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原来你是阿珩的人/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靳扬过来找靳辰,告诉了靳辰一件事。

两桩莫名其妙的刺杀过后,夏皇已经被不少人劝说了,应该不至于会怀疑靳家。而如今天下都已经传遍了,南宫柔约战萧遥,就在正月十三千叶城外。而武林盟主的准女婿东方玉和武林盟的大小姐燕云也都表示,他们会留在千叶城,为接下来的比试做见证。

而夏皇和夏毓杰不敢轻易跟雪狼国交恶,但是对于萧遥这个邪门儿的江湖人,他们可不会有什么顾忌。

正好这次比试地点就在千叶城外,夏皇已经吩咐过夏毓杰了,到时候在千叶城外布下天罗地网,不管萧遥最终是胜是败,都要让那天成为他的忌日!无他,萧遥已经张狂到愚弄夏国皇室了,必须除掉以绝后患。

靳辰对此并不意外。事实上,就算夏国皇室不出手,萧遥那天也不可能活着离开的,因为墨青说,那个脏东西竟然敢觊觎他的小丫头,到时候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块剁了喂狗!

“小五,你那九年,真的没有离开过寒月城吗?”靳扬最后看着靳辰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

“大哥难道怀疑我是假的?”靳辰眉梢微挑看着靳扬问。

“当然不是。”靳扬摇头,“只是我有时候会觉得你像一个人……”靳扬是认识南宫柔的,而南宫柔再次出现,并且很可能就在千叶城,而且明显跟墨青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靳扬有时候看着靳辰,脑海中都会想起曾经见过的那个名叫南宫柔的姑娘,事实上,靳辰和南宫柔的相似之处还是挺多的。

“我本来就是人。”靳辰说了一句有点冷的话。

靳扬摇摇头笑笑,突然觉得其实探究太多也没有必要。他只需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的确就是他的妹妹就好。至于靳辰有过什么过往,她不愿意说,靳扬也不会勉强。

安平王府。

昨晚离夜是在宋国公府睡的,因为他说好喜欢安安弟弟,要跟安安弟弟一起睡。

齐皓诚昨天去了一趟宋国公府,是去送离夜要用的东西。只可惜没能见到靳晚秋,被宋老国公给拦下了。

这天齐皓诚又去宋家了,而且这次被迎进去了,因为宋老国公出门了,而宋天行明知齐皓诚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并不想阻止。

“小夜在我大嫂那里,你进去吧。”宋天行把齐皓诚带到了靳晚秋的院子门口,自己没有一起进去的打算。

齐皓诚认真地拍了拍宋天行的肩膀,说了一句:“好兄弟。”

宋天行看着齐皓诚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这个院子并不是曾经靳晚秋和宋天临一起住过的那个。在宋天临死了之后,靳晚秋带着孩子才住到这里来,所以这其实是齐皓诚第一次光明正大地从正门进这个院子。而他事实上来过无数次,都躲在暗处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大少夫人,齐世子来接离夜小公子了。”靳晚秋的丫鬟刚刚对她说完,齐皓诚就已经到门口了。

“义父!”地上铺着厚厚的毛毯,离夜和宋安翊都坐在那里玩儿。离夜看到齐皓诚就笑嘻嘻地叫了一声。

而宋安翊也萌萌地冲着齐皓诚叫了一声:“义父!”

靳晚秋的神色有些不自然,可是宋安翊太小,跟他说他也不会懂,就什么都没说,把离夜抱起来,给他穿好鞋子和外袍。

离夜坐在靳晚秋怀中,看着靳晚秋神色认真地问:“晚秋姑姑,可以让安安弟弟跟小夜一起回家吗?小夜还想跟安安弟弟一起玩儿。”

