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扒光挂到城门口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国公府。

靳晚秋有些坐立不安,好在不过大半个时辰之后,齐皓诚就把宋安翊给送回来了。

“晚秋。”

靳晚秋着急宋安翊的病,甚至都直接忽略了齐皓诚叫了她的名字,看着齐皓诚有些急切地问:“怎么样?鬼医怎么说?”

齐皓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看着靳晚秋说:“你放心吧,向前辈说安安的病虽然有些麻烦,但是他可以治好。”

“真的吗?”靳晚秋抱着宋安翊,快要喜极而泣了,“向前辈已经答应给安安医治了吗?”

“嗯。”齐皓诚微微点头,“不过需要准备点药材,所以大概要过些日子,不过你放心,向前辈既然答应了就不会食言的。”

靳晚秋看着齐皓诚十分感激地说:“真的太谢谢你了!”话落又想起了什么,看着齐皓诚问,“鬼医有没有为难你?我听说……”

“让向前辈出手肯定是要有交换条件的,不过你放心,对我来说并不难。”齐皓诚对靳晚秋笑,一如他们年少时候的模样,像阳光一样温暖。

“可是……”靳晚秋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心中莫名地生出了一点不安,感觉一切都顺利得不太真实。他们已经找了向谦很多年,因为曾经的宋天临和如今的宋安翊都重病在身。宋家甚至一直都在收集珍稀药材,就是想着有朝一日或许可以拿来跟向谦交换。可如今齐皓诚就这么快把向谦给找来了,向谦还这么轻易地答应了帮宋安翊治病,他对齐皓诚提出的条件,真的很容易办到吗?

“我先走了,过些天再来。”齐皓诚话落就离开了,靳晚秋神色微怔,过了一会儿才静下心来。

齐皓诚回到安平王府的时候,向谦已经走了,魏琰看着齐皓诚说:“你最好考虑清楚,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向谦提的条件你未必有命完成。”

“怕什么?”齐皓诚似乎胸有成竹,“如果这点事我都办不到的话,有什么颜面要求靳晚秋嫁给我。”

魏琰唇角微勾:“你还是我认识的齐皓诚。不过给你一个忠告,办事的时候千万不要让人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不然你会永无宁日。”

“是不是觉得本公子很帅很有男子气概?”齐皓诚挤眉弄眼地问魏琰。

魏琰很想一巴掌呼到齐皓诚脸上,这货不能夸,一夸就会垮……

当天魏琰带着离夜回了魏国驿馆里去住,因为齐皓诚要出趟远门,他不在家,魏琰也不好意思继续住在安平王府。安平王妃很真诚地挽留了,不过主要挽留的是离夜……

是夜,千叶城一处十分不起眼的民居里,向谦正在悠哉悠哉地喝酒,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向前辈。”男人开口,赫然就是墨青的声音。

“你来得晚了一点儿。”向谦有些不满地看了墨青一眼,“怎么?找到碧根草了?”

“找到了。”墨青微微点头。

“还不快拿出来!”向谦看着墨青催促道。

墨青并没有直接把碧根草拿出来,而是看着向谦问:“听说向前辈有事要晚辈去办,不知是什么事?”

“哼,心眼倒是不少。”向谦对着墨青冷笑,“你是唯一一个我先出手你再办事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跟我讲条件还活到现在的人。”

“前辈过奖了,不小心一点,晚辈这会儿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想要让向谦答应出手医治很困难,而向谦答应了之后一般也不会先出手,而是要对方先把他提出的严苛条件满足了,他才会出手,才不管你是不是十万火急,是不是很快就死了。

而唯一让向谦破过例的就是墨青。每次都是向谦把墨青需要的药给他之后,墨青才会为他办事。当然了,向谦要求的事情墨青都全部圆满办好了。而向谦对墨青破例,也是因为墨青对他来说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可以一直保持友好合作。

只有墨青第一次找向谦的时候,按照向谦的要求办好了,向谦却借口要药材不齐全拒绝给墨青制药,因为给墨青的药里面有一味药材很难找,向谦不舍得就言而无信要反悔。

墨青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再次出现在向谦面前的时候,带来了向谦正在苦苦找寻的几种药材,然后当着向谦的面,一点一点毁掉,把向谦给肉疼的,当时就很想把墨青给毒死,可是又舍不得,因为墨青精通机关术,如果他死了,很多药材向谦这辈子都得不到了。

