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风水轮流转/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战足足打了一个时辰,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生怕一眨眼就错过了什么精彩之处,因为两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有越来越快的趋势!

“靳扬,你觉得本宫还有出手的必要吗?”一直在观战的夏毓杰心情颇好,唇角微微勾起问了靳扬一句。此时战局已经相当明显了,萧遥这个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自然不是浪得虚名,而南宫柔这样大张旗鼓地挑战萧遥,也绝对不是不自量力。这是一场很精彩也很残忍的高手对决,而这场战斗的结果,正在朝着夏毓杰期待的方向发展,他觉得他安排的那些高手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萧遥快要输了。”靳扬神色认真地说,目光依旧看着比武台上的两个人。说话间的功夫,萧遥身上又被南宫柔招呼了两处伤口,脸色已经越发难看了。

“本宫怎么觉得,南宫小姐似乎跟萧遥有什么仇怨,根本没打算让萧遥活着离开呢?”夏毓杰在问靳扬,眼神却看了一眼身旁的魏琰。

魏琰神色如常,唇角微微勾起说:“萧遥这个贱人,跟他有仇实在是太容易了,夏国皇室不也跟他有仇吗?”魏琰知道,夏毓杰此时心中对于南宫柔有很多好奇和探究,想要从他这里问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不过很可惜,魏琰只能说四个字,无可奉告。

围观的百姓中其实不乏从天下各处赶来观战的高手,不过他们都很低调,目的只是为了观看一场高手过招而已,某些人或许还想看看自己跟天下高手排行榜上的绝顶高手实力差距到底有多大。

向谦也在人群中混着,看到台上那个煞气四溢的南宫柔的时候,眼眸微闪,轻嗤了一声,自言自语了一句:“鬼丫头,以为换了一张脸,老夫就认不出你了吗?竟然还有个名字,竟然都不告诉我!过分!实在是过分!”

向谦的自言自语并没有其他人听到,而他完美地混入了百姓中间,身上一点鬼医的气质都没有,也完全看不出是个高手。靳辰的易容术很高明,但是对于向谦这样的神医来说,辨认一个人的身份,可不仅仅是看脸,而且脸部的易容,本就很难逃脱向谦的火眼金睛。

而向谦兴致勃勃地看着台上那个凶残霸气的小姑娘把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给逼得连连后退,狼狈不堪。事实上胜负已经快要分出来了,向谦感觉还是挺高兴的,觉得自己的眼光相当不错,心中鬼畜地想,是不是要求靳辰用向灵儿的名字挑战一下天下高手排行榜前三位的高手,等靳辰赢了,他可以借机宣告天下,那是他鬼医向谦的高徒!哈哈哈!向谦想想就觉得心中激动不已啊!他都能想象到那些所谓的高手们对他选徒弟的能力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了!

“这位南宫柔姑娘要赢了啊!”向谦不远处有个壮汉大声说道,“再过一会儿,她就能够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位置了!”

向谦心中莫名有些嘚瑟:哼,那个在众人面前光芒万丈的姑娘是老夫的徒儿!

“是啊是啊!这样看来,南宫柔姑娘的武功,比鬼医向谦都要厉害!”另外一个人大声说。

向谦神色一僵,就听到第三个人很认同地说:“没错!鬼医向谦在高手排行榜才排第五,南宫柔姑娘马上就是第四了。”

“而且南宫柔姑娘是天下高手排行榜上最年轻的一位,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向谦的脸已经黑得跟锅底一样了,不久之前的嘚瑟如今都变得酸溜溜的。如果被人知道那丫头是自己的徒弟,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徒弟武功比他自己还厉害?这怎么可以?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放啊!这不行!绝对不行!

靳辰可不管向谦那个鬼畜的老头心中在算计什么,她此时全心全意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弄死萧遥!

靳辰其实从比武一开始就能感觉到,跟上次交手时候相比,萧遥的武功不仅没有任何进步,而且脚步隐隐有些虚浮。靳辰知道,萧遥这些天一直在忘忧阁里醉生梦死,想来是纵欲过度了。

于是,靳辰越打越轻松,越打越占上风,而萧遥开始没多久,就有些乱了阵脚。

不仅仅是因为忘忧阁里的醉生梦死,也不仅仅是因为被魏琰暗中下了药导致的纵欲过度,萧遥一开始对靳辰的轻视,就让他无法占到任何先机。

高手过招,从开始的那一刻一直到分出胜负,分分秒秒都很关键。实力本就不比萧遥弱的“南宫柔”姑娘,跟萧遥相比,精力充沛,专注认真,萧遥注定是在劫难逃了!

