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你到底跟小五说了什么?/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冷肃有点晕,就看到靳辰举着一把长剑,把染了血的剑尖对准了他的脸……

冷肃还没反应过来,风清已经拿过靳辰手中的药丸扔进了他口中,而靳辰看着他快速地说:“快点,这是仇复的血!”

冷肃神色一凝,在口中的药丸未化之前,舔了一下靳辰手中那把剑上面的血,然后面色十分难看地把口中的东西给咽了……

“苏苏,别觉得恶心,马上就解毒了啊,姐姐专门带了一把破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靳辰把手中那把长剑给扔了,伸手揉了揉冷肃的脑袋,看到冷肃面色有些扭曲,猛然意识到冷肃这会儿已经不是苏苏了……

“咳咳!”靳辰神色有些不自然地收了手,对冷肃说,“仇复就在上面,还带着断魂楼的一千多个杀手,该你出手了!”

靳辰今天来望月山,身上带着一把让琴韵专门找来的质量并不怎么好的长剑,在最开始对付仇复的时候用上了,而且目标准确地刺进了仇复的胳膊,剑上染了血。

仇复并没有觉得靳辰的攻击带有目的性,甚至都没有发现,靳辰在那些杀手出现之后,就把长剑收起来,武器换成了匕首……

靳辰叫了秦骁去绊住仇复,然后自己暂时脱身,打算过来先给冷肃解毒,然后冷肃就可以放开手脚去对付仇复了。

冷肃听到靳辰的话,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接过风清递给他的面具戴上,又拿过了风扬递给他的刀,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飞身上了望月山顶。

“夫人,要不咱们撤吧?”风扬脑中突然蹦出一个鬼畜的想法,脱口而出对着靳辰说。他们藏得很隐蔽,因为选择了一个几乎看不到上面情况的位置,仇复的人当然也看不到他们。

而现在很明显,靳辰能脱身下来就说明情况不是很凶险,而如今秦骁在上面,冷肃也去了,他们应该可以对付仇复。风扬觉得他家夫人可以功成身退坐收渔利了,省得那么辛苦。

靳辰抬手给了风扬一个爆栗子,看着他没好气地说:“你家夫人我是那种临阵脱逃的人吗?”

“不是!当然不是!”风扬赶紧说。

“好了,现在你们俩去找靳飞鹏,他还活着,应该就在附近。”靳辰看着风清和风扬说。仇复说靳飞鹏还活着,那么仇复为了以防万一,肯定不会把靳飞鹏藏得很远,说不定还准备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威胁靳辰。

“是,夫人!”风清和风扬神色一正,领命消失在夜色之中。

靳辰又飞身上了望月山顶,就看到秦骁面无表情地执剑站在那里没有动,而还剩下的近千名杀手也都停手了,就站在那里,看着冷肃和仇复打得十分激烈。

靳辰面具之后唇角微勾,突然觉得自己的安排十分之明智。仇复的断魂楼楼主之位可是从冷肃手中抢的,如今冷肃还活着,而且气势汹汹地杀回来了,想必已经表明了身份,断魂楼的这些杀手会有所观望其实很正常,因为他们并不敢保证仇复这次还能打败冷肃。如果他们这会儿再动手帮助仇复,而冷肃最终赢了的话,他们难逃一死。

况且在断魂楼的杀手心底,其实对冷肃的敬畏更多一些。这并不是因为这些杀手都知道仇复武功不如冷肃,纯粹都是仇复作的……

仇复成为断魂楼的楼主之后,断魂楼原本正常的杀人生意几乎全部停了下来,这些杀手们这大半年的时间完全是被仇复驱使着去为他杀人,一般被仇复安排执行任务的杀手,十有八九都没能回来。

尤其是上次,就在这望月山之下,仇复带着的数百名杀手全部丧命无一生还,仇复自己却安然无恙地回去了,还若无其事地召集更多的杀手过来给他驱使,其实断魂楼的杀手对仇复这个楼主,早已经有了极大的不满。