所以之后墨青就拥有了跟向谦讨价还价的余地,虽然并不大。

本来墨青还在想虽然魏琰放出了消息找向谦,但是向谦应该不至于这么轻易这么快就主动来了千叶城,这不是他的性格。

而魏琰已经跟墨青说了,向谦说有事要墨青去办,墨青知道,向谦这次大老远跑过来,应该就是来找他的,而向谦要让他办的事,一定比以往的都要麻烦很多。墨青不喜欢跟向谦玩心眼,但是如果不小心一点,真的会被向谦坑死。跟南宫离比起来,向谦这样的才真的是坑货,坑死人不偿命那种。

“其实很简单啦!望月山后山有一个蛇窟,里面有一条金斑蛇王,你去把它的胆给我取来。”向谦轻描淡写地说,“记得不能用药啊,那蛇王娇贵得很,沾上一点乱七八糟的药就没用了。”

墨青微微皱眉:“那个地方是禁地,你怎么知道里面有蛇王?”

“你管这个做什么?总之给你三天时间,如果我见不到活着的蛇王,以后咱们就没生意可做了,你爱死不死。”向谦看着墨青一点儿不留情面地说。

望月山连绵很长,而其中有一处是天下闻名的百毒禁地,从来没有人敢靠近。据说里面漫山遍野都是毒虫毒蛇毒蚁,被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虫子咬一口就会中毒,然后很快就会被成百上千的毒物给啃得渣渣都不剩。

而神奇的是,那片百毒禁地里面的毒物似乎有固定的活动范围,也不会到别的地方去,人只要不去送死,那就只是个传说中才会存在的地方。

而毒物聚集的地方自然是有宝贝的,向谦口中所说的蛇王胆就是药中至宝,也是毒中至宝,怪不得他会亲自跑过来,因为那处禁地就在千叶城外。

所有书籍里面关于那处禁地的记载都只是在描述里面有多么恐怖,对于里面的地形地貌和毒物的分布几乎没有过只言片语,因为所有靠近过那里的人全都没有活着回来,甚至就连尸骨都没有留下。

“老夫倒是想帮你,不过这药物绝对不能用,老夫找了多年的避毒珠也没找到,你就只能靠自己了。”向谦看着墨青说,“你也别怪老夫心狠,想要得到什么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三天之内,如果老夫见不到蛇王,老夫也不会再见你。”

“前辈所说的避毒珠是什么模样?”墨青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问向谦。

“是一颗蓝色的珠子,具体什么样子我也只从书上看过到,找了很多年都没有找到。”向谦眼睛微亮看着墨青说,“难道在你手里?不过除了老夫之外,其他人拿到避毒珠也不知道怎么用,只是当个玩物罢了。”

“晚辈手里的确有一颗不知用途的蓝色珠子。”墨青看着向谦说。也是巧了,刚刚他突然想起了曾经送给靳辰的那颗不知有什么用途的蓝色明珠。那还是魏国一个地方官进贡给魏国皇室的贡品,想来只是因为看起来很特别很好看,被当做玩物来把玩的。本来在乔皇后那里,魏琰看到就要了过来,想要送给靳辰又觉得不太好,就给了墨青,然后墨青给了靳辰。

向谦眼睛一亮:“快拿出来让老夫瞧瞧!”

“这会儿没有带在身边。”墨青说。

“如果你说那东西放在魏国的话,老夫可不会给你宽限时间。”向谦看着墨青说。

“就在千叶城,前辈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来。”墨青话落就走了。

向谦眼中闪过一道鬼畜的光芒,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他有预感,墨青手中的一定就是避毒珠,看来这次墨青应该可以帮他取到蛇王胆,而避毒珠自然也是他的了!这趟算是不虚此行。

靳将军府星辰阁。

靳辰已经睡下了,突然听到房间里有一点动静,睁开眼就看到有个男人背对着她正在翻她的柜子。

“墨青,你找什么?”靳辰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迷糊糊地看着墨青问。

“小丫头你醒了。”墨青过来抱住靳辰,在她唇角亲了一下说,“本来不想吵醒你的,我在魏国的时候送你的那颗蓝色的珠子放在哪里了?”