在萧遥身上第五次挂彩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输定了,不准备再打,因为再打下去,他只会输得更惨。萧遥感觉跟他交手的这个小姑娘武功和心智堪比妖孽,打了一个时辰,愣是没见一点疲惫,速度反倒越来越快,出手越来越凶残!萧遥心底其实已经有些怕了,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靳辰身上传出的致命杀意……

所以萧遥虚晃一招之后,抽身而退,高呼了一声:“我认……”

“输”字还没出口的时候,靳辰的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寒气四射的流光,直直地插进了萧遥的脖子!

围观的众人在萧遥后退开口的时候都知道萧遥要认输了,这场比试胜负已分,结果已经出来了,可都没想到,靳辰竟然在萧遥认输的话说了一半的时候,直接出手杀掉了萧遥!

没错,萧遥死了,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高手萧遥就这么死了。靳辰的匕首直接射穿了他的脖子,他瞪大眼睛,直挺挺地摔下了高高的比武台!

这天,有很多人都亲眼目睹了一代高手惨死,甚至有不少人近距离看到了萧遥有些恐怖的死状。他的脖子没有断,脑袋没有掉,而脖子上面插着一把匕首,只能看到匕首的把还留在外面……

没有人高声喝彩,没有人大声赞叹,因为所有人都被惊到了。高手都是爱惜羽毛的,杀人都是暗中出手,像南宫柔这样,在一场世人皆知的正式比武上面,在众目睽睽之下,甚至对手已经准备认输的时候,还是选择把对手残忍地杀死,完全可以说是高手中的异类了。

毕竟按照众人的想法,萧遥要认输,南宫柔就应该停手,然后双方再客气两句,说一下什么“是我技不如人”或者“承让了”之类的场面话。可是并没有,大家看到了开头,却在即将结束的时候,依旧没有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尾。

夏毓杰都惊呆了。在看到萧遥要认输的时候,夏毓杰还在想如果萧遥认输了,南宫柔应该不会再对萧遥出手,他还要准备吩咐大内高手看准时机行动。谁知道,萧遥竟然就这么死了,甚至让一直盼着他死的人都有一个感觉,这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是不是死得太快了一点儿?

最先反应过来发出声音的是魏琰。魏琰直接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似笑非笑地说:“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夏毓杰嘴角抽了抽,魏琰这是装什么呢?夏毓杰才不相信魏琰跟南宫柔之间没有联系。

“云儿,你来宣布结果吧。”东方玉轻轻握了握燕云的手,燕云才反应过来,眼中还有未褪的惊诧之色。她观看这场比试,从一开始一直到萧遥死之前的那一刻,心中都一直在感叹这个叫南宫柔的姑娘好厉害!可是萧遥死的那一刻,燕云心中只有一个感觉,这个叫南宫柔的姑娘,好凶残啊……

不过没有规则说靳辰不能在比武的时候杀掉萧遥这个对手,如果有人要说萧遥已经认输了靳辰不该再动手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反驳说,萧遥只说了“我认”两个字,谁知道他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啊?说不定萧遥要说的话是“我认识你”呢!没说完“我认输”三个字就不能算正式认输,死了也活该。

而萧遥在天下的名声一直都很臭,就算他死了,死得很惨,也不会有人为他出头,与新晋的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为敌的。

没错,南宫柔这个名字,在燕云起身宣布“比武结束,南宫柔胜”的时候,已经正式登上了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位置,也正式成为了天下高手排行榜上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高手。

“逍遥王,不如邀请南宫小姐,大家一起喝两杯庆祝一下?”夏毓杰心情颇好地提议道。比武结束之后,围观的百姓已经三五成群在回千叶城的路上了。

“本王倒是想,不过也只能想想了。”魏琰唇角微勾。

就两句话的功夫,夏毓杰再往比武台上看的时候,上面已经空无一人,哪里还有什么南宫小姐?

