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生死各安天命/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谦有一种宝贝药材到了眼前儿又瞬间消失的失落感,兴致缺缺地看着靳辰问:“什么小事?说来听听。”

“师父你等齐皓诚完成任务回来之后,不要答应他立刻给宋家那娃娃医治。”靳辰唇角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再给他提一个新的条件。”

向谦眼神诡异地看着靳辰:“你这鬼丫头想什么呢?你跟姓齐那小子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嘛?宋家那娃娃还是你亲外甥,难道你只是表面对他们好,事实上很讨厌他们?没看出来你这丫头竟然这么两面三刀心思歹毒,连个小娃娃都不放过!真的让为师大开眼界……”

“老头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靳辰没好气地白了向谦一眼,打断了他的话,“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个人渣?”

向谦再次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靳辰:“死丫头你说我什么?你骂谁呢?”

“骂谁谁知道。”靳辰唇角微勾。

“丫头你是不是想打架?!”向谦对着靳辰怒目而视,直接拍案而起了。

靳辰淡定如斯地坐在那里看着向谦摇摇头,一脸不认同地说:“师父哇,作为一个神医,你应该懂得怒伤身的道理啊!你看看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生气,这会折寿的懂不?打架的事儿咱们改天再说,你能不能让我好好地把话说完?”

向谦一腔怒火被靳辰给浇灭了,猛然又坐了下来,看着靳辰气哼哼地说:“快说到底要干嘛!答应不答应看老夫心情!”

靳辰唇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师父,你一向出手给人医治都是有规矩的,齐皓诚不是为自己求医,也不是为他自己的儿子求医,师父如果直接出手医治的话,岂不是坏了规矩?”

向谦胡子抖了抖,看着靳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其实很简单。”靳辰微微一笑,“等齐皓诚回来了,师父就告诉他,等宋家那娃娃真的成他儿子了,你才会出手医治。”

向谦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看着靳辰说:“好哇你个鬼心眼的丫头!原来打的是这样的主意!看来你跟姓齐那小子关系不错啊,竟然这样帮他!”

墨青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笑而不语,再次感觉自家小丫头真的是七窍玲珑心啊!

墨青知道靳辰想促成齐皓诚和靳晚秋走到一起,但是怎么帮才能真正起到作用,这是一个问题。其实齐皓诚和靳晚秋在一起,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两个最大的障碍,一个是宋老国公,一个是宋安翊。而宋老国公反对的理由,大部分也是因为宋安翊。

齐皓诚想要成功娶到靳晚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这次他为宋安翊向鬼医向谦求医成功的话,可以在追妻路上前进一大步,但是前面还有更多步。因为齐皓诚不可能作出挟恩要求靳晚秋嫁给他这种事,也不能要求宋家为了报答他,答应他娶靳晚秋。齐皓诚并不是那样的人,固然他想跟靳晚秋在一起,但他为宋安翊做的这些,只是想证明给靳晚秋看,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但如果这是鬼医向谦提出的一个十分不近人情的要求的话,那就跟齐皓诚无关了……在齐皓诚已经拼了命完成鬼医的要求之后,他该做的已经做完了,而一向阴晴不定的鬼医向谦突然又提出一个新的苛刻条件,说除非宋安翊成为齐皓诚的儿子,否则他不出手,这与其说是在为难齐皓诚,不如说是在为难宋家人,准确来说就是在为难宋老国公。

鬼医向谦恶名在外,他出尔反尔又增加新的条件自然是极有可能的,没有人会怀疑齐皓诚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因为没有人认为鬼医向谦是可以被人左右的。

在齐皓诚被摘出去之后,摆在宋家和宋老国公面前的难题就是,如果他们想救宋安翊,那么就要答应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嫁给齐皓诚。当然,宋老国公可以选择不答应,那么他也很清楚不答应的后果,因为宋安翊的身体状况,他最清楚不过,他英年早逝的孙子宋天临就是个例子……

是选择让宝贝重孙错失恢复健康的机会,永远病弱下去,甚至活不到长大,还是选择让宋安翊得到一副健康的身体,只是要管齐皓诚叫爹,这对宋老国公来说太难了。不过靳辰相信,他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的。