“就在那里啊。”靳辰伸手指了一个方向,墨青看了一眼就笑了。他说怎么翻遍靳辰的柜子都没找到呢,原来靳辰根本就没当宝贝藏起来,而是放在了桌上的一个琉璃花瓶里面,倒是挺好看的。

“乖,睡吧,我还要再出去一趟。”墨青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

靳辰看着墨青把那颗蓝色的珠子取了出来,很快就走了,自己十分淡定地躺下接着睡了。

向谦看到墨青去而复返,拿出了一颗内里闪烁着幽蓝光泽的珠子,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几乎是从墨青手中抢了过去!

“没错!没错!这就是避毒珠!”向谦声音有些激动地说,“老夫终于找到了!哈哈!”

墨青面无表情地把避毒珠从向谦手中拿了回去,看着他说:“前辈,这东西是我的。”

向谦嘴角抽了一下,看着墨青没好气地说:“我都准备给你做解药了,难道你不该主动把这宝贝送给我吗?”

“这是碧根草。”墨青拿出一个长条形的匣子放在向谦面前,“等前辈把解药做好了,三日之期再开始计算,前辈可以慢慢做,我不急。”

“我急!”向谦瞪了墨青一眼。他原本对碧根草很有热情,可这会儿先见到了避毒珠,对碧根草的兴致也少了不少,打开匣子看了一眼说:“没错,你就等着吧!”墨青的解药该怎么做向谦再清楚不过,以前一直不能做就是因为缺了碧根草,其他的药材墨青已经给向谦提供很多了。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到时候前辈再告诉晚辈避毒珠的用法即可,不着急。”墨青话落就很淡定地带着避毒珠走了,向谦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抢过来,最终还是忍住了。迄今为止,他其实都不太想招惹墨青,虽然如果他不给墨青做解药的话,墨青不仅用不了武功,而且活不了几年了。但是向谦知道,他明着跟墨青作对,墨青肯定会加倍报复回来,而向谦并不是没有弱点。

向谦看着面前的碧根草,嘿嘿一笑,眼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自言自语地说:“这碧根草就这么一点儿,只给墨青做解药的话倒是够了,但是老夫还有别的地方急着要用,就干脆减点量好了。反正墨青也不可能知道,就是药效会差一点点儿,嗯,应该就差一点点儿,就这么办!”

墨青回到靳将军府星辰阁的时候,靳辰已经又睡熟了。他轻手轻脚地脱掉外袍上床,小心翼翼地把靳辰抱在怀中,看着靳辰粉嫩的小脸微微一笑,神情很是愉悦,在想等他这次解了毒,以后做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开手脚了。

第二天一早靳辰醒来的时候墨青已经走了,吃早饭的时候,琴韵笑着对她说:“小姐,大少夫人有喜了。”

靳辰唇角微勾,表示在她预料之中,想必靳家人都会很高兴的,至于靳夫人是不是会趁机把掌家的权力给拿回去,靳辰也不那么关心。

吃过饭之后,靳辰就去了姚芊芊的院子,准备过来问候一下。

结果靳辰一进门就看到靳扬把头靠在姚芊芊的肚子上,姚芊芊脸色微红地说:“相公,现在感觉不到有什么的。”

“我再试试。”靳扬依旧不肯起来。

“咳咳。”靳辰觉得自己咳得特别假,而靳扬猛地站了起来,回头看到靳辰,神色微微有些尴尬:“小五你怎么来了?”

“大哥不欢迎我啊?但我是来看大嫂的。”靳辰唇角微勾。

靳扬无奈地笑笑:“那你们聊吧,我去书房。”

“果然。”靳扬走了之后,靳辰盯着姚芊芊的肚子,十分淡定地说了两个字。

姚芊芊忍俊不禁:“小五你好可爱。”

“那也没有我大哥可爱。”靳辰微微一笑,姚芊芊的脸更红了。

“奴婢拜见夫人。”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刚刚坐下的靳辰又神情淡淡地站了起来说:“大嫂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也好。”姚芊芊微微一笑也站了起来,她知道靳夫人和靳辰关系很僵。

靳辰出门的时候碰上了靳夫人,不过难得没有看到靳月在靳夫人的身旁。靳夫人冷冷地看了靳辰一眼,然后径直进了姚芊芊的房间,一句话都没有跟靳辰说,靳辰表示,这样最好。

而靳辰从姚芊芊那里出来,慢慢悠悠地朝着星辰阁走去。刚进靳将军府后花园,就看到一片粉色的衣角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闪过,靳辰眉梢微挑,若无其事地从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靳月的丫鬟小梅从大树后面探出头来,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确认靳辰真的走了,才松了一口气。

