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兔子吃萝卜/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这时,东方玉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他,转头朝着靳辰和墨青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人,就很快收回了视线。

“哥哥,你快告诉我嘛!”东方玉的妹妹东方雅挽着东方玉的胳膊晃啊晃,“东方珩到底在哪里?”

“小雅,我都跟你说了好几遍了,阿珩不在千叶城。”东方玉神色无奈地看着东方雅说。

东方雅看着东方玉说:“你在骗我,东方珩一定就在千叶城里面,你知道他在哪里,就是不肯告诉我!”

“雅儿,我明日就要离开千叶城了,你想继续在这里玩儿的话,就留下吧。”东方玉看着东方雅神色淡淡地说。

“哥哥!”看到东方玉甩开她,带着燕云继续往前走,东方雅不高兴地跺了一下脚,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眼神还一直四处看,像是在找什么人一样。

“你跟那个东方雅?”靳辰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墨青。刚刚东方玉和东方雅的对话靳辰都听到了,靳辰表示,貌似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故事啊。

“我不认识她。”墨青看着靳辰神色认真地说。

“才怪。”靳辰翻了个白眼。

墨青微微一笑,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我们的确见过一面,她跟我说话,我没理她。”

“那她为什么在找你?”靳辰表示她倒不是不相信墨青,只是有些搞不懂这是什么逻辑。

墨青唇角微勾:“我问过东方玉,东方玉说,他妹妹就喜欢对她爱答不理的男人。”

靳辰扶额,感叹了一句:“突然觉得我好正常。”

靳辰觉得自己大概可以猜到东方雅的心里在想什么了。没有女人真的喜欢对自己爱答不理的男人,她喜欢的是征服一个对自己爱答不理的男人。换句话说,东方雅喜欢冷酷型的男人,或许是觉得比较有挑战性?

墨青一边往前走一边说:“东方玉还说,以前有过一个男人一开始不爱搭理东方雅,东方雅就主动追求,后来那个男人突然转变,对东方雅很热情,然后东方雅就把他给杀了。”

靳辰幽幽地说:“阿珩,你千万要记住,别理会东方雅,不然有生命危险。”这姑娘也是奇葩一朵了,难道是觉得那个男人的冷酷都是伪装的,所以就把人给杀了?可要是真对她冷酷到底的话,那岂不是永远不可能有结果?也是神奇得很。

靳辰很快把东方雅姑娘的出现抛在了脑后,一边走一边四处看着,发现了不少很精美的花灯,不过并没打算买一个,因为觉得人太多,提着麻烦。

两人还没有吃晚饭,路过天香楼的时候就拐进去了。

天香楼今天的生意很好,楼上的雅间已经没有了,一楼大厅里也就剩下角落的一张桌子刚刚空下来。

墨青和靳辰朝着那张空桌子走了过去,快到的时候,旁边突然蹿出一个少年,抢在他们前面一屁股坐在了那张桌子旁边,然后咧开嘴,对着靳辰和墨青露出一个有些小得意的灿烂笑容,冲着门口可劲儿地挥手:“爷爷!这边!”

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头从天香楼门口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而少年嘴角得意的笑容在看到靳辰和墨青十分淡定地也坐下来之后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看着靳辰和墨青神色认真地说:“这张桌子是我先抢到的。”

少年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容貌很清秀,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而靳辰唇角微勾,看着少年说了一句让她神色微变的话:“小姑娘,有四个位置,一起坐呗。”

“你你你你你你……”被靳辰叫小姑娘的少年瞪大眼睛看着靳辰,有些气恼地说,“你胡说什么?我是男人!”

“少年”话落,后脑勺就被人敲了一下,她捂着脑袋转头看着到了跟前的老头说:“爷爷你怎么又打我?”

“别卖弄你那点雕虫小技了。”一脸沧桑的老头也坐了下来,神色微微有些疲惫,看着靳辰和墨青笑了笑说,“两位别见怪,孙女顽劣,抢了两位的位置。”

“不见怪。”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无涯前辈,久仰了。”

老头愣了一下,微微皱眉看着墨青问:“你是谁?你认识老夫?”