“小夜哥哥!”宋安翊坐在地上,伸手抓着离夜的衣服不肯放开。

“不如让安安去王府住两天吧,我会照顾好他的。”齐皓诚对靳晚秋说。

“不了。”靳晚秋神色淡淡地拒绝了。如今明明白白地知道了齐皓诚的心意,靳晚秋更不敢跟他有太多交集了,因为她输不起。

“安安,你想跟小夜哥哥一起去叔叔家里玩儿吗?”齐皓诚在宋安翊面前蹲了下来,看着他声音温和地问。

宋安翊点了点小脑袋:“想。”

齐皓诚又看向了靳晚秋:“安安难得有一个玩伴儿,过些日子小夜就要离开千叶城了,你真的可以放心把安安交给我,我父王和母妃都很喜欢安安的。”

“娘亲,我要,小夜哥哥。”宋安翊看着靳晚秋眼巴巴地说。

靳晚秋微微叹了一口气,把宋安翊抱了起来,给他穿好衣服和鞋子,然后看着齐皓诚说:“明天我会去接安安回来。安安晚上……”

“我知道,他每天晚上都要喝药的,你把药给我,我会让他按时喝的。如果安安晚上睡不着,就一直抱着他别放,这个我也知道。”齐皓诚看着靳晚秋说。

“安安如果发病的话……”靳晚秋再次开口。

“去宫里找张医正。”齐皓诚不假思索地说。

靳晚秋愣在了那里,齐皓诚嘿嘿一笑说:“总之你放心好了,如果安安有一点不妥,我就提头来见你!”

靳晚秋微微皱眉,把要给宋安翊带着的东西都装好递给齐皓诚,看着齐皓诚背上背着一个包袱,一手抱着一个孩子乐呵呵地走了,最终什么都没说。

“小夜你真是太聪明了!”齐皓诚带着两个孩子回安平王府的路上,看着离夜的眼神满是赞赏。

离夜嘻嘻一笑:“义父,小夜本来就很聪明的。”

“义父,安安,聪明。”宋安翊爬到齐皓诚身上笑嘻嘻地说。

“对,安安和小夜都很聪明。”齐皓诚觉得好开心,明天又可以见到靳晚秋了。话说魏琰已经在找向谦了,或许这几日就会有消息。他一定要把宋安翊的病给治好,让靳晚秋知道,他不是只会吃喝玩乐,他不是什么都没做。

回到安平王府之后,安平王夫妇对于离夜的归来和宋安翊的到来都喜出望外,看着宋安翊也是喜欢得紧。他们本就是不拘小节的人,既然准备接受靳晚秋做他们的儿媳妇,当然也不会拒绝靳晚秋的孩子,无论如何,孩子都是最单纯无辜的。

这天晚上齐皓诚是抱着两个孩子一起睡的,宋安翊无法入眠,齐皓诚愣是抱着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了一个多时辰,胳膊都快废了。看到宋安翊和离夜头挨着头躺在那里睡熟了,齐皓诚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胳膊,微微叹了一口气,靳晚秋过去那些日子都是怎么过来的啊!

第二天靳晚秋上门来接宋安翊回去,还没见到宋安翊,就被安平王妃给拉走了。

“晚秋,府里的事情多吗?”安平王妃让下人准备了精致的茶点,一副要跟靳晚秋好好聊聊的样子。

“还好。”靳晚秋微微摇头说。

“这出了正月,你小叔就要成亲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卸下府里的重担了。”安平王妃看着靳晚秋说。

靳晚秋微微一笑:“是啊。”

“晚秋啊,诚诚的心意,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安平王妃并不是一个擅长拐弯抹角的人,话没说两句,就直奔主题了。

靳晚秋神色有些不自然地低了头:“王妃请放心,我以后会跟齐世子保持距离的。”她没想到这件事安平王妃竟然也知道了,安平王妃会怎么看她?会不会觉得她勾引了齐皓诚?她没有做错什么,可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安平王妃解释。

“啊?”安平王妃愣了一下,握住靳晚秋的手说,“那可不行!”

