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我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要杀你。”秦骁看着靳辰说。

“对。”靳辰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他也要杀你,但这并不代表我必须跟你合作。”

“仇复身后还有一个很难对付的绝顶高手。”秦骁看着靳辰说,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如果不跟我合作,你是杀不了他的。”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看来你对仇复了解很多。”

秦骁依旧面无表情,事实上心中却有些波动。他对仇复的了解,是他手中的势力包括他自己都受了重创之后才得到的。

当初秦骁在秦蓝灭了秦岩的势力,开始出手对付他的时候回到了雪狼国。只是很快秦骁就发现,自己对秦蓝的实力估计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因为秦蓝手中的王牌并不只是仇复和断魂楼。

因为秦骁的判断失误,导致他在雪狼国的势力严重受挫。在一次跟仇复的战斗中,秦骁本来很有把握能胜利的,只是在紧要关头突然又有一个比仇复更加厉害的高手从天而降,那次秦骁身受重伤,而他的心腹属下杨光却替他挡了一刀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狼王在明里暗里打压秦蓝帮助秦骁的话,这会儿秦蓝说不定已经坐上雪狼国的王位了。秦蓝其实不止一次想要把狼王拉下王位,只可惜狼王虽然年纪大了,但是铁血手腕依旧不是秦蓝能够轻易抗衡的。所以雪狼国王室如今的局势就是狼王和秦骁在联手对付秦蓝,因为秦蓝如今羽翼丰满,已经不是狼王能够随意抹杀的存在了。

在秦骁得知墨青和靳辰定亲的同时,秦蓝也收到了消息。秦骁知道秦蓝爱慕墨青,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这桩亲事。在得知仇复离开了雪狼国的时候,秦骁就知道秦蓝出手了。

而秦骁随后暗中离开了雪狼国,在走之前狼王召见他,给他的命令只有一个,杀了十八王女的那个驸马,绝对不能让他再回到雪狼国王城。

而这其实也是狼王给秦骁的一次考验。秦骁知道,狼王在帮助他打压秦蓝,并不代表狼王就认定他是雪狼国王位的继承者了,更多的是因为狼王对于秦蓝对他的不敬无法忍受。

如果秦骁这次没能把仇复给杀了,他知道自己在雪狼国的处境会更加糟糕,就连狼王都很可能会放弃他。因为如果狼王把秦蓝灭了,大可以再培养新的接班人,雪狼国王室的王子王女还多得很,绝对不是非秦骁不可。

而这对秦骁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他在来千叶城的路上就想好了对付仇复的方法,而这方法其实很简单,与仇复要杀的靳五小姐合作。因为秦骁十分确信靳五小姐就是自己的旧识南宫柔。

秦骁此行十分低调,并不仅仅是为了不引起秦蓝和仇复的注意,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上次身受重伤到现在都没有痊愈。之前几天他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一来是在暗中寻找仇复的行踪,二来是在抓紧时间疗伤。

今日找上靳辰,是因为秦骁已经查到仇复如今的藏身之处了,而他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觉得是时候动手了。

而靳辰的确不知道仇复身边还有别的高手,因为从来没有见到过。她想了想,难道是因为仇复之前一直不知道她的武功如何,所以并没有动用真正的底牌?这也不无可能,毕竟仇复出手的第三次才真正跟靳辰交上手,仇复第一次出手被冷无忧那个疯子给截走了,第二次出手派了断魂楼的杀手。

“你有什么计划?”靳辰看着秦骁问。她并不觉得秦骁在骗她,而如果仇复身边真的还有绝顶高手的话,这对靳辰来说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如今墨青不在,风清和风扬兄弟俩的武功都还不如靳辰,靳辰自己对上仇复没有问题,但如果仇复身边还有一个比仇复武功高很多的高手跟仇复联合起来要杀靳辰的话,靳辰就没什么把握了,再加上断魂楼还有相当多的杀手可以被仇复用来作为炮灰,而靳辰手中其实没有什么人可以用。

所以,靳辰觉得跟秦骁合作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他们有共同的敌人,靳辰都能跟冷无忧那个疯子暂时合作,更何况是秦骁这个旧识。

