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南宫柔来找靳小五的麻烦?/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晚秋又坐了一会儿就告辞了,姚芊芊也走了,星辰阁二楼又剩下了靳辰自己一个人。

她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那个小荷包,决定出去走走。离夜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里,但是靳辰知道她家猪头小弟苏苏在哪里。之前暗中盯着靳辰的就是仇复和冷无忧的人,而靳辰昨天才联合冷无忧把仇复打得落荒而逃,他应该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出现,所以靳辰也不怕暴露了行踪。

靳辰拿出多日没有用过的易容药,给自己换了一副看起来平凡至极的容貌,然后从衣柜里面拿了一件还没有穿过的衣服换上,跟琴韵交代了一声之后,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靳将军府,朝着千叶城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墨青在千叶城的这座宅子并不大,位置很幽静。靳辰来的时候,风清正一脸无奈地看着抱住他不松手的冷肃……

“夫人?”风清看到一个面容完全陌生的少女突然出现,犹豫了一下开口叫了一声。因为风扬就跟在靳辰身后,这会儿正在对着风清狂点头……而风清因为甩不开冷肃所以感觉很是尴尬,神情微微有些不自然。

“这是怎么了?”靳辰看着死死地抱着风清不松手的冷肃,微微愣了一下。

依旧是猪头脸的冷肃转头就看到一个少女正看着他,一下子就放开风清,兴奋地朝着靳辰扑了过来:“姐姐!姐姐!姐姐!”

靳辰有些意外猪头冷肃能够一眼认出她现在这副模样,没反应过来就被猪头冷肃给抱住了。

靳辰倒是没啥感觉,而看到这一幕的风清和风扬脸色都变了,兄弟俩人一眨眼的功夫都到了跟前,然后一齐伸手把冷肃从靳辰身旁拽开,再一齐甩了出去。

额……靳辰看着冷肃被风家兄弟俩猛地甩到了墙上,然后再落到地上,默默地抽了一下嘴角。这会儿的猪头冷肃在靳辰眼中是她傻乎乎的小弟苏苏,心智只是个孩子,其实靳辰并没有那么介意,而且对于猪头冷肃时隔这么久,竟然能够一眼认出她易容之后的容貌还是有点高兴的。

“姐姐……”冷肃被摔疼了,坐在墙边也不起来,一脸委屈地看着靳辰,那张猪头脸看起来依旧十分滑稽。

“过来。”靳辰对着猪头冷肃招了招手,猪头冷肃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又兴奋地朝着靳辰冲了过来。不过这次他是靠近不了靳辰了,因为一直盯着他的风清风扬兄弟俩一起伸手把他拦住了。

看着猪头冷肃伸手就要跟风清和风扬打架,靳辰很轻易地把他们给分开了,然后拍了拍猪头冷肃的大头,猪头冷肃立刻乖乖地嘿嘿笑着站在一边看着靳辰,看起来丑萌丑萌的……

“夫人,他非要出去。”风清对靳辰说,神色微微有些无奈。今儿猪头冷肃不知道是怎么了,死活非要出去,风清当然不能让他跑出去,所以就有了靳辰刚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因为猪头冷肃没跟风清打架,而是像个小孩子一样缠着风清非要风清带他出去。

靳辰看了一眼依旧银装素裹的天地,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说:“好,我今天带他出去。”

“夫人,这……”风扬开口想要劝靳辰。虽然靳辰换了一副容貌,别人认不出来,但是冷肃这张猪头脸,千叶城里还是有几个人见过的,譬如齐皓诚和靳扬,而他们一旦看到,就会跟曾经出现过的南宫柔联系起来,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随着靳辰的归来,南宫柔这个身份必须消失。

