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履行你的第一个承诺吧/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倒是不知道靳贵妃对她的不满,她也根本不在意。她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星辰阁,一到二楼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怎么了?”靳辰微微一愣,感觉抱着她的墨青有点不太对劲。不是早上天色微亮的时候才从她这里离开吗?说好了今晚再过来的,怎么这会儿来了,还让琴韵过去叫她回来,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墨青紧紧地抱着靳辰,靳辰看不到墨青的神色,只能听到墨青微微有些无奈的声音:“小丫头,我要出远门一趟,你乖乖等我回来。”

“去哪里?是不是有什么事?”靳辰神色微变,想要推开墨青,但是墨青抱得太紧了她根本推不动。又要出门?还是出远门?到底有什么事……

“等我回来娶你。”墨青猛然放开了靳辰,在靳辰唇角轻轻一吻,下一刻,靳辰伸手去抓,却什么都没抓住……靳辰快走了两步到窗边,只看到那道墨色的身影在一瞬间已经变成了一个黑点,消失在天际。

“风扬!出来!”靳辰叫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靳辰拿出那支可以召唤风扬的短笛吹了两声,等了一会儿,依旧不见风扬出现。

靳辰静静地站在窗边,神色有些怔然。寒冬的冷风吹在她的脸上,一缕发丝掉落在额前,靳辰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丝不安。墨青到底怎么了?她刚刚几乎没有看清楚墨青的脸,是墨青刻意不让她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靳辰突然想到了魏琰,或许魏琰知道什么。她定了定神,脚步匆匆地下了楼,朝着靳将军府前院而去。

靳将军府大门口鞭炮阵阵,喜气洋洋,因为迎亲的队伍回来了。

靳扬身穿大红色的喜服,微笑着骑在马背上,端的是公子如玉。作为千叶城第一美男子,靳扬容貌出色自不必说,难得的是他身上既有将门公子的英武,又给人温润如玉之感,倒是让一路上碰到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微微红了脸,在想姚家大小姐真的是好福气,嫁得这样一个如意郎君。

靳辰到了靳将军府正厅外面的时候,靳扬已经牵着姚芊芊的红绸进去准备拜堂了,客人们都面带笑容准备观礼。

靳辰看到魏琰跟齐皓诚站在一边儿说笑,也不管别人的眼光,直接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魏琰。”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靳辰的声音,魏琰神色一怔,转头就看到靳辰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哎!靳小五你……”齐皓诚刚刚开口,就看到靳辰拽着魏琰的胳膊走了。

额……齐皓诚直接愣在了那里,这什么情况,靳小五跟魏琰……而好在这个时候礼官宣布吉时到了,客人们都在等着看新人拜堂,倒是没人注意这边。

魏琰整个人也是懵的,靳辰拉着他也没走多远,就在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停了下来,转头神色严肃地看着他问:“墨青有没有跟你说过他要去别的地方?”

魏琰又愣了一下:“没有啊,我都好几天没见到他了,他不是每天都会来你这里吗?”齐皓诚今天见到魏琰的时候还问魏琰来着,说他那个表哥是怎么回事?竟然已经在靳辰这里登堂入室了。

看到靳辰神色不太对,魏琰看着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墨青突然说他有事要出远门,然后很快就走了,我觉得不太对劲。”靳辰微微蹙眉说。为何走得那么急,告别都没说几句话,也没跟她说要去做什么,似乎没有时间了一样。

魏琰皱眉:“我没听他提起过,可能是突然有什么事来不及跟你解释。不过你不用担心,他现在可以用武功,不会有事的。”

“嗯。”靳辰随意地嗯了一声,转头就准备回星辰阁去,也没心情在这里看靳扬和姚芊芊拜堂的热闹场面了。

“呦!逍遥王和靳五小姐?这是躲在这里说什么悄悄话呢?”

