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下次见面咬死他!/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何?”宋老国公看着宋舒问。

“我们不合适。”宋舒说,“我不喜欢靳松那样的人。”

宋老国公神色有些不悦:“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本身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宋家情况比较特殊,宋舒的父母都已经过世了,宋老国公当然是疼爱宋舒的,只是这种事也不会由着宋舒的性子乱来。

“哎呀爷爷!”宋舒笑嘻嘻地凑到了宋老国公跟前,“爷爷这是迫不及待想要把我泼出去了吗?我还小呢,不着急。”

宋老国公胡子抖了抖,想板着脸结果没成功:“你还小?真是不羞!”

“人家就是还小呢嘛!”宋舒难得撒娇,“而且我不想嫁到靳家去,我不喜欢他们家的某些人。”

“你这说的什么话?”宋老国公瞪着宋舒说。

“爷爷,”宋舒突然正了正神色,看着宋老国公说,“我们都知道你跟靳家爷爷是兄弟,咱们家跟靳家是世交,但是靳夫人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她对大嫂怎么样我们都清楚。她一直都看我很不顺眼,好几次大嫂被罚跪都是因为我而被靳夫人迁怒的。靳家二房跟大房的关系摆在那里,我要真嫁过去了,靳夫人就是我半个婆婆,那我岂不是要天天被她折腾?爷爷你忍心看我嫁过去受苦吗?”

靳晚秋神色如常地坐在一旁没有说话,并不觉得宋舒在她面前说靳夫人的坏话有什么不对,因为事实上宋舒说的都是实话。

不提靳夫人对靳晚秋的不喜,靳夫人对宋舒也相当不喜,很多次都因为靳月在靳夫人面前告状,靳夫人不能动宋舒就折腾靳晚秋来出气。

而靳家二房事实上就是依附大房生存的,靳二夫人其实没有多少主见,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不管她心中是否情愿,都不可能跟靳夫人对着干。而靳松的妻子,的确得把靳夫人当做半个婆婆来敬着。以宋舒的性格,要真的进了靳家的门,跟靳月不对付是必然的,被靳夫人折腾也是必然的。

听了宋舒的话,宋老国公沉默了。他跟靳老将军的确是拜把子的兄弟,只是如今靳老将军已经不在了,靳放为人其实没啥问题,就是不管府里的事情,而他那夫人偏偏还是个拎不清的。

这些年靳晚秋在靳家受了多少委屈,宋老国公其实都清楚。只是一个孝字压着靳晚秋,宋老国公能管的也有限。宋老国公年纪是大了,但是很多事还是明白的,尤其是靳家的事情。他心知宋舒说的基本都是真的,靳夫人的确不喜欢宋舒,靳家那个三小姐靳月跟宋舒从小就不对付,如果宋舒真的嫁进了靳家的话,不管是忍气吞声还是闹起来,都不是宋老国公想看到的……

原本宋老国公觉得这门亲事不错,毕竟两家是世交,宋老国公也没细想。可这会儿再想想,却觉得正因为两家是世交,这门亲事结不得……

本身宋家和靳家的关系已经很密切了,靳晚秋嫁进了宋家,两家不仅是世交还是姻亲。所以宋老国公明知靳晚秋受了委屈,最多也就只能仗着辈分训斥一下靳放,做不了别的,毕竟不能真的撕破脸,对大家都不好。

如果结了这门亲,宋舒再嫁到靳家去,两家的关系固然更加密切了,但是太近了未必是好事,来往的时候反倒会更多了几分顾虑。如果宋舒真的跟靳松成为怨偶的话,岂不是伤了两家原本的和气?

“晚秋,你觉得呢?”宋老国公沉吟了一下,转头看着靳晚秋问道。

“爷爷决定就好。”靳晚秋微微一笑。一边是她的堂兄,一边是她的小姑子,她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好直说,而且她觉得宋老国公心中应该已经有决定了。

宋老国公叹了一口气,抚摸着自己的胡子说:“舒儿年纪还小,就再多留两年吧!”

