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靳小五,陪我打架吧/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平王妃没想到她一提起宋舒,齐皓诚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一副……被吓到的样子?安平王妃把齐皓诚拉了起来,看着齐皓诚神色怪异地坐好,相当不解地看着他问:“城城,母妃听说你对宋舒跟对其他小姐有些不同,对她颇有照顾,难道不是因为喜欢她吗?”

安平王妃以前老觉得自家儿子小,没把齐皓诚的终身大事放在心上,所以对于千叶城各家的小姐了解并不多,也谈不上好恶。这次好好了解了之后,觉得宋舒不错,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原因是安平王妃本身很喜欢宋舒这姑娘的性格,开朗大方爽利,又很懂礼数,活泼可爱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安平王妃在调查之后感觉自家儿子对宋舒跟对其他小姐是不同的,觉得齐皓诚对宋舒应该有好感。只是齐皓诚的反应让安平王妃有些意外也很是不解……

齐皓诚这会儿真的是心中有苦说不出啊!安平王妃说齐皓诚对宋舒跟对千叶城其他小姐有所不同,对她颇有照顾,这点的确是事实。但原因绝对不是因为齐皓诚喜欢宋舒,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爱屋及乌罢了。因为齐皓诚喜欢靳晚秋,所以才会跟宋天行称兄道弟,对宋舒颇有几分特别。

只是这些隐秘的心事,齐皓诚迄今为止也就跟魏琰说过,还是在魏琰猜到之后。靳辰因为齐皓诚随身携带的那块玉佩倒是也知道了,不过齐皓诚并没有跟她多说什么。

看着安平王妃不解的神色,齐皓诚心中纠结不已。到底要不要告诉安平王妃?这件事情其实在齐皓诚心中已经想过无数遍了,而之前魏琰对齐皓诚说的话,齐皓诚心里都明白,也知道自己这样自欺欺人地想要安于现状,看着靳晚秋过得好就好的心理,能拖得了一时,拖不了一世。

因为齐皓诚从不觉得靳晚秋过得好,因为他从未有一刻想要放弃心中那份小心珍藏的感情,因为他心底一直都隐隐地渴望着,渴望着有朝一日能把靳晚秋拥入怀中,给靳晚秋真正的幸福……

“诚诚?”安平王妃微微皱眉看着有些神思不属的齐皓诚,有些迟疑地问,“你这个样子,是不喜欢宋舒?你跟母妃说实话,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安平王妃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绝对是个聪明人,不然也不可能让安平王这些年一心一意地守着她一个,连个侍妾都没有,就算只有一个儿子也不那么在意。饶是安平王妃再迟钝,这会儿也发觉不对劲了……

齐皓诚如果喜欢宋舒的话,男未婚女未嫁,两家也算门当户对,以他的性格,大可以直接承认了,没有必要遮遮掩掩。而他现在这副模样让安平王妃意识到,齐皓诚对宋舒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与此同时安平王妃也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自家向来没心没肺的儿子眉宇之间不知何时多了几分愁思,这分明是心有所属了!

安平王妃这会儿却没感觉到几分高兴,她当然并不是真的认为齐皓诚跟魏琰有什么,只是她也想到了一种不太愿意去想的可能性……如果齐皓诚喜欢的是哪家小姐,或许早就跟她说了,绝对不会瞒着她,而他现在这样,莫不是……

齐皓诚看着安平王妃不断变换的神色,微微垂眸说:“母妃,我喜欢的女子在宋国公府,但不是宋舒。”

安平王妃心中咯噔一声,脸色瞬间就变了,看着齐皓诚有些不可置信地说:“你……诚诚……你……你竟然……”宋国公府?不是宋舒,那就只有宋天临的遗孀靳晚秋了!

就算安平王妃平素很开明,就算她一直想着只要是齐皓诚自己喜欢的姑娘她就不会反对,可这一切的前提是,安平王妃从来没想过自家唯一的宝贝儿子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嫁了人生了孩子如今守寡的女人!

“不行!”安平王妃脸色难看地站了起来,看着齐皓诚不容置疑地说,“齐皓诚,你喜欢谁都可以,就是靳晚秋不行!”这么多年了,安平王妃还是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齐皓诚,以往她总是不顾齐皓诚的反对管他叫城城。

安平王妃此时心绪很乱,有些震惊,有些生气,更多的是无法接受。她倒不是觉得靳晚秋不好,她一直都很欣赏靳晚秋这个人,但这不代表她可以接受现在的靳晚秋跟齐皓诚在一起!