杀手也是人,他们过得本就是刀尖舔血的生活,求的就是财。冷肃在位的时候,他自己有什么私人仇怨,一般都不会选择让断魂楼的其他杀手去送命,而是自己解决。断魂楼的杀手敬畏冷肃这个楼主,从心底里喜欢冷肃的张狂恣意无法无天。

而仇复呢?他如今说白了,就是雪狼国十八王女的一条狗!这让断魂楼的杀手感觉很耻辱,而他们还要为了雪狼国那个女人不断送命,他们就算不敢反抗,心底也绝对不可能甘心!

如今看到冷肃竟然还活着,而且好好的,这些杀手几乎都不约而同地就停手了,心底甚至都在隐隐地希望,希望冷肃灭了仇复这个贱人,因为如果还让仇复活着继续当断魂楼的楼主,用不了多久,断魂楼就要灭亡了。要知道断魂楼原本有数千杀手,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死得只剩下一千多个了。

“冷肃一直在你身边?”秦骁看到靳辰去而复返,心中一点儿都没感觉到意外,因为他从不相信靳辰会半路自己跑了。

只是对于冷肃突然出现,秦骁是很震惊的。说实话,过去的大半年,秦骁有一段时间也在找冷肃,只是遍寻无果之后就作罢了,因为他本身对付秦蓝就有些吃力,顾不上找冷肃了。

秦骁一直怀疑冷肃没死,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冷肃还活着的证据。而他怎么都没想到,冷肃的确还活着,竟然还跟靳辰扯上了关系,如今似乎跟靳辰是一路的。

“嗯。”靳辰没有否认。只是也没说秦骁曾经在墨王府见到的那个猪头傻子就是冷肃。秦骁如果猜到那是他自己的事,靳辰还是想给冷肃留一点面子的,毕竟这货实在是太爱面子。

断魂楼的杀手都在默默地观战,甚至有些杀手暗中准备着,如果冷肃不敌仇复的话,就出手帮冷肃一起杀了仇复,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如果仇复赢了,他们早晚都得死。

秦骁和靳辰也在默默地观战。靳辰发现冷肃在跟仇复打的时候,比跟她打架的时候杀意更重了,两人简直就是你死我活的节奏!

不过这也很好理解,因为他们的存在本就是一山不容二虎,不是冷肃死就是仇复死。仇复上次没能把冷肃杀了,今天被冷肃杀回来,其实是必然。

仇复在冷肃出现的时候就已经乱了阵脚了。别人不知道,他自己最清楚当初他是怎么把冷肃打败的。事实上仇复的武功根本不如冷肃,他靠的是那门毒功,还有一些不入流的手段。只是这次,那些旁门左道的东西都用不了了……

当冷肃的刀即将刺入仇复胸膛的时候,仇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哀求冷肃:“师兄,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

看到仇复这副没骨气的样子,冷肃更加觉得自己先前竟然败在这样一个贱人手里简直是太屈辱了!不过就在冷肃的刀尖距离仇复的胸膛还剩下不到半寸的时候,他手一顿,停了下来。

靳辰微微皱眉,就看到冷肃突然把刀收了起来,冷笑一声看着地上的仇复说:“师弟,放你一条生路也不是不可以,你明白你现在是什么地位吗?”

“多谢师兄饶命!”仇复跪在地上对着冷肃连连磕头,“师弟就是师兄的奴才!”

