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怪我咯/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月再见到靳夫人的时候,就看到靳夫人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娘,你这是怎么了?”靳月赶紧上前扶住了靳夫人问道。刚刚靳放来过,究竟说了什么事?靳月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月儿!”靳夫人猛然拉住了靳月的手,看着她一脸心疼地说,“月儿,娘对不住你啊!”

“娘,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靳月微微皱眉。

“你爹说,要把你嫁到平阳侯府去。”靳夫人看着靳月说。

靳月脑子里嗡的一声,全身都僵硬了。

“月儿!月儿你可千万别吓娘啊!”靳夫人抱着靳月晃了晃,“你别这样,娘再想办法!娘再给你想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靳月失魂落魄,喃喃地说,“爹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他根本就不疼我这个女儿……”

“不会的!不会的!”靳夫人抱着靳月说,“月儿你别担心,娘一定能够想到办法的!娘不会让你嫁到平阳侯府去的!”

“娘……”靳月说着话,眼泪就下来了,感觉自己怎么就这么苦,为什么不能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为什么……

靳将军府星辰阁。

靳辰跑完步回来洗了个澡,琴韵已经把早饭都准备好了。靳辰吃过早饭之后,又到星辰阁外面的空地上面练了一个时辰的清霜剑,感觉又顺手了一点儿。

中午吃饭的时候,琴韵一边摆饭一边对靳辰说:“小姐,听说宋老国公今天是来给三小姐说亲的,说的是平阳侯府的世子,老爷跟夫人好像因为这个吵起来了,老爷说要答应这门亲事,但是夫人死活不同意。”

听完琴韵的话,靳辰唇角微勾,拿了一张银票给琴韵。

“小姐这是?”琴韵接过靳辰递给她的银票,十分不解地问。

“赏你的。”靳辰微微一笑,“你跟夫人院子和靳月院子里的丫鬟关系看来都不错,打点也需要银子,就收着吧。”

琴韵还真是个人才,这些日子不管萱芷院或者是靳月的院子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琴韵都能很快打探得一清二楚然后汇报给靳辰。

今天的事情在靳辰早上跑步遇到宋老国公上门的时候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靳放这么快就同意了,想必靳放根本不知道靳月的心思,他自己应该是觉得平阳侯府的那位周世子不错。

而靳夫人的反应靳辰一点儿都不意外,她眼高于顶,恐怕觉得整个千叶城里就安平王世子齐皓诚配得上她的宝贝女儿靳月吧!

其实经过这些日子,靳辰也发现了,靳放这个人其实没啥别的毛病,对子女也都不坏,唯一的毛病就是太大男子主义。他总是不愿意管在他看来应该靳夫人这个女人管的事情,可偏偏靳夫人根本拎不清,很多事情让她管着只会越来越糟糕,譬如说靳月。

靳辰今早跑步还遇到了靳宛如和靳飞鹏那对龙凤胎,他们对靳辰的态度跟过去大不一样,见到靳辰很乖巧地叫五姐,靳宛如脸上的刻薄之色也消失不见了。想必经过之前的一场劫难,这对姐弟也长大了不少。

所以如今靳将军府里,最任性不懂事的,就只剩下了一个靳月。而靳月事实上是靳家公子小姐里面,唯一一个让靳夫人倾注了很多心血教养长大的。

靳飞宇这个庶子精明得很,不惹靳夫人,也不跟靳夫人对着干,很听靳放的话,什么都跟着靳扬走,所以他的未来差不了。

而那对龙凤胎年纪还小,这会儿醒悟过来为时不晚。只要他们认清这个府里究竟谁才是真正对他们好的,以后别没事脑抽,靳夫人也不能对他们怎么样。

只有靳月,这个靳夫人千娇百宠的女儿,一手好牌注定是要打烂了。

客观来说,靳月是靳家嫡女,论出身比靳晚秋和靳宛如好,论名声比靳辰好。靳月的容貌的确很出色,只要她性格稍微好一点,嫁得绝对不会差。

可惜被靳夫人一手养大的靳月,性格简直一言难尽。不说别的,就拿姚芊芊来对比吧。姚丞相府出来的嫡女,性子温柔大方,做事八面玲珑,谁见了不夸一句,这才是大家族想要娶进门的姑娘榜样。再看宋舒,宋国公府的小姐,虽然父母早逝,但是她性格乐观开朗,单纯善良,跟她相处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很快乐,谁会平白无故讨厌这样一个姑娘?