靳晚秋感觉有点晕,安平王妃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晚秋啊,你还小呢,不要就一根筋地把自己未来的路给堵死了。跟你说真心话,最开始听诚诚说他喜欢你的时候我也很意外,有点不能接受,可是后来想想,诚诚未婚,你虽然嫁了人但是如今宋家老大不是不在了吗?你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靳晚秋神色怔怔地看着安平王妃,就听到安平王妃接着说:“晚秋,诚诚从小就喜欢你,那个傻孩子也不早点跟我们说,你们生生错过了。不过现在也不晚,你放心,我跟诚诚他父王都不会在意你的过往的,诚诚更不会在意。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他可是一夜都没合眼,就怕安安醒了或者不舒服了,这会儿都变丑了好多。”

“我们都知道宋老国公不会同意你跟诚诚在一起,不过你放心,所有的问题诚诚都会解决的,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安心等着嫁给我家诚诚可好?”

靳晚秋神色怔怔地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我……”

而安平王妃伸手抱了一下靳晚秋,拍了拍她的背说:“晚秋,你别怕啊,什么都别怕!也不用现在就给我答案,我家诚诚已经等了你好久了,可以再多等等,不过也别太久了。”

靳晚秋从安平王妃那里出来,冷风吹来,吹散了她脸上不知何时染上的红晕。

“大少夫人,你不舒服吗?”靳晚秋的丫鬟关切地问。

“没有。”靳晚秋感觉自己的声音依旧有些不自然,定了定神说,“没什么,我们去接安安吧!”刚刚安平王妃说的话让靳晚秋一时半会儿难以消化,她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她需要好好冷静一下。

靳晚秋带着丫鬟去了安平王府的后花园,远远地就听到了一阵欢声笑语。

“小少爷很高兴呢!”靳晚秋的丫鬟笑着说。

靳晚秋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转过一道画壁,她们看到了宋安翊,也看到了齐皓诚。

这会儿花园里有两大两小四个人,魏琰带着离夜坐在一个亭子里,正笑容满面地给离夜剥松子吃,离夜小嘴一直在动,像个可爱的小松鼠。

而齐皓诚抱着宋安翊在花园的湖面上空飞来飞去,宋安翊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眼中满是惊奇和兴奋。

以往因为宋安翊的身体,宋家人都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他,冬天都很少让他出门,宋天行也从来不敢用轻功抱着宋安翊飞,因为宋老国公看到肯定会训斥他。

靳晚秋从未见到宋安翊这么高兴过,笑声就没断。这会儿靳晚秋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的想法,她的儿子如果有个爹的话,一定会更好的吧……

“大少夫人?大少夫人?”靳晚秋的丫鬟叫了她两声,她才回过神来,而齐皓诚已经抱着宋安翊到了跟前了。

“娘亲!”宋安翊小脸红扑扑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靳晚秋,却没有如靳晚秋所料说要让她抱抱,而是看着她说了一句,“还要,飞飞!”

“好,我们再去飞飞!”齐皓诚笑容满面地抱着宋安翊又飞走了。

“大少夫人,不如让小少爷在这里多住几天吧,离夜少爷也在,奴婢从来没有见过小少爷那么开心呢!”靳晚秋的丫鬟笑着说。

靳晚秋微微摇头:“爷爷说让今天就把安安带回去。”宋老国公对于靳晚秋昨天让齐皓诚把宋安翊带走这件事是有些不悦的,一大早宋老国公本来要亲自上门过来接宋安翊回去,只是临时有事脱不开身,才让靳晚秋过来。

看宋安翊玩得很开心,靳晚秋也没有开口让他们立刻回来,抬脚朝着不远处的亭子走了过去。

“晚秋姑姑!”离夜看到靳晚秋就甜甜地叫了一声。

靳晚秋微微一笑,在离夜身旁坐了下来。

魏琰给离夜剥松子的手没停,看着靳晚秋说:“齐皓诚拜托我帮他找鬼医向谦,应该这两日就有消息了。”

靳晚秋神色一喜,下一刻,神色又变得有些不自然了。她没想到齐皓诚竟然在找鬼医向谦,不用想就知道是为了宋安翊……

“想要让鬼医向谦出手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魏琰神色淡淡地说,“如果这次向谦肯出手医治安安,你能不能给齐皓诚一个机会?”

