儿,他能回哪儿去?

看到墨青还裸着上半身,不发一言地坐在床边,靳辰裹着被子抬脚踢了踢他:“喂!”

“墨青?”

“小青青?”

“小墨墨?”

“臭流氓?”

……

不管靳辰怎么叫,墨青就是不动,坐在那里一脸控诉地看着靳辰,靳辰神色有些尴尬地说:“那个,你不是想试一下我做的衣服吗?”

“不想试了。”墨青幽幽地说。

“也行,我明天先洗洗再给你。”靳辰感觉墨青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她一样,好怕怕……

听到靳辰的话,墨青简直哭笑不得,扑过来把靳辰连人带被子抱进了怀里,声音闷闷地说:“小丫头你不愿意我又不会勉强你,干嘛要赶我走呢,我伤心了……”

靳辰……这货不是墨青,这货不是墨青,这个正在对她撒娇求抱抱求安慰的货绝对不是墨青……

靳辰不说话,墨青就一直说:“我真的伤心了……我好可怜……我都没有地方住……我去外面冻死算了……我……”

“停!”靳辰好想晕过去,“我今天不方便!”

“啊?”墨青愣住了,抱着靳辰转了一个方向,让靳辰面对着他,看着靳辰愣愣地问,“什么不方便?”

“我那个……”靳辰也是醉了,墨青难道连这个都不懂?

墨青看到靳辰的神情,神色一僵,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那个……你……我……你那个……我在书上看到过……说……”

难得看到墨青也会有窘迫的时候,靳辰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了,看着墨青问:“书上说什么?”墨青跟她差不多,很多事情都没人教,都是自己看书知道的。

“书上说……女子每个月……那个……要……会疼!”墨青看着靳辰神色紧张地问,“小丫头,你是不是很疼啊?”

靳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墨青说:“疼不疼也是因人而异的,我没觉得……”

额,靳辰刚一开口就感觉小腹抽疼了一下,这事儿还真不能说,说什么来什么。她这个身体上个月才十五岁,月事半年前才来,一直没有太大感觉,所以墨青都没感觉到靳辰有过什么异常的时候。这次也是今天傍晚才来的,靳辰刚刚想说自己没啥感觉,感觉就来了……

“这怎么办?是不是很疼?我去给你买点药……”墨青有些无措。他对这种事情其实也是一知半解,书上说的总不会很详细,难得看到靳辰皱眉,墨青直觉靳辰肯定疼得狠了。

“不用。”靳辰觉得还能忍受,哪个女人不痛经?这种事情太正常了。至于买药?墨青这大晚上的能去哪里买什么药?好傻……

“你摸摸我。”靳辰开口,墨青神色一僵,看着靳辰神色为难地说:“小丫头,虽然我很想……但是这个时候不能……那个……”

“想什么呢?”靳辰白了墨青一眼,掀开被子,拉过墨青的手放在了自己小腹上。可能男人天生阳气足,墨青的手又大又温暖,让靳辰觉得舒服了很多。

手底下的肌肤滑如凝脂,墨青有些心猿意马,又赶紧把脑子里的念头甩开。小丫头这会儿正难受呢,不能发情……

为了防止自己发情,墨青还给靳辰拿了一套新的里衣让靳辰穿上再睡,说怕她冻着。

最后墨青从背后抱着靳辰,大手贴在靳辰的小腹上,看着靳辰闭上眼睛睡着了,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转而唇角微微翘了起来,书上说,女人只要来了月事,就说明身体长好了,可以……

半夜靳辰起床去了一次净房,回来又接着睡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还被墨青小心地抱在怀里,看墨青似乎没睡好的样子,满脸的疲惫。本身墨青赶路回来已经好几天没睡了,昨晚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根本没睡着。

“你还是找个别的地方睡觉吧。”靳辰对墨青说,“我这里白天会有人来,你在这里不方便。”

“不……”墨青抱着靳辰不撒手,“你现在正是需要我抱抱的时候,不能走。”

“我没事了。”靳辰无奈扶额,“都好了,没感觉了,你快去睡觉,都变丑了。”

墨青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可不能变丑,这个小丫头可口口声声说是被他的美色所迷的。

最终墨青还是走了,因为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临走的时候还把靳辰给他做的“衣裳”拿走了,说是自己回去洗洗穿。

靳辰……墨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爱了……

琴韵看着靳辰有些欲言又止,因为昨天墨青来闹得动静有点大,她就在楼下不可能一点都没感觉。琴韵在想昨天来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墨王爷吧,必须只能是墨王爷,这夜闯香闺还留宿了,真的是……

