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我发誓我真没对你妹妹做什么/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皓诚离开靳将军府的时候,心情还不算很糟糕。多年的心事终于对着靳晚秋说出来了,虽然被靳晚秋拒绝了,但是齐皓诚并不会因此就放弃。他觉得靳辰说得很对,他应该扫清所有的障碍之后再问靳晚秋一次,说不定到时候靳晚秋就不会再拒绝他了。如果到时候再拒绝的话,那他就再接再厉,接着问!

齐皓诚走了,靳辰突然想起了冷无忧,就叫了风扬进来。

“夫人,逍遥王已经开始打压无忧宫的生意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效果。”风扬对靳辰说。之前冷无忧为了逼“南宫柔”现身,抓了魏琰,虽然魏琰最终安然无恙,但是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魏琰这几天一直在打压无忧宫在全天下的生意,而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冷无忧还在千叶城吗?”靳辰问风扬。她跟冷无忧约定好了,让冷无忧去对付仇复,就算不敌也要取点仇复的血给她,好给冷肃解毒。只是后来事情又因为秦骁的出现,和仇复的主动出手发生了变化,靳辰倒是一时忘记了冷无忧这个人,这会儿想起来,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千叶城。

“属下一直派人监视着翰墨轩,冷无忧昨日还出现过,但是昨晚突然不见了。”风扬说,“翰墨轩已经人去楼空了,就连红袖阁都关了门。”

靳辰若有所思:“难道冷无忧已经知道冷肃回归断魂楼了?”以冷肃和冷无忧的关系,冷无忧极有可能在断魂楼安排的有他自己的人,昨晚冷肃现身打败了仇复,冷无忧的离开,会不会是因为收到了这个消息,去找冷肃了?

“属下觉得夫人的猜测很有可能。”风扬微微点头说,“虽然说冷肃跟冷无忧闹掰了,但内情外人都不知道,他们未必就是敌人。”冷无忧可是从小就跟冷肃在一起的,甚至就连自己的出身和姓名都抛弃了,跟了冷肃姓冷。传说中冷肃跟冷无忧闹掰,似乎只是冷肃单方面拒绝跟冷无忧来往,冷无忧对冷肃还是很关心的样子。

魏琰要打压无忧宫的生意,如果冷无忧不是因为一直在找仇复无暇顾及的话,可能还可以挽回一点损失,但自始至终冷无忧什么都没做,根本没在意无忧宫的生意瘫痪掉了。显然对他来说,冷肃更重要。

“既然这样,就不用管他了。”靳辰说。至于魏琰要毁掉无忧宫的生意,靳辰表示乐见其成。说实话,她看冷无忧那个疯子不太顺眼。

“夫人,属下听说了一件事。”风扬对靳辰说。

“说。”靳辰扔给风扬一个字。

“据说后日夏国皇家别苑的宴会上会有箭术比试。”风扬说。

“这个我知道了。”靳辰表示这并不是什么新闻,靳晚秋不久之前刚刚跟她说过。

“据说彩头是夏国皇宫藏宝库中珍藏多年的飞云弓。”风扬弱弱地说。

“飞云弓?那是什么东西?”靳辰眉梢微挑。

“夫人有所不知,极品武器都是可以传世的,而飞云弓是失传已久的神兵利器之一,没想到一直在夏国皇室的藏宝库中藏着,这可是稀世珍宝啊!”风扬说起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好的武器对习武之人来说可遇不可求,而对喜欢射箭的人来说,飞云弓就是梦想中的宝物。

“既然是稀世珍宝,为什么会被拿出来当做彩头?”靳辰表示不解。这种国宝级的东西,不是应该继续珍藏吗?

