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挥刀自宫/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靳辰所料,所有的事情都跟靳月“无关”,因为靳夫人头脑再不清醒,还记得维护自己最宝贝的女儿,决口不提靳月喜欢齐皓诚,靳月非齐皓诚不嫁这样的话。

所以靳夫人倒霉了,靳月并没有什么事,虽然靳放看靳月越发不顺眼,但是也没做什么。

不过这门亲事算是彻底黄了,都闹到这样的地步,平阳侯府也不可能再找媒人上门提亲,靳放更不可能跟平阳侯说靳夫人是一时脑抽,靳家愿意跟周家结亲这样的话。

靳辰的生活很有规律。早上起来背着清霜剑绕着偌大的靳将军府跑四圈,上午练剑,下午看书,倒是一点儿都不觉得无聊。

可再过五天就要过年了,靳夫人还在娘家住着,靳扬得知事情的原委之后也是满心无奈,心知靳夫人这次的事情做得太让靳家没脸了,难怪靳放会大发雷霆。

而靳放放话不让靳扬去接靳夫人,而且直接让大少夫人姚芊芊接管了府里内宅的事务。

在距离过年只剩下三天的时候,姚丞相上门来找靳放了。

“靳放啊,我那妹妹是糊涂了点儿,你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气也该消了吧?”姚丞相根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姿态放得很低,因为他已经知道靳夫人为何回了娘家,想想就觉得头疼,怎么感觉自己那个妹妹越活越回去了,那件事情办得简直是太丢人。

不过这就要过年了,让靳夫人一直住在姚家也不是办法,姚老太君已经催了两天让把靳夫人送回来了,靳夫人死活不肯回来。姚丞相也是没办法了才上门来找靳放的,他倒不觉得靳放会休妻,毕竟靳夫人给靳放生了好几个孩子,靳放如今没有其他的女人,就算是为了靳扬的面子,靳放也不会真的对靳夫人怎么样。

“舅兄不必多言,她如果不肯认错的话,不回来也罢!”靳放冷着脸说。

“唉!”姚丞相叹了一口气,看着靳放说,“这就要过年了,府里没有女主人,也不像样子啊!”这些年靳放对靳夫人真的够好了,姚家人都知道。

结果靳放直接回了姚丞相一句:“府里的事情已经交给扬儿媳妇管了,乱不了。”

姚丞相被噎得哑口无言,因为靳放口中的扬儿媳妇是他亲闺女姚芊芊,这事儿给闹得……

姚丞相走了,下晌的时候姚大夫人就把靳夫人给送回来了,路上还苦口婆心地劝靳夫人:“妹妹你以后做事可要三思啊,千万不能冲动,要多为扬儿和月儿想想。”

姚大夫人这几日因为靳夫人回娘家被搞得心力交瘁,对靳夫人也是无语至极。靳夫人不同意平阳侯府的亲事,又不是真的不能推掉,怎么就一时脑热直接跑到平阳侯府去了,想想都觉得无法理解。

靳夫人一言不发,脸上被靳放打的痕迹早已经没有了,也变得沉默了许多。

姚大夫人直接把靳夫人送进了萱芷院,靳夫人一见到靳月就抱着她哭了起来,姚大夫人微微皱眉告辞了,出来之后却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找了姚芊芊。

“听你爹说,靳府里内宅的事情交给你了?”姚大夫人拉着姚芊芊的手关切地问道。

“嗯,公爹非要交给我。”姚芊芊神色也有些为难。靳夫人不仅是她的婆婆,还是她的亲姑母,她现在算是夺了靳夫人的权,还不知道靳夫人回来会不会闹起来。

“扬儿怎么说?”姚大夫人看着姚芊芊问。

“相公说让我放心管着,也不要太累了,一切有他在。”姚芊芊脸色微红,神色之间难掩甜蜜。

姚大夫人微微笑了起来,对姚芊芊说:“既然这样你就管着吧,我也算是看清楚了,你姑母的脑子是很难清醒了,靳家让她管着只会越来越乱。反正你公爹和扬儿都会给你撑腰的,什么都不用怕。”

“嗯,娘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姚芊芊对姚大夫人说。

“府里的事情大事抓在手里,小事该放权的就放。”姚大夫人对着姚芊芊语重心长地说,“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了,趁早怀上孩子才是正理。”

姚芊芊脸色微红:“娘,我知道。”