而小梅不知道的是,靳辰这会儿已经悄无声息地落在了她头顶的大树上面,眼眸微眯看着不远处亭子里的那对男女,那个妆容精致衣着优雅的少女正是靳月,而她对面坐着的那个华服年轻公子,如果靳辰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靳萱的未婚夫,三皇子夏毓轩。靳辰见过夏毓轩,不过也只是见过,认得这张脸而已。

虽然离得并不是特别近,但是因为靳辰耳力过人,而周围很安静,所以她把亭子里面两人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三皇子,你不该再来找我的。”靳月神色有些黯然地低下了头,“你早已经跟我堂姐定了亲,下月就要成亲了。”

三皇子夏毓轩跟夏玉竹同是颜贵妃所出,他容貌略逊色于夏毓杰,但也是仪表堂堂的模样。此时他一脸心疼地看着靳月说:“月儿,我无数次地告诉自己,不要来找你,可是我控制不住。我心里的人从来都是你,我根本不想娶靳萱。”

“何必再说这样的话?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靳月唇角的笑容有些苦涩。

“不!对我来说,从来没有过去!我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见到你的情景。”夏毓轩伸手就要去拉靳月的手,靳月却挣开了,看着夏毓轩有些自嘲地说:“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不会单独见你,你就要成亲了,我这两年也必然会嫁人,你不要再这样偷偷摸摸过来了,如果被人发现,后果我承担不起。”

“月儿!”夏毓轩猛然拉住了靳月的手,看着她神情有些急切地说,“我去跟母妃说,跟父皇说,我不跟靳萱成亲了,我娶你!”

“你明知这是不可能的!”靳月甩开了夏毓轩的手。

“为什么不可能?最近父皇很是看重母妃,母妃还想找机会跟父皇提一下玉竹的亲事呢。”夏毓轩说。

靳月眼眸微闪,状似无意地问:“六公主的亲事?”

“玉竹心仪皓诚表弟。”夏毓轩对靳月说。

靳月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快得夏毓轩根本没有看到。她在想,因为颜贵妃之前帮皇上挡了一刀,又重新得到了皇上的宠幸和看重,如果她真的跟皇上提给齐皓诚和夏玉竹赐婚的话……

“月儿,你不要再推开我。”夏毓轩伸手抱住了靳月。

靳月身子一僵,挣了一下却没有立即把夏毓轩推开,夏毓轩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听到她有些决绝的声音:“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靳月话落就推开夏毓轩,脚步匆匆地走了,夏毓轩神色莫名地站在亭子里,看着靳月的背影消失,唇角突然勾起了一抹冷笑,自言自语了一句:“自作聪明的女人,以为我不知道你也看上齐皓诚了么?既然招惹我,就别想这么轻易就算了。”

夏毓轩本就是偷偷跑到靳将军府来的,这会儿以为四周没人,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翻来覆去看了看,然后冷笑一声离开了。

靳辰还在,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夏毓轩手中拿的应该是靳月随身带的荷包……

鬼使神差地,靳辰在夏毓轩之后离开后花园,没有回星辰阁,而是暗中去了靳月的院子,就坐在靳月的房顶上,把下面靳月和小梅的话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小姐,如果被将军发现了,他肯定会大怒的。既然小姐是要嫁给齐世子的,为什么不干脆拒绝了三皇子呢?这样早晚有一天会被人发现的。”小梅的声音有些不安。

靳月淡淡地说:“我当然是要嫁给齐世子的,三皇子对我情根深种,我有什么错?三皇子是不可能去跟皇上提退掉跟靳萱的婚约的。”

“那小姐为什么还要……”小梅不解。

“你懂什么?三皇子只要心里有我,但凡我有求于他,他就定然不会拒绝。”靳月的声音有些自得,“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最珍贵,虽然我看不上他,但是只要偶尔对他笑笑,他就会对我死心塌地,我又没有什么损失。”

“小姐真是太高明了!”小梅的声音。

坐在靳月屋顶上的靳辰很想感叹一句,靳月和夏毓轩这才真真是一对儿奇葩啊!

