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鬼知道我那三天都经历了什么/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到底说不说?”宋舒拧着魏琰的耳朵冷笑了一声,“本姑娘今天本想心平气和地跟你说话,是你自己非要没事找事!”

“臭丫头你给我放开!放开!”魏琰疼得脸都扭曲了,连声说着让宋舒放开。

“你说,我就放开。”宋舒看着魏琰说。

“好!我说!”魏琰话落,他可怜的耳朵就解放了,整个耳朵都已经被宋舒给拧成了红色,看着跟肿了一样,足可见宋舒有多用力。

“说吧,听着呢。”宋舒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了下来,十分温柔大方地看着魏琰微微一笑说,“不要骗我哦,不然要你好看!”

魏琰怎么突然感觉宋舒跟靳辰某些地方还真的有点像,怪不得能够成为好朋友……

“你不就是想知道齐皓诚去哪儿了吗?我告诉你,他去紫阳城了。”魏琰揉着自己发疼的耳朵,看着宋舒没好气地说。

“去紫阳城做什么?”宋舒眉头微蹙。紫阳城因为天下第一大派紫阳门而得名,是紫阳门的大本营所在之地,就在夏国境内,不过在夏国西部比较荒凉的地方,宋舒只是听说过,并没有去过。

魏琰面无表情地说:“这可不能告诉你,如果你出去乱说话的话,他更回不来了。你问我他去哪儿了,我已经说了,你可以滚了!”

“魏琰,你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宋舒瞪着魏琰问。

魏琰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地看着宋舒说:“宋小姐,咱们来讲讲道理。你今天一来,就说要问我一个问题,你的问题是齐皓诚去哪里了,刚刚我已经很正面地如实回答了你的问题,你如果还要得寸进尺的话,本王就得考虑是不是破了不打女人的规矩了。”

宋舒秀眉紧蹙,握紧拳头看着魏琰说:“你真的不肯告诉我他去做什么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不该说的,你们暂时没必要知道。”魏琰看着宋舒面无表情地说,“我已经对你一再忍让了,你现在立刻离开驿馆!”

宋舒又狠狠地瞪了魏琰一眼,然后起身大步离开了。

“你很喜欢跟她吵架?”墨青从隔间小书房走了出来,看着魏琰微微一笑问。

“我脑子又没病!你没看到是她自己没事找事吗?”魏琰没好气地说。

“她并不是没事找事,她有事来找你,一开始态度也不错,是你故意挑起她的怒火。”墨青看着魏琰微微一笑,“这跟你对待其他姑娘的态度完全不同。”

魏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那是因为我从没见过这么讨人厌的姑娘!”他才不会承认他对宋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因为根本就没有!

墨青笑而不语。

三日之后。

向谦依旧住在那个不起眼的民宅里,而这天一大早,墨青上门了。

正在忙活的向谦轻飘飘地看了墨青一眼就转移了视线,一边做着自己的事情一边阴阳怪气地问了一句:“怎么?找我兴师问罪来了?”

“如果是呢?”墨青神色淡淡地在向谦对面坐了下来。

向谦头都没抬,语调怪异地说:“哼!那就不必了,那个丫头已经为你讨过公道了。”

“我给你的碧根草,你私吞了一部分。”十分肯定的声音。

向谦手一抖,一些黑色的药粉洒在了地上,他抬头没好气地看着墨青说:“姓墨的你还有完没完了?我对你够好了!再跟我提碧根草,我现在就毒死你!正好那丫头不在,你以为你现在还有跟我讨价还价的实力?”

“向谦,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墨青看着向谦说,神色很平静,语气也很平静,“靳辰是我的女人,我不管你打什么主意,最好考虑清楚,如果敢伤害到她一分一毫,我绝对会让你后悔。”

向谦心中没来由地跳了一下,看着墨青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我都收她为徒了,还把毕生心得交给她了,你还想怎么样?”

“向谦,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墨青神色淡淡地看着向谦,平静的眼眸中似乎沉静无波,但眼底的一丝暗流却让向谦感觉心中一紧,就听到墨青接着说,“背信弃义对你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吧?以你的医术,根本不可能出现诊断失误这种可能。我把碧根草交给你的时候,你并没有说不够。你是不是认为,我不懂医术,就算出了什么问题还得求着你救命,所以就可以为所欲为?”

