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祸从天降/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夕之夜的安平王府。

安平王和安平王妃这对相亲相爱的老夫老妻坐在一起守岁,追忆着他们的年少时光。

齐皓诚和魏琰从靳辰那里回来之后,也都没有睡意。在离开靳将军府回来的路上,齐皓诚还非要绕路拐到宋国公府转了一圈儿,不过并没能看到靳晚秋,因为她早早地就陪着宋安翊睡了。

稍微有一点点郁闷的齐皓诚拉着魏琰一起在安平王府后花园的亭子里吹着冷风赏着寒月喝着美酒,魏琰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姓齐的你脑子真的有病……

靳辰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齐皓诚和魏琰正在安平王府的后花园里打架,两人倒是都没喝多少酒,很清醒地往对方身上招呼,完美地避开脸部。

“靳小五?”齐皓诚一转头就看到靳辰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愣了一下。

魏琰也收回了正要往齐皓诚胸口招呼的拳头,有些不解地看着靳辰问:“你怎么来了?你抱的是?”

“你抱了个孩子?”齐皓诚这才看到靳辰怀中还抱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娃娃,神色一喜凑了过来,“快让我看看!”

魏琰在看到靳辰怀中小娃娃的脸的时候,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果然是离夜。

他推开齐皓诚,把离夜小心地抱了过来,离夜动了一下,小嘴扁了扁,倒是没醒,魏琰看着离夜粉嫩的小脸微微一笑。

齐皓诚神色怪异地看着魏琰:“魏琰,这难道是你的私生子?”刚刚魏琰那一副慈爱的表情真的让齐皓诚惊到了。

等齐皓诚再转头,已经看不到靳辰了,他直接风中凌乱了……这都什么鬼?靳小五大半夜的送了一个孩子过来,一句话没说就走了?这孩子到底谁啊?

“这是我的义子,名叫小夜。”魏琰压低声音对齐皓诚说。

“你的义子?”齐皓诚皱眉,“为什么是靳小五送过来的?你什么时候收的义子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事儿怎么感觉这么怪异呢?齐皓诚当然不会认为这个明显看起来已经四五岁的小男孩会是靳辰生的,因为以靳辰的年纪,生不出这么大的孩子。难道是魏琰的私生子?看起来似乎也不像啊!要真是的话魏琰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的说是他的义子。

“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魏琰扔下一句话,直接抱起离夜走了,留下齐皓诚在寒风中更加凌乱……

第二天一早就是大年初一,安平王妃一大清早就见到齐皓诚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玩得不亦乐乎,眼睛一亮就扑了过来。

“诚诚,这是谁家的小娃娃?好可爱呀!”安平王妃看着离夜的眼睛已经冒星星了,伸手就从齐皓诚怀中把离夜抢了过来,抱着亲了一口。

“诚诚叔叔,这个漂亮的姑姑是谁呀?”

离夜一开口,安平王妃就笑开了花儿,齐皓诚十分不给面子地打击自家娘亲,认真地对着离夜说:“小夜,这是叔叔的娘,你叫她齐奶奶就好。”

“怎么是奶奶呢?”离夜一脸疑惑,“奶奶为什么没有皱纹?”爷爷脸上就好多好多皱纹,看起来丑丑的……

安平王妃抬脚踹了一下自家儿子,然后看着离夜笑得一脸和蔼:“你叫小夜呀?你可以叫我齐奶奶,不过小夜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奶奶呀?”

看到离夜认真点头,安平王妃笑容满面,齐皓诚默默表示,岁月不饶人,母妃你要面对现实啊!

抱着离夜稀罕了半天,安平王妃才想起来问齐皓诚:“诚诚,你还没说小夜是谁家孩子呢?”

“小夜是魏琰的义子,是他一个友人临时托付他照顾的。”齐皓诚对安平王妃说,而这也是魏琰给他的解释,他觉得就是扯淡,不过事实上倒也无所谓。

安平王妃也不甚在意魏琰为什么突然冒出来一个义子,她笑容满面地说:“那可好了,小夜就住在咱们家吧!”

