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特殊的礼物/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默默地走了,魏琰神色一正,看着杜腾说:“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讲一遍。”

杜腾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魏琰讲了。其实就是魏琰昨夜睡着之后着了冷无忧的道,被冷无忧没有惊动任何人给劫走了。冷无忧还留下了信息,说让南宫柔三日之内去翰墨轩找他。靳辰就用南宫柔的身份去了,至于在翰墨轩发生了什么,杜腾是不知道的。只知道神通广大的“南宫小姐”一出马就很快把他家主子给毫发无伤地救了回来。

魏琰脸色沉沉,冷无忧应该就是冲着冷肃来的,抓他的目的是为了引出南宫柔。看来他明天应该去找靳辰问问,到底跟冷无忧谈了什么,才好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第二天一早,宋舒上门来找靳辰玩儿,去往星辰阁的路上碰到了靳月,靳月竟然破天荒地对宋舒笑了,一副十分友好的样子,明明看起来很甜美的笑容却让宋舒心里感觉有些瘆得慌,十分不真实……

见到靳辰的时候宋舒还问了一句:“靳月没有吃错药吧?”

“没有吃对过。”靳辰唇角微勾。

宋舒被逗乐了:“难道她来找你麻烦了?”

“我昨天把她从我这里扔出去了。”靳辰微微一笑说。

宋舒哈哈笑了起来:“字面意思?”

靳辰唇角微勾:“没错。”

宋舒表示靳辰扔得好!扔得妙!她就是不喜欢靳月那个两面三刀的人,如今看到靳月就想揍她!

“唉!靳辰你要是没定亲就好了。”宋舒看着靳辰一脸遗憾地说。

“何出此言?”靳辰表示她订了亲没什么不好的。

宋舒有些可惜地说:“我爷爷最近突然对我二哥的亲事上了心,让我大嫂在千叶城里物色合适的小姐呢。如果你没定亲的话,就可以嫁给我二哥当我二嫂了!”

靳辰无语望天:“不好意思,这种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宋家老二?靳辰只记得是个看起来很阳光的大男孩,没有其他的感觉了。

“是啊。”宋舒撇了撇嘴,“我问我二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不知道谁会成为我的二嫂呢,希望是个好相处的人。”

靳辰也没说什么。宋舒的要求其实很正常,如今宋国公府内宅主事的是靳晚秋,但靳晚秋是个寡妇,等宋天行娶了亲,他的妻子才是名正言顺的国公府世子妃,而且未来会成为国公夫人,到时候跟靳晚秋如何相处也是个问题。

“你呢?”靳辰看着宋舒问。

“我?我没事啊!”宋舒一脸无辜地看着靳辰说。

“你爷爷应该也说了你的亲事吧?”靳辰唇角微勾,“你也到了该说亲的年龄了。”

“我不着急。”宋舒笑着说,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靳月比我老那么多都还没定亲呢,我还小着呢。”

靳辰唇角微勾,看来宋舒跟靳月真的是相看两相厌了。不过靳月的确比宋舒大一岁多,宋舒其实也不算大,不过一般人家都会在这个时候开始考虑结亲的事情了。

“其实我觉得你跟魏琰还挺合适的。”靳辰看着宋舒微微一笑说。

宋舒直接跳了起来:“靳辰你可别胡说!谁跟那个混蛋合适啊?我这辈子就算嫁不出去也绝对不会看上那个混蛋!”

靳辰看着宋舒的反应微微一笑:“话不要说得这么满,说不定未来某天你就觉得魏琰还挺顺眼的了。”

“绝对没可能!”宋舒一脸严肃认真地看着靳辰,就差指天为誓了,“如果我未来某天喜欢上魏琰,我的名字就倒着写!”