“不用担心。”靳辰话落,拽着笑得傻兮兮的猪头冷肃进了房间,只留下风清和风扬兄弟俩站在外面面面相觑。

“主子如果知道那个猪头傻子抱了夫人,肯定会把他剁了。”风扬幽幽地说。

风清一脸严肃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

兄弟俩站了一会儿之后,就看到靳辰从房间里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面容十分普通的年轻男子,普通到看过一眼转头就会忘记他长什么样子那种,跟靳辰现在的这副容貌风格很像。

风清和风扬都愣住了,下一刻,那个年轻男人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傻兮兮的样子让风清和风扬都抽了抽嘴角,刚刚看到那一瞬间感觉这人挺正常的,一笑就破功了,虽然没有猪头脸那么难看,但是依旧傻兮兮的。

“苏苏乖,不要笑,不要说话,姐姐带你出去玩。”比冷肃矮的靳辰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脑袋。她决定带冷肃出去玩,用那张猪头脸容易引人注意,所以就给他易容成了另外一副容貌,看起来十分普通。如果冷肃不笑不说话的话,看起来就是正常人。

“姐姐姐姐!”冷肃依旧看着靳辰笑得一脸傻兮兮。

看到靳辰要带着冷肃出去,风清给风扬打了个眼色,风扬立刻跟了上去:“夫人,属下跟着保护你们。”他主要是得盯着那个傻子,千万不能让他再占夫人的便宜,不然主子回来绝对得暴怒了。

靳辰直接拒绝了风扬要这样光明正大跟着她出去的要求:“你可以去,但还是躲着吧。”

“为啥?”风扬表示他长得也不丑啊,为什么夫人要嫌弃他,非要让他躲起来不能见人?

靳辰看了一眼风扬,转头带着冷肃往外走:“风扬你长得太好看了,不像护卫。”她跟冷肃可是易容成了十分低调普通的容貌,如果再带着风扬这样一个看起来年轻俊朗的男人当护卫,未免太过奇怪了。

靳辰带着冷肃已经走远了,风扬还站在原地嘿嘿傻笑。风清皱眉,抬脚就朝着风扬踹了过去:“还不快跟上!”

风扬回神,回神踹了风清一脚就跑:“哥是你先打我的!”

风清看着风扬一瞬间跑没影儿了,微微摇头回了房间。其实夫人的身手摆在那里,他们跟着的主要作用也不是保护,而是看靳辰有没有什么需要他们做的。

“姐姐姐姐!”

“别说话!”

“嘻嘻……”

“别笑!”

“姐姐……”冷肃再次张口,靳辰一个轻飘飘的眼神看过来,他立刻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靳辰呜呜地说,“不说话……不笑……”

“嗯,乖啊!”靳辰又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脑袋。心中在想上次遇到仇复的时候情况有些特殊,被仇复给逃了,下次还是要好好计划一下,先从仇复身上取到血才是正经。虽然靳辰觉得冷肃这会儿也挺可爱的,但是这样一直傻着也不是事儿。

风扬在暗中跟着,靳辰和冷肃两人一起走到了千叶城的大街上。

昨日大雪,今日天已经放晴了,所以街上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冷肃因为多日没有出门,这会儿难免有些兴奋,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的,虽然记住靳辰的话不笑也不说话,看起来倒是不傻,但是他那副看到什么都新奇的样子活脱脱像极了一个从来没有进过城的乡巴佬。

看到冷肃抓着一个小摊上的拨浪鼓不放手,靳辰在那个小贩张口之前就先问多少钱,没有还价就给买下来了。然后冷肃高兴地晃着那个拨浪鼓,想开口又想起靳辰不让他说话,就悄悄地凑到靳辰耳边小声说:“小夜小夜……喜欢……”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冷肃竟然还记得离夜,而且非要这个拨浪鼓是觉得离夜会喜欢?