刚好走到附近的魏琰微微一笑,看着安平王妃说:“真是麻烦齐伯母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小夜这么招人疼,真的是好可爱呀!”安平王妃全副心神都在离夜身上,看都没看魏琰和齐皓诚一眼,直接抱起离夜高兴地走了,一边走一边说,“小夜,跟齐奶奶去找你齐爷爷喽!”

魏琰知道离夜这孩子跟靳辰的师父有关,虽然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么关系。而如今离夜再次突然出现,应该还是靳辰的师父送到靳辰身边的。而靳辰如今的身份,不仅是靳家五小姐,还是将要和亲魏国的夏国公主,她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身份可疑的小孩子太引人注意了。

靳辰选择把离夜送到魏琰身边,是因为很清楚离夜跟着魏琰一定会过得很快乐。并不仅仅是因为魏琰对离夜很好,而且还因为魏琰如今住在安平王府里,安平王一家是靳辰见过最有爱的家庭了,她相信人见人爱的离夜在安平王府里一定会受到很多宠爱的。而靳辰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候过来看望离夜,只要避开别人的注意就好,这对她来说并不困难。

“我也要当小夜的义父!”齐皓诚看着魏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魏琰唇角微勾:“我拒绝。”

“你拒绝没用。”齐皓诚说,“我就要当小夜的义父,小夜那么可爱,我父王和母妃都喜欢,这样多好啊!”

魏琰似笑非笑:“那就……随便你吧!”魏琰能够想到靳辰为什么把离夜送到安平王府来,对于齐皓诚也要当离夜的义父这件事,魏琰其实没有权利决定,也并不想拒绝。

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离夜得到了安平王夫妇的万分宠爱,他的到来对于盼着抱孙子的安平王夫妇来说,简直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而得知齐皓诚要认离夜当义子,虽然对离夜的来历不是很清楚,但是安平王夫妇还是满口答应了,有一种已经当上爷爷奶奶的幸福感。

大年初一并没有什么活动,靳辰已经在昨夜把离夜送到了安平王府去,也一点儿都不担心离夜会过得怎么样。她按时起床,跑步,练剑,看书,似乎这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直到……

“小姐,前院来了许多官差,被将军和大公子拦住了。”琴韵脚步匆匆地上楼对靳辰说,“那些人似乎是冲着小姐来的。”

靳辰神色淡淡地放下手中的书:“我知道了。”

没过多久,星辰阁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靳辰起身下楼,出门就看到靳放和靳扬带着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过来了,身后还跟着不少佩剑的官兵。

“小五,这是刑部尚书杨明杨大人。”靳扬对靳辰介绍道。

靳扬身边那位清瘦的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看着靳辰问:“靳五小姐,在下有一些问题,希望靳五小姐能够如实回答。”

刑部尚书?难道自己被牵涉进了什么命案?靳辰表示所谓祸从天降大概形容的就是她目前遇到的情况。她神色淡淡地看着那位杨大人说:“大人请问吧。”

“昨夜子时,靳五小姐在哪里?”杨明看着靳辰问。

“这里。”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谁能作证?”杨明看着靳辰问。

“我的丫鬟。”靳辰回答。

“家奴的证词并不可信。”杨明看着靳辰神色严肃地问,“有没有旁人能够证明?”

靳辰唇角微勾:“杨大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认为我一个未嫁小姐,应该在深更半夜跟什么人私会吗?”