靳辰表示自己对真正的朋友绝对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她说过要帮齐皓诚娶到靳晚秋,就一定会帮忙。说通宋舒对靳辰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靳辰觉得意义不是很大,因为宋舒单纯善良的性格注定了她不会阻止靳晚秋再嫁,而就算把宋天行和宋舒兄妹俩都说服了,让他们都劝宋老国公,也没有多大可能改变宋老国公的心意,结果可能只是把宋老国公气个半死而已。

靳辰并不讨厌宋老国公,一个儿子孙子都比他走得早的可怜老头而已。而靳辰看得清楚,不管是谁出马想要劝说那个姓宋的倔老头,都不会成功的,这也是齐皓诚过去三年这么苦逼的原因,因为他其实也很清楚事情的困难程度,一个不小心,容易弄巧成拙得不偿失。

所以,靳辰决定给宋老国公来一剂猛药。宋老国公不是最宝贝宋安翊吗?不想让靳晚秋再嫁主要也是为了宋安翊,那么就逼他做个选择吧!

靳辰的心思墨青一眼就看透了,而向谦也很快想明白了,靳辰表面上让他为难齐皓诚,实则是在帮齐皓诚。这让向谦心中感觉怪怪的,他本以为这个丫头对别人跟对他一样,凶残野蛮粗暴无礼,因为他这几天也刻意打听到了一些靳辰嚣张狂妄的“黑历史”。

只是这会儿向谦突然有一种感觉,他收的这个小徒弟貌似只是对他才这么坏,对别人都挺好的嘛!这让向谦心中莫名感觉酸溜溜的,极度不平衡!

“哼!想让为师帮忙,拿出你的诚意来!”向谦看着靳辰意有所指地说。

“好。”靳辰唇角微勾,“一株灵蛇草,不能再多了,不然免谈!”

向谦……臭丫头你竟然都不给为师一个机会开口要紫心果?!气死我也!

靳辰一看向谦怪异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微微一笑说:“师父,你不用这么着急忙慌地想着搜刮我从百毒禁地里带回来的宝贝,那些其实都是徒儿带回来准备孝敬师父的,不过什么时候才能都给师父,可就要看师父的表现了。”

“真的?鬼丫头你可别骗我!你想要什么?你有什么要求?都提出来!”向谦眼睛一亮,看着靳辰有些激动地说,一副似乎占到了大便宜的样子。

墨青笑而不语。怎么感觉向谦和靳辰师徒俩的角色互换了一样,明明应该是靳辰求着向谦的,可是这会儿,主动权不知不觉地又全部掌握在了靳辰的手中,向谦已经在被靳辰牵着鼻子走了还不自知,这画面,墨青表示他很乐意看到。

“师父,咱们来日方长,急什么?”靳辰微微一笑,“齐皓诚的事情师父可是答应了?”

“答应!没问题!”向谦不假思索地说,“你放心,绝对保证让姓齐那小子娶到媳妇儿,还捡个健康的便宜儿子!”

“那徒儿就等着看师父的高招了。”靳辰笑得别提多乖巧可爱了,“现在师父是不是应该好好教导徒儿一些基本的医术和毒术了?”向谦给的那本书很精妙,不过里面很少涉及基础的东西,靳辰虽然把那本书背下来了,大部分也都理解了,但还是决定要从基本的医理和毒理开始学,把根基打好了,才能真的学以致用。

向谦虽然没表现出什么,但心中是有些诧异的。他本以为靳辰已经看过了很多高深的医术和毒术,就不会再愿意从基础学起,谁知道靳辰没有打算直接让他给她讲解那本书里面的疑惑之处,而是打算从最基本的东西从头开始学,这倒是让向谦对靳辰刮目相看了。

“死老头!你到底教不教一句话!”靳辰拿着装着灵蛇草的那个盒子把桌子敲得砰砰响,哪里有一点为人徒弟的模样?

向谦轻飘飘地看了靳辰一眼:“早晚有一天,为师会被你气死。”

靳辰嘿嘿一笑:“师父,来来来,看徒儿这求知若渴的眼神,赶紧的别藏私!”向谦说他感觉早晚有一天会被靳辰气死,靳辰想说,这跟她拜向谦为师的终极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学会向谦的本事,然后成功把他给气死!