而靳月,一个字,作。她老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中心一样,在她眼中,靳放和靳夫人应该只宠她这一个女儿,别的儿女都要靠边站。靳扬这个兄长应该最疼她这个妹妹,别的弟妹都不能跟她相比……

可是靳月凭什么呢?都是靳家的孩子,靳放一视同仁不是应该的吗?靳扬对她已经够好了吧?可她就是不知足。

倒是靳夫人的存在,应该是让靳月最满意的。因为在靳夫人眼中,靳月就是唯一的,靳家其他的公子小姐真的都靠边站,尤其是有靳辰这个被靳夫人当仇人一样的亲妹妹做对比。

可以说,就是靳夫人对待靳月这种无条件宠溺的方式,把靳月给惯得有些无法无天,自以为想要什么都能够得到,因为她从小到大,无论想要什么,靳夫人都会想方设法满足她。

不过这次,靳月想要摆脱平阳侯府的这门亲事也并不容易,因为她的确到了年龄该说亲了,而靳放觉得平阳侯府的世子还不错,准备答应这门亲事。难道靳月敢跟靳放对着干?跟靳放说她非齐皓诚不嫁吗?靳辰觉得如果靳月真的那样做了,以靳放的脾气,说不定能拿鞭子抽她!

萱芷院里。

靳夫人和靳月这对母女抱头痛哭了一会儿之后,靳夫人抱着靳月,眼中闪过一道毅然决然的光芒说:“月儿你放心,你爹要明天才跟宋老国公说这件亲事,娘今天就把这门亲事给你推了!”

“娘……”靳月泪眼朦胧地看着靳夫人,“只有娘对我最好了。”

靳月的样子让靳夫人心疼不已,哄着靳月收拾了一下,然后让丫鬟扶着靳月回去了。而她自己又默默地坐了一会儿之后,换了一身衣服,让下人备了马车,出府去了。

平阳侯府周家是十分清贵的世代书香门第,不过因为当今天下习武成风,周家的公子也都从小学武,周侯爷的嫡长子周远还被送到了军中去历练,就在靳放麾下。

周远比宋天行还大一岁,平阳侯夫人许氏这段时间一直在给周远物色世子妃的人选,选来选去倒是有些挑花眼了,就趁着周远回家的时候随口问了周远一句,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小姐。

结果这一问问出事情来了。文武双全的周远在军中待久了,性子可一点儿都不扭捏,许氏一提他的亲事,他就直接了当地说他看上靳将军府的三小姐靳月了。

许氏当时很意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自家儿子竟然真的有了中意的姑娘。许氏还好好地想了想自己印象中的靳家三小姐,容貌自然没得说,性子似乎也温柔大方,而且靳家的门第和家风是毋庸置疑地好,许氏可是十分喜欢靳家嫁到宋国公府去的靳晚秋,觉得娶儿媳妇儿就该娶靳晚秋那样的,这靳月是靳晚秋的妹妹,应该也不差。其实要真正算起来,虽然靳家没有爵位,但是圣眷正浓,他们两家算是门当户对。

这么一想,许氏觉得还真挺合适,第二天就去找靳晚秋去了,想着周家跟宋家是姻亲,宋家跟靳家是姻亲,让靳晚秋做中间人,再合适不过了。

许氏当然不可能知道靳晚秋跟靳夫人和靳月的关系有多糟糕,因为外人看到的都是靳家一家和睦。靳晚秋没好拒绝许氏,不过靳晚秋倒也没真的为难,因为宋老国公一听说这件事就跟靳晚秋说让她不要管,他去找靳放说。