“见过。”墨青神色淡淡地说。

无涯?靳辰听过这个名字。紫阳门如今是天下第一大派,不过十几年前并不是这样。在紫阳门之前,叱咤江湖的最大门派就是无涯宫,无涯宫的宫主就是当时的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关无涯。

不过十几年前,燕齐挑战关无涯获胜,登上了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卢野和柳如眉也分别把原本无涯宫的两位长老从天下高手排行榜上拉了下来。从那之后,紫阳门就强势崛起,而无涯宫却逐渐没落了,如今别说第一大派,前五都排不上。

有人说是因为燕齐当年重伤了关无涯,导致关无涯实力大减,而跟卢野和柳如眉打过的无涯宫那两位长老,比试过后没多久就死了。

关无涯如今还不到六十岁,十多年前正值壮年,如今却像个七八十的老者一般,看起来沧桑无力。这会儿他看着墨青,露出一个苍老的笑容说:“如今江湖上还认识老夫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在外面走动了。

“你们认识我爷爷啊?”小少年,或者应该说是少女,这会儿好奇地看着靳辰和墨青问。

“这是老夫的孙女,名叫关妍之。”关无涯看着墨青和靳辰微笑着说,眼中满是看尽世事的沧桑和阅历。

“妍之,你不是饿了吗?叫小二过来点菜吧。”关无涯阻止了关妍之继续跟墨青和靳辰交谈,看着关妍之慈爱地说,“碰上也是缘分,你抢了这两位的位置,咱们就请他们一起吃饭吧。”

“哦,好吧。”关妍之乖巧地点了点头,叫了小二过来,点了好多菜,好奇的目光还是时不时地落在墨青和靳辰的身上。因为她感觉这对看起来像是年轻夫妻的男女气质很独特,跟她见过的人都不一样。

墨青和靳辰并没有拒绝,菜上来之后,关无涯还举杯跟墨青和靳辰客气了两句,然后四人默默地吃饭,倒也和谐。

关无涯被墨青认了出来,并且主动介绍了自己的孙女,是因为他知道关妍之的易容术被这对年轻男女一眼就看出来了,墨青还知道他是谁,再刻意隐瞒身份其实完全没有必要。

不过关无涯无意探究墨青和靳辰的身份,他都这把年纪了,看人的眼光很毒,这对年轻人绝对不是普通人,他来千叶城有事要办,不想节外生枝。

“爷爷,我吃好了。”关妍之放下了筷子,拿出帕子擦了擦嘴嘴角,乖巧地说。

关无涯微微点头,也放下了碗筷,就听到关妍之有些惊讶的声音:“那是谁家的小孩子啊?好可爱!”

靳辰转头,唇角微微勾起,下一刻,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就热情地扑到了她的怀中,甜甜地叫了一声:“娘亲!”

关妍之目瞪口呆地看着靳辰:“这是你的儿子?”

靳辰微笑点头:“是啊。”

“可是……你看起来也就跟我差不多大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儿子?”关妍之觉得不可理解。

靳辰没有回答关妍之的问题,抬头看到杜腾站在天香楼三楼冲她招手,微微点头收回了视线。想必离夜是跟着魏琰一起在天香楼,然后魏琰让他过来找他们的。

“爹爹,娘亲,小夜想要出去玩儿。”离夜看着天香楼外面热闹非凡的大街,眼巴巴地说。

“好。”墨青伸手把离夜抱了过来,然后对着关无涯微微点头说了一句告辞,抱着孩子带着靳辰一起走了。

“爷爷,那个小孩子真的是他们的孩子吗?我都没看到他从哪里出来的?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呢?”关妍之很是不解。

关无涯收回放在墨青和靳辰背影上面的视线,站了起来说:“在外面走动,不要有那么多好奇心。以后记着,不要再做抢人位置这样的事情,今天是那两人不与你计较,否则不能善了了。”

关妍之吐了吐小舌头,挽住了关无涯的手臂说:“有爷爷在嘛,我不怕。”

关无涯的笑容有些无奈:“你爷爷我已经老了,打不动了,所以你不要惹祸。”

“爷爷才不老呢!”关妍之说,“等这次找到鬼医,治好爷爷的伤病,爷爷就可以返老还童了!”

