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西门小鹰/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试。正因为靳扬靳辰和齐皓诚都没有感情用事,都尽了全力,所以才会这么精彩。

夏毓杰带头站了起来,微笑着鼓掌:“靳家五小姐果然是惊才绝艳啊!”

“小五,恭喜。”靳扬看着靳辰微笑,伸手亲昵地揉了揉靳辰的脑袋。

“靳小五,恭喜恭喜啊!”齐皓诚笑嘻嘻地也伸手揉了一下靳辰的脑袋。

看台上的人表示这个世界好凌乱……这会儿站在那里相亲相爱的三个人跟刚刚还在木架上面拼个你死我活的三个人一定不是同样的三个人!

靳辰瞪了靳扬一眼,然后踹了齐皓诚一脚,齐皓诚表示不服:“为什么只打我?”

“你又不是我哥。”靳辰白了齐皓诚一眼。

比试到此完全结束了,围观者还感觉意犹未尽,这绝对是个值得回味和拿来谈论的精彩比试。

“恭喜靳五小姐。”夏毓杰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道。这个靳家五小姐果然不愧是慧悟大师的关门弟子,实力和心性都远超常人,如果是男子的话,那可了不得了。

“多谢太子殿下。”靳辰微微点头,表示她现在只想要飞云弓。

“来人,把赏赐都呈上来。”夏毓杰说。此时箭术比试的前五名都已经在等着领赏了,而其他人都羡慕又佩服地看着。这赏赐可是真不好拿啊!

皇室出品的东西都不是凡品,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把放在一个精致的锦盒之中的飞云弓了。

很多人到这会儿才知道头名的赏赐竟然是传说中的神兵利器飞云弓,都惊呆了!

飞云弓通体金红色,是用一种特殊的金属锻造而成的。除了弓之外,里面还有三支金色的箭矢,一看就不同凡响。

“靳五小姐不如先试一下,这飞云弓可不是能够轻易拉开的。”夏毓杰微微一笑看着靳辰说。一直以来飞云弓都没有人用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夏国皇室根本没有人能把这把看起来并不重的弓拉开。

靳辰微微点头,伸手把飞云弓拿了起来,有些惊讶这弓竟然特别轻。在众人的瞩目之下,靳辰拿了一支箭搭在上面,拉住了弓弦。

夏毓杰有些好奇靳辰究竟能不能拉开这把弓,结果就看到靳辰十分轻描淡写地把弓拉满了,好像没有费什么力气。夏毓杰正在惊讶的时候,就看到靳辰视线微转,瞄准一个方向,把箭射了出去。下一刻,众人就看到那个搭建得很结实的木架子轰然倒塌……

“还不错。”靳辰微微点头表示这把弓用着很顺手。

夏毓杰觉得他不应该用看待常人的目光来看待靳辰,因为靳辰就是个妖孽一般的存在。

而齐皓诚凑过来好奇地问:“靳小五你是怎么一箭把那个架子给射塌的?”那个架子有十五米高,搭建得很结实,而且整体都是镂空的,靳辰一箭最多能够射断几根木条而已。而靳辰事实上也只是射断了几根木条,却导致那个高高的木架子整体毁掉了。

“不告诉你。”靳辰面无表情地说着,直接把飞云弓和被侍卫捡回来的金色羽箭放回了那个锦盒里面,然后把盖子盖上,自己抱了起来,一副这是她的所有物谁抢跟谁急的样子……

箭术比试结束了,而这场比试上面的精彩必然会很快传遍千叶城。宋舒还笑嘻嘻地对靳辰说,说不定明天靳辰就会成为大家口中的神箭手了。

“夫人太厉害了!”风扬已经想不到用什么别的词汇来赞美靳辰了。

风清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找机会让夫人指点我们一下吧。”每次看到靳辰出手,他们兄弟俩都很有挫败感。

“也不知道主子在哪里,如果主子知道夫人得到了飞云弓而且准备送给他,肯定很高兴。”风扬说。

“主子不会有事的。”风清十分笃定。

回到千叶城将军府之后,靳辰准备直接回星辰阁去。因为她从头到尾都在比试,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感觉有点饿。