而且靳辰突然还想到了一个人,她其实有个小弟来着,这会儿就在千叶城,而且真真是跟仇复有着深仇大恨的,她家猪头苏苏,差不多是时候派上用场了……

靳辰原本觉得冷无忧出马说不定可以得手,如今却没那么乐观了。靳辰知道冷无忧的武功如何,也知道秦骁的武功如何。冷无忧其实不如秦骁,而秦骁被秦蓝和仇复逼到如今这样的境地,冷无忧如果去找仇复的话,结果极有可能是个悲剧。

“我知道仇复的藏身之地,后日子时动手。”秦骁看着靳辰说。

“在哪里?”靳辰问。

“望月山。”秦骁回答。

望月山啊……靳辰若有所思。望月山很高,范围也很大,里面肯定有很多洞穴之类的地方,想要藏人极其容易,想要找人却极其困难。

“你没有别人可用了?”靳辰看着秦骁问。

“嗯。”秦骁应了一声。他当初之所以那么固执地想要拉拢“南宫柔”为他所用,就是因为他手中没有几个真正的高手。

这个世界习武成风,必然导致的结果就是高手众多。不仅江湖上,就连三国皇室事实上都卧虎藏龙。前朝和当今的三国皇室,暗中都有绝顶高手在护卫,只是这是一件极为机密的事情,恐怕除了在位的皇帝之外没有人知道守护者的身份。秦蓝之所以扳不倒狼王,就是因为狼王手中还有很厉害的底牌。

某些武功高强的老怪物轻易不会出来,一旦出来就很难抵挡。而想要真正的高手为自己效命,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情。而年轻高手的武功往往都不会特别高,像靳辰这样的存在已经可谓妖孽了。

“行吧。”靳辰说,“我再带一个高手过去,后日子时,望月山下见。”

靳辰话落,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而秦骁微微愣了一下,靳辰说再带一个高手过去,难道是……墨青吗……

秦骁会这样想其实很正常。墨青是世人眼中不会武功的废物王爷,秦骁至今也从没见过墨青用武功,但这并不妨碍秦骁怀疑墨青是装的,他曾经还刻意试探过,不过失败了。

秦骁怀疑墨青的原因很多,首先墨青的气质摆在那里,秦蓝能够对墨青一见钟情就是因为她从来不认为墨青真的是个废物,她哥秦骁也是这么认为的。

秦骁有所怀疑却不敢确定,主要原因是想象不到墨青伪装成废物的理由。如果说墨青在韬光养晦的话并不合理,因为墨青不是魏琰,他不姓魏,他不过是魏国的一个将军之子而已,不用忌惮什么。

而让秦骁对自己的猜测更加肯定的原因是靳辰。原本在魏国金安城见到墨青和靳辰的时候,秦骁能够看出墨青喜欢靳辰,但是对于靳辰的心思却有些看不透,这也是他确信靳辰并不是墨青的女人的原因。

只是如今魏琰替墨青求娶靳辰,虽说这件亲事是夏国皇室敲定的,外人觉得靳辰圣意难违,不管愿意不愿意都得乖乖嫁到魏国去。

但是以秦骁对“南宫柔”的了解,如果她真的不愿意的话,这门亲事绝对成不了。而这门亲事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定了下来,就说明靳辰是愿意的,而这让秦骁更加觉得墨青绝对不可能是个不会武功的废物,因为靳辰喜欢的男人绝对不可能是个废物,就这么简单。

又在临风湖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之后,秦骁身形微动,也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靳辰却没有直接回靳将军府,而是去了墨青在千叶城的那座宅子。

“属下参见夫人。”

风清对于靳辰夜半时分突然到来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赶快过来见靳辰了。而风扬其实一直都暗中跟着靳辰,刚刚也去了临风湖那边,只是远远的就被靳辰下令停下了,并没有被秦骁发现,也不知道秦骁跟靳辰谈了些什么。

“苏苏睡了吗?”靳辰摘下脸上的面具放在一边,露出的容貌并不是她的真容,而是“南宫柔”的那张脸。

虽然秦骁已经知道了靳辰的身份,但是靳辰并不觉得秦骁会拿这个做文章,因为这对秦骁没有什么好处。他们本就没有什么利益纠葛,不提靳辰曾经救过秦骁,就说秦骁一度想让靳辰为他效力,如今还想跟靳辰合作除掉仇复,他们就是友非敌。只是靳家五小姐夜半时分还在外面行走,如果被人发现总归有些麻烦,靳辰不怕麻烦,只是不喜欢。

“冷肃已经睡了。”风清恭敬地说。

“夫人,秦骁找你做什么?”风扬看着靳辰问,他心中实在是很不解。他知道靳辰是去见了秦骁,因为这是靳辰亲口对他说的。而风扬根本不知道秦骁什么时候来了千叶城。最重要的是,秦骁认识的应该是南宫柔,他是怎么找上靳辰的?这对风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他家主子不在,他得盯着夫人身边出现的所有男人,一有什么不对劲要赶紧扼杀掉!

