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六亲不认的靳家小五丫头/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作为夏国皇室的贵客,魏琰没有资格参加这次的箭术比试,就也成为了这场比试的主要评委之一,在看台上落座的时候,旁边就是宋老国公和靳放。

看到宋安翊笑嘻嘻地看着他,魏琰唇角微勾,从腰间拿下一块十分罕见的五彩琉璃珮放在了宋安翊的小手中。

“谢谢,叔叔。”宋安翊很乖巧地对魏琰道谢。

“宋老国公不必在意,令孙很可爱。”魏琰微微一笑对宋老国公说,宋老国公也没说什么。而魏琰心中其实在想,这个娃娃可是齐皓诚想要的便宜儿子,怎么说都算是自己的侄子了。

靳晚秋上来了,就坐在宋老国公身后不远处的位置,她要把宋安翊抱过去的时候,宋老国公不让,说他那里视野更好,靳晚秋也没再说什么,默默地坐了下来。

只是好巧不巧,靳晚秋身边的位置就是靳家的,而靳夫人上来看到靳晚秋坐在那里,本想说点什么,可是宋老国公和靳放就坐在前面,靳夫人也只能闭嘴了,一副根本没看到靳晚秋的样子,隔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姚芊芊微笑着在靳夫人和靳晚秋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跟靳晚秋说了几句话,两人相处是很融洽的,姚芊芊也没在意靳夫人微微有些不满的神色。

靳扬和靳飞宇还有靳月靳辰都要参加箭术比试,而靳宛如也上来了,乖巧地坐在靳夫人身旁没有说话。

“靳放啊,你家四个,我家两个,咱们不如来打个赌吧!”宋老国公看着下方一直在一块儿的宋舒和靳辰,眼中精光闪烁,突然笑着开口对靳放说。

“宋世伯的意思是?”靳放有些不解地问道。

“咱们两家来比比!最终谁家孩子的名次更靠前就算赢了!”宋老国公笑着说。

“很有趣。”魏琰唇角微勾笑着说道,“不过本王很好奇,这打赌总要有点彩头才好,不知老国公准备拿什么当做彩头啊?”

“如果靳家赢了,就把宋家珍藏的那把清霜剑拿出来!”宋老国公说着的时候表情还有些肉疼。

靳放和魏琰都很意外。这清霜剑虽然不如飞云弓那么出名,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凡品。倒是不知道宋家还有这等宝贝,只是宋家公子小姐都是用剑的,宋老国公为什么不把清霜剑给宋天行或者宋舒用呢?

似乎是看出靳放和魏琰的疑惑,宋老国公主动开口解释了一下:“你们或许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这清霜剑是给女子用的,但是它虽然看起来秀气,重量却是不同一般,我家舒儿试过,将将能举起来。”

靳放抽了一下嘴角。宋老国公这是把自家用不了的东西拿出来了,虽然的确是个宝贝,但是就算靳家这次赢了,到时候依旧没有小姐能用,那有什么意义?

“靳放啊,老夫可不是占你家便宜啊!如果你家赢了,别人不说,你家那个小五丫头用着应该很合适,听说她力气很大。”宋老国公拍了一下靳放的肩膀笑着说。

靳放嘴角又抽了一下。这倒是,他家小五丫头力气真的很大,他这个当爹的亲身试验过,因为一脚就被靳辰给踹飞了……

“那如果我宋家赢了呢,”宋老国公看着靳放微微一笑,“你就指点指点天行的剑术,这你可绝对不吃亏啊!”