“辰儿。”靳放开口叫住了靳辰。

靳辰感觉有些怪异,转头看着靳放,就听到靳放说:“你得到飞云弓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接下来小心一点。”

飞云弓这等宝贝现世的消息会很快传遍天下,肯定会有人过来找靳辰的麻烦,因为江湖中多的是亡命之徒。有些武痴为了得到一把好的武器,杀人放火都干得出来。

靳辰有些意外靳放竟然在善意提醒她,然后她很不给面子地怼了靳放一句:“我就在府里,难道将军府的主人不应该保证我的安全吗?”话落扬长而去。

靳放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瞪着眼睛看着靳辰消失在眼前,转身大步回到书房,一坐下就安排加强府里的护卫……

靳辰回到星辰阁,吃过饭之后洗漱了一下,就上床睡觉去了。射箭其实很耗费心神,外人看着她好像赢得很容易,但是事实上……虽然确实不难,但是有点累。最后那场,靳扬和齐皓诚可都没放水,不过这就是靳辰希望的。

靳辰回来的时候才傍晚,吃完饭早早就睡了,赢回来的飞云弓就随意地放在桌子上。靳放提醒过靳辰会有人打飞云弓的主意,靳辰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她没想到第一个出现的人竟然是秦骁。不,准确来说,是秦骁养的一只畜生。

靳辰睡了没多久就被吵醒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拍打她的窗户。她微微皱眉,穿好衣服起身去打开窗户,外面天色已经黑了,而一只灰扑扑的小鹰停在她的窗棱上面。

“西门小鹰,你怎么还没走啊?”靳辰没好气地对着那个小鹰说了一句,还随口给它起了个很奇怪的名字。

靳辰取下小鹰脚上绑着的竹管,打开看了一下里面的纸条,上面还是秦骁的字迹,约她今夜子时到临风湖一叙……

“有病吧!”

小鹰送信的任务完成,已经飞走了,靳辰直接关上了窗户,然后把纸条撕成碎片扔掉,回去接着睡。大冬天大晚上的不睡觉去湖边见面?有过一次就算了,靳辰这次可是不会再去了,她现在只想睡觉。

结果半夜的时候,靳辰又被外面的打斗声吵醒了。她皱眉坐了起来,穿好衣服直接把飞云弓拿了出来,又拿了两支箭,打开窗户就看到风清和风扬兄弟俩正在围攻一个人,虽然那人戴着面具,但是靳辰知道那是秦骁。

靳辰瞄准秦骁的胸口,直接干净利落地放了一箭。等秦骁突然听到利箭破空的声音,神色微变,险险躲开,却因为一时慌乱被风清在他胳膊上砍了一刀。

“我找你有事。”秦骁捂着胳膊快速后退,从风清和风扬兄弟俩的包围中脱身而出,看着靳辰说。

风清和风扬都已经停手了,目光冷然地看着秦骁。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他们家夫人,绝对没安好心。

“有事明天再说!”靳辰话落就把窗户关上了,隔绝了外面的视线。她不过就是想好好睡个觉而已,秦骁真把自己当大爷了?他有事她就必须陪着他不睡觉?他又不是墨青,靳辰表示不能惯着!

“请回吧。”风扬把靳辰射出来的那支金色羽箭捡了回来,看着秦骁冷冷地说。

“可不可以把飞云弓卖给我?”秦骁没有理会风扬,开口大声地说,明显是跟靳辰说的。

风清和风扬一听都怒了,一齐拔剑朝着秦骁杀了过去,风扬还冷冷地说:“想买飞云弓?别做梦了!”那把弓可是夫人赢来要送给主子的!

靳辰听到了秦骁的话,直觉秦骁脑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飞云弓这种东西,谁得到会卖出去啊?她又不缺钱,她这么费劲赢回来再卖给秦骁?秦骁当她傻啊!