向谦没有说话,就听到墨青接着说:“当然,你想的也没错,再来一次,我依旧不可能发现你在其中动了什么手脚,这是你技高一筹,我认了。但是向谦,我可以容忍你阴我,但是你最好记住了,既然她叫你一声师父,你最好想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墨青,你是不是以为,我收她为徒也是别有用心?”向谦手中的东西已经放下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墨青冷声问道。

“我并不想猜测你的心思,但是你自己知道,你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向谦似乎有些生气,怒极反而笑了起来,冷笑看着墨青说:“你说得没错,我的确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对我来说一言九鼎言出必行都是屁话!我也不可能跟你保证我会尽到一个做师父的责任,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未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不用跟我废话了,我孑然一身,连死都不怕,难道还怕你这个毛头小子吗?”

墨青神色平静地看着向谦说:“你真的孑然一身吗?”

就是这句话,让向谦神色大变,把他最宝贝的药瓶碰倒摔在了地上都没有在意,眼中瞬间出现了惊涛骇浪,看着墨青不可置信地问:“你什么意思?”

墨青看着向谦有些不受控制微微颤抖的手,唇角微勾:“何必明知故问?你真的以为改名换姓,就没有人知道你的来历了吗?”

“你在找死!”向谦看着墨青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

“这件事我本不想提,你阴我,我认了,但是你最好对靳辰好点,否则的话,我也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墨青的语气再平静不过。

“墨青,我还是小看你了!”向谦看着墨青面色沉沉地说,“不过你别以为这样说我就怕了,你的命还在我手中,还有你的很多秘密,你信不信如果我对外宣扬你是个绝顶高手的话,最先要弄死你的就是你那些亲人?!”

听到向谦的话,墨青唇角微勾,突然笑了起来,看着向谦微微摇头说:“我的小丫头虽然没有跟我说,但是我相信她一定告诉过你,她看上的就是我这张脸,所以我有没有武功并不重要,她可以保护我。”

“你觉得很自豪?”向谦轻嗤了一声,这就是默认了墨青说的没错,因为靳辰的确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墨青还在笑:“当然。至于你说要把我会武功的事情宣扬出去?随便你,我并不在意,那些想要杀我的都不是我的亲人,而我一直以来都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他们如果真的有能耐杀了我的话,如今我也不会在这里了。”

向谦被墨青噎得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可恶的年轻人跟他不久之前收的那个小恶魔徒弟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只有靳辰和墨青让向谦如此吃瘪还无言以对,因为他自认为可以威胁到靳辰的事情,靳辰说她根本不在意,而他自认为可以威胁到墨青的事情,墨青也表示根本不在意。但墨青口中说的那件事,却是深埋于向谦心底的一段过往,他想说他不在意,根本说不出口,甚至都没有勇气提起……

“哼!别再说了!”向谦有些恼羞成怒,“我都说过了,只要你们拿出足够的碧根草,我就可以给你解毒,你们爱信不信!至于那个野蛮的丫头,我对她好不好取决于她是不是尊重我这个师父!她那性子你最清楚,她能尊重我才见鬼了!”

墨青又笑了,笑容很愉悦:“你为老不尊,就不要怪她不尊师重道,这是你应得的。”

向谦:“墨小子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

“死老头你要弄死谁?”一个全身上下裹在黑色斗篷中的娇小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逼近,向谦神色一僵,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而墨青神色一喜已经站了起来。

“小丫头你回来了。”墨青笑意清浅,上前就要把靳辰拥入怀中,谁知靳辰却突然跳开了三步远,就连脸上罩着的黑色面纱都没有摘下来,远远地看着墨青说:“千万别碰我。”

墨青微微蹙眉,就看到一道金光从靳辰的袖中射了出来,目标是向谦的脖子……

“啊!”向谦惊叫一声,都破音了,连滚带爬地躲到了柜子后面,看着靳辰大吼了一声,“死丫头你要欺师灭祖啊!”

