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有一个爱慕墨青的疯女人想要杀我/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扬。”靳辰叫了一声。

“夫人。”风扬很快出现在靳辰面前。

“去把靳飞鹏被人劫走的消息传出去。”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是。”风扬没有问为什么,很快领命下去了。

靳飞鹏失踪的消息是靳家人今日一早才发现的,靳放为了不节外生枝,下令封锁了消息,如今除了这个宅子里面的人之外,千叶城中其他人并不知道。

而靳辰选择让风扬把靳飞鹏被人劫走的消息传出去,其实目的只有一个,把秦骁引出来。

秦骁是个极其谨慎的人,他来到千叶城已经不知道多久了,但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这会儿的藏身之地靳辰并不知道,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联系,但是现在他们的行动必须提前到今晚,所以靳辰只能用别的办法把秦骁引出来了。

不过外人就算知道靳飞鹏昨夜被人劫走,也不会知道劫匪留下的血书,并不会把这件事跟靳家五小姐联系起来,所以也不会影响什么。而以秦骁的心智,他肯定会想到这件事情另有玄机的。

在有心人的暗中推动之下,关于靳家七公子昨夜突然失踪的消息很快在千叶城中传开了。听者都纷纷猜测靳家是不是惹了什么仇家,而某些人肯定是要上门问个究竟的。

最早上门的是齐皓诚,他是来找靳扬的,身边并没有跟着魏琰。

只是靳扬这会儿无心跟齐皓诚说什么,齐皓诚也知道自己是个外人,他倒不是关心靳飞鹏那个毛孩子,只是他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太对劲,似乎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从靳扬那里出来之后,齐皓诚就准备去找靳辰问个究竟了,毕竟齐皓诚是真心觉得自己跟靳小五是好朋友的。

只是刚刚走到半路,齐皓诚碰上了靳月。

“齐世子。”靳月对着齐皓诚行礼,十分规矩的样子,也不再管齐皓诚叫世子哥哥。

齐皓诚不想理会靳月,抬脚就要接着往星辰阁的方向而去,靳月眼眸微闪,开口说道:“齐世子是不是想知道七弟被劫走是怎么回事?我可以告诉你。”

齐皓诚脚步微顿,转身看着靳月说:“好。”这件事情明显另有隐情,齐皓诚觉得他去问靳辰,以靳辰的暴脾气,未必会理他。既然靳月主动要说,齐皓诚觉得听听也无妨。

“这里说话不太方便,齐世子随我来吧。”靳月抬脚朝着后花园跟星辰阁相反的一个方向走去。

齐皓诚面无表情地跟了上去,最终跟靳月两个人坐在了靳将军府后花园的一个亭子里。

“现在可以说了。”齐皓诚神色淡淡地说。

靳月意识到齐皓诚对她的某些行为有些反感,所以这次并没有对齐皓诚倾诉衷肠,也没有娇柔作态,而是真的把靳飞鹏被劫走的内幕跟齐皓诚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就连靳辰说今夜要去救靳飞鹏的事情都说了。

“齐世子,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并不知道是谁抓了七弟,不过我觉得,五妹应该是知道的,只是她没有跟我们说。”靳月神色认真地看着齐皓诚说,她的脑子其实也不笨。

“我知道了。”齐皓诚起身就走。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他也不想再跟靳月坐在一起了。虽然今天靳月没做什么让他觉得恶心的事情,但是他依旧不喜欢靳月这个人。

“齐世子!”靳月站起来看着齐皓诚的背影叫了一声,“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先前靳月费劲心机想要让宋舒嫁给靳松,是为了除去宋舒这个障碍。只可惜,这件事情依旧失败了,甚至就连一点风声都没有传出去,那个媒婆被重金封口了,如今千叶城中根本没有外人知道靳家曾经向宋舒求过亲,对宋舒的名声一点儿妨碍都没有。

靳月起初恨得要死,她很清楚,这绝对是宋老国公和靳放一起决定的事情,而在靳家,做主的就是靳放,没有别人。靳月可以在靳夫人面前撒娇,在靳扬面前任性,在靳放面前却根本任性不起来。

因为靳放这个人向来说一不二,他对儿女并不坏,但是也不会特别偏宠哪一个。靳月在靳放眼中并不是特别的存在,靳放已经决定的事情,靳月也不敢再多做什么徒惹靳放的不快,毕竟她亲事未定,未来还要倚仗靳放这个父亲。

这两天靳月彻夜难眠,她在想要“除去”宋舒这个眼中钉无果之后,脑子突然清醒了,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有些本末倒置。

讨好安平王妃固然有用,“除去”宋舒也不是没有任何意义,但靳月突然意识到,她想要嫁给齐皓诚的话,最应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其实是让齐皓诚喜欢上她!