靳辰微微一笑,此时十分普通的容貌看起来也多了几分生动之色,她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脑袋以示夸奖。冷肃非常喜欢靳辰的这个动作,每次一看到靳辰伸手就会非常直觉地把头低下来让靳辰拍。

一路走过去,冷肃看到喜欢的东西就不撒手,靳辰直接就给买下来都不还价。最后走到天香楼门口的时候,冷肃身上已经挂了不少小玩意儿,看起来更多了几分滑稽。

冷肃看到天香楼里面的桌子上放着的饭菜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还记得不能说话,就眨巴着眼睛一脸渴望地看着靳辰。

靳辰都能听到冷肃的心声:姐姐,我饿,姐姐,我好饿……

看到靳辰抬脚进了天香楼,冷肃赶紧颠颠儿地跟了进去,嘴角不受控制地翘起来又很快收回去。

没有上楼,靳辰直接找了一楼大堂的一个空位坐了下来,冷肃就坐在她身旁。

点了十几个招牌菜,冷肃在等的时候眼巴巴地看着邻桌上面放着的红烧肉,咽了咽口水。结果冷肃直勾勾的视线把邻桌的客人都给看得心里发毛,赶紧吃完结账走了。

饭菜上来了,靳辰不饿,就坐在那里看着冷肃吃得很欢快,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其实靳辰真心觉得她家小弟苏苏是很可爱的,而躲在暗处的风扬心里有些酸溜溜的,夫人对这个傻子未免也忒好了点儿,他也好想光明正大地跟夫人坐在一起吃肉,想想就觉得开心啊!

冷肃也不用筷子,拿起一整只烤鸡就扯了一个金黄酥脆的鸡腿下来,然后伸手递到了靳辰面前,看着靳辰也不说话,意思很明显,让靳辰吃。

靳辰有些意外。变傻了的冷肃对于食物的热情靳辰可是最了解的,谁想抢冷肃的食物绝对能让冷肃拼命。这还是第一次,冷肃主动把到手的食物让了出来,还是他最爱的烤鸡。

冷肃想说话又不敢,就那样举着烤鸡腿又往靳辰面前送了送,眼神十分坚定,一定要靳辰吃。

靳辰微微一笑,伸手把烤鸡腿接了过来。冷肃咧开嘴笑了,很快又把笑容收了回去,扯下另外一只鸡腿开始大口大口地吃。

靳辰不饿,不过不想让自家小弟失望,所以就拿着那个鸡腿慢慢吃。虽然用手拿着看上去有些不雅,虽然她现在的容貌很普通,但就是不会让人感觉到有一丝粗俗,觉得她就该是这样吃东西。

感觉到楼上有一道视线一直放在他们身上,靳辰神色如常,甚至都没有抬头去看。她不怕被人认出来,也没有人会认出冷肃,谁爱看就看吧!

冷肃把十几个菜都吃光光了,吃得满手都是油,就那样举着双手,一脸无辜地看着靳辰。他如今倒是知道不能把衣服弄脏,之前吃完饭都是风清任劳任怨地给他擦手。

靳辰神色淡淡地拿出一张帕子,冷肃立刻把手伸了过来。靳辰把帕子给了冷肃,冷肃自己胡乱地擦了擦就扔到了一边,看着靳辰想笑又赶紧收回去,看起来还是傻兮兮的。

“走吧。”靳辰伸手拍了拍冷肃的脑袋,冷肃起身的时候还没忘记把之前靳辰给他买的东西都抱着,颠颠儿地跟着靳辰出去了。

天香楼二楼的一个雅间里,一个年轻男人坐在那里,身后还站着一个随从。主仆两人的容貌看起来也十分普通,衣服也并不华丽,十分低调的样子。

此时随从看着自家主子的目光跟随下面那有些奇怪的一男一女到了门口,就恭敬地开口说道:“主子,要不要属下跟上去看看?”