所以就有了后来的事情。许氏跟平阳侯周通还商量了一下,都觉得这是门好亲,成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靳家三小姐也到了该说亲的年纪,而周远在千叶城贵公子里面绝对是一表人才。

许氏在等着宋家给个信儿,就找人上靳家提亲去,谁曾想靳夫人会突然上门拜访。

许氏听说靳夫人来了很意外,赶紧让下人请进来。心中倒是有些狐疑,想必宋家已经跟靳家透过风了,这不管靳家是什么意思,跟宋家说就好,靳夫人怎么直接上门来了?

“靳夫人可是贵客,快请坐。”许氏看到靳夫人未语先笑,她是个很和气的人,不过这些年跟靳夫人倒是没多少来往。

“周夫人不用这么客气。”靳夫人神色淡淡地说。

靳夫人的脸色让许氏觉得很费解,这靳夫人本就是不请自来,怎么一见面就摆出这样一副脸色?

“你们都出去候着吧,我跟靳夫人说说话。”许氏微笑对着下人说,想来靳夫人突然过来是有事要说。

下人都退出去了,靳夫人也没有要喝茶的意思,她看了一眼许氏身上颜色素淡的常服,心中不屑地嗤了一声。这平阳侯府哪里能跟安平王府相比?她这些年就没有把平阳侯夫人许氏放在眼中过,周家竟然还想求娶她的宝贝女儿,真是不自量力!

“不知靳夫人突然上门所为何事?”许氏心思转了转,看着靳夫人微笑着问。这毕竟上门是客,许氏现在不太确定宋家有没有跟靳家提过两家结亲的事情,也不好跟靳夫人直说。

“周夫人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靳夫人有些阴阳怪气地说。

“靳夫人这是何意?”许氏脸上的笑容淡了不少。

“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跟周夫人说一件事。”靳夫人装模作样地扯了扯她手中的帕子,这还是靳月送给她的,用流光缎做成的,靳夫人觉得靳月真是个最贴心懂事的女儿了。

“靳夫人有话就直说吧。”许氏神色淡淡地说。

“宋老国公今日亲自上门,想给周大公子说亲。”靳夫人也不看许氏,自顾自地说。

许氏倒是神色微怔,怎么是宋老国公亲自去说的?她本来托的可是靳晚秋……

靳夫人接着说:“周家大公子一表人才,想必能够觅得良缘美眷,我家月儿恐怕就没有这个福气了。”

许氏脸色微沉,看着靳夫人说:“靳夫人这是看不上我儿的意思吗?”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靳夫人说话做事竟然这么没有章法!明明周家找了中间人的,靳夫人不同意就算了,何必这样亲自上门给周家没脸?说着靳月没福气,其实她的意思许氏很明白,就是靳夫人看不上她的儿子周远!

靳夫人眼眸微闪:“我可没那么说。”

饶是许氏再有涵养,这会儿被人找上门来这样打脸也气得不行,直接开口逐客了:“靳夫人的意思我明白了,想来是我周家自讨没趣了,靳夫人请回吧!”

听到许氏的话,靳夫人就连一句缓和的话都不说,直接起身就走。刚出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茶杯碎裂的声音,靳夫人心中轻嗤,还说什么书香门第呢,就这样的待客之道,想必是浪得虚名罢了!