意识到这一点的靳月想了很多,甚至把自己跟靳辰比较了一下,想要知道如何才能讨得齐皓诚的欢心。虽然见到齐皓诚老是往靳辰身边凑,每每都让靳月面色扭曲心中更扭曲,但是靳月一冷静下来就知道齐皓诚并不喜欢靳辰,因为如果他喜欢的话,就不会帮着魏琰操持靳辰和亲的事情了,这根本不是齐皓诚的性格。

但齐皓诚是欣赏靳辰的,靳月很清楚这一点。靳月做不来靳辰那样清冷甚至是冷漠的模样,但是也反思了一下自己从前在齐皓诚面前的样子,发现她之前都太不顾矜持了,而且有时候刻意表现得很柔弱,或许会激起别的男人的保护欲,但是明显齐皓诚并不喜欢柔弱的姑娘,不管是靳辰还是宋舒身上,都看不到一点柔弱的影子。

所以,这次靳月再遇到齐皓诚的时候,刻意告诉自己要改变方式,她不再娇滴滴地管齐皓诚叫世子哥哥,不再对齐皓诚暗送秋波,不再刻意表现出她对齐皓诚的爱慕。

靳月觉得自己做对了,因为这还是第一次,齐皓诚愿意跟她单独待在一起,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厌恶的情绪。

所以这会儿虽然看到齐皓诚说走就走,但靳月心中并不觉得失落,反而有一丝暗暗的欣喜,只是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她叫住齐皓诚,问齐皓诚是不是可以原谅她之前做的那些事,她在满心期待地等着齐皓诚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这就代表齐皓诚不再讨厌她了,她有信心齐皓诚会慢慢喜欢上她的!

而听到靳月的话,齐皓诚离开的脚步未停,开口没有任何温度地说了两个字:“不能。”

靳月一直刻意伪装出的淡然神色瞬间崩裂,她面色扭曲地看着齐皓诚的背影,气得脸色涨红,浑身都在颤抖!为什么会这样?刚刚不还好好的吗?为什么齐皓诚的答案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她真的要疯了!

齐皓诚才不会管靳月在想些什么,其实对于靳月的问题,齐皓诚本来想说他根本没把靳月放在眼中,所以也无所谓原谅不原谅。只是这样说太费劲了,靳月那个脑子有病的说不定还会认为他并不讨厌她。所以齐皓诚干脆就直接回答了靳月的问题,言简意赅,直击要害。

齐皓诚讨厌靳月,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其实原因也非常简单,齐皓诚喜欢的是靳晚秋,而靳月总是欺负靳晚秋。靳月以为跟齐皓诚示好,刻意模仿靳辰,就能让齐皓诚对她另眼相看,只能说两个字,呵呵……

已经知道了内情,齐皓诚想了想,决定不去找靳辰了,自己离开靳将军府回家去了。

千叶城中天香楼。

一个容貌十分平凡的年轻男人坐在楼上的一个雅间里,静静地听着外面的人都在议论靳将军府七公子被劫走的事情,手指微微动了动。

片刻之后,雅间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掌柜提着茶壶在外面叫了一声,没有人应,就默默地下去了。因为天香楼的主子不是别人,就是刚刚雅间里面的男人秦骁。

靳将军府星辰阁。

靳辰在等着秦骁主动跟她联系,因为让风扬把消息传出去也有两个时辰了,如果秦骁得知靳将军府出的事情,就不会无动于衷的。

跟靳辰估计的时间差不多,秦骁来了,依旧是那张扔进人群都找不到的脸。

靳辰请秦骁在星辰阁二楼坐下,秦骁脸上不显,心中却不可能没有任何波动。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靳辰的真正容貌,在一刹那的失神之后很快反应了过来,心中却不得不承认,外面传言说靳辰应当是天下第一美女,一点儿没有夸大的成分。这个姑娘有着得天独厚的容貌,还有着与众不同的独特气质,的确不是什么靳月和秦蓝之流能够相比的。