“武器珍藏起来不过是蒙尘罢了,还不如拿出来给有本事的人用,还可以为国效力。”风扬说。

“既然这样的话,能够参加这场箭术比试的人肯定是有限制的。”靳辰说。

“夫人说得没错。”风扬微微点头,“比试只允许夏国人参加,像逍遥王就不能参加,不过没有限制男女。我哥专门去皇家别苑暗中查探了箭术比试的设置,规则十分严苛,想来第一轮就能把那些小姐们给淘汰了。”

风清已经去查探过了?靳辰看着风扬似笑非笑地说:“你们这是笃定我会去参加了?其实我很少射箭,不知道自己箭术如何。”靳辰前世作为特工的时候,经常用枪,所以对射击十分精通,但是箭跟枪应该是有差别的。

“夫人可能不知道,”风扬嘿嘿笑了一声,“其实主子的箭术十分了得,而且很喜欢箭术。”

靳辰白了风扬一眼:“所以你跟你哥都想让我去,把飞云弓赢回来送给墨青?”

“主子的就是夫人的,都能用。”风扬嘿嘿笑着说,“这等神兵利器,可遇不可求,机会难得,再说了,夫人的箭术肯定也十分了得,不参加可惜了。”

“去给我找把弓箭过来。”靳辰对风扬说。

“是,夫人!”风扬非常开心地跑了。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风扬就去而复返,给靳辰带了一把上好的弓和足够的箭支过来,明显是一早就准备好的。

“这个给你。”靳辰从桌上的果盘里拿了一个黄灿灿的柑橘递给了风扬。

“谢谢夫人!”风扬高兴地接过去了。夫人真好,还给他吃水果。

“好了,你拿着这个,去对面那棵树上站着,把它顶头上,让我试一下我的准头怎么样。”

靳辰的话让风扬的表情瞬间崩裂了,他哭丧着脸看着靳辰:“夫人,属下没有做错什么事吧?”

星辰阁旁边是个湖,靳辰说的对面那棵树,距离星辰阁有近五十米的距离,风扬想了想自己站在树上,头顶顶个柑橘的样子,瞬间觉得傻到了极点!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夫人要射他头上那么小的柑橘来试一下准头?!风扬可从没见过靳辰射箭,听靳辰的意思,她应该几乎没用过弓箭,一定要一上来就搞得这么猛吗?风扬表示他的小心脏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去不去?”靳辰看着风扬似笑非笑地说,“你要不去,我就去找你哥过来,想必你哥不会拒绝的。”

“去!”风扬努力挤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夫人请放心,属下对夫人的箭术绝对有信心!”

话落风扬就默默地捧着靳辰给他的柑橘飞出了星辰阁,朝着正对面那棵大树飞了过去。心中在想,夫人肯定是在打击报复!因为他们兄弟俩撺掇夫人参加后天的箭术比试,还说赢了彩头是给主子用的,夫人心中不爽了!

靳辰就站在星辰阁二楼,试着拉了一下风扬带过来的弓,感觉还不错。她因为从小习武,几乎没有懈怠过锻炼身体本身的素质,所以力气一直都很大,这种弓对她来说拉开很容易。

靳辰拿了一支箭放好,就看到风扬已经在对面大树上面站好了,还一脸苦逼地把那个柑橘给顶在了头上,对着她双手合十比了个阿弥陀佛,一副求她手下留情的样子。

靳辰唇角微勾,对准风扬的位置摆好了弓箭,然后眼神微眯,十分干净利落地把箭射了出去!

风扬好想哭!夫人你这是第一次射箭吧?怎么都不需要好好准备一下再放箭的,这么随便地就射了出来,速度怎么那么快啊我去!

风扬心中还没吐槽完的时候,那支速度极快的箭矢已经到了跟前,他眼睛一闭,下一刻,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然后柑橘汁顺着头发流到了他的脸上……

风扬不可置信地回头去看,就看到那支箭上穿着一个柑橘,直直地射进了后面那棵树的树干里。风扬转头看着靳辰脸上的笑意,突然很想对着靳辰五体投地拜师学艺!

风扬飞身去把那支箭拔了出来,就看到箭矢是从柑橘正中间的位置穿过去的,不偏不倚。

“夫人太厉害了!”风扬顶着一头柑橘汁回到了星辰阁,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了,对着靳辰竖起了大拇指,一脸赞叹地说。

“力道似乎小了点儿。”靳辰拿过那支箭看了看,有些不太满意地说。

风扬表示,夫人不仅是个真正的箭术高手,而且对自己的要求还这么高,真心佩服!