如果靳晚秋这会儿还是靳家未嫁的小姐,齐皓诚说一句喜欢她,安平王妃可以今天就找媒人去靳家提亲,即便靳晚秋只是靳家的一个庶女。

可如今呢?靳晚秋在三年前已经嫁人了,嫁的也不是一般人家,而是夏国的百年望族宋国公府。虽然说宋天临死了,但靳晚秋已经给宋天临生了个儿子。就是因为安平王妃宠着齐皓诚,所以她越想越觉得齐皓诚绝对不能跟靳晚秋在一起,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

“母妃,连你都这样认为吗?”齐皓诚的神情十分黯然。他早已经设想过无数次他对父母坦白之后的情形,他本以为,他想跟靳晚秋在一起,最大的阻力不会是来自自己的父母,可是这会儿看着安平王妃难看的脸色,齐皓诚才意识到,他的父母未必是最大的阻力,但也不会是他的支持者……

安平王妃这会儿根本没注意到齐皓诚说的话,她坐下之后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不对!不对!诚诚,你跟母妃老实说,你跟靳晚秋是怎么回事?她三年前已经嫁了人,你怎么会喜欢上她呢?”

安平王妃觉得这件事怎么想怎么不对,齐皓诚虽然平时看起来没什么正行,但安平王妃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人品绝对没什么问题的。靳晚秋已经嫁了人,齐皓诚就不会对她有什么特殊的心思,除非……除非在靳晚秋嫁人之前……

“母妃,我从小就喜欢她,只是从来没跟别人说过。”齐皓诚声音有些低沉地说,“那年母妃带我去了避暑山庄,我本来打算回来之后跟母妃说的,只是回来那天……”

安平王妃神色一震!她猛然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夏天,他们一家人都去了避暑山庄,住了两个月才回来,回来的那天,千叶城有一件大事,当时她还很是意外,那件事情就是——靳晚秋在那天嫁进了宋国公府冲喜!

安平王妃本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可这会儿突然想起,那天的齐皓诚很不对劲,第一次喝得烂醉如泥不省人事,之后的一段时间都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没有出来过。

彼时安平王妃一边在心中感慨可惜了靳晚秋这样一个好姑娘,一边在心中不解自家宝贝儿子这是怎么了,可她从来没有把靳晚秋成亲跟齐皓诚突然的消沉联系起来过,从来都没有!

慢慢地,齐皓诚恢复如常,甚至变得更加跳脱,更加没心没肺,安平王妃也没多想什么。

这会儿安平王妃突然想起一件事,齐皓诚原本只是跟太子夏毓杰和靳家大公子靳扬一起玩儿,就算出门不是去皇宫,就是去靳家。可是在靳晚秋嫁人之后,齐皓诚却突然开始主动上门去宋国公府做客,跟宋家那个病秧子老大结交,跟宋家那个原本的纨绔二公子称兄道弟,甚至对宋舒也有些不同。

原本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的事情,安平王妃这会儿想起来,才猛然意识到,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齐皓诚的消沉是因为靳晚秋嫁了人,而齐皓诚突然跟宋国公府公子小姐的那些来往,全部都是刻意的,所为的,就是靳晚秋……

“这……”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的神色,突然握住了齐皓诚的手说,“诚诚,你到现在还没有死心吗?”

安平王妃这会儿看着齐皓诚,突然感觉有些不认识自己这个宝贝儿子了。齐皓诚含着金汤匙出生,被人宠着惯着长大,何曾有过这副黯然神伤的模样?

而安平王妃有些无法想象,齐皓诚从小就喜欢靳晚秋,却眼睁睁地看着靳晚秋嫁给别的男人冲喜,之后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不敢与人言,不敢表露出来,这三年多的时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想到这里,安平王妃心中也很不好受。齐皓诚跟安平王一样,都是专一痴情的男人,原本这点应该让安平王妃高兴并且自豪的,只是如今她如何高兴得起来?

“母妃,我心里,放不下别人了。”齐皓诚垂眸沉声说。如果宋天临还好好地活着,齐皓诚或许还有可能死心。可是宋天临就那样扔下靳晚秋母子俩走了,齐皓诚如何能够放下?他不想看着靳晚秋一辈子守着宋家和宋安翊,这对靳晚秋何其残忍?对他又何其残忍?