“夫人……”许氏的丫鬟进来,就看到许氏面色难看地坐在那里,一副被气得不轻的样子。

“我没事,收拾了吧。”许氏很快平静了下来,神色淡淡地对下人说。

靳辰这天应宋舒的邀请去宋国公府做客,还抱了一盆开得正好的花作为礼物。

靳辰是骑马去的,没有带琴韵,就自己一手抱着那盆花,从千叶城大街上过的时候,是相当亮眼的一道风景线。

靳辰在宋国公府门口利落地下了马,就听到身后传来车马的声音,转头就看到一辆马车在旁边停了下来,一个打扮得很素雅的丫鬟下来之后,从里面扶出来一位脸庞圆润很有福相的中年美妇。

“周夫人。”靳辰对着周夫人许氏微微点头。马车上面挂着平阳侯府的牌子,想必这位就是宋舒的舅母了。

“靳五小姐。”许氏神色淡淡地点了点头。

“靳辰你来啦!”宋舒高兴地迎了出来,看到不仅靳辰在,平阳侯夫人也来了,就跑过去亲昵地挽住了许氏的胳膊叫了一声,“舅母!”

“舒儿。”许氏看到宋舒才露出了笑容。

“快进去吧,我爷爷和大嫂都在家呢!如果我爷爷看到靳辰带来的花,肯定很高兴!”宋舒笑着说,让小翠把靳辰抱着的花接过去。

这会儿宋老国公也在靳晚秋的院子里,陪着宋安翊在玩儿。外面天冷,宋安翊身体弱不能总是出去,所以就在暖融融的房间里铺了很厚的毛毯,让他在上面玩儿。宋老国公一大把年纪,也跟宋安翊一块坐在地上玩一些幼稚的小游戏,而靳晚秋在旁边做针线。

靳辰要来是他们一早就知道的,也没把靳辰当外人,很随意的样子。只是没想到平阳侯夫人也突然来了,宋老国公笑着起身对靳晚秋说:“想必你舅母是着急那门亲事过来问了!”

靳晚秋微微一笑没说什么,放下手中的针线,让下人去换上新的茶水点心,靳辰和许氏都已经被宋舒带过来了。

宋老国公已经从地上起来了,看到靳辰带过来的那盆花,十分高兴地就观赏了起来,连声说靳辰是个好孩子……

都落座之后,宋老国公笑着对许氏说:“你是来问你家老大的亲事的吧?放心吧,老夫昨天亲自去靳家提了,不过靳家还没回话,老夫觉得八九不离十。”

靳辰看着许氏有些不自然的脸色,就知道宋老国公的话说得太满了,因为靳辰知道昨天靳夫人突然出府去了平阳侯府,以靳夫人的性子,还不知道跟周夫人说了什么难听话呢!

虽然靳晚秋和靳辰都在座,许氏也没遮遮掩掩的,看着宋老国公说:“宋伯父,我今天上门是想说,这门亲事到此为止。”

许氏看宋老国公的表现就知道他根本不知道靳家的意思,而昨天靳夫人那样直接冲到平阳侯府去回绝亲事的做法,实在是太无礼了!

“为何?”宋老国公微微皱眉。他昨天去跟靳放说的时候,感觉靳放挺满意的啊,毕竟他们对周远都不陌生,那孩子确实还不错。

“不瞒宋伯父,昨日靳家夫人已经亲自去周家回绝了这门亲事。”许氏说着还看了一下靳晚秋和靳辰的脸色,结果发现靳晚秋神色很平静,靳辰的神色更平静,似乎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也不觉得她当面说靳夫人有什么不对。

许氏本来是个礼数周全八面玲珑的人,可是昨天靳夫人的行为实在是让她太难以忍受了,这会儿也不可能给靳家留什么面子。

“什么?”宋老国公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下去了,“靳放那个夫人,实在是太胡闹了!”宋老国公不让靳晚秋管这件事,是不想让靳晚秋为难,也是不想让靳夫人插手,毕竟宋家跟周家也是姻亲,宋老国公是真心去帮周家提亲事的,直接就跟靳放说了,觉得靳放同意就行了,谁知道靳夫人竟然胡搅蛮缠直接跑到周家去了!

“晚秋,你那个嫡母是怎么回事?”许氏到这会儿才发现她对靳家的情况根本不了解,她以为的靳家全家和睦似乎是假象。

“舅母你不要问大嫂啦,大嫂受了什么委屈也不会说的。”宋舒开口说,“靳夫人向来都不喜欢我大嫂,我大嫂嫁到我家来,靳夫人还隔三差五无缘无故让我大嫂回去罚跪呢!”

