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你喜欢上了一个有夫之妇?/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明天就要成亲了,恭喜。”靳辰走过来在靳扬对面坐了下来。那荷包是靳辰专门给墨青做的,上面绣的是靳辰在金安城墨王府养的刺儿头小青青,荷包的配色也很称墨青的名字,不过这些都是靳辰和墨青之间的暗语,别人是看不懂的。

靳辰虽然女红学得很好,做东西也很快,但是她每天并不会花很多时间来做,也就上午做一会儿就放下去看书了。这个荷包已经做了三天才刚刚做好,而墨青已经眼巴巴地等了三天了。要真让靳扬拿走了,墨青会郁闷死……

听到靳辰的话,靳扬微微一笑:“谢谢小五。”

“大哥高兴么?”靳辰微微偏头,看着靳扬问道。说实话,靳扬这个哥哥倒是真的很不错,对她也是真的好。而靳扬这个人本身很正直也不迂腐刻板,也没有遗传靳放的大男子主义,很是难得了。

靳扬微微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靳辰会问他这样的问题,继而笑了起来:“高兴。”

靳辰想起在姚家见过的未来大嫂姚芊芊,倒是觉得她温婉大方,跟靳扬很般配。而像靳扬和姚芊芊这种自小定亲的,两人也都是很守规矩的人,靳扬想必从小就知道自己将来会娶表妹为妻,所以对别的女子并不会有任何特殊的关注。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也是顺理成章的,靳扬和姚芊芊不管彼此对对方的喜欢有多少,他们成亲之后定能相敬如宾,而这在这个世界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如果小五做的第一个荷包是给大哥的,大哥就更高兴了。”靳扬看着靳辰开了个玩笑。

靳辰……荷包还是不能给你……

靳扬走了之后,天色还早,靳辰也不管府里都在忙忙碌碌的,反正她这里是靳将军府如今最为清静的地方。

墨青每天会在晚饭的时候准时过来,这两天还亲自煮了姜糖水给靳辰带。不过靳辰并没有觉得很难受,就让墨青不要再带了,毕竟那东西味道再好也只是糖水,靳辰并不那么喜欢吃甜的。

琴韵把靳扬带过来的脐橙给靳辰切了两个端上来,靳辰吃了一片感觉有些凉就不吃了,剩下的让琴韵拿走吃了。

靳辰又躺回了躺椅里面,拿起了之前还没看完的那个话本准备接着看,结果突然感觉有人靠近,往窗外看去就看到齐皓诚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跟前。

靳辰挥手就把窗户给关上了,原本要从窗户飞进来的齐皓诚差点撞到了鼻子,直接落到地面一闪身从一楼门口进来了。一进门不顾琴韵有些惊讶的目光就往楼上冲,一边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就当没看到我。”

琴韵……这么大个人闯进来了她怎么当没看到……

靳辰知道齐皓诚进来了,不过依旧慵懒地躺在那里没有动,连个眼神都没给齐皓诚。

而齐皓诚很随意地在桌边坐了下来,拿起了桌上那个荷包,也不问,直接戴到了自己腰间:“靳小五你这个荷包我要了。”

“放下。”靳辰凉凉地看了齐皓诚一眼。怎么就一个荷包还一个接一个地来要?又不是没有……

“不放。”齐皓诚说,“靳扬不喜欢黑色的东西,送给我正好。”

“那是要给我未来相公的,你要也可以,你娶我啊?”靳辰看着齐皓诚面无表情地说。

然后齐皓诚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伸手就把荷包摘下来放回了原处,看着靳辰说:“靳小五你也忒小气了!”竟然是给墨青的,齐皓诚可不敢要,要真拿走了魏琰那货绝对能追杀他三天三夜抢回去,那个兄控也是醉了……