然后风扬就看着靳辰继续练习射箭,越来越精准,而且力道越来越大,最后一支箭射出去的时候,直接完全射进了那棵大树树干里面,只有箭尾的一点点羽毛还在外面晃动。

靳辰以前的确没接触过射箭,不过真正试了之后,发现跟用枪射击还是有共通之处的,眼力和精准度对靳辰来说都是小意思,而当她学会控制力道的时候,箭术已经十分了得了。

星辰阁附近都没有其他人,所以风扬任劳任怨地把靳辰射出去的箭矢都给捡了回来,有些因为力道过大已经坏掉了。不过那支完全射入大树里面的却是不太好取出来,靳辰说就留在那里吧,当个纪念。

“夫人到时候一定能把飞云弓给赢回来!”风扬信心满满地说。

“好了,你可以滚了。”靳辰说。

“是,属下明日再给夫人准备一些箭。”风扬话落就麻溜儿地滚了。

却说齐皓诚,回到安平王府见到安平王夫妇的时候,他们正在商议什么时候去跟宋老国公聊聊关于齐皓诚和靳晚秋的事情。他们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能看着齐皓诚就这样打光棍儿下去,他们还等着抱孙子呢。

“父王,母妃,这件事情你们先不要管了。”齐皓诚神色认真地看着安平王夫妇说。

“诚诚,你这是?”安平王妃微微一愣。难道齐皓诚准备放弃了?这不是他的性格啊。

“我自有分寸,需要父王和母妃帮忙的时候,我会跟你们说的。”齐皓诚说。他准备今晚就找宋天行聊聊去。至于宋舒那边儿,实在不行还是请靳辰出马,她们女孩子之间说话也方便点儿。

“做什么都注意分寸。”安平王看着齐皓诚语重心长地说。这件事情不好办,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毁了齐家宋家和靳家三家的关系。

“我知道。”齐皓诚微微点头。

“对了,后天皇家别苑的宴会,诚诚你要不要去参加一下箭术比试?飞云弓可是很难得。”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说。其实后日箭术比试头名的彩头是飞云弓如今对外还是个保密的事情,只不过某些人提前都知道了。

“到时候去试试吧。”齐皓诚微微点头。

是夜,宋天行从军营回来的路上被齐皓诚拦下,一起去了安平王府喝酒。

“宋二,军中最近又没什么事,你也没什么任务,怎么忙成这样?都见不到你人影了。”齐皓诚问宋天行,话落又笑着举杯,“你定亲了,还没恭喜你。”

“多谢!”宋天行举杯一饮而尽,脸上却没有几分喜色。

“怎么?不喜欢夏蝶衣?还是你心中有喜欢的人了?”齐皓诚神色有些奇怪地看着宋天行问。

“没有。”宋天行否定的速度太快。

“来来来,宋二跟哥们儿说说,你喜欢上哪家小姐了?”齐皓诚神秘兮兮地凑到宋天行旁边问道。

宋天行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绝色倾城的小脸,脸色微红,摇头否认说:“真的没有。”

“宋二,你根本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齐皓诚似笑非笑地看着宋天行说,“如果你喜欢哪家小姐的话,为什么不早点跟你爷爷说?现在圣旨赐婚都下来了,有你后悔的。”

“她都定亲了……”宋天行脱口而出。他的确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甚至可以说在感情方面有些单纯,连自己的情绪都不知道怎么掩饰。

齐皓诚突然皱起了眉头,看着宋天行有些不确定地问:“你说的,该不会是靳小五吧?”

宋天行脸色微红没有否认,齐皓诚猛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行啊你!眼光倒是不错!”

