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把这颗人头送到秦蓝的床上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青走了,靳辰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表示自己在调情这方面跟墨青比还是弱了点儿啊,以后要好好练习才是。

过了一会儿靳辰才想起来,墨青走之前似乎说他们今天会在宫里见到?但她今天好像不会进宫啊。

“小姐,大公子来了。”靳辰还没想明白的时候,靳扬来了。

“小五,今日皇上在宫中设宴款待东方公子和燕小姐,你也一起去吧!”靳扬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

“好啊!”靳辰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倒是让靳扬有一点点意外,因为靳辰并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也不喜欢进宫。靳扬之所以过来请靳辰,是因为他觉得靳辰应该会对东方玉和燕云这些江湖人比较感兴趣。

靳家一家都要进宫去,包括靳放和靳夫人。不过靳放和靳夫人这次冷战持续的时间相当长,到现在靳放依旧不肯理会靳夫人,靳夫人也不往靳放身边凑。

墨青回到客栈的时候,东方玉和燕云都收拾好准备出发了。墨青并不会出现在外人面前,一直在暗处。

宫中派了人过来迎接东方玉和燕云,以示夏皇对他们的重视。不说东方玉如今已经登上了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就说他即将成为武林盟主的乘龙快婿这一点,也不能怠慢了。

紫阳门是江湖上第一大门派,因为门风极好,实力很强,在江湖上向来是一呼百应的存在,其他各大门派都隐隐地把紫阳门当做江湖之主来看待。

而这事实上是靳辰第一次进夏国的皇宫。因为她回来之前,和亲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等她回到千叶城,夏皇也没有要召见她的意思,她那个当皇贵妃的姑母靳婉倒是召见过她,不过她没有理会。

靳家人在皇宫门口下马下车,正好碰上了安平王府的一行人。当靳月扶着靳夫人下马车,母女两人一抬头就看到齐皓诚怀中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的时候,神色都是一僵……

“皓诚,这是谁家的孩子?”靳扬好奇地开口问道。靳夫人和靳月都竖起了耳朵。

“这是我的义子,名叫小夜。”齐皓诚笑容满面地说,“小夜,叫靳叔叔。”

“靳叔叔好。”离夜乖巧地看着靳扬叫了一声。

靳扬神色喜爱地伸手揉了揉离夜的小脑袋,想着身上没有带什么可以给小孩子玩儿的玩意儿,下次倒是要准备一下。

靳辰明显听到靳夫人和靳月松了口气的声音,而离夜看着靳辰笑嘻嘻的,并没有开口管她叫娘亲,因为魏琰教过他,在外人面前不要叫靳辰。

“靳辰!”

宋舒的声音由远及近,靳辰回头就看到宋舒抱着宋安翊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宋天行和靳晚秋。

“哇!这是谁家孩子呀?好可爱!”宋舒看到离夜就挪不开眼睛了,“你叫什么名字呀?可以跟安安一起玩儿吗?”宋安翊因为年纪小身体也不好,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玩伴儿,宋家人也不放心他跟别家孩子一起玩儿。

“我叫小夜。”离夜笑嘻嘻地说着就去拉宋安翊的手,“弟弟好可爱呀!”

齐皓诚微微一笑说:“那就让小夜跟安安一起玩儿吧。”话落把宋安翊也给抱了过来,两个孩子都坐在齐皓诚怀中,拉着手笑嘻嘻的,很有爱的样子。

靳晚秋眼眸微闪,并没有说什么。于是这天宋安翊一直都在齐皓诚怀中,跟他的小夜哥哥一起玩儿。虽然后来宋老国公看到了有些不悦,不过因为宋安翊真的很开心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

“靳辰,不知道武林第一美女燕小姐长什么样子呢?”宋舒是个好奇宝宝,路上挽着靳辰的胳膊兴致勃勃地说。

“很快就知道了。”靳辰微微一笑说。

“我觉得肯定没有你长得好看,不过肯定比我好看。”宋舒对燕云的容貌做出了猜测。

“倒是有自知之明。”魏琰正好在旁边,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宋舒十分“无意”地踩了一下魏琰的脚,瞪了他一眼说:“你表哥还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呢,你就没有自惭形秽吗?”

魏琰:“自惭形秽?这个词还是用在你身上比较合适。”

宋舒:好生气,可还是要保持微笑……然后她保持微笑又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踹了魏琰一脚,瞬间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靳辰:你们这样你来我往打情骂俏的,真的没有一腿?