秦骁倒是没想跟靳辰交恶,所以也没打算伤了风清和风扬,虽然他自己已经受伤了。最终秦骁还是默默地跑了,也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宋舒来了靳将军府。

“你拿的什么?”靳辰看宋舒十分吃力地抱着一个长条形的布袋子上来了,微微愣了一下。

宋舒把抱着的东西放在了靳辰面前的桌子上,从东西落下发出的响声就知道分量不轻。

靳辰给宋舒倒了一杯茶,宋舒坐下喝了两口,舒了一口气说:“这是我家输给你家的清霜剑,我给你送来了。”

“什么?”靳辰微微皱眉,怎么听不懂宋舒在说什么呢?

“你不知道啊?”宋舒微微有些惊讶,“还以为靳伯父跟你说了呢。昨天箭术比试开始的时候,我爷爷和你爹打了一个赌,看谁家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你赢了嘛,这清霜剑就是我爷爷许的赌注。”

看靳辰似乎不知道清霜剑的样子,宋舒又开口给她解惑了:“这清霜剑可是一把很难得的宝剑,吹毛断发无坚不摧,一直珍藏在我家,而且是专门给女子用的。”

宋舒说着把那个布袋给拉开了,露出里面那把剑鞘为古朴银色的长剑。

“那你为什么不用?”靳辰不解地问。既然是宋家珍藏的宝贝,为什么被宋老国公拿出来当赌注了?

“这把剑看起来细细的,但是超级沉!”宋舒示意靳辰试一下,“我刚能举起来,根本用不了。你力气大嘛,你试试。”

靳辰握住剑柄,把清霜剑从剑鞘中拔了出来,感觉眼前一亮。这把剑的确是专门为女子设计的,因为剑身很纤细,线条流畅优美,看起来颇为好看轻巧。

只是这把剑事实上一点儿都不轻巧,靳辰举起来挥舞了两下,感觉比用其他的剑要重不少。

“你果然力气很大啊!”宋舒一脸羡慕地看着靳辰,“这把剑挺适合你的。”

靳辰倒是喜欢这把清霜剑,只是她要灵活使用的话,大概还要多练习一下。不过如果用顺手了之后,这种外形轻巧本质厚重的剑威力可是很大的。

“那你家岂不是赔了?”靳辰把清霜剑放下,看着宋舒微微一笑说。

“没有呀!”宋舒笑着说,“我爷爷说你爹已经答应教我二哥双手剑了,爷爷可高兴了呢!”

宋老国公的确不会做赔本的生意,昨天他稍微暗示了一下,靳放就从善如流地说让宋天行有空的话去找他。这样大家都不亏,所以一大早宋老国公就让宋舒把清霜剑给背过来了,还说要直接送到靳辰这里。

“双手剑?”靳辰微微挑眉。她怎么不知道靳家还有这等剑术?

“是你家不外传的剑术,好像就你大哥学了。”宋舒对靳辰说。

靳辰在想是找机会去靳放那里偷剑谱呢,还是让靳扬教她呢?似乎后者比较容易一点。

“靳辰你什么时候有空指点一下我的武功呗,你回来之后我爷爷可嫌弃我了呢,说我资质太差。”宋舒笑嘻嘻地看着靳辰说。

“好。”靳辰微微点头,却在想自己那些年看过的那么多武功秘籍里面,有没有适合宋舒学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宋舒对靳辰说,“我表哥想向靳月提亲。”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你表哥?谁啊?”

“就是我舅舅的儿子啊。”宋舒说,“你应该不认识。我娘出嫁前是平阳侯府的郡主,现在的平阳侯是我舅舅,他有三个儿子,我说的表哥就是我舅舅的大儿子,叫周远,他是平阳侯府的世子。”

“我确实不知道。”靳辰说。她回来之后好像也就去过宋国公府和姚丞相府,连安平王府都没去过,跟其他家更是没有什么来往。刚刚宋舒提起她表哥的时候,靳辰脑海中第一个想法是,宋舒竟然有表哥?

“我大表哥人其实还不错,就是眼光不太好。”宋舒说,“他不知怎么鬼迷心窍就看上靳月了,还说非靳月不娶。我出门之前,舅母上门去找我大嫂,想让我大嫂从中牵线,促成这桩亲事。”

靳辰神色莫名地说:“你应该知道靳月喜欢齐皓诚吧?”