靳辰突然笑了起来,宋舒有些不明所以。她原本背对着窗户坐在那里,这会儿顺着靳辰的视线转身看去,就看到魏琰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后,神色有些怪异地看着她……

此时的场景颇有几分尴尬,宋舒在背后说魏琰,谁知道魏琰会突然出现在她身后。而宋舒脸色微红,神色有些不自然,反应过来之后猛然站了起来,看着魏琰目光不善地说:“姓魏的,大白天的你竟然直闯女子的闺房?靳辰是要嫁给你表哥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副要为靳辰做主的样子。

魏琰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我找靳辰有事,你没事的话就离开。”话落已经在靳辰和宋舒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靳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伸手给魏琰倒了一杯茶。

“你凭什么让我走?我先来的!”宋舒不服气地说着又坐了下来,“你这个不务正业的人找靳辰能有什么事情?”

“宋舒。”魏琰难得一本正经地叫宋舒的名字,“我现在很真诚地跟你道歉,过去都是我的错,咱们以后能够和平相处吗?”因为齐皓诚跟靳晚秋的关系,还有宋舒跟靳辰俨然已经成了好友,魏琰真的不想每次碰到宋舒都得吵架。

难得看到魏琰正经起来,宋舒直觉魏琰眼中的认真不是装的,想想觉得自己这样一直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好像有多在意魏琰一样……于是宋舒也正色看着魏琰说:“好,你的道歉我接受了,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那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魏琰看着宋舒说。

魏琰话落宋舒又来气了:“姓魏的,为什么你来了我就要走?我是来找靳辰玩儿的,还没说两句话呢,凭什么要给你让位置?”

靳辰表示魏琰和宋舒两个人想要心平气和地相处似乎有点困难。心知魏琰今天过来的确有事,靳辰看着宋舒说:“宋舒,我跟魏琰有事要谈,你先去外面转转,我一刻钟之后就下去找你,我们一起出去逛街。”

“那好吧,一刻钟哦。”靳辰开口了,宋舒也没有再说什么,自己下楼去了。

就剩下魏琰和靳辰的时候,魏琰开口就说了一句:“你又救了我一次,多谢。”

靳辰微微摇头:“这次你是被我牵连的。”冷无忧的目的本就不是魏琰。

魏琰也没多说什么,看着靳辰问:“你跟冷无忧谈了什么?”魏琰知道靳辰并没有拿冷肃去交换,因为冷肃这会儿还在墨青的那个小宅子里被风清看着吃吃喝喝。

靳辰把她跟冷无忧的谈话简单地跟魏琰说了,魏琰微微点头说:“看来冷无忧的确很在乎冷肃的安危。”冷无忧在面对“南宫柔”的时候,行事有些畏首畏尾,不太像他之前的风格,想来是顾忌着冷肃在“南宫柔”的手中,不敢轻举妄动。

“如此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魏琰说。既然靳辰跟冷无忧约定好了,等冷无忧取到仇复的血,就在翰墨轩二楼留下记号。那么魏琰决定不动翰墨轩,至于冷无忧其他各处的产业,就都等着关门大吉吧!

魏琰又问了一下墨青有没有传信回来,靳辰说没有,魏琰也没多说什么,很快又从来路离开了。

靳辰下楼出去,就看到宋舒正在湖边百无聊赖地扔石子玩儿。看到靳辰出来眼睛一亮就跑了过来,挽住了靳辰的手臂:“魏琰已经走了吗?我们去逛街吧!我大嫂要过生日了,我还没想好要送她什么礼物呢!”

刚刚出来吹了会儿冷风,宋舒也想通了。她一向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唯独在魏琰的事情上有些冲动了。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魏琰本就是那样的混蛋,她一直耿耿于怀真的是浪费感情浪费时间。所以宋舒决定了,她以后不再找魏琰麻烦了,不过跟魏琰做朋友也没可能,因为她很看不上魏琰的为人,风流成性不负责任,就是个混蛋!