靳月当然不是真心喜欢夏毓轩的,想必也没有给过夏毓轩任何信物,她不过是吊着夏毓轩的胃口,以为凭借自己的美貌和身份,夏毓轩越是得不到她越是会对她死心塌地。

而夏毓轩呢?作为一个皇子,还是一个在夏国皇室中地位和名声仅次于太子夏毓杰的皇子,他怎么可能是个蠢的?他不可能会去找夏皇说要退掉跟靳萱的亲事,只是他心中定然在想着把靳萱和靳月都给娶了,毕竟从身份和容貌来讲,靳月都比靳萱更加出色。靳放的侄女和靳放的女儿,让夏毓轩二选一的话,他毫无疑问会选择靳月的。

夏毓轩作为地位仅次于夏毓杰的皇子,对皇位自然不可能没有野心。而执掌夏国军权的靳将军府是世人皆知的太子派,夏毓杰跟靳扬的关系从小就非常好,到现在俨然称兄道弟了,夏毓轩想要拉拢靳扬,拉拢靳家为他所用其实非常困难。

想必夏毓轩看得很明白,他就算娶了靳萱,靳放和靳扬也不会选择支持他,这恐怕也是他跟靳萱已经有了婚约还要勾搭靳月的原因。

而靳月以为夏毓轩对她死心塌地求之不得,夏毓轩在靳月面前也是表现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可是他真的喜欢靳月吗?或许有,但是并不足以让他昏了头。

靳月这会儿恐怕还没发现她的荷包不见了,而夏毓轩绝对是故意偷拿了靳月的荷包,他想做什么?靳辰觉得那一定是靳月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靳辰还认真地思考了三秒钟,要不要插手这件事,答案就是,她没这么清闲。靳月和夏毓轩都不是什么好货,他们俩在互相斗心眼,最终不管谁吃亏谁占便宜,都是他们自作自受。

而靳月的亲事其实不可能会影响到靳放和靳扬在朝中的立场,夏毓轩还是高估了靳月在靳家的地位。事实上除了靳夫人把靳月当做眼珠子一样看待之外,靳家其他人,对靳月的态度都只能说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最近靳辰觉得自己在靳家的地位都要高于靳月了,没办法,不是靳辰刻意跟靳家人交好,而是靳月太作。

这天才大年初七,距离靳辰跟萧遥的约战还剩下六天的时间。墨青昨夜跟靳辰说他去见向谦了,但是因为回来的时候靳辰已经睡了,所以并没有跟靳辰说结果如何。

靳辰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毕竟碧根草已经找到了,而向谦既然有求于墨青,肯定会把解药给做好的。

而这会儿,墨青和东方玉都在向谦那里。

“墨小子,你要的解药。”向谦一见到墨青,就把他手中的一个小瓷瓶扔了过去。

墨青接过来打开,就看到一枚圆润的绿色药丸躺在里面,香味跟向谦曾经给墨青的那些压制毒性的药物有相似之处,但更加浓郁一些。

“前辈,你没在这药里做什么手脚吧?”墨青看着向谦神色淡淡地问。

“姓墨的你说什么?”向谦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看着墨青吹胡子瞪眼地说,“咱们来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竟然到现在还质疑我的医品?!”

墨青神色淡淡地把解药收了起来,看着向谦说:“晚辈并没有质疑前辈的医品,因为前辈根本就没有。”

东方玉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就被向谦瞪了一眼,向谦不耐烦地看着墨青说:“三天之后,我要见到活着的金斑蛇王!避毒珠的用法很简单,每天把你的血滴在上面一滴。好了,你可以滚了!”

“东方玉的病,向前辈意下如何?我不代劳,我是来保护他的。”墨青看着向谦问。

“向前辈,你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我如果做不到的话就算了。”东方玉看着向谦微微一笑说。

“不用了!”向谦看了东方玉一眼说,“该做的事情你爷爷已经做了,老夫为你破例一次。”

“那就多谢向前辈了!”东方玉起身对向谦行了个大礼。

“嗯哼!不用谢,你的病老夫已经知道了,老夫要给你做点药,过几天再来取。”向谦说。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东方玉话落就跟墨青一起离开了,出门的时候还感叹了一句,“不知道爷爷做了什么,向前辈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为我医治了。”

墨青神色淡淡地说:“师父那么厉害,你不用管那么多。”

东方玉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我的病真的好了,爷爷肯定又该让我拼命练功了,其实我并不喜欢。”

墨青并没有再说什么,把东方玉送回客栈之后,就回了靳将军府。

“怎么样?”靳辰一见到墨青就开口问道。

墨青拿出一个小瓷瓶递给靳辰:“这是解药。”