在皇宫中一个大殿里落座之后,靳辰就跟宋舒分开了。不过宋国公府的位置就在靳将军府的位置旁边,离得倒也不远。而对面就是安平王府的位置。宋家的宝贝宋安翊这会儿正坐在齐皓诚怀中开心地跟离夜一起玩游戏。

在座的人对宋安翊都并不陌生,但是离夜却是一张生面孔,而且还跟安平王府的人坐在一起,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有人倒是在宫门口听到齐皓诚说离夜是他的义子了,只是难免的,依旧会有人猜测这个容貌如此出众的孩子会不会是齐皓诚的私生子……

“大哥,那个孩子真的是齐世子的义子吗?”靳月小声问靳扬。

“嗯。”靳扬神色淡淡地应了一声,没有跟靳月多说什么。

靳月眼神一暗,明显感觉到靳扬对她有些不满,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其实如今的场景跟曾经在魏国金安城发生过的差不多。魏琰和齐皓诚都是被很多女人盯着的黄金单身汉,他们身边出现一个义子,太容易被人猜测是他们的私生子了。曾经因为离夜的出现,魏琰的烂桃花乔彩儿和墨锦玉都迫不及待地出手想要把魏琰拿下,结果最后自食恶果,下场悲惨。

而如今在场的小姐里面,爱慕齐皓诚的不在少数,猜测离夜有可能是齐皓诚私生子的也不在少数。不过如果有人想要效仿乔彩儿或者墨锦玉的话,下场,大概会更惨。

“大嫂,你有喜了?”靳辰坐在姚芊芊身边,看到姚芊芊一脸喜爱地看了看离夜和宋安翊,然后不自觉地摸着自己的小腹,就小声问了一句。

姚芊芊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说:“还不确定。”她嫁给靳扬也才一个月而已,只是月事已经晚了几天了,她心中有所猜测但还不敢确定,也没有跟靳扬说,想着这几日找个大夫把个脉看看。

靳辰微微点头表示理解,不过觉得姚芊芊有喜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靳扬和姚芊芊的夫妻感情很好,想必那方面也是很和谐的,他们身体都很健康,又不会避孕,有孩子也正常。

“东方公子到!燕小姐到!”

听到大殿门口的唱名,众人都纷纷看了过去,就看到一对容貌十分出色的年轻男子并肩走了进来。

男子很高,也很瘦,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白色的长袍穿在身上有些空空荡荡的,更显出他温润如玉,卓然独立的气质。想来江湖人管他叫病书生是很贴切的,因为他这模样和气质,的确不像是武夫,像个书生一样。

而少女十六七岁的年纪,眉眼生得极为出色,顾盼生辉当是如此。最特别的是她双颊上各有一个浅浅的梨涡,看起来灵秀可爱,身上既有大家小姐的贵气,又有江湖女子的灵气,让人眼前一亮。

“东方公子请,燕小姐请。”夏毓杰微笑着请东方玉和燕云落座。他们远来是客,位置很靠前。

“小五,你在找什么?”姚芊芊好奇地问靳辰。大家都在看东方玉和燕云,靳辰却在看别的地方。

“没什么。”靳辰收回视线。想来墨青的隐藏功力那么高,她是找不到他这会儿在哪里了。不过她看不到墨青,墨青肯定是能看到她的。

感觉到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靳辰转头就看到东方玉微笑看着她点了点头。靳辰面无表情地转移了视线,这人应该是因为跟墨青的交情所以才想要跟她打招呼的吧。

燕云也好奇地看了靳辰一眼,无法掩饰眼中的惊艳,小声对身旁的东方玉说:“玉哥哥,靳家五小姐真的好美啊!”

东方玉笑容和煦地说:“在我心中,云儿是最美的。”

燕云羞红了脸,难掩甜蜜之色。东方玉心中在想,墨青喜欢的女子,果然非同一般啊!