“冷肃,我建议你杀了他。”靳辰开口,看着冷肃说。她没想到到了最后关头,冷肃竟然选择留下仇复的命。仇复这个人很阴邪,给靳辰的感觉不太好,留着说不定会成为一个祸患。

“你说过的,今夜过后,我们再无相干。”冷肃转头看着靳辰冷冷地说,“你帮我解毒,我可以保证这个贱人以后再不会找你的麻烦,我们两清了。”

“靳五小姐!我以后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了!”仇复突然开始对着靳辰磕头,一副要靳辰放他一马的样子。

靳五小姐?冷肃愣了一下,转头看着靳辰说:“我不管你到底是谁,再见即是陌路。”

冷肃话落,手起刀落,直接在冷肃脸上划了一个血红的叉叉,然后提起冷肃消失在夜色之中,断魂楼的那些杀手也很快跟着冷肃消失了。

“以冷肃的性格,不把仇复折磨得死去活来,是不会杀了仇复的。”秦骁突然开口说道。对于冷肃为什么最后关头没把仇复给杀了,原因其实很容易能够想到。冷肃因为仇复差点丧命,几乎失去一切,感觉这样杀了仇复,给他一个痛快太便宜他了。

“我知道。”靳辰淡淡地说。如冷肃所说,他们从现在开始再无瓜葛,冷肃有权决定仇复是死是活,她只是希望冷肃不要养虎为患,给自己留了一个祸害在身边。毕竟不久之前,她还下意识地揉着他的脑袋叫着苏苏,那样的事情,大概再也不会发生了吧……

收到风清和风扬发出的信号,靳辰知道他们找到靳飞鹏了,就直接飞身下了望月山顶准备离开。秦骁也随后离开了。

在他们都走了之后,望月山山顶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脸上戴着一张面具,看着面前空空荡荡,只剩下一些尸体的山顶若有所思。

这是齐皓诚。而他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白天知道靳辰会只身一人来赴约,所以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毕竟靳辰是他的朋友。

这件事情齐皓诚没有告诉魏琰,他就自己躲在那里,看了一出……有些费解的戏……

齐皓诚知道戴着银色面具的那个是靳辰,也知道后来出现的那个持刀的面具男是断魂楼据说已经死了很久的原楼主冷肃,知道那个脸上有着绿色图腾纹身的男人是断魂楼的新楼主仇复,也是找靳辰麻烦的人。齐皓诚甚至知道仇复为什么找靳辰的麻烦,因为他那次也去了雪狼国,知道秦蓝喜欢墨青。

只是齐皓诚不知道最后在靳辰之后离开的那个男人又是谁?他没有戴面具,但是那张脸很陌生,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表明身份……不对,靳辰似乎叫过他,说他叫西门靖?

齐皓诚很快也离开了望月山山顶,既然靳辰没事,他也可以放心回去睡觉了。而这次齐皓诚并没有发现靳辰就是南宫柔,因为没有人提起过。

下了望月山,靳辰见到了靳飞鹏。他被仇复抓了之后被打过,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面有不少淤伤。而此时他是昏迷着的,因为中了大量的迷药。

“走吧。”靳辰也没有要把靳飞鹏立刻弄醒的意思,人还活着就好。

回到千叶城,到了将军府附近,风清把靳飞鹏交给了靳辰,靳辰飞身进了将军府。

靳家人都还没睡,因为不管他们心中是不是真的担心靳飞鹏和靳辰,都得坐在将军府前厅等着。

靳辰提着靳飞鹏出现的时候,靳扬神情激动地站了起来:“小五你回来了!”天知道他这一晚上有多么不安!

“弟弟!”靳宛如扑过来抱住了靳飞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他没事,只是皮外伤。”靳辰皱眉看了一眼哭得快要晕过去的靳宛如说。

靳放微微松了一口气,靳飞宇已经把靳飞鹏抱起来去找大夫了,靳放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靳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直到现在,靳放都感觉自己不是很了解靳辰这个女儿。说实话,他也知道今晚极有可能是个陷阱,但靳辰还是安然无恙地带着靳飞鹏回来了。靳放不知道靳辰是怎么做到的,他觉得他就算问了靳辰也不会说。或许,他只是没想到靳辰会真的愿意为了靳飞鹏以身涉险吧!

