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咱们来日方长/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夜,靳辰正准备睡觉的时候,下人过来请她了,说是靳放让她到萱芷院里去。

“你先睡吧。”靳辰对已经躺下的墨青说。她觉得靳家可能是要召开家庭会议?虽然说靳月没把事情给闹大,但是靳二夫人上门找靳夫人闹,两人都打起来了,这事儿也不可能就真的这么不了了之了。

“你去吧,我再看会书。”墨青伸手拿过床边的一本书,看着靳辰微微一笑说道。他本来打算睡觉,身上只穿了一层单薄的里衣,扣子都没系。这会儿坐起来,又动了两下,里衣松松垮垮的,露出一大片光裸的胸膛,那健美紧致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之下仿佛闪着光,让靳辰突然感觉鼻子有点热……

“我走了,你……你穿厚点,别着凉了。”靳辰话落就转身从墨青面前消失了踪影,飞快下楼的时候心中还在想,真美男,是真养眼啊!

墨青看着靳辰的背影唇角微勾,墨眸之中闪过一丝了然。他的小丫头刚刚是害羞了吧,他只要用美男计就屡试不爽。

靳辰刚走到萱芷院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女人破了音的高喊,似乎是靳夫人。

下人一个个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靳辰进去就发现靳家人都在,包括二房的靳二夫人和她的一双儿女。

靳二夫人哭哭啼啼的还在抹眼泪,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靳萱低着头沉默地坐在那里,靳松脸色也不好看。

靳月面色苍白神情恍惚地坐在靳夫人身旁,被靳夫人抱着。而靳夫人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靳二夫人,像是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靳飞宇和那对龙凤胎都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坐得一个比一个端正。

靳扬有些担忧地看了姚芊芊一眼,姚芊芊微微摇头,表示她没事。

天色已经很晚了,靳放召集了靳家所有人都在这里,靳辰是最后一个到的。看到靳辰来了,靳放示意她坐下,然后面色沉沉地扫视了一圈之后说:“所有人都到了,弟妹你说要为萱儿讨个说法,现在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靳二夫人拿帕子拭了一下眼角,神色伤心地抬头看着靳放说:“相公去得早,但他是为了夏国战死沙场,靳家如今的荣耀,相公功不可没,大哥你认不认这一点?”

靳辰看着靳放,发现靳放的脸色突然变得更难看了,拳头也紧紧地握了起来。靳二夫人非要靳放回答她的问题,而靳放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说了两个字:“我认。”

别人或许觉得没什么,但是在场的除了靳放之外,唯一知道靳原根本不是战死沙场,如今还活着的靳辰,表示她从靳放的语气中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客观来说,虽然说关于夏毓轩的事情是靳月犯贱,但是毕竟还没有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也不会真的搅黄了靳萱和三皇子的亲事。而靳家大房,应该说是靳放,这些年对二房的确是仁至义尽了。靳原“死了”之后,二房所有的花销都是大房出的,靳放还把靳松和靳萱视如己出,从小亲自教导。

如果靳原真死了也就罢了,可偏偏靳放很清楚靳原根本就没死。靳放被骗得很惨,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哀悼亲弟弟的感情,还付出了很多精力和财力让靳家二房生活得不错。而最憋屈的是,事到如今,靳放还是不能表现出任何异样,也不能把靳家二房给推开,必须让所有人都继续认为靳原真的死了。

固然靳放恼了靳月,甚至生出了要让靳月出家的念头,但是如今被靳家二房的人上门来这样质问,靳放心中当然也会不爽,却又不得不忍住。

“大哥,这么多年了,我辛辛苦苦把萱儿拉扯大……”靳二夫人抹着眼泪,哀哀戚戚地说。

“脸皮可真厚!你别忘了,就连你,吃的都是我们大房的饭活着的!”靳夫人开口,对着靳二夫人怒目而视大声说。

靳二夫人神色一僵,却没有理会靳夫人,而是面色十分难堪地看着靳放问:“大哥,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难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

“谁跟你们是……”靳夫人刚一开口,就被靳放冷声打断了。靳放冷冷地看了靳夫人一眼,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看着靳二夫人面色沉沉说:“弟妹想说什么就直说,不要说那些有的没的!”