“我这就回去了,府里一摊子的事。”姚大夫人说话间就要走,“你不用送了,记住娘说的话。”

姚大夫人走了,姚芊芊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在靳家,除了靳夫人这个婆婆有些拎不清之外,其他倒真的是都很好。靳扬对她很好,弟弟妹妹也都很好相处。这次闹过之后,也不知道靳夫人会不会放下要把靳月嫁给齐皓诚的心思。

想到靳月,姚芊芊微微皱眉,原本她未出嫁之前,跟靳月的交往是最多的,可是嫁进来才发现,靳月其实是靳扬的弟弟妹妹里面,最不好相处的那一个……

靳辰对于靳夫人回来的事情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一点儿都不意外。至于靳夫人会不会放弃让靳月嫁给齐皓诚?靳辰表示,她持否定的态度。

而靳夫人回府之后,发现她掌家的权力被姚芊芊接管了,也没闹起来,一句话都没说,倒是让人有些意外。

这个冬天比往年要冷,雪下得也多了一些。

腊月二十九这天,一大早又飘起了雪花,星辰阁里来了客人,是过来找靳辰一起出去玩儿的宋舒。

“今天南城有比武大会,一起去看吧!”宋舒兴致勃勃地对靳辰说。

“谁举办的?”靳辰问。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参加过的宴会并不多,基本都是以比武比试为主题,不过靳辰很喜欢,如果让她参加宴会去吟诗作对的话,她肯定觉得无聊死了。不过靳辰很好奇这明天就除夕了,谁在今天举办比武大会,看宋舒兴致勃勃的样子,应该规模不小。

“这个是皇上为了鼓励百姓习武强身健体,下旨让各地官府每年举办的,参加的基本都是老百姓,只要胜出一场就有赏银拿,胜得多了不仅赏银翻倍,还有可能破格进官府当差。”宋舒微微一笑说,“参加的百姓可多了,特别热闹!”

靳辰微微点头,这真金白银地赏,百姓肯定会让儿孙都从小学武的,而皇室绝对不亏,首先国库的银子就是从百姓身上来的,其次百姓身体强健,到时候征兵入伍去打仗,军队的实力也不会弱。

“走吧走吧!”宋舒催促靳辰,“一大早就开始了,我们再不去,就没有好位置了!”

靳辰下了星辰阁,琴韵把披风手炉都准备好了。宋舒说南城今天人太多,不适合骑马,邀请靳辰跟她一起坐马车,靳辰微微点头表示同意,还把琴韵也给带上了,想着琴韵平时也没机会出门,一起去凑凑热闹也好。

出门上了马车,宋舒对靳辰说:“本来我跟大嫂说好一起去的,可是昨天安安又发病了,大嫂很累的样子,就没有出来。”

“宫里的太医都治不好吗?”靳辰微微蹙眉。就算是胎里带出来的毛病,也总有办法可以医治的吧?

“我爷爷说过一句话,说真正的神医都在民间。”宋舒叹了一口气说,“不过那些神医都神出鬼没的,我们也接触不到。”

“神医?”靳辰眉梢微挑。

“是啊!”宋舒说,“传说当今天下最厉害的神医就是有着鬼医之名的向谦了,可是他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停留,爷爷派人找了很久,连个影子都没见到过。”

鬼医向谦?真巧,靳辰所听说过的神医也就这一个。墨青跟向谦打过不少次交道,靳辰倒是没见过向谦。不过向谦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倒也未必,他之前闭关修炼,可是在寒月城外的山谷里停留了很久,只不过外人都不知道罢了。

靳辰在想今天回去之后问问风清风扬知不知道怎么找向谦,宋安翊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不过靳辰并没有跟宋舒提起,很快转移了话题,两人说说笑笑坐着马车去了南城。

靳将军府和宋国公府都在千叶城的北城,而少有达官贵族居住在南城的,南城住的基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

隔得老远都能听到震天响的锣鼓声,还有吆喝声、喝彩声此起彼伏。还没靠近比武台的时候,马车已经走不动了,宋舒和靳辰下了马车,琴韵立刻把伞撑在了靳辰的头顶上方。

“你这丫鬟真不错。”宋舒夸了琴韵一句。

“不用打伞了。”靳辰对琴韵微微摇头说。雪下得并不是很大,她已经戴着披风的帽子了,这个地方人太多,不适合打伞。

琴韵把伞收了起来,靳辰对她说:“你不用跟着我了,自己去玩玩吧。”