许氏直接愣在了那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宋舒不可能说谎,而宋舒说的事情简直刷新了许氏的认知!她本以为靳夫人只是不懂礼数,可这会儿才意识到,靳夫人脑子简直有问题!

许氏原本一直以为靳晚秋跟娘家关系很好,可是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想错了,靳晚秋跟娘家关系未必不好,但是跟她娘家嫡母的关系绝对不好!

“晚秋,你受苦了。”许氏看着靳晚秋有些心疼地说。有靳夫人那样一个嫡母,想必靳晚秋出嫁之前的日子也不好过。

“我没什么。”靳晚秋微微一笑看着许氏说,“舅母,我母亲想必是对三妹的亲事另有想法,舅母不要太过放在心上。”

许氏昨天在靳夫人走了之后也想到了这一茬。靳夫人那么大的反应,说不定是对靳月的亲事已经有了打算,只是这千叶城里面的未婚公子,比他们平阳侯府世子出身地位还好的,除了宫里的皇子之外,也就只剩下安平王府那一位了……

许氏只是心中隐隐的猜测,也没打算说出来。这会儿听到靳晚秋的话,倒是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许氏觉得自家儿子的确是比不过安平王世子的,但是她可从没看出齐家有要跟靳家结亲的意思……

“舅母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倒觉得这门亲事不成最好。”宋舒对许氏说,话落还拉了靳辰做同盟,“靳辰你觉得呢?”

“周公子定能觅得良缘佳配。”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许氏又看了一眼靳辰,突然想起之前听一个相熟的夫人说的事情。那位夫人说,靳夫人偏心偏得厉害,只疼爱她自己生的女儿靳月,对庶子庶女都是表面功夫。可靳夫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对她肚子里出来的另外一个女儿靳辰,像是仇人一般……

当时许氏还想着背后说人是非不太好,听听就算了,也没当真。可是这会儿看着靳晚秋和靳辰,许氏突然觉得当初那位夫人说的应该都是事实。

许氏微微皱眉,如果靳夫人最疼靳月的话,想必靳月的性子也是随了靳夫人。而且……如果她猜测的是真的,靳夫人盯着的是安平王府世子妃的位置,那么极有可能是靳月自己想要嫁给齐世子的。

想到这里,许氏突然觉得这门亲事不成是好事,她原本觉得靳月还不错,这会儿因为靳夫人昨天闹的那一出,对靳月的好感也没剩下什么了。

“你放心,这件事老夫会去找靳放好好聊聊。”宋老国公面色不愉地说。靳夫人以前老是找靳晚秋的麻烦,宋老国公已经忍无可忍了。可是这次靳夫人竟然做出这么混账的事情,让宋老国公觉得很生气。如果靳夫人真不同意这门亲事,也应该先跟宋家说,怎么就突然跑到平阳侯府去了,还不知道跟许氏说了什么。许氏的好脾气可是出了名的,结果都被气着了,想来靳夫人肯定没说什么好话。

“宋伯父,算了吧。”许氏看着宋老国公说,“这也没什么好说道的,结亲不成也不能成仇人。”这件事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好在知情的本就没有多少人,到此为止,想必也不会传出去。

“你不用管了,老夫自有分寸。”宋老国公说。他一直觉得靳家什么都好,就是靳放的那个夫人让他很看不上眼,再让她这么胡闹下去,早晚惹出祸事来。所以宋老国公已经打定主意这件事一定得跟靳放好好说道说道,就算不为周家为了靳家好,宋老国公都不会帮靳夫人遮掩。