靳二夫人一向胆子小,她有点被靳放现在的样子给吓到了,微微缩了缩脖子,求助的眼神就看向了靳松和靳萱。不过靳萱低着头,并没有反应。

靳松开口了:“伯父,我们相信您不会让萱儿和三皇子的亲事出任何岔子的,但是月堂妹的确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如今她还协助大嫂管理靳家内宅,甚至插手了萱儿的嫁妆,这……我们实在是无法放心啊!”

好吧,靳辰明白靳家二房一家三口这么大晚上为啥非要过来闹这一出了。并不是他们觉得靳月的行为会影响到靳萱嫁给三皇子,因为他们也了解靳放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抬高靳萱的嫁妆而已。他们会这样想很正常,毕竟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件事都是靳月的错,大房该补偿二房的。

“好哇你们!说来说去就是想多替萱丫头要点嫁妆是吧?!你们真的是……”靳夫人这会儿脑子也转过来弯儿了,知道二房一家的目的不是让靳月受罚,而是想让大房给靳萱多出点嫁妆!这下靳夫人可就不怕了,既然二房的人没打算煽风点火让靳放责罚靳月,靳夫人就绝对不可能对他们妥协!

“你闭嘴!”靳放又拍了一下桌子,目光冷然地看了靳夫人一眼,然后看着靳松问,“这么说,你们就是对萱儿的嫁妆不满意了?”

靳松赶紧摇头:“伯父别误会,这些事本来是大嫂和月堂妹在操持,我们也断没有不放心的道理。但是如今月堂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们不得不担心啊!”

事实上,明天就是三皇子来靳家下聘的日子了,到时候聘礼自然是会直接抬进靳将军府,而不是二房那边。因为在外人眼中,靳家从来都没有分家,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到时候靳萱也会从将军府的正门出嫁。

而女子的嫁妆对她嫁人之后的生活影响实在是太大了,靳萱白天在将军府受了委屈回去之后,跟靳二夫人和靳松商议的结果就是,有靳夫人拦着,靳月不太可能受到真正的责罚,那么就一定要让大房在靳萱的嫁妆上面加厚几成!二房三人过来闹可都是理直气壮的,这事儿是靳月不对,让靳萱受了委屈,而靳月插手过靳萱的嫁妆,他们当然有理由怀疑靳月从中使坏做了什么手脚。

“扬儿媳妇,告诉他们,萱儿的嫁妆是按照什么规格准备的?”靳放面色沉沉地开口问姚芊芊。

姚芊芊神色平静地说:“萱堂妹的嫁妆是按照靳家嫡女的出嫁规格准备的,比晚秋出嫁的时候还要多了二十抬。”

靳家二房的三个人神色都是一僵……其实真说起来,靳二夫人没主见而且不管事,靳萱有主见,但是没办法插手大房的事情,而靳松更是不知道内情了。

这几天靳萱老往大房这边来,却也不可能直接开口问她的嫁妆准备了多少,都是些什么东西。她只是知道将军府最近在忙着清点她的嫁妆,而靳月在帮助姚芊芊管事,就认为嫁妆是靳月准备的。而那天她无意中听到两个丫鬟说一个库房里的嫁妆只有八十抬,以为那就是给她所有的嫁妆了,但事实并不是那样。

固然靳月跟夏毓轩暧昧,但是她根本就不喜欢夏毓轩,也没想过跟靳萱争,根本没有打算在靳萱的嫁妆上面动什么手脚,因为她根本就看不上那些东西……

所以说,靳萱认为靳月勾引夏毓轩,这不是个误会。但靳萱凭直觉认为靳月在她的嫁妆里面动了手脚,这绝对是个误会。

本身二房的人倒也没有太过贪心,只是他们觉得靳萱毕竟不是靳放的女儿,靳夫人一向也不喜欢靳萱,所以最终给靳萱的嫁妆肯定多不了,甚至还不如大房的庶女靳晚秋。

如果没出了今天白天这事儿,二房的人虽然因为猜测,对于靳萱的嫁妆会不满,但也不敢说什么。靳月和夏毓轩的事情是个导火索,让二房的人鼓起勇气过来跟靳放讨价还价了。可是没曾想,姚芊芊竟然说,给靳萱准备的嫁妆就是按照靳家嫡女的标准来办的,比靳晚秋都要多二十抬!