“你出去。”向谦白了墨青一眼说。

“那可不行。”靳辰拉着墨青说,“他不能走。”

“为什么不能走?老夫可没收他当徒弟!”向谦没好气地说。

“师父,你长得那么丑,我一直看着你会心情不好的。”靳辰一本正经地看着向谦说,“我家小青青这么好看,看着养眼多好啊!”

向谦:“啊啊啊啊啊!死丫头你就是要气死我!”

这天傍晚时分靳辰才和墨青一起离开向谦那里,向谦被靳辰逼着讲了一天的医理基础,讲得口干舌燥的,还得看着靳辰和墨青时不时在他面前秀恩爱,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的样子,这一天下来,向谦只有一个感觉,心好累……

靳辰很开心地抱着墨青回去了,因为如今墨青不能用武功,也不能用轻功。墨青感觉怪怪的,在被靳辰揽着腰飞来飞去的时候,莫名觉得靳辰好霸气,而自己小鸟依人……

“你要不要学凌云步?”回到星辰阁吃过晚饭之后,靳辰突然想起来就问墨青,“你现在不能用轻功,如果用凌云步的话,几乎不需要用内力,比较适合你。”

墨青微微一笑把靳辰拥入了怀中:“小丫头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真的很爱我?”

靳辰笑嘻嘻地用手指挑着墨青光洁如玉的下巴,唇角微勾说:“我当然很爱你……这张脸。”

墨青笑着摇头,点了一下靳辰的鼻子说:“你就是故意的。”

靳辰很无辜地表示:“故意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当晚靳辰非常认真地把凌云步的心法教给了墨青,而墨青的资质当然不是魏琰能比的,很快就融会贯通学会了。他最高兴的是,接下来就算不解毒,也不用靳辰抱着自己飞来飞去了……

第二天靳辰又跟墨青一起去向谦那里上了一天的基础知识课,从向谦那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靳辰和墨青都做了易容,大摇大摆地一起走上了千叶城的大街。

明天千叶城外有一件大事,那就是一个名叫南宫柔的姑娘跟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萧遥约战在千叶城外。不少百姓都在纷纷说着明天一早一定要去城外占个好位置,这等绝顶高手的比试可是千载难逢,不看实在太可惜了。虽然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南宫柔究竟是谁,但是这不妨碍他们想象南宫柔的武功有多高。如果不是真的高手的话,也不敢这么大张旗鼓地挑战天下高手排行榜上的人。

墨青和靳辰去了天香楼吃饭,进天香楼的时候还碰上了带着杜腾从里面出来的魏琰,墨青和靳辰若无其事地跟魏琰擦肩而过,连个特别的眼神都没有给魏琰。

而魏琰离开天香楼之后,就暗中去了忘忧阁。

“怎么样了?”

忘忧阁三楼的一个豪华房间里,魏琰慵懒地躺在那里,媚娘恭敬地垂首站在不远处。

“回主子的话,一切都是按照主子的吩咐做的,萧遥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媚娘恭敬地说。

萧遥已经在忘忧阁住了好几天了,媚娘给萧遥安排的都是忘忧阁中最妩媚勾人的姑娘,而每天萧遥喝的酒里面,都被下了少量的催情壮阳药。因为每次下的药量都很少,而且无色无味,一向沉迷酒色的萧遥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反倒是真的过起了醉生梦死的快活日子,夜夜笙歌,有时候白天也要拉着姑娘滚床单。这才没过几天,眼底就一片青黑,明显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魏琰唇角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桃花眼中满是算计:“可千万别忘了,在他离开之前,给他吃最后一副药。”

听到魏琰意有所指的话,媚娘垂眸恭敬地说:“主子放心,属下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最后一副药,当然不再是催情药,而是断子绝孙的药,这可是魏琰一早就吩咐好了的。

“好了,下去吧,别忘了收他的银子。”魏琰声音慵懒地说,他可从不做赔本的生意。

媚娘退下之后,魏琰拿起手边的酒杯就朝着杜腾扔了过去:“发什么呆呢?”

杜腾回神,躲过魏琰扔过来的酒杯,弱弱地说:“爷,属下想小颜妹妹了。”

“还小颜妹妹?人家叫过你一声哥哥吗?”魏琰白了杜腾一眼。

杜腾嘿嘿一笑说:“爷,您可是答应属下了,等这次墨王爷把靳五小姐娶回去,属下就要娶小颜妹妹当媳妇儿的!”