靳晚秋已经顾不上去恼为什么齐皓诚把对她的心思告诉了这么多人了,她一方面为有可能请到向谦为宋安翊医治而高兴,另外一方面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齐皓诚。如果是齐皓诚要为她办别的事情,靳晚秋大可以一口拒绝,绝对不欠齐皓诚,可是如今事关宋安翊的身体,靳晚秋不敢拒绝,因为错过这次机会,还不知道有没有下次……

“算了,你也不用回答我,这件事跟我其实没有什么关系。”魏琰神色淡淡地说,“你不用有心理压力,齐皓诚那个二货还在说要瞒着这件事,成功之后再跟你说,不想让你担心。”

“你们在说什么呢?”齐皓诚抱着宋安翊过来了,瞪了魏琰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魏琰似笑非笑地看了齐皓诚一眼:兄弟,你还能更怂一点吗?

“娘亲。”宋安翊回到了靳晚秋的怀中,脸色红润地抱着靳晚秋的脖子说,“喜欢,诚诚叔叔。”

齐皓诚咧开的嘴角和眼中的亮光让靳晚秋的心跳突然有些加快,她低头擦了擦宋安翊额头并没有多少的汗,然后对齐皓诚和魏琰说:“多谢两位照顾安安,告辞了。”

“安安弟弟要走了吗?”离夜看着靳晚秋说,“晚秋姑姑,我改天再去找安安弟弟玩儿哦!”

“好。”靳晚秋对着离夜微笑点头,然后抱着宋安翊离开了。

宋安翊还回头冲着亭子里挥舞着小手:“义父再见,小夜哥哥再见,琰叔叔再见。”

齐皓诚对着宋安翊热情地挥手送别,而靳晚秋听到宋安翊对齐皓诚的称呼,明知道宋安翊是不懂,跟着离夜叫的,心中还是没来由地跳了一下。

“大少夫人,让奴婢抱着小公子吧。”靳晚秋的丫鬟说,感觉靳晚秋今天一直有点不太对劲,自从来了安平王府之后。

“不用。”靳晚秋正了正神色,微微摇头拒绝了,“我们走吧。”

这天是大年初五。

东方玉和燕云都是第一次来千叶城,暂时不会离开,就想到处走走。墨青有保护东方玉的任务在身,就也只能暗中跟着他们,对于身在千叶城,依旧不能一直待在靳辰身边还是有些小不爽的。

靳辰昨晚听墨青说萧遥这会儿已经在忘忧阁的温柔乡里面醉生梦死了,决定今天去看看,话说她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进过青楼呢。

于是傍晚时分琴韵上楼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少年站在那里,容貌十分普通。琴韵愣了一下,然后就反应过来应该是靳辰易容了。

而这事实上是靳辰第一次易容成男人,其实并不困难,喉结也可以做得以假乱真。

“我出去走走,有人来的话就说我睡了。”靳辰话落已经从窗口飞身出去了。

一刻钟之后,靳辰站在了如今千叶城最大的青楼忘忧阁门口。丝竹声声,脂粉香浓,靳辰微微一笑,平凡的容貌也多了几分生动之色,在有姑娘朝着她扑过来的时候,她表示拒绝然后抬脚进了忘忧阁。

忘忧阁里面的装饰并不艳俗,事实上完全可以称得上雅致。舞台上面有身姿曼妙的舞伎在翩翩起舞,有清秀可人的琴伎在弹奏。一楼大厅里几乎都坐满了,并没有看到什么粗俗的男人,因为在忘忧阁消费的价钱比起曾经的红袖阁又翻了一倍,客人依旧爆满,但是普通的百姓一般是进不来这个门的。