“如你所见,我很好。”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话落就转身出了前厅,消失在夜色之中。

“既然没事了,就都散了吧!”靳放话落起身,朝着书房而去了。最近府里的事情太多,他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靳辰回到星辰阁的时候,琴韵还没睡。琴韵问靳辰需不需要吃点什么,靳辰说不用,直接上楼去了。

走到二楼坐下,靳辰微微舒了一口气。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其实还挺多的。秦骁突然出现,仇复抓了靳飞鹏,冷肃恢复正常,打败了仇复……想必以后仇复不会再来找麻烦了,不过秦蓝手中其他的高手未必不会再来,所以靳辰并不认为她现在可以万事大吉等着嫁给墨青了。

不过靳辰也并不担心什么,人生在世,哪有一帆风顺的,更何况是在这个拳头大就是硬道理的世界。靳辰始终相信,只有自己真正强大了,才会无所畏惧。她并不觉得秦蓝和仇复是墨青给她招来的麻烦,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谁让她家墨青长得那么好看呢。

想到墨青,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担心?其实也还好,因为她相信墨青会平安回来娶她的。更多的是想念吧,毕竟她早已经习惯了墨青在身边的日子……

第二天,靳家的气氛又恢复如常了。昨夜大夫给靳飞鹏看过了,的确都是轻伤,迷药也都解了。他对被抓走之后的事情没有多少记忆,等听到靳宛如哭着说是靳辰一个人去把他救回来的,沉默了很久,也没有说什么。

靳月过来看靳飞鹏,好一阵嘘寒问暖之后,状似无意地说:“七弟你可真是命大啊,也不知道五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波及到了咱们府里其他的人,唉!”

靳飞鹏神色一僵,垂眸没有说什么。等靳月走了之后,靳宛如拉着靳飞鹏的手说:“弟弟,你知道三姐的话是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靳飞鹏声音闷闷地说。

“你觉得三姐说得对吗?”靳宛如看着靳飞鹏问。

“三姐说的似乎也没错,但是……”靳飞鹏犹豫了一下之后说,“我没想到五姐真的会去救我。”

靳宛如苦笑了一声说:“是啊,我也没想到。三姐是想让我们觉得都是因为五姐你才有此灾难吧,但是五姐竟然愿意亲自冒险去救你,就说明她对我们不是真的无情无义。”

“嗯。”靳飞鹏嗯了一声。

“以后,我们不要再跟五姐作对了。”靳宛如看着靳飞鹏神色认真地说,“我们之前真的是自不量力,五姐那么厉害,我们又能对她怎么样呢?其实想想,她回府之后,好像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

“三姐总是说五姐的坏话,其实是因为嫉妒五姐吧。”靳飞鹏小声说。

靳宛如笑容微苦:“经过这件事,我也看明白了,母亲和三姐其实并没有那么在意我们,我们想要在府中立足,还是要依靠父亲和大哥。”

经历过靳飞鹏被劫的事情,靳宛如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也醒悟了。她以前在府中不管任何事都是听靳夫人和靳月的,曾经跟靳辰作对,其实也是靳月授意的。可是这次,靳飞鹏出了这么大的事,靳夫人只会装模作样地掉几滴眼泪,靳月的关心和焦急也都是装的,因为靳宛如昨日无意中听到靳夫人在和靳月说话,靳飞鹏生死未卜的时候,她们母女俩竟然关起门来口口声声地说,如果靳飞鹏死了,就全都是靳辰的错。

如果靳飞鹏死了……靳宛如当时听到靳夫人和靳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靳飞鹏死了的话,如同遭到当头棒喝!她那会儿才明白,她跟靳飞鹏,在靳夫人和靳月母女心中根本没有任何分量,靳飞鹏的灾难,对她们来说,只是又抓住了一个可以抹黑靳辰的把柄!

哪里有真正关心儿子的母亲会在儿子失踪之后口口声声说儿子死了会怎么样呢?哪有真正关心弟弟的姐姐会诅咒弟弟死呢?靳宛如那时才明白自己以往都太天真了,靳夫人对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靳辰都像是前世仇人一般,又怎么可能把她和靳飞鹏这对庶出子女当做亲生的来看待呢?