“辰儿,不要乱说话!”靳放不认同地看了靳辰一眼,然后面色淡淡地对杨明说,“杨大人,你还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就快点问吧,今日府中还有事。”靳放直接把刚刚杨明问的问题给揭过去了,因为他也觉得这问题问得很没有意义。靳辰根本不需要证明她大半夜是不是在星辰阁待着,因为没有证据证明靳辰离开过星辰阁。

“好。”杨明看着靳辰问,“靳五小姐前些日子在箭术比试上赢得了飞云弓和三支金翎箭,不知弓箭现在何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靳辰没有回答杨明的问题,转头看着靳扬问。

靳扬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昨夜子时,二皇子遇害了,一箭穿心,而且射中二皇子的那支箭跟宫里赏赐给你的金翎箭一模一样。杨大人也只是例行公事过来问案,小五,你快把飞云弓和金翎箭都拿出来让杨大人看看,也好让杨大人早点回去交差。”

“现在就去拿吧,我们在这里等着。”靳放看着靳辰说。

而靳放和靳扬父子俩明显都一致认为,靳辰跟昨晚二皇子夏毓豪遇害的事情没有任何关系。而他们之所以带杨明过来查问靳辰,是因为杨明是奉皇命办理这件案子的,他们至少要配合杨明把面子上的事情给做了。

靳辰转身,神色莫名。那个风流成性的二皇子夏毓豪遇害了?凶手还是用的弓箭作为武器?这事怎么看,都跟她脱不了干系啊!不说众人皆知夏毓豪曾经跟靳辰有过过节,靳辰把夏毓豪踹飞过,就说那支让夏毓豪一命呜呼的金翎箭,貌似只有靳辰才有,因为这是飞云弓配套的箭矢……

靳辰回到星辰阁楼上,打开放着飞云弓的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那把金红色的弓,还有三支金翎箭。

靳辰抱着那个盒子下来,在杨明面前打开,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她的金翎箭并没有少。杨明还认真地把三支金翎箭都拿起来看了看,确认每一支箭上面都刻着一模一样的几个字符,的确是当初赏赐给靳辰的那三支。

“杨大人,此事与小女无关,请吧!”靳放看着杨明神色淡淡地说。大过年的被人找上门来,怎么都感觉有些晦气。至于夏毓豪为何突然遇害,其实靳放和靳扬都没那么关心,因为夏毓豪并不是个受宠的皇子,而且品性不好,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来往。

“靳将军,现在下这样的论断还为时过早,下官这就进宫禀明皇上,请皇上定夺。”杨明对着靳放拱了拱手说,自始至终都是一副例行公事铁面无私的样子。而夏国的刑部尚书杨明,也的确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人有些迂腐不知变通。

“杨大人,没有人会用自己标志性的武器去杀人,留下所谓的证据让别人找上门来。”靳放看着杨明神色淡淡地说,“杨大人慢走,在下就不送了。”

杨明对着靳放微微点头,很快带着他带过来的官兵都走了。靳放转头看着靳辰微微皱眉:“你再过几个月就要成亲了,接下来不要锋芒太露,容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次的事情就是冲着靳辰来的。如果靳辰是别家的公子小姐,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被抓到官府去了,毕竟死的是个皇子。而夏国律法,有嫌疑者先行扣押拘捕,再过堂审问,最后还要自证清白才能脱罪,因为拿不出证据来证明清白而被定罪的不在少数。

而夏毓豪遇害的这桩命案来说,靳辰和夏毓豪有过矛盾,这就能构成杀人动机了。而凶手用的武器跟靳辰的武器一模一样,这就可以作为罪证了。要是换个人,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被关押到天牢等待问斩了。不过靳辰的身份摆在那里,靳放和靳扬的态度也摆在那里,而且靳辰身上还有一桩和亲,所以杨明也只能例行公事地过来问了两个问题就走了,因为他就算脑子一根筋,也绝对不敢随便动靳家的五小姐。

“小五,这件事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靳扬看着靳辰说。

“你们都相信我?”靳辰眉梢微挑。

“嗯。”靳放神色淡淡地应了一声。

靳扬微微点头说:“当然。小五你如果想要对付二皇子的话,动动手指就可以了,不需要用到飞云弓。”