“我当然知道。”宋舒微微点头说,“可是这种八字没一撇的事情我也不能跟我舅母说,我大嫂就更不能说了。”

“如果我二姐回来说要给靳月说亲,对象不是齐皓诚的话,你信不信她会被赶出去?”靳辰似笑非笑地说。靳月一副非齐皓诚不嫁的样子,而靳夫人一副除了齐皓诚之外,谁都配不上她宝贝女儿的样子,她们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平阳侯府的一个世子呢?虽然事实上平阳侯府的门第也不低,周远出身不错,看宋舒的描述,应该也不是一个纨绔子弟,只可惜眼神确实不太好……

“就是说嘛!”宋舒有些不满地说,“可是外人也不知道我大嫂跟她嫡母的关系,我舅母还觉得找我大嫂从中间说和,一定没有问题呢!”

的确,靳晚秋跟靳夫人关系很差,但外人并不会知道。所以平阳侯夫人理所当然地会认为找靳晚秋从中牵线很合适,因为一边算是靳晚秋的表哥,一边是靳晚秋的妹妹。

“关键是我舅母人特别好,一直对我们也都很好,我觉得大嫂也不好意思拒绝她。”宋舒说,“我都想去找我大表哥,跟他好好说说靳月是什么样的人了。”

“别。”靳辰不认同地看着宋舒,“你觉得靳月不好,但是在不少男人眼中,她可是仙女下凡什么都好。你大表哥明显是看上靳月了,你这会儿跟他说靳月的坏话,他一个字都不会信,只会觉得你在胡说八道。”

“那倒也是。”宋舒说,“我大表哥那人本来就有点固执。”

“其实这件事不如让你爷爷跟我爹说。”靳辰看着宋舒唇角微勾。

“是啊!”宋舒一拍脑门儿说,“让我爷爷直接跟靳伯父说不就好了,省得我大嫂为难。反正这件事本就是靳伯父可以决定的,不管成不成,反正总归会有个结果。”话落又接着说,“我希望千万别成,我可不想靳月当我大表嫂!”

“好了,我先走啦!”宋舒说着就要走,“我回去跟我爷爷和大嫂商量一下,改天再来找你切磋一下武功。”话落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靳辰看着桌上的清霜剑微微一笑。靳月想嫁给齐皓诚,八字还没一撇,外人也不知道靳月的心思,只知道靳家有一位适龄的待嫁小姐还没定亲,有人上门求亲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千叶城里之前向靳月求过亲的公子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不过都被靳夫人给推掉了,靳辰觉得这次这门亲事应该依旧成不了。

时间还早,靳辰准备使用刚刚得到的清霜宝剑练习一下剑术。

靳辰拿着清霜剑,下楼去外面练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才感觉手中的重剑稍微轻了那么一点点。看来还是要经常练习一下,习惯了之后会觉得越来越轻的,就是刚开始的时候用着不太灵活。

靳辰正准备回星辰阁休息一会儿,结果杜腾突然出现了。

“魏琰有事找我?”靳辰问杜腾。

“小姐,王爷那里来了一位客人,非要见你。”杜腾说。

靳辰微微皱眉,很快想到了杜腾口中说的客人是谁。她拿着清霜剑进了星辰阁,没有回头对杜腾说:“知道了,我等会就去驿馆,你先回去。”

“是,小姐。”杜腾很快就走了。

靳辰慢条斯理地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把她之前写好的那个小册子拿上,跟琴韵交代了一声之后,就无声无息地从靳将军府后门溜出去了。

千叶城魏国驿馆。

魏琰皱眉看着面前的男人:“姓秦的,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不管你找靳辰还是找南宫柔,你直接去找就是,过来找我干嘛?”

“找你帮忙。”秦骁面无表情地说。

“我没空!而且有空也不帮你。”魏琰没好气地说。他跟秦骁是一起喝过酒聊过天,但如果要说是朋友,还有点牵强。

“魏琰,飞云弓对靳辰来说没有什么用处,我可以拿一把宝剑跟她换,你帮我劝劝她。”秦骁看着魏琰说。

魏琰却突然笑了,似笑非笑地看着秦骁说:“秦骁,其实你有所不知,我表哥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很喜欢箭术,靳辰赢回来的飞云弓,是准备送我表哥当礼物的,人家都要成亲了,你过来抢,不太好吧?”