“我有一个疑问。”秦骁看着靳辰面无表情地说。

“说。”客人上门,靳辰神色淡淡地给秦骁倒了一杯茶。

“墨青是不是很早就见过你的真正容貌?”秦骁看着靳辰说。

靳辰有些奇怪地看了秦骁一眼:“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与你无关的事情了?”靳辰本以为秦骁会问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安排,谁知道秦骁竟然开口提起了墨青。

靳辰觉得秦骁不太对劲,墨青是不是早就见过她的真容跟秦骁有什么关系?难道秦骁想要暗示她,墨青其实只是因为她的容貌才喜欢她的?简直是莫名其妙,靳辰表示她还总是跟人说,她喜欢墨青就是因为墨青长得好看呢!

秦骁野心很大,所以不管说话还是做事,目的性都很强,也很直接。靳辰觉得跟秦骁打交道其实还算比较简单,因为大家都直来直去的,不说多余的废话。只是刚刚秦骁的问题让靳辰觉得他脑子抽了一下……

听到靳辰的话,秦骁微微愣了一下,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的确,他刚刚见到靳辰真容的时候就直接问出了那个问题,这会儿再想想,他问的问题确实跟他没什么关系。墨青是不是贪图靳辰的美貌才要娶她,这都是墨青跟靳辰的事情,而秦骁最在意的,从来不是女人,而是权势。

秦骁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靳七公子被劫是怎么回事?”他知道外面的消息是靳辰刻意传出去的,而目的就是为了找他,秦骁直觉这件事跟仇复有关系。

“劫走靳飞鹏的人,要求我今夜子时一个人去望月山山顶。”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靳辰的话足够秦骁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秦骁不久之前才查到如今仇复藏身的地方就在望月山,而仇复躲在那里伺机而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杀掉靳辰。所以劫走靳飞鹏的人,除了仇复之外,不可能有别人。

“你要救靳飞鹏?”秦骁看着靳辰问。他既然知道靳辰就是南宫柔,在昨夜见到靳辰之前,就已经做了很多的调查,其中包括靳辰回到千叶城之后都做了些什么,以及靳辰跟靳家人的关系。

“没错。”靳辰没有跟秦骁解释她为什么要救靳飞鹏。

“我们的合作不变,改到今夜子时。”秦骁看着靳辰说。本来想问靳辰昨夜所提到的那位高手是谁,转念又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今夜就能看到了。

“好。”靳辰微微点头。所谓的合作是昨天秦骁提出来的,今天她又改了时间。他们两人有共同的利益,那就是杀了仇复,所以也不存在谁求谁,这样平等相处很好。

“今夜你独自前去,该出现的时候我会出现的。”秦骁看着靳辰说。他们原计划明晚主动出击,跟今夜的行动并不一样。今夜靳辰去,明面上是为了救靳飞鹏,所以要按照仇复的要求,她一个人前去。秦骁当然会去,只是他会选择合适的时机再出现。

该说的事情说完了,秦骁走了,靳扬来了。

“小五,你是不是知道是谁把七弟劫走的?”靳扬看着靳辰问道。事到如今,靳扬也不得不多想了。如果靳辰在过去那九年真的都安安分分地待在寒月寺的话,不可能有什么仇家,需要这样逼靳辰出手。

“我的确知道。”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不过大哥还是不知道的好。”

“小五,事到如今你有什么事就告诉大哥吧,不然我这样看着却帮不上忙太难受了!”靳扬看着靳辰说。

“其实事情很简单。”靳辰看着靳扬说,“有一个爱慕墨青的疯女人想要杀我。”

靳扬愣了一下:“谁?”他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还跟墨青有关系,准确来说是跟靳辰刚定下不久的这门亲事有关系。爱慕墨青的女人?靳扬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张明艳照人的脸,据靳扬所知,他见过的对墨青有意思的女人,就只有雪狼国那位实力雄厚的十八王女了。

所以不等靳辰回答,靳扬就神色莫名地看着靳辰又问了一句:“难道是秦蓝?”靳飞鹏被劫走这件事绝对不是一个弱女子能做出来的,而这世间实力高强的女子其实并不多,当今天下最有名的两个实力高强的年轻女子,一个是最近回到千叶城之后名声大噪的靳辰,而另外一位,就是雪狼国的十八王女秦蓝了。