“金子,回来。”靳辰吹了一声十分怪异的口哨,本来就要逼近向谦的一条通体金黄的小蛇对着向谦吐了吐信子,然后又回到了靳辰皓白如玉的手腕上面,不仔细看的话会以为靳辰手上戴了一个造型别致的金镯子。

靳辰伸手把脸上的面纱拿下来,墨青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刚刚还以为靳辰伤到了脸才一直遮着的,事实上并没有。而靳辰神色微微有些疲惫,头上还罩着黑色的斗篷,看起来莫名多了一些异域风情。

“别碰我啊,我衣服上都是毒。”靳辰皱眉,十分嫌弃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说,话落还没好气地瞪着向谦说了一句,“鬼知道我那三天都经历了什么,都是你这死老头害的!”

避毒珠还是很有用的,靳辰找到了望月山中的百毒禁地,并且安然无恙地进去了。里面天上飞的,树上挂的,地上爬的,都是让人看一眼就感觉毛骨悚然的东西。靳辰刚进去差点吐了,她的心理素质已经够好了,可是有些东西真的很渗人……

然后,靳辰在第一天到达百毒禁地的时候就相当好运地找到了蛇窟,发现了金斑蛇王的存在。很诡异的是,那条金色的小蛇似乎很有灵性,在靳辰靠近的时候就爬到了靳辰身上,而且没咬靳辰,跟靳辰很亲昵的样子,也是见了鬼了。

而靳辰找到金斑蛇王之后并没有离开,用三天的时间把百毒禁地走了个遍,真的发现了不少珍稀的药材,不过最可惜的是,并没有看到碧根草。

而靳辰休息的时候都在看向谦给她的那本书,如今已经全部烂熟于心了,那本书为她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让她意识到自己过去通过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所学到的医术和毒术根本连皮毛都算不上。

当然了,那本凝结了向谦毕生心血所成的书里面有很多地方都很晦涩难懂,靳辰理解力惊人,依旧有一些不解之处,准备等回来之后请教一下向谦,毕竟师父也不能白叫。而靳辰相信,那本书虽然是向谦写的,但向谦的真本事绝对不限于那本书,靳辰决定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压榨师父的“好徒弟”,榨干向谦脑中所有有用的东西!

过去的三天,对靳辰来说最坑爹的地方在于,因为避毒珠的存在,靳辰怀疑那些毒物甚至包括蛇王小金是不是都把她当做同类了?那些毒物都不会咬她,也并没有怕她,靳辰走过的地方毒物一点儿都不会少,她都不知道不小心踩死了多少毒虫子。而靳辰就第一天晚上找了个看着干净的山洞睡觉,结果就闭上眼睛半个时辰,醒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因为不仅她周围都是毒物,就连身上都爬了不少,还感觉那些毒物很喜欢她的样子,真特么是见了鬼了……

靳辰离开的时候带走了蛇王小金,还认真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看有没有别的毒物,再三确认之后才下了望月山。

向谦看着靳辰嘿嘿一笑说:“徒儿,你完成了为师交代的任务,为师很欣慰哇!”

“老头你能不能别笑,难看得要死!”靳辰白了向谦一眼,解下背上的一个大包袱放在一旁,墨青已经默默地端了一盆清水过来给靳辰洗手,靳辰表示自家小青青好暖好可爱。

向谦听到靳辰一回来就怼他,当即就怒了,指着靳辰对墨青说:“姓墨的,你可听到了啊,是她先对我不敬的!”

墨青终于拉住了靳辰的手,看着靳辰一脸宠溺,连个眼神都没给向谦,把向谦气得呦,吹胡子瞪眼的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把金斑蛇王给我,还有避毒珠。”向谦看着靳辰不容置疑地说,话落还添了一句,“这是我们一早就说好的。”

“师父哇,咱们说好的可只有金斑蛇王,没有避毒珠。”靳辰看着向谦嘿嘿一笑,“而且师父说了让我把活着的蛇王给带回来,我带回来了,刚刚一见面就要给师父的,师父你怎么怂得躲到柜子后面去了,真是丢死个人了!”

墨青笑容愉悦,觉得自家小丫头更加可爱了,而向谦快要被靳辰气得晕过去了,瞪着靳辰大吼了一声:“死丫头!你还知不知道我是你师父?!啊?!”

“知道啊,我叫你师父了,你没听到啊?那是你耳背,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这自然衰老的规律也不是所谓的鬼医能够逆转的嘛?师父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靳辰看着向谦,笑得那叫一个乖巧可爱。

靳辰心中在想,过去三天的经历只能用见鬼来形容,她现在终于回到正常的人类世界了,她很想说话,很想骂这个老坑货,谁都别拦她!