要说许氏最早相中的儿媳妇其实是宋舒,只是两家本就是姻亲,周远和宋舒异口同声地说他们是兄妹,最后也就算了。

许氏想到自家儿子,心中微叹。这靳月可是周远自己看上的,这门亲事没成,周远肯定该失望了。

宋舒的家教真的算很好的了,也只是说了靳夫人让靳晚秋罚跪的事情,因为这早就让她忍无可忍了。不过她并没有在许氏面前说靳月的坏话,倒不是给靳月留面子,只是有些事人在做天在看,靳月那么作,早晚有报应,宋舒并不是背后嚼舌根的那种人。

“姨姨,抱抱!”坐在地上自己玩儿的宋安翊仰着头伸手让靳辰抱。

靳辰微微一笑俯身把宋安翊抱了起来,宋安翊笑眯眯地凑过来在靳辰脸上亲了一口,倒是让房间里的气氛好了很多。许氏看着宋安翊的眼神十分喜爱,还笑着打趣了一句:“安安这么小就知道谁长得最好看啦!”

许氏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来宋国公府之前其实她心里还是有怒气的,昨晚都没怎么睡好。可是过来几句话说开之后,许氏也想开了。靳月绝对不是她家儿子的良配,这门亲事没成其实不是坏事,她何必跟靳夫人那个拎不清的人生气。她倒要看看,看不上她家儿子的靳夫人,最后能把她的宝贝女儿靳月嫁给哪个如意郎君!

许氏一开始在国公府门口碰到靳辰的时候并不热情,因为靳夫人把她给气着了。可是这会儿想通了之后再看靳辰却觉得越看越顺眼了。这姑娘可绝对是靳家乃至千叶城里最惊才绝艳的一个小姐了,难得的是个性还很低调,能跟靳晚秋处得好,跟宋舒像是姐妹一样,还得到宋老国公的喜欢,本身就说明靳辰性格很好。

许氏虽然听说过不少关于这位靳家五小姐的事情,也亲眼见过靳辰跟齐皓诚打架,然后又在箭术比试上大放异彩,但这会儿真正近距离看到了,许氏觉得这位靳五小姐惊才绝艳是真的,行事张狂是假的。

许氏看靳辰很顺眼还有一个原因,是她想到靳辰其实根本不是在靳夫人膝下长大的,这么多年一直养在外面,想来跟靳夫人那个母亲很是不同。

总之一句话,靳夫人已经成为许氏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许氏又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了,也没留下吃饭。就快要过年了,平阳侯府里的事情很多。许氏在昨天之前还想着如果能在年前把周远的亲事定下来就最好了,没想到会出后来的事情。

“靳辰,你娘昨天去我舅舅家,肯定说了什么难听话。”许氏走了,宋舒才开口对靳辰说,“我舅母可是出了名的脾气好,看样子被气得不轻呢。”

“哼!”宋老国公气哼哼地站了起来,“我找靳放去!”

“爷爷。”靳晚秋叫了一声,宋老国公摆摆手直接出去了,一副要立刻杀到靳家去的样子,靳晚秋也没再说什么。

“大嫂,你也知道爷爷的脾气,本来爷爷还挺高兴地说做了一桩好媒呢,结果搞成这样,不生气才怪。”宋舒对靳晚秋说。她家大表哥人真的很不错了,靳夫人和靳月看不上,早晚有后悔的一天。反正宋舒觉得靳月根本没可能嫁给齐皓诚,原因很简单,她觉得齐皓诚眼神很好,不可能看上靳月。

“千叶城里过年有什么好玩的么?”靳辰点了点宋安翊的小鼻子,微笑着转移了话题。周家想要跟靳家结亲,结果被靳夫人搞成了一出闹剧。不管宋老国公去找靳放聊了什么,这件事其实都到此为止了,也不会传出去,毕竟事关两家儿女的名声,说出去谁脸上都不好看。左不过就是靳放再次恼了靳夫人,打她一巴掌而已,想来疼爱靳月的靳夫人会把一切事情揽在自己身上,让靳放觉得所有的事情都与靳月无关。

宋舒来了兴致,看着靳辰笑着说,“你肯定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千叶城里过年的时候可热闹了!有舞龙舞狮,放鞭炮,还有赛马会,比武大会!”