“有这事儿?我答应过你?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魏琰装模作样地说。

杜腾瞬间哭丧着脸苦逼兮兮地看着魏琰:“爷,你不能因为宋小姐不喜欢你,就不让属下娶媳妇儿啊!”

魏琰跟炸了毛一样从软榻上一跃而起,朝着杜腾打了过来:“杜子你找死是不是?胡说什么?”

杜腾一边躲着,一边弱弱地想,主子你现在这明显的恼羞成怒已经说明问题了,还嘴硬……

却说那边,靳辰和墨青在天香楼美餐了一顿之后,刚刚回到靳将军府星辰阁坐下,墨青微微蹙眉:“东方玉出事了。”

“刚刚那是风清给你发的信号?”靳辰刚刚听到了一声很怪异的短笛声。

“嗯。”墨青微微点头。

“那就去看看吧。”靳辰说。正好他们脸上的易容都还没有洗掉。

靳辰倒是没让墨青留在星辰阁等着,直接跟墨青一起运起凌云步朝着千叶城一个方向而去了。

东方玉和燕云都面色不好地被风清和风扬挡在身后,而围攻他们的有十几个人,清一色的高手,而且靳辰感觉这些人明显不是专业的杀手,因为用的武功和武器都不像。既然不是杀手,那就是江湖高手了。

靳辰很快认出了带头的男人,因为上次也是这个男人找东方玉的麻烦,正好被靳辰给碰上了。

“再看一会儿。”靳辰和墨青站在一个黑暗的角落,看着不远处的战局,并没有立刻前去帮忙的打算。

“我怎么觉得那些人只是冲着东方玉来的,似乎没想动燕云。”过了一会儿之后,靳辰若有所思地说。

“嗯。”墨青微微点头,他也有同感。

该看的都看完了,靳辰捏了一下墨青的手,然后执剑飞身而出,冲入了人群中。

本来黑衣人即将要占上风了,带头的男人心中刚刚涌出一丝喜悦,准备一鼓作气把风清和风扬拿下,然后杀掉东方玉的时候,谁知道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回头一看大惊失色,一个娇小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在黑衣人中穿梭,所过之处,真的可以用杀人如切瓜来形容……

带头的黑衣人走神的时候,风清一剑招呼到了他的胳膊上,他突然感觉今天又无法成功了,就开口下令撤退。

只是这次,他不可能再像上次那么好运了。风清和风扬缠住了他的脚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靳辰没用多久就把他带过来的人给杀了个七七八八,就剩下两个都已经被吓破了胆……

“东方玉!你不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吗?为什么不自己出手?”黑衣人情急之下,出言想要激东方玉出手。

东方玉神色淡淡地没有说话,目光平静地看着靳辰把黑衣人都给杀光了之后,把剑架在了带头之人的脖子上。风清上前揭下了带头黑衣人的遮面布巾,露出他那张年轻的四方脸庞,燕云惊呼出声:“赵宇师兄?!”

原来真的认识啊……墨青走了出来,东方玉微微愣了一下,下一刻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上次靳辰出现的时候是个模样平凡的少年,这次变成了一个模样平凡的少女,而墨青也易容了。

“赵宇师兄,你为什么要杀我?”燕云看着面色变幻不定的赵宇问道,神色有惊诧,也有受伤。

紫阳门如今的掌门是燕云的父亲燕齐,而紫阳门有三个大的分支,分别由燕齐、燕齐的师弟卢野和燕齐的夫人柳如眉掌管。在东方玉出现之前,紫阳门的师兄妹三人占据了天下高手排行榜的前三,他们在紫阳门中地位很高,每个人都收了很多的徒弟,形成了紫阳门的三个大的支脉。

燕齐和卢野门下都是男弟子,而紫阳门所有的女弟子都拜入了柳如眉的门下。三个分支的弟子之间虽然一直都有竞争,毕竟再大的门派,资源也是有限的,想要出头并不容易。但竞争归竞争,因为紫阳门绝对禁止弟子之间互相残杀,所以并没有出现过很过分的争斗。