“乖,赶紧骂完我们回去洗澡。”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

向谦……你们这对年轻人简直是要气死我!

“你!丫头,把蛇王放到这里面。”向谦拿了一个小罐子过来,打开对靳辰说。金斑蛇王可是蛇中至尊,它的毒液也是毒中至尊,蛇胆却是药中至尊,可以说浑身都是宝,这就是向谦费尽心思都想要得到的原因。不过他可不敢直接碰金斑蛇王,他虽然是鬼医,但是并没有百毒不侵的身体。而且向谦心中感觉很怪异,就算靳辰身上带着避毒珠,应该也不可能得到金斑蛇王的亲近,像是认主了一般,实在是怪哉,避毒珠只避毒,可没有其他的作用啊!

“你要把小金给杀了?”靳辰眉梢微挑看着向谦问。

“不不不,杀了太可惜了,为师要好好养着,它隔三差五吐一滴毒液就好。”向谦笑得贼兮兮的,催促着靳辰赶紧把金斑蛇王放进他特制的小罐子里。

靳辰提起小金的脑袋就扔了进去,向谦赶紧把罐子给盖上了,然后放到了一边儿去,对着那个小罐子嘿嘿笑了笑,转身假咳了两声,正了正神色看着靳辰说:“徒儿啊,避毒珠还是交给为师来保管吧!你需要用的时候就开口,为师可以借给你。”

“你这老头脸皮忒厚!”靳辰白了向谦一眼,“这东西本就是我的,你借给我?借得着么?不过既然叫你一声师父,你什么时候要用可以开口求我呀!如果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借给你玩儿两天。”

向谦:他是怎么脑抽才招惹了这么一个小恶魔当徒弟,突然有点后悔……

“避毒珠的事以后再说。”向谦是发现了,斗嘴他根本不是靳辰的对手,在毒舌这方面,以往总是气得别人吐血三升的向谦在靳辰面前被压制得死死的,好几次差点被气得吐血三升……

“为师说让你三天把那本书背下来,你背得怎么样了?”向谦看着靳辰问。

“要我现在给你背一遍?”靳辰看着向谦似笑非笑地问。

向谦胡子一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靳辰:“你真的都记下来了?”那可是他写了几十年才写成的啊,里面的东西很复杂难懂。

“当然。”靳辰神色傲然地说,“不过有几处不太懂,改天再请教师父吧!现在我要回去了。”

“几处?”向谦的眼神像是见了鬼一般,“丫头,你说清楚,到底是几百处还是几十处?”

“好像七八处吧。”靳辰想了想说。

向谦:“丫头你别走!我们来探讨探讨你的问题!”打死他都不相信靳辰不仅都背下来了,而且大部分都理解,这实在是刷新了向谦对天赋这个词的认知。

“急什么?我明天再来。”靳辰话落,拉着墨青就要走,走了两步想起地上的包袱,就提起来又背在了背上。

向谦看着靳辰背上的包袱,眼中瞬间放出了狼光,一个箭步就挡在了靳辰和墨青面前,看着靳辰搓着手嘿嘿笑着说:“乖徒儿哇!你从百毒禁地里得了什么好宝贝啊?快让师父看看呗!”

向谦之前没注意到靳辰还带了别的东西回来,这会儿看到心中激动不已。他最清楚不过所谓的百毒禁地里面处处都是宝贝,他最初选择让墨青去,而不是让墨青把避毒珠给他,他自己去,是因为他其实不是很确定进入百毒禁地的危险性有多高。

墨青之前说的没错,向谦是收了靳辰为徒,也想过把自己的毕生所学教授给靳辰,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坑靳辰。他的自私本性几乎深入骨髓,很难改变了。只是如今局面稍微有些超出向谦的掌控,因为他收的徒弟根本不是桀骜不驯,而是无法无天,而墨青的存在也是向谦绝对不能忽视的。对上墨青和靳辰这对不按常理出牌的年轻人,向谦也一直在刷新着自己这些年来坚守的忍耐底线……

“这个啊?”靳辰眼眸微闪,把包袱又从背上拿了下来,然后打开了一个小缝给向谦看,“这是徒儿从望月山上随手采的一点药材,也就是几株灵蛇草和几根碧血藤,哦,还有两颗紫心果,都熟透了的,要不是因为看师父给的书,我还不认得这紫心果呢!不过以师父的见识,肯定都看不上眼,我这就走了啊!”