关无涯笑着摇了摇头。十几年前的一战,燕齐出手太绝,他受了重创,差点功力全失,这十多年都没有完全恢复。他一直在找鬼医向谦,可是数次都错过了,这次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说向谦在千叶城,而且会停留一段时间,所以就带着想要出来看热闹的小孙女来了,才刚刚到千叶城没多久。

被墨青抱着走在千叶城大街上的离夜很兴奋,一直四处看着。路过一家卖花灯的摊子,离夜说喜欢挂在最高处的一个小花灯,墨青就给他买下来了,他提在手中笑得很开心。

“爹爹,娘亲,今晚小夜可不可以跟你们一起睡?”离夜乖巧地问,眼中满是渴望。虽然他不是一个认生的孩子,可以甜甜地叫叔叔姑姑,可是被他叫爹娘的,就只有墨青和靳辰。

“可以。”靳辰微微一笑,轻轻捏了一下离夜的小鼻子。

“义父和宋舒姑姑在那里!”离夜扭头,指着不远处说。

靳辰示意离夜不要说话,和墨青一起默默靠近,就看到各提着一只花灯的魏琰和宋舒站在一棵大树下面,气氛似乎不太好。

“姓魏的,你一个大男人买个兔子花灯,真是好意思。”宋舒表达了对魏琰的鄙视。

魏琰看了看宋舒手中花灯上面绘着的图案,直接玩味地笑了起来:“啧啧啧!怎么敢跟宋大小姐的品味相比较?您这花灯上面画着一根胡萝卜,也真真是别具一格地……丑。”

“你懂什么?这明明很可爱!”宋舒不服气地说,“你那个不仅丑,还衬得你很娘!”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魏琰直接怒了。

“小夜乖,你去跟你义父和宋舒姑姑说一句话。”靳辰让墨青把离夜放在了地上,然后在离夜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离夜认真地点点头:“娘亲放心,小夜保证完成任务!”话落就迈着小短腿朝着魏琰和宋舒跑过去了。

“小丫头打什么主意呢?”墨青伸手揽住了靳辰。小丫头竟然跟儿子说悄悄话,不让他听?

靳辰唇角勾起一个神秘的弧度:“别急,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墨青和靳辰其实就站在魏琰和宋舒不远处,不过魏琰和宋舒光顾上每次见面的例行吵架了,根本没注意到有人在看他们。

而魏琰和宋舒由两盏花灯引发的骂战还在持续升级,眼看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时候,离夜欢快地跑到了他们中间,笑嘻嘻地说:“义父,宋舒姑姑,你们不要吵啦!”

魏琰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又很快收回了视线,而宋舒看着魏琰的眼神更加不善了:“好哇你!齐世子不在,你刚刚把小夜扔到哪里去了?这么多人,他要是丢了怎么办?”

“哎呀!义父,宋舒姑姑,你们听我说啦!”离夜一手拉住了魏琰,一手拉住了宋舒,站在他们中间左看看右看看,笑嘻嘻地说,“你们的花灯都很好看,而且是一对儿哦!”

“怎么可能?”

“谁跟他的是一对儿?”

魏琰和宋舒反应激烈,离夜笑容灿烂地说了一句:“兔子吃萝卜,不就是一对儿嘛!”

离夜话音未落,魏琰和宋舒面面相觑,都有一种被雷劈了的感觉……

兔子吃萝卜,兔子吃萝卜,兔子吃萝卜……宋舒脑海中回荡着这句话,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抬脚就朝着魏琰踹了过去:“臭流氓!你竟然敢占本姑娘的便宜!”宋舒走遍了整条街,觉得就这个画着胡萝卜的花灯最特别,高高兴兴地买了下来,可是没想到魏琰竟然买了一个兔子花灯,离夜是童言无忌,可是宋舒很不爽!

魏琰没躲开,结结实实地挨了宋舒一脚,当即就怒了:“臭丫头你也不照照镜子?我占你便宜?我还没有这么饥不择食!”

“你说什么?”宋舒更怒了,“姓魏的你找打是不是?!”

“打就打!不敢是孙子!”魏琰表示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离夜一句话引得本来只是吵架的魏琰和宋舒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他有些怕怕地吐了吐小舌头,一溜烟儿钻进人群不见了。

魏琰和宋舒即将打起来的时候,宋舒突然神色大变:“小夜呢?”