“世伯说的是。”靳放微微点头,其实心中却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老狐狸……

或许魏琰觉得宋老国公说的就是让靳放指点一下宋天行的武功,但是靳放很清楚,宋老国公的意思是,想要让宋天行学靳家代代相传的剑术。

靳家代代相传的剑术其实跟真正的高手过招并没有太大的优势,但是在对阵杀敌的时候威力不小,因为是双手剑。这种剑谱本就极为少见,靳家也是偶然得到的,靳放只传给了靳扬这个长子。

宋老国公打靳家双手剑的主意很久了,只是贸然开口不太好意思,虽然两家的关系摆在那里,但这毕竟是靳家的传家之物,哪能轻易拿出来。

所以这次宋老国公忍痛把宋家的传家宝清霜剑都给先摆了出来,这样靳放也不好意思拒绝。而靳放没拒绝,其实主要还是考虑到宋老国公跟靳老将军的关系。宋家如今就靠宋天行振兴家业了,两家是姻亲,如果宋天行出息了,其实对靳家也是好事。想来宋天行就算学了,宋家也不会把这门剑术传给外人的。

而且,既然是打赌,最后未必是谁赢。其实靳放这会儿十分看好的就是靳辰,因为昨晚听靳扬说靳辰在练习骑射,箭术十分了得。

箭术这种东西也是需要天分的,而且如果习武资质出色的话,箭术一般都不会太差。而靳辰绝对是靳家这一辈的公子小姐里面习武资质最出色的。

但是靳放也知道,宋老国公这等精明的老狐狸,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其实他们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了,靳放又不傻,他很清楚最终不管哪家赢了,宋老国公的意思都是准备把清霜剑送给靳辰的,而靳放也得把双手剑的剑术教给宋天行。

说话间,箭术比试即将开始了。

这场比试是皇室举办的,由太子夏毓杰主持大局,夏毓杰本人并不参加。

这场比试不是一般的小打小闹,规则很严苛,设置了五轮淘汰赛,能够过关斩将到最后一轮的应该也没剩几个人了,届时由太子夏毓杰看情况决定是否还需要增设决赛。

而此时,下面已经设置好了箭术比试第一轮的场地。而第一轮其实是最基础的,定点射箭。

除了飞云弓之外,在这场箭术比试上只要能够进入前五名的参赛者,都会有十分丰厚的赏赐。所以参加比试的公子小姐足足有近五十人,在第一轮被抽签分成了五个组依次比试。

而第一轮的规则很简单,想要晋级却并不容易。因为定点射箭,每人十箭,最终射出90环以上的成绩,才能晋级下一轮,否则就要被淘汰。

这些规则在比试开始之前都并没有对外公布,所以不少公子小姐在第一轮即将开始的时候才知道这次的要求这么高,原本的跃跃欲试都变成了紧张和压力,如果第一轮就过不了的话,怎么都感觉很丢人。

“靳放,你觉得第一轮能过几个人啊?”宋老国公看着下方即将开始的比试问靳放。

“不出二十个。”靳放回答。靳放参与制定过这次的箭术比试规则,千叶城里箭术好的公子基本都是在军营里混过的,而靳放作为如今夏国大军的主帅,对他们都有所了解。至于十多个要参加的小姐,其实靳放觉得能有一两个进第二轮就不错了。

宋老国公微微点头,他的感觉跟靳放差不多。而宋天行和靳扬都在第一轮的第一组里面。

令官宣布比试开始,第一组的十个公子都就位了,很快做好了准备。而箭靶距离起点五十米,想要十箭射出九十环,其实并不那么容易。

令官一声令下,十个公子几乎同时放出了第一箭。有四位公子的箭正中红心,其中包括靳扬和宋天行。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第一轮第一组的比试已经结束了。令官高声宣布结果,一共五位公子进入了下一轮,其他都被淘汰了。其中靳扬和宋天行都射出了百环的好成绩。

宋老国公脸上掩饰不住的得意:“靳放,你家老大不错啊!”

“哪里,天行比扬儿还要稳一些。”靳放赶紧谦虚地表示。

第一轮第二组上场了,里面有两位小姐,巧合的是,就是靳月和宋舒。

宋老国公微微一笑说:“舒儿的箭术不如天行,有可能过不了这轮啊!”