“靳小五,我心情不好,你陪我喝酒呗。”齐皓诚看着靳辰不理他,有些闷闷地说。

“找你家魏琰去。”靳辰连个眼神都没给齐皓诚。

“什么我家魏琰?本世子不喜欢男人!”齐皓诚没好气地说。本来魏琰在安平王府住得好好的,结果他那个脑回路奇特的母妃老是觉得他们俩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一样,结果魏琰就搬回了驿馆去住,搞得他现在想喝酒都找不到人,因为刚刚去驿馆发现魏琰不在……

“你喜欢谁找谁去。”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齐皓诚神色微怔,有些自嘲地说了一句:“如果喜欢谁就能找谁的话,那就好了……”

靳辰这才转头看了齐皓诚一眼,怎么感觉齐皓诚今天怪怪的,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啊。堂堂安平王府的世子,千叶城里的好姑娘排着队想要嫁给他,靳月就是其中之一,怎么刚刚那话说得像是他心有所属却求之不得?

靳辰当然并不是真的认为齐皓诚跟魏琰有一腿,刚刚那只是随口一说。只是能让齐皓诚都求之不得的女人……靳辰还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看着齐皓诚问了一句:“你难道……喜欢上了一个有夫之妇?”

靳辰觉得千叶城里能让齐皓诚都求之不得的女人,应该只有有夫之妇这一种了。首先齐皓诚的身份摆在那里,说不定夏国皇室不止一位公主都想嫁给他,没有他配不上千叶城哪家小姐的道理;其次呢,安平王和安平王妃是比较开明的父母,就算齐皓诚真的喜欢上了一个小门小户的女子或者哪家的庶女,只要他想娶,安平王夫妇未必会反对。

所以,结论就是,不管齐皓诚看上千叶城里哪个未嫁的小姐,都不会求之不得。

所以,进一步的结论就是,齐皓诚现在这副黯然神伤的模样,一定是因为他喜欢的女子已经嫁了人。

靳辰觉得自己的逻辑推理是没有问题的,而齐皓诚的反应也证实了这一点,因为他听到靳辰的话直接神色微变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话落齐皓诚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大了,他下意识地以为靳辰是看出来他对靳晚秋的心思了,但事实上靳辰只是猜测,并不知道什么。

靳辰放下书,走过来在齐皓诚对面坐了下来,伸手拍了拍齐皓诚的肩膀,面带同情地说:“放下吧哥们儿,当第三者破坏人家姻缘是不道德的。”

说来靳辰觉得还挺神奇,齐皓诚怎么会让自己喜欢的姑娘嫁给别人了呢?还是说他喜欢上人家的时候人家都已经嫁人了?

齐皓诚苦笑一声:“不是那样。”他从未想过要破坏谁的姻缘……

靳辰微微挑眉,去把剩下的半坛梅子酒拿过来打开放在了齐皓诚面前说:“请你喝酒。”

其实靳辰并不讨厌齐皓诚,就像她把魏琰当做朋友一样。齐皓诚和魏琰能够成为好朋友,因为他们本就是一类人。看似游戏人间什么都不在乎,但事实上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就像魏琰对墨青的兄弟情,就像齐皓诚现在这副模样……这也是靳辰虽然见到齐皓诚没啥好脸色,但是并没有真的拒绝跟齐皓诚来往的原因。否则她刚刚根本不会让齐皓诚进来,她可以很容易做到。

齐皓诚直接拿起那个酒坛灌了几大口才放下,然后低骂了一句:“魏琰果然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这梅子酒愣是没让我喝到一口,敢情都留着给你呢!”