靳辰看到了琴韵的神情,也没跟她说什么。靳辰知道琴韵不会多嘴,而她反正是要嫁给墨青的,其实对很多事也根本不甚在意。昨夜要不是不方便,说不定她已经把墨青给睡了……嗯,应该说她跟墨青互相睡了对方……

咳咳,如果墨青这会儿知道靳辰在想什么,应该会高兴得晕过去,然后冲到靳辰面前宽衣解带说:“小丫头,你尽管睡,对我负责就好。”……

千叶城一个幽静的宅子里,墨青刚刚回来就听到里面传来冷肃的声音:“姐姐……姐姐……我饿……”

推开门就看到风清正在往冷肃面前摆饭菜,而离开靳辰两个多月的冷肃依旧是那副难看的猪头脸,因为墨青知道什么时候该给他涂药。

“哥哥……哥哥……”冷肃看到墨青,傻笑了起来,“姐姐姐姐……”

墨青知道猪头苏苏想靳辰了,因为他来到千叶城之后整天有事没事就叫姐姐。

而风清一直看着冷肃,防止他跑出去,冷肃倒也没有想跑,就是跟之前一样,总是饿。

“主子。”风清恭敬地对墨青行礼。风扬其实是个跳脱性子,而哥哥风清要稳重很多。

“嗯,查到仇复住在哪里了吗?”墨青在冷肃对面坐了下来。

“没有。”风清摇头,“他有可能离开了千叶城。”

之前仇复又出现在千叶城,还意图刺杀靳辰,这几天墨青的人一直在千叶城里找仇复的下落,只是始终没有找到。

“接着找。”墨青说。不过就算他们没找到,仇复也会再次出现的。

看到冷肃吃得起劲,墨青也不饿,就是想起靳辰说他不睡觉都变丑了,直接起身去隔壁睡觉去了,睡觉之前洗漱了一下,还把靳辰给他做的“衣裳”自己洗了洗,晾了起来。

墨青这一觉睡到了下午,起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落山了。墨青问风清:“这里的厨房能用吗?”

风清微微愣了一下:“能用,属下烧过热水。”他们在这里不想让人发现,所以没有下人,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不过饭都是买来的。

“嗯,有生姜和红糖吗?没有的话现在去买点。”墨青想起书上似乎有说女人这个时候应该喝点姜糖水,会舒服一些。他准备亲自动手,给他家小丫头煮点姜糖水。

风清用最快的速度买了生姜和红糖回来,看到墨青进了厨房,感觉有些晕。主子这是要干什么,怎么完全看不懂……

墨青生火生了半天差点把厨房给烧了,最后还是风清进去帮忙把火生起来的。

然后墨青按照书上说的,非常认真地把生姜洗净去皮,切成薄片,和红糖一起放进水里煮。

感觉差不多该好了的时候,墨青尝了一口,直觉不是很好喝,太甜了。不过这种东西应该都是这么甜,小丫头会喜欢的吧……

墨青把姜糖水盛进一个干净的汤盅里,然后放在食盒里,看看天色都有些暗了,直接提着往靳将军府的方向而去了。

靳辰今日又跟着蔡嬷嬷学了一些刺绣的针法,蔡嬷嬷说再来两天就不过来了,因为没什么可以教靳辰的了,接下来让靳辰自己练就好。

琴韵去备饭的时候,靳辰吩咐她准备两个人的,琴韵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当墨青来的时候,琴韵才刚刚摆好饭下去,看到桌上放着两副碗筷,靳辰在等着自己过来吃饭,墨青心情很好。

“你拿的什么?”靳辰看到墨青过来竟然提着一个不大的食盒,微微有些惊讶。

墨青浅笑着放下食盒,把那个还热着的汤盅取出来放在了靳辰面前,打开,然后递给靳辰一把勺子。

靳辰闻了闻,微微愣住了:“姜糖水?”

“小丫头快趁热喝了,对身体好。”墨青催促道。

看到墨青眼中的期待,靳辰心中一动……难道是墨青自己煮的?