听到一个男人不怀好意的声音在附近响起,似乎还想过来挡着自己的路,靳辰眼神一冷,直接飞起一脚就把往她跟前拦的人踹飞了,看都没看一眼,在众人听到一声惨叫转头过来看的时候,已经见不到靳辰的人影了。

却说墨青,刚刚离开靳将军府就感觉身子一晃,胸口一阵绞痛,脸上满是冷汗,一道诡异的墨色花纹在他左脸上若隐若现,越来越清晰……

墨青拿出面具戴上,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千叶城,朝着城外而去。

千叶城外十里的地方有一座很高的山,名叫望月山。据说登上望月山赏月,会有触手可摘月的感觉,足可见望月山之高。而之前靳夫人想把靳辰送进望月庵落发为尼,那望月庵就坐落在望月山上,不过望月庵所在的高度只是望月山高度四分之一的地方。

此时望月山山顶的一块大石上,一个衣袂翩翩的老者盘膝而坐。他须发如雪,在山风吹拂之下凌乱飞舞,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只见他眼眸微垂,手中拿着一根短笛,似乎一直在吹,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老者放下手中的短笛,没有回头开口说道:“徒儿,你来晚了。”声音苍老而低沉。

没有听到身后之人的声音,老者接着说:“你再晚来一刻,就会化成一滩血水。”

“师父有何吩咐?”老者身后的男人站在那里,双手还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望月山太高,山顶常年云雾缭绕不见阳光,男人脸上那张金色的面具也像是笼罩上了一层如烟如雾的轻纱,带着飘渺不明的意味。

“为师当年教你武功,你承诺为为师办三件事。”老者的声音一出口就仿佛要消散在呼啸的山风之中,“现在,履行你的第一个承诺吧!”

“请师父吩咐。”……

靳将军府的这场亲事办得很热闹,也很顺利,最后算是宾主尽欢。

安平王妃准备叫齐皓诚一起回安平王府的时候,就看到齐皓诚揽着魏琰的肩膀朝着靳将军府的后花园走去。安平王妃神色有些怪异,感觉自家儿子真的很不对劲啊!

安平王妃从上次安平王府的宴会之后就对齐皓诚的终身大事上了心,这些天可是好好地了解了一下千叶城各家小姐的情况,最后盯上的,就是宋国公府的小姐宋舒。

安平王妃对宋舒的印象很好,而且她这次了解情况的时候才得知,自家儿子一直以来对宋舒都有些不同,似乎很维护宋舒的样子。安平王妃还想着找齐皓诚回去好好聊聊,可齐皓诚怎么又跟魏琰如胶似漆的样子……

不管安平王妃怎么想,齐皓诚拽着魏琰进了靳将军府后花园的一个亭子,一本正经地看着魏琰说:“你老实交代,你跟靳小五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你那个表哥,我怎么感觉你们都怪怪的?”

魏琰似笑非笑地说:“这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情比较好。”

齐皓诚没好气地说:“怎么没关系?靳小五是我朋友!”

“只是你单方面这么认为。”魏琰唇角微勾,“我们的事情你不用管,只需要知道靳辰会顺利嫁给我表哥就行了,其他的并不重要。”

“我还是感觉你们怪怪的……”齐皓诚皱眉,总感觉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但是又实在想不起来。

“还是说说你吧。”魏琰看着齐皓诚说,“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拖多久?”

齐皓诚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魏琰唇角微勾:“别装傻,上次你母妃那么大张旗鼓地举办宴会,谁都知道是为了什么。齐家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我建议你最好想想清楚,是忘了靳晚秋,娶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的小姐,还是跟你母妃说清楚。就算你不跟你父母说,他们很快也会找你谈这件事了。”这还是因为安平王夫妇比较开明,如果是别家,说不定不问齐皓诚的意思,直接把儿媳妇选好就定亲了。

齐皓诚眼眸微暗:“我知道,只是我……”

“不知道怎么跟你父母说?”魏琰看着齐皓诚说,“看来你的选择没有变,既然这样的话,伸头缩头都是一刀,我建议你还是宜早不宜迟,事实上你已经拖了很久了。”

魏琰不是魏国皇室的嫡长皇子,所以他成亲的压力并没有那么大。而齐皓诚不仅是嫡子,还是安平王府的独苗,虽然说安平王夫妇很开明,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开明就可以解决的。况且魏琰一直觉得,齐皓诚想娶寡妇靳晚秋,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安平王府,而是来自宋国公府和靳家。总之一个字,难。四个字,难如登天……