“我是他未来的表嫂。”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我觉得你跟一个人有点像。”齐皓诚也没有真的想借酒浇愁,看着靳辰神色莫名地说。

“你还见过像我这样好看的女人?”靳辰眉梢微挑,其实她知道齐皓诚在说谁,只是她不会承认。

“咳咳……”齐皓诚无语地看着靳辰,“靳小五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我是觉得你跟魏琰喜欢的那个姑娘有点像,有时候感觉魏琰对你似乎……”齐皓诚突然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赶紧转移了话题,“我刚刚胡言乱语,你别在意啊!”在靳辰面前提那个南宫柔做什么?万一让靳辰误会墨青跟南宫柔有过什么,还牵扯到魏琰,齐皓诚觉得魏琰非把他弄死不可……

不过齐皓诚这些日子真的觉得魏琰对靳辰的态度有些不太对劲,虽然魏琰口口声声都把靳辰称为他未来的表嫂,一直在为靳辰和墨青的亲事忙活。齐皓诚倒是没觉得魏琰喜欢上靳辰了,只是觉得魏琰像是透过靳辰在看南宫柔一样……

“说说你的事情呗。”靳辰当然不在意齐皓诚说了什么,因为很多事情齐皓诚不知道,她却一清二楚。或许是因为刚刚在看一个很狗血的话本子,靳辰突然对齐皓诚的事情也来了兴致,想看看是不是更狗血。

“我……”齐皓诚欲言又止,有些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算了,不说了。”靳辰是靳晚秋的妹妹,齐皓诚不想让靳辰知道他对她的姐姐有那种心思。

“不说就滚吧,酒送给你。”靳辰并不是真的八卦,齐皓诚不愿意说就算了,反正跟她也没有什么关系。

“靳小五,让我在你这里坐一会儿不行吗?”齐皓诚看着已经开口逐客的靳辰有些无奈地说。

靳辰起身又躺回了窗边的躺椅上,神色淡淡地说:“我这里不是茶竂酒肆,你要坐的话,一刻钟一千两银子。”

齐皓诚……靳小五你这是明目张胆地敲诈!

齐皓诚又坐了一会儿,不等靳辰问他要钱,直接抱起靳辰的酒就跑了,靳辰也懒得理他。

琴韵过来送晚饭的时候,从地上捡起了一个荷包,有些疑惑地问:“小姐,这是……”

靳辰看了一眼,应该是齐皓诚掉的,就让琴韵放在一边了。琴韵摆好饭就下去了,依旧是两副碗筷。靳辰起身走过去,拿起齐皓诚的荷包看了一眼,没有什么特别的,里面有一块硬硬的东西。

靳辰想着齐皓诚刚刚坐了至少有一刻钟的时间,不如看看这里面的东西值不值钱,值钱的话就用来抵债。

等靳辰打开荷包,看到里面那块玉佩的时候,直接愣在了那里……

靳辰的眼力极好,所以她一眼就看出这块雕工十分了得的双面玉佩两面雕刻着的繁复花纹,乍一看上去就是精致的花纹,但事实上里面暗藏着两个字,晚,秋……

晚秋……竟然是靳晚秋?!靳辰真的很意外。这块玉佩代表着什么靳辰很清楚,如果说齐皓诚心里那个人是靳晚秋的话,他今天那副模样就说得通了。

可……如果齐皓诚早就喜欢靳晚秋,为什么会让靳晚秋嫁去宋国公府冲喜了呢?齐皓诚比靳晚秋小,但貌似也只小三个月,他们并不是没有可能在一起。

“小丫头,你在看什么?”墨青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靳辰身后,从靳辰手中拿过了那个荷包,看了看之后说,“这是哪个男人的?”

“齐皓诚的。”靳辰说。

“他今天来过?”墨青眉梢微挑。齐皓诚,是不是对他家小丫头太热情了……

“嗯。”靳辰拿过齐皓诚的荷包,把玉佩原样放回去,然后放在了一边。

“小丫头,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解释的吗?”墨青看着靳辰问。齐皓诚不仅来过,还留下了自己的荷包和玉佩,他到底想干嘛?

“我的解释就是,你今天不用吃饭了,自己喝醋就可以喝饱了。”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小丫头……”墨青把脸凑到靳辰面前,“你看看,你再仔细看看,我比那个齐皓诚好看百倍,你理他做什么?”