夏毓杰失笑摇头:“看来南宫小姐真的就是专程过来比武的。”准确来说,是专程过来比武加杀人的。当然了,这个结果夏毓杰很喜欢。

靳辰成功地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回到了千叶城,还没进靳将军府的时候,就被人拦住了。

“哼!丫头你的秘密还不少啊!”向谦看着靳辰没好气地说,“你眼里还有为师吗?”

靳辰没想问向谦是怎么一眼认出她来的,因为这个问题对于有着鬼医之名的向谦来说相当低级。而靳辰感觉怪怪的,这老头的不爽源自于她的隐瞒?也是见了鬼了,他们师徒从过去到现在直到未来,都不会互相信任毫无隐瞒好嘛?

“师父,有件事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靳辰看着向谦,唇角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有什么该交代的,赶紧说!”向谦看着靳辰神色不满地说。一想到自己的徒弟在高手排行榜上的位置竟然比自己还要靠前,他就觉得心理十分不平衡,一点儿都没有自豪骄傲的感觉,只觉得没面子!太没面子了!

“师父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第一个师父吧?”靳辰看着向谦笑嘻嘻地说,顶着南宫柔那张清秀可爱的小脸,更加显得眉眼弯弯温柔无害了。

“这个为师当然知道!”向谦白了靳辰一眼,“不就是寒月寺那个圆慧老秃驴吗?他能跟为师比吗?”

“非也非也。”靳辰不认同地摇头,看着向谦神色认真地说,“其实我想告诉师父的就是,我从小到大拜过的师父可不是一个两个,让我想想啊,一二三四五六七……如果我没算错的话,师父你都排到第十号了,作为我的第十位师父,以后徒儿有机会的话,会为您老引见一下您的九位前辈的。”

向谦不可置信地瞪着靳辰:“死丫头你说什么?我竟然排第十?!”

“没办法,先来后到嘛!”靳辰笑嘻嘻地说,“而且你是我拜过实力最差的一个师父。不过师父不要灰心,您老勉强还算不错啦!就这样,徒儿回家去了,明天再去找师父哦!”

靳辰话落,对着向谦乖巧地眨了眨眼睛,然后从向谦面前消失了踪影。

向谦简直要被靳辰气死了,在原地死命地捶胸顿足!他怎么就眼神不好收了这样一个徒弟呢?他竟然只是靳辰十个师父中的一个?还是排行第十的那个?还是实力最差的那个?这怎么可能?!

向谦冷静下来猛然回神,才意识到自己又被靳辰给涮了!靳辰怎么可能有十个师父?从数量上来看,这就是绝对不可能的,她才多大?从六岁离开千叶城之后到现在,一年拜一个师父,时间都不够用的。

向谦还认真地想了想,除了他和寒月寺那个圆慧老秃驴之外,靳辰最多也就还有一个师父,而且极有可能是个南宫姓的高手,不然南宫柔这个名字从哪里来的?

三个的话,向谦觉得勉强还可以接受。江湖上根本没有姓南宫的高手,而圆慧那个老秃驴整天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们哪能跟他这个名扬天下的鬼医相提并论?想到这里,向谦心理又平衡了,虽然他最晚成为靳辰的师父,但是从实力上来讲,他绝对是靳辰师父里面排名第一的!嗯,没错,就是这样!

已经被靳辰坑得习惯成自然的向谦,这会儿在面对有关靳辰的问题的时候,思维方式都已经在悄悄发生变化了。他的潜意识里已经认可并接受了靳辰这个徒弟,并为之自豪和骄傲,甚至会刻意跟靳辰其他的师父相比较,非要争个高下。这就是向谦在乎靳辰的表现,只是他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并且嘴硬得就算意识到也绝对不会承认而已。

是夜,靳辰和墨青一起在星辰阁中看着从向谦那里搜刮来的几本医术和毒术的书籍。靳辰看得津津有味,而墨青看天色已晚,就伸手把靳辰手中的书拿开,抱着靳辰微微一笑说:“小丫头,天色不早,我们该休息了。”

“急什么?还早呢。”靳辰要把书再拿起来的时候,就被墨青抱着直接转移到了床上。

墨青如今的身体表面看起来还算正常,但是其实并不是很舒服,即便吃了向谦后来给的药。原本在找到碧根草之前,压制体内毒性的药物对于墨青就快要彻底失效了,如今这样的情况,向谦其实能做的也有限。