坐着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说:“不用。”

随从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坐着的男人收回自己的视线,端起了茶杯,脸上没有任何温度……

靳辰把冷肃送回去之后,就悄无声息地回到了靳将军府,换回了原本的容貌。刚刚坐下就听到有人在敲她的窗户,风扬的声音传了进来:“夫人,属下有要事禀报。”

“进来。”靳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着进来的风扬问道,“怎么了?”他们不久之前才刚刚见过。

“逍遥王失踪了。”风扬神色有些焦急地说。

靳辰神色微变:“怎么回事?杜腾呢?”昨天靳辰才在千叶城外面见过魏琰,而且如今魏琰住在魏国的驿馆里面,本身不仅有暗卫保护,还有夏国的士兵在守卫,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

“杜腾现在在我哥那里。”风扬神色严肃地说,“我哥让我来告诉主子,逍遥王是被冷无忧的人抓走了,冷无忧留下了信息,说要让南宫柔亲自去见他。”

靳辰神色一凝。冷无忧竟然在找“南宫柔”,而且因此盯上了魏琰,而他的真正目的,应该还是为了找冷肃。既然这样的话,冷无忧就算抓了魏琰也不会动他,而且他也没胆子动魏国的逍遥王,除非无忧宫不想在江湖上混了。

“无忧宫里高手多么?”靳辰看着风扬问。据风扬所说,冷肃和冷无忧这对结义兄弟在两年前就已经闹翻了,冷肃还在无忧宫里大开杀戒,所以他们如今到底是敌是友靳辰并不能完全确定,即便冷无忧这会儿在满天下地找冷肃。而且如今冷肃中毒未解,在靳辰眼中就只是她的猪头小弟,靳辰不会贸然把现在的冷肃交给冷无忧这个在江湖上有着疯子之名的男人……

“无忧宫中的弟子多是女人,红袖阁就是无忧宫的产业。”风扬恭敬地对靳辰说,“无忧宫弟子的武功整体都不是很高,但都很擅长用毒。”

“冷无忧说要求南宫柔什么时间去哪里见他?”靳辰神色淡淡地问。

“三日之内,千叶城翰墨轩二楼。”风扬说。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了翰墨轩是冷无忧的产业,不过他们一直跟冷无忧没有任何来往,风扬也只是从翰墨轩二楼偷了不少书而已。如今冷无忧竟然抓了魏琰,这件事就没有办法善罢甘休了。

“你们不用管了,我今夜去见他。”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夫人,让属下跟着吧。”风扬看着靳辰说,话落还补了一句,“如果主子知道属下让夫人一个人去,肯定会责罚属下的。”

“也好。”靳辰微微点头,“让风清看好冷肃,不要让别人发现他。”看来冷无忧已经猜到冷肃现在是什么情况了,所以才会盯上“南宫柔”,因为南宫柔身边出现过一个痴傻的年轻男人……

风扬刚走,齐皓诚又来了。

“靳小五,你见到魏琰了吗?”齐皓诚一过来就问靳辰知不知道魏琰的行踪。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没有。”

“怎么回事?”齐皓诚皱眉,“我去驿馆找他,他没在,也没有人看到他出去过,那他能去哪里呢?”魏琰在千叶城的朋友也就齐皓诚和靳辰两个,他之前并没有说过要离开千叶城,所以齐皓诚这会儿有些担心魏琰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墨青还在千叶城吗?”齐皓诚又看着靳辰问。看来靳辰的确不知道魏琰在哪里,齐皓诚又想起之前在靳辰这里见到过墨青,墨青是不是知道魏琰去了哪里呢?

“我那个美人相公已经离开千叶城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魏琰都那么大的人了,平时也是到处跑,说不定明天就又出现了。”靳辰知道魏琰在冷无忧手里,但是她不打算告诉齐皓诚。

“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齐皓诚若有所思地说。

“想要思考回你家去。”靳辰面无表情地说,“不要有事没事往我这里跑。”

“我是有事啊!”齐皓诚很无辜地说,“而且靳小五我们不是朋友吗?上门你不招待我喝茶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怎么还一而再地赶我走呢?”