齐皓诚走了,魏琰转头就看到靳将军府的树木遮挡后面露出的星辰阁楼顶,眼神微微一暗,也起身离开了靳将军府。墨青既然不知道因为何事匆忙离开,想必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还是安心留在千叶城守着靳辰吧,为墨青守着……

靳辰在星辰阁里发呆发了很久,愣怔了一下,摇摇头失笑。她这是怎么了,这辈子第一次,心里竟然生出了患得患失的感觉。她跟墨青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一年多,这一年多的时间大部分时候都在一块儿,这还是第一次,墨青离开,靳辰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习惯果然是很可怕的东西……

靳辰又拿起了昨日一直没看完的那个话本子,看了两眼就没有任何兴趣了,听到有人在外面敲了两下窗户,靳辰开口:“进来。”

风扬出现在靳辰面前,恭敬地行礼:“夫人。”

“墨青去哪里了?”靳辰看着风扬问。

风扬摇头:“属下不知,属下接到消息的时候主子已经走了,主子只说让属下好好保护夫人。”

“他一个人走的?”靳辰秀眉微蹙,“风清呢?”

“我哥还在千叶城,他也不知道主子去了哪里。”风扬说。

“我知道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风扬默默地离开了,出门脸上就带上了一丝忧色。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风扬本以为墨青跟靳辰说了他要去哪里,只是靳辰明显也不知道。主子不会刻意隐瞒夫人什么事情,除非主子在离开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府里有下人过来请靳辰,说是新人要给长辈敬茶,让靳辰也到萱芷院去。

靳辰下楼的时候突然想起,问了琴韵一句:“我是不是应该给大嫂准备见面礼?”

琴韵微微一笑:“小姐不用准备,是大少夫人要给小姐准备见面礼。”

靳辰微微点头,也是,她是妹妹,大嫂该给小姑子准备礼物的。

靳辰来到萱芷院的时候,除了一对新人之外,靳家其他人都已经在座了。或许是因为靳放在,靳夫人冷冷地看了靳辰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而靳辰进门直接找位子坐了下来,也没跟在座的人打招呼。不过显然靳家人已经很清楚并且接受了靳辰对待他们的态度,某些人心中肯定是十分不满的,只是也不会说什么。

靳扬牵着姚芊芊的手走了进来,姚芊芊脸上带着一抹娇羞。靳辰看了一下靳扬和姚芊芊的面色,想来他们的洞房花烛夜过得很是和谐。

儿媳妇是自己的亲侄女,靳夫人当然不可能刁难。她笑容满面地接了姚芊芊敬的茶,说了两句让姚芊芊要赶紧为靳家开枝散叶的话,让姚芊芊脸上的红晕又多了几分。

给长辈敬完茶之后,姚芊芊把给几个弟弟妹妹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给靳月的是一对十分名贵的耳环,给靳辰的却是一本看起来有些古旧的书。

“五妹,听相公说你喜欢看书,这是我嫁妆里面的一本古籍,不知道五妹喜不喜欢?”姚芊芊看着靳辰笑得温婉大方。

“嗯,喜欢,多谢大嫂。”靳辰接过来,对着姚芊芊微笑点头。

姚芊芊微微松了一口气。靳家虽然人口简单,但她嫁进来就是长嫂,如何跟底下的弟弟妹妹相处也不是简单的事情。这些都是她的表弟表妹,她唯一不是很了解的就是靳辰了。还好姚芊芊昨夜就问过了靳扬,靳扬很耐心地跟她讲了弟弟妹妹的不少事情。

新人敬茶圆满结束,靳扬不可能一直留在内宅陪着姚芊芊,很快跟靳放一起到外书房去了,两个弟弟靳飞宇和靳飞鹏也都离开了。而靳夫人拉着姚芊芊的手亲亲热热的样子,就像是亲生的母女一般。靳月和靳宛如对姚芊芊这个大嫂表现得十分热络,靳辰一时没走,安静地坐在靳夫人的房间看着姚芊芊送她的那本书,跟房间里其乐融融的气氛倒是有些格格不入。

靳夫人拉着姚芊芊说了半天话,转头才发现靳辰竟然还没走,敢情把她这里当做书房了?!靳夫人神色不喜地看着靳辰:“五丫头,你怎么还不回去?”