虽然天气寒冷还下着雪,但是这个地方一派热火朝天。面前不远处就是一个将近五米高,面积很大的比武台,而比武台周边随处可见挑着担子的货郎和摆摊的小贩,倒是真的极为热闹。

“是,小姐。”琴韵一向都是靳辰说什么是什么。

宋舒干脆也给她的丫鬟小翠放了假:“你跟琴韵一起去玩儿吧。”

“多谢小姐!”小翠喜上眉梢,拉着琴韵的胳膊就挤进了人群里面。

此时比武台上两个壮硕的汉子打得不可开交,围观的百姓看到精彩的地方还会纷纷喝彩。

宋舒拉着靳辰兴致勃勃地一边看着一边往比武台旁边设置的看台那儿去。

比武台和看台都是官府建造的,百姓只要报名都可以参加比试,只要想看都可以随意围观,不过想要到看台上面舒服地坐着看,却是要花钱的。

“要两个最好的位置。”宋舒拿出一个银锭子给了管理看台的人,那人赶紧恭敬地请靳辰和宋舒进去了。这种专门给百姓设置的比武大会,来凑热闹的贵人倒是不多,真没想到宋国公府的小姐和最近名声大噪的靳五小姐也会过来。

如今千叶城里有一种说法,说如果你突然看到一个美得让你忘记了呼吸,像是仙女下凡一样的姑娘的话,不用怀疑,那就是传说中的靳家五小姐了。

看台其实是个面积不小的楼阁,最好的位置就在二楼最前面。宋舒拉着靳辰上去的时候吸引了很多视线,不过她们都不在意,选了两个位置坐下来之后,宋舒看了一眼下方的比试,拍着手大叫了一声“好”!原来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瘦的男人把一个壮得像是小山一样的大汉给打倒了,叫好声此起彼伏。

“忘了在下面买点糖炒栗子拿上来了。”宋舒有些可惜地说。

“哎呀呀真是巧了!”身后突然传来齐皓诚的声音,宋舒回头就看到齐皓诚嬉皮笑脸地说,“魏琰,宋家小妹想吃,你还不快把你专门买的糖炒栗子给她?”

魏琰瞥了宋舒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我不是给她买的。”

“谁要吃你的东西了?”宋舒白了魏琰一眼。

“不要这么小气嘛!”齐皓诚一把夺过魏琰手中拿着的那个还很热乎的纸包,放到了宋舒和靳辰面前,“魏琰根本不喜欢吃这东西,就是专门给你们买的,快吃吧!”

“我才不要吃。”宋舒表示她只是懒得再下去而已,才不要吃魏琰买的东西。

“那正好。”魏琰面无表情地说。

“把你的东西拿走,别放在我面前碍眼。”宋舒瞪了魏琰一眼。

魏琰唇角微勾:“我给我未来的表嫂买的,你这么自作多情干嘛?”

“你说谁自作多情?”宋舒拍案而起。

“说谁谁知道。”魏琰淡定如斯。

“别吵了。”靳辰拉着宋舒坐下,然后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剥好的一个栗子直接塞到了宋舒的嘴里。

宋舒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咬了一口,感觉真的很好吃啊,她最喜欢吃糖炒栗子了。下一刻,看到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宋舒很想把嘴里的东西吐到魏琰脸上,又觉得实在是太失礼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过是几个栗子而已,也能吵起来,真是服了你们。”靳辰对宋舒说,“赶紧吃,一会儿凉了。”

宋舒把嘴里的栗子吃掉之后,又拿起了一个默默地剥好放进了口中。真是的,她那么激动干嘛,不就是几个栗子么?吃了就吃了,魏琰越是不想让她吃,她越是要吃!

看到宋舒吃得越来越欢快,魏琰微微抽了一下嘴角。这个丫头的脾气真是古怪得很。

“哎,魏琰你今天跟我去我家吧,在我家过年。”齐皓诚笑嘻嘻地邀请魏琰。

“还是算了。”魏琰拒绝了,“你母妃想必不欢迎我。”

“怎么会呢?我母妃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齐皓诚表示他家老娘已经知道了他对靳晚秋的心思,这会儿再也不会怀疑他跟魏琰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感情了,“就这么说定了啊!”