“到时候就跟着你玩儿了。”靳辰唇角微勾说。墨青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过年未必能回来,靳辰并不伤感,自己的小日子也过得很惬意。只是突然想起墨青家表弟魏琰这会儿还孤零零地在驿馆里,到时候有什么好玩的就叫上魏琰好了,想必魏琰和宋舒凑到一起,会更加热闹的。

“没问题。”宋舒笑嘻嘻地说。

靳辰在宋家吃了午饭又坐了一会才告辞,走的时候还提着靳晚秋给她的一盒点心,是靳晚秋亲手做的。靳辰回来之后靳晚秋第一次上门就给靳辰带过,靳辰后来随口说了一句很好吃,结果就是经常能吃到了。

靳辰提着一盒点心,骑着小二慢慢悠悠地从千叶城大街上走过,路过天香楼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叫她。

“靳小五,上来坐坐。”

靳辰不用抬头就知道是齐皓诚,靳扬和靳晚秋叫靳辰小五,只有齐皓诚一直管靳辰叫靳小五。

时间还早,靳辰在天香楼门口下马走了进去,上楼之后发现魏琰也在。

“请你们吃点心。”靳辰心情还不错,把她带过来的盒子打开对魏琰和齐皓诚说。

齐皓诚看了一眼,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而魏琰伸手拿起一块尝了尝,微微点头说:“味道很不错。”然后又吃了两小块。

魏琰吃得不亦乐乎,靳辰看着齐皓诚唇角微勾:“小齐世子,你想不想知道这点心是谁做的?”

“不想。”齐皓诚心情不太好,闻言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

“那没办法了,我二姐做的点心就便宜魏琰好了。”靳辰唇角微勾,话落就看到齐皓诚神情一僵,然后伸手就把点心盒子给抢了去,就连魏琰手中吃了一半的点心都被齐皓诚抢走扔进了自己口中……

“齐皓诚,你特么有病吧!”魏琰面色扭曲地看着齐皓诚吃掉自己吃了一半的点心。

“靳小五,你怎么现在才说?!”齐皓诚抱着那个点心盒子,像是抱着什么宝贝一样,一副谁跟他抢,他就跟谁拼命的样子。

“怪我咯?”靳辰很无辜地表示,“我二姐专门给我做的点心,我好心请你吃,是你自己不吃好吧?”

靳晚秋做的这种点心工艺很复杂,盒子里面总共就八块,刚刚魏琰吃掉了四块半……

齐皓诚瞪了靳辰一眼:“靳小五你明明就是故意的!”

“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想打架?”靳辰表示她好心割爱给齐皓诚一点福利,齐皓诚要是没事找事的话别怪她分分钟翻脸。

“不想打架。”齐皓诚突然看着靳辰嘿嘿一笑,“靳小五啊,以后再有这种好东西,可要记得我这个兄弟啊!”

“谁跟你是兄弟?”靳辰嫌弃地看了一眼齐皓诚。

“不是兄弟,是兄妹。”齐皓诚嬉皮笑脸地说。

“做梦!”靳辰和魏琰异口同声地说。

“是是是,我做梦,我高攀不起惊才绝艳的靳家五小姐。”齐皓诚看着靳辰说,“不过靳小五,你前天答应了帮我一个忙的,不会耍赖吧?”

“你欠我三次,我欠你一次,你确定不抵消掉?”靳辰看着齐皓诚问。

“当然不!”齐皓诚摇头,“我真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对于欠靳辰三个条件,齐皓诚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肯定跟我二姐有关。”靳辰相当肯定地说。

“没错。”齐皓诚也不在意魏琰就在旁边坐着,看着靳辰说,“靳小五,你跟宋家那丫头关系那么好,帮我跟她说说呗!”