宋天行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齐皓诚揽着他的肩膀说:“作为兄弟,我很真诚地劝你两句,靳小五不是你能驾驭的女人,远远地看着就好。你也知道她定亲了,还是和亲魏国,这桩亲事谁也改变不了,而且以她的性子,她没反抗,就代表她想嫁。宋二,这只是你单方面的一时心动,还有得救。”

“我知道。”宋天行笑容十分无奈,“只是我总是想起她。”初见的惊鸿一瞥,在宋天行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他总是会想起靳辰,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其实他知道靳辰已经定亲了,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但是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难掌控。所以在得知自己的亲事也定下来的时候,宋天行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想想很正常,毕竟她长得那么美。”齐皓诚对宋天行说,“你不要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慢慢地就不会一直想了。其实夏蝶衣人还不错,你们俩是圣旨赐婚,她没做错什么,你要娶了她,就得对她好。”

“我知道。”宋天行微微点头。当年他年少轻狂干了不少混蛋事儿,后来被靳晚秋打醒之后,时刻铭记在心的两个字就是“责任”。他知道他作为国公府世子的责任,知道自己作为兄长的责任,知道自己娶亲之后,作为丈夫应该怎么做。

只是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宋天行觉得自己还需要一点点时间缓缓。

齐皓诚知道宋天行会想通的,因为他这个人个性其实很简单,而且心地很善良。当初齐皓诚确实是因为靳晚秋才刻意跟宋天行结交的,但是后来的一切来往都是真心的,宋天行这个人还不错。

“唉!”本来在说宋天行的事情,齐皓诚却突然长叹了一口气,神情也变得有些落寞。

“皓诚,你怎么了?”宋天行看着齐皓诚问,“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宋二,有件事一直压在我心底,我不敢跟你说,怕说了之后我们兄弟没得做了。”齐皓诚看着宋天行说。

宋天行神色微变,猛然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对舒儿做了什么?”

“没有!”齐皓诚也是服了宋天行,他伸手拉着宋天行坐下,看着他说,“我发誓我真没对你妹妹做什么。”

“那是什么事?”宋天行表示不解。

齐皓诚发现跟宋天行说话不能委婉,因为这个二愣子听不懂拐弯抹角的话。于是他直接了当地看着宋天行说:“我喜欢你大嫂。”

宋天行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去,很快又自己爬了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齐皓诚说:“你开玩笑的吧?”

“我认真的。”齐皓诚看着宋天行说。

“不行!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宋天行连声说了好几个不行,坐下来看着齐皓诚说,“你怎么能喜欢我大嫂呢?这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齐皓诚看着宋天行神色认真地说,“你大哥已经不在了,我为什么不可以喜欢你大嫂?”

“就是不可以!”宋天行看着齐皓诚说,“我大哥就算不在了,我大嫂也是我宋家的人!”

“宋天行,靳晚秋今年才十九岁,你觉得她应该在你宋家守一辈子的寡是吗?”齐皓诚看着宋天行冷声说。

“不……我……”宋天行被齐皓诚突然说出来的事情给震惊到了,一时有些茫然。齐皓诚怎么会喜欢他大嫂呢?这不可以!但是大嫂还这么年轻,大哥不在了,难道非要让她在宋家守一辈子的寡吗……

“宋天行,当年如果不是你爷爷突然要让靳晚秋嫁给你大哥冲喜的话,她现在就是我的妻子。”齐皓诚看着宋天行说。

“你什么意思?”宋天行神色一怔。

“意思就是,我喜欢你大嫂很久了,如果你大哥还在的话,我不敢奢望什么,但是如今你大哥都已经不在了,我要让靳晚秋嫁给我!”齐皓诚看着宋天行说。

“你喜欢我大嫂很久了?”宋天行觉得不可置信,“那当年为什么……”如果齐皓诚当年就喜欢靳晚秋的话,为什么还会让靳晚秋嫁给他大哥?靳宋两家的联姻别人或许阻止不了,但是以齐皓诚的身份,他绝对可以阻止!