秦骁微微皱眉,不过还是固执地说:“墨青喜欢弓箭,我可以给他找别的,我真的很需要飞云弓。”秦骁能够在雪狼国皇室立足,就是从军营里杀出来的一条血路。而飞云弓这等武器,在战场上能够发挥很大的威力,对秦骁来说的吸引力相当大。

看到门口出现了一个少女的身影,魏琰唇角微勾说:“秦骁,看在咱们过往交情的份儿上,我把靳辰给你请过来了,你最好想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否则的话,我不介意跟夏国太子聊聊怎么招待雪狼国骁王爷的问题。”

秦骁是暗中潜入千叶城的,而他跟夏国皇室的关系相当差。如果让夏国皇室的人知道他的行踪,届时就有好戏看了。

“靳辰,”秦骁看着靳辰说,“我用一把宝剑跟你换飞云弓。”秦骁原本打算离开千叶城的时候突然听说了飞云弓现世的消息,就留了下来。其实昨日夏国皇家别苑的箭术比试秦骁也在暗中看着,本来的打算是等飞云弓被胜者拿到了,他就去抢走。谁知道最终胜利的人是他的旧识靳辰,秦骁觉得如果抢靳辰的东西不太好,而且靳辰很难对付,也不好得手,所以就打算跟靳辰换或者买。

“不换。”靳辰神色淡淡地说,“我刚刚得到了一把很趁手的宝剑。”

“我买,你开个价。”秦骁看着靳辰说。

“如果你得到了,我跟你买,你卖吗?”靳辰看着秦骁面无表情地问,“我今天过来是想告诉你,飞云弓就是我的,你最好死心,否则我不介意跟你过几招。”

秦骁沉默,魏琰微微一笑,神色愉悦地开口说看着秦骁说:“眼看就要过年了,秦骁你如果再不回雪狼国的话,你那个妹妹可就要造反了。”

秦骁皱眉,又深深地看了靳辰一眼,然后猛然起身拱手说了两个字:“告辞!”话落转身大步离开,很快从魏国驿馆消失了。

说实话,这次如果是靳辰之外的人拿到了飞云弓,秦骁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可偏偏事情就是这么巧,飞云弓落入了靳辰手里,而秦骁其实不想跟靳辰作对,他还想着未来有合作的可能。

而魏琰说的话的确是事实。仇复栽了,秦蓝没有了断魂楼做支撑,似乎想要再拼一把,尽快把狼王从王位上拉下来。秦骁不在雪狼国王城的这些日子,雪狼国王室的争斗可是依旧精彩得很。秦骁最好趁着仇复出事的这段时间赶紧把秦蓝给解决了,否则等秦蓝再找到别的靠山,有他后悔的。

靳辰或许不那么关心雪狼国王室的事情,但是魏琰可知道秦蓝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仇复做了秦蓝名义上的驸马,事实上却只被秦蓝当做一条狗来用,恐怕根本没有碰过秦蓝。而秦蓝想让高手为她效力,所能交换的,其实也就只有她的身体了。毕竟秦蓝是雪狼国的第一美女,事实上的确是个美貌与实力兼具的女人,对这个世界上的很多强者来说,如果能有一亲芳泽的机会,绝对不会拒绝。

说白了,仇复其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炮灰,头顶都有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了,还把秦蓝当做女神,为她拼命,最后栽了也是活该。

“秦骁应该走了,不过肯定还会有人打飞云弓的主意。”魏琰看着靳辰说。

“我知道。”靳辰微微点头,“我刚刚拿到清霜剑,有人找我麻烦正好,我可以趁着机会练习一下飞云弓和清霜剑。”