雪狼国王室这些年的腥风血雨从未断过,而靳扬知道,在狼王六十大寿之后,原本在雪狼国王室很得势的岩王爷秦岩的势力很快就被秦蓝给击垮了,秦岩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很多人说他已经被秦蓝给杀了。

而原本靳扬很看好的秦骁,如今也有些不敌秦蓝。秦蓝自从比武招亲之后,在雪狼国的势力如日中天,就连狼王都有些奈何不了她。

这些事情夏国皇室一直都在密切关注,而靳扬其实是夏国太子夏毓杰十分看重的人,想要把他培养成心腹,所以这些事情即便外面没有传开,但知情的夏毓杰都跟靳扬说过。

“没错。”靳辰微微点头。

“秦蓝在千叶城?”靳扬眉头皱得更紧了。狼王六十大寿的时候,靳扬亲眼看到秦蓝对墨青示好,只是被拒绝了。而后秦蓝很快比武招亲有了驸马,靳扬怎么都没想到,秦蓝对墨青竟然还没有死心,如今居然因此而为难千里之外的靳辰。秦蓝能够在雪狼国王室混到今天这样的地位,手上沾染的鲜血绝对不少,而她抓了靳飞鹏,要求靳辰独自前去相救,目的……一定是要杀掉靳辰!

靳扬想到这里就感觉心中十分不安,直觉靳辰今夜前去很不安全,因为真的极有可能是个陷阱。

“她在不在我不知道,不过她的驸马在。”靳辰看着靳扬说,“那个名叫仇复的男人,是断魂楼的新楼主。”这些事情告诉靳扬其实也无妨,而靳扬去过雪狼国,其实对秦蓝有所了解,也知道仇复这个人。

靳扬神色大变:“小五你今晚不能自己去!”仇复竟然是断魂楼的新楼主?!靳扬都能想象到仇复在望月山顶布下了什么天罗地网,等着靳辰跳进去!

“不行!”靳扬脸色难看地说,“这件事应该魏琰来解决,秦蓝是墨青招来的人,小五你这是平白遭受了无妄之灾!”想到这里,靳扬对墨青的印象就打了个折扣。靳辰还没出嫁,就因为墨青招来的疯女人有了很大的麻烦,以后肯定还会麻烦不断。

“大哥不用担心,该做的安排我都做了。”靳辰看着靳扬说,“我不会一个人去的。”

靳扬看着靳辰依旧平静的面色,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说道:“小五,人心险恶,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靳扬知道靳辰的武功很高,但是有句话叫做双拳难敌四手,对方可是整个断魂楼,靳扬也不知道靳辰会带谁跟她一起去。

“大哥,你今晚还是在府里待着等消息吧,如果你也去了,府里出了事怎么办?”靳辰看着靳扬说。

靳扬微微愣了一下,对于靳辰一眼看出他的心思有些意外。只是想想自己学的武功主要是用来带兵打仗的,其实跟真正的江湖高手还有差距,如果去了说不定还会给靳辰添麻烦,靳扬也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说:“小五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靳辰的话让靳扬误认为这件事情靳辰已经跟魏琰说了,而魏琰也做了安排,而靳扬知道魏琰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但依旧无法完全放心……

靳辰不想再应付其他人,直接让琴韵关了星辰阁的门,谁来都不见了。

后来靳家的姻亲姚家公子来过,不过很快就离开了。而靳飞鹏失踪了,靳晚秋这个二姐于情于理都要回来看看什么情况的,只是靳晚秋回来之后,靳夫人不愿意见她,靳扬只说让她回宋家去,不用担心这边的事情,最后靳晚秋也就走了。

日落西山的时候,靳扬又过来找靳辰,想给靳辰一些应急疗伤的药物以备不时之需。只是他来的时候星辰阁的门关着,琴韵开了门说靳辰半个时辰前已经走了。

萱芷院。

靳家其他人都在这里,外面天色已经变暗了,每个人脸色都不好看。

“五姐真的会去救弟弟吗?”靳宛如神色怔然地说。靳辰已经走了,都没跟他们打一声招呼。

“小五既然说了要去,肯定会去的。”靳扬皱眉说。他心中一直很不安,总感觉今夜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却说靳辰。

她离开靳将军府并没有直接去望月山,因为时间还早。她去了墨青在千叶城的宅子,看了一下风清给冷肃准备的面具还有一把刀,感觉都还不错。

“姐姐!吃!”