靳辰直接笑了,把墨青的脸拍到一边说:“吃饭,别贫了。”

墨青:“小丫头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齐皓诚的事情还没说清楚呢?不说我就不吃。”

靳辰拿起了筷子:“不吃你就饿着。”

墨青……小丫头你怎么这么不乖,你要真不说我就找齐皓诚好好“聊聊”……

结果墨青刚想到要不要找齐皓诚麻烦的时候,齐皓诚突然从窗口飞了进来,然后墨青黑脸了,齐皓诚傻眼了……

墨青心中在想齐皓诚你果然对我家小丫头不一般啊,竟然这样直闯香闺,太过分了!

而齐皓诚则是愣愣地看着墨青:“你你你……你怎么……”齐皓诚当然是认识墨青的,只是万万没想到会在靳辰这里见到墨青。魏琰不是说他表哥在魏国金安城吗?这到底什么情况?墨青在靳辰这里登堂入室,靳家其他人知道吗?

“你什么你?是不是见到我未来相公太好看,所以自惭形秽了?”靳辰神色淡淡地看着齐皓诚说。

“靳小五,你……你跟他……”齐皓诚觉得有点晕,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

“想让我嫁,当然要先让我看看是不是货真价实的第一美男,不然你以为我会同意吗?”靳辰接着胡说八道。

齐皓诚一副被雷劈了的神情:“所以当初你答应和亲,就是因为见过了墨青,觉得墨青真的很好看,你很喜欢?”

“恭喜你猜对了。”靳辰拿过旁边的荷包扔给了齐皓诚,“现在你可以走了。”

齐皓诚接住他的荷包神色一怔,也顾不得墨青为什么会在这里了,看着靳辰犹豫了一下之后问道:“我荷包里面的东西……”他当年亲自找一个老匠人学了雕刻手艺,就是为了自己雕刻一块玉佩送给靳晚秋,只是当他刻好之后却是再也送不出去了,这几年一直带在他自己的身上。那块玉佩上面的字其实很隐蔽,一般人未必能注意到,但是如果靳辰看了的话……

“我看到了。”靳辰并没有否认。

齐皓诚神色很复杂:“靳小五,算我拜托你,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可以吗?”他知道靳辰说的看到了不仅仅是看到了里面有一块玉佩。

“如你所愿。”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齐皓诚临走之前,又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像是老夫老妻一样坐在一起吃饭的墨青和靳辰,总感觉哪里很不对劲,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但是因为手中那块玉佩,齐皓诚还是暂时把墨青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因为他没想过要干涉靳辰的事情。

“小丫头,你再不解释的话我就去把齐皓诚拎回来。”墨青看着靳辰说。刚刚发生的事情让墨青有些云里雾里。

“其实事情很简单。”靳辰一边盛汤一边说,“齐皓诚今天来过,荷包掉我这里了,荷包里面放着一块玉佩,玉佩上面刻着靳晚秋的名字。”

额……墨青微微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什么鬼了。原来齐皓诚喜欢的竟然是他家小丫头的那个二姐,墨青觉得这个消息他很乐意听到。不过墨青还是不喜欢齐皓诚总是来找靳辰,谁知道齐皓诚会不会看他家小丫头太好看太可爱然后移情别恋了呢……

“还不赶紧吃饭?”靳辰白了墨青一眼。

墨青微微一笑:“小丫头,你很关心我怕我饿着,我知道。”

靳辰:“小青青你总是这样自娱自乐,真是一个乐观向上的人。”

墨青……明明是小丫头你口是心非,他才不是自娱自乐……

吃完饭,靳辰把做好的那个荷包给了墨青,墨青当即就戴上了,笑得有点傻:“小丫头你真好。”

晚上睡觉的时候,墨青抱着靳辰,眼中闪着光说:“小丫头,明天你大哥就要成亲了。”

靳辰“唔”了一声,墨青什么时候开始关心靳家其他人的事情了?