魏琰嘴角抽了一下,都能想象到那些来找靳辰麻烦的人会是何等悲惨的下场。

“这个给你。”靳辰突然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魏琰。

“什么?”魏琰愣了一下,伸手接了过去。

“凌云步的心法。”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魏琰再次愣住了,而靳辰已经走远了,魏琰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第一次见到靳辰的时候,靳辰引起他的注意就是因为凌云步,他有一段时间天天缠着靳辰要凌云步的秘籍,后来发现没戏了就只能放弃了。

而现在,靳辰主动把凌云步的心法给了魏琰,魏琰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心情很复杂。

如果魏琰要问靳辰为什么要给他凌云步心法的话,靳辰大概会十分高冷地跟魏琰说:“因为你武功太差,容易被人抓,你表哥不在,你被抓了我还得费劲去救你。等你学会凌云步,打不过至少还能跑。”……

是夜,靳辰没睡,盘膝坐在星辰阁的房顶上面,像是在闭目养神一般。她左手边放着飞云弓和一堆普通的箭矢,右手边放着清霜剑。

“夫人是觉得今晚会有人过来吗?”风扬小声问。他跟风清就躲在星辰阁旁边的大树上面。

“应该会。”风清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夜半时分,靳辰一动不动仿佛已经坐成了一尊雕塑,跟夜色融为一体。

而她双眸突然睁开,伸手握住了飞云弓,拿了两支箭放好。在风清和风扬看到有两道黑影朝着星辰阁飞来的时候,靳辰已经同时放出了两支箭。

风清和风扬神情惊愕地看着那两道黑影还没靠近星辰阁的时候就被靳辰射了下去,还能听到重物落地的扑通声。

“敢情夫人是想练箭啊!”风扬眼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

一刻钟之后,新的一波人来了,这次足足有十几个。而靳辰很淡定地搭弓上箭,每次两个,最后一次的时候,三箭齐发,仅剩下的三个已经被吓破胆准备逃跑的江湖人都惨叫一声坠落了下去。

其实靳辰一直都觉得弓箭是一种相当好的防守武器,在某些时候用来攻击也很不错,因为其他的武功几乎都不能远程攻击,而弓箭可以。

这一晚上,风清和风扬已经数不清靳辰灭了多少个暗夜来客了,最后靳辰收起武器回去睡觉,风清和风扬找人过来把靳将军府后花园里各处的尸体都给清理了,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曾经有多少人丧命于此。

第二天靳辰还是按照平时的时间起了床,洗漱过后就在小腿上和胳膊上都绑上了她昨天晚上吃过饭之后做的铁砂袋,还把那把分量很重的清霜剑给绑在了背上,然后出了星辰阁,开始绕着靳将军府跑步了。

自从回到千叶城之后,靳辰每天早上的晨练就停止了,她现在准备继续下去,因为发现身体的强度还是很重要的,她力气大其实都是一朝一夕练出来的,而她准备好好用清霜剑的话,现在的力气还是不够大。

于是,靳将军府正在洒扫的下人看到五小姐从面前跑过,吓得扔掉了手中的扫帚。要去送饭的下人看到五小姐一闪而过,差点扔了手中的食盒……

靳夫人正在吃早饭的时候就听到下人禀报说五小姐在绕着府里跑圈儿,下人其实都不太明白靳辰这是要做什么。

“整天故弄玄虚,不用管她。”靳夫人神色不悦地说。

靳放听说了之后愣了一下说:“不用管她。”听靳扬说靳辰练武很勤奋,而且看了很多书,靳放这会儿觉得靳辰才是他儿女之中最能吃苦最为勤奋的一个。

“小五。”靳扬叫住了靳辰。

靳辰停了下来,转身看着靳扬:“有事?”

靳扬看着靳辰停下来之后依旧在原地跑着的步子,嘴角微抽:“你这是做什么呢?”靳辰此时穿的衣服很利落,也很薄,胳膊上和腿上似乎都绑着什么东西,背上还背着一把剑,看起来相当怪异。

“我在锻炼身体啊。”靳辰微微一笑说。

“怎么突然想要锻炼身体了?”靳扬觉得这个五妹还真是与众不同,哪家小姐也不会大清早起来绕着府里跑圈儿。

“清霜剑太重了,我要好好练练。”靳辰说着已经转身接着往前跑了,还对着后面摆了摆手,“大哥我走了啊!”