靳放开口说:“月儿箭术一般,应该过不了这轮。”

宋老国公是在谦虚,而靳放是在陈述他的看法。就在靳放后面坐着的靳夫人的脸一下子就黑了,魏琰直接唇角微勾笑了起来,觉得宋老国公和靳放这两人相处的模式倒是挺好玩儿的,其实有时候都有点像父子了,靳放的确对宋老国公很尊重。

而靳月不知是怎么回事,第一箭就只射中了六环,之后虽然好了点,但是最终还是被淘汰了。而宋舒心无旁骛,最终射出了九十二环的成绩,成为女子参赛者中第一个晋级第二轮的。

宋舒微微舒了一口气,转头就看到靳月难看的脸色。宋舒转移视线去找靳辰了,根本不在意靳月在想什么。

看台上不少人都在夸赞宋国公府的小姐箭术了得,毕竟这在女子之中已经很是难得了。

宋老国公很得意,靳放也很真心实意地赞了一句:“宋舒侄女看来是下过功夫的。”

靳放虽然不太管府里的事情,但是儿女的武功都是他亲自教导的,其中包括骑马射箭。当然了,没在千叶城长大的靳辰除外。

所以靳放对于自己儿女的武功都相当了解。靳扬当然是最出色的,靳飞宇习武资质虽然不如靳扬,但是好在很勤奋,所以武功并不差。而靳宛如和靳飞鹏如今年纪尚小,学习基本功的时候倒也没有偷懒。至于靳放教导过的另外两个女儿,靳晚秋性格柔顺,但是在学武功的时候很勤奋很要强,非常能吃苦。而靳月,大概是被靳放训斥过最多次的一个了。

因为靳月很娇气,怕苦怕累,喜欢偷懒,不愿意好好学。靳放刚开始还责罚靳月,后来就懒得管她了,因为靳夫人总是为靳月出头,说靳放对女儿太严厉了。

这会儿靳夫人的脸色很难看,因为这是第二次,在正式的比试场合,靳月当众输给了宋舒。虽然接下来参加比试的小姐应该大部分都会被淘汰,但是靳夫人总觉得她的宝贝女儿靳月应该赢得满堂彩。

第三组里面有靳松和靳萱兄妹俩,靳松轻松过了,靳萱被淘汰了,靳夫人的脸色才稍微缓了那么一点点。

靳辰被分到了最后一组,跟齐皓诚一起。而之前靳月在比试的时候之所以分心,其实是因为她突然看到齐皓诚很热情地在帮靳辰擦拭她的弓……

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就算靳月没有分心,以她的箭术水平想要通过第一轮的可能性也不大。

很快到了第一轮最后一组,齐皓诚十分不客气地推开一个要站到靳辰旁边的公子,自己站在了靳辰身旁,对着靳辰挤眉弄眼地说:“靳小五,咱们俩来比试吧,如果你不如我的话,要帮我一个忙啊!”齐皓诚还心心念念着想让靳辰帮忙跟宋舒说他跟靳晚秋的事情呢。

“你输了的话,再欠我一次。”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之前比试剑术,齐皓诚已经输过一次了。

“没问题。”齐皓诚话音刚落,比试开始了。

“齐世子的箭术好厉害啊!”看台上的人都看到齐皓诚第一支箭射中红心之后,第二支箭直接从第一支箭的箭尾穿了过去!

“快看!靳五小姐也好厉害!”有人惊呼了一声,就看到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有的公子才射出三支箭,靳辰已经把十支箭全部射出去了,几乎没有任何停顿,而且从第二支箭开始,每一支箭都是从前面那支箭的箭尾穿过去的!

很多人下巴都被惊掉了,不仅仅是因为没想到靳家五小姐不仅武功了得,箭术也如此出神入化,而是很多人根本从未见过这等厉害的箭术!