所以墨青如今抱着靳辰睡觉的时候很规矩,也就是亲亲抱抱,不敢乱摸,更不敢做别的,因为他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

“其实我这会儿很好奇,秦蓝如果知道萧遥被我杀了,会是什么心情呢?”靳辰靠在墨青怀中,唇角微勾说道。

墨青微微一笑:“等消息传到秦蓝耳中,你送给她的礼物,应该差不多也能到了,到时候她应该会很惊喜的。”

靳辰嘻嘻一笑,神情愉悦地说:“是啊,就是给她千里送惊喜的。”

靳辰杀了秦蓝的心腹属下云姬,并且把云姬的头砍下来,让魏琰安排人暗中送去了雪狼国,要求必须送到秦蓝的床上去,如今应该已经在半路上了。

等萧遥被南宫柔杀死的消息传到雪狼国,秦蓝也差不多可以收到靳辰送的“大礼”了,到时候她的表情一定精彩至极,不能亲眼看到,靳辰表示还有点小小的遗憾。

第二天一早,靳辰就和墨青暗中出门去了向谦那里。如今靳辰对于学习医术和毒术的兴致很高,准备趁着向谦这段时间在千叶城,好好压榨压榨他。

而靳辰吩咐了琴韵,如果有人找她,就说她在练功不能打扰。

靳辰离开了,这天靳将军府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靳家二房的靳萱和三皇子夏毓轩的婚期就定在正月十八,也就剩下几天的时间。

靳二夫人一向没什么主见,而靳家二房这十几年来都是依附大房生活的,所以靳萱的亲事,包括她的嫁妆等等一切安排,都得大房这边的人来操心。

姚芊芊前不久查出怀了身孕之后,想着如果靳夫人开口,就把掌家的权力还给靳夫人,自己好好养胎就好。可靳夫人倒是开口了,却是说内宅的事情还是让姚芊芊管着,让靳月从旁协助,她不想再管了。

靳放和靳扬也不想让靳夫人再插手府里内宅的事情,所以姚芊芊就把一部分的事情交给了靳月来管。这也没什么不合规矩的,大家小姐在出嫁之前都要学习如何处理内宅事务的。

因为姚芊芊的胎不是很稳,太医说要静养,所以靳萱的亲事,事实上是靳月在操持,虽然该长辈出面的时候都是靳夫人和靳二夫人出面,不过这只是表面上的。

靳萱其实对于这种状况不是很满意,因为她一直感觉二房的人没有什么自主权,什么都要仰仗大房这边。

算是二房一家三口里面最有主见的靳萱,最近往大房这边跑得很勤快,也不怕别人说什么,对于自己亲事的方方面面,都想从旁看着,别出了什么岔子。

而靳萱这天一来到将军府,就听到下人说三皇子夏毓轩来了,她神色微喜,脚步都快了几分。对于自己未来的丈夫,靳萱还是有所期待的。

只是靳萱万万没想到,三皇子夏毓轩在将军府后花园散步,他身边竟然还跟着靳月。

看到夏毓轩和靳月并肩而行,有说有笑,夏毓轩看着靳月的眼神都是对靳萱不曾有过的温柔,靳萱的心咯噔一下就沉了下去,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女人都是相信直觉的,更何况靳萱这会儿亲眼看着夏毓轩和靳月亲密无间的样子,那样温柔浅笑的夏毓轩,靳萱都从未见过。而靳萱最近一直觉得靳月操持她的婚事不仅不上心,而且给她准备的嫁妆实在是太薄了,如今似乎一切都有了理由……

靳萱脸色难看至极,猛然转身就走,直接往前院靳放的书房而去了。

靳放和靳扬以及靳飞宇父子三人正在谈论一些军务,听到下人说靳萱要见他的时候微微皱眉,说他在忙,让靳萱回去,却没想到一向循规蹈矩的靳萱却推开下人直接冲到了靳放的面前。

“萱儿,你这是做什么?”靳放看着靳萱神色不悦地说。

“堂妹,发生什么事了?”靳扬看着靳萱微微皱眉问道。

靳萱还没开口,眼泪就下来了,突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靳放面前:“伯父,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到底怎么了?起来说!”靳放有些生气,这都什么事儿啊,靳萱再过几天就要成亲了,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