冷肃虽然恢复了真容,但是因为没有解毒,所以还是那副傻兮兮的模样。这会儿靳辰和冷肃还有风清风扬兄弟俩,四人坐在一起吃饭,冷肃扯了一只他最爱的烤鸡腿递到了靳辰面前,笑嘻嘻地叫着姐姐让靳辰吃。

“好。”靳辰微笑着接了过来咬了一口,冷肃笑得更傻了。

看着冷肃狼吞虎咽的模样,靳辰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如果今晚顺利的话,这应该是她跟冷肃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吃饭了,过了今夜,冷肃不会再傻笑着叫她姐姐,不会再单纯可爱地像是个孩子。她的苏苏小弟,有可能明天就不存在了,想想还有些不舍得。

当然了,靳辰不会因为觉得猪头苏苏更可爱,就阻止冷肃恢复正常,因为这对冷肃来说很不公平。

吃过饭之后,靳辰对风清和风扬说:“你们今夜带着冷肃过去,为了以防万一,先给冷肃用迷药,等需要他出手的时候我会给你们发暗号,你们再让他清醒,把这颗药给他吃下去。”靳辰说着把一个小瓷瓶递给了风清。

“是,夫人。”风清和风扬异口同声地说。

“你们切记要藏好了,不要暴露行踪。”靳辰说。望月山如今可谓是仇复的地盘,各处都会有他的眼线,所以靳辰不能这样大摇大摆地带着风清风扬一起去。

而最后剩下的那颗可以暂时压制冷肃毒性的药丸,也不能现在给他吃,因为药效只有两个时辰,吃早了到时候就没用了。带着傻子冷肃过去的话,如果让他清醒着,难免会弄出什么动静来,所以靳辰才说让风清和风扬带冷肃过去的时候,先把冷肃迷晕了,该醒的时候再让他醒过来。

靳辰还十分贴心地让风清给冷肃准备了一张面具到时候用,因为冷肃很不喜欢别人看到他的容貌,靳辰知道这一点。

“夫人一定要小心,不要为了无关紧要的人让自己受伤。”靳辰要走的时候,风清突然开口对靳辰说。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们不用担心。”风清所说的无关紧要的人,应该就是靳飞鹏吧。的确,靳辰明面上是去救靳飞鹏的,她事实上也的确打算把靳飞鹏救回来。仇复手里有人质,靳辰面对他的时候难免会束手束脚,风清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看到靳辰离开,风清和风扬兄弟俩对视了一眼,风扬叹了一口气说:“如果主子在就好了。”

“现在主子不在,我们拼死也要护着夫人安全。”风清神色严肃地说,话落看了一眼旁边傻兮兮地自己在玩儿的冷肃,希望今夜有秦骁和冷肃这两个高手从旁协助,夫人能够顺利杀掉仇复并且安全脱身吧!

靳辰穿着一身夜行衣,脸上戴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在漆黑的夜色之中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千叶城。在靳辰离开之后没多久,秦骁也暗中离开了千叶城。而风清和风扬算着时间,在靳辰离开之后的半个时辰才出发,两人还带着已经昏迷的冷肃。

望月山在距离千叶城十里之外的地方。靳辰在望月山下跟仇复交过手,杀掉了断魂楼的数百个杀手。后来官府发现了那个地方的残肢断臂,不过因为杀手身上都有断魂楼的标志,所以也没有追查,只是派人清理了一下。

靳辰上过望月山,是跟着靳晚秋和宋舒一起去的,只是在望月庵里待了大半天,并没有登上望月山的山顶。

这次靳辰再来,夜色茫茫之中的望月山就像是个庞然大物一般巍然矗立,山上未化的积雪让夜色不那么幽暗,靳辰运起凌云步,上山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并不费力。

当靳辰独自一人站在望月山山顶的时候,距离子时还剩下一刻钟的时间。

望月山山顶上面有一块巨石,靳辰轻轻跃了上去,抬头就看到月亮仿佛近在咫尺一般。望月山因此得名,的确名不虚传。

靳辰的银色面具在月光之下仿佛被笼上了一层美丽的薄纱,山顶山风呼啸,靳辰就静静地坐在那块巨石上等着,显得十分寂寥。

不多时,靳辰感觉暗处有一双眼睛盯上了自己,她没有回头,也没有任何反应,依旧静静地坐在那里。

一直等到子时,一道黑影从暗处飞身而出,出现在了距离靳辰不远的地方。

“靳五小姐果然好胆色。”仇复的声音在夜色之中更多了几分诡异阴柔。

“彼此彼此。”靳辰神色淡淡地从那块巨石上面跃了下来,看着仇复说,“仇大楼主不用拐弯抹角了,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

“本尊听闻靳五小姐跟靳七公子关系并不好。”仇复看着靳辰说,“想来传闻有误,你们姐弟情深得很啊!”