墨青接着说:“明晚是你大哥的洞房花烛夜。”

“唔”靳辰又随意地应了一声。难道墨青想去闹洞房?好搞笑……

“明晚我们也……嗯?”墨青抱着靳辰暗示意味十足地说。墨青可是算着日子的,小丫头的身子明天应该可以了吧……

靳辰脸色微红:“看心情。”

墨青眼睛一亮:“小丫头你明天心情肯定很好,所以我们明晚也洞房花烛夜吧?”他都想了很久了,想把这个可口的小丫头吃掉,让她真真正正属于自己。至于两国皇室定下来的那个婚期,对墨青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他跟靳辰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事实上也没有人真正在乎他们成亲的礼数。

明晚?靳辰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看心情。”她的确不在乎什么成亲的礼节,也没有非要等到成亲才能把自己交给墨青的想法。她跟墨青互相喜欢,认定了彼此,某些事情又不是做给别人看的,也不用在意别人定下来的所谓婚期。成亲的仪式,对他们来说的意义或许只是在于,他们光明正大地向天下宣告,他们拥有了对方。

墨青心情有点小激动……小丫头没有拒绝,说看心情或许是因为有点害羞,所以小丫头明天的心情一定会很好的,所以明晚他就可以……

靳辰闭上眼睛准备睡觉,结果墨青在她背后时不时低笑一声,靳辰抓住墨青的一只手,伸手就咬住了墨青的一根手指……让你笑,让你笑,还睡不睡觉了……

而墨青身子一震,下一刻,靳辰就感觉到墨青身上某处明显起了变化……

额……靳辰扔开墨青的手,稍微离墨青远了一些,闭上眼睛说:“睡觉!”

墨青……可他被咬得好想发情怎么办……

腊月初五,天气晴好。

靳将军府的下人天不亮就开始忙碌了,而一切事实上早就安排妥当了,整个将军府里都喜气洋洋的,就连已经多日没上门的靳家二夫人也带着儿女过来帮忙了,似乎不再计较靳辰的那桩亲事。

作为靳扬的好友,齐皓诚一大早就过来了,因为要跟着靳扬一起去姚国公府迎亲。而齐皓诚把魏琰也给带过来了,魏琰倒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感觉有点意思。

靳放和靳夫人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都喜气洋洋的,靳放忙着招呼上门贺喜的男客,靳夫人也笑容满面地带着靳月招呼前来道喜的夫人小姐。

老六靳宛如和老七靳飞鹏之前被靳辰打了,但是事实上伤得并不是很重,只是疼得厉害了些,过了几天也就都好了。这会儿也都出现在外人面前。

靳月今日穿着一身流光缎做成的裙子,跟那日去安平王府赴宴穿的那身样式并不一样。那身是轻便的劲装,而今天这身精致飘逸,看起来十分华美。

靳月负责带着靳宛如一起招待前来做客的大家小姐,而小姐们见到靳月身上的衣服又是好一番夸赞艳羡,让靳月心中十分得意。

只是原本其乐融融的气氛,在有一位小姐开口提到靳辰的时候稍微变了些味道……

“怎么不见靳五小姐?”那位小姐倒是没多想什么,只是今天这样的日子,连最小的庶女靳宛如都在,靳辰作为嫡女,不该不出现的。

靳月垂眸掩去眼底的阴霾,微微一笑说:“五妹不喜欢热闹,这会儿还在躲清静呢。”

靳月这话说的……在座的小姐都心思各异,不喜欢热闹?今天靳府可是主家,靳月这话的意思就是靳辰根本不管府里的事情,而且一点礼数都不懂。

“靳三小姐这话说得就不对了,这样大喜的日子,你作为姐姐,应该好好劝五小姐出来见人。”一个小姐语气有些怪异地说。

“孙小姐有所不知,这事不能怪三姐,都是我五姐姐她……”靳宛如开口,一副要给靳月打抱不平的样子。

“宛如……”靳月不认同地看了靳宛如一眼,然后神色有些无奈地说,“让大家见笑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大家可一定要赏脸好好玩儿。”