夏皇来的时候,身边并没有带着已经吃斋念佛多年的皇后娘娘,而是带着明艳照人的靳贵妃。

靳辰这还是第一次看到靳婉生的两个儿子。他们年纪都不大,一个十三岁,一个才十岁,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

东方玉和燕云送上了武林盟给夏皇准备的礼物,是一尊相当罕见的黑玉雕塑,夏皇龙心大悦,说让东方玉和燕云一定要在千叶城多住些时日,还说让太子夏毓杰好好招待。

“父皇,女儿有一个提议。”夏玉竹突然开口对夏皇说。

“玉竹有什么好的建议啊?”夏皇以前并不喜欢夏玉竹这个女儿,现在却对她颇为喜爱的样子,是因为夏玉竹的生母颜贵妃之前帮夏皇挡刀,得了夏皇的欢心。如果今天不是因为颜贵妃还在卧床休养的话,夏皇身边坐的就未必是靳婉了。

“听说东方公子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的高手,远道而来,何不让我们见识一下?”夏玉竹笑得乖巧,“咱们千叶城也是有高手的,靳家五小姐就是一个,不如让他们比试一场?也让我们开开眼界。”

靳辰轻飘飘地看了夏玉竹一眼,神色平静地收回了视线。夏皇笑着问东方玉:“不知东方公子意下如何?”

“夏皇陛下,今日我们是专程前来拜见的,动刀动枪难免伤了和气,比武的事情,不如改日再说。”燕云站了起来,对夏皇落落大方地说。

“也好。”夏皇微微点头,“那就算了吧。”一副并没有多少主意的样子。

夏玉竹恨得咬碎了一口银牙。她还想着让靳辰出丑,可是没想到东方玉和燕云这边直接开口拒绝了,靳辰像是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看到就生气。

宴会进行到一半,气氛十分和谐。突然,一支金色的箭矢破空而来,目标是夏皇的心口。

“抓刺客!”有人高声大喊。

靳辰看到东方玉默默地躲在了一边,其实他这会儿离夏皇很近,但他是个冒牌的高手,根本不敢动手,一动手就露馅了。

殿内乱做一团,刺客飞身而来,朝着夏皇杀了过去。

夏皇神色大变,高喊着护驾。齐皓诚冲上去挡在了夏皇面前,跟刺客交上了手。

而刺客的武器是明晃晃的一把镰刀,明显就是萧遥。而萧遥今天似乎有些不敌齐皓诚,打了一会儿就开始后退,没多久就又冲出重围逃跑了……

而大殿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靳辰的身上,因为萧遥逃走之前扔下一句话:“靳五小姐,答应你的事情在下无能为力了!”

靳辰心中只有一种感觉,真特么是哔了狗了!萧遥这个脑残,竟然脑残到故意刺杀夏皇然后明晃晃地栽赃到她的身上,话说这不是萧遥第一次刺杀夏皇了,上次靳辰还在想萧遥做事为什么这么没有逻辑,这会儿倒是有逻辑了。虽然这事儿经不起推敲,但是很多时候,对上位者来说,根本不需要推敲,只要怀疑就可以让你死。

世人皆知萧遥是个色中饿鬼,而他这样的绝顶高手,想要驱使很容易,只要用美色就可以。而靳辰的容貌摆在那里,她想要萧遥为她效力太容易了。

夏皇看着靳辰的目光满是冷意,其他人也都大气都不敢出。夏毓杰神色一变再变,赶紧开口说道:“启禀父皇,刚刚那刺客明显是别有用心,想要栽赃靳五小姐!”

“太子皇兄,刺客要杀的可是父皇,他为什么不栽赃别人,就要栽赃靳五小姐?就算刺客不是靳五小姐指使的,也一定跟靳五小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夏玉竹大声说。

这下众人看着靳辰的目光更加怪异了。靳放正了正神色,起身跪在了大殿中央:“启禀皇上,刚刚那位刺客名叫萧遥,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位的高手,他跟小女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受雪狼国十八王女秦蓝的指使,前来千叶城除掉小女的,因为秦蓝爱慕魏国的那位墨王爷,求之不得就起了杀心。请皇上和太子殿下明察,也请六公主不要信口开河,污蔑我靳放的女儿!”

什么?那人竟然是秦蓝的走狗?当然了,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秦蓝是雪狼国的第一美女,想要让萧遥这个色中饿鬼受她驱使也很容易。

而秦蓝竟然爱慕墨青?这倒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秦蓝是雪狼国的王女,墨青是魏国的王爷,两人看起来像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不过一切皆有可能,墨青再不济,也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而这场刺杀源起于秦蓝,她爱慕墨青,所以想要除掉墨青的未婚妻靳五小姐,刚刚那位高手虽然出手了,但是似乎没尽全力啊,也没有真的要杀掉皇上的意思,明显是别有用心。

“皇舅舅,萧遥如果真的是受靳五小姐驱使的话,何必当众往她身上泼脏水。”齐皓诚开口了,冷冷地看了夏玉竹一眼,“只有没脑子的人才看不出这么明显的栽赃嫁祸!”