“姓齐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靳月喜欢你。”靳辰面无表情地说,“你又不喜欢我还老往我身边凑,就是给我找麻烦。”

“靳小五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就你那凶残性子,靳月哪里敢找你的麻烦?”齐皓诚表示他才不信靳月能把靳辰怎么着。

齐皓诚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琴韵的声音:“三小姐,五小姐这里有客人。”

“我跟五妹是姐妹,无妨。”靳月的声音。

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靳辰面无表情地看着齐皓诚说:“给你一个选择,现在从窗户离开,我不想因为你跟靳月吵架。”

“为什么?你吵不过她?”齐皓诚好奇地问。

靳辰高冷地表示:“浪费时间浪费感情。”她根本就不想见到靳月,而靳月会主动来她这里,无疑就是冲着齐皓诚来的,靳辰表示她真的很烦。

齐皓诚无言以对,一瞬间从靳辰面前消失了踪影。而靳月保持着最柔美的笑容出现在星辰阁二楼,却看到只有靳辰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那里喝茶,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扭曲了,看着靳辰问道:“齐世子呢?”

“给你一个选择,怎么来的怎么回去。”靳辰看着靳月神色淡淡地说。追男人都追到她这里来了,靳月的脸皮还真是够厚。

靳月却像是魔怔了一样,竟然径直走过去打开靳辰的衣柜仔细看看了,又掀了靳辰的被子,把房间里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终于确认齐皓诚并没有藏在哪里的时候,脸色难看地看着靳辰说:“齐世子明明来你这里了,没有人看到他离开,你都定亲了,为什么还要招惹他?”

“靳月,”靳辰看着靳月神色淡淡地说,“我说过,让你怎么来的怎么回去,看来你耳朵不太好使。我数三声,如果你不从我面前消失的话,我会帮你。”

“靳辰,你到底有什么好得意的?你都定亲了,过了年就要嫁给魏国那个废物王爷!你难道以为齐世子会为了你违抗圣旨吗?别天真了!”靳月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看着靳辰气急败坏地说。

“一,二,三。”靳辰并没有多少停顿地数完了三个字,然后一个字没有多说,直接上前抓住靳月的衣领就把她给提了起来。

“你放开我!放开我!”不管靳月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而靳辰就那样轻松地提着靳月把她提到了楼下,然后不管琴韵和靳月的丫鬟都是一脸惊愕,到了门口之后手一甩,直接把靳月给扔了出去……

琴韵眼睁睁地看着靳辰把靳月从二楼拎下来然后扔出去,砸进了外面没有融化的雪地里,心里感觉,有点爽……

靳月的丫鬟们都尖叫着冲了出去,把已经摔得有些发懵的靳月从雪地里拉了出来,赶紧半扶半抱着靳月回去了,生怕靳月被摔伤了或者冻着了,得赶紧回去找大夫,也没有人敢对靳辰多说一句话。

靳辰表示,如果不是看在靳扬这个大哥的面子上,她绝对会把靳月直接从二楼扔下去,到时候靳月缺胳膊断腿儿就别怪她了。

靳夫人最宝贝的嫡女受了欺负,这可跟之前靳辰打了那对龙凤胎的性质不一样。靳夫人看着靳月一身狼狈地被丫鬟带了回去,心疼得要死,请了大夫过去给靳月把脉,又是吩咐熬姜汤又是亲自喂的,好一派母女情深。

靳夫人气得要死,但是靳辰可不是靳晚秋,靳晚秋是在靳夫人膝下长大的庶女,如今出嫁了还要依靠娘家,所以不得不对靳夫人这个嫡母多次忍让,而靳辰则不同。

靳夫人想让人叫靳辰过去罚跪,不可能;靳夫人想亲自过来找靳辰麻烦,也不可能;靳夫人想跟靳放告状,让靳放责罚靳辰,同样不可能。所以气得要死的靳夫人最后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愣是想不出要怎么给靳月出气,心中郁闷之极却也只能暂时忍了。