这个世界女子十五岁及笄,十六七岁出嫁算是比较正常的了。宋舒今年才十五出头,真的不算大。

对于宋老国公的决定,宋舒很高兴,靳晚秋觉得在意料之中。一来结亲是结两姓之好,靳家和宋家并不需要再结一门亲来巩固本就很密切的关系;二来宋老国公是真的很宠宋舒这个孙女。所以宋老国公不会,也没有必要罔顾宋舒的心意应了靳家的求亲,就算回绝了,也不会真的伤了什么和气,因为靳放不会因为这个恼了宋家,靳家的事情还是靳放在做主的。

宋老国公本来想说让靳晚秋回靳家一趟跟靳夫人好好说说,转念又觉得不妥。靳夫人那样的性子,如果靳晚秋回去转达宋家没有应下这门亲事,她还不知道会对靳晚秋说什么难听的话。所以宋老国公决定自己去找靳放聊聊,干脆也别让媒人再上门来了,这件事如今知道的人也不多,悄悄解决了最好。

宋老国公走了之后,宋舒笑嘻嘻地拉着靳晚秋的胳膊说:“大嫂,我昨天跟靳辰说了,她明天跟咱们一起去望月庵,她还没去过呢!”

看到宋舒高兴的样子,靳晚秋也没再提刚刚那门突如其来的亲事,微微一笑说:“舒儿是给小五写了信吗?”昨日宋舒并没有出门,靳晚秋也没看到靳辰上门。

“啊?对啊!”宋舒嘻嘻一笑。昨天靳辰是偷偷溜过来的,还是不要告诉大嫂了。

“好。”靳晚秋微笑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靳晚秋抱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宋安翊上了马车,宋舒执意要骑马,就随她去了。而宋天行在接到赐婚圣旨的当天被宋老国公带着进宫谢恩之后家都没回,又去军营里了。

因为跟靳辰约好了,等宋家的车马到了靳将军府附近的时候,靳辰已经骑马等在那里了,一行人很快朝着千叶城城门口而去了。

而另外一边,齐皓诚一大早就跑到魏国驿馆,把还在睡大觉的魏琰给弄醒了,非要魏琰跟他一起去城外望月庵……

“姓齐的你脑子有病吧?”魏琰揉着有些惺忪的睡眼,十分不情愿地穿着外衣说。大冬天的睡懒觉多舒服,又没有什么事情必须要做。结果齐皓诚一来就掀了他的被子,非要让他起来。

“快点,别磨蹭了!”齐皓诚催促魏琰。

“你要出家别拉上我啊?还去尼姑庵出家?真是脑子有病!”魏琰吐槽道。

“你才要出家!”齐皓诚踹了魏琰一脚,“快点快点!”

这个世界的和尚庙不会拒绝女香客,尼姑庵也不会拒绝男香客,都是佛家弟子,最大的区别就是庙里的出家人都是和尚,庵里的出家人都是尼姑。

望月庵在距离夏国都城千叶城十里之外的望月山上,香火很旺盛,千叶城的夫人小姐都喜欢到望月庵去祈愿祷告。而望月庵的后山就是望月山上一个十分有名的景观,叫做飞流岩,是一个很大的瀑布,就算不去求神拜佛,也常年都有人去游玩儿。

望月山山路不好走,虽然山下通往望月庵的路是修过的,但也只是能容两人并肩而行的石阶,车马都上不去。所以望月庵的香客不管男女老幼,都要徒步上山,也是为了向佛祖显示心诚。

靳辰一行人在望月山下停了下来,能够看到正在上山的人络绎不绝。在这寒冷的冬季,依旧有这么多人,足可见望月庵的香火旺盛了。

留了车夫和下人在山下看着车马,靳晚秋抱着宋安翊,带着宋舒和靳辰准备上山了。

“二姐,安安给我抱吧。”靳辰对靳晚秋说。靳晚秋神色之间有些疲惫,似乎昨夜没有睡好。靳辰知道靳晚秋这两年因为宋安翊的身体一直有些心力交瘁。这山路不好走,前天下了雪,虽然石阶上已经清扫干净了,但还都是湿的,如果滑倒就不好了。

“不用,我抱着就好。”靳晚秋微笑着摇了摇头。

“靳小五?”