“靳辰,你看那里卖的糖葫芦好像不错哎,想不想吃?”宋舒突然开口问靳辰。

靳辰微微点头,并没有多少兴趣地回了一声:“哦。”

齐皓诚推了魏琰一下:“快快快!你家表嫂想吃糖葫芦,去买上来!”

魏琰看了靳辰一眼,然后踹了齐皓诚一脚,下楼买糖葫芦去了。

结果魏琰买回来的两串红彤彤的糖葫芦,靳辰就吃了一颗,剩下的都被宋舒给吃了。

“哎!那里竟然有卖香芋酥的,靳辰你想吃吗?”宋舒吃完糖葫芦,又指着另外一边问靳辰。

靳辰回了一个字:“哦。”

齐皓诚又推魏琰:“快快快!你家表嫂想吃香芋酥,快去买啊!”

魏琰又踹了齐皓诚一脚,下楼去买香芋酥了。

当宋舒吃完香芋酥,又开口问靳辰想不想吃下面卖的小汤圆的时候,魏琰的脸直接黑了,看着宋舒没好气地说:“你想吃就自己下去买!”魏琰怎么会看不出来宋舒就是故意的,靳辰根本不喜欢吃那些东西。

“哎呀!不是我想吃,是靳辰想吃啊!”宋舒对着魏琰笑得那叫一个温柔可爱,“靳辰你说对不对?”

靳辰看着魏琰唇角微勾,回答了宋舒的问题:“对。”

魏琰……好!我忍!这次齐皓诚没开口说话,魏琰起身的时候还是踹了齐皓诚一脚,然后下楼去买小汤圆去了……

齐皓诚:“姓魏的你找打是不是?”

宋舒笑得好不开心:“靳辰,我突然觉得魏琰这人还不错啊!哈哈!”

靳辰:“你开心就好。”

魏琰买了两碗热气腾腾的小汤圆,装在一个小食盒里准备提上去给……宋舒那个讨厌的丫头吃,刚刚走到看台楼下,突然听到人群中传来一阵惊呼,他抬头就看到一支闪烁着幽蓝光泽的毒箭破空而来,直直地朝着二楼靳辰所在的位置射了过去!

靳辰神色微凝,坐在那里没有动,而齐皓诚利剑出鞘直接把那支来势汹汹的毒箭给斩成了两半。靳辰伸手,抓住了要掉落下去的箭尾,上面那一抹亮眼的蓝色,似乎在表明这支箭的主人是谁……

有惊无险,比武台上的比武还在继续,下方叫卖的小贩热情不减,喝彩声又很快响了起来。魏琰提着一个食盒上来,默默地把两碗还冒着热气的小汤圆分别摆在了靳辰和宋舒面前,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小姐,出事了!”小翠神色仓惶地跑了过来,看着宋舒说,“琴韵姐姐被人抓走了!”

“怎么回事?你好好说。”宋舒神色微变。刚刚那支突如其来的毒箭已经让人心神不宁了,没想到靳辰的丫鬟又被人抓走了,究竟是谁在找靳辰的麻烦?

“奴婢跟琴韵姐姐一起在下面看比武,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可怜的姑娘,琴韵姐姐给了那姑娘一块银子,也不知道那姑娘做了什么,琴韵姐姐就晕倒了,我还没叫人的时候,她们都已经不见了!”小翠还有些惊魂未定。

齐皓诚皱眉,突然想起之前断魂楼找靳辰麻烦的事情。可是这会儿断魂楼应该已经重新回到了冷肃的手中,而冷肃明显跟靳辰有什么交情,不可能再来找麻烦。难道还是雪狼国那位不肯死心的十八王女秦蓝?

靳辰低头,就看到下面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面孔对着她打了一个手势,靳辰猛然起身说:“你们不用管,我先走了。”话落快步下楼,很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怎么回事啊?”宋舒神色有些担忧地说。

“我去追靳小五,魏琰你帮忙把宋舒送回去,省得再出事!”齐皓诚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

魏琰和宋舒对视了一眼,很快转移了视线,宋舒起身说:“不用送了,我现在就回去。”

魏琰看着宋舒下楼,沉默了片刻,默默地跟了上去。

宋舒坐着马车往宋国公府的方向而去,而魏琰就骑马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一直到看着马车进了宋国公府之后,才调转马头离开了。

却说靳辰,她在楼上看到的人是风清,而风清见到靳辰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风扬也不见了。”