腊月初十是靳晚秋的生日,而她这天也才刚满十九岁而已,已经嫁人生子守寡,在世人眼中,她接下来的人生已经定了,就是操持宋国公府内宅的事情,抚养宋安翊长大成人。

宋舒之前来找靳辰的时候,热情邀请靳辰在腊月初十去宋国公府做客,说是府里要给靳晚秋办个生辰宴,也没有外人在,让靳辰一定要去,靳辰也答应了。

腊月初十这天,靳辰骑着她家小二出了靳将军府,手中还提着一个包袱。里面放着几个礼盒,一个是靳扬和姚芊芊给靳晚秋准备的生辰礼,一个是老四靳飞宇准备的,都是知道靳辰今天要去宋国公府所以昨天拿过来让靳辰帮忙带过去的。

靳扬三朝回门之后就又开始去军营了,白天不得闲。而靳家老四靳飞宇也跟着靳扬在军中历练。至于靳家其他人对靳晚秋的生辰都没有什么表示,靳辰觉得很正常。

至于靳辰自己当然也是准备了礼物的,只是她的这个礼物有些特殊……

靳辰到了宋国公府,很快被迎了进去。虽然说府里要给靳晚秋办生辰宴,但是因为府中人少,所以还是显得有些冷清。

靳辰到了靳晚秋的院子的时候,就看到宋家人都在了,也就只有她一个外人。

“靳家五丫头来了!”宋老国公见到靳辰过来很高兴,因为靳辰星辰阁里的花如今有一半都到了宋国公府里。

宋老国公怀中抱着的宋安翊似乎还记得靳辰,笑眯眯地伸手让靳辰抱抱。

宋舒接过了靳辰带来的东西,靳辰把宋安翊抱了过来,点了一下宋安翊的小鼻子,宋安翊高兴得咯咯直笑。

靳晚秋正在泡茶,宋天行在一边坐着,靳辰对宋天行微微点头叫了一声:“宋二公子。”

宋天行脸色微红,有些无措地站起来对着靳辰拱了拱手:“靳五小姐。”

“哎呀二哥你紧张什么?”宋舒看到宋天行的样子觉得很搞笑。宋天行一向都很大方的,难得看到他有些拘束的模样。

宋老国公眼眸微闪,目光从靳辰脸上扫过,看了一下自家孙子,心中微叹。宋天行可千万别看上这个靳家五丫头了,这姑娘如果没定亲的话还好,如今已经定下要和亲魏国了。看来还是要跟靳晚秋说,抓紧时间给宋天行定亲吧!

宋舒拆开了靳辰带过来的包袱,有些惊讶地说:“靳辰你怎么带了这么多礼物来?”里面的礼盒有好几个。

“这两个是大哥和大嫂准备的,这个是四哥准备的,这个最小的是我给二姐的礼物。”靳辰抱着宋安翊坐在那里,指着桌子上大小不一的几个礼盒说。

宋家人其实也都知道靳家人对靳晚秋是什么态度,对于靳辰带来的这几分礼物也不觉得意外。靳晚秋微微一笑,只是跟靳辰道了谢,没有说别的。

时间还早,坐在一起喝茶的时候,宋舒兴致勃勃地把靳辰带过来的几个礼盒都拆开了。

靳扬和姚芊芊夫妇俩准备了两样礼物,一样是给靳晚秋的一套十分精美的玉饰,另外一样是给宋安翊玩儿的,一套憨态可掬的小玉娃娃。靳飞宇准备的礼物比较简单,就是一根看起来很雅致的发簪。

而当宋舒打开靳辰带来的礼物的时候,忍不住赞了一句:“靳辰,你从哪里买来的?为什么我没有遇见这么好看的东西呢?”

只见精美的礼盒里面躺着一支木制的发簪,簪头雕刻着靳晚秋最喜欢的梅花,雕工十分了得。而最难得的是,发簪上面竟然还刻着两个小字,是靳晚秋的名字。凑近了,还能够闻到淡淡的清香。虽然说金玉之物看起来比较华丽贵重,一般大家夫人小姐都不会用木簪,但是真正好的木簪也是很难得的,就像靳辰头上一直插着的这一支,一看就不是凡品。

宋舒拿起了那根木簪递给靳晚秋,笑着说:“大嫂你快看,上面还有你的名字呢!靳辰真的好有心啊!”