“这……”宋老国公都惊住了,胡子抖了抖,“靳放,你家小五丫头的箭术也是跟慧悟大师学的?”虽然都是百环,但靳辰这速度和精准度,绝对超出了之前成绩最好的靳扬和宋天行。

“自学成才。”靳放十分淡定地说。

这一组完了之后,靳辰和齐皓诚都晋级了,而且两人的箭术在众人眼中几乎已经是第一轮的第一和第二了。齐皓诚十发十中,成绩很漂亮,唯一比靳辰差的是速度,因为靳辰放箭的速度,简直给人一种她根本不需要瞄准的感觉……

“靳小五,我们算平手呗?”齐皓诚跟靳辰打商量。

“看来你有事找我帮忙。”靳辰凉凉地看了齐皓诚一眼,“不算平手,算你输,我帮你一个忙,你再欠我两个条件,行不行一句话。”

“行!怎么不行啊?!”齐皓诚瞬间喜笑颜开,十分高兴的样子。

“小五好厉害。”靳扬看着靳辰过来,笑着伸手揉了一下靳辰的脑袋。

靳辰反应慢了没躲开,有些不满地看着靳扬说:“以后不准再动我的头。”这个动作让她突然很想念墨青,以前墨青总是喜欢揉她的脑袋。不知道墨青这会儿在哪儿,靳辰想着既然墨青喜欢箭术,那就努力一把,把飞云弓赢回来送给他吧!

靳扬笑了起来:“小五你是害羞了吗?”

“你才害羞。”靳辰面无表情地踩了靳扬一脚,然后走了。

靳扬倒是很开心的样子,靳飞宇也微微笑了起来:“大哥,五妹已经把咱们比下去了。”靳飞宇射出了99环的成绩,也顺利进入了第二轮的比试。

“挺好的。”靳扬一脸与有荣焉,并不觉得被妹妹比下去有什么丢脸的。

而事实的确挺好的,看靳放的脸色就知道了。这场规则很严苛的箭术比试第一轮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左右,只有十六个参赛者进入第二轮,其中靳家的大公子、四公子和五小姐都以相当好的成绩轻松晋级了,还有靳松也晋级了,远远地把别家给甩在了后面,靳放心中还是有点小得意的。

而宋老国公也挺高兴,因为他参加比试的孙子孙女都进了第二轮。而进入第二轮的十六个参赛者中,只有两位小姐,分别是靳辰和宋舒。

“靳辰你好厉害啊!”宋舒看着靳辰的眼睛已经冒星星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好多好多!”本来宋舒觉得自己箭术还不错的,结果看了一下靳辰的箭术,瞬间感觉自己弱爆了。

“你也不错。”靳辰微微一笑说。

“哪有啊,我觉得我很可能过不了第二轮的。”宋舒笑嘻嘻地说,倒是不见有什么紧张。她第一轮过得都不是那么容易,想来第二轮会更困难。

“没关系,就算你过不了第二轮,你也是女子中的第二名了。”靳辰看着宋舒唇角微勾,给了一个很别致的安慰。

“哈哈,我也是这么想的。”宋舒笑了起来,然后凑到靳辰耳边小声说,“其实我的目标就是超过靳月就好,现在已经达到了,我已经很满足了。”

因为各种原因,宋舒跟靳月从小就不对付。靳月喜欢玩阴的陷害宋舒,宋舒不想跟靳月耍那些不入流的心眼,所以每次有这种正式的比试的时候,宋舒都很在意,而她的目标就是打败靳月!

如果说箭术比试的第一轮比的是精准度的话,第二轮比的就是升级的精准度再加力度。

第二轮的箭靶不是普通的箭靶,而是用一尺厚的木板做成的,上面也没有环数,只有正中间有一个并不大的红点。而规则很简单,参赛者依旧在五十米的距离射箭,不仅要求正中红心,而且要求把那块厚木板给射穿,每人只有一次机会。