魏琰朝着四周看了看,离夜已经不见了,他刚刚看到的墨青和靳辰也不见了,应该是墨青和靳辰把离夜带走了吧?可是魏琰并没有亲眼看到,所以不太确定……

这会儿魏琰的随从杜腾和宋舒的丫鬟小翠都不在,宋舒突然发现离夜不见了,心中一慌,也顾不上跟魏琰吵架或者打架了,有些着急地看着魏琰说:“小夜不见了,这可怎么办啊?他是不是被坏人抓走了?我们赶紧去找他!”

宋舒话落,一时情急,伸手就拽住了魏琰的胳膊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如果小夜丢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魏琰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拽着自己的那只白皙的小手,眼眸微微闪了闪,心中感觉很怪异。魏琰知道离夜是跟着墨青和靳辰过来的,也看到墨青和靳辰就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所以觉得离夜被墨青和靳辰带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所以并没有宋舒那么担心。

不过这会儿,鬼使神差地,魏琰并没有甩开宋舒,而是任由宋舒拽着他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看着宋舒一脸焦急地叫着“小夜”,还不时拽住别人问是不是见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孩子。没过多久,宋舒额头就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而魏琰觉得自己魔怔了,因为他竟然莫名感觉宋舒其实长得很好看……

此时离夜正提着一盏袖珍可爱的小花灯,被墨青抱在怀里,还拉着靳辰的手,高高兴兴地在街上游玩呢,并不知道他让魏琰和宋舒经历了什么。

靳辰表示,离夜很给力。她在看到魏琰提着一盏兔子花灯,宋舒提着一盏萝卜花灯的时候就特别想笑,觉得很有趣,然后就让离夜专程跑过去跟那对欢喜冤家说一句“兔子吃萝卜”,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从街头走到街尾,两大一小三个人吃了几样美味的小吃,离夜很高兴,不过也困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靳辰就直接带着自家男人和儿子一起回将军府睡觉去了。

而那边宋舒拽着魏琰也从街头又走到了街尾,却没看到离夜的身影。眼看着夜深了,街上的人已经在慢慢散去,宋舒神色疲惫地站在一棵大树下面,急得都快哭了:“小夜是不是真的丢了……怎么办啊……”

“咳咳,”魏琰终于被宋舒甩开的时候,心底莫名生出一丝丝的失落,他看着宋舒轻咳了两声说,“你别着急,我……”

“我怎么可能不着急?”宋舒瞪着魏琰说,“倒是你,你可是小夜的义父!你是怎么当义父的?你这样不负责任,对得起小夜的父母吗?”

小夜的父母……魏琰想起自己那对无良的兄嫂,嘴角微微抽了抽。他怎么会不知道,离夜突然出现说的那句“兔子吃萝卜”,绝对就是靳辰授意的,没有别的可能!

魏琰还是倾向于认为离夜是被靳辰和墨青带走了,这会儿看到宋舒真的要急哭了,才清了清嗓子说:“小夜应该没有丢。”

“什么叫应该?你到底确不确定?”宋舒一着急,伸手就拧住了魏琰的胳膊,揪起一块肉,转了三百六十度。

魏琰脸色难看地甩开了宋舒:“臭丫头你别动手动脚的啊?我忍你一个晚上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宋舒很想一脚踹死魏琰,“你是不是知道小夜被谁带走了,却故意没有告诉我?”

看到宋舒眼中的危险,魏琰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说:“差不多就是这样,你不用担心了,告辞。”

魏琰话落就想跑,宋舒伸手就拽住了他的头发,怒气十足地说:“魏琰!原来都是你在耍我!你太过分了!”

“放开!放开!疼……”魏琰疼得龇牙咧嘴的,又不敢乱动,一动更疼。

“疼是吧?更疼的在后边呢!”宋舒拽着魏琰的头发往旁边拖了两步,然后飞起一脚,直接把魏琰踹进了旁边的一个小水坑里。

小水坑,就只是一个不深的小水坑,只是里面都是泥,魏琰闻到了一阵泥腥味,眉头一紧差点吐出来。

“姓魏的,这是给你的教训!”宋舒站在小水坑旁边看着满身污泥狼狈不堪的魏琰说,“以后再敢戏弄我,我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姐!小姐!”

听到小翠着急的声音,宋舒转身准备离开,谁知道下一刻天旋地转,她的脚被魏琰抓住,然后直接被拉进了那个小水坑里面。

额……正好到了附近的杜腾感觉好晕,此时满身是泥,还死死地抱着一个姑娘趴在小水坑里的人,绝对不是他家王爷!绝对不是!