听着靳辰一样一样地说到后来,向谦的双眼亮得吓人,直接朝着靳辰扑了过来:“徒儿,快给师父看看!”

灵蛇草向谦当然见过,不过蛇王所在之地的灵蛇草至少也有上百年了,百年难遇啊!

碧血藤,向谦最近正需要的东西,因为生长条件比较苛刻,所以找了好久都找不到。

而紫心果,那可绝对是习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宝贝,因为能够明显地疏通经络和气脉,清除体内的杂质,这不单单是提升功力,而是提升习武资质啊!成熟度越高的紫心果药效越好,而向谦一直都在研制一种神药,如果加上紫心果的话,药效定能增强百倍,绝对可以让江湖人争得头破血流!想想就激动!

“这是我的东西。”靳辰一脚朝着向谦踹了过去。

向谦躲开的同时,靳辰已经拉着墨青飞身而起,很快消失了踪影,只留下一句话消散在风中:“师父,明天咱们不见不散呦!”

向谦坐在地上,简直捶胸顿足了!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徒弟?!简直要被气死了!气死了!

靳辰挺开心的,回去的路上还笑嘻嘻地跟墨青说:“百毒禁地里的好东西真的不少,改天再去一趟。这次我可是专门挑那个死老头最想要的东西带回来的,他肯定很开心!哈哈!”靳辰背下了向谦亲手写的书,自然能从里面看出向谦想要做什么药,缺什么药材。

墨青唇角微勾,的确,向谦最想要的东西被靳辰带回来了,可是靳辰不给向谦,让向谦看着干瞪眼,他能不“开心”嘛?

“其实你不用担心他会对我不利。”靳辰笑着对墨青说,“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因为跟无情无义的人讲感情谈道理都是白费口舌。我们各取所需,相互制衡,其实是一种很好的状态。”

墨青心中再次感叹,靳辰简直冷静理智到了极点啊!恐怕从见到向谦的第一眼,向谦还不太清楚靳辰的来路的时候,靳辰已经开始算计向谦了。

而之后靳辰和向谦的交锋,向谦心中自然有他的小九九,而靳辰也把向谦算计得团团转,甚至在成功拜向谦为师之后依旧没有放松警惕。靳辰根本没有打算跟向谦打感情牌,也不打算跟向谦讲什么道理,就连去百毒禁地那样的地方,带点宝贝回来,那些宝贝赤裸裸地就是对向谦的算计,而且是明目张胆地算计。让向谦看到却得不到心痒难耐,接下来靳辰想要请教向谦什么问题的时候,自然就有了谈判的资本。

可以说,这就是向谦曾经对待别人的方式,想要得到任何东西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向谦对很多人说过的口头禅,墨青也听他说过。

如今风水轮流转,有一个小丫头突然冒出来,嚣张狂妄地对向谦说一句,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向谦的心情想必是十分“美丽”的。

向谦和靳辰已经是师徒了,而这对奇葩的师徒组合,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坑对方,也是世间仅此一家了。

靳辰和墨青回到星辰阁,靳辰一进门就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说:“再不洗澡我要吐了!”

琴韵送了热水上来之后就下去了,墨青把洗澡水都倒进浴桶,转身就看到靳辰脱得只剩下肚兜和亵裤了,还在继续脱……

面前春光无限好,墨青虽然已经看过不止一次,这会儿还是感觉身子有点发热,身上某处隐隐有抬头的趋势……

“小青青,你不用出去了,等会帮我搓背啊。”被墨青按在床上亲亲摸摸很多次的靳辰早已经不再见外了,一点都不羞涩地一边脱衣服一边对墨青说。

墨青……可以预见接下来会是何等甜蜜的折磨了……

靳辰洗了个澡,神清气爽地穿上干净的衣服,让琴韵小心着点把她换下来的衣服拿下去烧掉,然后又在墨青的注视之下吃了一顿丰盛的饭,终于感觉到舒服点儿了。

墨青也默默地换了一身新的衣服才过来抱靳辰,因为之前在向谦那里沾上了一点不知道什么药粉,衣服脏了。

终于可以放心抱了,墨青抱住靳辰,长舒了一口气,微微一笑说:“等你回来的时候,真的是一日三秋。”

“原来你这么思念我呀!”靳辰凑过去在墨青唇角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笑嘻嘻地说,“你离开的时候,我感觉还好吧。”

墨青无奈地笑着摇头:“小丫头,是谁说过要每天想我一次,每次想一天的?嗯?”