第二轮分了两组,八人一组,靳辰在第二组。

第一组比试过后,又淘汰掉了一半,只剩下了四个。宋舒被淘汰了,因为她虽然正好射中了红心,但是力道不够,没能把那块木板完全射穿。

看台上的宋老国公看到宋舒被淘汰之后还兴高采烈地站到一边儿准备给靳辰加油,微微笑了起来。他这个孙女就是这点好,心大,拿得起放得下。

其实风清和风扬兄弟俩这会儿也在附近,他们都乔装打扮混入了皇家别苑的护卫队里面,就在马场上维持秩序。

看到第二轮的比试规则的时候,风扬就来了一句:“这对夫人来说根本就是小意思。”话说他可是亲眼目睹靳辰在将军府里练习射箭的时候,轻松射穿了一棵很粗的大树。

最后结果让众人惊叹,又觉得在意料之中,因为靳辰十分轻松地一箭正中红心而且彻底穿透了那块木板,箭矢又往前飞出了好远的距离才掉下去。

其他晋级的参赛者有的只是把木板射穿,但是箭留在了木板里面而已。

经过这一轮,剩下的参赛者就只有九个了,其中包括靳扬,靳飞宇,靳辰和靳松,以及宋天行和齐皓诚。

“靳夫人的儿女都真是出色啊!”一个夫人由衷地对着靳夫人夸了一句。听到的人都有同感,可不嘛,这轮过后就剩下九个,其中四个都是姓靳的,这靳家果然是将门,不仅公子个个出色,就连那位送到庙里养大的五小姐的武功和箭术都让人叹为观止。有人酸溜溜地想,靳家还真是风水好啊,公子小姐不仅一个比一个容貌好,这才华也都一个比一个出众。

靳夫人笑着说:“过奖了。”其实她心中高兴也不高兴。高兴的是她最看重的大儿子很出色,不高兴的是她最宝贝的女儿靳月却那么早就被淘汰了,她不喜欢的女儿靳辰却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靳放,都在说你家风水好呢!”安平王笑着打趣靳放。

靳放客套了两句,不过心中还是真的很得意的。怎么说他如今是夏国大军的主将,靳家是正统的将门,如果在武功箭术方面被别家比下去了,他会觉得很没面子的,也会让别人觉得靳将军府后继无人。

好在靳放虽然小事不管,大事还是很拎得清的,对几个儿女的教导都亲力亲为,除了靳月不服管教,而他没有机会教靳辰之外,其他几个孩子都是很勤奋上进的。就连二房的靳松和靳萱都是靳放亲自教导的,只是靳萱学了一点就不愿意再学了,心思不在这上面。

安平王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安静地坐在不远处的靳晚秋,状似无意地笑着问了宋老国公一句:“老国公,您这孙媳妇可也是靳家出来的小姐,怎么没让她下去试试啊?”

宋老国公心情好,倒也没多想什么,笑着说:“我这孙媳妇的武功和箭术也都是靳放教出来的,差不了,不过她向来不喜欢争这些。”

靳放还附和了一句:“晚秋学武很用心,箭术也不错。”

安平王呵呵笑着转移了话题。心中在想这要是三年前早知道齐皓诚的心思,把靳晚秋给定下来多好?说不定他现在都有不止一个孙子了!唉,也是造化弄人啊!不知道齐皓诚准备怎么办,也不让他们插手了,安平王也不敢明着跟宋老国公说什么,万一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第三轮要开始了,这一轮比试的就是传说中的百步穿杨。

百米之外的树上挂着很多根红色的绳子,每根绳子的末端都吊着一枚铜钱。参赛者每人有五支箭的机会,必须射中三枚以上的铜钱,才可以进入下一轮。而那些铜钱本身就小,距离还很远,而且还不是静止地挂在那里的,因为一直都有风在吹着飘荡。

这一轮的比试依次进行,第一个上场的就是靳扬。而靳扬沉着冷静,在前三支箭的时候就都射中了,赢得了一片喝彩。

第二个上场的是靳松。靳松第一箭出现了失误,没能射中,压力太大,最终五箭只中了两支,无缘第四轮。

而靳飞宇在前两箭都失误了的情况下,最后三箭全部射中了,倒是让人对靳家这个庶子刮目相看。

“靳放,你家这个老四不错啊!”宋老国公看着靳飞宇不骄不躁的模样,对靳放赞了一句。相对来说,靳飞宇的箭术未必比靳松好,但是他的心态绝对比包括靳松在内的很多参赛者都要好。毕竟前两箭都不中的情况下,很容易产生很大的压力。