“当年?当年我那段时间正好不在千叶城,否则后来的事情怎么会发生?”齐皓诚看着宋天行说。

“那我大嫂对你……”宋天行这会儿有些懵了。

“我们什么都没有!”齐皓诚说,“难道你觉得你大嫂那样守规矩的人会跟我有什么苟且吗?”

“当然不会!”宋天行不假思索地说。

“宋天行,你就告诉我,你是想眼睁睁地看着你大嫂守寡一辈子呢,还是想让她改嫁过得幸福?”齐皓诚按着宋天行的肩膀问道。

宋天行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是宋家对不起我大嫂。”

宋天行其实很清楚,当年宋老国公去靳家提亲之前,宫里的太医已经直说宋天临时日无多,回天乏术了。

这些年宋天行一直觉得宋家对不起靳晚秋,可是靳晚秋已经嫁过来了,宋天临也死了,靳晚秋还生下了宋天临的孩子,宋天行也只能告诉自己要努力撑起宋家的家业,让靳晚秋不要那么辛苦。他从没想过靳晚秋还可以改嫁这种可能性,因为像他们这样的大家族,寡妇再嫁,事实上是一件会让人耻笑的事情……

如果齐皓诚不对宋天行说他喜欢靳晚秋的话,宋天行原本想的是要一辈子把靳晚秋当做亲人来照顾和保护,要把靳晚秋的儿子宋安翊当做亲生儿子来看待,绝对不让靳晚秋母子被人欺负。

可是齐皓诚的话就像是一记重锤敲在了宋天行心口!靳晚秋是个女人,她如今才十九岁的年纪,真的要让她在宋家那个冷清的大宅子里面,守一辈子的寡吗?这对她来说何其残忍……

“皓诚,你想娶我大嫂,跟我说没用。”宋天行垂眸沉声说。宋天行其实是喜欢齐皓诚这个人的,他改邪归正之后最好的朋友就是齐皓诚。而直到现在宋天行才知道齐皓诚这些年不近女色是因为什么。只是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靳晚秋要改嫁,首先宋老国公那一关就过不了。

“这么说,你并不反对?”齐皓诚看着宋天行问。

宋天行再次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大嫂其实过得并不好,我知道,我只是希望她能得到真正的幸福。”进门三月就守寡,然后生下体弱多病的遗腹子,还要操持偌大的家业,娘家也不体恤她,靳晚秋过得能有多好?宋国公府上上下下是对靳晚秋很好,但这些弥补不了靳晚秋心里的苦楚,她只是从来不说而已。

“你不反对就好。”齐皓诚拍了拍宋天行的肩膀说,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其实他已经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等更长时间了。他以前难受的时候,甚至恶毒地想过,等宋家那个老头不在了,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他跟靳晚秋在一起了……

“我爷爷那边,”宋天行顿了一下,“他年纪大了,受不得刺激,他如果执意反对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而且我大嫂是不是愿意嫁给你,我还不知道。”

齐皓诚又长叹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事实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他已经把宋天行给说通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走一步算一步吧!

宋天行当晚回到宋家已经很晚了,宋家人都睡了。第二天一早看到宋天行昨夜回来了,靳晚秋还笑着跟他说让他先不要去军营了,准备一下参加明天的箭术比试。宋国公府原本就是将门,国公爵位还是宋老国公在战场上拼杀得来的。只是这些年府里总是出这样那样的事情,宋家如今的希望都寄托在宋天行的身上了。

宋天行看着靳晚秋的神色不太对劲,靳晚秋有些奇怪地问:“二弟,你怎么了?”

