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我叫东方珩/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年初二是出嫁女回门的日子,靳夫人和姚芊芊都是从姚丞相府里出来的,当天一起回了丞相府。靳扬和靳月以及靳家其他的公子小姐也都去了,靳辰没去。

而靳家唯一一位出嫁的小姐靳晚秋是初三那天才回门的,她一大早就带着宋安翊回到了靳将军府。

破天荒的,这次靳晚秋照例去拜见靳夫人的时候,靳夫人竟然肯见她了。虽然靳夫人对靳晚秋的态度有些冷淡,但并没有冷嘲热讽,也没有恶语相向。不光靳晚秋觉得有些奇怪,就连靳月都觉得很奇怪,感觉自己的母亲似乎变了很多。

一直担心靳夫人和靳晚秋会闹得不愉快的姚芊芊微微松了一口气,在靳夫人端茶送客的时候就邀请靳晚秋去她那里坐坐了。

姚芊芊带着靳晚秋离开之后,靳月有些不解地问靳夫人:“娘,你对二姐……”靳夫人对靳晚秋的厌恶是从靳晚秋出生开始,一直到靳晚秋嫁人都没有停止,怎么突然就变了呢?

“我依旧很讨厌靳晚秋。”靳夫人放下手中的茶杯,握住了靳月的手,看着她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不过月儿,如今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让你跟齐世子定亲,绝对不能节外生枝!”

靳月眉宇之间多了一丝轻愁:“娘,我真的可以嫁给齐世子吗……”

“当然可以!”靳夫人的眼中闪烁着一丝炽热的光芒,“我的月儿,值得这世间最好的男子!”

靳月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不安,她原本其实很有信心可以嫁进安平王府的,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变了。似乎就是从靳辰回来之后开始,靳扬对她这个妹妹越发冷淡了,靳放看她这个女儿也越来越不顺眼,齐皓诚对她的厌恶更加明显了……

靳晚秋在姚芊芊那里坐了一会儿之后,带着宋安翊去看了看靳辰,很快就离开了。

靳晚秋走了之后,靳辰叫来了风清和风扬。

“查到萧遥和云姬在哪里了么?”靳辰神色淡淡地问,慢条斯理地给风清和风扬各倒了一杯茶。

“属下无能,还未查到。”风清接过靳辰递给他的茶,神色有些愧疚地说。

“无妨,两个高手想要躲起来,的确很难找。”靳辰把另外一杯茶递给风扬,然后看着兄弟两人问,“断魂楼最近有什么动静?”

风扬恭敬地回答:“夫人,自从冷肃回归之后,断魂楼就从江湖上销声匿迹了,像是不存在了一样,再没听说断魂楼的杀手执行什么任务。”

以前断魂楼是很高调很嚣张的,冷肃甚至命令所有杀手执行任务的时候都随身带着象征断魂楼杀手的牌子。可是冷肃遇劫之后再回归,断魂楼却仿佛一夜之间从天下消失了一样。以往断魂楼的常客怎么都没办法联系上断魂楼的杀手,而冷肃的回归本就是个隐秘之事,迄今很多人都认为冷肃早已经死了,而如今断魂楼几乎消失的状态让不少人都在猜测仇复也死了,断魂楼已经灭亡了。

原本在天下仅次于断魂楼的杀手组织凌霄宫近来越发高调,似乎想趁机登上杀手组织的金字塔顶端。

靳辰唇角微勾:“冷肃那个猪头都学会韬光养晦了,真是难得。”靳辰对冷肃有一种比较怪异的情感,总会下意识地把冷肃当做她的小弟苏苏来看待。而事实上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跟冷肃从没有真正成为敌人过,也没有过所谓的互相伤害,靳辰还是希望冷肃能够好好的。

而冷肃如今回归断魂楼,却性情大变开始韬光养晦了,其实对冷肃和断魂楼来说都是好事。仇复在位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却为了秦蓝把断魂楼搞得元气大伤,实力早已经大不如前了。

风清开口说道:“不仅是断魂楼,无忧宫也消失了。”

因为冷无忧一时脑抽得罪了魏琰,导致魏琰大刀阔斧地把冷无忧多年以来辛辛苦苦经营的生意几乎一朝毁灭。但无忧宫虽然元气大伤,伤到的也只是对外的生意而已。如今风清所说的无忧宫消失了,是说无忧宫的所有人包括宫主冷无忧都在江湖上失去了踪影。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冷无忧很可能跟冷肃在一起,暂时不用管他。雪狼国现在怎么样?”