靳放微微点头。都是靳放看着长大的孩子,靳飞宇资质不是最出色的,但是心性沉稳。而靳松虽然看起来很稳重,但是心思太重,容易给自己太大压力。

第三轮结束之后,这场规则严苛的箭术比试的前五名已经产生了,因为只有五个人进入第四轮,其中包括靳放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以及宋国公世子宋天行,和安平王世子齐皓诚。

靳家,宋家和安平王府齐家,都是夏国的顶尖贵族,地位一家比一家高。而经过这次的箭术比试,也让其他家族的人不得不服气。怎么纨绔子弟都出在了自己家里呢?看看人家靳将军府,公子小姐好几个,一个比一个出色。看看人家宋国公府,宋天行三年前还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如今简直判若两人。再看看安平王府,就安平王世子这一个独苗,众人只听说过安平王世子齐皓诚喜欢玩乐,也没见齐皓诚去军营里历练过,他的地位可是仅次于皇子,偏偏才华还这么出众。真真应了那句话,人比人气死人啊!

如果别人比你出身好地位高,还比你勤奋,实力比你强的话,这真的是让人无话可说。

而靳、宋、齐三家在千叶城里是出了名的关系好,三家的公子都是称兄道弟的。这次让众人意识到原因了,人以群分,优秀的公子当然不会跟纨绔子弟一起玩儿。

虽然最终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太子夏毓杰对目前的结果很满意,无他,这三家的公子都是他看重的人才,这场箭术比试也说明他的眼光是绝对没错的。

靳扬一直都是夏毓杰的心腹,夏毓杰对齐皓诚比对他那些皇弟都要好很多。而宋天行跟夏蝶衣的亲事,其实就是夏毓杰一手促成的。夏国皇室里的人都知道,生母早逝的夏蝶衣是太子夏毓杰在护着的人。

夏毓杰看着靳辰的眼神有一丝丝的遗憾,如果早知道靳家这个五小姐这么惊才绝艳,就不会让她跟墨青定亲了。不过这也只是夏毓杰脑海中一闪而逝的一个想法,因为他并不贪图美色,夏国和魏国的这桩和亲很重要,而且魏琰明显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夏毓杰是不可能因为靳辰跟魏琰和魏国交恶的。

第四轮是骑射,而且是两两比试,所以会有一个轮空直接晋级的名额,齐皓诚比较幸运抽到了轮空。

而剩下的四人,有三个都姓靳,所以这一轮必然会淘汰一个靳家人,也必然会有至少一个靳家人晋级。

靳扬和靳飞宇抽到了一组比试,靳辰和宋天行抽到了一组。

而这轮的比试骑射,每人腰侧挂了一个水囊,两人同时绕着马场跑,谁能先把对方的水囊射破,而且不伤到对方,就是胜利者。

“大哥,我们来比一场吧。”靳飞宇倒也没说要弃权,已经走到了这里,无论如何都要按照规则比试完。

“好。”靳扬笑着说。

这可是亲兄弟的比试,看台上的人都觉得胜利的应该是靳扬,但是依旧觉得这场比试很值得期待。

而最终没有让观众失望,靳扬和靳飞宇几乎是同时射出的箭,只是靳扬的箭速度更快,先射中了靳飞宇腰侧的水囊,而靳飞宇的箭也在下一刻射中了靳扬腰侧的水囊,兄弟两人都毫发无伤。

靳扬和靳飞宇相视一笑,看台上有人忍不住高呼了一声:“好!”

喝彩声此起彼伏,要知道这场之所以被排在第四轮,因为箭术没有好到一定程度的人根本就不敢参加。水囊就挂在身上,选择什么角度射出去才能射中水囊而不射中人的身体,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而与此同时,你还要防备对方的箭,担心对方会不会射中自己,巨大的心理压力就是很多人无法承受的了。

而靳飞宇的确当得起宋老国公的夸奖,他或许资质不够出色,但是心性绝对是极佳的。

宋天行这会儿手心已经冒汗了,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要跟靳辰正面对决。

靳辰骑上了她家小二跑进马场,比试还没开始已经赢得了满堂彩,因为她英姿飒爽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

“靳辰加油!”宋舒在马场旁边高呼。

旁边一个小姐拉了宋舒一下:“你怎么给靳五小姐加油啊?她的对手是你二哥啊!”