“好神奇啊!”靳辰看了一眼里面的药丸,然后感叹了一句,“折磨你这么多年的毒,这么一点药就可以完全解了,我现在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哦?小丫头有什么问题?”墨青把靳辰抱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腿上,看着靳辰微笑着问。

“我想问,向谦收不收徒弟啊?不如我拜他为师好了,等我把他的本事都学到了,以后有什么病就可以自己动手了,哈哈!”靳辰笑嘻嘻地说。

墨青笑着摇了摇头:“不好。那人有点邪门,你还是不要跟他接触了。”

“难道他不打算收徒弟?”靳辰问。

“不,他最近其实放出风声想要收个传人,找他拜师的人不少,不过这会儿应该已经都不在人世了。”墨青捏了一下靳辰的小鼻子说,“你不是一直说你师父很坑人吗?向谦的坑人程度根本不是你师父能够相提并论的。”

“这人有点变态啊!”靳辰若有所思地说,“拜师不成都要弄死?难道当他的徒弟,要经过九九八十一关的考验才行?”

“差不多吧。”墨青微微点头说。相对来说,他跟向谦的来往真的算多的了,对向谦的了解也比别人多。

“那还是算了。”靳辰摇摇头说,“我觉得要拜他为师,说不定会被他下毒折磨,看你能不能熬得时间长一点?不管了,你现在把解药吃了,以后别理他得了。”

靳辰非要亲眼看着墨青把解药给吃了,墨青就直接把向谦给的解药扔进了口中,靳辰还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看他喝完之后问了他一句:“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墨青身子一晃,一口血就吐了出来,而那血竟然是黑色的。靳辰觉得应该是在排毒,结果过了片刻墨青又吐了一口血出来,然后接着吐血……

靳辰扶着墨青,皱眉看着他吐血不止,感觉不太对劲。这血的颜色已经变得正常了,为什么还在吐?

“墨青,向谦给你的解药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靳辰皱眉看着墨青问。

墨青神色已经有些恍惚了:“我也……不知道……”话落又是一口血吐出来,然后直接晕了过去!

靳辰看着地上触目惊心的一滩血,再看看墨青苍白的脸色,没办法告诉自己墨青就是因为暂时失血过多才晕倒的。她叫了风清进来,问风清向谦这会儿住在哪里,风清跟靳辰说了之后,靳辰直接背着墨青离开靳将军府找向谦去了。

这是千叶城一处十分不起眼的民宅,院子里有一颗大槐树。

此时向谦正在房间里聚精会神地制药,突然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眉头一皱,随手从旁边罐子里抓了条剧毒无比的蛇就甩了出去。

靳辰背着墨青过来,还没进门就看到里面飞出来一条颜色很渗人的毒蛇。

靳辰淡定地把墨青放在身旁的树下,然后拿出匕首挥舞了几下,那条毒蛇就瞬间被切成了等分的几段,掉落在了地上,看着挺恶心的……

“识相的赶紧滚!”向谦收起他正在做的东西,起身走到门口,看着靳辰冷冷地说。

“向前辈,晚辈有礼了。”靳辰十分敷衍地对着向谦说了一句,然后把墨青抱了过来,“现在请向前辈解释一下,为什么墨青吃了你给的解药之后就吐血不止还昏迷不醒了?”

向谦这才看到墨青,不久之前才从他这里离开的墨青这会儿闭着眼睛病怏怏地靠在一个少女怀里,向谦嘴角抽了一下,不过因为有茂密的胡子挡着,靳辰并没有注意到。

而向谦看着靳辰没好气地说:“解毒之后必然会有一段时间的虚弱期,更何况他的毒中了那么久了,怎么可能一会儿工夫就完全好了?”

“向前辈,你给他吃的解药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靳辰看着向谦神色认真地问。

“哪有什么问题?”向谦直接暴怒而起,朝着靳辰就打了过来,“老夫才不管你是男人女人,敢来老夫这里没事找事,不给你点教训,老夫对不起鬼医之名!”