“似乎有高手在暗中相助秦骁,现在秦骁跟秦蓝的势力几乎不相上下。”风清说。

“小五。”

星辰阁楼下突然传来靳扬的声音,还有上楼的脚步声,风清和风扬立刻起身对着靳辰微微点头,然后很快离开了。靳扬上来就看到靳辰自己一个人坐在星辰阁二楼的窗边悠闲惬意地喝茶。

“大哥有什么事吗?”靳辰看着靳扬问,也没有客套地站起来,因为并不需要。

“的确有事。”靳扬坐下来,看着靳辰的神色微微有些严肃,“太子向皇上禀报说杀害二皇子的是二皇子的一个姬妾,皇上并没有要追查下去的意思。只是昨夜皇宫里出现了刺客,刺客用的武器是一把镰刀,皇上没有受伤,颜贵妃帮皇上挡了一刀,不过并没有伤到要害。”

“是萧遥做的?”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但以他的武功,想要刺杀皇上的话十有八九是可以成功的。”

“皇上身边也有至强高手保护。”靳扬看着靳辰说,“只是我很不解的一点是,萧遥既然是秦蓝的人,他为什么突然要刺杀皇上呢?”

秦蓝是个野心甚大的女人,她想要得到雪狼国的王位,自然也有图谋天下的野心。只是如今她还没能得到雪狼国的王位,贸然对另外两国皇室出手对她并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况且就算萧遥真的把夏皇给杀了,结果也不过就是太子夏毓杰早点登上夏国皇位,夏国根本不会乱,更别提灭亡了。

靳辰若有所思:“其实说萧遥是秦蓝的人,倒也未必。”

“小五此话怎讲?”靳扬认为萧遥是秦蓝的人,也是因为萧遥出现在千叶城就一直在找靳辰的麻烦。

靳辰神色淡淡地说:“萧遥年纪并不大就登上了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位置,必然是心高气傲的。他跟秦蓝有关系,不过是因为秦蓝的美色而已,而秦蓝想要完全掌控这样一个绝顶高手,让萧遥对她言听计从,却是不可能的。”

靳辰这样说也是有她自己的判断。首先萧遥绝对不是一个不入流的高手,他能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也是靠着自己真正的实力杀出来的,绝对不是仇复那样的货色能够相提并论的。而仇复对秦蓝死心塌地,是因为他跟秦蓝之间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过往,但萧遥跟秦蓝的交集说穿了就是一场美色和肉体的交易而已。萧遥的确风流成性,但越是这样风流的男人,越是不可能突然爱上一个女人并甘心听她驱使。女人在萧遥眼中,大概就是用来快活取乐的工具罢了。

其次,靳辰跟萧遥交手的第一次,从萧遥口中听到的是他对秦蓝相当不屑,认为秦蓝就是个下贱的女人。

所以,在靳辰看来,萧遥是不可能真心为秦蓝效命的。

靳扬微微点头说:“小五说得也有道理,那你认为萧遥刺杀皇上的目的是什么呢?”

靳辰想了想,神色认真地说:“他应该是……脑子有病吧。”

其实有野心有欲望的人更容易被人看透,就像秦蓝和秦骁,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得到雪狼国的王位。

而像萧遥这样武功极高,却孑然一身游戏人间的人,外人很难猜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靳辰认为萧遥刺杀夏皇的举动肯定不是秦蓝授意,那就是萧遥自己的意思了。而他这样做,在靳辰看来,真的是脑子有病……

靳扬很认真地问靳辰,靳辰也很认真地回答了,但是答案让靳扬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正了正神色,看着靳辰说:“小五你不能掉以轻心,那个萧遥很可能还会找你的麻烦。”

“当然。”靳辰一本正经地说,“他是个采花贼嘛,你妹妹我是个大美女,他怎么会放过?”