夏玉竹可是齐皓诚的爱慕者,这会儿被齐皓诚如此不给面子地驳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不服气地说:“靳将军的话也没有任何证据,谁知道他是不是为了给靳五小姐开脱才那样说的?”

“父皇,儿臣可以作证,靳将军所言属实。”夏毓杰心中十分无奈。他其实并不想把秦蓝给牵涉进来,因为如果这件事情跟秦蓝有关,那就不是夏国内部的事情了,而是夏国和雪狼国之间的事情。不管秦蓝有没有真心想要杀夏皇,她的属下的确杀掉了夏毓豪,而且两次刺杀夏皇,如今这可怎么收场?

“靳放,你可知道欺君是什么下场?”夏皇面色沉沉地看着靳放说。

靳放依旧跪在地上:“微臣知道。微臣刚刚所言句句属实,如有欺瞒,甘愿诛九族!”

满殿都是震惊之色!虽然靳家人少,但靳放这意思就是,如果他欺君的话,甘愿靳家被灭门!这种誓言可不是谁都敢轻易发的,众人几乎立刻就相信了靳放的话,认为这件事情彻头彻尾就是有人想要栽赃陷害靳家五小姐。

靳辰微微一愣,看着靳放的目光有些怪异。这个名义上的父亲,靳辰其实不喜欢,虽然也谈不上有多讨厌。而靳放这会儿站出来说这么多,不仅仅是为了靳辰,也是为了靳家。因为靳辰是他的女儿,如果靳辰落得一个弑君的罪名,靳家依旧会被灭门。

饶是如此,靳辰对靳放的感觉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个男人其实并不坏,他心中有家有儿女,不是一个自私的人。靳辰无法否认,靳放跪在那里说着如若欺君甘愿灭门的时候,一定想过她这个女儿。

“皇上,这件事明显是栽赃陷害,请皇上明察。”宋老国公开口了。

“请皇上明察!”安平王也开口了。

这件事情真的不是小事,夏皇本就有生杀予夺的权利,但凡他对靳家有一点疑心,靳家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并不是宋老国公和安平王想要看到的。而他们也相信,靳辰跟刺杀夏皇的事情的确没有任何关系。而这桩错漏百出的刺杀和陷害,其实真的很明显,明眼人稍微想想就能想明白。但夏皇处在那个位置,他更愿意选择的是错杀一百,而不是放过一个。

夏皇神色一变再变,最终才面色沉沉地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都散了吧,太子跟朕过来!”竟然连今天宴会的客人东方玉和燕云都直接给忘了,带着夏毓杰大步离开了。

姚芊芊一直握着靳辰的手,这会儿才放开,微微松了一口气。靳扬去把跪着的靳放拉了起来,靳放微微摇头,示意靳扬什么都不要说。他转头看了一眼神色依旧平静至极的靳辰,心中微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靳家接下来要更加谨慎了。

暗处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大殿之中发生的一切,最后冷然的目光落在了夏玉竹身上,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事情发生得太快,两个小孩子倒是没被吓到。靳晚秋过来从安平王妃怀中接过宋安翊的时候,安平王妃微笑着对她说:“晚秋,你把安安教得很好。”

靳晚秋微微一笑说:“王妃过奖了。”

“姨姨,小夜可以去你家跟安安弟弟一起玩儿吗?”离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靳晚秋问。

“这……”靳晚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虽然她一眼看到就很喜欢。

“晚秋,舒儿,那就麻烦你们照顾小夜了。”安平王妃十分不见外地把离夜递给了凑过来的宋舒。

“好啊好啊!王妃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小夜的。”宋舒笑着点点头说,“安安也想跟小夜哥哥一起玩儿对不对?”

“对,安安,喜欢,哥哥。”宋安翊乖巧地说。

于是,齐皓诚乐呵呵地看着靳晚秋和宋舒把离夜给抱走了,心中在想小夜实在是太聪明太给力了!靳晚秋不会知道,那个说要去宋家跟安安弟弟一起玩儿的软萌小夜,其实是因为齐皓诚授意才那么说的。

而齐皓诚的目的很简单,他现在有一个小娃娃,靳晚秋有一个小娃娃,两个小娃娃相亲相爱,常来常往,他跟靳晚秋当然就可以经常见到面了,他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魏琰白了齐皓诚一眼:“没出息。”

齐皓诚踹了魏琰一脚:“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把秦蓝那个麻烦给解决掉吧!她阴魂不散地找靳小五的麻烦,真的是太讨厌了!”