而靳月,靳宛如其实一直都很清楚她是何其自私的一个人,只是她本以为,她听话乖顺,靳夫人和靳月就会对她好,对靳飞鹏好,这样他们才能在靳家立足。

现实狠狠地打了靳宛如一个巴掌。她跟靳飞鹏才十岁出头而已,他们人生的路还很长。靳家只要不倒,他们的未来就不会差。而这个府里真正做主的,现在是靳放,未来是靳扬。靳夫人头脑根本不清醒,而靳月这两年肯定会嫁出去,他们又何必为了讨好靳夫人和靳月而没事找事,给自己的名声招黑呢?

靳宛如已经清醒了,她也希望自己的亲弟弟能够认清楚这个府里的人情冷暖,而不要总是被人当枪使。

听说靳飞鹏被平安救回来了,姚家和宋家都派了人过来探望。姚家来的是姚大夫人,宋家来的还是靳晚秋。

靳晚秋去看过靳飞鹏之后,时间还早,就带着宋安翊去了星辰阁看靳辰。

“姨姨!”宋安翊似乎还认得靳辰,一见到靳辰就伸出小手要让她抱抱。

靳辰把宋安翊抱过来,跟靳晚秋一起坐了下来。

“小五,你还没有开始绣嫁衣吗?”靳晚秋看着靳辰问。

“没有。”靳辰微微摇头,“最近不想做。”嫁衣好像很复杂,靳辰还没想好要不要自己绣。

“随你吧。”靳晚秋微微一笑,想来靳辰是不在意这些的。

“宋舒怎么没来?”靳辰看着靳晚秋问。

“你也知道,宋家拒了靳家的求亲,舒儿这会儿过来不太好。”靳晚秋微笑着说。如果遇到靳夫人或者靳二夫人的话,肯定会很尴尬。

“也是。”靳辰微微点头。

“小五,后日皇家别苑有个宴会,是太子牵头办的,府里应该收到了请帖,你去吗?”靳晚秋看着靳辰问。

“宴会?做什么的?我可不想去跟一群人玩儿无聊的对成语。”靳辰说。

“会有箭术比试。”靳晚秋说,“因为八公主和二弟定亲了,爷爷说让我们都去,想让二弟跟八公主成亲之前多见见面。”

“看心情吧。”靳辰说。这种宴会一般都很无聊,她参加过魏国太子魏琪举办的骑射比试,还得到了她家小二作为赏赐。如果后天心情好,去参加也不是不可以。

“恐怕太子会点名要你去参加的。”靳晚秋微笑着说。夏国太子夏毓杰,在千叶城的名声极好,因为他为人做事都很有章法,宋老国公也说过,夏毓杰这个太子不错。夏毓杰已经成亲了,正妃侧妃都各有一位,还有侍妾三个,跟二皇子夏毓豪比起来,真的算是洁身自好了。

“到时候再说。”靳辰无所谓地说。她觉得夏国那位太子是个聪明人,他看重的靳扬和齐皓诚,其实都是前景相当好,而且有真才实学的贵公子。

“靳小五!”

听到楼下传来齐皓诚的声音,靳晚秋神色如常地起身要告辞:“小五,我回去了。”

靳晚秋还没下楼,齐皓诚已经冲上来了。看到靳晚秋也在,齐皓诚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想着不能让靳晚秋误会他跟靳辰有什么,就开口有些不自然地说:“我来找靳小五有点事。”

靳晚秋微微点头,抱着宋安翊就要下楼。结果齐皓诚傻傻地挡在楼梯口不让开,靳晚秋神色淡淡地说:“齐世子请让一下。”

“我……你……我有话想跟你说!”或许是因为靳辰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齐皓诚这会儿看到靳晚秋一见他就要走,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靳晚秋神色微冷,看着齐皓诚说:“我没什么想跟齐世子说的。”

“晚秋,我……”齐皓诚看着靳晚秋,眼眸微暗,就是不肯让开。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靳晚秋有些恼了,看着齐皓诚说。

“哇!”宋安翊似乎被吓到了,突然哭了起来。

然后不知怎么的,齐皓诚就把宋安翊给抱了过去,抱在怀中轻声哄了哄,宋安翊抱着齐皓诚,甜甜地叫着“诚诚叔叔”,很快破涕为笑了。而齐皓诚也笑了起来,抬头看着靳晚秋说:“晚秋,你看安安很喜欢我呢!”