听到身后传来齐皓诚惊讶的声音,靳辰心中默默吐槽,这绝对不是巧合,齐皓诚就是追着靳晚秋来的……

靳辰转身,就看到齐皓诚微笑着站在不远处,身旁还站着面无表情的魏琰。

“好巧啊!”齐皓诚笑着走了过来,目光从靳晚秋身上掠过,又转回了靳辰身上,“既然碰上了,靳小五我们一起上山吧!”

“小五,我们走吧。”靳晚秋神色淡淡地说,对魏琰微微点头示意,却没有看齐皓诚,抱着宋安翊往前走去。

齐皓诚眼眸微暗,宋舒拉着靳辰要走,靳辰回头看了齐皓诚一眼:“还不走在这里风干么?”

“哎呀呀!靳小五你说话怎么这么毒呢?”齐皓诚嘻嘻笑着跟了上去。魏琰表示,齐皓诚你追靳晚秋拉着我干嘛?就是脑子有病!

于是一路上就能听到齐皓诚叽叽喳喳的声音了。

“靳小五你去望月庵干嘛啊?”

“靳小五你不会不知道你娘原本打算让你在望月庵出家的吧?”

“靳小五听说你爱上绣花了?”

“靳小五……”

“闭嘴!”靳辰白了齐皓诚一眼。这货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是冲着靳晚秋来的还真是煞费苦心,实在是太聒噪了!

齐皓诚看着靳晚秋乌发之间插着的那根木簪眼眸微闪,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根本不在意靳辰说了什么,默默地跟在后面往上走,一边走一边看着小脑袋趴在靳晚秋肩膀上,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的宋安翊。

宋安翊对着齐皓诚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甜甜地叫了一声:“诚诚叔叔。”

齐皓诚笑容满面地伸手:“安安来叔叔这里好不好?”

“好。”宋安翊乖巧地说。

靳晚秋神色如常地拒绝了:“不劳烦齐世子了。”看都没看齐皓诚一眼。

齐皓诚再没开口说话,就那么默默地跟在后面往上走,魏琰拍了拍齐皓诚的肩膀,表示齐皓诚接下来的追妻之路漫且长啊!

望月山各处的风景都不错,在上山的途中靳辰好好欣赏了一下,准备等哪天天气好了过来爬山,如果有墨青一起就更好了……想到墨青,靳辰微微愣了一下,还不知道那货这会儿在哪儿呢,这一走就音讯全无了,下次见面咬死他!

望月庵跟寒月寺的风格不太一样,看起来更加清幽雅致一些。进了望月庵,靳辰第一次见到了这个世界的尼姑。倒是看不到光头,因为都戴着帽子,看起来都是慈眉善目的模样。

靳晚秋是专程来望月庵还愿的。因为宋安翊身体不好,所以靳晚秋每年年初都会来望月庵求佛祖保佑宋安翊平安,年底的时候再过来还愿。

靳晚秋要去拜见望月庵的住持灵修师太,交代了宋舒带靳辰去后山看看风景,她会去找她们,而且把宋安翊交给了靳辰。自始至终,靳晚秋都没有理会过齐皓诚。

靳晚秋走了,剩下的几人都没有要去佛前参拜的意思,靳辰看着穿得像个圆球的一样的宋安翊微微一笑,然后伸手就把宋安翊递给了眼巴巴看着他的诚诚叔叔……

齐皓诚神色一喜,小心地把宋安翊抱了过来,宋安翊小小的胳膊搂着齐皓诚的脑袋叫了一声:“诚诚叔叔。”