“这有什么?”宋舒笑着说,“反正我二哥肯定要输的嘛!”

旁边听到的人都无语了,宋天行摊上这么一个胳膊肘直接拐到了外面的妹妹也是很辛苦啊!

不过宋舒说的是她的真心话,而在场的人通过前三轮也都能看出来靳辰的箭术的确比宋天行厉害。不过这一轮的比试方式比较特殊,所以最终谁胜谁负倒也未必。

只是没有出现任何反转,因为在比试开始,靳辰和宋天行才骑马跑了半圈之后,胜负就分出来了。靳辰干净利落的一箭直接把宋天行腰侧挂着的那个水囊上面的细绳给射断了,然后又穿透了那个水囊,宋天行还没有找到机会放箭。

这场其实对宋天行不是很公平,因为换另外的人跟他比,他都不会这么犹豫……要让他对着自己喜欢的姑娘射出那一箭,他感觉手有点发抖……

“承让。”在此起彼伏的喝彩声中,靳辰骑在马背上对着宋天行拱了拱手。

“是我技不如人。”宋天行耳根微红,看了靳辰一眼又很快转移了视线。其实输给靳辰,宋天行也不遗憾,因为他本就觉得自己的箭术不如靳辰,就算靳辰不是他喜欢的姑娘,他这场想赢也很困难。

第四轮结束,决出了箭术比试的前三名,分别是靳扬和靳辰这对亲兄妹,还有齐皓诚。

比试进行到这里,跟夏毓杰预想中的结果差不多,想必这一轮就可以彻底分出胜负,不需要再加赛了。而通过前面四轮的比试,夏毓杰对于千叶城中各家公子的实力都有了很明了的认识,这也是夏国皇室举办这次箭术比试的目的之一。

至于最后谁能拔得头筹,这不仅是夏毓杰最关心的事情,也是在场的所有人最期待的事情。这场箭术比试着实很是精彩,让很多人都大开眼界。

私心里夏毓杰希望靳扬或者齐皓诚赢,因为飞云弓这等宝贝还是留在夏国比较好。如果靳辰赢了的话,夏毓杰也不会否认,毕竟飞云弓再宝贝也只是一把武器而已,靳辰如今是靳家还未出嫁的小姐,夏毓杰不想做什么不必要的事情让靳家不满,他可是很清楚靳扬有多宝贝这个行五的妹妹。

而第五轮的比试很快就要开始了,靳扬和靳辰还有齐皓诚三人都站在了一个人工搭建的将近十五米高的木架子下面。

规则是参赛者不能用轻功,只能徒手爬上去,而在这过程中,可以干扰其他参赛者,干扰的时候只能射箭,不能用武功。最终谁最先爬上木架子的顶端,然后站在上面把四周分别相距百米的四个绣球全部射下来,就算胜利。

这并不容易。因为想要在攀爬的过程中射箭本身就很困难,还要随时警惕别人射过来的冷箭。这一轮可没有要求不能伤人,一个不小心,不是中箭就是从高处掉下去,怎么看都相当危险。

而最终高台上面几乎是悬空的,只有一根一指宽的木条横在那里,爬上去的人就要站在那根木条上面射箭。本身已经在十五米高的地方,支撑只有脚下的木条,要射中百米外的东西,还要转身射四个不同的方向,而且不能有任何偏差,因为只要一箭没有射中,就没有机会了。

“你们兄妹俩可别联手啊,这对我不公平。”齐皓诚看着靳扬和靳辰说。

“飞云弓是我的,我不会跟你们联手。”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靳扬唇角微勾:“既然这样,我们就各凭本事吧!”