“他想跟我合作杀了仇复。”靳辰没想瞒着风清和风扬兄弟俩,她这会儿过来就是想跟他们商量一下这件事。

等靳辰把她跟秦骁谈的合作简单地讲了一下之后,风扬还是十分不解地问了一句:“秦骁是怎么知道夫人的身份的?”这件事情很重要……

“猜到的吧。”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其实所有的伪装,对于真正聪明的有心人来说,早晚都会被看破。不巧的是,秦骁不仅真的很聪明,而且一直都在盯着“南宫柔”的一举一动,被他发现也是难免的事情。

真能猜……风扬心中默默吐槽,如果他家主子在的话,知道秦骁约见夫人,肯定会亲自去跟秦骁好好“聊聊”的……

“如果真如秦骁所言,仇复身边还有一位绝顶高手的话,后日夫人独自前去,就算跟秦骁联手也不妥当。”稳重的风清沉思了一下开口说道。如今还不知道对手的深浅,而仇复本身就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他身边还不知道带着多少断魂楼的杀手。之前那次刺杀靳辰失利,让仇复损失不小,这几天很有可能会召集更多的杀手过来。

“是啊夫人。”风扬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他哥的话,“主子不在,夫人一定不能去冒险。”墨青最后给他们兄弟俩的命令就是要好好保护靳辰,如果靳辰出了什么事,他们也可以以死谢罪了。

“不用担心,我不是一个人去。”靳辰神色淡淡地说,“风清你去把苏苏叫醒,带他过来见我。”

风清领命去隔壁叫冷肃了,风扬愣了一下看着靳辰说:“夫人要让冷肃一起去?”

“没错。”靳辰微微点头,“这是一个除掉仇复的好机会。”

没过多久,风清拽着睡眼惺忪的猪头冷肃过来了。冷肃身上的衣服穿得歪歪扭扭的,因为睡梦中被叫醒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不过当看到靳辰坐在那里的时候,猪头冷肃神色一喜,甩开风清就朝着靳辰扑了过来:“姐姐姐姐!”

靳辰微微一笑,示意风清和风扬不用那么紧张,伸手拉着冷肃让他在旁边坐下,戳了一下冷肃肿着的脸笑了起来:“苏苏饿不饿?”

“饿……”猪头冷肃看着靳辰笑得傻兮兮的,“姐姐姐姐!”

“风清,去把他的脸洗了。”靳辰拿出一个瓷瓶递给了风清,然后揉了揉猪头冷肃的脑袋说,“苏苏乖,跟风清去洗个脸再过来。”

风清微微愣了一下,还是拿着那个瓷瓶,拽着猪头冷肃又出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风清拉着冷肃回来了。对,是冷肃,而不是猪头苏苏。因为这是冷肃自从遇到靳辰之后第一次恢复真容,而靳辰刚刚给风清的那瓶药水,就是让他把冷肃脸上的易容药物给洗掉。

“姐姐!”冷肃高兴地揉着自己的脸,又跑到了靳辰跟前。他原本的容貌很精致很出色,唇红齿白的一张娃娃脸,看起来莫名很可爱。此时配着他笑得傻兮兮的表情,有些呆萌。

这还是风清和风扬第一次见到冷肃的真容,都有些意外了。没想到曾经让天下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头子竟然长着这样一张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脸……

“苏苏乖,把这个吃了。”靳辰又拿出一个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

冷肃直接张嘴,靳辰就把药丸扔进了他口中,他嘿嘿笑着嚼了一下,摇着头说了一句:“不好吃。”

下一刻,靳辰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风清和风扬神色微变,就看到原本傻笑着看起来很呆萌的冷肃,不过一瞬间的功夫像是换了一个人,面色冷然眼神冷鸷,满身都是杀气地看着靳辰。

靳辰神色很平静,依旧坐在距离冷肃不远的地方,看着冷肃神色淡淡地说:“你没动手,就代表你知道我给你吃的不是解药。”

“南,宫,柔。”冷肃看着靳辰一字一句地说。他刚刚清醒的那一瞬间,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涌入了脑海。如靳辰所说,冷肃这次不会再对靳辰动手了,因为他知道靳辰给他吃下去的不是解药。

“没错。”靳辰看着冷肃神色淡淡地说,“你刚刚吃的药可以让你清醒两个时辰,两个时辰之后,你依旧会变得痴傻。”

听到“痴傻”两个字,冷肃的眼神更冷了,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看着靳辰冷冷地说:“解药呢?”