“诚诚……”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的样子,想说什么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安平王从府外回来,见到安平王妃的时候,安平王妃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

安平王有些好奇,伸手在安平王妃眼前晃了晃,拉住安平王妃的手问:“这是怎么了?”安平王难得看到自家向来乐天派的王妃有过这副模样,所以很是好奇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平王妃开口就叹气,让安平王心中更加奇怪了,就听到安平王妃把今天早些时候跟齐皓诚谈的话讲了一遍。

安平王妃说完了,安平王神色莫名地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微微皱眉说道:“就算我们不反对,宋国公府和靳家也绝对不会同意。这件事情,不会有结果的。”

安平王乍一听到自家儿子喜欢的竟然是靳晚秋也相当震惊。可是感情的事情倒也说不清楚缘由,作为父亲,安平王当然了解自己的儿子,齐皓诚事到如今还放不下,如果他不能跟靳晚秋在一起的话,他未必会接受别的女人,这样岂不是要一直孤身一人?

今天安平王妃亲眼见到了齐皓诚提起靳晚秋时候的模样,也想到了这种可怕的结局。这绝对不是安平王夫妇愿意看到的,可现实就是,就算他们不嫌弃靳晚秋,同意齐皓诚跟靳晚秋在一起,可靳家能同意吗?

靳晚秋出嫁了那也姓靳,她要再嫁靳放和靳夫人也有权力干涉。安平王妃又不是真的迟钝,到现在都看不出来靳夫人想让靳月进安平王府的门。

而宋家呢?如果他们要上门去跟宋老国公说让靳晚秋再嫁,宋老国公极有可能会拿着棍子把他们打出去!

所谓女子未嫁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但现实哪里是这么简单的?靳晚秋是嫁了人,但她跟靳家的关系依旧密不可分。宋天临是死了,但宋家还有长辈在。靳晚秋是有个儿子,可那孩子如今才两岁多知道什么?

靳晚秋想要再嫁,不管是靳家还是宋家,事实上都可以理所当然地干涉。而靳家和宋家,毫无疑问都会坚决地反对,没有别的可能。

更何况,靳晚秋会愿意再嫁给齐皓诚吗?抛开靳家不谈,也不管宋家其他人,就宋安翊这个孩子,就足以堵死靳晚秋再嫁的路,因为宋家绝对不会让她带着孩子走,而她不可能抛下宋安翊。

齐皓诚其实想得没错,他想要跟靳晚秋在一起,最大的阻力的确不会是来自于他的父母。安平王夫妇对齐皓诚和靳晚秋在一起这件事未必是高兴的,但他们作为父母,不会愿意看到齐皓诚一直这样下去,只是他们冷静下来就能想到,就算他们夫妇不反对,其实也无济于事。

固然安平王府在夏国的地位很高,比靳家和宋家都要高,但这不代表安平王夫妇可以仗势欺人,要求靳家已经嫁到宋家如今守了寡的靳晚秋改嫁给他们的儿子。世间没有这样的道理,这样的事情他们做不出来,也做不到……

安平王妃听到安平王的话,眉宇之间的忧虑更多了:“是啊,可是诚诚他要是一直这样下去,那可怎么办?”

如果可以有另外的选择,安平王妃都不会选择让如今守寡的靳晚秋跟齐皓诚在一起。可是如今的事实就是,齐皓诚选择的一直都是靳晚秋,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所以安平王妃也清楚一件事,她没得选。如果不想让齐皓诚打一辈子光棍儿,就只能想方设法促成齐皓诚和靳晚秋在一起。但这件事的困难程度正如安平王所言,几乎没有多少希望……想必齐皓诚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这么久了都没有把藏在心底的心事跟父母说过,因为知道说出来不过是让父母为难。

沉默了良久之后,安平王叹了一口气说:“等我找机会探探宋老国公的意思吧。”其实靳家和宋家,归根到底最能够决定这件事的还是辈分最大的宋老国公。安平王跟靳放关系还不错,其实很了解宋家跟靳家的关系。靳放是真心敬着宋老国公的,不然当年也不会在明知宋天临已经时日无多的情况下,还毫不犹豫地把靳晚秋给嫁去了宋家。