靳辰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温度刚刚好,只是太甜了,红糖放多了……

“怎么样?”墨青问靳辰。

“还可以。”靳辰给了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然后喝了大半盅才放下勺子。

墨青很满意:“那我明天再煮给你喝。”

“嗯,下次红糖可以少放点。”靳辰微微点头。

墨青……小丫头你觉得太甜了为什么还喝那么多?是不是因为知道是我煮的?好开心怎么办……

靳辰本来就不饿,饭前还喝了那么多红糖水,吃了一点就放下筷子了。看到墨青给她夹了一个鸡腿,靳辰表示拒绝:“吃不下了。”

“你这个时候要好好补补,吃得好一点,不会长胖的。”墨青看着靳辰说。

“这也是书里说的?”靳辰眉梢微挑看着墨青问。什么书里说得这么具体?话说墨青对这事明明不是很了解啊。

“是我猜的。”墨青微微一笑。

靳辰……真会猜……

琴韵上来收拾碗筷的时候看到一个男人在房间里,赶紧低下头去,默默地收拾好下楼去了,什么都没问。

当夜墨青很规矩地抱着靳辰睡觉,温热的大手一直贴在靳辰的小腹上,靳辰觉得自家男人真的是个好男人……

墨青回来了两天才想起去见魏琰,而魏琰已经不住在安平王府里了,因为前两天安平王妃看着魏琰神色纠结地问了一句:“你对我家城城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想法?”魏琰也是醉了……

“你不回去了?”墨青看着魏琰问。这会儿已经腊月初一了,魏琰如果快马加鞭日夜兼程的话,还有可能在除夕之前赶回金安城。

“不回了。”魏琰唇角微勾,“其实这里挺好玩儿的,回去也没什么事。”

魏琰说的也是真心话。他在金安城里其实没有什么朋友,魏国贵族那些公子哥儿要么见他就躲着,要么就是一副巴结相,没一个看得上眼的。而魏琰的亲兄长魏琪对魏琰总是隐隐表露出一些嫉妒之意,说话也没几分真心,魏琰不爱跟魏琪来往。

魏琰真正认可的兄弟墨青在千叶城,算得上魏琰最好朋友的齐皓诚也在千叶城。还有靳辰在,魏琰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在千叶城过年也不会寂寞。

“也好。”墨青微微点头。

“你回来了可得盯紧你那个……小丫头。”魏琰看着墨青说,“她不是最近在学女红吗?干脆在靳家绣嫁衣别出来得了。”魏琰可是知道,每次靳辰一出现,几乎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都黏在她身上。

“嫁衣?”墨青微微愣了一下,想起了靳辰给自己做的那件衣裳……不过嫁衣的话是不是太复杂了,还是让别人做吧,省得累着他家小丫头了。

“唉,我这个孤家寡人啊。”魏琰感叹了一声。

“听说有位宋小姐……”墨青看着魏琰说。

“打住!”魏琰看着墨青没好气地说,“没有什么宋小姐!”

墨青也没再说别的,提了一下仇复最近在千叶城出现过,让魏琰小心一点,就走了。

魏琰看着墨青的背影,唇角的笑容有些苦涩。有时候想想,他总归比齐皓诚那个苦情的货好很多,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放弃了,而齐皓诚还在想着靳晚秋未来能够跟他在一起。有时候,绝望未必是坏事,一点微薄的希望却总是达不到,才最是熬人的……

是夜,一切如常。

墨青在该吃晚饭的时候来了星辰阁,带了一盅姜糖水,味道比第一次煮的要好很多。

看到桌上的针线箩里放着一个还未完工的荷包,墨青眼眸微闪,唇角就勾了起来。

要睡觉的时候,靳辰一趟下,墨青的手就贴了过来,只是靳辰还没闭上眼睛,突然神色一凝,墨青已经在一眨眼的功夫下床穿好衣服而且戴上了他的金色面具。因为外面有人来了,而且很多。

“小丫头,不要出来。”墨青低头在靳辰额头亲了一下,话音刚落已经从窗口飞身而出,然后把窗户给关上了。

星辰阁外面,上百名黑衣杀手已经把星辰阁围了起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刀剑。而因为墨青回到了千叶城,他晚上住在靳辰这里,所以就不让风扬在这里守着了,风扬这会儿并不在。

杀手们刚刚到星辰阁附近就看到星辰阁二楼飞出了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为首的杀手心中猛然一惊,突然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墨青衣袂翩翩,站在星辰阁的房顶上,冷冷地看了为首的杀手一眼,就是这一眼,让这个杀手感觉如坠冰窟,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

下一刻,就在所有杀手一齐手执武器朝着墨青围过来的时候,墨青的双手缓缓地抬了起来,然后猛然打了出去!