“我看到三皇子和月儿在后花园里……”靳萱只说了半句话,却让在场的三个男人神色都微微变了。

“你在胡说什么?”靳放脸色难看地拍了一下桌子。靳萱只说了半句话,可是她没说出来的话,暗示意味太浓了。可这怎么可能?靳月跟夏毓轩?靳放想都不敢想。

靳扬皱眉看着靳萱:“堂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靳扬最清楚靳月喜欢的是齐皓诚,怎么可能跟夏毓轩有什么暧昧?

靳飞宇依旧沉默不语,靳萱抬头泪流满面地看着靳放说:“伯父,我没有胡说,不信的话您亲自去看看!”

靳放猛地站了起来,下一刻又坐了下去,看了靳扬一眼,靳扬心领神会:“三皇子来了,我这就去请他过来。”

靳放又看了靳飞宇一眼,靳飞宇起身,虚扶了一下靳萱说:“堂姐,我先送你回去吧。”

靳萱有些失魂落魄地被靳飞宇给带走了,靳放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手中的毛笔被折断了都没意识到。靳月,又是靳月!靳放现在提起靳月就觉得烦,如果真如靳萱所说,靳月不知羞耻地跟三皇子夏毓轩有些什么首尾的话,靳放绝对饶不了她!

靳扬到了后花园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靳月,只有夏毓轩带着随从在里面散步。

“三皇子来了,是我们怠慢了。”靳扬行过礼之后,开口客气地说。

“我进府的时候听到管家说靳将军和大公子四公子都在书房议事,不好前去打扰。”夏毓轩微微一笑说。

“三皇子,请。”靳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夏毓轩跟着靳扬去了靳放的书房,说他只是上门来做客,并没有特别的事情。

而靳放和靳扬也不可能主动开口问夏毓轩跟靳月是不是有什么,三人随便聊了聊,气氛倒也融洽。

过了一会儿之后,夏毓轩说要告辞了,起身的时候,身上掉下了一样东西。他有些着急地去捡,可是在他捡起来之前,靳放和靳扬父子俩都已经看到了。靳扬在夏毓轩之前捡起了夏毓轩怀中掉落的那个荷包,看着上面熟悉的“月”字,面色微沉。

夏毓轩神色有些不自然,而这其实都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荷包也是故意在靳放和靳扬面前掉落的,捡荷包的速度也刻意放慢了。夏毓轩正准备把准备好的解释说出来的时候,靳放面色沉沉地开口看着他说:“三皇子,是在下教女无方,从今天开始,就让靳月去望月庵思过三个月!”

夏毓轩当时就有些傻眼了……为什么事情的发展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难道靳放和靳扬不应该好奇或者质问他身上为什么会有靳月的荷包吗?这样他就可以说他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对靳月情不自禁,他们已经私定终身,希望靳家人可以成全。

靳扬也面色不好地说:“给三皇子带来的困扰,靳家深表歉意。请三皇子放心,这件事绝对不会传出去,也不会影响到三皇子和萱堂妹的亲事。”看来靳萱之前看到的都是真的,夏毓轩和靳月的确有些不合规矩的举动。靳扬简直无法理解,靳月不是口口声声说着非齐皓诚不嫁?如今这又是闹的哪一出?难道是明知嫁给齐皓诚无望,所以想要抢了靳萱的未婚夫?简直是不可理喻!

夏毓轩此时心中在叫嚣:不啊!我希望这件事传出去啊!这件事对我没有困扰!我都想好怎么解决了!为什么靳放和靳扬父子如此果断并且默契地做出了决定,根本没有想要听他解释一句的意思?!

在靳月身上费了不少心思,认为成败在此一举,今天有备而来的夏毓轩此时心中憋闷得要死,可是靳放和靳扬父子俩已经这么直接明了地表明了他们对此事的态度,如果夏毓轩不傻的话,就不会继续说什么他跟靳月两情相悦,想要同时把靳月也给娶了的话。因为结果很可能是靳家人把靳月送到望月庵出家,然后跟他这个三皇子反目成仇!