“我没有解药,不过我有解药的配方,其中少了一味药材。”靳辰看着冷肃说。

“少什么?”冷肃看着靳辰冷冷地问,周身的杀意一点儿都没减。

“仇复的血。”

靳辰话落,冷肃紧紧握着拳头,双目都变得有些赤红了。他恨不得把仇复活生生撕了,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也难消他的心头之恨!

在清醒时分涌入脑海的所有一切,都让冷肃恨极了,恨得想要疯狂地杀人。只是有了前一次的经历,冷肃知道,他现在必须忍着,跟面前这个女人好好说话,才有可能得到解药。

“仇复在哪里?”冷肃看着靳辰冷声问。一副只要靳辰说一个地方,他现在立刻就去把仇复大卸八块的模样。

“后日子时,我会带你去找仇复。”靳辰看着冷肃说,“这是解药,到时候只要你混着仇复的血吞下,就能解了你的毒。”

冷肃看到靳辰手中拿着一个极小的瓷瓶,里面躺着一颗圆润的白色药丸。而靳辰没打算现在就把自己做的半成品解药给冷肃,因为暂时还用不上,过不了多久冷肃又会变得痴傻,拿着解药说不定会当糖吃了。

“冷肃。”靳辰看着冷肃神色淡淡地说,“你或许觉得你过去的这段经历很屈辱,想要杀了我。我现在跟你说清楚,我不欠你什么,我也不求你报恩,明晚过后,你的毒解了,大家分道扬镳再无相干。”

“好。”冷肃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看着靳辰冷冷地说。

风清和风扬的手一直都放在他们的武器上面,只要冷肃动一下,他们绝对会立刻出手挡在靳辰面前。

只是靳辰知道冷肃这次不会再动手,而她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冷肃:“冷无忧现在也在千叶城,你要见他吗?”

听到冷无忧的名字,冷肃的神情依旧很冷,而且似乎有些怪异,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他冷声说道:“我跟冷无忧没有任何关系。”

果然是闹翻了啊!靳辰心中默默地想。她原本还在想要不要把冷无忧也找来到时候联手对付仇复,只是冷肃跟冷无忧的关系明显有些诡异,在冷肃和冷无忧两个人中间,靳辰当然是选择冷肃的,因为冷肃的武功比冷无忧高不少,而且靳辰对冷肃更熟悉。

“你的断魂刀不在了,明日我会再给你找一把武器。”靳辰看着冷肃说。

痴傻时候的记忆其实有些混乱,冷肃知道他现在身处夏国的千叶城,却有些不太明白南宫柔为什么带他来了千叶城。

这会儿冷肃见到的依旧是他记忆中的南宫柔,而猪头苏苏其实也没有见过靳辰的真容。这是靳辰刻意的,因为她知道,当猪头苏苏变回了冷肃,他们未必还是朋友,靳辰不想暴露自己更多的秘密给冷肃。

“不要再改变我的容貌。”冷肃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肿得很难看的猪头脸,因为他痴傻的时候照过镜子。他一想到之前被“南宫柔”搞成那副丑样子,还像是养猪一样让他吃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很想动手杀了“南宫柔”,因为那真的是他这一辈子最屈辱的记忆了……

“可以。”靳辰微微点头。在冷肃清醒的时候,看到冷肃眼中赤裸裸的杀意,靳辰就知道她家猪头小弟不复存在了。冷肃本就是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而且极其骄傲,对于过去那段记忆无法忍受其实很好理解。

靳辰倒是不怕冷肃的毒真正解了之后对她做什么,她如今的武功至少已经跟冷肃不相上下了。靳辰最初选择收留冷肃的时候就没想过要让冷肃一直痴傻着当自己的小弟,她对冷肃所做的一切,她都问心无愧。