“没事。”宋天行赶紧摇头,“我只是在想皇上把飞云弓都拿出来当彩头了,我要好好准备一下参加比试,机会很难得。”

“是啊。”靳晚秋微笑着点头,“二弟你的箭术很不错的,这是个好机会。”这等神兵利器,如果能够得到的话,也能得到皇室的看重。

“大嫂,你……”宋天行有心想问靳晚秋有没有想过改嫁的事情,一张口又觉得这样直接问靳晚秋太无礼了。

“二弟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靳晚秋看着宋天行说。

“没什么。”宋天行摇头,“我是想问大嫂,明天见到八公主的话,我应该跟她说什么?”宋天行只是想转移话题,只是他功力显然不太够,竟然一时脑热问了一个让他自己都觉得很二的问题。

靳晚秋笑了起来,看着宋天行说:“二弟不要紧张,八公主性格很好的,你们已经定亲了,相处的时候自然一点就好,不会有人说闲话的。”

“嗯。”宋天行微微点头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靳将军府星辰阁。

靳辰这天又练了一会儿射箭,听风扬说其中还有骑射的环节,就骑着小二在靳将军府后花园练了一会儿,感觉还不错。

魏琰过来找靳辰的时候,就看到靳辰骑在小二背上,一边跑一边放了一箭,那一箭直接射穿了一棵大树,然后又飞了出去。

魏琰倒是从来不知道靳辰还会骑射,靳辰跑过来,在附近下马,让小二自己去撒欢儿,看着魏琰问道:“有事?”

“嗯。”魏琰微微点头,跟着靳辰进了星辰阁。

“我把无忧宫的产业全毁了。”魏琰在星辰阁坐下来之后,看着靳辰说。他把无忧宫的产业都毁掉了,如今千叶城的红袖阁已经易主,明日就会改名为忘忧阁重新开张,因为主子就是他。

“挺好的。”靳辰微微点头。

“你是要参加明天的箭术比试吗?”魏琰看着靳辰问,“刚听说头名的彩头是飞云弓,倒是十分难得。”

“嗯。”靳辰微微点头,“试一下。”

“冷肃跟冷无忧是怎么回事?”魏琰看着靳辰问。他这几天一直在忙着毁掉无忧宫产业的事情,也不方便总是过来找靳辰,今天一早才知道冷肃和冷无忧都已经离开了千叶城。

靳辰简单地把事情跟魏琰讲了一遍,魏琰微微一愣:“秦骁也来了千叶城?”

“或许这会儿已经不在了。”靳辰说。她并不关心秦骁之后去了哪里。可以说秦骁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仇复落到冷肃手里,跟死了其实也没啥分别,总之别想再出来兴风作浪了。

“我也没别的事情,就是过来问问冷肃和冷无忧的事。”魏琰看着靳辰说。

魏琰知道了想知道的事情,很快就走了。如今他一直都在千叶城,再过十天就要过年了,他现在想回金安城也根本来不及了。明日皇家别苑的宴会魏琰也在邀请之列,虽然他不能参加夏国皇室举办的箭术比试,但是去看看热闹还是可以的。

魏琰走了之后,靳辰若有所思,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过了一会儿她取来了文房四宝,开始写字了。

最后靳辰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写好了几页纸,然后裁好,自己动手装订成了一个简单的小册子,满意地点点头收了起来。

这天就是夏国皇家别苑举办宴会的日子了。

太子夏毓杰牵头举办的宴会,有资格参加的人除了夏国皇室就是贵族和高官之家。因为飞云弓现世,倒是有不少公子都摩拳擦掌准备争夺一番。如果能够在这场箭术比试上面拔得头筹,其实可不仅仅是得到飞云弓这等神兵利器这么简单,必然还会得到皇室的看重,以后前程大好。

这次不用人过来请,靳辰吃过早饭就牵着小二等在了将军府门口。靳放带着靳家其他人出来的时候,看到靳辰还微微愣了一下。

“小五,一起走吧。”靳扬微笑着说。这次的箭术比试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会办得很正式很严谨,因为靳扬是协助夏毓杰准备箭术比试的人之一,对很多规则都很了解。而他也是要参加的,毕竟飞云弓现世,机会很难得。

“走吧。”靳放难得对靳辰的脸色好了一些,可能是因为之前靳辰救回了靳飞鹏,让靳放对她的印象改观了不少。而靳放是这次箭术比试的主要评委之一。

靳夫人坐在马车里,看都没看靳辰一眼。靳家的公子小姐包括靳月和年纪尚小的靳宛如都骑了马,而靳飞鹏还在养伤,今天不去参加宴会,只有姚芊芊跟靳夫人一起坐了马车。

靳家二房的公子小姐也过来了。靳二夫人不参加这样的宴会,靳萱和靳松都骑了马,跟靳放打过招呼之后就加入了靳家大房的队伍。

好巧不巧半路正好碰上了宋国公府的人,简单地打过招呼之后,宋老国公大手一挥:“一起走吧!”