“清霜剑?”靳扬微微愣了一下。昨天宋舒走的时候碰到了靳扬,宋舒还跟靳扬说靳辰非常轻松地把清霜剑给举起来了呢。自己这个妹妹对自己的要求还真是很高啊,靳扬心中想。

靳辰一共跑了四圈,跑到最后一圈的时候碰到了宋老国公。

“小五丫头你这是干嘛呢?”宋老国公好奇地看着从面前跑过的靳辰。

“宋爷爷好。”靳辰脚步未停,“我在锻炼身体。”话音未落已经跑远了。

“真是个勤奋的孩子啊!”宋老国公感叹了一句,然后就去找靳放了。

靳放的书房。

靳放没想到宋老国公一大早竟然过来找他说靳月的亲事,直接愣在了那里。

“靳放啊,平阳侯府的世子周远你应该不陌生,他现在就在你麾下。”宋老国公看着靳放说,“平阳侯府跟宋家是姻亲,找老夫来说合这门亲事,你们可以先考虑一下。你家三丫头年纪不小,也该说亲了,如果你们觉得合适的话,就给老夫送个信儿,老夫就让平阳侯府遣媒人上门提亲了。觉得不合适你们也给老夫送一句话,咱们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一般人家说亲都要先找人探探对方的意思,能成的话再上门去提亲,成不了就算了,这样大家脸上都好看。

当时靳夫人想要给靳松和宋舒牵线搭桥,本就应该先跟靳晚秋打声招呼的,谁知道直接派了媒人上门。结果亲事没成,靳家为了让那个媒人闭嘴也花了不少银子。

“宋世伯,这件事我先跟夫人商量一下,这几日就给您答复。”靳放想了想之后说。主要是靳扬也才刚成亲没多久,靳放倒是一直没在意其他儿女的亲事。这会儿想想,靳月的年纪的确不小了。靳晚秋已经出嫁三年多了,比靳月小的靳辰都定亲了,现在该考虑靳月的亲事了,也不知道靳夫人到底怎么打算的。

“那老夫就告辞了。”宋老国公说话间就走了,连口茶都没喝。

这件事其实平阳侯府找的中间人是靳晚秋,只是宋老国公很清楚靳晚秋跟靳夫人不对付,宋舒跟他说了之后,他就决定自己出马了。他觉得有什么事找靳家的话,还是直接跟靳放说比较容易一点,靳夫人的为人,简直没法儿说。

靳放过去的时候,靳夫人已经吃过早饭了,正跟靳月母女俩亲亲热热地凑在一起看几个花样子。过几天就要过年了,府里上上下下都要置办新衣,而向来靳月的衣服是靳夫人最上心的。

“爹。”靳月起身对靳放行礼。

“嗯。”靳放微微点头坐了下来,“我跟你娘有事要说,你先回去。”

“是,爹。”靳月很乖巧地点头,然后就走了。

靳夫人给靳放倒了一杯茶,看着他问道:“老爷有什么事?”

“是月儿的亲事。”靳放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看着靳夫人说。

靳夫人神色一喜,看着靳放脱口而出:“是安平王府要上门提亲了吗?”

靳放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你在胡说什么?这跟安平王府有什么关系?”

靳放并不知道靳月喜欢齐皓诚的事情,如果靳月敢在靳放面前说什么她非齐皓诚不嫁的话,靳放大概一巴掌就打过去了。

靳夫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赔着笑说:“我不是觉得这千叶城里,也就齐世子能够配得上咱们月儿了吗?”