魏琰在旁边看着齐皓诚抱着靳晚秋的儿子笑得傻兮兮的样子,无语望天……齐皓诚是怎么把单身贵公子的一手好牌给生生打成了痴情苦逼男的,也是醉了……

宋舒对齐皓诚抱着宋安翊没有任何意见,因为她记得齐皓诚跟她大哥二哥的关系都很不错的。

四大一小一齐朝着望月庵后山而去了,路上宋舒挽着靳辰的胳膊小声说:“靳辰,我爷爷没有同意靳家的求亲。”话中掩饰不住的高兴。

靳辰微微一笑:“意料之中,不然你今儿也不会这么好心情了。”她知道昨天靳家找的媒人去过宋家了,今天宋舒心情不错,所以那门亲事绝对没成。

“你懂我。”宋舒嘿嘿一笑,“我爷爷说我还小呢,不着急。”

“嗯,靳月都还没出嫁,你的确不用急。”靳辰一本正经地说。

“就是,她比我老那么多。”宋舒表示这也是一种优越感啊,谁让靳月那么讨人厌。

齐皓诚正在专心逗宋安翊玩儿,而魏琰却是把靳辰和宋舒的谈话一字不落地听进了耳中,表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谁想娶宋舒赶紧娶了才好……

还没到后山,迎面碰上了一行人,正中那个容色娇美仪态端庄的美丽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夏国皇室的八公主夏蝶衣,也是宋舒未来的二嫂。

“参见六公主,参见八公主。”宋舒愣了一下之后赶紧对夏蝶衣和她身旁的六公主夏玉竹行礼。

“不用多礼。”夏蝶衣微微一笑拉住了宋舒。

“宋小姐,不久之后你跟八皇妹可就是一家人了,何必这么见外?”六公主夏玉竹容貌身段都不如夏蝶衣,不过长得也不错,这会儿虽然在笑,语气却酸溜溜的。

说来也是,夏蝶衣之前被夏毓杰带到雪狼国,和亲失败之后又带了回来,成为了夏国皇室中一个十分尴尬的存在。原本夏蝶衣就是夏国诸多公主之中最出色的那位,难免惹人嫉妒。从雪狼国回来之后,她的那些姐姐妹妹明里暗里对她冷嘲热讽,夏蝶衣都一清二楚,因为夏蝶衣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尴尬。

可谁知道,夏皇突然圣旨赐婚,让夏蝶衣嫁给宋国公府的世子宋天行做世子妃!这对皇室公主来说,是相当不错的亲事了。宋家地位高,人口简单,夏蝶衣嫁进去就是世子妃,不出意外的话还会成为国公夫人,宋天行也早就不是从前那个纨绔子弟了,如今真的是个一表人才的贵公子。

那些还未出嫁,不知道自己花落何处的公主怎么可能不嫉妒夏蝶衣?嫁给宋天行可比和亲雪狼国好多了,但凡和亲的公主,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秦骁的母亲就是个例子。

不说别人,就是夏蝶衣自己得知夏皇给她赐婚的时候也很惊愕,因为她原本都有些认命了,谁知道峰回路转竟然有了希望。夏蝶衣对宋天行其实很陌生,因为皇室公主还不如一般大家小姐来得自由,她并没见过宋天行几次,但是绝对听说过宋天行的事情,知道自己将要嫁给什么样的人。

夏蝶衣是高兴的,作为一个命不由己的公主,这桩亲事已经很好了。只是她那些姐妹肯定是高兴不起来的,尤其是夏国皇室未嫁公主之中年纪最大的这位六公主夏玉竹……

夏蝶衣没接夏玉竹的话,微笑看着靳辰说:“你就是靳家五小姐吧?果然长得很美。”

在这之前,靳辰其实是见过夏蝶衣的,在她还是南宫柔的时候。印象中的夏蝶衣容貌出众气质不错,而且性子很安分,在雪狼国的时候一切都听夏毓杰的,看着是个聪明人。而且靳辰觉得夏蝶衣能够被赐婚给宋天行,很有可能是夏毓杰这个太子促成的。

夏蝶衣跟靳辰说话,靳辰还没开口,夏玉竹就神色不满地看着靳辰说:“靳五小姐见到本公主为何不行礼?”