靳辰头都没抬:“不急。”

靳夫人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要看书回你自己房间去看!”她看到靳辰就觉得碍眼得很。

“好。”靳辰直接合上书,起身就走,连个眼神都没给靳夫人。

靳夫人指着靳辰的背影气得要死:“你们看看……你们都看看她……”

姚芊芊眼眸微垂。虽然说靳辰显得冷漠了一些,但是靳夫人也完全没有要跟靳辰好好相处的样子,以后她夹在她们母女中间的时候,可得小心一点了。

靳辰拿着姚芊芊送的那本书,一个人不紧不慢地往星辰阁走,走到半路突然感觉脸上有点湿湿的,抬头才发现竟然又下雪了。

雪花落在靳辰的额头,轻轻的,凉凉的,很快消失不见,靳辰神色微怔……

一刻钟之后,靳辰在靳将军府下人们惊愕的眼神中,骑着自家小二,策马离开了靳将军府,很快消失不见。

管家也不敢拦靳辰,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向靳放禀报了。靳放听说靳辰骑马出门不知去了哪儿,眉头微皱了一下,只说了一句:“不用管她。”

靳夫人这边也很快接到了靳辰出门的消息,靳夫人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对靳辰的不满和讨厌,拉着姚芊芊就数落起了靳辰的不是,姚芊芊神色有些不自然,只是听着,也不好说什么。

却说靳辰骑着马来到了千叶城的大街上,纷纷扬扬的雪花已经越下越大了,她出门没有带披风,头顶和肩头都落了一层薄薄的雪。

因为天寒又突然落雪,今日的千叶城大街上比起往日萧条了不少。不过店铺都还是开着门的,因为已经腊月初六,距离过年就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是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候,少的只是街边摆摊的小贩和沿街叫卖的货郎。

在这样的时候,靳辰骑着马出现在千叶城大街上,着实非常引人注意。如今千叶城的百姓也都见过靳辰了,知道这个已经得到天下第一美女之名的靳家五小姐是何等倾国倾城的模样。即便如此,当他们看到一个绝色少女骑着一匹高大的马缓缓地从街上走过的时候,依旧会惊艳失神。

靳辰似乎漫无目的,就那样骑着汗血宝马小二却不让它跑,而是慢慢悠悠地从千叶城大街的街头走到了街尾。

躲在暗处的风扬感觉好苦逼。夫人你要出来逛街就出来吧,干嘛不穿披风?要是冻着了主子会弄死属下的,这大雪天儿的,真是愁人啊……

就这样,靳辰逛完了千叶城大街,什么都没买,甚至都没下马,又调转马头朝着千叶城城门的方向而去了。

守城的士兵看着老半天都没有人从开着的城门经过,搓了搓冰冷的手,哈出一口热气说:“这见鬼的天气!”就算没人他们也得日夜守在这里。

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士兵们都齐齐转头,就看到一匹高头大马驮着一个人从他们面前一阵风似的冲了过去,再去看的时候,只能看到漫天风雪中逐渐消失的一个黑点了。

“刚刚那是谁?”一个士兵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果然是天下第一美女啊!”一个士兵眼神还是迷蒙的,神色有些痴痴地说。

“刚刚那是靳家五小姐?天哪,我为什么要眨眼?我还没看清楚啊怎么就过去了呢?”

“她今日会不会再从这里回来?”

……

靳辰走过,倒是让千叶城守城的士兵突然不那么无聊了,纷纷议论起了这个千叶城百姓口中神秘的靳家五小姐。

当风扬出了千叶城发现自己把靳辰跟丢了的时候,感觉好头疼。夫人您能不能动作稍微慢那么一点点?这下着大雪,什么痕迹都能很快被掩盖,他就算想追想找,连个方向都没有了。

风扬十分懊恼地回了千叶城,而他找不到靳辰,自有人能够找到……

靳辰骑着小二出了千叶城之后,一直风驰电掣地在大雪中跑了十多里,才停了下来。看了一下面前不远处那座巍峨的望月山,这会儿山顶已经变成了白色。

大雪簌簌落下,与此同时,靳辰四面八方都响起了与落雪之声有着细微差异的沙沙声。靳辰神色平静地坐在马背上,看着一个个黑点由远及近,足足有数百个杀手,在一瞬间就把她团团围了起来。