正好到了附近的小翠惊呼了一声,快步跑了过来:“小姐!奴婢来救你!”

“死魏琰!你放开我!”宋舒的声音已经咬牙切齿了。

魏琰死死地抱着宋舒,冷笑一声说:“不放!咱们有难同当!”

“啊啊啊啊!你的手在摸哪里?!”感觉到胸口袭来一只大掌,宋舒全身一僵,抬脚往后一踹!

“啊……”魏琰猛然放开宋舒,疼得整个人都扭曲了,咬牙切齿地说,“臭丫头,你竟然踹我的命根子!”

宋舒脸色一红,飞快地爬起来出了小水坑,拽着小翠一阵风似的就跑没影儿了……

“爷,你还好吧?”杜腾蹲在小水坑旁边,弱弱地对着魏琰伸出了一只手。刚刚宋舒踹魏琰那一脚,杜腾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直击要害啊!

杜腾把魏琰拉了出来,魏琰脸黑得跟墨水一样,运起凌云步,一瞬间从杜腾面前消失了踪影。

杜腾无语望天:爷,您真的不考虑娶了宋小姐吗?你们真的很般配,尤其是在吵架和打架的时候,太默契了!

魏琰回到魏国驿馆,洗了三遍澡,才感觉自己身上没有泥土的腥味儿了。他换了一身衣服,决定去靳将军府确认一下离夜真的在墨青和靳辰身边。

原本困了的离夜,回到星辰阁之后跟墨青一起洗了个很欢乐的澡,靳辰还很体贴地帮父子俩擦了背,一直到水快凉了离夜才肯出来。

洗完澡的离夜终于跟爹娘一起躺在一张床上,因为太开心,又不困了,非要玩游戏,还说游戏是齐爷爷和齐奶奶教他的,很好玩的。

然后墨青和靳辰就坐在床上,一人一边,把离夜从这头扔到那头,再从那头扔到这头……

离夜乐得咯咯直笑,墨青和靳辰对视了一眼,都读懂了对方眼神的含义:安平王夫妇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跟孩子玩这么幼稚又没有技术含量的游戏?除了觉得离夜很开心之外,他们真的没有感觉到这个游戏有别的趣味。

魏琰来的时候,就看到墨青伸手把离夜扔给了靳辰,靳辰一脸生无可恋地接住,再扔回给墨青……

魏琰嘴角抽了抽,轻咳了两声,表示那两人的警惕性怎么变得这么低了?他都进房间了,他们都没注意到。

“魏琰你来就来,有事就说,染上风寒的话就去吃药,咳得那么假。”靳辰头都没回,连个眼神都没给魏琰,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魏琰:不是那两位警惕性差,而是他早就暴露了……

“我就是来看看小夜在不在。”魏琰说。

“义父!要不要一起玩儿?”离夜兴致勃勃地问魏琰。

魏琰连连摆手:“不要了,我走了,你们慢慢玩儿啊!”话落就没影儿了。

离开靳将军府之后,魏琰对跟着他的杜腾说:“你现在去宋国公府,看看宋舒那个臭丫头睡了没有?”

杜腾愣了一下:“爷,这不太好吧?”

“想什么呢?”魏琰抬手敲了一下杜腾的脑门,“如果她还没睡的话,就给她带句话,说小夜真的没事。”

“嘿嘿!明白!属下这就去!”杜腾领命很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了。

魏琰轻哼了一声:爷绝对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不过今天在那个小水坑里的时候,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很软,手感很好……

杜腾回到驿馆的时候,魏琰还装模作样地坐在那里看书,杜腾弱弱地提示了一句:“爷,书拿倒了。”

魏琰甩手就把书砸到了杜腾身上:“爷在锻炼倒着看书的能力,你懂个屁!”

杜腾……

“咳咳,怎么样啊?”魏琰看着杜腾问。

“属下去的时候,宋小姐已经休息了,所以没有见到。”杜腾说。

“哦,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魏琰摆摆手示意杜腾下去。既然睡了那就算了,不过刚刚他“倒着看书”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件事,他似乎,好像,大概,也许,可能,应该是摸到了宋舒的胸?

魏琰很纠结,心情很复杂。他虽然花名在外,但是就连姑娘家的手都没怎么牵过,还是洁身自好的老处男一枚。这摸了宋舒的那里,宋舒不会让他负责吧?他是不是应该负责呢?唉!好复杂!