似乎有一道看不见的强劲气浪以墨青为中心往外扩散,在顷刻之间已经拍打在了每个杀手的胸口!为首的杀手猛地吐出一口血来,看到周围的杀手纷纷吐血倒地,转身就想跑……

只是为首的杀手刚刚偏头,一抹金光闪过,他的脖子上就缠上了一根细如牛毛的金线,下一刻,身首分离,死不瞑目。

墨青皱眉看了一下星辰阁附近的尸体,发出了一个讯号,让风清和风扬带人过来收拾残局,自己又进了星辰阁。

看到靳辰果然乖乖地躺在那里没有动,裹着被子只露出一张粉嫩嫩的小脸,墨青摘下面具微微一笑,上床把靳辰抱在了怀中。

“解决了?”靳辰背对着墨青轻声问。

“嗯,乖,睡吧。”墨青的手暖了一些,才又朝着靳辰的小腹贴了过去,抱着靳辰感觉香香的软软的,整个人心里都满满的。

“我又不是小夜……”靳辰嘟囔了一句。怎么感觉墨青这货有时候把她当做孩子来哄呢?乖?乖个毛线啊……

墨青神情愉悦地轻笑了一声:“你是我的宝贝。”

靳辰幽幽地说:“这也是从书上学来的?”情话一箩筐啊,墨青你够可以的……

墨青又笑了起来:“小丫头,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无师自通了。”

靳辰……依旧是套路,好深……

腊月初五是靳扬和姚芊芊成亲的日子,靳家这一辈的嫡长公子成亲,自然不能马马虎虎。当初靳晚秋是为了给宋天临冲喜仓促出嫁,所以靳扬成亲算得上是靳家时隔多年第一次这么大的场面,府里上上下下已经忙碌了好些日子了。

靳夫人之前跟靳放闹别扭回了娘家,没过两天就被靳扬接回来了,不知道是想通了还是太忙了,总之是没有再找靳晚秋的麻烦,也懒得理会靳辰,一心在操持靳扬成亲的事情。

蔡嬷嬷已经结束了对靳辰的女红教导,从靳辰这里得了不少的赏银,心中是十分满意的,不论谁跟她打听靳家五小姐怎么样,蔡嬷嬷都是挑好话说,倒是让不少人觉得外面关于靳家五小姐的传言似乎是有心人刻意中伤了。

毕竟靳辰回到千叶城之后着实很低调,出现在外面的次数很少,唯一确定的一件事是她在姚府的宴会上面把齐世子踹进了冰湖里面,而这件事的缘由很多人也是知道的,本来就是齐皓诚故意挑衅,然后算是两人友好切磋,还让很多人知道了靳辰是寒月寺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这件事。

腊月初四,在靳扬成亲之前靳辰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气色还不错,亲自过来靳辰的星辰阁给靳辰送一些府里刚得的脐橙。这东西产自南方,产量不多,因为长得好看寓意也好所以成了贡果,外面却是很难买到的。

靳扬来的时候是下午,靳辰靠在星辰阁二楼的窗边躺椅上在看一个话本子。这些还是风扬上次偷来的翰墨轩二楼的书之中的一本,靳辰看包装很精美就随手从书架上抽下来了。

话本故事写得很狗血,无非是才子佳人棒打鸳鸯那些套路。不过因为靳辰过去从未看过这个世界的话本,想着总要把一个故事从头到尾看完,权当打发时间了,反正墨青白天不在,她也没多少事情可以做。

靳扬把带来的一小篮子脐橙交给琴韵,然后在二楼坐下来喝了杯茶。

“小五,这是给大哥做的吗?”靳扬看到桌上放着做女红用的东西,看了一下眼睛一亮,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十分精致的荷包。明显是给男子用的,虽然是墨色的,但是一点儿都不显得暗沉,荷包上面绣着一株青色的植物,靳扬感觉似乎没有见过,形状有些奇怪,不过整体很精致也很别致。

“小五的女红学得真不错,蔡嬷嬷走的时候还跟娘夸你呢。”靳扬笑着说,拿了那个荷包在手中满意地点了点头,倒像是认定靳辰做的这个是要送给他这个大哥了……毕竟靳辰现在还未出嫁,给别的男人绣荷包自然是不合规矩的,给自家兄长做倒是合情合理。

而靳辰放下手中的书,看着靳扬拿着那个荷包连连点头的样子,嘴角抽了抽,说了两个字:“不是。”

靳扬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靳辰是什么意思,他看着靳辰神色有些尴尬地说:“小五,你这荷包不是给大哥做的啊?”害他空高兴一场……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大哥明天就成亲了,大嫂想必很乐意给大哥做。”

靳扬……小五,这个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你这个荷包不是给我的还能给谁啊……

靳扬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靳辰倒是一点都不害羞地说:“给我未来相公做的。”

靳扬嘴角抽了一下,看着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你给魏国那位墨王爷做的?”

靳辰微微点头:“嗯,既然大哥觉得好看我就放心了,想必我那个美人相公会喜欢的。”

靳扬……小五你怎么可以这样?学会女红难道不应该先给大哥做一个吗,还没出嫁呢大哥就靠边儿站了,还美人相公……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