杀手们没有立刻对靳辰发动攻击,因为他们的主子在下一刻出现了,虽然黑衣男人脸上戴着面具,但是靳辰还是确定,那是仇复。

仇复落在距离靳辰仅有十米远的地方,目光幽寒地看着靳辰说:“靳五小姐,你不该答应那门错误的亲事,更不应该独身一人出现在外面,今日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听到这个并不完全陌生的阴柔男声,靳辰唇角勾起,突然笑了。在这一刻,在这白雪茫茫地天地之间,靳辰笑得妩媚妖娆,让面对她的杀手失神之后,便是心惊!这个女人太危险,所谓祸水红颜便是如此……

“仇大楼主。”

靳辰开口,就让仇复面具之后的神色大变。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是他?她本就不可能认识他,更何况他现在戴着面具。

“仇大楼主何以说本姑娘的亲事是错误的呢?”靳辰笑得眉眼弯弯,温柔可爱,“本姑娘倒是很好奇,仇大楼主对自己的亲事是怎么看的?”

靳辰的话让仇复心中又是一惊,震惊过后又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感觉。他自己的亲事……他现在是雪狼国十八王女有名无实的驸马,也是十八王女的奴隶……想到这里,一直暗藏在仇复心中的不甘又隐隐地冒了头出来,被靳辰的一句话激发了出来。

仇复看着面前这个面对数百杀手,明知他的身份,依旧淡定如斯的女子,心中猛然一跳,他刚刚竟然被这个女子蛊惑了,差点乱了心神!

仇复定了定神,看着靳辰猛然挥手,声音冷然地说:“多说无用,上!”

仇复一声令下,数百名杀手一齐手执武器朝着靳辰杀气腾腾地攻了过来。靳辰低头轻抚了一下小二的大头:“小二,去旁边等我。”话音未落,靳辰已经从小二身上飞身而起,手中握着两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正面冲进了杀手群里。

杀人如切瓜是什么感觉,靳辰这一次体会得十分深刻。只见她手起刀落,所过之处杀手纷纷倒下。全部都是一击毙命,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她那身流光缎做成的裙子上面很快染上了血色的梅花,满地的白雪之上,一朵一朵血梅还在妖娆绽放……

而在旁边观战的仇复越看越心惊。他这次奉秦蓝之命来千叶城,任务只有一个,杀掉墨青的未婚妻靳辰。

仇复本以为这是一个很容易的任务,秦蓝派他亲自过来也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而仇复第一次去靳将军府杀靳辰的时候,半路杀出来一个冷无忧。虽然冷无忧的武功还不如仇复,但那人就是个疯子,仇复被冷无忧纠缠了大半夜,最后身上还中了冷无忧的几枚暗器。

第二次,仇复没有亲自去,而是派了断魂楼的百名杀手前去。谁知所有派去的人无一生还,也没有任何人给仇复带回什么有用的信息,这才让仇复对刺杀靳辰的事情重视了起来。

而这次,靳辰大摇大摆地孤身一人在千叶城大街上晃荡了半天,又独自一人来到了千叶城外荒无人烟的地方,仇复带着断魂楼的数百杀手随之而来,其实是必然的事情。

如果第二次去靳将军府刺杀靳辰,仇复亲自去了的话,就会碰上戴着金色面具的墨青,进而能够把靳家五小姐跟曾经碰到过的那个南宫柔联系起来。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仇复上次亲自去了,最后的结果大概是,他会直接死在墨青手下……

看着自己的属下纷纷倒下,而靳辰杀人仿佛闲庭信步一般,毫无任何压力,仇复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个据说从小被送到寒月寺长大,在佛前清修九年之久的靳家五小姐,在世人面前像个清冷的仙子下凡,可她事实上,活脱脱就是一个嗜血的女修罗!