“你要我劝宋舒同意她大嫂我二姐改嫁给你?”靳辰看着齐皓诚似笑非笑地问。

看到齐皓诚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她,靳辰唇角微勾:“可以。”靳辰倒是真心觉得齐皓诚这人不错,跟靳晚秋很合适。

“靳小五你真够义气!”齐皓诚伸手就要拍靳辰的肩膀,然后被魏琰拧了胳膊,两人又差点打起来。

“你认识平阳侯府的周远吗?”靳辰问齐皓诚。

“认识啊,怎么了?”齐皓诚看着靳辰问,“难道那小子看上你了?”

“那倒没有,我不认识他,他看上靳月了。”靳辰似笑非笑地说。

“什么?”齐皓诚很意外,“那小子眼光也太差了吧?不行,我得劝他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你们关系很好?”靳辰看着齐皓诚问。

“还行吧。”齐皓诚微微点头说。

“齐皓诚,你知道靳月喜欢你吧?她一直都做着嫁给你的美梦,我觉得你还是想办法让她趁早死心得了,万一让她知道你喜欢的是我二姐,她得疯了。”靳辰看着齐皓诚说。

“她喜欢我关我屁事,我还觉得烦呢!”齐皓诚说,“要不我促成靳月嫁给周远?不行不行,这不是害了周家那小子吗?”

靳辰唇角微勾:“你看着办吧,我走了。”

靳辰走了之后,齐皓诚还感叹了一句:“其实靳小五这人真的很不错啊!”他当然知道靳辰上来就是给他送点心的,只可惜被魏琰那货吃掉了一半儿,想想就肉疼。

“不对啊,靳小五怎么知道周远那小子看上靳月的?难道周家去靳家提亲了?没听说啊。”齐皓诚愣了一下。

魏琰唇角微勾:“应该是已经黄了。”所以外面的人都不知道。

“其实靳小五说的也有道理,靳月还是早点嫁出去比较好,省得出什么幺蛾子。”齐皓诚若有所思地说。

靳辰回到靳将军府的时候,宋老国公已经走了。而府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等她回到星辰阁坐下,就听到琴韵说靳放跟靳夫人大吵了一架,靳放还动了手,靳夫人又回娘家去了。

靳辰很淡定地表示她一点儿都不意外。作为完完全全的知情旁观者,靳辰觉得靳夫人这次真心是作到了一定境界,丢人丢到别家去了,靳放不生气才奇怪。

靳放这种大男子主义的男人其实最爱面子,而靳家的名声一直都很好,靳夫人在府里不管如何作威作福,在外面倒是没惹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靳放也不管她。

可是这次,靳夫人自作主张跑到平阳侯府推掉了一门才刚刚提起的亲事,靳放本已经跟靳夫人说他同意靳家跟平阳侯府结亲了,如今彻底被靳夫人搞砸了。

靳夫人一来是忤逆了靳放的意思,严重挑衅了靳放作为一家之主的权威。二来靳夫人的行为无礼至极,丢人丢到了平阳侯府,靳放以后见到平阳侯周通得多尴尬?两家还怎么来往?三来这门亲事的中间人可是宋老国公,不管靳家同意不同意,都不能越过宋老国公直接跟平阳侯府谈,这是最基本的礼数和规矩,靳夫人的行为不仅仅是让平阳侯府难堪,更是完全没把宋老国公和宋家放在眼中!

靳放一直对宋老国公可是敬重有加,第一次出手打靳夫人就是因为宋老国公亲自上门为靳晚秋打抱不平,而这次靳夫人的行为让靳放在宋老国公面前简直抬不起头来!

想起宋老国公这次过来跟他说的那番话,靳放简直无地自容,深深觉得自己这些年对靳夫人实在是太纵容了,让她变得无法无天,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来。

所以靳放跟靳夫人大吵了一架,还打了靳夫人两巴掌,听说靳夫人回娘家去的时候,直言谁都不要管她,让靳扬也不准去接,她不愿意回来就住在姚家吧!

------题外话------

今儿是三八节,祝亲爱的姑娘们越来越漂亮O(∩_∩)O哈哈~↖(^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