魏琰彻夜难眠,那边宋舒回家路上在骂魏琰,回到家洗澡的时候在骂魏琰,换衣服的时候在骂魏琰,躺到床上的时候还在骂魏琰,半夜做梦说梦话,说的都是“魏琰你这个臭流氓”……

第二天一早,离夜醒来之后看到自己还在墨青和靳辰身边,笑嘻嘻地在床上打了个滚,然后跳了起来:“爹爹!娘亲!起床啦!”

其实墨青和靳辰都已经醒了一会儿了,就是在等离夜。这会儿三人起床,离夜还穿上了靳辰亲手给他做的衣服,别提多高兴了!

墨青心中酸溜溜的:“小丫头,我也要新衣服。”

“哎呀这么忙,哪里有空。”靳辰甩开墨青,抱着离夜把一个精致的小荷包挂在了离夜的腰间,离夜笑嘻嘻地凑过来在靳辰脸颊上亲了一口:“小夜最爱娘亲了!”

“我也要!”一颗脑袋插进了靳辰和离夜中间,靳辰和离夜同时分别在墨青脸上亲了一口,墨青瞬间就开心了,一手抱着一个,觉得所谓幸福就是如此啊!

“小夜乖,等会还去你义父那里,如果想我们的话,就让你义父晚上把你送过来。”吃过早饭,靳辰对离夜说。

离夜乖巧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娘亲,我会想娘亲的。”

靳辰微微一笑。

把离夜送到魏琰那里去的时候,魏琰正准备出门。

“小夜,跟义父去你天行叔叔家里玩儿。”魏琰抱着离夜微微一笑说。

“义父,是去宋舒姑姑家里玩吗?好呀好呀!我想安安弟弟了!”离夜高兴地说。

靳辰意味深长地看了魏琰一眼,给了魏琰一个你加油的眼神。魏琰无语望天,他是去找宋天行的,才不是想去当面告诉宋舒一句离夜真的没事,绝对不是!

靳辰和墨青在去往向谦那里的路上,正好看到了要离开千叶城的东方玉和燕云。不过他们在暗处,东方玉和燕云并没有发现他们。

“你要不要过去跟东方玉告个别?”靳辰问墨青。

“不用。”墨青微微摇头。

两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匹快马飞奔而来,马背上坐着的正是东方玉的妹妹东方雅。

“哥哥,你真的要走啊?”东方雅问东方玉。

“嗯。”东方玉微微点头,“你刚来,就在千叶城多玩几天吧。”他们兄妹俩很少在一起,虽然不至于生疏,但是也不算特别亲密。

“我是打算在千叶城多玩几天的,但是哥哥你得把东方珩在哪里告诉我啊!”东方雅拽着东方玉的胳膊固执地说。

东方玉推开了东方雅的手,摇摇头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们还要赶路,告辞了。”

“那好吧!哥哥和大嫂一路顺风啊!”东方雅话音还未落,自己先骑着马跑走了,也是个风风火火的女子。

看着东方玉和燕云的马车出了千叶城,墨青和靳辰去了向谦那里,到宅子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一对祖孙俩在那儿徘徊,正是昨夜在天香楼见过的关天涯和关妍之。

“他们是来找向谦求医的吧。”靳辰小声说。没想到向谦躲在这里还能被人找到,想来关天涯对于向谦还是有所了解的,或许是提前得到了什么消息。

墨青微微点头:“关天涯有很严重的旧伤,一直没好。”

“那我们暗中观望一下。”靳辰唇角微勾。她倒是要看看,向谦那个老坑货是怎么对待上门求医的人的。

墨青和靳辰就隐在暗中,看着关天涯叩了叩门,发现没有人回应之后,就推开虚掩的大门,带着一脸好奇的关妍之走了进去。

“爷爷,鬼医前辈真的住在这里吗?”关妍之小声问关天涯。这里感觉好破啊,而且这么安静,都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

“少说话。”关天涯神色严肃地看着关妍之说。

关妍之点头:“爷爷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的。”

“滚出去!”关天涯刚刚开口叫了一声“向神医”,房间里就飞出一条毒蛇,以及一句十分不客气的话。

关天涯神色微变,并没有杀掉那条蛇,而是躲开了。一向最怕蛇的关妍之躲在关天涯身后,脸色都白了:“这里好恐怖!”