燕云口中的赵宇师兄,就是卢野座下排行第三的得意弟子,武功在紫阳门年轻一辈中也是佼佼者,刚刚对付风清和风扬两兄弟也没有落了下风。

而燕云作为紫阳门的大小姐,一向是众星拱月的存在,所有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都是宠着燕云甚至讨好燕云的,也包括这会儿暗中来刺杀的赵宇。

燕云不明白,赵宇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会不会都是他们紫阳门的弟子……

而赵宇看着燕云,神色怪异地冷笑了一声说:“大小姐,我当然不会杀你,我是来杀东方玉的。”

燕云眉头紧蹙:“为什么?玉哥哥根本就不认识你。”

“玉哥哥?”赵宇冷笑,“大小姐叫得这么亲热,我却只为卢晟师兄感到不值!他才是跟大小姐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对大小姐难道不好吗?就因为这个病怏怏的小白脸,大小姐就无情地抛弃了卢晟师兄!”

靳辰微微挑眉,她刚刚还在想这个名叫赵宇的男人难道是因为爱慕燕云才想要杀掉东方玉的?可没曾想事实比她想象的更加狗血。这男人这么拼死都要杀了东方玉,竟然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也是醉醉的……

燕云不可置信地看着赵宇:“你在说什么?我只当卢晟师兄是兄长,从来都没有男女之情!”

“哼!你们现在郎情妾意的,你自然会这么说!”赵宇看着燕云的神色十分不满,“你可知道卢晟师兄一直都在借酒浇愁,为此还被我师父责骂吗?”话落又自嘲地说,“罢了!跟你们说这么多也无济于事,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傻大个儿,你难道爱慕你的卢晟师兄?”靳辰看着赵宇神色怪异地问了一句。

赵宇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瞪大眼睛看着靳辰怒吼到:“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卢晟让你来的?”靳辰接着问。

“师兄根本不知道我来千叶城!”赵宇大声说。

“你这么舍己为人,你爹娘知道么?”靳辰看着赵宇神色嘲讽地说,“卢晟喜欢燕云是他自己的事,他有本事就自己杀了东方玉,你瞎替人家出什么头?简直是脑子有病。看看地上这些,你的师弟们,都因为你死了,你现在什么感觉?”

赵宇神色一震,看到地上的尸体,心中真的生出了后悔……他跟卢晟从小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可是他不该看到卢晟黯然神伤借酒浇愁的时候,就一时冲动带着师弟们过来给卢晟报他口中所谓的夺妻之仇……

“我们走吧。”墨青过来揽住了靳辰的腰,靳辰觉得自己也是闲的,跟一个脑子有坑的人废什么话?

墨青和靳辰直接走了,而风清和风扬问东方玉要怎么处置赵宇的时候,东方玉神色淡淡地说了一句:“放了他吧。”

本来已经在等死的赵宇不可置信地看着东方玉:“你为什么不杀我?”

东方玉神色平静地说:“不为什么。”话落拉着神色怔然的燕云走了。其实东方玉根本不了解紫阳门内部是什么情况,他也不想了解,因为他想娶燕云,只是因为燕云这个人,而不是想要成为紫阳门门主的女婿。

东方玉知道卢晟是卢野唯一的儿子,卢野因为他而被墨青拉下了天下高手排行榜,或许卢野本来还打算让自己的儿子娶燕云,但这些如今都无关紧要了,东方玉真的不想掺和这些事情,他只希望跟燕云成亲之后,可以远离这些是是非非。

至于放了赵宇,倒不是东方玉善良,而是他很清楚,赵宇已经后悔他的所作所为了,绝对不可能再来杀他。

“玉哥哥,对不起。”回到客栈之后,燕云有些难过地对东方玉说。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今有些六神无主了。

“傻丫头。”东方玉微微一笑,抱住燕云说,“这又不是你的错,不用放在心上。”

“赵宇师兄一向没什么心眼的,为人有些冲动莽撞,可是他以前对我很好的。”燕云声音闷闷地说。

东方玉眼眸微闪。赵宇没什么心眼,卢野和卢晟父子俩就不一定了,赵宇这样的人其实很容易被人利用。

“早点休息吧,明日我们还要去城外为南宫柔和萧遥的比试做个见证,然后你就可以回家了。”东方玉对燕云微笑着说。

“嗯。”燕云点头,看着东方玉说,“玉哥哥,等成亲了,你就带我离开紫阳门,我们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生活好不好?”