靳夫人没跟靳放说过,是因为她不敢。靳放可不像靳夫人那样宠着靳月,在所有儿女里面,靳放对靳月还不如对靳飞宇那个庶子来得好。要是让他知道靳月死活非要嫁给齐皓诚,靳放肯定会暴怒,觉得靳月不知羞耻。

靳扬的亲事是小时候就定下的娃娃亲,对方是姚丞相府,算是父母之命。

靳晚秋的亲事就是靳放拍板同意的,根本没问过靳晚秋愿不愿意。

而靳辰的亲事可谓是从天而降,靳放起初不同意,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又改了主意,根本没管靳家其他人怎么想。

靳放这个人其实并不坏,但他说一不二的性格是一早形成的。他这个人很传统,认为男主外女主内,认为儿女都应该听话孝顺,认为儿女的亲事他这个做父亲的都能全权决定。

这些其实都是这个世界的一家之主很正常的想法,可以说在靳家,对靳放来说唯一的意外和例外就是靳辰。只有靳辰顶撞过靳放,也只有靳辰打过靳放,甚至靳辰的亲事,都是靳放在被人威胁的情况之下不得不同意的。

靳辰是个例外,靳放不想管她,也管不住她,索性就放任她爱做什么做什么了。但靳月绝对不会成为一个例外,因为靳放不允许。

听到靳夫人的话,靳放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说得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千叶城里只有齐皓诚能够配得上靳月?靳放觉得靳夫人简直是在胡说八道!千叶城里的好男儿多的是,而安平王府齐家未必看得上靳月。

“老爷,难道你不觉得月儿嫁到安平王府做世子妃很好吗?”靳夫人给靳放捏着肩膀柔声说。绝口不提靳月自己喜欢齐皓诚的事情,只说是她这个当娘的想给女儿谋个好亲事,也真真算是良苦用心了。

“如果齐家有意的话,早就派人上门提亲了。”靳放皱着眉头说。突然听靳夫人提起,靳放倒是还想了想。齐皓诚当然很不错,安平王府跟靳家绝对算得上门当户对了,而齐皓诚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如果齐家看上了靳月的话,以他们两家的关系,恐怕早就派人上门提亲了。如今齐家没有过任何表示,就说明人家并没有想跟靳家结亲的意思。

靳夫人眼神微暗,对靳放柔声说:“这也未必啊,或许是安平王妃还没想到这一茬呢!”

“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你胡说什么?”靳放面色十分不悦地说。他们是女方家,安平王府没有任何表示的情况下,他们就必须当对方无意求娶,靳夫人话里话外似乎觉得齐皓诚的世子妃之位非靳月不可了,靳放觉得她的想法很莫名其妙。

“老爷,反正我就觉得安平王世子妃的位置跟月儿相配,其他家的公子,都配不上咱们家月儿。”靳夫人反正就是咬定齐家不放了。

“住口!”靳放神色一冷,“你懂什么?这话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以后绝对不准再提!”

“老爷……”靳夫人一副不依的样子。靳放并不是个好女色的人,他如今还正值壮年,府里就剩下靳夫人一个,也没有要再纳妾的意思。而靳家后宅没有任何压力,不需要费什么心思的环境让靳夫人的性格越来越任性,越活越回去了。

“宋世伯刚刚过来给月儿说了一门亲,我觉得还不错。”靳放也不跟靳夫人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地说,“对方是平阳侯府的世子周远,现在在我麾下效力,也算是门当户对,你要是没有意见的话……”

“我不同意!”靳夫人的声音都变了调,听着靳放三言两语就要把靳月的亲事给定下来了,靳夫人简直要疯了!

“你为什么不同意?”靳放皱眉看着靳夫人问。

“咱们月儿非齐世子不嫁!”靳夫人看着靳放脱口而出。

靳放脸色一冷,直接摔了手边的茶杯,看着靳夫人冷声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月儿的意思?”

靳夫人看着靳放的冷脸,身子抖了一下,还是梗着脖子说:“就是我的意思!我想要让女儿嫁得好,这有错吗?”

“看来我真是太纵容你了!”靳放看着靳夫人冷声说,“你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你以为你想让月儿嫁,齐家就会娶吗?难道你要我厚着脸皮去求安平王把女儿嫁过去?!”

“再等等,说不定齐家就上门来提亲了!”靳夫人对靳月的亲事,已然走火入魔,什么别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你真是魔怔了!”靳放冷声说,猛然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明日就派人回了宋世伯,你就等着平阳侯周家上门来提亲吧!”

靳放话落直接离开了,靳夫人面色颓然地跌坐了下去,脑中一片乱麻,口中喃喃地说:“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才好……”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