齐皓诚把多年隐藏的心事跟自己的母亲说了,也知道母亲定然会很快告诉父亲,但他并没有感觉到一丝释然或者是轻松,心情反倒更加沉闷了。

天色已经暗了,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齐皓诚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安平王府。

今日齐皓诚并不想喝酒,所以也没去找魏琰。出了府之后有些漫无目的,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靳将军府星辰阁的楼顶上。

虽然天寒,星辰阁二楼的窗户依旧开着,齐皓诚飞身进去,就看到靳辰静静地坐在桌边正在绣花。

这幅画面很美,不过看在齐皓诚眼中感觉很是诡异,因为他没有忘记,就是面前这个沉静安然的姑娘在今天早些时候一个人砍死了数百个杀手……

“出去。”靳辰轻飘飘地看了齐皓诚一眼,并没有放下手中的东西。她倒不是喜欢绣花,只是除了练武和看书之外,似乎也就只能做女红了。

“靳小五,陪我打架吧。”齐皓诚看着靳辰说。他心中郁结无法纾解,这会儿很想酣畅淋漓地打一场,而他迄今为止认识的高手里面,现在在千叶城的,也就靳辰的武功能给他压力了。

靳辰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齐皓诚神色淡淡地说:“你不是我的对手。”看到齐皓诚现在的样子,靳辰都无法跟她最初见到的那个吊儿郎当没心没肺的齐世子联系起来。

靳辰大概能够猜到齐皓诚为何如此,只是齐皓诚说让靳辰就当不知道他跟靳晚秋的事情,靳辰也不会当面戳破齐皓诚的心事。而靳辰今天心情也不怎么好,只是她已经想办法纾解了,一个人杀掉了数百个杀手,这会儿并没那么想再跟人打架。

“不管输赢,我都欠你一个条件。”齐皓诚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如果我赢了,你帮我一个忙。”

靳辰又看了一眼齐皓诚,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说:“成交。”虽然靳辰说齐皓诚不是她的对手,但是以往的战斗中,靳辰留了手,齐皓诚也从没尽过全力。靳辰想看看,这个夏国人眼中最擅长吃喝玩乐的齐世子,究竟藏得有多深……

“琴韵。”

靳辰开口叫了一声,琴韵应了之后,靳辰说:“给我找把剑过来。”靳辰一直想换武器,今天就试试她那些年看了那么多武功秘籍,杂糅了几种剑术所形成的剑法吧!

很快,琴韵拿了一把剑上来给靳辰,看到站在房间里的齐皓诚,微微垂眸什么都没问就下去了。

靳辰拔剑看着齐皓诚说:“请。”

下一刻,两人已经先后飞身而出,落在了星辰阁旁边的冰湖上面。

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往下落,虽然是夜晚,但是因为到处都是白雪,并不显得很暗。

靳辰和齐皓诚各自手持一把长剑,在冰湖之上相对而立。两人几乎同时动了,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对方攻了过去。

片刻之间已经过了几十招,两人再次分开,齐皓诚面无表情,靳辰又握了握手中的长剑,心中在想她以往的战斗都太过于依赖匕首了。匕首虽然快准狠,但也有不少的缺点,她还是要找机会好好练习一下对其他武器的使用,而今天,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两人很快再次战在了一起,齐皓诚在战斗开始没多久之后就意识到以往靳辰跟他的战斗没有尽全力,而靳辰原本就知道这一点。如今两个人倒是都想不遗余力地打败对方,所以这场战斗跟曾经在姚国公府那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身处星辰阁的琴韵在观战,但很快就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清靳辰和齐皓诚的招式了,甚至都很少能够听到剑剑相击的声音,只能从激荡起的雪花中感受到这场战斗的惊心动魄……

靳辰和齐皓诚就这样打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两人再次分开的时候,齐皓诚神色淡淡地说:“我输了。”

齐皓诚一直练的就是长剑,而靳辰最擅长的武器显然并不是剑。一开始靳辰用剑明显有些生疏,但她的剑法却是十分精妙的,而且威力极大。随着战斗的进行,齐皓诚能够很容易地感觉到靳辰的剑法越来越熟练,招式越发凌厉。齐皓诚并不介意靳辰拿自己练手,心中对于靳辰的佩服倒是多了不少。能够有这样一个对手,齐皓诚觉得也是自己的荣幸。