靳扬忍不住抬手敲了一下靳辰的脑门,看着她神色无奈地说:“小五你说话能不能含蓄点儿?”

“不能。”靳辰很不客气地打了回去,“大哥你没事就走吧,我很忙。”

靳扬神色无奈地笑了笑:“总之你小心一点。”话落就起身走了。

靳辰其实有一种直觉,萧遥这会儿还留在千叶城就是冲着她来的,说得直白点儿就是那个采花贼看上她了。不过靳辰倒是想不通萧遥突然出手去刺杀夏皇又是想干嘛?这事儿可是栽赃不到靳辰的身上。

靳辰有点想不通,决定暂时抛在脑后,看天色还早,就打算暗中去安平王府看看她家离夜小娃娃。

琴韵在靳扬刚走没多久就上来给靳辰添茶,已经看不到靳辰在哪里了。

安平王府。

今日安平王和安平王妃都进宫了,因为昨夜夏皇遇刺的事情虽然没有传开,但是安平王府一早就收到消息了。安平王妃是夏皇的亲妹妹,兄妹关系一直都很好,就跟安平王一起入宫探望去了。

于是安平王府里就剩下了齐皓诚和魏琰,以及离夜小娃娃。

“义父,我要吃葡萄。”离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盘紫色水晶葡萄说。

“好。”分别坐在离夜两边的魏琰和齐皓诚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

“小夜在叫我,你别自作多情!”魏琰白了齐皓诚一眼。

“你才自作多情,小夜明明叫的是我!”齐皓诚说着就踹了魏琰一脚,他一向喜欢踹魏琰,都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姓齐的你别没事找事啊!”魏琰拿起一颗葡萄就朝着齐皓城的脸砸了过去。

齐皓诚也不甘示弱地拿起两颗朝着魏琰的脸砸了过去,然后……

离夜扁了扁嘴巴,两个义父都好幼稚哦!为什么天天都在打架呢?没有人伺候的离夜自己伸出小手拿了一颗葡萄,然后认真地把皮给剥了,扔进了自己口中,眼睛亮晶晶的,觉得好好吃呀!义父们真的是太浪费了!

离夜自己坐在那里吃得满手都是紫色的汁液,齐皓诚和魏琰两个人已经转移战场到一个开阔的地方正式打起来了。

“姓魏的,有本事你别用凌云步!”齐皓诚最近跟魏琰打架有点小不爽,因为魏琰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凌云步!要知道,原本魏琰并不是齐皓诚的对手,学会凌云步的魏琰虽然依旧不是齐皓诚的对手,但是齐皓诚想要打到他很困难,因为魏琰深谙躲避之道。

“你有本事就打我啊!”齐皓诚不爽,魏琰却是很爽的。让天下高手都趋之若鹜的凌云步的确非同一般,魏琰学会之后更是深有感触。

而靳辰就坐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面,无语望天:齐皓诚和魏琰你们两个光棍儿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啊!

“义父!”在小夜第三次开口的时候,齐皓诚和魏琰同时停手,然后转头看着小夜问:“怎么啦?”

小夜举着已经变成了紫色的小手说:“脏了。”

“来来来,义父帮你擦擦啊!”齐皓诚甩着一个帕子就冲了过去。

“我来!”魏琰也甩着一张帕子冲了上去。

靳辰再次无语望天……让这俩货带着小夜,真的不会把小夜带歪吗?他们的抽风程度简直让人醉醉的。

“徒儿。”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本来很惬意地坐在树上的靳辰一个趔趄差点摔了下去。

等回头看到南宫离,靳辰很想一巴掌呼上去!这老坑货怎么阴魂不散了?靳辰本以为又要很久之后才能看到南宫离,没想过还没过几天他就又出现了。

“丫头跟为师来。”南宫离看了一眼离夜所在的方向,然后对靳辰说,话落就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靳辰神色莫名地跟着南宫离走了,自始至终齐皓诚和魏琰都不知道靳辰来过。