“齐皓诚!你到底要做什么啊?”靳晚秋看着齐皓诚,脸上已经有了怒气。

眼看着靳晚秋跟齐皓诚快要打起来的样子,靳辰走过来把宋安翊抱了过去,看着靳晚秋说:“二姐,你们好好聊聊吧,有什么事说出来比较好,不用担心,我去外面看着,不会有人来的。”

靳辰话落就抱着宋安翊不见人影了,靳晚秋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齐皓诚说:“你到底跟小五说了什么?!”靳辰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靳辰觉得她跟齐皓诚有什么关系吗?靳晚秋真的无法压抑自己的情绪了。

“晚秋,我真的有话想跟你说,你就给我一点时间,听我说完好不好?”齐皓诚看着靳晚秋,神色十分无奈地说。

这大概是齐皓诚跟靳晚秋这辈子第一次这样面对面而坐,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样的事情在靳晚秋出嫁之前没发生过,因为齐皓诚总是喜欢捉弄她,而她从来不敢跟齐皓诚多说一句话。在靳晚秋出嫁之后更没发生过,因为齐皓诚不会再捉弄靳晚秋,而靳晚秋依旧不敢跟齐皓诚多说一句话。

“晚秋……”齐皓诚开口。

“不要那样叫我!”靳晚秋冷冷地说。

“你在怕什么?”齐皓诚神色微苦,“我不过叫你的名字而已,跟小时候一样,为什么不可以?”

“齐皓诚,现在不是小时候了。”靳晚秋冷声说。

“是啊,现在不是小时候了。”齐皓诚苦笑一声,“可是我无数次做梦都想回到小时候,那样至少我还会有机会。”

不等靳晚秋说什么,齐皓诚就接着说:“晚秋,我喜欢你很久了,真的很久了,似乎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就喜欢上你了。只是那时候我太傻,只知道逗你玩儿,总以为你就是我的,总以为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慢慢来。我没想到你会突然嫁给宋天临,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早点让人来靳家提亲。但是现在宋天临已经不在了,你能不能给我……”

“不能!”靳晚秋脸色难看地打断了齐皓诚的话,看着齐皓诚冷声说,“齐皓诚,你什么都不懂!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齐皓诚神色一怔,转而苦笑出声,看着靳晚秋说:“晚秋,你记得吗?这辈子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什么都不懂。”

靳晚秋神色微怔,就听到齐皓诚接着说:“以前我是不懂,但是现在我还有什么不懂的?我眼睁睁地看着你上花轿,眼睁睁地看着你跟宋天临拜堂,眼睁睁地看着你在宋家受苦,我无数次地想要把你带走,可是我不敢,我从来都不敢,因为我怕你恨我。”

如果当年齐皓诚一时冲动把靳晚秋从出嫁路上带走,会有什么后果呢?齐皓诚是安平王府的独苗,夏皇宠爱的安平王世子,所以即便别人暗中说道些什么,他也不会真的受到什么影响。

而靳晚秋呢?这个世界对女子并不宽容,她在出嫁路上被齐皓诚带走,恐怕所有人都会说她不知廉耻勾引齐皓诚,她跟宋天临的亲事是毁了,而她给靳家蒙了羞,如果回到靳家的话,靳夫人恐怕会选择让她出家或者把她弄死吧!