靳晚秋接过来看了看,感觉很喜欢,笑着对靳辰说:“多谢小五了。”

“靳辰,是你自己雕刻的吗?没想到你还会这个呢!”宋舒看着靳辰说。

“不是我做的。”靳辰看着靳晚秋很喜爱的样子微微一笑,“是我专门找人为二姐定做的。”

“哎呀我给大嫂精心挑选的礼物还是被靳辰给比下去了。”宋舒笑着说。她当时拉着靳辰逛了半天街,最后才给靳晚秋选了一个玉镯,还花了不少的银子,今天看到靳辰拿过来的一根木簪,倒是觉得被比下去了。

靳辰笑笑没有说话。其实那根木簪并不是她给靳晚秋准备的生辰礼物,而是齐皓诚昨天给她的。齐皓诚一直都记得靳晚秋的生日,这是他给靳晚秋准备的生辰礼物,只是他自己没法交给靳晚秋,所以就通过靳辰的手送到了靳晚秋的手中,还让靳辰千万不要说是他给的。

靳辰没有拒绝,是因为她心里其实是希望齐皓诚能够如愿跟靳晚秋在一起的,靳晚秋如果就这样守寡一辈子真的太辛苦了。

宋家人少,彼此之间关系都很好,所以也不讲那么多虚礼,都坐在一起吃饭给靳晚秋庆祝生辰。

饭菜十分丰盛,几人说说笑笑的倒也热闹。宋老国公年纪大了,有午休的习惯,吃过饭之后就走了,把宋天行也给带走了,说让靳晚秋和两个妹妹好好聊聊。

宋安翊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把宋舒的衣服弄脏了。宋舒回去换衣服,宋安翊去睡了,就剩下靳晚秋和靳辰姐妹俩的时候,靳辰看着靳晚秋在宋舒催促之下已经戴上的那根木簪,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二姐,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靳晚秋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摇头笑笑:“现在就挺好的。”至于未来,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二姐,你才十九岁,一辈子还很长。”靳辰看着靳晚秋说。

靳晚秋神色有些怔忪,摇摇头失笑:“小五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些了,我现在真的挺好的,能够看着安安平安长大,我就心满意足了。”

“如果遇到一个好男人的话,二姐会考虑改嫁么?”靳辰倒也没打算拐弯抹角,直接看着靳晚秋问道。

靳晚秋神色微变,看着靳辰说:“小五,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这世道女子生活本就不易,靳晚秋更是不敢奢望什么,因为欲望多了就会行差踏错,对她来说,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宋安翊这个儿子,没有别的。

宋舒去而复返,靳辰也很快转移了话题,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其实知道齐皓诚和靳晚秋想要在一起很困难,齐皓诚本就是个聪明人,他这么多年把心事埋在心底不敢做什么也不敢与人言,是因为他也知道一旦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或许不会受到多大影响,而靳晚秋平静的生活就会被打破,本就不那么好的处境会变得更加难堪……

只是有些事情,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伸手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正如魏琰对齐皓诚说的,要么就彻底放弃,如果真的放不下的话,就要想办法解决了。

靳辰觉得齐皓诚这样苦情兮兮地暗中守着靳晚秋并不是办法,固然这样不会给靳晚秋招惹什么麻烦。只是这种事事关靳晚秋的名节,靳辰也知道靳晚秋顾虑颇多,就一个宋安翊就把她改嫁的路给堵了,更别提还有宋家人和靳家人必然的反对,还有世人异样的眼光……