靳月和靳宛如的这番做派,在座的人都看在眼中,心中在想那位靳五小姐难道真如传言所说,在靳家嚣张狂妄不服管教,一点基本的礼数都不懂吗……

谁知这会儿门口突然来了两个人,大家定睛一看,其中一位绝色倾城的少女可不就是她们刚刚提到的靳五小姐吗?而另外一位是宋国公府的小姐宋舒。

靳月的脸色差点没控制住,万万没想到靳辰竟然出现了,而且主动来了她的院子里。

“靳五小姐不是在躲清静吗?”一位小姐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靳月有些不自然的神色。恐怕躲清静是假,是靳家这位三小姐根本就不希望她的这个妹妹出现抢了她的风头吧?还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流光缎,得意成那样……

“怎么会呢?今天是靳家大喜的日子。”宋舒笑着拉靳辰坐下。

靳辰坐下倒也没说话。今天是靳扬大喜的日子,靳辰当然不是不想给靳扬面子所以在躲清静,只是她知道如果她出现的话就是给靳夫人添堵,让靳月觉得她故意抢风头。所以靳辰想着她还是别出来得了,省得靳夫人和靳月母女俩没事找事,平白让别人看靳家的笑话,毕竟今天是靳扬成亲。总之一句话,靳辰觉得她不出现才是给靳扬面子。

可是宋舒来了之后直奔星辰阁,非要拉着靳辰过来不可。说她今天是上门来做客的,但是靳月总是找她麻烦,让靳辰过去罩着她,不然她非常有可能会跟靳月打起来。

本身因为之前闹的不愉快,靳晚秋也没有上赶着过来帮靳夫人招待客人,带着宋舒来得不早也不晚。宋舒非要让靳辰过来,靳辰最后也就来了。

“听说靳五小姐前些日子在学女红,蔡嬷嬷出去可是交口称赞呢,不知靳五小姐能不能让咱们开开眼?”一位小姐笑着说。

没办法,其实靳辰抢靳月的风头是必然的……本身靳辰就刚回到千叶城才一个月,很少在外人面前出现,对在座的人来说,靳辰身上难免带着一些神秘的色彩。而无论容貌还是气质,靳辰的确比靳月出色。在座的小姐平时可没少被人拿靳月比较,说靳家三小姐容貌如何出众气质如何出色,表面跟靳月交好,其实暗中的关系很微妙。

听到这位小姐提起蔡嬷嬷,靳月才是一肚子的气。前两年蔡嬷嬷上门教靳月的时候对靳月可是没几分客气,出去之后也没夸过靳月怎么样。谁知道这次教靳辰女红,才教了没几天,出去之后到处夸靳辰心灵手巧,耐得住性子,女红学得快做得也好。

靳月觉得说不定是靳辰给蔡嬷嬷塞了很多银子蔡嬷嬷才那样说的,就靳辰那张狂性子,能耐得住性子学女红吗?而且就学那么几天能学到什么?

那位小姐提起倒也没有别的心思,一般小姐身上都会带一些自己做的女红物件儿,帕子荷包之类的。

可惜靳辰身上并没有。因为她迄今为止就完整地做过两样东西,一样是墨青的亵衣,一样是给墨青的荷包,这会儿都被墨青拿走了。所以听到那位小姐的问题,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难道让我在这里表演绣花?”还有这种神奇的节目……

看靳辰一脸认真,那位小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其他小姐也都笑了起来,倒是觉得靳辰很可爱。而宋舒笑着说:“靳辰,人家是说你身上有没有带自己做的东西,拿出来让我们看看,谁要让你表演绣花了?嘻嘻。”

靳辰有些无辜地说:“哦,那没有。”

“不过想来连那么严厉的蔡嬷嬷都夸,靳五小姐的女红一定很出色,以后有机会可要讨教一下。”另外一位小姐笑着说。虽然说靳辰的容貌和气质比靳月还要好,但是靳辰很低调啊,而且也没有故意显摆什么,况且靳辰都定了亲了,对她们一点儿威胁都没有,她们也都乐意跟靳辰交好。