或者当年齐皓诚带着靳晚秋远走高飞,可是他们真的能躲一辈子吗?那并不是齐皓诚想要的生活,也不是齐皓诚想给靳晚秋的生活。更何况在那之前,齐皓诚甚至都没有问过靳晚秋是不是愿意跟他在一起,他又怎么敢就那样毁掉靳晚秋从小到大小心翼翼维护着的安宁日子。如果结果是靳晚秋恨他,他又如何敢放手去做?

“靳晚秋,这么多年了,事到如今,我唯一不懂的,只有你的心。”齐皓诚看着靳晚秋沉声说,“我知道过去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给过你任何承诺,我也没有权利要求你做什么,但是现在我很想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靳晚秋沉默,齐皓诚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靳晚秋,只要你现在点头,我就会扫清所有的障碍,娶你做我的妻子。你,愿意吗?”

靳晚秋垂眸,声音冷漠地说了三个字:“不愿意。”话落直接起身离开了。

齐皓诚苦笑了一声,他其实一点儿都不意外靳晚秋的答案,可是心里,为什么还是这么疼呢……

靳晚秋脚步匆匆地下楼,出了星辰阁走出几十米,被丫鬟追上来拉住,才猛然清醒过来。

“夫人,小少爷还在里面呢!”靳晚秋的丫鬟对她说。丫鬟等在星辰阁一楼,看到齐皓诚上去了,但是并没有看到靳辰出来,所以也没多想什么。

“安安……”靳晚秋神色微恼,她一时心乱竟然把宋安翊都给忘记了。

靳晚秋转身要回去的时候,就看到靳辰抱着宋安翊从星辰阁中走了出来。

“小五,我们告辞了,改日再过来找你。”靳晚秋努力让自己的神色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微微一笑对靳辰说。

“好,二姐慢走。”靳辰假装没有看到靳晚秋不自然的笑容。

靳晚秋带着宋安翊走了,靳辰转身回了星辰阁,一上二楼脸就黑了,因为齐皓诚竟然捏碎了她的一个茶杯!

不过看到齐皓诚的神色,靳辰也不想跟他计较一个茶杯了,回头让他赔一套就好了。

“齐皓诚,其实吧,我觉得我二姐的反应很正常。”靳辰看着齐皓诚神色淡淡地说。齐皓诚这样,想必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靳小五,你是不是也觉得靳晚秋根本一点儿都不喜欢我?”齐皓诚一脸苦涩地问。

“那倒没有。”靳辰微微摇头,“不过你也知道她现在的身份和处境,你就这样问她是不是喜欢你,她当然不可能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

齐皓诚神色微怔,就听到靳辰接着说:“你如果不想放弃呢,就把该解决的事情都解决掉,再问她一次。你说你现在什么都没做,二姐敢给你什么承诺吗?她过得其实很不容易,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有任何行差踏错。首先有一点,你想要让她嫁给你,就必须保证她不会跟安安母子分离,你现在能跟她保证吗?不能的话,你凭什么要让她回应你的感情?”

靳辰其实还是不清楚靳晚秋和齐皓诚的过往,但是有些事情是很明显的,就是齐皓诚喜欢靳晚秋,一直没放弃,但是一直也没做什么,或许是有很多顾虑,毕竟他跟靳晚秋的身份差距摆在那里。

而靳晚秋从一个生母早逝的庶女走到今天这步,经历了很多事情,顾虑只会更多。她是绝对不可能跟一个男人说我喜欢你,你娶我这种话的,因为她的处境让她无法相信齐皓诚,无法相信任何男人,她也不敢相信,她怕一时不慎就会失去现在安静的生活,怕失去她唯一的儿子,而这其实都无可厚非。

“其实我都知道。”齐皓诚神情苦涩地说,“我已经忍了三年多,最近突然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齐皓诚,女人最想要男人给的东西,其实说白了,就是安全感。”靳辰安慰性地拍了拍齐皓诚的肩膀,“你如果连安全感都不能给她,她又怎么敢相信你呢?”