三人又聊起了宋天行的亲事,靳晚秋说还没有合适的人选,宋天行自己又没有什么想法,就只能慢慢看了,也着急不来。

这边宋家人刚开始操持宋天行的亲事,结果没过几天之后,夏皇突然下旨给宋天行指婚了,指的是八公主夏蝶衣。

皇上赐婚,这是圣恩,断没有拒绝的余地。宋天行接了圣旨,脸上也不见多少喜色。靳晚秋心情很平静,过了年夏蝶衣就会嫁进来成为世子妃,很快会成为国公夫人,而她本身就是个金枝玉叶的公主,靳晚秋并没有什么要被剥夺府中权力的危机感,反而觉得到时候她可以放下很多事,不用操那么多心,好好照顾宋安翊了。而宋舒以往不怎么跟皇室的公主来往,对夏蝶衣的印象就是容貌和才华都很出众,性子很温柔大方。

宋老国公倒是很高兴的样子。他倒是不在意夏蝶衣曾经失败的那次和亲经历,想来经历过那一出之后,夏蝶衣身为公主的傲气也能磨去一些。宋老国公还是传统的思想,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皇上赐婚更是好事,只要那个八公主嫁进来之后安心相夫教子,宋老国公就满意了。毕竟他年纪这么大了,就是想着孙子孙女的亲事早点定下来,多给他生几个小重孙子,他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这天靳夫人突然跟靳放提起了靳松的亲事。

“老爷,二房那边的松儿就比扬儿小一岁,二弟不在了,二弟妹身体不好,他的亲事咱们要不要帮忙操心一下?”靳夫人对靳放说。

靳放神色淡淡地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二房的事了?”靳夫人跟靳二夫人温氏一向走得并不近,对二房的两个孩子也不是很关心,突然提起靳松的亲事倒是让靳放有些意外。而且因为靳原还活着的事情,靳放一听到二房的事情就觉得有些厌烦,但是他又不能跟别人说。毕竟靳放的打算是,等把靳辰嫁出去了,就把靳原那个祸害给解决掉,然后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老爷,二弟妹已经在给松儿物色千叶城的小姐了,我想到了一个人选,老爷肯定会觉得很合适的。”靳夫人看着靳放笑着说。

“哪家小姐?”靳放神色淡淡地问。

“宋国公府的小姐。”靳夫人笑着说,“咱们靳家跟宋家的关系摆在那里,如果结了这门亲,再好不过了!”

靳放想了想,倒是认同地点了点头:“也算合适。”靳松怎么说都是靳放看着长大的,曾经也是视如己出的。只要靳家不出事,靳家二房跟大房在外人眼中还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靳放觉得靳夫人这次的想法倒是很不错。

“老爷也觉得好的话,明儿我就去跟二弟妹聊聊。”靳夫人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

靳放随意地嗯了一声,并不知道靳夫人心中在想什么。靳夫人当然不是突然开始关心二房的靳松了,而是因为她跟靳月都决定要把宋舒这个潜在的障碍给除掉,她们当然不可能找人把宋舒给杀了,早点促成宋舒定亲却是个好办法。

其实靳夫人和靳月母女都很讨厌宋舒,无奈靳家和宋家的关系摆在那里,靳放一直都敬着宋老国公,而且宋舒还是宋家唯一的小姐,这一般身份的人家也配不上她,纨绔子弟的话宋家不会同意。所以思来想去,靳月就想到了二房的堂兄靳松,跟靳夫人提了之后,靳夫人觉得很合适,而且她们都觉得这门亲事要成的概率还是很大的。等宋舒定了亲,自然没有人挡着靳月嫁进安平王府的路了。

靳放这关已经通过了,靳夫人想着明天去找她那个妯娌好好谈谈,想必她不会反对的。到时候靳家派人上门去提亲,以靳宋两家的关系,宋老国公十有八九会点头,届时就万无一失了。