“那么肉麻的话肯定不是我说的。”靳辰一本正经地说。

墨青低下头俘获了靳辰的樱唇,一直吻到靳辰喘不过气才放开,看着靳辰眼眸幽暗地问:“是不是你说的?嗯?”

“不是。”靳辰再次否认的结果,就是被墨青压到床上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最后五指姑娘又受累了……

“小青青,你现在身体不太好,不要轻易发情,很伤身的。”靳辰看着墨青一本正经地说。

墨青捏了一下靳辰的小鼻子说:“你放心,你以后会很幸福的。”

靳辰:这么有颜色的话我听不懂啊听不懂!

“喏,这个给你。”靳辰把一本破书给了墨青,正是向谦给她的那本。

墨青接过来看了看,眉梢微挑,看着靳辰微微一笑:“你想让我跟你一起学?”

“感兴趣的话就看看,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靳辰很随意地说,“多学点总有用得着的地方嘛!”

墨青唇角微勾:“我倒是很感兴趣,不过如果让向谦知道了,他肯定会气死。”

靳辰嘿嘿一笑说:“拜了向谦为师,我的终极目标就是,学到他所有的本事,然后成功把他气死。”

墨青笑着揉了揉靳辰的脑袋:“小丫头真可爱。”

靳辰和墨青一起,把靳辰带回来那个包袱里面的药材都给整理了一下,分门别类地装好。靳辰倒是真没打算自己留着,因为她准备用这些好好从向谦脑子里榨出点真正的宝贝,譬如墨青的毒怎么解,那本书里面可是根本就没有写到……

“小五出关了?”傍晚时分,楼下传来靳扬的声音。

“是的大公子,小姐已经出关了。”琴韵的声音。

靳辰看了墨青一眼:“还不赶紧走?”

墨青很无辜地表示:“我不能用轻功,走不了了。”

靳辰:“躲床底下去。”

墨青:“小丫头,我们不是在偷情。”

靳辰……

“小五。”靳扬上楼,看着靳辰微微一笑叫了一声,“你怎么突然就闭关了,不过好在时间不长。”

“这练功闭关也不是能计划的事情。”靳辰白了靳扬一眼。

靳扬笑着在靳辰对面坐了下来,看着靳辰问:“闭关顺利吗?”

“大哥想不想跟我过几招?”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靳扬问。

靳扬笑容无奈地说:“那还是算了。”

靳扬来找靳辰是因为再过两天就是南宫柔和萧遥约战千叶城外的日子了,太子夏毓杰特地交代过靳扬,说让靳辰那天务必到场,协助皇室派出的高手杀掉萧遥!

夏毓杰也是没办法,因为夏皇给他的旨意就是必须杀掉萧遥。而萧遥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高手,又岂是普通的皇室高手能够解决的?夏毓杰也不想让在夏国皇室搅出一滩浑水的萧遥活着离开千叶城,所以他就想到了靳辰,一个千叶城里众所周知的高手,得道高僧圆慧大师的关门弟子。

“好啊!”听到靳扬说让她帮忙杀萧遥,靳辰一点儿都没有犹豫,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靳扬其实一直下意识地看着靳辰的神情,因为他之前隐隐感觉靳辰跟他曾经见过的南宫柔有点像,他有点怀疑那个南宫柔是不是靳辰假扮的。当然了,靳扬不是怀疑靳辰的身份,也不是想要探究靳辰那九年是不是真的都在寒月山没有离开过,他只是控制不住,下意识地被好奇心驱使而已。

但靳辰的表现让靳扬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因为靳辰一点犹豫为难都没有。如果靳辰真的是南宫柔的话,她不应该答应的。

靳扬把该说的事情说完之后就走了,靳辰表示,她就是南宫柔,可她没有必要拒绝靳扬的请求,因为那天“南宫柔”跟萧遥的比试过后,根本就不需要靳辰动手了……

靳辰飞身出去上了房顶,就看到墨青神色哀怨地坐在那里看着她:“小丫头,你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他就坐在上面吹着冷风,听着靳辰和靳扬相谈甚欢。还是靳辰把墨青给扔到房顶上来的,说让靳扬看到墨青出现在她房间里不好,还得费力跟靳扬解释……

“怎么会呢?”靳辰嘻嘻一笑,坐在墨青身旁,挽住墨青的胳膊说,“这上面风景挺好的嘛!”