靳辰面无表情,懒得理会夏玉竹,而魏琰神色一冷,开口看着夏玉竹冷声说:“因为你不配。”

夏玉竹的神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看着魏琰说:“逍遥王这是何意?靳五小姐还没嫁去魏国呢,逍遥王就这样为她出头,不知道还以为靳五小姐是逍遥王的未婚……”

夏玉竹话还没说完,魏琰猛然伸手就抽了她一巴掌,声音十分响亮,让听到的人都觉得疼……

夏玉竹直接被魏琰一巴掌给打懵了!夏国皇室没有嫡出的公主,所以各位公主的身份地位都差不多。而夏玉竹一直在夏蝶衣面前很有优越感,是因为她的生母还活着,而且是夏皇后宫中除了靳婉之外的另外一位贵妃。而夏蝶衣的生母不仅出身不好,而且早就死了。

所以夏玉竹在夏国公主里面一直都相当跋扈,也没人敢对她怎么样。这还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挨打,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回到了现实,心中羞愤不已。

魏琰冷冷地看着夏玉竹:“不会说话就闭嘴不要说,再让本王听到不想听的话,后果你承担不起!”

“不是要去后山看风景吗?走吧。”齐皓诚根本没有要为夏玉竹出头的意思,甚至都没有看夏玉竹一眼。

夏玉竹这会儿才体会到心碎是什么感觉,因为她跟靳月一样,爱慕的是齐皓诚,心心念念的就是嫁给齐皓诚,做安平王府的世子妃。可是她被人欺负成这样,齐皓诚竟然看都不看她一眼……

夏蝶衣看着靳辰一行人越过她们朝着后山而去了,心中微叹,传言中那位靳五小姐就不是好惹的,结果靳辰今天一句话没说,什么都没做,魏国的逍遥王就为了她打了夏玉竹。

夏蝶衣倒是没有觉得魏琰跟靳辰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越发觉得那位传说中的靳家五小姐有些神秘,魏国的逍遥王也绝对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样温和。而夏玉竹,其实就是自找的……

到了后山,果然看到一处相当大的瀑布,这会儿已经结了冰,看起来美不胜收。还有不少香客都在附近游玩儿,齐皓诚抱着宋安翊,魏琰神色淡淡地跟在一旁,宋舒看了魏琰一眼,然后拉着靳辰的胳膊把她拉到了一边儿。

“怎么了?”靳辰看宋舒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靳辰,魏琰是不是喜欢你啊?”宋舒压低声音问靳辰。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魏琰那副模样,跟他平时风流倜傥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吃醋了?”靳辰看着宋舒眉梢微挑。

“哎呀你胡说什么呢!”宋舒作样打了一下靳辰,“我是感觉魏琰刚刚似乎反应太大了一点儿。”

“不是我胡说,是你胡思乱想。”靳辰唇角微勾,“魏琰是个很护短的人,他最在意的就是他表哥墨青,所以当然不会容忍别人欺负我。”靳辰觉得自己说的其实都是实话……

“好像是听说过魏琰跟墨王爷像是亲兄弟一样。”宋舒微微点头,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恍然大悟一般,“我想什么呢?如果魏琰喜欢你的话,怎么可能帮墨青求亲,让你当他嫂子呢?这不是脑子有病吗?”宋舒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魏琰突然黑了的脸……

“靳辰,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宋舒又凑到靳辰耳边小声说。

“哦?”靳辰表示好奇。

“魏琰喜欢的,不会是……”宋舒似乎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到了,十分不确定地接着说,“不会是他表哥墨青吧?”

靳辰抬手敲了一下宋舒的脑门儿:“不准说我家美人相公的坏话!”