“我们,”靳辰看着冷肃说,“既然还有时间,不如打一架吧!”其实靳辰是想到冷肃这次清醒有两个时辰的时间,现在才过去不到一刻钟,如果她现在离开回靳将军府,剩下冷肃和风清风扬兄弟俩在一起,如果打起来就不好了。风清和风扬联手都不是冷肃的对手。所以靳辰想着,还是自己跟冷肃打一架吧,其实清醒时候的冷肃和痴傻时候的苏苏,武力值还是有些差别的。

冷肃听到靳辰的提议,看着靳辰冷冷地说:“好。”他现在不敢对靳辰怎么样,因为毒还没有解。但是涌入脑海的那些屈辱的回忆又让他恨得想要杀人,所以靳辰主动提议要打,冷肃求之不得。

“风清,把你的剑借给冷肃用一下。”靳辰看着风清说,然后对着风扬伸手,“你的借我。”

风清和风扬兄弟俩同时把他们的剑分别递给了冷肃和靳辰。这对兄弟的佩剑也都不是凡品,而且看起来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一把剑上面刻着一个“清”字,一把剑上面刻着一个“扬”字。

风清和风扬看到冷肃和靳辰都出去到了院子里,也都一言不发地跟了出去。兄弟两人交换了一个神色,风扬有些担心靳辰这样放任冷肃,会不会冷肃恢复正常之后反咬靳辰一口。而风清却觉得靳辰做事自有分寸,他们只需要从旁协助即可。

“冷肃,还记得我们有一个一年之约吗?”在院中执剑相对而立,靳辰看着冷肃突然唇角微勾笑了起来。

“当然记得。”冷肃看着靳辰的目光依旧很冷。

“如今差不多正好是一年之期,我们就来正式比试一场吧。”靳辰看着冷肃说。当初的约定是冷肃定下来的,冷肃想让靳辰成为他的属下,当断魂楼的杀手,约定如果一年之后靳辰输给他就要乖乖听他号令。靳辰当时应下来了,还狂傲地说一年之后如果她打败冷肃,就让冷肃当她的小弟。

只是世事无常,如今一年过去,冷肃已经失去了断魂楼,度过了在他看来这辈子最落魄最屈辱的一段日子,如今虽然清醒着,但是身中剧毒未解,一个多时辰之后又会变得痴傻。而冷肃这一年里几乎所有痴傻的模样都被靳辰看了去,甚至可以说就是靳辰把他弄成了那副猪头模样。

在一年之前,冷肃身着红衣,张扬恣意地对着靳辰定下一年之约的时候,绝对没想到一年之后会是这样的局面。而他此时面对靳辰的心情很是复杂,一方面因为那张回想起来就觉得屈辱的猪头脸,很想把靳辰大卸八块,另外一方面,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说,是靳辰救了他……

风清和风扬看着冷肃和靳辰很快战在了一起,而冷肃的拿手武器是刀,靳辰原本最擅长的武器是匕首,这次两人都改用了剑,一交手就让观战之人有惊心动魄之感。因为这两人根本没有所谓的试探,一上来就是凌厉的杀招,简直给人一种这是两个不共戴天的仇人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感觉!

这就是冷肃打架的方式,也是靳辰跟冷肃打架的方式。清醒过来的冷肃还是曾经那个杀人不眨眼,双手沾满鲜血的杀手头子,而靳辰绝对是遇强则更强的那种对手,遇到杀气腾腾的对手,靳辰会瞬间变得煞气十足。

“夫人好强啊!”风扬忍不住感叹出声。风扬跟着靳辰的时间比较多,所以不止一次看到靳辰的战斗。

不久之前风扬旁观了靳辰跟齐皓诚的战斗,那场战斗跟如今面前这场大有不同。相同的是靳辰都用了长剑作为武器,而跟齐皓诚的那场战斗简直可谓是一场剑术盛宴,齐皓诚的剑术之精妙已经让风扬震惊了,而靳辰用剑的灵活多变随心而动,似乎已经人剑合一的境界更是让风扬叹为观止。

而如今,冷肃和靳辰这场战斗,依旧是长剑对长剑,只是擅长用刀的冷肃把长剑当成了刀来用,而靳辰的长剑在她手中,仿佛是多种武器杂糅起来的一样,随心而动,随性去用,对于冷肃大开大合杀气四溢的招式,靳辰应对得游刃有余。