至于靳月回去之后摔了多少东西,气成什么样子,靳辰根本不知道也一点儿都不在意。

“娘,我一定要嫁给齐世子!”靳月拉着靳夫人的手说。

靳夫人抱着靳月连连点头:“娘知道,娘会帮月儿的,除了月儿,没有其他小姐能够嫁进安平王府。”

“娘,我感觉安平王妃似乎对宋舒有些另眼相看。”靳月幽幽地说。她心中恨靳辰恨得要死,却也再一次亲身体会到了自己跟靳辰的实力差距。冷静下来想想,靳辰已经定下来要和亲了,跟齐皓诚根本就不可能,而前几天靳扬成亲的时候,安平王妃似乎对宋舒不太一样,这可不是好兆头。

靳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月儿你放心,谁都别想拦着你的路。”

靳月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宋舒是这些年安平王妃第一个另眼相看的人,既然如此,就别怪她不客气了。最终安平王世子妃的位置,一定是她靳月的!

靳辰不知道靳夫人和靳月母女俩在谋划什么,吃过晚饭之后,她就找了一身夜行衣换上,然后把她的脸变成了“南宫柔”。

看着镜子中那张清秀的小脸,靳辰微微一笑,她对这张脸其实很熟悉,毕竟用了很久了。

靳辰熄灭了星辰阁二楼的灯,在夜色的掩护之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靳将军府,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风扬就跟在靳辰身后。

为了以防万一,她带着风扬在千叶城中转了一大圈之后,才朝着翰墨轩而去了。

虽然天气寒冷,但是翰墨轩二楼的窗户开着,灯也亮着,有断断续续的琴声传出来。

靳辰进去之后,就看到冷无忧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大晚上的坐在那里弹着不成调的琴,莫名给人一种很寂寥又诡异的感觉……

“你就是南宫柔?”冷无忧手一顿,看着从窗外飘进来的少女问道。他手中其实有南宫柔的画像,心中已经确定了眼前之人就是他找了很久的南宫柔,看来他选择抓了魏琰逼南宫柔现身是正确的,因为南宫柔来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很多,似乎原本就在千叶城一样……

“魏琰呢?”靳辰在距离冷无忧并不近的地方坐了下来,看着冷无忧面无表情地问。

“冷肃呢?”冷无忧看着靳辰反问。

“冷肃在我手里。”靳辰直接了当地承认了,话落就看到冷无忧神色微变,看着她的眼神更冷了。

“把冷肃交出来!”冷无忧眼神冷鸷地看着靳辰说。其实之前冷无忧对于冷肃在南宫柔手里这件事只是猜测,并没有证实。

“你既然猜到冷肃在我手里,应该知道冷肃中了仇复的毒。”靳辰看着冷无忧神色平静地说,“我知道怎么解毒,只是少了一味药。”

“什么?”冷无忧看着靳辰问。

“仇复的血。”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把他交给我,我自会杀了仇复为他解毒。”冷无忧看着靳辰说。

“冷无忧,如今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把魏琰放了,然后想办法拿到仇复的血给我。”靳辰看着冷无忧说,面色很平静,语气也很平静。

“你休想!”冷无忧看着靳辰冷冷地说,“拿冷肃换魏琰,至于给冷肃解毒的事情,我自有办法!”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你可以把魏琰藏起来,不过你的无忧宫那么多人可藏不起来,有种你就把魏琰杀了,否则你多关魏琰一天,我就让你无忧宫里的人少百个!”

靳辰话落起身就要离开,冷无忧神色一变再变,猛地拍了一下琴弦,冷声说:“站住!”

靳辰转头看着冷无忧:“你考虑清楚了?”