魏琰眼眸微闪,他也在想这个问题。其实原本魏琰不想理会秦蓝,是因为他不想插手雪狼国皇室的事情。狼王都愿意看着他的儿女互相厮杀,拼个你死我活,作为魏国皇室的皇子,魏琰也很乐意看到秦骁和秦蓝斗得你死我活的场面。他们不管最终谁上位,对魏国来说都不好不坏,因为不管是现在雪狼国的狼王还是未来的狼王,都不会打消灭掉另外两国的念头。

魏琰如果要在这个时候站队,选择帮助秦骁,未来秦骁上位之后未必会感念他曾经的相助而对魏国手下留情。这也是秦骁一直都在示好,魏琰却并不想理会的原因。因为他们事实上迟早都是敌人,魏琰不想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果真让他选,他宁愿秦蓝和秦骁都当不上雪狼国的狼王,换一位没有能力的王子或王女来当。但魏琰并没有能力同时阻止秦骁和秦蓝的成长。

只是如今魏琰也真的是被秦蓝给搞得厌烦加恶心了。刚刚看到萧遥的时候,魏琰就只有一个感觉,让秦蓝那个贱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魏琰这会儿还不知道墨青已经回到千叶城了,他在想他是不是找机会跟靳辰商量一下怎么对付秦蓝的事情,像萧遥这么恶心的人,魏琰再看到真的该吐了。

东方玉和燕云离开夏国皇宫的时候,燕云感叹了一句:“皇室的水真的很深啊!”江湖上也不乏尔虞我诈,但是远不及皇室的黑暗。燕云以前被燕家人保护得很好,其实这是第一次接触皇室中人,感觉看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面孔,很多人都戴着假面具在生活。

“与我们无关。”东方玉面色和煦地说,“等成亲之后,我们就找一处无人的地方,远离这些纷扰。”

“嗯。”燕云认真地点头,看向东方玉的眼神里满是爱慕。

燕云无意中救了东方玉,她是单纯善良的少女,东方玉是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两人都对对方一见钟情,只是无奈他们的身份还是有悬殊的。

燕云在江湖中的地位不亚于一国公主,而燕齐更是放言想要娶燕云的男子必须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前三。

东方玉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人,没有人听说过他的名字,而他因为身体的原因,武功很弱,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的能力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

东方玉一向是个淡泊的人,为了燕云才不得不求了一个虚假的名声。他只希望跟燕云成亲之后,两人能够远离这些纷纷扰扰,找一处世外桃源好好生活。

望月山。

萧遥甩开他身上的云姬,有些厌恶地说:“去给我找个雏儿过来!”

云姬一边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说:“萧公子,南宫柔要挑战你,你会迎战吗?”

“废话!”萧遥不耐烦地说,“一个无名之辈的挑战我如果不应战的话,岂不是要让天下人耻笑!”

“萧公子,你一定要杀了南宫柔!”云姬看着萧遥说。

萧遥眼眸微闪,伸手捏住了云姬的下巴,看着她冷笑一声说:“看来你认识那个名叫南宫柔的女人,她是谁?”

“南宫柔不过是墨青的一个护卫而已,主子很不喜欢她。”云姬对萧遥说。

“又跟墨青有关?”萧遥厌恶地甩开云姬,看着她轻嗤一声说,“秦蓝那个贱人难道还以为自己是个冰清玉洁的公主吗?已经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过了,还在肖想墨青?如果我是墨青,我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云姬神色十分难看,不过也不敢反驳萧遥的话。秦蓝之所以派她过来协助萧遥,其实只有一个原因,她是秦蓝所有属下里面容貌身段最好的。说白了,云姬就是秦蓝往萧遥身边放的一个泄欲工具而已。

“还不快去!”萧遥看着云姬冷声说。

“是。”云姬很快离开了望月山,往千叶城而去了。她知道,萧遥好色,而且喜新厌旧,秦蓝都已经被萧遥厌倦了,她也是。而被萧遥厌倦的女人,在他眼中就是路人一样。

云姬用药物稍微遮掩了容貌,到了千叶城之后,先找了一个茶摊坐了下来。

云姬在犹豫。她对秦蓝是忠心的,因为她从小就为秦蓝效命,骨子里对秦蓝就有一种奴性。而她最近越发感觉到,萧遥已经不受她们掌控了,萧遥做的事情在云姬看来没有什么道理,也不可能除掉靳辰。