自从冷肃走了之后,风清也跟风扬一起一直在暗中保护靳辰。今天靳辰让琴韵自己去玩儿,风扬就暗中跟着琴韵走了,琴韵出事太突然,风扬追了过去,结果却没回来。

风清风扬兄弟俩有特殊的联络方式,可是这会儿风清已经联系不上风扬了,心知肯定出事了,所以不得不现身找靳辰了。

靳辰和风清这会儿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再次听到利箭破空的声音,靳辰转头面无表情地把朝着她后背射过来的箭给抓在了手中。

箭尾挂着一根布条,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今夜子时,临风湖,过时不候。”

“不用担心,我会去救他们的。”靳辰把那根布条捏在手中,很快离开了南城,回将军府去了。

靳辰刚刚回到将军府没多久,齐皓诚就来了。

“靳小五你怎么跑那么快?还好我猜到你应该是回家了。”齐皓诚坐下自己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两口,看着靳辰问道,“事情有什么进展?”

靳辰把那根布条递给了齐皓诚,齐皓诚看完之后微微皱眉说:“今晚我跟你一起去。”

“你欠我三次,这算还一次。”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还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谁,她现在的确需要一个帮手,而齐皓诚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咱们不用那么见外。”齐皓诚看着靳辰说,“不过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今晚的对手,可能不那么好对付。”

靳辰表示她也有同感。如果这次的事情还是秦蓝在幕后搞鬼的话,秦蓝这会儿不会离开雪狼国王城,仇复已经落到冷肃手中了,那么秦蓝派来的人,有可能就是秦骁说过的那位绝顶高手。

当今天下习武成风,所以自然会有高手排行榜。当今天下排行前十的高手里面,鬼医向谦只排到了第五,断魂楼的两代楼主冷肃和仇复都没排上号。据说这十位顶尖高手都厉害至极,而靳辰事实上一个都没碰上过,只是听说过而已。

靳辰并不认为自己的武功已经可以跻身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之列,她年纪太轻当然是最主要的原因。但现实就是,敌人不会等着你成长起来,所以靳辰几乎从不懈怠修炼武功,也从不愿意把自己的安危交到别人的手中,对别人产生什么依赖。就连对墨青,靳辰都从未有过依靠他就万事大吉的想法。

还不知道今夜会碰上什么样的对手,靳辰不会拒绝齐皓诚帮忙,因为有句话叫做有备无患,敌人在暗她在明,小心一些总没有坏处。

临近过年,靳将军府里各处都很忙碌,靳放和靳扬都在军中安排一些事情还未回来,倒也没有人注意到靳辰带着琴韵出去,却自己一个人回来的事情。

是夜,雪不仅未停,反倒越下越大了。

星辰阁里一直亮着灯,靳辰算着时间,在出发之前戴上披风,脸上还罩了一张银色的面具,背上背着自己的清霜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靳将军府。

如今靳辰对于临风湖已经不算陌生了,而这里的位置很偏僻,就是发生什么事情,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靳辰自己一个人去了临风湖边,刚好在子时到达,就看到临风湖上背对着她站着一个人,而那人旁边还放着两个麻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里面就是琴韵和风扬了。

“靳五小姐果然很守时。”

背对着靳辰的男人转身过来,脸上没有做任何伪装,看着靳辰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淫邪,声音透出一丝轻浮。他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很清瘦,手中握着一把像是镰刀一样的武器,让靳辰突然想到了传说中天下十大高手排行榜位居第四的那位。

看到靳辰不说话,那男人又笑了起来:“靳五小姐天人之姿,何必要戴着那么丑的面具呢?在下萧遥,可是因为仰慕靳五小姐才来的呢!”

靳辰刚刚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眼前自称萧遥的男人,的确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位的高手,人送外号逍遥公子。据说萧遥并不是他的本名,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本名叫什么。而他给自己取名萧遥,他的为人也完全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风流成性逍遥放荡,不知道染指了多少女人。

而萧遥的成名武器就是他手中的那把镰刀,普天之下除了他之外,似乎也没别人把农夫用来收割粮食的镰刀当做杀人武器了。

“你为秦蓝而来?”靳辰开口,看着萧遥冷声问。

“不不不,”萧遥看着靳辰笑得一脸淫邪,“在下可是为了靳五小姐而来,如果不能一睹芳容的话,今夜恐怕是睡不着觉了。”