靳辰神色一冷,还是觉得向谦给墨青吃的解药有问题。不过墨青并不懂医术,靳辰懂的很有限,所以自然向谦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样的结果也没办法避免。

但靳辰既然带着墨青来了,就一定要让向谦给个说法。墨青昏迷着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向谦说的虚弱期听着似乎有些道理,但如果一直这样虚弱下去,那还不如不吃解药。就算不能用武功的时候,墨青的身体是没有其他问题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

向谦一甩手,一大把毒针就朝着靳辰的面门射了过来。

靳辰并不费力地躲开,然后朝着向谦扔出了一个烟雾弹,五彩斑斓的烟雾弥漫开来,向谦神情微变,闻了闻之后冷笑一声说:“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话落就朝着靳辰甩出了一个颜色更加艳丽的烟雾弹。

靳辰抱着墨青飞身而起,片刻功夫就到了向谦的身后。而靳辰把墨青放在房顶上,拔剑就朝着向谦杀了过去。

向谦却突然叫停了,看着靳辰神色怪异地问:“你跟姓墨那个小子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男人。”靳辰冷声说。

“你是他的未婚妻?长得倒是不错,就是这性子太野了,根本不像女娃!”向谦看着靳辰有些嫌弃地说。

“臭老头,如果你今天不把他治好的话,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扒光挂到城门口去!”靳辰看着向谦冷声说。

向谦胡子抖了抖,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这么多年了,他成名以来,别人见到他不是战战兢兢就是恭恭敬敬,就连墨青虽然对他不太客气但也没说过这么狂妄的话!向谦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有个野丫头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臭老头,还说要把他衣服扒光了挂到城门口去!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向谦看着靳辰的眼神已经有些冷寒了。

“我只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靳辰看着向谦冷声说,“你明明跟墨青承诺过,只要找到碧根草,吃了你做的解药就好了,你还等着墨青尽快给你办事,刚刚你说的虚弱期根本就是屁话!你到底在墨青的解药里面做了什么手脚?”

“哼!脑子倒是很灵光。”向谦看着靳辰冷笑了一声,“但是你别忘了,就算老夫在墨青的解药里面做了手脚,你们也没有办法,还得求着老夫救他!”

向谦其实没有在墨青的解药里面做别的手脚,就是做解药的时候把碧根草减了一半的量,而碧根草本就是一味不可或缺的主药,而墨青中的毒太复杂,向谦其实也不是很确定墨青吃了偷工减料的解药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因为可能性很多。当然了,绝对死不了。

“你要怎样才肯救墨青?”靳辰看着向谦冷声问,原本嚣张的气势突然弱了下去。

“很简单,原本给墨青做解药,老夫的条件是让他去望月山的蛇窟里面把金斑蛇王给老夫抓来,既然这会儿他昏迷了,你去!”向谦看着靳辰的眼中闪烁着鬼畜的光芒,“还是三天时间,只要你把活着的金斑蛇王给我带回来,我就救墨青。”

“这东西有什么用?”靳辰从荷包中拿出那颗蓝色的避毒珠看着向谦问。昨夜墨青半夜回去找这颗珠子,只是还没找到机会跟靳辰说这是什么东西。刚刚来的路上避毒珠从墨青身上掉了下来,靳辰就捡了起来,直觉应该跟向谦有关。

向谦看到避毒珠眼睛一亮,看着靳辰说:“这是避毒珠,老夫要再加一个条件,你拿到金斑蛇王,并且把避毒珠给老夫,老夫才能救墨青。”

靳辰微微点头说:“好,我知道了。”话落抱着墨青就要走,一副懒得再理会向谦的样子。

“哎!你这丫头什么意思?”向谦愣了一下,忍不住开口叫住了靳辰,因为靳辰并没有答应他提出的条件。

“我准备今天拿着避毒珠去找金斑蛇王,然后把它剁成肉泥,避毒珠也直接砸碎了得了。”靳辰面无表情地转头看着向谦说。

向谦神色一僵:“难道你不想救墨青了?”

靳辰唇角微勾:“前辈其实有所不知,我看上的就是墨青这张脸而已,反正如今他也死不了,大不了就变成真的废物呗,这没什么,我的武功足以自保并且保护他,就不劳烦前辈了。”

靳辰话落抱着墨青潇洒地转身就走,留下向谦又是吹胡子瞪眼,又是不停跺脚!金斑蛇王啊,那可是百年难遇的,那丫头如果真给弄死了,向谦怀疑自己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避毒珠也是,这可是向谦找了大半辈子的东西,只要得到避毒珠,以后无论什么百毒禁地向谦都敢自己去了,能得到多少宝贝啊,如果真被砸碎了他会后悔一辈子!

眼看着靳辰抱着墨青就要消失在视线之中,向谦大吼了一声:“臭丫头你给我回来!”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