“这位公子,喝酒还是过夜?”忘忧阁的老鸨是个容色艳丽的中年女人,名叫媚娘。

喝酒还是过夜,这是青楼的行话。喝酒就表示不需要跟姑娘做那事儿,只是来喝酒听曲儿的,过夜就表示要寻欢作乐了。

“喝酒。”靳辰微微一笑,跟着媚娘上了忘忧阁二楼的一个雅间。感觉到有一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回头去找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靳辰在想她就是过来看看青楼什么样子,喝两杯就回去了,墨青一般回到星辰阁都比较晚,应该不会发现。

但靳辰不知道的是,这会儿墨青也在忘忧阁。因为燕云对青楼很好奇,想要女扮男装过来看看,东方玉自然不忍心让心爱的姑娘失望,就带着燕云一起来了,这会儿就坐在靳辰的隔壁雅间里。而墨青并没有出现在外人面前,他本来在想等会儿把东方玉和燕云送回客栈,就可以去找靳辰亲亲抱抱睡觉觉了,可没想到他家小丫头竟然趁着他不在,连青楼都敢来了。

“公子听曲儿吗?”媚娘问靳辰。

“找一个琵琶弹得好的姑娘过来弹两个小曲儿。”靳辰慵懒地坐在那里,像极了一个过来寻花问柳的大家公子。

“好的,公子稍等片刻。”媚娘话落就退出去了。暗中看着的墨青感觉手有点痒,喝酒就算了,竟然还要姑娘来弹琵琶?

本来正在惬意地喝着酒的靳辰感觉面前一阵冷风吹过,她就被人抱在怀里了。看到面前这张熟悉的金色面具,靳辰脱口而出:“好啊小青青,你竟然背着我逛青楼?”

墨青摘下面具,惩罚性地咬了一下靳辰的嘴唇,声音低沉地说:“这话似乎应该我问你才对吧?”这小丫头来逛青楼,竟然还对他兴师问罪倒打一耙?看来是欠罚,不如今天晚上就从她衣柜里再挑一件漂亮衣服让她穿上,然后他再给撕了,上次可是“玩”得很开心呢!

“别别别!”靳辰伸手捂住了墨青的嘴,“我现在可是男装,这样不好不好,兄台还是放开小弟比较好,马上有人会过来。”

墨青笑容无奈地捏了一下靳辰的小鼻子:“怎么说你都有理行了吧?小丫头,等晚上回去要你好看。”

“啊?我一直在看你啊,你一直都很好看啊,戴着面具也很好看。”靳辰装傻,笑眯眯地对墨青说。

“你现在这样不好看,回去赶紧把脸洗了。”墨青看着靳辰眼神宠溺地说。他还是喜欢小丫头原来那张脸,现在看着怪怪的,其实他对着一张男人的脸亲下去也感觉不太对劲,虽然明知道这就是他的小丫头。

“东方玉也在这里啊?他的身子受得住么?”靳辰好奇地问墨青。

墨青抬手敲了一下靳辰的脑门:“胡说什么?”这小丫头可是越来越口没遮拦了,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总是让他欲火难耐又不帮忙灭火……

“是燕云要来。”墨青说,“应该很快要回去了,你也一起走。”

“我还要听姑娘弹琵琶呢……”靳辰弱弱地说。

“回去,改天我弹琴给你听。”墨青看着靳辰不容置疑地说。青楼这样的地方不适合他家小丫头,听什么琵琶?有什么好听的?

“你会弹琴啊?”靳辰眼睛一亮,“以前怎么没见你弹过呢?”