靳辰笑了,靳放的脸色有点黑,神色怪异地看了靳扬一眼,再次感觉自己对靳扬的了解还是不够深……

“好了,我回去了。”靳辰抱着飞云弓对靳放和靳扬说,话落转身回了星辰阁。

“将军,大公子,太子殿下来了。”管家一路小跑着过来了。

靳放神色微凝,对靳扬说:“太子应该是来找你的,你过去吧,看看太子对二皇子遇害的事情是什么看法。”

靳扬微微点头,脚步匆匆地走了。靳放回头看了一眼星辰阁,叹了一口气,也抬脚离开了。

事实上这次的事情并不像靳放和靳扬对靳辰说的那么简单,皇子遇害兹事体大,即便是个不受宠的皇子。这件事情关乎夏国皇室的颜面,其实排除靳辰的嫌疑并不困难,也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真凶到底是谁……

自从靳辰回到千叶城,靳放其实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当然了,最大的不安是来自死而复生的靳原。而除了靳原还活着的事情,之前靳飞鹏突然被劫走,还有今天这件事也都让靳放意识到,千叶城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而靳家,不知何时已经处在旋涡的中央了,能不能平安度过,还是个未知数……

靳放之前的确是想着赶紧把靳辰嫁出去,然后把靳原解决掉。但是经过这段时间,靳放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对靳辰这个女儿改观了,并且多了很多他自己都未必意识到的关心。

当然了,和亲还是要继续的,本身靳辰也亲口说了她愿意嫁。而靳放现在不安的是,这桩本来已经板上钉钉的和亲,在接下来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是不是还会发生什么变数……

之前靳飞鹏的事情靳辰虽然没有跟靳家人多说什么,但是靳扬曾经跟靳放提过一句,说雪狼国那位势力如日中天的十八王女爱慕墨青,她会眼睁睁地看着这桩亲事顺顺利利进行下去吗?答案是个未知数。

靳将军府前院。

“参见太子殿下。”靳扬看到夏毓杰背对着他站在那里,赶紧躬身行礼。

“不用多礼。”夏毓杰转身看着靳扬,微微一笑说,“大过年的本宫本不该上门。”

“太子殿下……”靳扬开口想说什么,夏毓杰一只手微微抬了起来,示意靳扬听他说。

“昨夜二皇弟遇害,父皇动了雷霆之怒,刚刚下旨让本宫在三日之内找出真凶。”夏毓杰唇角的笑容微微有些无奈,“靳扬,我知道不是你妹妹做的,其实父皇也不希望是你妹妹做的,因为和亲最好不要出什么变故。只是真正的凶手是谁,恐怕还得你帮本宫找出来了。”

“多谢太子殿下相信小五的清白。”靳扬对夏毓杰微微点头说,“为太子殿下分忧是我的分内之事。”

“靳扬你总是这么客气。”夏毓杰看着靳扬微笑摇头,“不过这件事还需要你妹妹出面相助,有人想要陷害她,或许她了解的内情比我们都要多一些。”

靳扬微微垂眸,点点头说:“太子殿下说的是。”

“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请五小姐跟我们一起去二皇子府看看吧!”夏毓杰看着靳扬说。作为一国太子,夏毓杰几乎没有过盛气凌人的时候,一向温润有礼,对靳扬也一直都很客气。

这次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着实不小。夏国堂堂的一位皇子被人残忍杀害了,如果最终没有找到凶手,不了了之的话,夏国皇室恐怕要被另外两国皇室耻笑了。简而言之,夏毓豪这个人死了,恐怕没有多少人在意,更多的人在意的是,到底是谁在挑衅夏国皇室的权威?