靳辰面无表情:“你的剑法不错。”齐皓诚的武功之高其实是有些出乎靳辰的意料的。毕竟在靳辰的印象中,齐皓诚跟魏琰一样都是天之骄子,性格也都差不多。魏琰是个喜欢享乐的人,武功不错但算不上真正的高手,看起来齐皓诚也是差不多的人,但他的武功却比魏琰高得多了。能跟靳辰几乎不相上下地打了一个时辰,最后输得也一点儿都不难看,本身就说明齐皓诚的武功并不比靳辰差多少。

“输了就是输了,靳小五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出来。”齐皓诚收剑看着靳辰说。他练功并没有懈怠,只是生活很安逸,像今天这样的实战机会很少。通过跟靳辰的对战,其实齐皓诚隐隐感觉到自己输就输在了实战经验上面。

虽然靳辰一开始似乎不擅长用剑,但她实战经验比齐皓诚丰富多了,不同的武器之间也有不少共通之处。中间有几次齐皓诚都感觉靳辰竟然把那么长的剑耍得跟短匕一样灵活多变,而且在战斗中剑法的变化简直让人有些摸不着路数,似乎随心而动随性而为,人与剑的契合度很高,这些让齐皓诚很佩服,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他这些年其实很少有这样的战斗机会来磨练自己的剑术,所以虽然本身剑术可谓十分高明,但从实战中的变通来说,还是欠缺了一些。

“等我想到再说。”靳辰话音未落,已经飞身进了星辰阁。

“小姐,热水准备好了。”

“嗯。”靳辰应了一声,走到窗边去关窗户准备沐浴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齐皓诚的身影了。靳辰其实不怕齐皓诚把她跟南宫柔联系起来,因为自从做回靳家五小姐之后,靳辰已经许久没有用过凌云步了。凌云步不管是战斗还是逃跑都相当有用,不过靳辰并不想太过于依赖凌云步。

宋国公府。

夜深人静的时分,靳晚秋的房间里依旧亮着灯。

最近天气越来越寒冷,宋安翊的身体受不得一点寒气,虽然已经万分小心,已经好几日没让宋安翊出门了,但他的身体依旧有些虚弱,需要每日喝药养着。而宋安翊如今还只是个懵懂的孩子,对那些苦苦的药汁十分排斥,每次哄他把药喝了都让靳晚秋心力交瘁。

今日宋安翊身体不太舒服所以难以入眠,张医正说最好不要让宋安翊服用太多安神助眠的药物,对他的身体不好,所以靳晚秋一整晚都抱着宋安翊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因为一停下来宋安翊就哭,交给别人宋安翊也哭。

等宋安翊终于在靳晚秋怀中睡着,靳晚秋把他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而靳晚秋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胳膊酸疼得厉害,因为几乎一整天都抱着宋安翊没放手……

靳晚秋揉了揉发疼的胳膊,轻轻地出了内室,走到门口打开房间,就看到外面的积雪已经很厚了,纷纷扬扬的雪花还在不断下落。

为了不让寒气进房间,靳晚秋小声吩咐一个丫鬟去看着宋安翊,自己出门之后回身把房门给关上了。感觉到冷风夹杂着雪花吹打在自己的脸上,冰冰凉凉的,靳晚秋微微舒了一口气,感觉头脑也清醒了不少。

“大少夫人还没用晚膳,奴婢在小厨房炖好了燕窝,大少夫人可要吃点儿?”一个丫鬟看着靳晚秋问道。

“嗯。”靳晚秋应了一声,没有回房间,就站在廊下看着外面的雪。

“大少夫人回去吧,天冷别着凉了。”丫鬟对靳晚秋说,“奴婢去把燕窝端过来。”

“你去吧。”靳晚秋神色淡淡地说,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

丫鬟下去端燕窝了,靳晚秋又往外走了几步,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她身上,她俯身抓了一把雪,在手中捏成了一个雪球,就那样握在手中,感受着手心传来的冰冷……

等到下人再次看到靳晚秋的时候,她已经在雪地里站了一会儿,头顶和肩头都落了一层雪,手心里的那个雪球已经被她自己的温度融化成了雪水。

“大少夫人这是做什么?您可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大少夫人要是病倒了,小少爷可怎么办啊?”下人苦口婆心地劝靳晚秋,因为自从靳晚秋嫁到宋国公府,还从未做过今晚这样看起来有些任性的事情。

“我没事。”靳晚秋神色淡淡地拿出一块帕子擦干了手上的雪水,转身回了房间,“把燕窝放下,退下吧。”