一个杀手眼睁睁地看着靳辰的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胸膛又很快抽出,他在轰然倒地的那一瞬间,似乎听到这个美丽到了极点的女子口中喃喃地说:“一百五十二……”那冷血而又残忍的声音,永远定格在了这个杀手人生的最后一刻。

仇复看着靳辰就那样轻松写意地灭掉了他带来的半数属下,自己终于按捺不住,动了……因为再这样下去,靳辰会一刻不停息地把他所有的属下全部杀光,而断魂楼这些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对上真正的高手其实都不过是没用的炮灰,而面前这片已经染上血色的雪地,足以让仇复意识到,靳辰就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感觉到身后袭来一阵强劲的掌风,靳辰伸手抓过一个杀手朝着背后扔了过去,侧身避开的同时,手中的一支匕首突然朝着不远处被白雪覆盖的灌木丛之后射了过去。

仇复感觉靳辰的动作有些怪异,不过他也没多想,挥手准备对着靳辰再打出一掌的时候,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突然射出了三支泛着幽蓝光泽的毒镖,目标分别是仇复的双眼和胸口。

仇复心中大惊,打落毒镖,就看到一个衣衫单薄的年轻男人从那处灌木丛中飞身而出,不是冷无忧那个疯子又是谁?

靳辰还在杀手群中穿梭,不断收割着杀手的性命,而仇复的声音已经变了调:“你们竟然是一伙的?”

“不,”靳辰一边杀人,一边还有闲情逸致看着仇复冷笑,“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不过你要杀我,他要杀你,所以我们三方相遇,对于你来说,我们倒的确是一伙的。”

靳辰今日心情不太好,或许是墨青突然离开的不安所致。她孤身一人离开靳将军府,离开千叶城的同时把风扬甩掉,是因为她很想好好活动活动,散散心中那点郁气。

靳辰知道,仇复的人会出现的,而冷无忧也会来的,因为仇复想要杀了她,而冷无忧想要杀了仇复,所以他们都会盯着她。而今天这场杀戮,其实就是靳辰自己主动引来的……

靳辰单独对上仇复没有问题,单独对上这数百个杀手也没有问题,只是如果仇复和剩下的一百多杀手联手围攻她的话,会有危险。靳辰不打无准备之仗,所以在仇复对靳辰动手的同时,靳辰也把藏在附近隔岸观火准备坐收渔利的冷无忧给逼了出来。

而冷无忧的理智,在看到仇复的时候也没剩下什么了。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他也不再准备袖手旁观,直接朝着仇复就杀了过去。靳辰的武功之高让冷无忧心中也很震惊,不过如靳辰所言,他们本没有任何关系,而冷无忧希望得到的结果是,今天跟靳辰联手把仇复给弄死……

靳辰在不断收割着杀手的性命,感觉自己的动作像是机械化了一般。而冷无忧跟仇复很快就打得不可开交,冷无忧对仇复的那门毒功有所了解,仇复连续数次想要出手都被冷无忧险险地躲了过去。而仇复那门毒功其实在对手有所防备的情况下就会大打折扣,当初他对上冷肃能够得手,也是因为冷肃根本就不知道他这个师弟什么时候学了那样一门阴邪的毒功。

半个时辰过后,战斗已经呈现白热化之势的仇复和冷无忧突然像是心有所感,都偏头朝着靳辰这边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们都有刹那的恍惚……

满地的残肢断臂,有些已经被大雪覆盖,但雪中依旧能透出刺目的血红。这方圆数百米的雪地上,没有血流成河,因为那些杀手留下的血,很快渗入了雪里,将这一片土地都染上了斑驳的红色。

而一个浑身浴血的少女就那样神色静静地站在这片血红雪地上,她面容绝美,没有任何温度的脸上,那双美丽的眼眸并未染上一丝血色,里面沉静无波,只有平和。

这是一幅让人根本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画面,而仇复看到靳辰微微抬眸朝着他看了过来,心中猛然一惊,对着冷无忧打出全力的一掌,随着掌风打出的竟然有一排密密麻麻的幽绿色毒针!