“好久没弹了。”墨青说。他跟靳辰其实有一个共同的兴趣,就是看书,看各种书。墨青看过的书绝对比靳辰还要多,很多东西都是看书自学的,包括弹琴。不过当年学的时候只是出于一点点好奇和兴趣,学会了之后就几乎没再碰过了,因为没有想要弹给谁听。不过他家小丫头如果好这口的话,他是不介意露两手的,唯一听过他弹琴的魏琰可是说他的水平可以进宫当乐师了。

“我家小青青真棒。”靳辰在墨青脸颊上亲了一下。

“好了,现在就走吧。”听到隔壁传来的动静,墨青直接把靳辰揽了起来,打开窗户飞了出去。

靳辰:下次再来听姑娘弹琵琶吧!

东方玉和男装打扮的燕云出了忘忧阁之后就坐马车朝着客栈而去了,墨青揽着靳辰在暗处不远不近地跟着。靳辰觉得这种暗中保护其实也蛮有趣的,不能让你的保护对象脱离你的视线,也不能让别人发现你的存在,是个相当需要技巧的工作。

忘忧阁距离东方玉住的客栈有一段距离,走到半路路过一个有些黑暗的巷子的时候,变故突生。

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把马车围在了中间,每个人手中都拿着明晃晃的刀剑,为首之人似乎刻意想要伪装自己的声音,语调相当怪异地说:“东方玉,有种滚出来!”

墨青正想跟靳辰说让她躲在一边儿别出来,靳辰已经从他怀中溜走冲了出去,拔出腰间挂着的一把剑嚣张狂妄地说:“要找东方玉,先过你爷爷我这关!”

墨青无奈扶额,小丫头兴致这么高,就先让她玩玩儿好了。

马车里的燕云神色有些不安,因为她的父母虽然分别是当今天下高手排行榜的第一和第三,但她的武功并不出众,倒不是不够勤奋,而是资质有点差。

而东方玉原本以为墨青就在附近,所以并不担心,但是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他直接愣在了那里,这绝对不可能是墨青!

“玉哥哥,是谁啊?”燕云也愣住了。她知道墨青的存在,不过并不知道墨青的真实身份,也没见过墨青的真容。

“不知道,不用担心。”东方玉握住燕云的手说。

“你是谁?识相的就赶紧滚开,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半路跳出一个程咬金,带头的黑衣人似乎有些恼怒,声音更加怪异了。

“都说了是你爷爷!”靳辰挥舞着剑就朝着为首之人杀了过去。

“上!杀了东方玉!”为首之人一边跟靳辰交手,一边吩咐他带过来的其他人。

而靳辰一个人游刃有余地挡住了所有人靠近马车的脚步,为首之人恼羞成怒,大吼了一声:“我们走!”竟然明知不敌,带着人朝着四面八方跑了,逃跑的经验倒是很足。

靳辰转头,就看到东方玉掀开车帘看了过来,然后直接愣在了那里。

“不知这位公子是?”东方玉着实有些摸不着头脑,更加确定这绝对不是墨青,身量差太多了。

下一刻,戴着金色面具的墨青飞身而来,直接当着东方玉的面揽住了靳辰的腰。

东方玉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笑了起来:“原来你是阿珩的人,多谢了!”

阿珩?叫得这么亲密,靳辰表示这个东方玉跟墨青的关系似乎真的很不错啊。

“亲爱的,不如我们也住在客栈吧?”快到客栈的时候,靳辰突然对墨青提议。

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想换个环境一起睡啊,当然好。”

靳辰:我是为了你朋友的安全,你能不能不要往发情的方向想?

当天晚上墨青和靳辰就住在了东方玉隔壁,不过并没有再发生什么事。第二天天色未亮靳辰就自己一个人回到了靳将军府,然后如往日一般洗漱吃饭锻炼身体。

而鬼医向谦在这天来到了千叶城。

鬼医的易容术自然是出神入化的,当今天下大概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容是什么样的了。只要他不想被人发现,就算他站在你眼皮子底下,你也绝对不会知道他就是你在苦苦找寻的鬼医。而确认他的身份也很简单,他想亮出身份的时候,就会亮出他独特的标志性武器,一个药葫芦。鬼医向谦的药葫芦可是个令人心惊胆战的东西,据说里面有着这世间最邪门的毒药,沾上一点就生不如死。而根本不可能有人胆敢冒充鬼医向谦,除非他想不得好死。

向谦是直接暗中潜入安平王府,出现在魏琰跟前的。当时魏琰正带着离夜在房间里教他下棋,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突然从天而降,看到老头腰间的那个药葫芦,魏琰的第一反应是把离夜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放下了床幔……

向谦不屑地看着魏琰冷笑了一声:“老夫对小孩子没有兴趣,紧张什么?”