下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走了。靳晚秋拿起勺子,慢慢地吃着温热的燕窝,放下勺子的时候,苦笑了一声,她今晚似乎真的有些魔怔了,竟然做了那样孩子气的事情,那样在她小时候都不会做也从不敢做的事情。

靳晚秋不知道的是,从她出门到她回去,暗处一直都有一双眼睛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齐皓诚离开靳将军府之后就鬼使神差地来了宋国公府,没有惊动任何人。他就那样站在靳晚秋院子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静静地站了很久很久,几乎站成了一个雪人。他看到靳晚秋出来又进去,一直到靳晚秋房间里的灯烛全部都熄灭了,齐皓诚才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僵硬的手脚,默默地离开了。

靳将军府。

已经是腊月初七了,初六那场雪下了一天一夜,在初七早上的时候已经停了。天地之间一片银装素裹,美不胜收。

靳辰早起吃过早饭,站在星辰阁二楼看了会儿风景,就听到琴韵在楼下说大少夫人来了。

靳将军府的大少夫人,也就是靳辰的大嫂姚芊芊,被琴韵客气地迎了进来,上了星辰阁的二楼。

从进了星辰阁一直到见到靳辰,姚芊芊心中的惊讶越来越多。她之前只是听靳扬提起过靳辰住的还是九年前她小时候住过的旧阁楼,本来还在想以靳辰的性子,如果靳家人在住处方面苛待她了,她怎么会接受?等进了星辰阁姚芊芊才意识到,这位行五的小姑子,还真是有几分神秘,这星辰阁中处处透出低调的奢华,每样东西都价值不菲,饶是姚芊芊这样出身的人都不得不震惊。

“大嫂。”靳辰看到姚芊芊过来,就招呼姚芊芊落座,姚芊芊把她的丫鬟留在下面了并没有带上来。

琴韵过来送了茶,靳辰给姚芊芊倒了一杯,姚芊芊喝了两口还赞了一句:“五妹这里的茶很是不错。”

靳辰接了一句:“等大嫂走的时候带一包。”她这里的茶叶是魏琰让杜腾送来的,除了魏国皇室之人,别人根本喝不到。

姚芊芊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那就多谢五妹了。”她是真心夸赞,不过倒没想过要让靳辰送她。只是靳扬跟姚芊芊说过靳辰这个五妹,说靳辰不喜欢客套虚礼,说的话都是真心的,让姚芊芊跟靳辰相处的时候也不要太过客气拘谨。

靳辰其实不知道该跟姚芊芊说什么。靳辰是认可靳扬这个大哥的,而姚芊芊这个大嫂目前看来也不错。只是姚芊芊并不是宋舒那样大大咧咧的人,靳辰也不可能跟姚芊芊开什么玩笑,会很尴尬。

“听说五妹的女红做得很好,不知能不能让大嫂见识一下?”姚芊芊看着靳辰微笑着说。她才嫁到靳家两天,靳扬的这几个弟弟妹妹里面,姚芊芊能够感觉到靳扬最喜欢的就是靳辰这个五妹,虽然姚芊芊觉得其他几个弟妹对靳扬这个大哥更加热络。姚芊芊今天过来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想着没事过来看看靳辰,毕竟靳辰是她相对来说最不熟悉的一个表妹了。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从旁边拿过一个还没完工的小荷包递给了姚芊芊。

姚芊芊拿在手中笑着赞了一句:“五妹的绣工很有灵气,怪不得蔡嬷嬷逢人就夸呢!”这小荷包做得十分精巧,上面绣着栩栩如生的鱼戏莲叶图,绣工的确很是了得。难得的是不仅很工整,而且很有灵性,这是很多大家小姐做了很多年女红都未必能够达到的水平。

靳辰倒是一点儿都不见羞涩,微微点头说:“嗯,我也觉得。”

姚芊芊笑了起来,看着手中的荷包突然又愣了一下:“这个荷包这么小,五妹做来给谁用呢?”这么小又童趣十足的荷包,明显是给小孩子用的,只是家里并没有小孩子。

靳辰微微一笑说:“给我未来的儿子用。”其实是因为靳辰想离夜了,没什么事就做了一个小荷包,还没完工。

姚芊芊微微愣了一下,心想果然如靳扬所说,这个小姑子说话很直接。

两人喝着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气氛倒也融洽。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琴韵开口说道:“小姐,二小姐来了。”