靳辰微微蹙眉,看着萧遥冷声说:“能不能不要发浪?听着恶心。”

大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夜半时分却并不黑暗,靳辰都能看秦楚萧遥那张纵欲过度的脸上淫荡的笑容,也真是醉了。她还是太看得起秦蓝了,还以为秦蓝能找个什么高手做靠山,原来找了这么个恶心的男人,不用想都知道秦蓝付出了什么代价。

听到靳辰的话,萧遥似乎觉得很有意思,哈哈大笑了起来,看着靳辰说:“看来靳五小姐也是个明白人,没错,在下就是为秦蓝而来,不过如果靳五小姐能让在下一亲芳泽的话,在下可以为靳五小姐杀掉秦蓝那个贱人,不知靳五小姐意下如何呢?”

靳辰冷声说:“其实我觉得,像萧公子这样总是欲求不满的男人,很适合做一件事。”

“哦?”萧遥饶有兴致地看着靳辰,想知道靳辰会说什么。

然后靳辰看着萧遥冷冷地说了四个字:“挥刀自宫。”

萧遥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看着靳辰冷笑一声说:“好好好!果然是传说中的天命煞女,本公子还没碰上脾气这么辣的女人,等你败在我的手下,就乖乖给我暖床吧!”

萧遥话音未落,他手中那把镰刀微微动了一下,飞身而起朝着靳辰杀了过来。

靳辰拔出清霜剑,夜色之中闪过一道幽寒的光芒,她几乎没用什么招式,直接站在原地,双手执剑,对着萧遥劈了一剑。

萧遥本来没把靳辰这看起来有些可笑的招式放在眼中,可是当靳辰的剑气斩断了他额前的一缕头发的时候,他眼眸微微缩了一下,稍稍收起了心中的漫不经心。

飞雪漫天,不过片刻的功夫,萧遥和靳辰已经过了百招再次分开。此时萧遥脸上已经没有了最初的轻浮之色,看着靳辰说:“你这资质百年难得一见,只可惜,年纪太小了,恐怕没有成长的机会了!”

靳辰的武功之高让萧遥很意外,只是依旧并不觉得靳辰是他的对手。他曾经也是难得一遇的天才,在三十岁的年纪才登上天下十大高手排行榜,而靳辰如今才十五岁而已,在那些老怪物眼中,只是个黄毛小丫头。

萧遥话落,又挥舞着镰刀朝着靳辰杀了过来。靳辰现在使用清霜剑,已经不会感觉重了,而重剑的好处是很明显的,因为靳辰已经习惯了这个重量并且能够灵活使用,而对手不可能会习惯这把剑的重量。清霜剑加持了靳辰剑法的威力,饶是如此,对上萧遥这种身经百战而且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靳辰还是感觉很有压力。

萧遥面上不显,其实心中是有些惊愕的。他遇到过太多自视甚高但是很快就被击垮的所谓高手了,因为很多人都是遇到强者,心理就先弱了下去。而靳辰绝对是一个遇强则强,胆色过人的对手,就算是明知不敌,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一丝慌乱,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在夜色之中闪身而出,持剑飞了过来。

“竟然还带了帮手?”萧遥有些意外。在靳辰这个年纪,有这样的武功真的是逆天了,换了别人肯定以为自己足以应付所有的局面,自信甚至是有些自傲的。萧遥先前看到靳辰一个人来,其实对靳辰的第一印象就是自不量力,倒是没想到靳辰还有帮手。

这是齐皓诚,他在子时之前就已经来了,一直小心地躲在附近,没让萧遥发现。而齐皓诚之所以没有在一开战的时候就出现,也是想先看看萧遥的路数,给靳辰一个单独跟高手过招的机会。

“报上名来!”萧遥看着齐皓诚冷声说。

齐皓诚没有理会萧遥,很快加入了战斗,跟靳辰一起对付萧遥。

齐皓诚的武功其实并不比靳辰差多少,靳辰不如萧遥,齐皓诚也不如萧遥,而靳辰和齐皓诚一起的时候,萧遥打得就不再那么轻松了。

靳辰和齐皓诚比试过剑法,对彼此的路数都有一定的了解,第一次配合竟然莫名很默契,两把剑对上萧遥那把造型奇特的镰刀,并没有落下风。

萧遥再次意外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似乎很年轻,但是武功并不比靳辰差多少。萧遥在想天下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年轻的高手,竟然之前都没有传开,真的是太奇怪了。