这下靳二夫人傻眼了,她嘴唇动了动,看着姚芊芊问了一句:“芊芊,你说的都是真的?”

姚芊芊微微点头说:“二婶,萱堂妹的嫁妆今早才全部归置妥当,本来明日三皇子前来下聘,到时候还要请二婶和萱堂妹过来看看聘礼和嫁妆,把单子拿走一份,有什么不妥的话我们再商量,谁知道……”谁知道出了今天这样的事情……

“你们听到了?你们听到了?!”靳夫人瞪着二房的三个人说,“你们就是小人之心!萱丫头的嫁妆是芊芊一手办的,芊芊最是心善,难道你们认为她会亏待萱丫头吗?”

靳二夫人的神色已经有些羞愧了,直觉今天不该来。这些年他们本就是依靠大房生存的,一直相处也算融洽,大房并没有苛待过他们。如今这事儿给闹得……

靳放对于姚芊芊的话很满意,他就知道事情交给姚芊芊办是不会有问题的,而就算靳放恨极了靳原,也并不会拿靳原的孩子撒气,在靳萱的嫁妆上苛待她,毕竟靳松和靳萱都是靳放看着长大的。

就在靳放准备开口说这件事到底为止,都不要再闹了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的靳萱猛然抬头看着靳放说:“伯父,您今日说让月堂妹到望月庵出家,还作数吗?”

满室寂静,谁都没想到一向最是规矩少言的靳萱都到了这会儿了,突然开始不依不饶,非要靳放责罚靳月。话说靳二夫人和靳松都打算就这么算了,只要靳萱的亲事照常,嫁妆丰厚,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靳夫人,她猛地放开靳月,一下子就扑过去揪住了靳萱的头发,靳萱一时不备被靳夫人给直接扯着头发拽到了地上,疼得脸色都白了。

而靳夫人被靳萱的话刺激到了,双目赤红,一手揪着靳萱的头发,一手狠狠地抽了靳萱一个巴掌:“好啊你!还得寸进尺了!你信不信我让你一点嫁妆都没有?!”

靳扬反应过来赶紧上前要去拉靳夫人,可是在靳扬把靳夫人拉开之前,靳二夫人已经扑到了靳夫人的身上,揪住了靳夫人的头发,一边打她一边说:“你放开萱儿!放开她!”

整个乱作一团,靳宛如扶着姚芊芊远远地退到了门口,脸色惊诧地看着扭做一团的四个女人,因为靳月也被扯着拉进了战局,两对母女打得不可开交,骂得也越来越难听。靳二夫人说靳月不知廉耻勾引靳萱的未婚夫,靳夫人说二房的人都像是乞丐一样让大房养活。

女人打架是很可怕的,三个女人都能唱一台戏了,更何况如今是四个女人,两对母女,势均力敌。

靳飞鹏避到了靳宛如身旁,靳扬和靳松还有靳飞宇三个大男人上去拉,一时半会儿愣是没拉开。

靳放面沉如水,猛然站了起来,一掌就把手下的桌子给拍裂了,怒气冲冲地说:“你们谁再动一下手,立刻逐出家门!”

靳扬终于把靳夫人从靳二夫人的手下解救出来了,靳夫人的头发还有一缕在靳二夫人的手中,她的头皮都快被扯破了。

而靳松半扶半抱着靳二夫人,把她跟靳夫人两人远远地拉开了。

地上只剩下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狼狈不堪的靳萱和靳月姐妹俩,两人依旧怒目相视,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靳飞宇也没去拉靳月和靳萱,默默地站到了一旁,转头就发现,这会儿就只有靳辰自己一个人还老神在在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真是心大啊!

“你们!”靳放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伸手指着刚刚打架的两对母女大声说,“你们都当我死了吗?看看你们现在成什么样子?跟街上的泼妇有什么区别?靳家的脸都要被你们给丢尽了!”

“是大嫂先动手的!”泥人还有三分土性,这会儿靳二夫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不服气地对靳放说。

“你还有理了是吧?”靳放冷冷地看着靳二夫人说,“你们这些年真是心安理得啊!你!还有你们俩!靳松,靳萱,你们要是认为我这个当大伯的亏待了你们,我们今天就分家!分家!”