宋舒高兴地骑着马跑到了靳辰身旁,跟靳辰说了几句话之后,转头就看到靳松面色怪异地看着她……

宋舒神色一僵,立刻转头回来,心中倒是真觉得有一点点尴尬了。

难得今天靳晚秋也骑了马,她毕竟是靳家出身的小姐,据靳扬所说,靳晚秋的马术和武功都比靳月要出色很多,只是她嫁人生子之后极少在外面骑马了。

宋安翊被宋老国公抱着坐了马车,还掀开车帘甜甜地管靳辰叫姨姨。靳辰微微一笑,策马过去,把宋安翊给抱过来放在了她身前的马背上。

靳辰用自己的披风把宋安翊裹得严严实实的,就露出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宋安翊眼中满是兴奋,十分开心的样子。

宋老国公笑着说:“安安长大了要骑马打仗,当大将军!”靳晚秋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靳辰你要参加今天的箭术比试吗?”宋舒问靳辰。这次机会难得,虽然明知跟飞云弓无缘,但是宋舒还是好好准备了的,因为她喜欢骑马射箭。

“嗯。”靳辰微微点头。

“那你箭术一定很好啦!”宋舒笑着说,一点儿嫉妒的意思都没有。她很崇拜靳辰,觉得靳辰一切都很好。其实宋天行和宋舒兄妹俩,都是很单纯善良的性格。

“还行。”靳辰也是前天才开始练射箭,感觉很不错,但是并没有跟别人比试过。这个世界习武之人都会骑马射箭,箭术高手应该很多,靳辰也只能说为了那把飞云弓,她尽力而为吧。

“就快要过年了呢。”宋舒笑着说,突然压低声音问靳辰,“都要过年了,魏琰怎么还不回魏国啊?你要来年三月十八才出嫁呢,现在还早。”

“你关心他?”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宋舒问。

“怎么可能?”宋舒立即反驳,“我就是觉得他那个人吧,奇怪得很。”

“哪里奇怪了?”靳辰微微一笑问道。

“也说不上来。”宋舒摇头,“总之跟我曾经认识的那个混蛋好像不太一样了。”

靳辰唇角微勾。其实她真心觉得魏琰跟宋舒挺合拍的,尤其是在……吵架的时候。

“你知道吗,我二哥可逗了!”宋舒笑着对靳辰说,“昨天竟然问我大嫂,说他今天见到八公主的时候该说些什么?哈哈!笑死我了!”

靳辰看了一眼宋天行,微微一笑说:“挺好的。”宋天行看靳辰的眼神靳辰其实不是没有注意到。因为她的容貌而被吸引的男人很多,但宋天行是不同的。靳辰并不希望跟墨青之外的男人产生不必要的感情纠葛,宋天行已经定亲了,夏蝶衣是个不错的姑娘,靳辰希望他们能够好好相处。

“爷爷还说等二哥成亲了,要让他好好在家里休息,赶紧生孩子呢!”宋舒说着笑了起来。

靳辰很认同地点了点头:“你爷爷说得没有错。”如果宋天行和夏蝶衣成亲生了孩子的话,想必能够分散一下宋老国公的注意力,靳晚秋带着宋安翊改嫁的话,阻力也能稍微小一点点。

一路上跟宋舒说说笑笑,到了皇家别苑的时候,时间还早。因为其中有骑射比试,所以是允许骑马进去的。而夏国的这座皇家别苑更准确来说是皇家围猎场,背靠群山,面积很大。既有精美的亭台楼阁,也有宽敞的马场。

“靳小五!”