靳晚秋今日是一个人来的,而她之所以今日回来,是因为靳扬这个大哥成了亲,她于情于理都应该回来见见新进门的大嫂,虽然她们原本都认识,只是如今身份毕竟不同。无论如何,在所有靳家人里面,对靳晚秋最好的就是靳扬,靳晚秋一直都记得。

靳晚秋回了靳家之后照例先去拜见靳夫人,靳夫人依旧不肯见她,她也乐得免了去靳夫人面前立规矩。要去见姚芊芊的时候听下人说姚芊芊来了靳辰这边,靳晚秋就过来了。

“大嫂。”靳晚秋看到姚芊芊微微一笑叫了一声。

姚芊芊笑着起身拉了靳晚秋过来坐下:“晚秋你再不来,过几日我少不得要登门去拜访。”

“怎么会呢?”靳晚秋微笑着说,“今日我就是专门来拜见大嫂的。”

“怎么没带安安过来?”姚芊芊看着靳晚秋问。

靳晚秋神色也不见什么异样:“安安畏寒,在府里有人照顾。”

姚芊芊知道宋国公府什么情况,倒也不再提,很快转移了话题,跟靳晚秋聊起了别的事情。而靳辰就默默地坐在一旁听着也不插话。刚刚看到靳晚秋的时候,靳辰就想到了齐皓诚,不知道齐皓诚的心思靳晚秋知不知道呢……

虽然说靳辰答应了齐皓诚不会把他的秘密说出去,只是靳辰既然知道了,也不可能催眠自己真的忘掉。其实靳辰觉得靳晚秋还很年轻,就这样守寡一辈子对她来说的确很不公平。只是靳辰也知道,靳晚秋如今的身份和处境,想要再嫁很困难,不然齐皓诚也不用那样郁闷了。

姚芊芊跟靳晚秋聊了一会儿之后,转头看着靳辰微笑着说:“五妹,大嫂在你这里倒是有些喧宾夺主了。”

“没关系,你们聊。”靳辰表示不介意。

姚芊芊和靳晚秋又聊了一会儿,话题转移到了宋国公府的二公子宋天行和小姐宋舒的身上。怎么说姚芊芊和靳晚秋如今分别是靳将军府和宋国公府的长媳,下面都有未婚的弟妹,还是有很多共同话题的。

“说起来我也有些发愁。”靳晚秋微微一笑说,“爷爷前几日说让我好好留意一下千叶城各家的小姐,给二弟物色一下,只是我嫁人之后不太出来走动,对这些还真的不是很了解。”

宋老国公看着宋天行这两年越发成熟稳重,就想着宋天行也该成亲了。而宋天行的亲事没有任何悬念地又落到了靳晚秋这个长嫂的头上。

只是靳晚秋从三年前嫁人到现在,因为宋国公府里的事情很多,再加上她是个寡妇,所以并不经常出来走动,别家的宴会能不参加的就不参加了,偶尔参加也是被宋舒拉出来的,所以她对如今千叶城中的大家小姐了解得并不多。就算是出嫁之前,她一介庶女,靳夫人出门参加宴会也基本不会带着她。

姚芊芊笑了起来:“这事儿也急不来的,你以后多出来走动走动就知道了,宋二公子一表人才,定能结一门好亲事。”

宋天临死了,宋天行成了宋国公世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他成了亲,宋老国公向夏皇请一道圣旨,宋天行就能当上国公爷了。因为公爵之位虽说是代代传承,但是历来夏国的规矩,只有成了亲才能正式请旨继承爵位。

原本的宋国公其实是宋天临和宋天行的父亲,宋天临是世子。而宋国公死了之后,因为宋天临尚未成亲,所以国公之位一直是空着的。而宋天临成了亲之后,还没当上国公爷就死了,宋家的国公之位一直空到现在,只等着以后让宋天行当了。

所以宋天行想要娶亲的话,应该有不少人家愿意把小姐嫁过去,况且如今的宋天行早就不是原来那个文不成武不就的纨绔公子了。

“大嫂说得是。”靳晚秋微微点头。想着回头找机会还是要问一下宋天行的意思,看看他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而听到靳晚秋和姚芊芊在说宋天行的亲事,靳辰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阳光俊朗的脸庞。宋家老二,似乎每次见到她都有些害羞……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