“我要先见到冷肃。”冷无忧看着靳辰冷声说。

“不可能。”靳辰看着冷无忧面色冷漠地说,“不要再跟我讨价还价,你既然敢抓魏琰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而这后果你承担不起,你也不敢对魏琰怎么样。我给你的选择没有余地,立刻把魏琰放了,去找仇复取血,等冷肃的毒解了,他自然就是自由的。”

冷无忧的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看着靳辰冷声说:“我答应你的条件,如果我取到仇复的血之后还是见不到冷肃的话,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陪葬!”

靳辰说得没错,冷无忧选择抓魏琰本身就很冒险。魏琰的身份天下皆知,敢动他的人就是跟魏国皇室为敌,而一个无忧宫在庞大的魏国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冷无忧当然不敢动魏琰,因为他很清楚动了魏琰他绝对会很快带着无忧宫所有的人去见阎王。事实上冷无忧的主要目的,就是用魏琰把南宫柔给引出来,而这其实是他的无奈之举,因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南宫柔的线索……

如今见到了南宫柔,而她比冷无忧想象中的要难对付百倍。冷无忧知道南宫柔一个人灭了断魂楼的断魂阵,心知自己论武功并不是南宫柔的对手,也不敢对南宫柔用毒,因为他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冷肃。

对于冷无忧放的狠话,靳辰根本不在意,她神色淡淡地看着冷无忧问道:“魏琰呢?”

冷无忧起身打开了他身后的一口大箱子,而昏迷不醒的魏琰就躺在里面。

靳辰走过去看了一下,发现魏琰只是中了强效的迷药。冷无忧把解药扔给了靳辰,靳辰直接提起魏琰就要走。

“站住!”冷无忧又叫住了靳辰,“我拿到仇复的血要怎么去找你?”

靳辰回头看了冷无忧一眼:“到时候你在翰墨轩二楼挂一面红色的旗子,我自会来找你。”

靳辰话落已经带着魏琰离开了,冷无忧气恨地捶了一下墙。他发现他在这个叫南宫柔的女子面前根本完全就是被动的地位,一切都是她在主导,因为他的确对魏琰的身份有所顾忌,又担心惹了南宫柔生气她会对冷肃不利。

冷无忧冷静下来之后,觉得那个女子应该没有骗自己,也没有必要。虽然不知道南宫柔跟冷肃如今是什么关系,但是她既然收留了中毒的冷肃这么久,就不会对冷肃怎么样。至于解药中缺了仇复的血……冷无忧眼中闪过一道冷光,他或许杀不了仇复,但是想要从仇复身上取点血,好好谋划一下并不是办不到。正如南宫柔所说,一旦冷肃的毒解了,谁都困不住他,到时候自能相见。

靳辰提着昏迷不醒的魏琰,悄无声息地回到了魏国驿馆,想把魏琰和解药都交给杜腾之后就离开,谁知还没见到杜腾的时候,先见到了另外一个人……

“南宫柔?”齐皓诚皱眉看着不远处的黑衣少女,而少女身边那个人事不省的男人,不是魏琰又是哪个?齐皓诚是因为最近有点烦,晚上睡不着觉,再加上担心魏琰,所以就蹲在魏琰的房顶上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谁知道竟然见到了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

齐皓诚认识南宫柔的这张脸,只是魏琰之前对他说,南宫柔已经回师门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千叶城?

“南宫小姐!”杜腾过来把魏琰抱了过去,接住了靳辰扔过去的解药。

靳辰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而齐皓诚有满心的疑问,直接飞身拦住了靳辰的去路。

“齐世子,我家王爷被人劫走了,南宫小姐是来救他的。”杜腾看着齐皓诚说。大家明明都是朋友,可千万别打起来啊!