云姬在想,她是不是应该甩掉萧遥,自己继续执行任务呢?再跟着萧遥其实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老板,来碗茶。”

云姬正在纠结犹豫的时候,身边坐了一个人,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她一转头就看到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而她的腰侧已经抵上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她动一下,就会血溅当场。

“好咧!茶来喽!”茶摊老板沏好茶转身就愣在了那里,刚刚坐在这里的两个姑娘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桌上还放着一块碎银子。

靳将军府后花园。

这会儿已经是日落时分了,夕阳的余晖洒下一片金黄,给花园中光秃秃的树木增添了几分亮色。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云姬被五花大绑头朝下吊在一棵大树上,而她面对着的就是星辰阁旁边的那个冰湖。这会儿湖面依旧有一层厚厚的冰,上面倒映着云姬那张充血涨红的脸。

而靳辰让琴韵把星辰阁二楼的躺椅搬到了湖边大树下,这会儿惬意地躺在那里,看着云姬似笑非笑地说:“别急,我很有耐心陪你玩儿的,先说说萧遥这会儿在哪里吧!”

“不知道!”云姬冷声说。

下一刻,一声惨叫,靳辰手中甩出一把匕首,在云姬脸上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之后,又回到了她的手中。

鲜红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在下方的冰面上,云姬能够清晰地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容貌变成了什么模样,她尖叫出声,声音凄厉至极。

好在这个地方是整个靳将军府最偏僻的地方,这会儿也不会有人过来。下人就算听到什么不对劲的声音,也会远远地走开。因为靳将军府的下人如今都深谙一个规矩,五小姐的事情,千万不要管,不然后果很严重。

“好吧,早知道不问你刚刚那个问题了,其实我也没那么想知道萧遥那个贱人在哪里。”靳辰的话让云姬气得快要晕过去了。而靳辰的确对萧遥的所在没那么有兴趣,如果她真想对萧遥出手的话,今天在宫里就跟齐皓诚联手把萧遥给留下了。算萧遥走运,靳辰昭告天下跟他约战,所以必然会让他好好地再活几天,否则墨青昨晚就把萧遥给弄死了。

“第二个问题,这个你可一定要回答我。”靳辰看着云姬唇角微勾,眉眼弯弯温柔可爱的样子,却像极了一个女修罗,“你家主子睡过多少个男人了?”

云姬真的快晕了!她脸上的血还在往下流,冰面上已经有一小滩鲜红的血迹了。她决定不再回答靳辰的任何问题,绝望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靳辰冷笑一声:“刚刚那个问题,我可是很认真地在问你,也做好了被你的答案恶心的准备。可惜,你没有给我这个被恶心的机会,也没有给自己选择一个好死。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我家主子一定会成为雪狼国的王!会成为天下之主!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云姬猛然挺直脖子,努力仰头看着靳辰大声说,眼中已经有了一丝癫狂。

“改天见到秦蓝的话,倒是要请教一下,她是怎么给你和仇复洗脑的,导致你们都这么脑残。”靳辰从躺椅上面站了起来,把吊着云姬的绳子给割断了,云姬重重地砸在冰湖上面,并没有掉到水里去。

“琴韵,给我拿一把剑过来,不要清霜剑。”靳辰开口对站在对岸的琴韵说。

琴韵微微点头,很快给靳辰取了一把普通的剑送了过来。

靳辰拔剑,对准云姬的脖子,在剑落下去的同时说了一句:“我会送你回去见你的主子的。”

在旁边看着靳辰生生地把云姬的脑袋给一剑砍下来的琴韵,身子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琴韵是不可能夸赞靳辰砍头技术很高超的,因为这场景实在是有点吓人。

云姬的脑袋在地上还打了个转,然后琴韵就看到了她死不瞑目的那张脸。

“去……”靳辰正想吩咐琴韵去找个木箱子过来,抬头就看到魏琰站在湖对岸,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你在做什么?”魏琰运起凌云步,一眨眼的功夫到了跟前,他看了一眼地上身首分离的女尸,眉头皱得很紧。他来找靳辰有事,没想到一到这里就看到靳辰挥剑砍人头的情景。

“凌云步学得不错。”靳辰把手中的剑交给琴韵,神色平静地看着魏琰说,“这是秦蓝的走狗云姬,你来了正好,把这颗头带走,想办法送到秦蓝的床上去。”

听着靳辰语气平静至极的话,琴韵有点晕,魏琰也有点晕……靳辰要杀云姬何必自己动手呢?不过转念想想,自己动手难道比较有快感?听说想要一剑把人头砍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靳辰的砍头技术怎么也这么好?难道以前练过?