“风景好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墨青看着靳辰问,心中是很高兴的,小丫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样子,他实在是太喜欢了!

“唉!你都不知道过去三天我看到的都是什么鬼东西。”靳辰看着墨青说,“所以我得赶紧看看美男养养眼。”

墨青唇角微勾:“随便看,不用客气。”

第二天一早,靳辰和墨青就又去了向谦的那个小宅子,向谦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看到靳辰的时候就热情十足地扑了过来。

当然了,靳辰毫不客气地把向谦踹到了一边儿,然后晃了晃手中的盒子对向谦说:“师父,徒儿带了一株蛇灵草来孝敬您。”

向谦装模作样地点点头:“徒儿有心了,下次来就带紫心果吧!”

靳辰白了向谦一眼:“给你一点阳光就灿烂是吧?下次带不带看我心情。”

向谦:“徒儿你怎么这么不可爱?”

靳辰对着墨青眨眼睛:“小青青,那个老头说我不可爱。”

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说:“他眼神有问题,不用理他。”

向谦猛地握拳砸了一下门:“你们当我不存在吗?”

门直接被向谦一拳砸出来一个洞,向谦嘴角抽了抽,感觉手有点疼,就听到靳辰说:“师父你脾气怎么这么坏?把门砸坏了你会修吗?不会修的话晚上你岂不是要受冻了?一受冻你这把老骨头还能扛得住吗?”

向谦:“啊啊啊啊!鬼丫头你给我闭嘴!闭嘴!”好生气好生气!好想杀人!好想放毒!好想狠狠地揍眼前这个恶魔一样的小徒弟!可是……这丫头手里有他更想要的宝贝,不能动啊!

“来来来,师父我们来好好聊聊。”靳辰把向谦气得要死,自己倒是心情非常美丽地进去坐下了,还招呼向谦过去坐,直接反客为主了。

向谦气哼哼地在靳辰对面坐下,看着她没好气地问:“聊什么?”

“师父,你之前给宋家那个小娃娃把脉,结果怎么样?”靳辰看着向谦,一开口却是提起了宋安翊。向谦医术一流,人品……真的不敢恭维。靳辰不排除向谦明明治不了宋安翊,或者不想给宋安翊医治,却诳齐皓诚为他卖命的可能。因为这绝对是这个老坑货能做出来的事情。

“丫头你也认识那个小娃娃啊?”向谦看着靳辰说,“既然你想知道的话,为师可以告诉你,那个小娃娃的病不太好治,不过为师自然是有办法让他痊愈的,不过得看姓齐那个小子能不能把为师交代的事情办好了。”

“师父,咱们来打个商量呗?”靳辰看着向谦微微一笑,眉眼弯弯的样子单纯无害。

“你想让我无条件出手医治那个小娃娃?”向谦眼睛一亮,突然感觉猜到靳辰提起宋安翊的目的了,看着靳辰笑得贼兮兮地说,“你是我唯一的徒弟嘛,既然你都开口了,这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呢,你要把你从百毒禁地里带回来的宝贝都给为师,为师就勉为其难破个例……”

做人毫无原则的向谦正在滔滔不绝地对靳辰讲要他出手医治宋安翊的新条件,仿佛已经看到蛇灵草碧血藤和紫心果都在向他招手,嘴角都咧到耳后去了,就听到靳辰打断他说了一句话:“师父,您老不用破例,就让姓齐那小子完成任务之后再医治就行。”

向谦的美好幻想瞬间破灭,他神色诡异地看着靳辰问:“那你刚刚说要跟为师打个商量?商量啥?”

靳辰唇角微勾:“是跟宋家的小娃娃有关,不过是小事一桩,绝对不破坏师父的规矩。”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