“传言没误。”靳辰声音平静地说,“不过我跟靳飞鹏关系不好不代表你可以杀了他。”

“靳五小姐倒是个很有趣的人。”仇复看着靳辰冷笑了一声,他没有戴面具,露出他那张有些妖异的脸,左脸上面的绿色图腾纹身看起来十分诡异。

“不过可惜,”仇复话锋一转,“靳五小姐不听劝,不肯取消那门错误的亲事,那本尊只好让靳五小姐消失了。”

“仇复。”靳辰的声音依旧很平静,“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这样很不值。”

“你什么意思?”仇复神色微变。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靳辰看着仇复说,“我们本来无冤无仇,你为了你喜欢的女人要杀我,我也躲不过去。我只是觉得,你武功高强,又坐拥断魂楼这样的大势力,完全配得上雪狼国那位十八王女。你如今是秦蓝名正言顺的驸马,但在她眼中,你恐怕只是一条可以呼来唤去的狗吧?”

“住口!”仇复神色一冷,周身杀意腾腾地看着靳辰,“你在找死!”

“你跟秦蓝成亲这么久了,你碰过她吗?你们上床了吗?”靳辰的声音平静甚至是冷漠,“仇复,你本身本事不小,却甘心当秦蓝的一条狗,你觉得自己还算是个男人吗?”

仇复脸色一变再变,被靳辰说中他心中最不堪的心事,恼羞成怒直接拔剑朝着靳辰就杀了过来!

靳辰一点儿都不见慌乱,拔剑跟仇复过了几十招之后,她的长剑刺中了仇复的胳膊。仇复猛然清醒,抽身急速后退,捂着正在流血的胳膊看着靳辰冷冷地说:“你不要以为三言两语就可以乱了我的阵脚,今夜你有来无回!”

靳辰突然笑了,她戴着面具,仇复看不到她的脸,但她低低的笑声听在仇复耳中满是嘲讽。

靳辰看着仇复说:“仇大楼主,我刚刚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既然能乱了你的心神,就说明我都说中了,你又何必不承认呢?其实我觉得你与其这样拼了命帮秦蓝得到别的男人,为什么不自己压制住秦蓝,真正当她的男人呢?”

“不要再说了!”仇复看着靳辰冷冷地说,“今夜就是你的死期!”仇复话落,无数杀手从天而降,把靳辰团团围了起来,仇复就站在不远处看着靳辰冷笑,“关于我的事情,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巧舌如簧的功力的确很高,不过这并不能救你。”

“仇大楼主。”靳辰依旧在笑,“就凭你们,想留下我,是不是太天真了?”

“上次如果不是冷无忧那个疯子,你早已不在人世了!”仇复看着靳辰冷冷地说,“就凭我们,足矣!”

靳辰却突然微微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其实是秦骁所说的仇复身边的神秘高手。秦骁见过仇复身边出现神秘高手,但是他并不确定那位神秘高手有没有来千叶城,靳辰也不确定。

刚刚靳辰之所以跟仇复废话这么多,也是想看看仇复手中的底牌如何。目前只出现了仇复自己这个高手,还有在夜色之下根本数不清的杀手,想必仇复没让断魂楼的杀手倾巢出动也差不多了。

而这些,让靳辰有一种直觉,秦骁所说的神秘高手并不在仇复身边。一来如果仇复身边真的还有绝顶高手的话,其实没有必要大费周章从靳将军府抓了靳飞鹏,把靳辰引到望月山来,因为仇复和那个神秘高手联手就有把握杀掉靳辰了。

二来,出现在望月山山顶的断魂楼杀手数量,是靳辰目前见过最多的一次。她感觉仇复已经倾断魂楼之力准备杀掉她了,如果那个神秘高手在的话,其实断魂楼这些杀手的存在没有太大必要。