第二天一早,靳夫人难得亲自去了二房看靳二夫人。

靳二夫人温氏有些意外,因为这些年不管有什么事,靳夫人都是摆着架子派下人过来叫她过去,这都时隔很久没有来过二房的宅子了。

“弟妹,今日我来是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谈谈。”靳夫人笑容满面地看着靳二夫人说。

“大嫂有什么事就说吧。”靳二夫人不太明白靳夫人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听说弟妹最近在给松儿物色合适的小姐,我正好想到了一个很合适的人选,昨日跟你大哥提了,他觉得很不错,所以就过来找弟妹说说。”靳夫人一副真心实意为靳松好的模样。

靳二夫人微微愣了一下:“大嫂说的是哪家小姐?”她的确在为靳松的亲事操心,因为靳松年纪也不小了,靳萱来年就要出嫁了。靳二夫人身体不太好,想着赶紧娶个儿媳妇回来操持内宅,给靳家二房开枝散叶。

“就是宋国公府的小姐宋舒。”靳夫人笑着说,“咱们靳家跟宋家可是世交,那位宋小姐想必弟妹是见过的,容貌才华都很出挑,性子也很爽利,嫁进来就能帮弟妹分担一些。”靳夫人这还是破天荒地第一次夸宋舒,以往宋舒在她口中都是不懂礼数的野丫头……

“宋家小姐?”靳二夫人想了想,她的确认识宋舒,宋舒也的确如靳夫人所说的那样。而且靳二夫人就是想找一个性子强势一些的儿媳妇儿,娶进来能够主事。听靳夫人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宋舒很合适。

“大嫂,宋家能应了这门亲吗?”靳二夫人有些不确定地说。宋家如今可就宋舒这么一个小姐,万一宋老国公看不上靳松的话,这门亲事可是成不了。

“弟妹放心吧,咱们两家的关系,宋家断没有不应的道理。”靳夫人胸有成竹地说,“看来弟妹也是中意宋家小姐的,弟妹身体不好,这件事就包在大嫂身上了。弟妹莫不是忘记了,晚秋可是宋家内宅主事的人,这是亲上加亲,宋家不会回绝的。”

靳二夫人想了一下,觉得靳夫人说的很有道理。妯娌两个难得聊得很投机,说着说着已经定下来这几日就找媒人去宋国公府提亲了……

靳夫人面带喜色地走了,像是她自己的儿子要结一门好亲一样。靳萱有些不解地问靳二夫人:“娘,大伯母怎么突然关心起哥哥的事情了?”以往靳夫人可是很看不上他们二房的人,还是靳放坚持,所以在靳原死了之后,大房跟二房虽然没有住在一个宅子里,但事实上就是一家,因为二房这边的花销都是从大房账上走的,包括靳萱的嫁妆,也都是大房准备的。因为靳原走的时候,二房孤儿寡母的本就没有多少家业,靳二夫人也不擅长经营,要是大房不管的话,二房哪里还有今天这么安逸的日子?

“你大伯母心不坏,她这次是真心想要给松儿操持的,娘觉得宋家小姐很合适。”靳二夫人脸上难得出现了喜色,倒是把靳夫人当成体恤她的长嫂了。

星辰阁。

琴韵过来给靳辰摆饭的时候,提起今天靳夫人去了二房那边的事情。

“小姐,奴婢听三小姐院子里的丫鬟偷偷说的,说是夫人有意要让靳家跟宋家结亲呢。”琴韵对靳辰说。

“宋国公府么?”靳辰微微愣了一下,“不是已经结过亲了?”靳晚秋嫁进了宋国公府冲喜,两家不是已经是姻亲关系了吗?再结亲的话,还能是谁?