夏毓杰一开始就表明了他的态度,排除了靳辰的嫌疑。这会儿他要求靳扬和靳辰协助他一起找出真凶,靳扬当然不能拒绝。本身这件事就牵涉到了靳辰,能够找出真凶也能真正打消别人对靳辰的怀疑。

靳辰被请过来的时候,夏毓杰和靳扬一边喝茶,一边相谈甚欢的样子,靳辰愣是没看出夏毓杰脸上有一点点丧弟之痛。

“参见太子殿下。”靳辰对夏毓杰行礼。

“靳五小姐不必多礼。”夏毓杰看着靳辰微微一笑,“天色不早了,走吧!”话落就起身朝外走去。

靳辰来之前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跟着靳扬一起往外走的时候,心中在想,本来还觉得过年没什么事情,这下可好,事情找上门来了。她对于帮夏毓杰找出杀害夏毓豪的真凶这件事,其实很有兴趣。很明显这事儿就是冲着她来的,她倒是想看看谁这么喜欢迂回着找她麻烦……

在靳将军府门口上了马,靳辰跟着夏毓杰和靳扬一起去了千叶城的二皇子府。

还没到二皇子府门口,就看到有个人在冲着他们招手,不是齐皓诚又是哪个?

这会儿魏琰并不在齐皓诚身边,齐皓诚对夏毓杰说:“太子表哥,我是来帮你查案的!”

夏毓杰无奈地看了齐皓诚一眼:“你怎么什么热闹都要凑?”

齐皓诚笑了一下又赶紧收回去,一本正经地说:“太子表哥错怪我了,我真的是来帮忙的。”这会儿二皇子府已经是一片缟素了,还能听到女子的哭泣声音,齐皓诚本来想笑的,又觉得不太合适。而夏毓杰的脸上这会儿也多了几分沉重,看在眼中的靳辰表示,大家演技其实都相当出色。

进二皇子府的时候,齐皓诚凑到了靳辰身边,小声对她说:“我现在也是小夜的义父了,父王和母妃都特别喜欢小夜,抱着他不肯撒手呢!”

靳辰唇角勾起了一个清浅的弧度,表示对此一点儿都不意外。

大年初一的二皇子府,气氛很是诡异。夏毓豪生前往府里弄了不少美人,他的死对于这些正值芳华的少女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一个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倒像是真的都很伤心。她们之中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名分,身份很卑微,夏毓豪一死,她们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

夏毓杰今天早些时候已经来过这里了,轻车熟路地带着几人去了夏毓豪昨夜住的院子。

夏毓豪的尸体已经被收敛了,不过他的房间里其他的东西并没有动过。

靳辰看到了地上的一滩暗红色的血迹,看到了翻倒在地的一把椅子,看到了地上的几片碎瓷。而昨夜射中夏毓豪的那支箭,是从窗外射进来的,精准地射穿了一根并不宽的窗棂,再从夏毓豪身上穿心而过,导致夏毓豪当场毙命。

杨明已经从宫里出来,又过来待命了。

“太子殿下,下官查看过了,昨夜那支金翎箭与靳五小姐手中的金翎箭并无二致。”杨明对夏毓杰禀报说。他进宫复命,很快就出来了,因为夏皇说找出真凶的事情由太子夏毓杰全权负责。

“金翎箭是百年前铸造,宫中珍藏的一直就只有三支箭,都赏赐给了靳五小姐。这第四支箭,是从哪里来的?”夏毓杰微微皱眉。杨明办案很有经验,他既然说导致夏毓豪遇害的金翎箭和靳辰手中的金翎箭没有任何差别,就说明凶器上面看不出伪造的痕迹。

飞云弓和金翎箭是配套的,夏国皇室百年前得到的飞云弓,同时得到了三支金翎箭。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金翎箭,倒是无从得知。

“启禀太子殿下,二皇子的侍妾云姬有重要线索禀报。”门外传来夏毓杰随从的声音。

“让她进来。”夏毓杰神色淡淡地说。此时几人都坐在夏毓豪遇害的房间里,不管别人怎么想,靳辰并没有觉得渗人。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一个满面泪痕的少女低着头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下就对着夏毓杰磕头:“奴婢云姬参见太子殿下!”