宋舒嘿嘿一笑,表示自己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而那边魏琰看着宋舒的眼神像是要把她后脑勺戳个洞出来,咬牙切齿地想着这个姓宋的母老虎脑子真的是有病!

齐皓诚抱着宋安翊在瀑布旁边站着,宋安翊嘻嘻笑着很高兴的样子。这时一个高大的男人肩膀上扛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从旁边走过,男孩清脆响亮地叫了一声:“爹爹!”

宋安翊大眼睛眨了眨,有些懵懂地叫了一声:“爹爹?”

齐皓诚心中一跳,就听到宋安翊眨巴着大眼睛问他:“诚诚叔叔,爹爹?”爹爹是什么?为什么他没有呢?

对上宋安翊懵懂的眼睛,齐皓诚眼眸微闪,微微一笑说:“安安乖,叔叔带你飞飞好不好?”话落齐皓诚直接抱着宋安翊飞到了旁边的一块大石上面,宋安翊很快忘记了什么爹爹,抱着齐皓诚乐得咯咯直笑。

“大嫂,你来啦!”宋舒转头看到靳晚秋站在不远处,高兴地挥了挥手,“安安在齐世子那里,玩得很开心呢!”

靳晚秋垂眸掩去眼底波动的情绪,微微一笑走了过来。她刚刚过来就看到齐皓诚抱着宋安翊飞起来的情景,她知道,宋安翊的确很开心……

齐皓诚抱着宋安翊又玩了一会儿,这才看到靳晚秋不知何时已经过来了,这会儿正在跟靳辰说话。四目相对,两人同时转移了视线,齐皓诚抱着宋安翊飞了下来,把宋安翊递给了靳晚秋,还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安安很乖。”

靳晚秋伸手把宋安翊接了过去,微微垂眸说道:“多谢齐世子。”

齐世子……齐皓诚心中微苦,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想去找好哥们儿魏琰的时候,就看到魏琰身边站着一位小姐,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

齐皓诚走了过去,还没走近就看到那位娇滴滴的小姐一脸羞恼地转头快步离开了。

“什么情况?你想勾引人家被拒绝了?”齐皓诚揽住魏琰的肩膀,似笑非笑地问。

“不,是她想勾引我,被拒绝了。”魏琰面无表情地说。

“你还真是招蜂引蝶啊!”齐皓诚感叹了一句,看着魏琰问,“话说你刚刚对夏玉竹是不是太狠了点儿?她又不可能把靳小五怎么着,你反应那么大干嘛?竟然出手打女人啊你?是不是心虚了?难道你移情别恋看上靳小五了?其实我有时候觉得靳小五跟你喜欢的那个南宫柔有点像哎!你说……”

齐皓诚还没说完,魏琰面无表情地用手肘朝他胸口打了过去。齐皓诚没想到魏琰会突然动手,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可置信地看着魏琰说:“你这是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魏琰没有理会齐皓诚,齐皓诚转头看到靳晚秋,立刻把捂着胸口的手给放下了,神色如常地又揽住了魏琰的肩膀,喜滋滋地小声说了一句:“安安刚刚管我叫爹爹了。”

魏琰:“你这白日做梦还不想醒了?”

齐皓诚……魏琰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

在望月庵吃了一顿素斋,一行人慢慢悠悠地回到千叶城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了。

难得光明真大跟靳晚秋在一起待了大半天,虽然还有其他人在,虽然靳晚秋几乎没有理会过他,但是齐皓诚心情依旧不错,还提议所有人一起去天香楼坐坐再喝杯茶,然而没有人响应他,最终都各回各家了。

靳辰骑着小二回到靳将军府,刚在星辰阁坐下,琴韵端了一盘水果上来,还给靳辰送来了一个消息。

“小姐,宋老国公今天来找过将军,之后没多久夫人就去了二房那里,回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还打了好几个丫鬟婆子。”琴韵说。