靳辰不远不近地跟着南宫离离开了千叶城,一直往望月山的方向而去。中途靳辰问过南宫离有什么事,南宫离没有理会她,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前走,靳辰索性也就不再问了。

大年初三,望月山依旧是一片静寂。

南宫离径直带着靳辰上了望月山,快到望月山山顶的时候才回头对靳辰说了一句话:“你现在是南宫柔,戴上你的面具。”

看到南宫离难得正经,靳辰微微一愣,南宫离怎么知道她今天出门还随身带着面具的?看到南宫离已经接着往上走了,靳辰拿出面具戴好,跟着南宫离一起登上了望月山的山顶。

望月山山顶上冷风猎猎,一个须发皆白的白衣老者盘膝坐在山顶的那块大石上面,衣袂飘飘的样子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大师兄。”南宫离上来之后,就拱手对着那位老者叫了一声,声音中不乏恭敬之意。这样的南宫离,说实话靳辰还是第一次见到。

大师兄?靳辰面具之后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倒是从来不知道,南宫离竟然还有师兄?听这意思,似乎还不止一个?

“这就是你收的徒儿?”坐在大石上的老者原本眼睛是闭着的,听到南宫离的声音才睁开眼睛,朝着靳辰看了过来。

这老者年纪似乎比南宫离要大一些,眼眸中沉静无波,带着一丝看透世事的沧桑感。

“是的。”南宫离微微点头,然后看向了靳辰,“徒儿,过来拜见你大师伯。”

靳辰乖巧地走到南宫离身边,对着白发老者拱手:“南宫柔拜见大师伯。”

“嗯。”落在靳辰身上的视线很快就转移过去了,白发老者看着南宫离说,“她的资质如何,你不用多言,我也不考校。一月为期,南宫柔这个名字如果不能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前十,你就再收一个徒弟吧!”

“大师兄放心。”南宫离微微垂眸对老者说。

“好了,你们走吧。”白发老者微微抬手,示意南宫离和靳辰可以离开了。

“告辞。”南宫离伸手拽住靳辰的胳膊,很快从望月山山顶消失了踪影。

白发老者起身从大石上面站了起来,开口说道:“出来吧。”

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高大男人出现在老者面前:“师父。”

“刚刚你见到的是你的师妹,不过她能不能真正成为你的师妹,一个月之后见分晓。”白发老者说,“你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为师要你兑现第二个承诺。”

“师父请讲。”

“留在千叶城,保护玉儿。”白发老者说。

“是,师父。”

望月山下。

“老头,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是不说?”靳辰看着南宫离没好气地问,“你大师兄是怎么回事?他凭什么管我?”

“咳咳!”南宫离又恢复了以前那副老不正经的样子,看着靳辰嘿嘿一笑说,“我大师兄就是你大师伯嘛!你师父我可是师出名门!”

“那就劳烦师父告诉我,是哪个名门?”靳辰看着南宫离问。

“这个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南宫离跟靳辰打哈哈,“现在你需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之内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前五,不然师父我在你大师伯面前会很没面子的!”

靳辰无语地看着南宫离:“老头,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大师兄说的是前十,到你这里怎么变成前五了?”

“臭丫头!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南宫离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靳辰,“前十有什么挑战性?我的徒弟至少也得是前五!不然我很丢脸的!”

“你丢脸关我屁事?”靳辰无所谓地说。

“你大师伯现在是掌门,如果你没达到他的要求,到时候他会亲手把你武功废掉逐出师门,为师可救不了你!”南宫离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靳辰说。

靳辰凑近南宫离,扯了扯他的胡子,看着他说:“师父,这不像你,你是不是假的?”怎么都感觉南宫离在刚刚那个白发老头面前有点怂呢?这不像他,南宫离在靳辰面前向来都是很狂的。

“鬼丫头!别贫了!”南宫离作势要打靳辰,在靳辰躲开的时候正了正神色,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只要被你大师伯认可了,以后好处多多,你这次可别让为师失望啊,我可不想再收个徒弟,有你一个就够麻烦了!”