“好。”东方玉微笑点头。

第二天一早,大批的人都纷纷出了千叶城,到了城外五里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因为夏国皇室为了即将到来的这场高手比试,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派人专门在此地搭建了一座高大的比武台。

旭日初升的时候,比武台周围已经人山人海了,而东方玉和燕云的到来也让众人更加期待接下来这场比武了。他们眼中的东方玉就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而燕云是紫阳门和武林盟的大小姐,他们几乎可以代表整个武林了。

夏国皇室还专门在比武台周围设置了一些位置,自然不是给普通的老百姓准备的,而是给特殊身份的人准备的。譬如东方玉和燕云,还有即将到来的太子夏毓杰,以及一些贵族子弟,其中包括靳家五小姐靳辰。

夏毓杰来的时候带着靳扬,他落座之后开口问靳扬:“你五妹怎么还没来?”他身边的位置就是专门给靳辰准备的,而靳辰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比武结束之后协助大内高手杀掉萧遥。

靳扬看了一下四周说:“小五应该已经来了,她说要藏在暗处,找到合适的时机就动手。”

夏毓杰微微点头说:“这样也好。”话落又开口说道,“不过那个南宫柔为何会来了千叶城呢?她不是墨青的人吗?难道就是专程过来挑战萧遥的?”夏毓杰在雪狼国见过墨青身边的南宫柔,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没想到再次听到南宫柔这个名字,是这样的情景。

“或许吧。”靳扬有些不确定地说。他今日一早去找靳辰的时候,琴韵说靳辰已经走了,而且靳辰让琴韵转告靳扬,说她会在暗中出手的,让靳扬放心。这下靳扬又开始怀疑靳辰是不是南宫柔了……

魏琰随后到了,而且坐在了夏毓杰身旁。

“逍遥王,南宫小姐何时来的千叶城,为何现在都还没出现呢?”夏毓杰微笑着问魏琰。

魏琰唇角微勾:“这个啊?本王也不清楚。”

“哦?”夏毓杰神色有些不解,“南宫小姐不是魏国墨王府的人吗?”

“不是。”魏琰似笑非笑地说,“她不过是奉师命保护墨青一段时间,早就离开了。本王也许久没有见到她了。”

“逍遥王可知南宫小姐师出何门?”夏毓杰有些好奇地问。

“不知道。”魏琰说。

夏毓杰微微一笑没有再问下去,而没过多久之后,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因为萧遥出现了。

一眨眼的功夫,萧遥已经由远及近,飞身上了比武台,手中那把镰刀依旧寒光四溢,而他眼底的青黑明晃晃地告诉世人,他是个纵欲过度的淫贼……

“东方玉,燕大小姐,夏太子,还有魏国的逍遥王。”萧遥笑容诡异地扫过比武台下坐着的人,“你们能来,在下真的受宠若惊啊!”

“萧遥公子想多了,我们是为了看南宫柔而来的。”魏琰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萧遥说。

萧遥哈哈大笑了起来:“逍遥王这话说的,倒像是认定在下今天会输一样,到时候可别打了自己的脸!”在场的人这么多,这是一场十分正式的比试,萧遥也不会乱来。

“本王倒是想打脸,只是萧遥公子有没有实力给本王提供这个机会,本王实在是很怀疑。”魏琰似笑非笑地说。

“那就比试之后见真章吧!”萧遥冷笑一声说,然后朝着四周看了一圈,高呼了一声,“南宫柔!不管你是黄毛丫头还是老妖婆,赶紧滚出来!”

“哪里来的孙子这么聒噪?”