靳辰能猜到是因为什么。宋老国公应该是过来跟靳放聊了聊关于靳家向宋家求亲的事情,以宋老国公的精明,想必是把亲事回绝了也没伤靳放的面子,靳放这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只是靳放跟靳夫人说了之后,靳夫人的心情恐怕就没那么美丽了,毕竟这件事就是靳夫人搞出来的,她本就别有居心,如今谋算落了空自然会很不爽。

不过靳夫人和靳月也实在是天真得可以,靳夫人的确能在靳家后宅一手遮天,靳月的确从小任性到大,但她们如果认为宋家人也是能让她们随便摆布的,那就只能说是很蠢了。

客观来说,靳辰觉得靳月费尽心机做这些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她想嫁给齐皓诚当安平王世子妃,最应该做的是让齐皓诚喜欢上她,如果这一点做不到,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手段用尽,也根本无济于事。

吃晚饭的时候,琴韵像往常一样摆好饭就下去了。如今不需要再准备两副碗筷了,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墨王爷又突然消失了。

琴韵刚回到星辰阁一楼,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响动,神色微变出门去看,就看到一只灰色的小鹰落在了不远处,用尖尖的嘴往爪子上面啄了一下,一眨眼的功夫又飞走了,而地上多了一个细细的管状物……

琴韵走过来捡了起来,发现是一根竹管,里面有一个卷起来的纸卷。她没有把纸卷拿出来,直接回了星辰阁,上楼交给了靳辰。

“鹰?”靳辰拿着手中那根竹管眉梢微挑。这个世界的奇人异士还是很多的,鸽子能传信靳辰知道,这利用凶猛的肉食动物鹰来传信的,还是第一次见到,靳辰比较好奇这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靳辰把竹管中的纸卷取了出来,心中生出了一丝丝期待,会不会是墨青送来的信呢……

等靳辰打开那个纸卷,眼中的喜色一下子就消失了,手也微微顿了一下。

琴韵什么都没问,直接又下楼去了,靳辰看完纸卷上面写着的两行字,面色微凝,伸手把纸卷揉成了一个纸团。

小鹰送来的信并不是来自墨青,而是来自靳辰认识的另外一个男人,西门靖,或者应该说秦骁……

只是靳辰认识西门靖的时候她是南宫柔,认识秦骁的时候她也是南宫柔。而如今南宫柔这个身份已经被靳辰抛弃了,秦骁却把给南宫柔的信送到了靳家五小姐的门口,这说明了什么其实很明显。秦骁知道,不管是猜到还是通过别的途径知道的,他知道靳辰和南宫柔是同一个人……

靳辰其实不太愿意跟秦骁这个人打交道,因为秦骁绝对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武夫。他有野心,也有能力,所图甚大,而他所谓的让靳辰帮他,靳辰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曾经靳辰跟西门靖的遇见就是个意外,之后遇到秦骁,发现秦骁就是西门靖是意外也是必然。靳辰一直都对秦骁敬而远之,本以为回到夏国之后,再不会跟秦骁有任何交集,因为她现在已经换了一张脸,再见到秦骁的时候,大可以面无表情地问一句:“你特么谁啊?”……

只是现在不可能了,因为秦骁竟然已经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了,而且秦骁此时就在千叶城,因为那张纸上面抬头写着“南宫柔”,落款写着“西门靖”,中间就只有一行字,“今夜子时,临风湖一叙”。

南宫柔,西门靖……都是假名字,所以就算那只小鹰送错人了,也不会有人把那张纸跟靳辰或者是秦骁联系起来。

靳辰把那个纸团扔在一边,慢条斯理地喝完了一碗汤,让琴韵上来收拾了之后,目光再次落在那个纸团上面,神色有些犹豫,要不要去赴约呢……

秦骁绝对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他竟然把信都送到靳辰的门口了,就说明他十分确信自己的判断,认为靳辰就是南宫柔。虽然不知他约靳辰见面的目的是什么,但是靳辰清楚一点,如果她这次不去,必然还会有下次,对于秦骁的固执,靳辰早已经深有体会了。