南宫离话落就跑了,留下靳辰无语望天……这都什么事儿啊?师门?南宫离的大师兄?她的大师伯?还是待定的,因为她如果通不过这次的考验,就要被废了武功逐出师门。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说靳辰以前一直认为南宫离就是个无家可归的臭老头来着……

一个月之内成为天下高手排行榜前十?不不不,是前五,这似乎有点难度啊!现在高手排行榜第五是鬼医向谦,因为这是个纯粹只看武功的排行榜,不然向谦靠着他那手让人闻风丧胆的毒术,大概能够排到前三了。

而靳辰事实上还认识一个高手排行榜前五的人,那就是萧遥。巧了,萧遥那贱人这会儿正好就在千叶城,虽然不知道躲在哪里。

靳辰当然不可能去找向谦取而代之,因为她只想跟向谦交好。她还想着等这次魏琰帮齐皓诚找到向谦之后,请向谦用碧根草为墨青做解药呢。

所以,靳辰现在的目标就是,打败萧遥,最好直接弄死他,然后取代他在天下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位置。

靳辰回到千叶城靳将军府的时候,就把风清和风扬又叫了出来。

“把当今高手排行榜的情况跟我讲讲。”靳辰看着兄弟俩说。靳辰听说过的好像就只有萧遥和向谦,不知道其他榜上的高手都是谁,因为她事实上从来没有真正行走过江湖。

“夫人,当今天下高手排行榜是武林盟出的。”风清看着靳辰恭敬地说,“必须是在武林盟见证之下的比试,才能得到武林盟的承认,从而登上高手排行榜。”

“排行第一的高手就是当今的武林盟主燕齐。”风扬开口说道,“原本排行第二的是燕齐的师弟卢野,只是卢野数日之前刚刚被人打败,从高手排行榜上除名了。”

天下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高手如果被人挑战并打败的话,并不会顺位后移,而是直接除名并由胜利者取而代之,其他人的位置并不会改变。当然了,失败者可以选择继续挑战榜上有名的高手,只要胜利就可以再次上榜。

“是谁?”靳辰问道。

“一个名叫东方玉的男人。”风清说,“属下以前并未听说过有这号人,最近他的名头在江湖上很响亮,有一个外号叫做病书生,因为他的身体似乎不太好。”

“东方玉很年轻,他打败卢野之后就向燕齐求娶他唯一的女儿燕云,燕齐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如今东方玉算是燕齐的准女婿了。”风扬说,“很多人说东方玉之所以出手挑战卢野,就是为了求娶燕云,因为燕齐曾经放出豪言,想要娶他的女儿,至少得是天下高手排行榜前三。”

“第三是谁?”第四第五靳辰原本就知道,第一第二现在也知道了,那么第三又是谁?

“第三是燕齐的夫人柳如眉。”风清说,“燕齐和卢野还有柳如眉都师出同门,燕齐如今是江湖第一大派紫阳门的门主。”

原来的第一第二第三是燕齐和他的师弟以及夫人,然后东方玉为了能够娶到燕齐的女儿,就选择了卢野下手,然后现在的前三就等于都是燕家人了,表面看来似乎就是这样。

“放出消息,说南宫柔十日之后要在千叶城外挑战萧遥,邀请武林盟派遣高手过来做个见证。”靳辰神色淡淡地说。

没有武林盟派人见证的比试是不被承认的,其实说白了,这个天下十大高手排行榜也有不小的水分。举个简单的例子,靳辰家坑货师父一板砖就把高手排行榜第四的萧遥给拍飞了,可是南宫离这个名字在江湖上恐怕都没有人听说过。

可以说,现在高手排行榜上的高手,都是比较高调的,自己想要扬名天下的。而暗处定然还有更多更厉害的高手,甚至根本就名不见经传。

“是,属下这就去办。”风清微微点头,很快拉着风扬走了,根本没想过靳辰挑战萧遥能不能成功的事情。

靳辰认真想了想她跟萧遥的差距。事实上正式跟萧遥交手就只有在临风湖边那一次,而那次靳辰没有使用凌云步,也没有用过她最拿手的武器,对上萧遥虽然有些吃力但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靳辰在想,一向很看重排行榜的武林盟肯定会派人过来见证这场比试,萧遥也必然会出现,因为如果他不出现的话,就会被认为认怂弃权了。

那么怎么能在十天之内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可以打败萧遥呢?这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小丫头,想什么呢?”