远远地听到了齐皓诚的声音,靳月面带喜色地看了过去,就看到齐皓诚和魏琰策马跑了过来。

不过靳月精心打扮过的模样齐皓诚是无心欣赏了,因为他叫的是靳辰,眼睛时不时看着的是靳晚秋……

已经多久没有看到靳晚秋骑马了?齐皓诚快要想不起来了。不过他一直都记得,当年靳放教导靳家公子小姐骑马的时候,他也在旁边看热闹,靳晚秋刚开始总是不得要领,被靳放训斥了也不哭,摔下来又很快费力地爬到马背上,那个时候,他们都才十一岁吧……

知道齐皓诚往她身边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靳辰也并不介意,主要是感觉齐皓诚实在是很苦逼,懒得跟他计较了。

“靳小五你要参加箭术比试吗?”齐皓诚看着靳辰问。

“嗯。”靳辰微微点头。

“哎呀!又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啊!”齐皓诚挤眉弄眼地说,“还好靳小五你这会儿还没嫁出去,不然就参加不了了。”

“别废话了,你太子表哥找你。”魏琰白了齐皓诚一眼。这货明明喜欢靳晚秋,不敢表现出来让别人知道,就总是拉靳辰出来迷惑别人的视线,也是醉了。

齐皓诚回头看到夏毓杰在不远处冲他招手,就策马跑过去了。

此时他们都在皇家别苑的马场上面,箭术比试要半个时辰之后才会正式开始,这会儿看台上的美酒美食都已经摆好了,不参加比试的人几乎都落座了。说是看台,其实是个相当华丽的楼阁,视野极好。

宋老国公抱着宋安翊已经坐在上面了,而他也是今日的主要评委之一,这会儿就跟靳放坐在一起。

靳晚秋并不参加箭术比试,把马交给下人之后就到看台上去了。而宋舒不想上去坐着,拉着靳辰在下面跑了几圈,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

“靳辰,他们都在看你哎!”宋舒笑着说,“还好你武功这么高,不然岂不是要被人抢了去?哈哈!”

靳辰觉得宋舒真的是个很乐天的姑娘,而宋舒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之后,示意靳辰跟她一起走。

两人骑马到了马场的另外一边,这边没什么人,宋舒家二哥宋天行这会儿正面红耳赤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跟偶遇的八公主夏蝶衣说什么……

看到宋舒和靳辰过来,宋天行的目光在靳辰身上停顿了一下,很快转移过去,神情有些不自然地对夏蝶衣说:“八公主,在下告辞了。”转身就走,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夏蝶衣面色微红,也没让靳辰和宋舒行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宋舒笑嘻嘻地对夏蝶衣说:“我二哥几乎都没有跟姑娘家单独说过话,太紧张了,八公主可别笑话他。”

夏蝶衣微微摇头,有些羞涩地说:“不会。”刚刚看到宋天行的表现,夏蝶衣心中有些欢喜也有些甜蜜。这门亲事真的比她想象的还要好很多,宋天行那样,说明他是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也说明他对她不是没有感觉的。而宋家小姐也很开朗大方,很好相处的样子,夏蝶衣已经开始期待成亲之后的生活了。

“八公主要参加箭术比试吗?”宋舒倒是很自来熟,或许是觉得夏蝶衣人还不错,一点儿都不拘束地跟夏蝶衣聊了起来。

“我不参加了,我的箭术不好。”夏蝶衣笑着摇摇头说,“宋小姐和靳五小姐都要参加的吧?”

“是啊,我们都想试试。”宋舒笑着说,“八公主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玩儿吧!我爷爷养了很多奇花异草呢!”

“好。”夏蝶衣笑着说。

靳辰微微转头,就看到了一道怨毒的视线,来自夏国皇室的六公主夏玉竹。

夏玉竹不久之前在望月寺因为靳辰被魏琰打了一巴掌,怀恨在心其实很正常。靳辰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视线,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题外话------

明天箭术比试很精彩呦~~关于小青青,他很快就会出现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