“说是想要让二房的靳松公子跟宋家小姐结亲。”琴韵说。她觉得这件无意中听来的事情有告诉靳辰的必要,是因为靳辰跟宋舒的关系很好。

靳松?自从靳辰回到千叶城之后就再没见过他,听说一直在军营里。靳松给靳辰的印象就是一个有些古板不苟言笑的年轻人,似乎还有点愚孝,脑子一根筋,因为他曾经试图阻止靳辰回千叶城,就因为靳原的死和靳二夫人的一封信,完全没考虑到靳辰如果失踪的话会有什么后果。靳辰对靳松的印象不怎么好,是因为她觉得靳松脑子有坑,跟靳扬差远了。

靳松和宋舒?靳辰觉得有些无法想象这两个人在一起是什么模样……宋舒是个开朗大方的性子,爱玩爱笑爱闹,而靳松明显相反。靳辰怎么想都觉得宋舒跟魏琰在一起更加顺眼一点……

靳辰边吃饭边想,听说靳夫人一直跟二房的关系不怎么融洽,怎么突然这么热情主动地要帮靳松操持亲事了呢?偏偏定下的还是靳夫人明显很讨厌的宋舒,这件事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而且靳夫人的行为一般都有靳月的影子在里面,她们母女俩想要促成靳松和宋舒的亲事,绝对不可能是为了靳松好,因为她们根本不是那样的人。

那么,她们母女俩的目标就很明显了,宋舒……让宋舒嫁给靳松,对靳月有什么好处呢?靳辰在想。

不是靳辰非要恶意揣测靳夫人和靳月母女俩的目的,实在是那对母女就是那样自私自利的人,她们绝对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靳辰觉得,让宋舒嫁给靳松,在靳夫人和靳月母女看来肯定是对靳月有好处的,而好处大概就是齐皓诚了。

靳月想嫁给齐皓诚,这点毫无疑问。而靳辰之前听说,安平王妃似乎对宋舒有些另眼相看。如果就因为这个,靳月要扫平宋舒这个障碍,所以想让宋舒赶紧定亲的话,逻辑非常合理。

而客观来说,靳松并不是纨绔子弟,他很努力上进,在别人眼中是个很不错的公子哥儿,靳辰不喜欢靳松这个人是出于一些私人原因。

而靳辰并不认为靳夫人和靳月费心给宋舒挑了靳松这样一个还不错的定亲对象是她们母女俩良心发现了,她们不过是很清楚如果想让宋舒嫁给别人的话过不了靳放和宋家那一关,而以靳家和宋家的关系,靳家上门求亲,成的概率看起来还是很大的。

靳辰吃完饭之后,想了想觉得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坐视不理。虽然宋舒说她不可能喜欢魏琰,虽然靳松这人也不算坏,但总归这件事是靳夫人和靳月不怀好意想要算计宋舒的,靳辰决定告诉宋舒一声,至少让她有个心理准备。万一靳家派人上门求亲,宋老国公直接答应了,宋舒又不喜欢靳松,那就尴尬了。

琴韵过来收拾碗筷的时候,靳辰对她说:“我出去一下。”

琴韵微微点头,也没问靳辰要去哪里。等她收拾好下楼的时候,靳辰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靳将军府。

在大白天的时候偷偷出现在外面其实感觉很神奇。靳辰也没有做什么伪装,就那样一路小心着避开所有的视线,偷偷溜进了宋国公府。

进宋舒院子的时候靳辰还在想,其实她可以光明正大过来拜访的,当时怎么就想着偷偷溜过来了……

“靳辰?”

宋舒正好出门,一转头就看到靳辰越过院墙无声无息地飞了进来,有些惊讶地叫了一声。

“你怎么不走大门啊?”宋舒有些奇怪地问。

“忘记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宋舒……

不过宋舒看到靳辰过来找她还是很开心的,拉着靳辰坐下,笑嘻嘻地跟靳辰说她昨天学了一个新的招式,很厉害的。

“我来找你有事。”靳辰看着宋舒说。

“什么事啊?我还准备晚点去找你呢,我大嫂后天要去望月庵还愿,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宋舒看着靳辰笑嘻嘻地说。

“还愿的事情等会再说,我先问你,认不认识靳松?”靳辰看着宋舒问。

“靳松?”宋舒愣了一下,“你说你那个总是板着脸的堂兄啊?我见过,不过没说过话。还说呢,之前我有一次去靳家碰到他,当时我就飞到树上给安安摘了一朵花就下来了,结果他看着我的眼神里都写着我没规矩,气死我了!”