而如果只有仇复和这些杀手的话,靳辰觉得不足为惧。并不是靳辰自己足以对付数以千计的断魂楼杀手和仇复联手,而是因为靳辰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先等一下。”靳辰看到仇复准备下令动手,突然开口说道。

“临死之前,还有什么遗言,可以说来听听。”仇复看着靳辰冷笑着说。他早已经在望月山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靳辰有三头六臂也飞不出去。

断魂楼的杀手如果来了一个两个,根本无济于事;来一百个,对靳辰来说是炮灰;来三百个,对靳辰来说也是炮灰。而当杀手的数量上千之后,量变就会发生质变,这一千个断魂楼的亡命之徒,就是熬,也能把一个绝顶高手给熬死!更何况还有仇复在,仇复本身武功也不弱,还有一门令人防不胜防的毒功。所以仇复对于今夜杀掉靳辰,是很有把握的。

“靳飞鹏呢?”靳辰看着仇复问。

“哈哈哈哈!”仇复突然笑了起来,笑声桀桀,十分诡异,“没想到你还真的关心你那个弟弟,放心,他还没死,本尊到时候会送你们姐弟俩一起上路,省得你黄泉路上太孤单!”

“哦,那就好。”靳辰的语气平静地让仇复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仿佛靳辰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一样。

仇复猛然挥手:“上!”

杀手们都纷纷持剑朝着靳辰杀了过来,靳辰却突然用诡异的步伐躲开所有的攻击,一副准备逃跑的样子。

“拦住她!”仇复冷声说。

“西门靖!”靳辰一边应付着层出不穷的杀手,一边冷喝了一声。

仇复神色微变,西门靖?他从未听说过江湖上有这号人,而他之前让属下的人密切关注着望月山下,没有看到除了靳辰之外有其他人上山啊!

下一刻,一个黑影从夜色之中闪身而出,手执一把重剑,朝着仇复杀了过去。

仇复神色大变,急忙拔剑挡住了来人的攻击,几招过后就感觉虎口发麻,心中震惊不已!

夜色之下的望月山原本该是一片静寂安宁,但今夜注定无法平静了。惨叫声此起彼伏,靳辰一边收割着断魂楼杀手的性命一边往外冲,正在跟秦骁对战的仇复看到靳辰一副准备跑的样子,冷声对面前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说:“你是靳辰找来的帮手吧?只可惜,她准备扔下你自己跑了!”

秦骁头都没回,依旧专注地跟仇复对战,心中没起任何波澜。如他这样野心甚大的人,其实很难信任一个人。但是对于靳辰,他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他们说了要合作,靳辰就不会扔下他一个人跑,所以秦骁绝对不会因为仇复的挑拨而怀疑靳辰。

而仇复就眼睁睁地看着靳辰冲出了上千名杀手的包围圈,身形诡异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别追了!杀了他!”仇复已经红了眼。没想到靳辰会突然逃走,他的人想追也不可能追得上,既然这样的话,就把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男人给杀了解恨,然后等明日把靳飞鹏的尸体挂在千叶城城门口,他倒要看看,靳辰在靳家还如何立足!

杀手转移目标,朝着秦骁围了过来,跟仇复一起对付秦骁。秦骁很快感觉到有些吃力,因为断魂楼的杀手武功其实也都不弱。秦骁一边应付仇复,一边还要对付那些杀手,并不是那么轻松。如果靳辰不再回来的话,秦骁大概就要丧命于此了……

此时靳辰其实没有走远,因为她并不是想逃走。她就在距离山顶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发出了一个信号,很快,风清和风扬提着冷肃出现在她面前。

“夫人,要不要现在把冷肃弄醒?”风清问靳辰。本来的计划是靳辰给他们发信号,他们就把冷肃弄醒让冷肃出手。只是没想到靳辰突然脱身自己过来了。

“嗯。”靳辰微微点头。

风清拿出一个小瓶放在冷肃鼻下,冷肃很快清醒了过来,响亮地叫了一声“姐姐”。好在山顶已经乱做一团,并没有引起仇复的注意。

风清在靳辰示意之下,把靳辰给他的药让冷肃吃了,冷肃刚刚恢复了一丝清明,就看到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少女对他快速地说:“把解药吃了,再舔一下这个。”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