魏琰甩甩头,把脑袋里天马行空的念头甩开,看着靳辰微微点头说:“行,没问题。”以魏琰的能力,想要弄死秦蓝有些困难,想要把一颗人头送到秦蓝的床上,这个并不困难。魏琰生意遍天下,他逍遥阁的人也是遍天下的。

“对了,你来找我什么事?”回到星辰阁之后,靳辰才想起问魏琰的来意。

靳辰好好地擦了擦手,表示她不选择用自己的清霜剑是怕把清霜剑给弄脏了。而刚刚风清和风扬已经处理掉了云姬的尸体,云姬的脑袋也被装进了一个很精致的木箱子里,这会儿就在星辰阁门外放着,等会儿让魏琰走的时候带走。

“我来找你就是想商量一下怎么对付秦蓝。”魏琰看着靳辰说。他一般来找靳辰都是暗中来的,因为并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跟靳辰过从甚密,惹来不必要的流言蜚语。

“墨青不在,我也只能找你商量了。”魏琰又加了一句。

结果魏琰话落就看到一个人从开着的窗户飘了进来,不是墨青又是哪个?

魏琰神色莫名:“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墨青走过来在靳辰身旁坐了下来,十分自然地拉住了靳辰的手,因为他觉得如今魏琰应该已经不会受到什么刺激了。

魏琰看着靳辰问:“你昨天就见过墨青了?”

靳辰点头,魏琰忍不住说了一句:“重色轻弟。”

靳辰笑了,墨青唇角微勾:“魏琰,你跟齐皓诚待久了,变得更年轻了。”

魏琰愣了一下,靳辰给魏琰翻译了一下墨青的潜台词:“你哥说你越来越幼稚了。”

墨青笑了,魏琰脸黑了……

“既然你回来了,我不管了!”魏琰起身就走,“你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哎别急啊!”靳辰开口叫住了魏琰。

魏琰回头看着靳辰,还没问靳辰有什么事的时候,就听到靳辰说:“你别忘了把门口的人头给带走的,记得送到秦蓝床上,路上用冰块镇着,不然到时候就不好看了。”

魏琰无语望天:“知道了。”靳辰你还能更凶残一点儿吗……

“小丫头今天有没有感觉不舒服?”墨青抱住靳辰问道。

“有,我好不舒服好不舒服。”靳辰坐在墨青怀中故作娇柔地说。

墨青眼底闪过一丝笑意,看着靳辰问:“哪里不舒服,我给你揉揉。”

靳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这里。”

墨青眼眸一暗,抱着靳辰就转移到了床上……

当然了,这天靳辰深刻了解到一个道理,惹火之前要做好心理准备和身体准备,因为灭火很费体力的,她的手快要断掉了……

晚上吃过晚饭,靳辰说要跟墨青切磋一下,墨青说靳辰身体不方便,不适合剧烈运动,十分坚决地拒绝了。

望月山。

萧遥左等右等都没等到云姬回来,他知道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云姬跑了,一种是云姬被抓了。

萧遥也不甚在意云姬的死活,他自己还要吃饭,还要喝酒,还要玩女人,最终就直接跑到千叶城中的忘忧阁里去了,打算在里面住几天。

忘忧阁所在的地方原本是红袖阁,红袖阁作为无忧宫的产业,被魏琰亲手毁掉然后用忘忧阁取而代之,如今的生意比起过去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遥跑到忘忧阁里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魏琰那里,魏琰很淡定地表示,接下来几天一定要好好“招待”萧遥,给他每天喝的酒里面加点料,让他雄风不倒,日日夜夜身边都有女人陪。

魏琰很期待,等到萧遥和南宫柔约战的日子,萧遥就算没有精尽而亡,大概也差不多了。不不不!魏琰突然还有一个想法,萧遥离开忘忧阁之前,不如再给他来点断子绝孙的药好了!魏琰觉得自己的想法真的很赞啊!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