靳放简直要被气死了,他对二房已经够好了,他们到底还想让他怎么做才肯满意?!

一听到分家两个字,靳二夫人脸色煞白,身子一下子就软倒了下去:“不能!不能分家!绝对不能分家!”靳二夫人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也知道二房一旦跟大房分家,在夏国就什么都不是了。靳松的前途,靳萱的未来,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可以说,在靳原死了之后,靳放就扮演着靳松和靳萱父亲的角色,也是他们最大的依靠。

“伯父,您不要冲动啊!我们是一家人,不能分!”靳松也急了。

“不想分家,现在就给我回去!”靳放目光冷然地看着二房的三个人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如何责罚靳月我心中有数,不用你们来指手画脚!”

“是,伯父,侄儿这就带娘和妹妹回去。”靳松赶紧开口说,他一手扶住了靳二夫人,一手拉起了靳萱,要走的时候还又来了一句,“明日三皇子来下聘,到时候我们再过来。”话落三人就急急忙忙地走了,生怕走晚了,再从靳放口中听到分家两个字。

靳放没开口,剩下的人也都没走,靳宛如又扶着姚芊芊回去坐下了,靳月也被靳扬拉起来坐在了一边儿,低着头一言不发。

靳放猛地坐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面色沉沉地开口说:“望月庵不用去了!”

靳夫人神色一喜,靳月心中一松,就听到靳放接着说:“从现在开始,夫人和三丫头禁足一个月,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门!”

靳夫人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放:“老爷,为什么要禁我们的足?是三皇子喜欢月儿,月儿什么都没做过,那荷包是三皇子故意捡去的,月儿有什么错?我又有什么错?”

靳放没有理会靳夫人,面色沉沉地看着靳月问:“靳月,你觉得自己错了吗?”

靳月低着头,说了两个字:“错了。”

靳放转头看着靳夫人说:“你的错就是没把靳月教好!再敢多说一句,就加一个月!”

靳夫人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又咽了回去,脸色难看地看着靳放,十分不服气的样子。

“这件事不准传出去。”靳放扫视了一圈,神色严肃地说,“你们也都引以为戒!”

“从明天开始,辰儿协助扬儿媳妇管家。”靳放的目光落在靳辰身上,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而这是靳辰被叫过来之后,第一次有了存在感。话说之前她感觉自己就是一出闹剧的背景板和观众。

不过靳放想什么呢?让她帮忙管家?靳辰表示她对于这个真的没有任何兴趣。于是靳辰看着靳放说:“我没空。”

靳放一听就来气了:“你能有什么事?管家的事情都不学,嫁人之后怎么办?”

靳辰表示靳放这个父亲让她管家还打着为她好的名义,不过她还是不会接受的:“我要练功,要看书,真的没空。不如这样吧,六妹也大了,让她帮帮大嫂就好,六妹你愿意么?”靳辰最后一句话是看着靳宛如说的。

靳宛如愣了一下,然后赶紧点头:“我愿意!”靳辰避之不及的事情靳宛如其实真的挺乐意的,她年纪说小也不小了,从小学着管家的话,对未来是很有好处的。

“好了,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靳辰微微一笑,“天色不早了,大家都散了吧!”话落直接起身潇洒离去。

靳放神色怪异地坐在那里,怎么有一种靳辰才是一家之主的感觉?靳辰竟然越俎代庖抢了他该说的话!真是没大没小!

不过被靳辰这么一闹,靳放倒是觉得没那么郁闷了。他说让靳月出家的确是一时冲动,因为真让靳月出家,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到时候靳家绝对会成为千叶城的笑柄。

事实上,作为一个想要一门和谐的一家之主,靳放能做的也是有限的,靳夫人不能休,靳月这个未嫁的女儿也不能真的坏了名声。既然这样,等靳萱成亲之后,还是赶紧想办法把靳月嫁出去吧!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靳夫人插手靳月的亲事了,之前平阳侯府的亲事多好,结果被靳夫人给搅黄了,到现在靳放每每想起还是很生气。

靳辰回到星辰阁的时候墨青还没睡,看到靳辰上楼,墨青放下手中的书对着靳辰伸手,靳辰嘻嘻一笑扑进了墨青的怀中,还蹭了蹭说:“亲爱的小青青,有没有想我呀?”