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靳辰转头就被墨青抱了个满怀,她直接愣住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除夕夜墨青回来又匆匆离开,说还有事要办,这才过了没几天。

墨青在靳辰额头亲了一下说:“其实还有件事情需要办,不过我暂时不会离开千叶城了。”

“来来来!我有事情要问你。”靳辰拉着墨青坐下,墨青抱过靳辰,非要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靳辰没有拒绝,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了下来。

“小丫头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墨青用下巴在靳辰头顶蹭了蹭,神情很愉悦。其实他也没想到能这么快回到靳辰身边,不过很高兴就是了。

“你行走江湖的时候,化名叫什么?”靳辰看着墨青问。上次墨青回来,靳辰问他去做什么了,他说奉师命办事,帮人打架去了,没有危险。因为时间比较紧,靳辰没有详细问,墨青也没有详细说。

“如果我说我叫东方玉,小丫头会不会想要杀了我?”墨青笑意满满地看着靳辰问。

“不,我会选择先奸后杀。”靳辰拧了一下墨青的俊脸说,“别贫了,快说。”

“我叫东方珩。”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东方玉是我师父的孙子。”

“所以说,东方玉那个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的位置,其实是你帮他打下来的。”靳辰看着墨青说,语气相当肯定,想来墨青之前说的帮人打架就是帮东方玉去了,“那他为什么非要娶燕齐的女儿呢?”

“燕云救过东方玉,他们两情相悦,但是燕齐不可能把女儿嫁给一个病弱的男人,所以师父命我代替东方玉打了一场。”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

好吧。靳辰原本还在想,那个武林第一美女燕云看上的不会是她家小青青吧?她可不希望出现这样的误会。不过如果是东方玉和燕云本就两情相悦的话就没问题了,说白了墨青就是奉师命打一场架,好让东方玉如愿娶到燕云,如今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结果。

“那你现在在千叶城有什么事要办?”靳辰看着墨青问。

“保护东方玉。”墨青说,“燕齐派东方玉和燕云来千叶城给夏皇送礼,师父怕东方玉出什么意外。”

“难道东方玉根本不会武功?”靳辰看着墨青问。

“会,只是武功很弱。”墨青说。

“期限多长?”靳辰问。

“到他离开回到武林盟为止。”墨青说,“他们明日就到千叶城了。”

“正好。”靳辰微微点头说,“我要挑战萧遥,东方玉和燕云来了,正好给我做个见证。”虽然东方玉这个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是假的,但别人并不知道。

“小丫头不用理会那个脏东西,我今日就去把他给弄死。”墨青抱着靳辰轻描淡写地说。

“别别别!”靳辰说,“我师父让我在一个月之内登上高手排行榜前五,我也只能挑萧遥下手了。”前三有一个假的,另外两个离得有点远。

“也好。”墨青微微点头,“就让他多活几天吧。”

墨青很快又走了,因为他要去接东方玉和燕云。东方玉其实不仅是墨青师父的孙子,还是墨青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第二天,一个消息在天下间以极快的速度传开了。一个名叫南宫柔的女子放言要挑战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逍遥公子,地点就在千叶城外。有不少高手听到风声都纷纷朝着千叶城的方向而来了,因为这等比试难得一遇。

一辆马车缓缓地驶进了千叶城,马车里不时传出几声轻咳。一个面色消瘦的年轻男子斜躺在马车里面,他容貌极为出色,面如冠玉,颇有几分病态的美感。

马车里还坐着一个少女,十六七岁的模样,容貌十分出众。此时少女看着正在轻咳的男子有些担忧地问:“玉哥哥,你说向谦会来千叶城吗?”