冷无忧神色大变,飞身急速闪避,而仇复又抛出一个五彩的毒烟弹,当毒烟散去的时候,茫茫天地之间,已经看不到仇复的人影了。

冷无忧面无表情地看了靳辰一眼,一句话没说,直接飞身离开了。而靳辰转头就看到自家小二朝着她跑了过来,跑到她跟前,晃动了一下身子抖落了上面的雪。靳辰微微一笑,伸手轻抚了一下小二的大头,利落地翻身上马准备回去。

而这时,风雪之中突然有马蹄声渐行渐近,还有并不陌生的说话声音已经到了附近。

“这大雪天的,靳小五能去哪里啊?”齐皓诚的声音。

“不知道,再找找吧。”魏琰的声音。

下一刻,空气中传来的浓烈血腥之气让齐皓诚和魏琰都变了脸色,而他们定睛一看,就看到一大片雪地上到处都透出刺目的血色,还能看到已经被大雪覆盖的残肢断臂。

当他们视线微转,看到那个骑在马背之上,穿着一身血色衣裙的少女时,眼中满是惊涛骇浪……

“小……靳辰!这是怎么回事?”魏琰神色大变,看着靳辰差点脱口而出“小柔儿”,“你……你身上的血……”离得还有些远,魏琰看不清靳辰身上有没有伤口,但她穿的衣服绝对不是红色的,那是血的颜色!

“我没事。”靳辰神色淡淡地说,策马朝着齐皓诚和魏琰走了过去。

“靳小五,这些人都是……”齐皓诚难得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神色,看着靳辰有些犹豫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这惨烈如战场一般的地方,天知道靳辰刚刚经历了什么……

“断魂楼的杀手。”靳辰神色淡淡地说着,已经骑着小二越过了魏琰和齐皓诚,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断魂楼?断魂楼为什么要杀靳小五?”齐皓诚感觉满心的不解。他当然知道断魂楼是什么地方,可……到底是谁要杀靳辰,竟然请了这么多杀手?

魏琰神色一震,齐皓诚不明白的事情,魏琰明白。断魂楼,仇复,秦蓝……

“魏琰,你说……”齐皓诚正准备问问魏琰知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看到魏琰突然调转马头跑了,“哎你等等我啊!姓魏的!”齐皓诚也赶紧追了上去,至于这满地的尸体,很快会被风雪掩盖。等到冰雪消融的时候再被人发现,会有人发现里面的尸体身上都有断魂楼的牌子,没有人会追究这件事情是谁做的。

靳辰为了不引人注意,在进千叶城之前直接把自己身上那件已经染成红色的外袍给脱了下来。本身冬衣就有好几层,靳辰倒也不觉得冷,直接像来时一样,又非常快速地从千叶城的城门口一闪而过,让那些守卫们又兴致勃勃地说了半天。

而魏琰回来路过城门口的时候,还听到那些士兵口中在说着靳家五小姐的容貌有多么出色……

等齐皓诚回来的时候,早就不见靳辰和魏琰的身影了。靳辰直接回了靳将军府,魏琰回了驿馆,齐皓诚其实有很多疑问,可是感觉问靳辰或者魏琰他们都不会给自己解惑,最终还是一个人回了安平王府。

而安平王妃看到齐皓诚一身是雪地回来,赶紧让他去换身衣服,又吩咐下人熬了姜汤,让齐皓诚收拾好就过来,说有件事要跟齐皓诚好好谈谈。

齐皓诚换好衣服过来,把安平王妃让人准备的姜汤喝了,坐下看着安平王妃问:“母妃有什么事?”

“诚诚,你刚刚出城干什么去了?”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问。她倒是没有让人跟着齐皓诚,只是今儿想要找齐皓诚,结果府里没有,魏国驿馆和靳家也没有,街上有人说看到齐皓诚骑马出城去了。这大雪天的,安平王妃怎么感觉自家儿子最近越来越有些捉摸不透了呢?

“没什么,跟魏琰赛马去了。”齐皓诚微微垂眸,端起了茶杯。他当然不可能跟安平王妃说,因为他跟魏琰听到有人说靳辰去了城外,就跑过去找,结果发现靳辰一个人杀了数百个杀手的事情……

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语重心长地说:“诚诚啊,母妃今天想跟你谈谈你的终身大事。”

齐皓诚神色微怔,脑海中刚刚浮现出一张温柔浅笑的脸庞,就听到安平王妃微微笑着说:“诚诚,母妃觉得宋国公府的小姐宋舒很不错,你觉得呢?”

听到安平王妃的话,齐皓诚一屁股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