“想。”墨青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

“明天是上元节,听说明天晚上千叶城很热闹,到时候我们也去吧。”靳辰趴在墨青怀中声音慵懒地说。

“嗯。”墨青应了一声。

“到时候我们易容带着小夜一起去,小夜肯定会很高兴的。”靳辰笑着说。

“乖,把衣服脱了睡觉。”墨青把靳辰拉了起来,开始解她的扣子,一副二十四孝好男人的模样。

靳辰笑得很得意:“刚刚靳放还突发奇想要让我管家呢,说我不学着管家的话嫁人之后什么都不会很不好。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学嘛,我连穿衣服都有美男伺候,美男小青青,你会让我辛苦管家么?”

“不会。”墨青唇角微勾,把靳辰的外衣脱下来扔在一边,然后抱着靳辰说,“你只要管我就好了。”

“管你什么?难道你想红杏出墙?”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墨青问。

“胡说什么。”墨青微微一笑,眼神宠溺地看着靳辰说,“你要管的,是我的幸福。”

“这个你放心!”靳辰拍着胸脯说,“我最清楚怎么让你开心了!”

墨青唇角勾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靳辰说:“哦?说来听听。”

靳辰红唇微翘,朝着墨青凑了过去,直接用行动表示了。墨青觉得他家小丫头越来越知情识趣了,很好很好。

第二天就是上元节了,一大早吃饭的时候,靳辰感觉府里厨子做的酒酿圆子不错,就让琴韵又去取了一份,装在了食盒里面,准备带去给向谦老头吃。

“小丫头对向谦还不错。”墨青微微一笑说。

“你不懂,这叫吃人嘴短,他吃多少,我都要从他那里连本带利地讨回来。”靳辰唇角微勾。

墨青笑而不语,两人正准备离开星辰阁的时候,风扬来了。

“主子,夫人,东方公子说他明日要离开千叶城了。”风扬说。东方玉来千叶城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本来打算在比武之后就离开,只是恰逢上元节,燕云说想在千叶城过完节再走,所以就定在了明日。

“嗯,我知道了。”墨青微微点头,“他还说什么了?”

“他还说,让主子不用去送他。”风扬说。

“我没打算去送他。”墨青神色淡淡地说。他师父给他的命令,是东方玉在千叶城的时候,保护东方玉的安全。东方玉离开千叶城之后,墨青就不管了。即便他们是好友,墨青也不可能一直什么都不做跟着东方玉。况且墨青很清楚,东方玉身边一直都有高手保护。

风扬嘴角微抽:“属下会转告东方公子的。”话落就走了。

墨青和靳辰一起去了向谦所在的那座小宅子,靳辰手中还提着要带给向谦的一碗酒酿圆子。

两人进了静悄悄的宅子,发现向谦的房门关着。他们往日来的时候,房门一般都开着,向谦坐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靳辰手中带的东西,今天倒是有些不一样。

靳辰“嘘”了一声,示意墨青放轻脚步,两人悄无声息地靠近了向谦的房间,想听听向谦在里面捣鼓什么,没想到却听到了东方玉的声音。

“向前辈,实在是太感谢您了。”东方玉神色感激地对向谦说。

向谦神色淡淡地摆了摆手:“不用,我是受人之托。你把这瓶药拿回去,每天入睡之前吃一粒,一个月之后,你的身体就可以痊愈了。”

“那晚辈就告辞了。”东方玉把向谦给他的药收好,起身对着向谦行了个大礼,然后就开门离开了。

在东方玉开门的上一刻飞到房顶上去的两个人,看着东方玉静静地离开,又都飞身而下,墨青还小声说了一句:“看来东方玉的身体很快就可以好了。”

靳辰伸手准备去推门,两人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向谦自言自语的声音:“总算把那小子给打发了!可千万不能让墨小子和那个鬼丫头知道我把一半碧根草给东方玉用了,不然那鬼丫头能把我撕了!”

门外墨青眼神微冷,而靳辰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一脚踹开向谦的门,大步走过去,直接把手中的食盒甩到了向谦的脸上!