“你说你有线索要禀报?说吧。”夏毓杰神色淡淡地说。他并没有见过这个名叫云姬的女人,事实上夏毓豪府里的女人,夏毓杰基本都没见过,也不那么关心。

“奴婢知道是谁杀了二皇子。”云姬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心中惧怕所致。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夏毓杰看着云姬说。

“是。”云姬跪在地上,低着头说,“昨夜奴婢知道二皇子还未歇息,就想过来伺候,又不想惊动其他的姐姐妹妹,所以没有带丫鬟。奴婢……奴婢刚进二皇子的院子,就看到有一支箭射进了二皇子的房间,奴婢回头就看到凶手从树上飞走了。”

“你为何先前不说?”夏毓杰神色淡淡地看着云姬问。如果有目击者的话,为什么现在才出来?

云姬的身子颤抖得更剧烈了,脸色煞白如纸:“奴婢……奴婢被吓破了胆……不敢说……”

“现在为何又敢说了?”夏毓杰神色莫名地问。

“因为……因为太子殿下在……奴婢不想看到二皇子殿下死不瞑目!”云姬猛然抬头,一脸决绝地伸手指着靳辰说,“就是她!就是她杀了二皇子殿下!”

夏毓杰看了一眼神色平静至极的靳辰,很快收回视线,看着云姬说:“你是说,你昨夜亲眼见到靳五小姐杀了二皇子?”

“没错!”云姬重重地点头,“奴婢曾经跟着二皇子出去的时候看到过靳五小姐的容貌,奴婢绝对不会认错的!如果奴婢刚刚说的话有一个字是假的,奴婢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靳扬开口,看着云姬神色微冷地说,“不足为信。”

“靳大公子当然会为靳五小姐开脱!”云姬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仰头看着夏毓杰说,“太子殿下,奴婢还有证据!”

“拿出来。”夏毓杰看着云姬说。

云姬又用愤恨的眼神看了一眼靳辰,然后从怀中拿出了一块帕子。

杨明把帕子接了过去,拿在手中细细端详,然后皱眉看着云姬问:“这块帕子能证明什么?”

“这是靳五小姐昨夜落下的帕子!”云姬大声说,“奴婢从树下捡到的!”

夏毓杰伸手,杨明把那块帕子递给了夏毓杰,他拿在手中看了看,眉头微皱:“你说这是靳五小姐的帕子?”

云姬拿出来的这块帕子上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没有绣任何东西,更别提代表靳辰身份的字了。夏毓杰觉得很荒唐,大家小姐的帕子怎么可能是这样的?这明明就是一块素色的布!

“这就是靳五小姐的帕子!”云姬认定了一般,“太子殿下不信的话,让靳五小姐把她平日用的帕子拿出来看一下就知道了!”

夏毓杰转头看向了靳辰,靳辰神色淡淡地从荷包里取出来一块帕子,在众人面前展开。

“靳小五,你帕子上面绣的那是什么东西?”齐皓诚神色怪异地看着靳辰问。

其他人也感觉怪怪的。靳辰用的并不是素帕,帕子上面绣的有图案,看起来是一株形状很奇怪的绿色植物,在场的人几乎都不认得。

“这个啊,叫刺儿头。”靳辰还给在场各位介绍了一下她帕子上绣的是什么东西。事实上这东西对靳辰来说,叫做小青青……

夏毓杰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扔了手中那块帕子,面无表情地说:“把这个胡言乱语的女人带下去。”

“太子殿下!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奴婢……”

很快有人进来要把云姬给拖出去,云姬一边挣扎一边大声说着靳辰就是凶手。

靳辰知道一件事,就算真凶真的是她,夏毓杰大概也会找别人来顶罪。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来夏毓杰希望靳辰真的能和亲魏国,二来夏毓杰不想跟靳扬之间产生什么矛盾。