夏毓轩发现自己想得还是太天真了,他本以为靳家全家人都宠爱靳月,会为了靳月的幸福和名声来考虑,从而成全他们。可是事实并非如此,靳放和靳扬似乎并不担心夏毓轩会把事情宣扬出去,而靳月怎么想的,他们根本没有打算先问一下……

夏毓轩真的很尴尬,很快就起身告辞了,再也没有看靳月的荷包一眼。

而夏毓轩走了之后,靳放一挥手,就把书桌上摆着的一个名贵的花瓶给扫到了地上,面色沉沉地冷声说:“扬儿,去把靳月给我叫过来!”

“爹,您消消气,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靳扬若有所思地说,“三皇子一直想拉拢靳家,他此举,或许是觉得萱堂妹对他的价值没那么大吧。”

“我当然知道夏毓轩在打什么主意!”靳放冷声说,“刚刚我们但凡有一点犹豫,夏毓轩就敢开口要求同时娶了靳家的两位小姐!”如果靳放和靳扬表现出紧张或者担心靳月的话,夏毓轩绝对会打蛇随棍上,要求把靳月娶了,甚至可能会说出已经跟靳月有过亲密的关系这样的话来,逼得靳家不得不就范。

靳放又不傻,他当然不会觉得是夏毓轩被靳月迷晕了头脑才做出这种事情来。夏毓轩明显别有用心,而他在靳月身上下的功夫,所图的,不过就是靳家的支持罢了!

“什么都别再说了!”靳放冷声说,“立刻去把靳月叫过来!”

靳扬微微叹了一口气,知道靳放被气得不轻,起身离开去找靳月了。

靳月还在自己的院子里想着不知道齐世子到底去了哪里,转念又想三皇子竟然还来找她,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她才看不上三皇子妃的位置……

“月儿,爹要见你。”靳扬见到靳月,就直截了当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靳月看到靳扬不太好的脸色,心中突然跳了一下,难道今天她曲意逢迎跟三皇子在后花园待了一会儿被人看到了?不应该啊,当时花园里没有别人,小梅一直都在为她望风。

“大哥,爹找我有什么事?”靳月故作不解地问靳扬。

“你去了就知道了。”靳扬神色失望地看了靳月一眼,转身大步离开了。靳扬发现,他到现在都无法理解他看着长大的亲妹妹靳月心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靳月心中忐忑地跟着靳扬去了靳放的书房,一进门,一个镇纸就直直地朝着靳月的脑袋砸了过来。靳月神色一慌赶紧躲了过去,那个玉石的镇纸砸在门上,然后碎裂成块掉落在了靳月的脚边。

“跪下!”靳放怒气冲冲地看着靳月说。

“爹,发生什么事……”靳月神色十分委屈地看着靳放问。

“我让你跪下!”靳放冷声说着,又对靳月扔出了一个茶杯,还是朝着靳月的脑门儿。

靳扬皱眉,把茶杯打落在地上,看着靳月说:“月儿,不要忤逆爹的意思。”

靳月一脸不甘愿地在地上跪了下来,看着靳放和靳扬说:“爹,大哥,我自认为没有做错任何事,就算要责罚我,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到现在你还嘴硬!”靳放看着靳月冷声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

靳月神色一震,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放,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靳放竟然骂她,说她不知廉耻?!

“月儿,你跟三皇子是怎么回事?”靳扬看着靳月神色严肃地问。

“三皇子?”靳月故作惊讶,“他不是要跟萱堂姐成亲了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不是今天靳萱来靳放和靳扬面前哭诉过,如果不是夏毓轩怀中刻意掉出的荷包,靳放和靳扬或许还会相信靳月是无辜的。可是如今事实摆在面前,夏毓轩是别有用心没错,而靳月的确跟夏毓轩有过一些不该有的来往!

“这是你的荷包吧?”靳扬把桌上的荷包直接扔在了靳月面前。

靳月低头,心中一惊,抬头看着靳放和靳扬说:“爹,大哥,这的确是我的荷包,但是已经丢了很久了,就算有人拿着这个荷包说了什么,那也不代表这是我送出去的!你们不能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污蔑我!”

“事到如今还不肯说实话。”靳放看着靳月冷声说,“那你倒是解释一下,今天跟三皇子在后花园里做了什么?”