临风湖坐落在千叶城北郊,风景极美,不过因为位置偏僻少有人去。而靳辰去过临风湖,因为那里就是曾经宋舒邀请她游湖那次所游玩的地方。

冬夜的临风湖边一片静寂,未化的积雪让夜色并不那么漆黑,在这寒冷的冬季,就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听不到。

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落在了临风湖边上,之后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面前已经结了坚冰的湖面,仿佛已经与夜色融为一体。

子时刚过,另外一道轻灵的黑影翩然而来,湖边站着的高大男人转身看了过来,就看到一个纤细的少女在距离他五米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脸上的银色面具在夜色之下熠熠发光。

“我该叫你南宫柔,还是靳五小姐?”秦骁的声音。他没有戴面具,只是那张脸十分普通,并不是他本来的容貌。虽然没有看到眼前之人的容貌,但是秦骁似乎很确信,来的就是他等的那个人。

“西门兄,别来无恙?”靳辰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何必戴着面具?”秦骁看着靳辰说。他因为某些原因来到千叶城已经好几天了,这几天不断听到千叶城中有人在说靳家五小姐是何等的天人之姿,只是他并没有亲眼见过。而秦骁的确十分确信一点,靳家这位刚刚归家没有多久的五小姐,一定就是他认识的那个南宫柔!

当初秦骁去金安城做客,住在墨王府的时候,就猜测身份来历有些神秘的南宫柔一定另有身份,她并不是墨青的女人,也不是墨青的护卫,极有可能只是出于某些原因暂时保护墨青的而已。

后来发生的一切印证了秦骁的猜测。

虽然秦骁回了雪狼国,但是一直还派人暗中盯着墨王府的动静。墨青和南宫柔一起离开魏国去了夏国,最终在寒月城双双消失了。而没过多久,靳家人从寒月城外的寒月寺接到了离家九年的五小姐。

如果以上这些还能说是巧合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在秦骁看来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魏琰突然替墨青求娶靳家的五小姐,而是完全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就在靳家五小姐即将归家的时候。

南宫柔消失,靳家五小姐出现,墨青喜欢的是南宫柔,魏琰替墨青求娶靳家五小姐……

别人不会觉得这些事情有什么联系,是因为很多事情世人都不知道,而秦骁却知道并且一直都在观望。而当听说魏国墨王爷和靳家五小姐的亲事定下来的时候,秦骁就无比确信,自己一直在猜测的南宫柔的真实身份,就是靳家的五小姐。何况那位在寒月寺抄经念佛的靳五小姐,归家之后所展露出来的那身高深莫测的武功也印证了这一点。秦骁并不相信世人所传靳五小姐是寒月寺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这件事。因为一切都太过巧合,就说明根本不是巧合。

“彼此彼此。”靳辰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对于靳辰没有否认她就是南宫柔这件事,秦骁并不觉得有任何意外。这是他见过的最捉摸不透却又似乎特别简单的一个姑娘,而秦骁这会儿不会再对已经恢复身份的靳家五小姐说让她为他效力的话,因为听起来会很可笑。

“有什么事就直说,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这里吹冷风真是有病。”靳辰淡淡地说。

秦骁换了一张脸,依旧是万年面无表情,听到靳辰的话,倒是觉得这姑娘的确是真性情,一点儿都不矫情,跟她说话其实让秦骁感觉很放松也很舒服。

“跟我合作,杀了仇复。”秦骁的声音也没有多少温度,也不像是在跟靳辰商量,似乎笃定了靳辰会答应他一样。

“我拒绝。”靳辰没有几分犹豫。如果要杀仇复的话,靳辰并不需要秦骁就可以办到,她不认为跟秦骁合作有什么意义。况且如今靳辰正在等着冷无忧那个疯子对付仇复的结果,如果冷无忧把仇复给弄死了,根本就不需要靳辰动手了。

------题外话------

新的一个月,继续加油~↖(^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