“或许吧。”男子微微一笑,神情并不见苦涩抑郁。他伸手握住了少女的手说,“不用担心,我还要娶你做我的妻子,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

“玉哥哥,”少女不认同地看着男子说,“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好。”男子微微一笑,端的是公子如玉。

这就是最近在天下名声大噪的病书生东方玉和武林第一美女燕云,而他们此行来千叶城,表面上是专程给夏皇送礼的,因为武林盟跟三国皇室一直都保持着面子上的友好关系,而紫阳派和武林盟本就在夏国境内。

但事实上,东方玉和燕云是听闻鬼医向谦要来千叶城,所以过来求医的。东方玉的身体从小就不好,这些年一直用药养着,也只是保命而已,想要真正健康起来很难。

千叶城最大的客栈里。

“玉哥哥,你听说过南宫柔这个名字吗?”燕云给东方玉倒了一杯温水,有些好奇地问他。

他们今日进了千叶城才听说,一个名叫南宫柔的姑娘要挑战逍遥公子。

“不曾听说。”东方玉微微摇头,“或许是哪位世外高人的女弟子吧。”

“既然咱们来了,这场比试就由咱们做个见证吧,想必爹娘收到消息也会给我们传信的。”燕云微微一笑说。

“好。”东方玉微微点头,在燕云回了隔壁房间之后,东方玉房间里多了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

“你的未婚妻就在千叶城,你不用跟着我。”东方玉看着面前的男人说,“其实我现在都有些后悔了,虚假的名声迟早会有被人拆穿的一天。”

男子摘下脸上的面具,赫然正是墨青。他神色淡淡地看着东方玉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名声并不重要,你的目的是为了娶燕云,你并没有骗过她,这就够了。”

东方玉无奈地笑笑:“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这么简单就好了。”

“你要找向谦的话,最好小心一点。”墨青看着东方玉说。

“我知道。”东方玉微微点头。曾经墨青帮东方玉去向向谦求药,结果向谦不仅不给,而且还恼了墨青,给墨青下了一种很邪门的毒,墨青又帮向谦办了一件事,向谦才给他解了。因为鬼医向谦的规矩向来都是,他只救想救之人,谁有求于他就自己亲自出面,不接受任何人的代劳。

是夜,墨青正在纠结是不是去靳将军府陪靳辰睡觉的时候,一个黑影悄悄地逼近了东方玉所在的房间。

墨青神色一冷,戴着面具拦住了黑影的去路。而离得近了看得很清楚,来人就是没有任何伪装的萧遥,他手中那把镰刀在夜色之中闪烁着诡异的光泽。

“你是东方玉?”萧遥看着面前的男人有些不确定地问。

墨青没有理会他,萧遥冷笑一声说:“不是的话就滚开,不说话就当你是了。一个病书生都想娶武林第一美女,本公子当然不能答应!等本公子杀了你这个病书生,燕大美人儿就是本公子的了!”

两人很快交上了手,而没过多久萧遥就有点后悔了。他认为眼前之人就是东方玉,只是他本以为东方玉的武功是被夸大其词了,毕竟一个身体不好的男人武功能有多高?萧遥是很自傲的人,他认为他之所以只排在第四是因为他并没有机会挑战排在前三的高手。

今天听说东方玉和燕云来了千叶城,萧遥当然坐不住了。他要探探这个东方玉的底细,如果东方玉不是他的对手的话,他自然可以取而代之,不仅是高手排行榜第二的位置,还有燕家女婿的位置……

只是一交上手萧遥就意识到,眼前之人比自己强很多,并不是浪得虚名。

萧遥也不是泛泛之辈,明知不敌也没打算再接着打,虚晃一招就要跑。

而墨青根本没打算去追,原因很简单,要留着萧遥给靳辰当垫脚石,现在就把萧遥杀了靳辰肯定会不高兴的,反正也没剩几天了。

“刚刚是谁?”东方玉打开门,看着墨青问道。

墨青进门,摘下面具说:“萧遥。”

东方玉微微叹了一口气:“以后我恐怕会成为一个活靶子了。”一般没有人想要招惹燕齐和柳如眉,因为他们身后还有紫阳门和武林盟。而东方玉这个年纪轻轻就跻身高手排行榜前三的人,太容易被有些高手给盯上了,萧遥只是第一个,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今夜他应该不会来了,你回去休息吧。”东方玉看着墨青说。

“嗯。”墨青微微点头,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靳辰在睡梦中感觉有人在亲她的脸,她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手也被捉住了。她猛然睁开眼睛,就看到墨青趴在她身上,正在撕她的衣服……

靳辰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这么晚了,能不能好好睡?”