“不,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有点问题想问这位南宫小姐。”齐皓诚看着靳辰说。

“无可奉告。”靳辰话落就直接运起凌云步消失了踪影,而齐皓诚要去追的时候,却被杜腾拦住了。

“杜子你让开!你拦我做什么?还不快去看看魏琰怎么样了?”齐皓诚瞪着杜腾说。

“我家王爷只是中了迷药,没有大碍。”杜腾看了一眼被自己情急之下扔到地上的魏琰,默默地又转回视线看着齐皓诚神色认真地说,“南宫小姐是我家王爷的恩人,齐世子还是不要招惹她。”

齐皓诚很清楚凌云步的速度,心知自己已经追不上南宫柔了,倒也不再去追,看到杜腾抱着魏琰回了房间,就跟着进去了。

杜腾把魏琰放在床上,然后把靳辰给他的解药给魏琰用了,不过片刻功夫,魏琰就幽幽地睁开了眼睛,神色还十分迷茫。

“我这是怎么了?”魏琰坐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看着杜腾问。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昨晚入睡之前,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爷昨夜被人抓了,是南宫小姐把爷救了回来。”杜腾说。

魏琰神色一怔:“谁抓了我?”

“冷无忧。”杜腾说。

魏琰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他在找死!”

“无忧公子啊?”齐皓诚看着魏琰好奇地问,“听说那货就是个脑子不太清醒的疯子,他抓你干嘛?”

冷无忧在江湖上名声很响亮,因为他为人不择手段,不讲道义,睚眦必报,曾经就因为一个女人爱慕他对他投怀送抱,而他不喜欢那个女人,就把那个女人给亲手大卸八块了。最后那个江湖女子所在的门派去无忧宫讨要说法,结果去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去。

所以冷无忧虽然不是江湖至强高手,但是也没有人愿意招惹他,因为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旦跟人有什么争执,总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谁能扛得住?老话说得好,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而冷无忧明显就是那种冲动起来不要命类型的人。

魏琰心思一变再变,他倒是知道冷无忧跟冷肃的关系,冷无忧抓了他,还逼得靳辰用“南宫柔”的身份出现相救,左不过就是为了冷肃罢了。不过这些事情魏琰不能跟齐皓诚说,所以就很无辜地表示:“鬼知道那个疯子抽什么风,既然敢招惹爷,就别怪爷对他不客气!”

“你要怎么对他不客气?灭了无忧宫?”齐皓诚唇角微勾看着魏琰问。都是根正苗红的贵公子,齐皓诚跟魏琰还不太一样,因为魏琰生意做得很大,也算是在江湖上行走了好几年,各路牛鬼蛇神都见过,而齐皓诚极少跟真正的江湖人打交道。

“不急,”魏琰唇角微勾,“先灭了无忧宫的生意,我要让他一分钱都别想再赚到!”无忧宫的弟子多是女人,冷无忧在天下各处开了不少青楼,自然是赚钱的。魏琰不知道靳辰跟冷无忧是怎么交涉的,灭了无忧宫倒是有点麻烦,不过让无忧宫没钱赚,对魏琰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不错不错!”齐皓诚微微一笑,“这的确是你的风格。”

“好了,你可以滚了,我要睡觉。”魏琰看着齐皓诚说,齐皓诚在,魏琰也不方便问杜腾事情的来龙去脉。

“南宫柔在千叶城吧?她不会是来找靳小五麻烦的吧?”齐皓诚显然没打算走,而且脑洞奇特地想到了一种神奇的可能性。虽然魏琰说墨青和南宫柔没什么,但是齐皓诚觉得南宫柔不喜欢魏琰的确是真的,但是未必不喜欢墨青。如果她喜欢墨青,如今知道墨青要娶靳小五,以她的脾气,该不会是来找靳小五麻烦的吧?

“咳咳!”魏琰也是服了齐皓诚,想来齐皓诚有遗传到安平王妃那神奇的脑回路,“赶紧滚,哪来那么多好奇心?你自己的事情都是一团糟,管这么多做什么?”

听到魏琰的话,齐皓诚的神情一瞬间变得有些落寞……的确,他自己的事情如今还是一团糟,他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了父母之后,这两天看着父母都有些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中也不好受啊!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