靳月在看到自己荷包的时候就猜想很可能是夏毓轩捡了她的荷包,然后在靳放和靳扬面前说了什么。但是靳月并不怕,一个荷包证明不了什么,她就说荷包丢了,谁都有可能捡到,而没有人亲眼看到她跟三皇子在一起,就不能认定她做了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

只是这会儿听到靳放怒气十足的质问,靳月心中一沉,脸色不受控制地瞬间就白了!她跟三皇子私下来往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来没有人发现过,她以为不会有人发现,可是没想到……

如靳月所想,一个荷包的确不能给她定罪,可是在这个荷包出现之前,靳萱亲眼见到了靳月和夏毓轩在一起,并且告状告到了靳放和靳扬面前。这下,靳月的心一下子就慌了,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是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罢了!我靳放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你今日就到望月庵落发为尼吧!”靳放看着靳月的神色失望之极。原本说的让靳月到望月庵思过,如今已经变成了让她直接去望月庵出家。

“不!”听到靳放毫不留情的话,靳月脸色煞白,直接晕了过去。

靳扬准备带着靳月去看大夫的时候,被靳放叫住了:“让下人带她下去,扬儿留下。”

靳扬看着下人带着靳月离开,转身看着靳放说:“爹,月儿固然有错,但让她出家,这是不是太过了?”无论再怎么失望,靳月也是靳扬的亲妹妹,他怎么忍心看到靳月十几岁的年纪就出家?

“哼!”靳放冷哼了一声,“当初你娘要让小五出家的时候,不也没有任何犹豫吗?”

靳扬神色微怔,没想到靳放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提起靳辰。是啊,当初靳夫人对靳辰何其无情,与之相比,靳月的处境好了不知道多少倍。靳放的意思是,靳夫人都能忍心让靳辰出家,他为什么不忍心让靳月出家……

靳扬此时真的有一种感觉,靳放变了,而他的变化,是因为靳辰的归来。曾经靳夫人对靳辰无情,靳放何其不是?他事实上根本没那么在意自己的儿女。而如今,靳辰归来,在不知不觉中,府里的每个人都在发生着变化。靳放对儿女的关心比起过去更多了一些真心和实在,那对龙凤胎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如今乖巧懂事而且努力上进。而靳夫人和靳月,她们的自私和不懂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慢慢地暴露出来并且被放大。

与其说这些变化是靳辰引起的,不如说是因为靳辰的归来,让原本一派和谐的靳家,暴露出了一些隐藏的不和谐因素。

靳月气急攻心晕倒了,太医过来看了之后开了药,说服药之后很快就会醒过来,可是直到傍晚她都没有醒,所以去望月庵的事情,自然就暂时搁置了。而已经去照顾靳月的靳夫人,也必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靳月出家。

靳辰和墨青从向谦那里离开,回到将军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琴韵准备好了靳辰和墨青的晚饭,不过并没有如往日一般很快离开,而是很详细地跟靳辰汇报了一下府中今日发生的事情。

“让靳月出家?”靳辰都惊住了,“这真的是靳放亲口说的?”

琴韵微微点头:“是的。”

靳辰唇角微勾:“呦!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曾经不是想让我出家么?我还以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小姐,三小姐真的会出家吗?”琴韵问靳辰。

靳辰微微一笑:“不会。如果靳放坚持的话,靳夫人肯定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为了靳家的颜面,这件事情都不会真的闹大。”

虽然靳辰挺希望靳月去佛祖面前念念经啥的,但是客观分析,她觉得靳月真出家的可能性不太大。靳放也就是当时气着了才会那么说,冷静下来未必还会坚持。毕竟靳家一个好好的小姐突然被送到望月庵出家去了,肯定会引来所有人的关注和探究,纸包不住火,等实情暴露出去,靳家丢脸就大发了。

琴韵下去之后过了没多久就又上来了,给靳辰带来了新的消息:“夫人和二夫人在萱芷院打起来了。”

靳辰眉梢微挑,这出戏可是越来越精彩了。作为一个知情人,靳辰其实很期待,口口声声说着非齐皓诚不嫁,同时又觉得凭借自己的美貌,勾勾手指就能让三皇子夏毓轩对她死心塌地的靳月靳三小姐,接下来要如何收场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