云姬的话虽然有些地方经不起推敲,但是并不是没有任何可信的地方。而别人不知道,靳辰最清楚,云姬拿出来作为证物的那块帕子,的确就是靳辰曾经用过的。至于怎么落到了云姬手中,靳辰倒是不得而知了。

夏毓杰和在场的人都认为大家小姐用的不会是素帕,但靳辰以前包括现在用的基本都是。她刚刚拿出来的绣着刺儿头小青青的帕子,事实上是她前两天无聊时候做的唯一一个。

“且慢。”靳辰突然开口说,“太子殿下,我觉得云姬姑娘讲得还有几分道理,不如让她接着说。”这会儿夏毓杰让人把云姬带下去,她大概不可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靳小五你没发烧吧?那女人口口声声说人是你杀的,你觉得她说得有道理?”齐皓诚看着靳辰的眼神很是怪异。其他人也觉得靳辰的表现不太正常,就连被人拖着的云姬都愣了一下。

靳辰神色很平静:“云姬姑娘这么有胆量到太子面前说这么多话,还有理有据地指认我是凶手,如此视死如归之人,想来是个有故事的人。”

在场的人嘴角都抽了一下,夏毓杰神色一正,突然意识到自己想岔了。的确如靳辰所想,就算她真的是凶手,夏毓杰也会让真凶另有其人。而刚刚夏毓杰的想法就是,把这个云姬带下去解决掉,然后接着查。云姬的话本身就很有漏洞,而且证据也不足采信,很可能是想要陷害靳辰的人故意留下的线索。

这会儿被靳辰点醒了,夏毓杰看着云姬的眼神幽深了起来。夏毓豪的这些侍妾大多出身卑微,还有从青楼里出来的,这个云姬想必也不是什么好出身的女子。这会儿夏毓豪已经死了,云姬一个身份卑微的侍妾,竟然有胆量主动到太子面前作证,说是靳家五小姐杀了夏毓豪。她不可能不知道,她这样的行为,十有八九是要掉脑袋的。

而明知很危险,云姬还是这么做了,她的目的就很耐人寻味了。首先没有人相信云姬对夏毓豪情根深种,拼死也要为夏毓豪报仇;其次云姬一个身份卑微的弱女子,表面上看起来她很恐惧很害怕,但认真想想就知道她是装的,因为真害怕的话,就不该来。

“姑娘,你有什么故事?不妨说来听听。”靳辰起身走过来,低头看着神色莫名的云姬问。云姬脸上的泪痕还在,但是眼泪已经不流了。她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仰头怔怔地看着靳辰。而靳辰这会儿离得近了才发现,这个名叫云姬的女人容貌很出色,五官明艳,脸上的苍白和哀伤,似乎是用了什么东西涂抹出来的。

靳辰的问题让在场的人嘴角都又抽了一下,就看到靳辰突然冷笑一声,像变戏法一样拔出一把匕首就朝着云姬的胸口刺了过去!

云姬身体的反应比她的大脑更快。她猛然在地上一滚躲开了靳辰的匕首,下一刻,已经身姿轻盈地一跃而起,到了两米之外。

事情再明显不过,云姬是个练家子,而且武功不弱。这样一个女人,会甘心成为夏毓豪后院众多女人之一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夏毓杰神色一冷:“来人,拿下!”指的当然是来历可疑的云姬。

而云姬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被靳辰套路了,靳辰轻而易举地逼得她卸下了所有的伪装。她索性也不再装了,神情一变,跟刚刚那个哀哀戚戚的小女人判若两人,看着靳辰的目光满是冷意,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朝着靳辰就杀了过来!