向谦没有想到靳辰会突然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一些黏黏的液体了……

“死丫头你干嘛?”向谦一下子跳了起来,随手抓过一块布擦着自己的脑袋,看着靳辰气急败坏地说。

“我干嘛?!”靳辰一脚踹翻了向谦的桌子,然后开始砸向谦的屋子,什么药箱子药瓶子,所有能看到的东西都被靳辰给砸了个稀巴烂,就剩下一个小罐子放在角落里,靳辰没动是因为她知道她的小金在里面。

“谁招你惹你了?”向谦一脸肉疼地看着满地的狼藉,没好气地问靳辰。但他这会儿的反应不太符合他的性格,明显就是心虚了。

“死老头,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是我们给你的碧根草不够吗?原来是被你给昧下了!”靳辰看着向谦冷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向谦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胡说八道什么?根本没有的事。”绝对不能承认,不然真的完了。

“还不承认是吧?”靳辰看着向谦冷笑一声,“我的好师父,即将成为第一个被我扒光衣服挂到城门口的师父,你应该为此感到荣幸。”

靳辰话落,直接捡起地上的一根绳子,趁着向谦愣神的功夫,三下五除二把向谦的双手给绑了起来,然后用一种很诡异的方法把向谦给绑成了一个看起来相当扭曲的球……

“死丫头!你放开我!”向谦越挣扎发现绳子绑得越紧,他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

“死老头,我又改主意了,不想扒光你的衣服了,因为怕别人看到恶心。”靳辰唇角勾起一个恶魔似的笑容,抬起小脚踩在了向谦的脸上,一边踩一边说,“我打算把你就这样扔到百毒禁地里去,那里面的毒虫毒蛇毒蚂蚁啊,可最喜欢吃人肉了。不过你放心,不需要很久的,因为毒虫子满地都是,密密麻麻地爬到你身上,一起咬你,很快你就会变成一具白骨,哦不,应该是黑骨。医毒双绝的堂堂鬼医,最后是毒入骨髓被活生生啃光了皮肉而死的,这个消息我一定让天下的每个人都知道,你说好不好呀?”

靳辰越说,向谦越是感觉毛骨悚然。虽然向谦擅长毒术,也跟很多毒物打过交道,但是他有很严重的密集恐惧症,这也是他之前不愿自己去百毒禁地的原因之一。脑补了一下靳辰形容的画面,向谦感觉自己身上的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心跳都加快了不少。

“不好不好,丫头你听我说啊,别激动,千万别激动!”向谦看着靳辰有些讨好地说,“师父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把我毕生所学都教给你,一点儿都不藏私!你就别计较这个了,反正墨小子不是没事吗?”

“没事?”靳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按照你的逻辑,死不了就是没事是吧?那我还是把你扔到百毒禁地里去吧,我会在你死之前把你弄出来的,至于你到时候变成什么样子我就不敢保证了,不过你放心,死不了就是没事嘛!”

向谦简直欲哭无泪,心中怄得要死,不得不对靳辰服软:“你想怎么样?你说!”

“在把墨青医治好之前,你不能离开千叶城。”靳辰看着向谦冷声说。

向谦哭丧着脸说:“可是……”可是他在一个地方没待几天就烦了,而且去别的地方有事要做啊!他现在好想跑得远远的,躲开靳辰这个妖孽!

“没有可是!”靳辰在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向谦说,“你放心,如果我们要离开千叶城的话,肯定会带着你走的。你也别想跑,如果你跑了,我就把百毒禁地里那棵长满了紫心果的树给连根拔起,把紫心果全部采下来喂猪!把灵蛇草,碧血藤,月望兰……那些统统都拔了当柴烧!老头你可是不知道,百毒禁地里面的药材可是满地都是啊!”