这一战足足又打了一个时辰,靳辰和齐皓诚联手也没能把萧遥这个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打得很狼狈,而萧遥对上两个越战越勇的年轻高手事实上越来越吃力了。

“今晚先打到这里,改日再战!”萧遥突然抽身而退,镰刀闪过一道冷光,他已经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竟然都忘记了自己手里其实还有两个可以用来威胁靳辰的人质,或许他原本就没打算用风扬和琴韵做人质来威胁靳辰,因为他对自己的武功有绝对的自信。

“秦蓝竟然找了那个大淫贼,不过萧遥行事张狂,根本不是秦蓝能够左右的,他似乎也没真的打算帮秦蓝杀掉你。”齐皓诚若有所思地说。

“未必。”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如果今晚你没来,他有机会打败我,有可能会把我先奸后杀。”

齐皓诚无语:“靳小五你说话能不能像个女人一点儿?”说的那都是什么鬼?

靳辰表示:“你可以滚回去睡觉了。”

风清把冰湖上面的两个麻袋都给提到了岸边,打开查看了一下,的确是琴韵和风扬,都只是昏迷了,没有大碍。

风清直接把琴韵和风扬一起提走了,靳辰要走,齐皓诚凑到她身边嘿嘿一笑问道:“靳小五,你答应帮我的忙可别忘了啊!”

“大过年的没时间,过了年再说吧!”靳辰话音未落已经运起轻功飞走了。

都走了,就剩下齐皓诚自己,在茫茫风雪之中,突然对着面前结了冰的临风湖大吼了一声:“靳晚秋!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嫁给我啊?!”

寒冬腊月,风萧萧,雪茫茫,齐皓诚无语问苍天,能不能让他好好娶个媳妇儿,真的不想自己睡了哇……

靳辰回到星辰阁的时候,风清已经把风扬和琴韵都给弄醒了。琴韵说是一个女人抓的她,风扬也说他昏迷之前最后看到的是一个女人,不过并不是秦蓝。当时因为人太多,而对方有备而来目标明确,他们才那么轻易就着了道。

靳辰并不意外。萧遥那样的高手肯定不屑于去人群里抓两个人质,甚至于他根本没打算用人质,想来是秦蓝派了其他的女人跟着萧遥一起来了千叶城。

“风清带着风扬回去休息吧,今夜不用守着了。”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等风清和风扬走了,靳辰让琴韵也下去休息了,自己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九年多了,有八年的时间都生活在深山老林里面,出山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大部分时候都在魏国金安城的墨王府,其实经历过的事情并不多,见过的高手也没几个。

这个世界很大,靳辰觉得今后碰到的高手会越来越多,而且武功会越来越高。如萧遥所说,真正招惹了什么绝顶高手,他是不会等着你成长起来再动手的,所以年龄小是事实,却不能成为理由。

靳辰暗暗想着接下来还是要更加努力修炼才是。其实她那些年看过并且记在心中的武功秘籍,很多都还没有用过,明天开始可以好好琢磨一下,怎样能把精华的东西都运用起来,让自己的武功更进一步。

第二天就已经是除夕了。

雪下了一天一夜,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靳将军府的侍卫都在忙着除雪的时候,就看到五小姐像往常一样,背上背着一把剑从不远处跑了过去。

“五小姐好勤奋啊!”一个侍卫感叹道。

“怪不得那么厉害。”另外一个侍卫说。

“看什么看?快点干活!”侍卫队长吼了一声,侍卫们才纷纷回神,赶紧又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靳辰跑完步回到星辰阁,额头出了一层薄汗,把胳膊上腿上绑着的铁砂袋取下去,解下背上的清霜剑,感觉身子轻得都能飞起来,这种感觉说实话很舒服。

靳辰收拾好吃完早饭,又拿着清霜剑去练了一个时辰,把结了厚厚的一层冰的湖面都给劈得千疮百孔,最后一剑下去,湖面出现一个大窟窿,然后一条鱼漂了上来。

靳辰唇角微勾,走过去俯身把那条被自己的剑气震死的肥鱼给捡了起来拿回了星辰阁,说让琴韵给她熬个鱼汤,琴韵笑着去忙了。如今星辰阁中也有小厨房了,琴韵一直在跟着靳将军府大厨房的厨娘学手艺,如今已经很不错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