“靳小五你加油啊!弄死她弄死她!”齐皓诚在一旁兴致勃勃地为靳辰加油助威。直觉今天来对了,好一出精彩的戏!齐皓诚很看不上夏毓豪,才不管夏毓豪怎么死,他比较关心的是靳辰怎样洗脱她自己的嫌疑。

靳扬无语地看了齐皓诚一眼,倒也没有上去帮靳辰的想法。这个名叫云姬的女子武功很高,不过并不是靳辰的对手,靳辰一个人足以应付。

就在靳辰即将把云姬拿下的时候,突然神色微变,一道雄浑的掌风由远及近,她快速闪避,下一刻,一把镰刀在靳辰眼前划过一道冷厉的弧线,萧遥从天而降又很快带着云姬从众人面前消失了踪影。

“追!”夏毓杰冷声说。一切发生得太快,他甚至都没看到前来相救云姬的高手是什么模样,那两人就不见了。

靳辰神色莫名地收起了自己的匕首,萧遥出现救走云姬,就说明云姬是秦蓝的人。但是这件事怎么感觉都有些怪异,秦蓝的人杀了夏毓豪来陷害她?貌似事实就是这样,但如果真的就只是这样的话,秦蓝派来的人也太脑残了吧?云姬不会以为这样一桩满是漏洞的命案就能扳倒她一个即将和亲的将军府嫡出小姐吧?!

夏毓杰派去追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因为根本追不上。齐皓诚对夏毓杰说:“太子表哥,那人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萧遥,如今在为雪狼国的十八王女效力。”

夏毓杰神色微凝,看了靳辰一眼,脑海中浮现出雪狼国那位面容明艳的十八王女秦蓝。也是巧了,曾经秦蓝对墨青示好的时候,夏毓杰也在场……

难道这一切就是因为秦蓝想要阻止夏国和魏国的这桩和亲才搞出来的?夏毓杰想了想,似乎就只有这样可以解释了。

“太子殿下,接下来该如何行事?”杨明恭敬地问夏毓杰。

夏毓杰若有所思。他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但是他不能直接跟夏皇说,因为雪狼国那位十八王女爱慕魏国的墨王爷,所以想要找夏国靳五小姐的麻烦,才把夏毓豪给杀了栽赃给靳辰。

这事儿虽然在夏毓杰看来应该是事实,但是这事实着实有些狗血,像是话本子上才会出现的桥段,而夏皇想必也不想要这样一个结果,因为如果认定是雪狼国的十八王女杀了夏国的二皇子,那接下来夏国皇室就应该向雪狼国讨公道了,再接下来两国大概就要打起来了,这可不是夏毓杰想要看到的。

所以,杀害夏毓豪的真凶不是靳辰,也不能是秦蓝。夏毓杰已经在想找哪个冤大头来顶了这桩命案了。

查案算是结束了,靳扬和靳辰一起回了靳将军府,靳辰在星辰阁中坐了下来,神色有些莫名。

别人都没有看到,但是她看到了,萧遥在带着云姬走的时候,突然回头对她笑了一下,笑容十分诡异……

望月山。

大年初一,并没有游客来望月山,包括望月庵在内都是一片静寂。

傍晚时分,望月山后山的一个山洞中,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两个时辰之前才从千叶城逃离的云姬,这会儿衣不蔽体地跪在山洞中冰冷的地面上,脸上还带着未褪的潮红,媚眼如丝地看着不远处的男人说:“萧公子,你要奴家做什么奴家都愿意。”

萧遥衣襟半敞,胸口还留着欢爱过后的痕迹。他斜躺在一块完整的虎皮上面,一脸厌恶地看着云姬说:“谁让你自作主张的?秦蓝除了那张脸和床上的功夫之外一无是处,你比她更蠢了百倍!”

云姬神色一僵,跪在地上朝着萧遥挪了两步,有些急切地看着他说:“萧公子别生奴家的气,奴家出此下策也只是想早点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不然主子不会饶了奴家的。”

萧遥看着云姬,一直看到云姬心中有些发毛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看着云姬似笑非笑地说:“蠢女人,你做的事情虽然愚不可及,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作用。如果你真的想完成秦蓝交给你的任务,接下来就听我的吩咐办事。”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