魏琰表示他真的是条件反射,因为向谦可算得上江湖中恶名在外的存在了。不讲道理,不讲道义,偶尔会遵循一些根本不近人情的原则,偶尔又根本不讲原则,阴晴不定,性格怪异至极,以上这些都是江湖人对鬼医向谦十分中肯的评价。因为说实话,死在他手中的高手绝对比他救过的高手多了好几倍。

“向前辈快请坐!”魏琰赶紧毕恭毕敬地招呼向谦。他跟向谦其实有过来往,那些都是魏琰被向谦抢劫的血泪史。

“你找我做什么?你也没病啊!”向谦轻飘飘地看了魏琰一眼,然后提起桌上放着的酒壶就灌了几大口,还微微点头说,“这酒不错,我要十坛。”

“没问题。”魏琰赶紧点头,“这次其实不是我要找向前辈,是我一个朋友。”

向谦脸色一沉:“你应该很清楚老夫的规矩。”

“当然。”魏琰赶紧说,“向前辈有什么条件,跟他提就行,我绝对不插手!”

向谦神色稍微缓了一下:“看在这美酒的份儿上,就不跟你计较了,立刻叫你口中所谓的朋友过来见我。”

“好,向前辈在这里稍坐一下,我马上叫他过来。”魏琰脚步匆匆地出门,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猛然想起来离夜被他留在了房间里,有心想回去把离夜抱出来,又觉得肯定会让向谦不满,想了想还是直接运起轻功去找齐皓诚了,希望向谦直接忽略离夜,可千万别吓到他了。

向谦不过片刻的功夫就灌了半坛的酒,床幔里伸出一只小手,然后离夜的小脸好奇地探了出来,看着向谦叫了一声:“爷爷,你是谁呀?”

向谦胡子抖了抖:“小娃娃进去睡觉!”这小娃娃长得倒是极好,灵气十足,不过向谦对小孩子没兴趣,也没打算收个小娃娃当徒弟,觉得养着麻烦。

“哦。”离夜放下床幔,隔绝了向谦的视线,捏了捏小下巴在想,这个爷爷好凶哦,不喜欢。

魏琰找到齐皓诚的时候,他正在悠闲地喝茶。等听到魏琰说向谦来了,齐皓诚直接把茶杯给摔了。

“跟向谦说话小心一点。”魏琰嘱咐齐皓诚,“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齐皓诚一见到向谦就行了个大礼:“晚辈见过向前辈。”

“你是这王府的世子?”向谦打量了齐皓诚一眼问。

“是的。”齐皓诚微微点头。

“你也没病,找老夫是要救谁?姓魏这小子应该跟你说过我的规矩,如果那人不是已经瘫痪在床的话,就让他亲自来求我。”

齐皓诚客气地说:“向前辈,晚辈是想求向前辈出手医治一个才两岁多的孩子,这种情况,想必晚辈是可以代劳的。”

向谦冷笑一声:“是你的孩子吗?”