向谦的神色纠结到了极点,刚刚他是真的在想今天摆脱了靳辰和墨青之后立刻离开千叶城,再也不管墨青,也不管齐皓诚和宋安翊,因为实在是太郁闷了!可是这会儿,向谦眼前满满的都是他梦寐以求的宝贝药材,然后好多好多的药材在他面前被靳辰一把火付之一炬,向谦一想到那个画面,就感觉心疼肉疼哪哪儿都疼……

“我答应。”向谦蔫蔫儿地说。

“这才对,你对别人言而无信无情无义我不管,你这么明目张胆地骗我们,就是你自己没事找事了!”靳辰把向谦的绳子解了,向谦神色郁闷地坐了下来,低着头不看靳辰,直觉这辈子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侮辱。

“师父,咱们来日方长,你可千万别再想不开对我们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后果,师父可以自行想象。”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向谦说。乍一听到向谦说他把墨青给他的一半碧根草给了别人用,靳辰当然怒了。只是她还没有失去理智,因为向谦这会儿还不能出事。不过向谦想要这么轻易揭过去,那也是不可能的。靳辰前两天就发现向谦似乎有点密集恐惧症,今天得到了证实,她表示百毒禁地绝对是个能让向谦感觉很销魂很刺激的地方。

“败给你这个鬼丫头了!”向谦抬头看着靳辰没好气地说,“如果不把墨小子的毒解了,我就一直跟着你们,行了吧?!”

“当然行。”靳辰微微一笑,“徒儿还等着师父教导呢!”

向谦嘴角抽了抽,他好不想教,根本不想看见靳辰怎么办……

“对了师父,你让齐皓诚去紫阳门干嘛去了?”这天靳辰和墨青要离开的时候,靳辰突然想起来,问了向谦一句。她只是听魏琰提起过齐皓诚去了紫阳门,但是具体去做什么,倒是不知道。

向谦冷哼了一声说:“很容易,去把紫阳心法偷过来。”

靳辰神色莫名地看着向谦:“师父觉得这很容易?”

紫阳门是天下第一大派,紫阳门中有很多独门武功秘籍,都是紫阳门的机密,从不外传的,而其中紫阳心法是紫阳门最顶级的心法,只有成为紫阳门的门主之后,才能从上一任门主手中接过紫阳心法的秘籍,并且绝对不能传给下一任门主之外的其他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儿女。这是紫阳门的规矩,所以紫阳心法如今就只有燕齐学了,并且只可能在燕齐手中。

靳辰以为向谦让齐皓诚去紫阳门,顶多也就是去偷紫阳门珍藏的药材什么的,这还是可以办到的。却没想到向谦这么狠,竟然要求齐皓诚去紫阳门盗取紫阳门的最高机密紫阳心法,这一旦有个闪失,齐皓诚就绝对回不来了!

向谦轻哼一声说:“为师觉得很容易,只要不怕死,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靳辰白了向谦一眼:“歪理邪说!话说老头,你要紫阳心法干什么?”

“不干什么。”向谦眼神鬼畜地说,“我就是看燕齐那个伪君子不顺眼!”

靳辰:“师父你这么任性,让徒儿很为难啊!徒儿说过要帮齐皓诚娶我二姐的,万一齐皓诚回不来了,徒儿岂不是要失信于人?”

“哼!你现在说已经晚了,那小子应该已经下手了,是死是活,咱们很快就知道了!”向谦说。

靳辰往外走的时候,指着地上已经碎了的食盒和碗对向谦说:“师父,今天是上元节,那是徒儿孝敬给您老的酒酿圆子。”话落拉着墨青不见了人影。

向谦想起早上自己被淋了一头的东西,无语望天,他上辈子绝对是造了孽啊,这辈子才摊上这么一个徒弟!

靳辰和墨青走到千叶城大街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大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花灯在展示和售卖。

靳辰和墨青都做了易容,也都换上了普通的衣服。墨青如今看起来就是个布衣长衫的书生模样,看着靳辰温柔浅笑的样子,迷倒了周围的一大票大姑娘小媳妇。

“不知道小夜这会儿跟魏琰在一起,还是在安平王府呢。”靳辰想着今晚要带小夜一起玩儿,但是这会儿还不知道小夜在哪儿。

“我们往前走,说不定过一会儿就碰上了。”墨青微微一笑,伸手护着靳辰继续往前走。

刚走没多远,倒是碰上了认识的人,是东方玉和燕云,挽着东方玉手臂的那个少女却不是燕云,而是一个明艳大方的陌生面孔。

“那是谁?”靳辰问墨青。看燕云的神色,似乎也没有吃醋或者不高兴的样子。

墨青看了一眼,就神色淡淡地收回了视线,看着靳辰说:“东方玉的妹妹,东方雅。”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