一声清喝由远及近,众人纷纷转头去看,就看到一个面容清秀身姿窈窕的妙龄少女以一种诡异的步伐,用极快的速度一眨眼就到了跟前,然后上了比武台。这下众人不用再猜测胆敢挑战萧遥的南宫柔是不是个老太婆了,因为事实摆在面前,这姑娘看着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

围观的众人神情都有些兴奋。萧遥可是成名已久的高手,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南宫柔真的不是不知天高地厚?毕竟她的年龄摆在那里,太容易让人怀疑她的实力了。

萧遥其实从云姬口中听过南宫柔这个名字,似乎跟秦蓝有什么关系,但是当时萧遥根本没往心里去。这会儿看到南宫柔站在自己面前,萧遥也大大地意外了。这样昭告天下大张旗鼓地挑战他的,竟然是个黄毛丫头?!如果他不能在三招之内秒了这个丫头的话,一定会被天下高手耻笑的!

萧遥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镰刀,看着靳辰的眼神是赤裸裸的轻蔑:“小妹妹,你知不知道不自量力这四个字怎么写?”

“谁特么是你妹?”靳辰手腕一翻,拿出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出来,看着萧遥一脸厌恶地说了一句,引起了围观之人忍不住的哄笑。这场比试的一开始就很有意思,这个性格很特别的小姑娘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而靳辰此时顶着南宫柔那张脸,穿着南宫柔穿过的衣服,用了南宫柔用过的凌云步来的,手中还拿着南宫柔的标志性武器匕首,夏毓杰和靳扬这些见过南宫柔的人都表示,这就是他们记忆中的南宫柔。

“好一个烈性子的小丫头,如果今天你输了,就给哥哥暖……”萧遥看着靳辰不怀好意地说。这丫头的容貌虽然不是顶顶出色的,但是身段很好,性子很烈,他喜欢。

“本姑娘今天就送你去地底下给阎王爷暖床!”靳辰话音未落,就身姿诡异地朝着萧遥杀了过去。

萧遥已经发现靳辰用的是凌云步了,而萧遥原本对靳辰的轻视之心,很快就收起来了。他只是听说过凌云步的威力,本来以为只是当做轻功来用的,可是没想到这个突然冒出来挑战他的小丫头竟然把凌云步用得这么诡异,进攻的时候速度快得让人防不胜防,躲避的时候身形闪得让人眼花缭乱。

而萧遥一开始看到靳辰的武器是不起眼的匕首还很鄙视,可是很快就发现,有人竟然可以把用来暗杀的匕首用得这么出神入化,简直像是个行走在阳光之下的超级杀手!

而匕首这样武器和凌云步结合起来的时候,可谓相得益彰,围观的人已经几乎看不清楚靳辰的身形了,惊呼声赞叹声此起彼伏。

夏毓杰都忍不住感叹了一声:“南宫小姐的武功似乎更加厉害了!”

靳扬微微皱眉,还是感觉比武台上那个凶残霸气的姑娘跟他家小五好像啊!气质很像,感觉很像,可是容貌不一样,最重要的是,武功很不一样……

靳扬不会知道,靳辰会的武功种类很多,靳扬知道的,只是靳辰在他面前展现过的而已。

而魏琰不得不承认,他最近学会的凌云步在靳辰面前简直被秒成了渣渣。魏琰如今对凌云步的使用跟靳辰相比也就是入门级别。

“玉哥哥,这个南宫柔好厉害啊!”燕云都忍不住惊叹到。她是紫阳门和武林盟的大小姐,虽然自己不是高手,但是从小到大见过的高手多了去了。可是女子之中,她可从未见过如今年轻又如此厉害的高手。

东方玉微微一笑:“是啊,萧遥这次要败了。”

比武台上的萧遥也有这种感觉……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江湖上逍遥自在这么久,竟然有一天会栽倒在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手里!在今天来之前,萧遥还在想,他一定要干净利落地赢了这场比试才能保住高手的面子,可是这会儿他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个向他挑战的小姑娘怎么有一种想要把他斩杀当场的感觉?!

萧遥的感觉是没错的,靳辰的确没打算让萧遥活着离开这个比武台。他们的仇怨早就结下了,之所以留萧遥到现在,是因为靳辰要当着世人的面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这是南宫离要求她完成的任务。准确来说,萧遥就是“南宫柔”扬名天下的垫脚石而已。

在挑战天下高手排行榜的比试中,可从来没有规则说不允许杀人。江湖规矩,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输赢要凭实力,生死就只能各安天命了……

------题外话------

换季的时候天气多变,游游身边同事最近好多生病的,大家要注意防风保暖,不要感冒发烧了~↖(^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