“在下关天涯,前来求医。”关天涯开口说。

这次向谦没再赶人,而是开了门,说了一声:“进来。”向谦这个鬼畜的老坑货,其实特别不喜欢别人叫他神医,因为感觉很虚伪。他不是神医,他是鬼医,因为他杀过的人比救过的人都要多。

关天涯带着关妍之进去之后,墨青和靳辰就悄无声息地落在了房顶上。

“关天涯?”向谦看着关天涯,十分不客气地叫了一声,“你怎么老成这样了?”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关天涯还没有伤病要求向谦,他们是见过的,不过并没有什么来往。

听到向谦的话,关天涯无奈地笑笑:“老了,病了,更老了。”

“别说废话!”向谦看着关天涯说,“你能耐不小,竟然直接找到这里来了,不过要老夫出手医治都是有条件的,你也不会是个例外。”

“当然。”关天涯微微点头,“鬼医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关天涯并不想接受命运的安排就这样带着一身伤病老去,他想恢复健康,想重振天涯宫,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需要做。

“你的伤,对老夫来说很容易治。也是你运气好,老夫刚刚得到了两株十分罕见的碧血藤。”向谦看着关天涯嘿嘿一笑说,“不过这条件呢,自然也不会很容易,你可以选择拒绝。”

“有什么条件请讲。”关天涯客气地说。

向谦笑容诡异地说,“你应该听说过南宫柔这个名字吧?”

“南宫柔是刚刚杀掉萧遥,登上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的那个姑娘。”关妍之开口说道。她听说南宫柔跟萧遥的那场精彩绝伦的比武之后,就一直在可惜,如果他们早几天到千叶城的话,一定能亲眼看到。

“没错。”向谦嘿嘿一笑说,“南宫柔如今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四,而你关天涯曾经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的榜首,我的条件就是,你去挑战南宫柔,把她从高手排行榜上打下去!”

“啊?为什么?”关妍之不解地问。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向谦瞪了关妍之一眼,然后看着关天涯说,“你可以选择拒绝,然后直接从这里出去,我不会为难你们。如果你选择答应的话,也从这里出去,等你完成老夫提的条件之后再过来,老夫就为你医治,保证让你的功力全部恢复。”

关天涯笑容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旧伤未愈,实力不足,恐怕完不成鬼医提出的条件了。”

“爷爷你那么厉害,不试试怎么知道?”关妍之拉了一下关天涯的袖子。

关天涯摇摇头说:“别再说了,我们走吧。”

“慢走不送。”向谦已经不再理会他们,低下头接着做自己的事情了。

关天涯带着关妍之很快离开了,墨青和靳辰出现在院子里,靳辰神色莫名:“小青青,你觉得向谦那个鬼老头想让人把我从高手排行榜上打下来,图什么呢?”

墨青唇角微勾:“你排在他前面,他觉得没面子。”

靳辰似笑非笑地说:“是他实力不济才排在我后面的。”

“师父,刚刚来的那是谁啊?”靳辰进门就问向谦。

向谦抬头看了靳辰一眼,然后低着头一边忙活一边说:“关天涯。”

“师父答应给人家医治了吗?”靳辰问。

“他不答应我提出的条件,我当然不可能给他医治。”向谦说。

“那师父对关天涯提了什么条件?”靳辰故作好奇地问。

“我说,让他去挑战南宫柔,把南宫柔给打……”向谦手一顿,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抬头赶紧改口,“你管我对他提了什么条件,反正跟你没关系!”

“师父,百毒禁地哦。”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向谦说,赤裸裸地威胁。

向谦神色一僵,扔掉手中的东西,看着靳辰没好气地说:“我就是让他去挑战你,把你从高手排行榜上打下来!怎么着,你有意见?”

“那倒没有。”靳辰唇角微勾,“师父不就是觉得排名比我靠后太丢人了吗?其实我有一个很好的建议,可以让师父很有面子。”

“什么建议?说来听听!”向谦瞬间来了兴致。

靳辰微微一笑说:“师父你亲自挑战我不就好了?没关系,就算你输了,还是第五,不影响什么,不过徒儿肯定会笑话你的,哈哈!”

向谦:“滚!”……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