“未来会成为我的孩子。”齐皓诚说,“跟向前辈直说吧,那孩子的爹已经死了,我想娶他娘,就这样。”

向谦胡子抖了抖,看着齐皓诚说:“倒是新奇,老夫可以考虑出手,现在你立刻去把那孩子带过来给老夫看看,老夫再决定让你拿什么条件交换。”

“是,晚辈这就去!”齐皓诚立刻就跑了,魏琰赶紧招待向谦继续喝酒,而且吩咐下人准备上好的下酒菜送上来。

“里面那个小娃娃是谁家的?”向谦一边吃肉一边喝酒,问了魏琰一句。

“说实话,我不知道。”魏琰说,“有人托我帮忙照顾几天,至于他是谁家孩子,我还真不清楚。”

“你那表哥死了没有呢?”向谦也只是随口问了一句离夜,然后就问起了墨青,说话相当毒舌。

魏琰有点生气,可还是保持微笑对向谦说:“托向前辈的福,我表哥还好好的,这次他也有求于你,会亲自去拜见向前辈的。”已经拿到碧根草了,趁着向谦出现,最好让他把墨青的解药给做了。

“嗯哼,不错,正好我有事找他办。”向谦微微点头说。

魏琰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向谦主动找墨青办的事,一定比墨青求上门他才让墨青办的事更麻烦。这个老头真的很不好惹啊!

宋国公府。

齐皓诚来的时候,靳晚秋正抱着宋安翊在散步。

“快把安安给我。”齐皓诚有些急切地对靳晚秋说。

“怎么了?”靳晚秋神色微变。

“鬼医向谦来了,要看看安安的病,我现在带他过去。”齐皓诚话音未落,靳晚秋就伸手把孩子递了过来,齐皓诚抱起有些懵懂的宋安翊眨眼间就不见了人影。

而这一幕正好被拿着一个新的小玩具过来找宝贝重孙的宋老国公给看到了。宋老国公没听到齐皓诚和靳晚秋说了什么,只看到齐皓诚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来了靳晚秋这里,然后靳晚秋把宋安翊交给了齐皓诚。

“晚秋,安安呢?”宋老国公看着靳晚秋问。

靳晚秋转头看到宋老国公,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地说:“齐世子说鬼医向谦来了千叶城,带安安过去了。”

宋老国公听到鬼医向谦神色一喜,下一刻面色微微沉了下来:“你早就知道这件事?”

“我是昨天听魏国逍遥王提起的,当时没有在意。”靳晚秋神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她并没有做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今天齐皓诚突然出现,她把宋安翊交给齐皓诚,都是为了宋安翊的身体,因为鬼医可不会等他们。

“这次如果齐家小子帮忙把安安治好了,老夫会亲自上门重谢,你不用放在心上。”宋老国公意有所指地看着靳晚秋说。

靳晚秋神色淡淡地说:“爷爷,不管是谁帮我治好了安安,我都不可能不放在心上。”话落转身进了房间,眼眶微微有些发红。宋老国公话里的意思靳晚秋明白,可是她没办法接受。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已经跟宋老国公解释过都是为了宋安翊,可是宋老国公暗含警告的话,明显就是在怀疑她跟齐皓诚私下里有什么来往,这对一直以来都谨言慎行,生怕惹来闲话的靳晚秋何其不公平?

宋老国公还是第一次听到靳晚秋对他这样说话,语气很平静,神色很平静,但那话,是不服气的。

宋老国公沉默着在那里又站了一会儿,本来要带给宋安翊的小玩具不知何时掉落在了地上都没有发现,转身脚步有些蹒跚地走了。

齐皓诚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安平王府,把宋安翊送到了向谦面前。宋安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丑的爷爷,有些害怕地拉着齐皓诚不肯放手。

向谦倒也不会跟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计较,伸手抓住宋安翊的胳膊,给他把了个脉,时间有点长。

看到齐皓诚眼中的紧张,向谦冷笑一声放开宋安翊的小胳膊,看着齐皓诚说:“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是你的种呢!我可以治好他的病,不过比较麻烦,所以你要付出的代价也要大一点,你现在还有拒绝的余地。”

“我接受!”齐皓诚看着向谦脱口而出,像是怕向谦反悔一样,“只要向老前辈能把安安治好,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好,这可是你说的。”向谦眼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记住一点,我提的条件,只能你自己一个人去完成,如果找人代劳的话,你知道后果。”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