“安全感……”齐皓诚喃喃地说。是啊,安全感。当年他不懂事,只会逗靳晚秋玩儿,连句承诺都没有,靳晚秋怎么可能为了他反抗家族定下的亲事呢?现在,他什么都没做,靳晚秋又如何能相信他?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靳晚秋还是一个母亲,她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相信一个男人虚无缥缈的几句话承诺呢?

“靳小五,墨青给你安全感了吗?”齐皓诚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看着靳辰问。

靳辰眉梢微挑:“当然,我这么美,他不可能看上别的女人,这就是一种绝对的安全感。”

齐皓诚……

“齐皓诚,给你点建议要不要听?”靳辰唇角微勾看着齐皓诚说。

齐皓诚点头:“当然。”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当局者迷,而靳辰明显是旁观者清,齐皓诚这会儿着实有些迷茫,很希望得到一些有用的建议。

“宋老国公知道的吧?不然他不会那么讨厌你。”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嗯。”齐皓城微微点头。

“你父母知道么?”靳辰又接着问。

“刚知道没多久,他们不反对。”齐皓诚微微点头说。

“所以最大的阻碍其实还是宋老国公。”靳辰看着齐皓诚说,“要说服那个老头让我二姐带着安安改嫁给你,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齐皓诚哭丧着脸看着靳辰:“靳小五,你到底是要给我建议还是要打击我?”最大的阻碍就是宋老国公,齐皓诚当然最清楚这一点。

“所以说你过去的想法是不对的。”靳辰看着齐皓诚说,“既然宋老国公是一座无法跨越的高山,你就要想着其他的出路。”

“有什么其他的出路?”齐皓诚觉得自己还是很不解。

“这么说吧。”靳辰看着齐皓诚说,“你如果去求宋老国公,说让他答应二姐带着安安改嫁,必然结果是被宋老国公打出去。”

“没错。”齐皓诚点头表示认同。

“你父母去找宋老国公的话,倒是不会被打出去,但是结果是没有什么分别的。”靳辰说,“因为你们想要让人家孙媳妇带着唯一的重孙子改嫁,这本就是很不厚道的事情。”

齐皓诚嘴角抽了抽,就听到靳辰接着说:“你是刻意跟宋家老二结交的吧?一直对宋舒也不错,其实都是为了我二姐。既然这样的话,你就让他们帮帮忙呗。”

齐皓诚愣在了那里:“怎么帮?”

“其实老人跟年轻人的想法会有很大的差别。”靳辰看着齐皓诚说,“宋老国公心里肯定也觉得宋家对不起我二姐,但是他依旧不会同意我二姐改嫁,更别提带着安安了,作为一只脚已经迈进棺材的老头,他的想法其实很正常。”

听到靳辰对宋老国公的描述,齐皓诚嘴角又抽了抽,就听到靳辰接着说:“不过宋天行和宋舒未必是那么想的。当然了,如果没有人要娶靳晚秋,他们也不会主动劝靳晚秋改嫁,毕竟他们现在是一家人。但是如果靳晚秋有改嫁的可能,而且是一个很好的对象,他们未必不会愿意成全靳晚秋。毕竟靳晚秋已经为宋家做了很多,宋天行和宋舒把靳晚秋当成亲人来看待的,而他们本身并不是没有情义的人,如果有可能的话,想必他们也不会愿意看着靳晚秋年纪轻轻地守一辈子寡。”

齐皓诚眼睛微亮,就听到靳辰接着说:“再说,宋天行过了年就要成亲了,他娶的夏蝶衣才是国公府正牌的世子妃,夏蝶衣嫁进宋家之后,我二姐的处境其实很尴尬,而且夏蝶衣生了孩子之后,安安就不再是宋家老头唯一的重孙了,如果宋天行和宋舒都同意靳晚秋改嫁的话,宋家老头未必会坚持反对。”

“靳小五,我觉得你说得很对。”齐皓诚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靳辰说。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