“靳五小姐的武功太厉害了,安平王府的宴会没去参加真是很可惜,如果靳五小姐去了,咱们抽到跟她一组就是直接认输了也不丢人。”另外一位小姐笑着说。像靳辰这样武功高得出奇,让她们难以望其项背的存在,其实已经生不出什么嫉妒之心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安平王府的宴会,靳月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偶尔落到宋舒身上的目光也像是刀子一样。

宋舒才不管,拉着靳辰笑着说:“是啊,如果靳辰你去了,我就是丢脸也要跟你过几招!”

在座的谁不知道靳月当着所有人的面输给了宋舒,而宋舒这话,简直就是在打靳月的脸。

一直都有一个小姐坐在那里沉默不言,这会儿她突然开口看着靳辰问了一句:“五堂妹,听说是你点头答应嫁给魏国的墨王爷的?”

额……众人都愣了一下。开口的是靳家二房唯一的小姐靳萱,过了年就要嫁进三皇子府的。靳萱容貌虽然不及靳辰,甚至都不如靳月,但在在座的其他小姐中也是很出众的。而靳萱在千叶城是出了名的孝女,靳原十几年前就“死了”,靳二夫人一直身体不太好,都是靳萱在伺候她,操持二房的内宅。

而靳萱一开口,又让房间里的气氛变了味道。上门来做客的小姐这会儿倒是不好说什么了,因为她们都知道靳萱问靳辰这话,带了质问的口气。话说靳萱一直以来都是千叶城里出了名的懂规矩的小姐,怎么今儿如此沉不住气呢?靳家和墨家无论怎么样那也是过去十几年的事情了,而如今靳辰的亲事可是夏皇金口玉言定下来的,谁敢表现出不满啊……

靳辰神色淡淡地看了靳萱一眼,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堂姐几乎没有任何印象,也没有任何感觉。对于靳萱的问题,靳辰淡淡地反问了一句:“不然呢?”

就是这三个字,让靳萱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了。因为靳辰和墨青的亲事,靳二夫人这些日子郁结在心夜夜垂泪,一直说靳家大房的人都忘记了靳原的死了。今日如果不是因为靳扬成亲,靳家二房的人也不会过来。

而事实上,今日是靳萱第一次见到靳辰。靳萱一想起这些日子自己母亲消瘦黯然的样子,心中难免对靳辰就生出了不满。因为她听说魏国皇室那位逍遥王说了,只要靳辰不点头,这门亲事就作罢,可靳辰竟然点头了。

而靳辰的反问,让靳萱哑口无言。是啊,她在怪靳辰不该答应那门亲事,可是靳辰可以说不吗……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靳月还没昏头,知道不能拿这件事来讽刺靳辰,因为这件事关系重大,万一靳辰恼了不愿意嫁了,靳家就该倒霉了。

而年纪最小的靳宛如倒是没想那么多。靳辰上次教训她非但没让她长点记性,反而心中彻底恨上了靳辰。今日靳月穿着一身让人艳羡的流光缎,而靳辰的容貌摆在那里,就算穿着一身布衣也能把在场的所有小姐比下去。靳宛如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怎么想怎么觉得不甘心。她知道她不能跟靳月比,但是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比起靳辰这个被靳夫人厌弃的天命煞女,在靳家的地位是更高的,可是……

靳宛如突然笑了起来,笑容显得单纯无害,看着靳萱说:“萱堂姐你有所不知,五姐姐可是说了,她长得那样美,只有魏国那位有着天下第一美男子之称的墨王爷才能配得上她,所以她很愿意嫁过去呢。”靳宛如说完还捂着嘴笑了起来,似乎觉得自己说了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座的小姐们心中都觉得很尴尬,而靳辰神色如常地坐在那里看不出喜怒,靳萱神色一怔,看着靳辰问道:“五堂妹,六堂妹说的是真的吗?”