额……靳辰还没多问,就已经知道宋舒对靳松是什么感觉了。不过二房的靳松和靳萱兄妹俩的确都是那样,性格有些刻板。

“哎!靳辰你还没说有什么事呢?”宋舒丝毫没有把靳辰要说的事情跟靳松联系起来,因为她从不觉得自己跟靳松会产生什么交集。

“靳家准备来宋家提亲了。”靳辰看着宋舒唇角微勾。

宋舒愣了一下:“提亲?提什么亲?我二哥亲事已经定下来了啊?”话落又觉得不对劲,愣愣地看着靳辰问,“难道是向我提亲?谁啊?”话落神色一变,“靳辰你说的不会是那个靳松吧?”

“没错。”靳辰微微点头。

“不行!”宋舒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我才不要嫁给那个男人!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他!”

“别激动。”靳辰伸手把宋舒又拉了下来,“提亲的人还没来呢,这不是先跟你说一声嘛,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不需要有什么心理准备,提亲的人来了就直接回绝了!”宋舒斩钉截铁地说。

“这件事的决定权在你爷爷手里。”靳辰看着宋舒说,“靳家跟宋家的关系你也知道,你爷爷说不定觉得靳松还不错,毕竟他是想让你早点定亲的。”宋老国公一大把年纪了,肯定是希望孙子孙女的亲事都早点定下来。

“那也不行!”宋舒说,“我一定要嫁一个我喜欢的男人,否则我就不成亲!”固然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疼爱孩子的长辈还是会考虑孩子的心意的,不然把一对相看两相厌的人硬凑在一起也会成怨偶。

“你知道就好了,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靳辰说。如果宋舒坚决反对的话,宋老国公大概也不会同意,毕竟宋老国公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

靳辰又从宋国公府暗中离开,回了靳将军府。

心急的靳夫人第二天就找了媒人去宋国公府提亲了。宋老国公有些意外,倒是没有一口回绝,说要考虑考虑,毕竟两家的关系摆在那里,而且一般求亲女方都会拖个几天,就算满意也不会当场就应下。

媒人来的时候靳晚秋也在场,媒人走了之后,宋老国公问靳晚秋:“晚秋,你觉得这门亲事怎么样?”在宋老国公的印象中,靳松是个很上进的小伙子,为人也很正直。

“爷爷,这毕竟是舒儿的亲事,还是问问她自己的意思吧。”靳晚秋没有发表什么意见。靳家突然遣了媒人上门来提亲,之前也没有跟靳晚秋说过一句,靳晚秋有些不太明白靳夫人这是想要做什么,明明靳夫人原本不太关心靳松和靳萱的事情,难道这是靳放的意思吗?

其实靳夫人是想过要不要先跟靳晚秋说一声,让靳晚秋务必促成这桩亲事。只是靳夫人一想到靳晚秋就想起靳放曾经因为靳晚秋打了她一巴掌,心中对靳晚秋厌恶到了极点,后来也就作罢了,因为她觉得就算找靳晚秋说,以靳晚秋的性子,说不定还会跟她对着干,还不如就这样直接上门提亲,反正这样的大事决定权还在宋老国公手中。

“也好。”听到靳晚秋的话,宋老国公微微点头,“那把舒儿叫过来问问吧。”

宋舒来的时候,已经知道靳家派人来提亲了,也心知宋家不会当场就应下,所以并不着急。

一进门,不等宋老国公问,宋舒就神色认真地说:“爷爷,大嫂,我已经知道了,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题外话------

今儿是二月的最后一天,本书上架正好一个月了~多谢大家的支持,游游会继续加油哒↖(^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