冷肃面色不显,心中却不得不震惊。他对靳辰一年之前的实力很了解,因为他亲眼看着靳辰灭了他的断魂阵,又跟靳辰前前后后交手不是一两次。

一年前靳辰的武功是不如冷肃的,冷肃无比确信这一点。他当初狂傲地跟靳辰定下一年之约的时候,也无比自信一年之后靳辰也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只是如今一年时间过去,这个原本武功就高得出奇的少女在这一年之中的进步可谓妖孽!而冷肃自己的武功,因为种种原因,事实上还止步于一年之前,没有任何提升。

一个时辰过后,两人终于分开,冷肃面色更加难看了,靳辰神色如常地收剑看着冷肃说:“你输了。”

“那又如何?”冷肃看着靳辰冷冷地说,“我已经不是断魂楼主,所以一年之前的约定作废。”

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冷肃说:“我说过你的毒解了之后我们再无相干,你在怕什么?”

靳辰知道,清醒时候的冷肃绝对不会再乖乖当她的小弟,即便她光明正大地打败了冷肃。不过靳辰并不十分在意,如冷肃所说,他已经不是断魂楼主,以他的性子,解毒之后会迫不及待地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而绝不是乖乖听命于靳辰。

如果冷肃这会儿对靳辰感恩戴德,说接下来要奉靳辰为主,对她言听计从的话,靳辰绝对会怀疑冷肃别有用心,因为这根本不是他的性格。

冷肃握拳看着靳辰说:“好!如你所愿,待我解毒之后,我们再无相干!”

靳辰微微一笑:“如此甚好。”靳辰选择在这个时候跟冷肃打这一架,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让冷肃知道,她已经今非昔比。冷肃解毒之后最好脑子真正清醒起来,不要再找她的麻烦,不然她不介意把冷肃打成真正的猪头傻子。

两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冷肃在药效失去之前的表情十分精彩,想必知道自己下一刻会变成什么模样,看着靳辰的眼神之复杂,让靳辰突然很想笑……

当然了,一切都没有意外。下一刻,冷肃变回了苏苏,在靳辰身旁笑得傻兮兮地连声叫姐姐。

“苏苏乖。”靳辰伸手揉了一下冷肃的脑袋,觉得冷肃还是这个时候比较可爱。

让风清带着冷肃去吃点宵夜,靳辰戴上面具离开了那座宅子,临走的时候跟风清说让他给冷肃准备一把好刀。

第二天,一夜无眠的靳辰精神还可以。跟秦骁约定的日子在明晚子时,所以这天靳辰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做。

吃过早饭之后,靳辰正准备坐在窗边看会儿书,琴韵过来说府里昨夜出事了。

“怎么了?”靳辰神色淡淡地问。

“七少爷不见了。”琴韵说,“是下人早上才发现的,七少爷的房间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应该是高手所为。”

靳辰还没说什么,就听到星辰阁外传来管家王伯的声音:“五小姐,老爷和夫人让五小姐现在到萱芷院去。”

靳辰起身,把手中的书放在桌子上,示意琴韵不用跟着,自己下楼出了星辰阁。

靳辰走到萱芷院院外,就能听到里面传来靳宛如的哭声,她抬脚走了进去,路上遇到的下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些怪异,靳辰也没有在意。

一进门,一个茶杯就朝着靳辰的脑门儿飞了过来,靳辰抬手抓住,然后直接砸在了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对她怒目而视的靳夫人。

而靳夫人指着靳辰,面色扭曲地说:“我当初就说了,不要让这个煞星回来!这才多久?飞鹏就出事了!我可怜的小儿,这会儿还不知道是生是死啊!”

“住口!”靳放黑着脸拍了一下桌子,瞪了靳夫人一眼。

靳夫人倒像是真的很在意靳飞鹏一样,竟然闭嘴抹起了眼泪。而旁边一直在哭哭啼啼的靳宛如突然朝着靳辰扑了过来,直接在靳辰面前跪了下来,看着靳辰声泪俱下地说:“五姐!五姐!求求你救救弟弟吧!过去是我们不对!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求求你放过我们!”