靳辰面无表情地说:“是。”

一室寂静……尴尬的气氛在淡淡流淌,外人都觉得靳家这几位小姐的关系还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靳夫人遣了下人过来说宫里的靳贵妃到了,小姐们纷纷起身离开靳月的院子过去拜见。本来靳辰不想再去凑热闹,结果过来叫人的下人说,靳贵妃点名要见靳辰,靳辰不置可否,而靳月的脸色更加精彩了。

夏皇的靳贵妃,靳放的亲妹妹靳婉,一到靳府就成了众星捧月的存在。毕竟大家都知道,靳家如日中天,而靳贵妃在后宫里是仅次于皇后的存在。

往萱芷院去的路上,靳月暗暗看了靳辰一眼,心中想靳辰这个不敬长辈的人从回来到现在都没有管靳放和靳夫人叫过爹娘,也没行过大礼,靳放和靳夫人因为靳辰这桩从天而降的亲事不得不容忍她的放肆,但是她们那位姑母,可绝对看不得靳辰在她面前放肆,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靳辰本没有把琴韵带在身边,这会儿还没到萱芷院呢,琴韵却脚步匆匆地过来了,在靳辰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靳辰愣了一下,然后对拉着她往前走的宋舒说:“我有点事,先走了。”

宋舒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靳辰直接运起轻功从她面前消失了踪影。不光宋舒,其他各位小姐也都愣住了,而靳月眼眸微闪,假装没有看到靳辰突然离开,笑语嫣然地招呼大家一起进了萱芷院。

萱芷院里,不光靳贵妃在,安平王妃刚刚也到了。虽然安平王妃不是很喜欢跟靳夫人来往,但靳扬可是齐皓诚的好友,靳扬成亲,这个面子安平王妃还是会给的。

小姐们一进去,满屋子都是欢声笑语,夫人们都在靳贵妃和安平王妃身边凑着趣儿说话,而靳贵妃打量了一圈儿,眼眸微闪轻抚了一下手上艳红的蔻丹,看着靳月问了一句:“五丫头呢?”

靳月神色有些不自然地陪着笑说:“姑母,五妹或许是身体不适,刚刚回去了。”

“大喜的日子,真是晦气……”靳夫人嘟囔的一句话在场的人几乎都没有忽略。

靳贵妃神色有些不喜。靳辰回来之后没有主动去拜见过靳贵妃,本就惹了靳贵妃的不满。而靳贵妃跟靳夫人想的差不多,认为靳辰的确是个晦气之人,不然之前靳家一直都好好的,靳辰一回来,摊上了一门从天而降的亲事,而这门亲事里面的弯弯绕绕靳贵妃一清二楚,因为当初还是她在夏皇那里吹的枕头风,让这门亲事定了下来。

靳贵妃想起当时担惊受怕的那两天,还有最近依旧有些不安的心神,就对靳辰一点好感都没有。在她看来,靳原还活着这件事对靳家,对她还有她的儿子都是致命的打击,而这件事就是靳辰招来的祸事。不得不说,身居高位的人往往都很擅长一件事,那就是迁怒……

“宋小姐。”安平王妃听到靳夫人的话微微皱了眉头,不过这是靳家的事情她也不好说什么,微笑着招手让宋舒过去。

宋舒有些受宠若惊地走了过去,安平王妃拉着宋舒的手让宋舒坐在了她身边儿,笑意温柔地说了一句:“以后有空去安平王府坐坐。”

就是这个举动,让在座的人心思各异,安平王妃表面平易近人但实则很是清高,可从来没见她对哪家小姐如此亲昵过。难道安平王妃相中了宋舒要给齐皓诚当世子妃……

在场脸色最难看的要数靳夫人和靳月了。靳夫人今日一见到安平王妃就十分热络,想着靳月今天打扮得如此亮眼,一定能给安平王妃留下很好的印象,谁知道安平王妃倒像是对宋舒另眼相看了一样。而靳月看着宋舒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