看台上很多人都在议论,因为这最后一场比试的规则虽然很明白,但是如今三个参赛者的关系大家也都知道啊。靳扬和靳辰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而靳扬和齐皓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好兄弟,齐皓诚又一直对靳辰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热情,十分熟悉的样子。这要三个人怎么打?

不过当这一轮比试开始之后,很多人的眼球都要掉了,因为这场比试简直是惊心动魄。

一开始三人都用很快的速度往上爬,似乎都没打算干扰别人。爬到一半的高度,靳扬突然对着靳辰的心口射了一箭出去,很多人都惊呼了一声,靳放的脸色都瞬间变了。

结果靳辰躲过了靳扬的那一箭之后,身形微转,一箭瞄准齐皓诚的眼睛就射了出去!

“诚诚!”安平王妃大惊失色,惊呼出声,很多人都坐不住猛然站了起来。

齐皓诚险险地躲过了靳辰射过来的箭,马上反击,朝着靳辰连发两箭,每一箭都瞄准要害之处。

而靳辰游刃有余地一边闪躲一边往上爬,一箭射中了靳扬刚好抓住的一根木条,木条应声而断,靳扬身子一晃差点摔下去!

“我的天啊!他们也太……”有些人都语无伦次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三个人有什么深仇大恨呢?”有个公子捏了一把冷汗说。

有几个本来在遗憾跟飞云弓失之交臂的公子这会儿一点儿都不遗憾了,要是他们闯进了最后这一轮,结果大概是非死即残,因为现在正在交手的那三个人都实在是太凶残了!

虽然上面没有自己的孙子孙女,宋老国公还是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受不住,瞥了靳放一眼说:“你这儿子和女儿可真是够冷静的!”

试问谁家关系很好的亲兄妹能在比试的时候不带任何感情,一副你死我活的模样?这次靳扬和靳辰兄妹俩简直是刷新了很多人的认知……

“哎呦喂!吓死我了!”安平王妃捂着自己的胸口说,“他们仨这么拼干嘛啊?靳扬和诚诚就直接认输让靳家小五赢了不就得了!这一个个的,太不让人省心了!”

安平王妃最清楚自家儿子跟靳扬的关系有多好,也知道齐皓诚来往最密切的姑娘就是靳辰了,没有之一。可是这会儿关系那么好的三个人都互不相让,一点儿都不感情用事。他们倒是打得爽了,有没有考虑过旁观者的感受?

听到安平王妃的话,安平王呵呵一笑说:“靳家五姑娘的箭术确实是最出色的,不过我们也要对皓诚有信心嘛!”

这场让人惊心动魄的比试在靳辰率先爬到了最高处的时候到达了一个高氵朝。

直到这会儿,靳扬和齐皓诚还没打算放弃,两人竟然一齐开始攻击靳辰,那场面让很多人都觉得不忍直视。靳放嘴角抽个不停,重新认识了一下他那个向来很关爱弟弟妹妹的大儿子……

于是众人就看到靳辰有如神助一般,一箭对着一个绣球射出之后,看都不看一眼,然后回头就瞄准齐皓诚的胸口又放了一箭!中间简直就是一个喘气的时间,都不带停顿的!

“这孩子的反应速度也太逆天了吧?!”宋老国公张着嘴巴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三人争最终的胜利,一旦领先就会受到另外两人的围攻,而靳扬和齐皓诚谁都没打算放水。结果靳辰用她逆天的反应速度,完全可以应付两个人的全力攻击!要知道,她这会儿可是只站在一根细细的木条上面,根本不看脚下就能随意地转换方向,这可不仅仅是武功高能够做到的,还要有极强的心理素质。换个别家小姐,站上去不动都要吓哭了吧?

靳辰最后一箭射出之后,同时爬上最高处的靳扬和齐皓诚一齐停手,然后飞身下去了,因为胜负已分。

而围观的人看着最后一个绣球从空中落下,一个个看着靳辰的眼神像是在看怪物一般。有些人心中还在感叹,果然是天命煞女啊!刚刚靳辰比试的时候可真的是煞气十足六亲不认……

------题外话------

*^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