“不能。”墨青一边说着一边跟靳辰的衣服做斗争,眼中已经染上了一层欲色,“今天我们就洞房花烛夜吧!”他好想好想靳辰,想现在就把她吃掉。

“今天不是个好日子。”靳辰推开墨青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脸色微红地说。

“日子挺好的。”墨青眼眸幽暗地看着靳辰胸前露出的春光,喉头滚动了一下,就要俯身下来。

“我今天不方便。”靳辰无奈地推开墨青。

墨青神色一僵,郁闷至极地翻身下去,躺在了靳辰身旁,努力平复着体内叫嚣的欲望,幽幽地说:“小丫头,我好可怜好难过。”

靳辰拿了一套新的里衣穿上,伸手拍了拍墨青的脸说:“乖啊,谁让你回来的不是时候?”

墨青眼睛一亮:“那是不是过几天就可以……”

靳辰高冷地说:“看心情。”

墨青嘿嘿一笑:“小丫头,接下来谁要让你心情不好,我就杀他全家!”

靳辰唇角微勾:“我很期待。”

第二天一早靳辰醒来的时候还在墨青怀中,一大清早看到美男,靳辰的心情还是相当好的,只是送水上来的琴韵再次受到了惊吓。

“美人儿,醒醒。”靳辰看墨青还闭着眼睛,就凑过去吻了一下墨青的眼睛,笑意满满地说。

墨青睁开眼睛看着靳辰,笑得一脸愉悦:“小丫头,你真的越来越可爱了。”

“你今天还要出去办事的吧?”靳辰问墨青。

“嗯。”墨青微微点头,十分自然地下床,从靳辰的衣柜下层取了一套新的男装穿在身上,然后还挑了一条看起来很低调的裙子要给靳辰穿。

“我觉得那条红色的比较好看。”靳辰指着衣柜里面的另外一条裙子说。

“嗯,那条等晚上穿给我一个人看就好。”墨青唇角微勾说。他的小丫头长得这么好看,他可不想看她穿那么漂亮的裙子给别的男人看,他自己看就好。

“不要。”靳辰表示拒绝。

“为什么?你想让别的男人看?嗯?”墨青的眼神有些危险,低下头看着靳辰目光灼灼地说。

“并不是。”靳辰摇头,“如果晚上穿给你看,你会兽性大发把裙子给撕了,不好不好。”

墨青直接笑了起来,笑得胸腔都在震动,伸手把靳辰拥入怀中:“小丫头你放心,我下次不撕了,我慢慢脱好不好?”

靳辰:“信你才有鬼了。”

墨青很温柔体贴地帮靳辰穿好衣服,又十分不见外地在靳辰这里跟她一起洗漱,一起吃了早饭,对琴韵的存在视而不见。

“我走了,今天我们应该能在宫中见到,不要对别的男人笑,不然我回来会惩罚你的。”墨青亲了一下靳辰,看着她神色认真地说。

“你要怎么惩罚我?按在床上撕衣服玩儿么?”靳辰唇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小手也轻轻地抚上了墨青的胸膛,在上面缓缓地画着圈。

墨青眼神一暗,揽住靳辰的腰肢,低头俘获了娇嫩的樱唇,一直亲到靳辰要喘不过来气才放开她。他的额头抵着靳辰的额头,看着靳辰唇角微勾说:“小丫头,如你所愿。”

------题外话------

墨青的化名出现了,东方珩(heng),有木有很好听?墨青这次强势回归,接下来要怒刷存在感了,不要走开呦~↖(^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