靳辰听到靳宛如的话微微皱眉,而靳放面色沉沉地看着靳辰说:“五丫头,你看看这个。”

靳辰伸手接过靳放递过来的一块帕子,微微愣了一下。这本是一块素色的帕子,此时应该叫做血书。因为上面写着几行红字,明显是用人血写成的,而上面的内容……

“今夜子时,望月山顶,靳五小姐一个人来,否则明日靳七公子会被大卸八块挂在千叶城城门口。”

“你知不知道是谁做的?”靳放看着靳辰面色沉沉地问。

“不知道。”靳辰把那块帕子扔回了靳放面前的桌子上,面无表情地说。

“五姐!你武功那么高,你去把弟弟救回来啊!”靳宛如看着靳辰一脸哀求地说。

“不妥。”靳扬微微摇头沉声说,“敌人在暗,深浅未知,小五一个人去实在是太冒险了!”这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陷阱,如果靳辰自己去了,不敌对方的话,最后的结果大概是靳辰跟靳飞鹏一起死。

“大哥!”靳宛如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扬,“是不是在大哥心中,我们都不如五姐来得重要?大哥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弟弟去死吗?”

“六妹,你大哥不是那个意思,这件事情还是要好好谋划一下。”姚芊芊把靳宛如拉了起来柔声劝说道。事到如今大家都很着急,靳宛如是靳飞鹏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她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会儿必须冷静,因为并不是只要靳辰出现在望月山山顶,靳飞鹏就可以安全回来的。

“爹,绑匪很可能就藏在望月山上,我们不如先发制人,爹和大哥带兵去把望月山给围了,绑匪走投无路,不得不把七弟交出来……”靳月突然开口对靳放说。

靳放神色一冷:“你懂什么?望月山范围很广,地形很复杂,对方是高手,又岂是区区士兵能够困住的?如果我们打草惊蛇,飞鹏只会死得更快!”如今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贸然打草惊蛇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本以为自己想出了一个好点子的靳月,没想到会被靳放训斥,当即不甘心地回了一句:“这件事情就是五妹招来的,让她去救七弟天经地义!她不是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吗?武功那么高,为什么不能去?”

“你……”靳放开口想让靳月闭嘴,因为他这会儿心乱如麻,还没想到好办法。他当然要救靳飞鹏,但是也绝对不能把靳辰搭进去。怎么说靳辰都是靳放的亲生女儿,而且如今靳辰的存在还跟靳原息息相关,靳放绝对不敢让靳辰出什么事,万一惹怒了魏琰,到时候把靳原的事情爆出来,靳家全族都得死!

“我去。”靳辰突然开口打断了靳放的话。

一屋子的人都神色惊愕地看着靳辰,包括本来在哭哭啼啼的靳宛如和一直对靳辰怒目而视的靳夫人。因为他们都没想到靳辰真的愿意以身涉险去救靳飞鹏,毕竟靳辰跟靳飞鹏的相处从来没有融洽过,靳辰曾经还差点把靳飞鹏的腿骨踹断了,搞得靳飞鹏多天没下床。

“五姐……”靳宛如神色震惊地看着靳辰,像是不认识靳辰一样。下一刻,靳宛如哇哇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五姐,过去都是我们的错!只要你把弟弟救回来,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做对了……”

“小五,这……”靳扬眉头紧皱看着靳辰。看到靳辰主动提出要去救靳飞鹏,靳扬很意外,也有些欣慰,因为他希望弟弟妹妹能够好好相处,真正像是一家人一样。只是靳扬却无法放心靳辰自己去涉险,因为谁都不知道靳辰去了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靳辰话落直接起身走了出去,留下靳家其他人面面相觑,就连靳放都十分震惊,没想到这个一直以来张狂得无法无天,根本不把自己当做靳家人的靳辰竟然愿意为了靳飞鹏孤身涉险。

当然了,不管靳家人是震惊还是感动,他们有一点其实想得不对,那就是靳辰并不是有多么在意靳飞鹏这个弟弟。

靳飞鹏在靳辰眼中,其实就是个没长大不懂事的小孩子。虽然靳辰不喜欢靳飞鹏,甚至出手教训过靳飞鹏,但这并不代表她可以眼睁睁地看着靳飞鹏死。而靳家人不知道,靳辰却最清楚是谁抓了靳飞鹏。客观来说,靳飞鹏是受了靳辰的牵连,遭到了无妄之灾,所以靳辰无法坐视不理。

抓走靳飞鹏的无疑就是仇复,而靳辰原本已经跟秦骁和冷肃约好了,明晚子时联手上望月山杀仇复,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只是把他们的计划提前而已,不会有多少改变。

只是……靳辰回到星辰阁才突然想起,她跟秦骁约的是明日子时,如果提前到今天的话,冷肃那边是没问题,但她去哪里通知秦骁呢?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