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向谦这是在帮你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晚秋站了起来,脸色微红地对靳辰说:“小五,天色很晚了,你快送他回去吧!”靳晚秋这会儿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齐皓诚,心中实在是乱得很。

“我不走!”齐皓诚摇头表示拒绝,“晚秋,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你……”靳晚秋看了一眼齐皓诚,然后很快转移了视线,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你伤得很重,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话改天再说。”

齐皓诚眼睛一亮,看着靳晚秋说:“晚秋,这么说,你接受我了?”

靳晚秋沉默不语,靳辰白了齐皓诚一眼:“心照不宣就好,我还在这里呢,你问得这么直接,二姐怎么回答你?”

“小五!”靳晚秋面色通红地看着靳辰,一副让靳辰不要乱说话的样子。

“好好好,我不说,什么都不说了。”靳辰嘻嘻一笑,然后压低声音对齐皓诚说,“我二姐害羞了,你见好就收啊!”

靳辰的声音足够靳晚秋听得清清楚楚了,她瞪了靳辰一眼说:“别乱说话,快带他走吧。”

“哦。”靳辰微微点头,然后直接伸手就把齐皓诚从软榻上提了起来。

齐皓诚被扯到了伤口,倒吸了一口冷气,靳晚秋神色紧张地对靳辰说:“小五,你小心一点!”

“二姐心疼了?”靳辰嘿嘿一笑,拎着齐皓诚从窗口消失了踪影。

靳晚秋神色微怔,过了一会儿才无奈地摇了摇头,坐在床边看着宋安翊熟睡的小脸,微微叹了一口气,以后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却说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宋国公府的靳辰和齐皓诚。齐皓诚被靳辰拎着,感觉自己身上的伤口又有裂开的趋势,没好气地说:“靳小五你能不能轻一点?嘶……”

“呦!心上人不在,就翻脸不认人了?”靳辰似笑非笑地看着齐皓诚说,“刚刚看到我二姐心疼你的样子,你明明很开心的嘛!”

“轻点儿轻点儿!”齐皓诚之前其实都是在强撑,他伤得太重,不可能上了药就好了,这会儿浑身都疼得厉害。

靳辰把齐皓诚直接送回了安平王府他的房间,没有惊动任何人。她一点儿都不温柔地把齐皓诚扔到了他的床上,齐皓诚疼得龇牙咧嘴地瞪着靳辰说:“靳小五,你再这样我什么时候能好啊?”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靳辰白了齐皓诚一眼,“好那么快干嘛?你难道不想让我二姐多心疼心疼你?”

齐皓诚嘿嘿一笑:“靳小五你懂我。”

“这就是紫阳心法?看着没什么特别的啊。”靳辰捡起齐皓诚身上掉下来的那本染了血的书,翻开看了两眼。

“为了这东西,我的命都快搭进去了。”齐皓诚没好气地说,“我胸前那刀就是燕齐砍的,而且他一路追着我来了千叶城,这会儿应该还在到处找我呢!”

“小齐子,你没让燕齐看到你的脸吧?”靳辰看着齐皓诚问。如果让燕齐知道盗走紫阳心法之人的身份,他肯定会带着紫阳门所有人追杀到天涯海角!

“我有那么傻吗?”齐皓诚翻了个白眼。

“有。”靳辰唇角微勾。

“唉!终于回来了,虽然费了不少力气。”齐皓诚感叹了一句,“不过总算完成了向谦的条件,这下安安有救了!”

靳辰眼眸微闪,看着齐皓诚微微一笑说:“祝你好运。”话落直接走了。

齐皓诚嘿嘿一笑:“我的运气当然很好,明天就去找向谦!早点把安安治好,晚秋肯定会爱上我的!”

如果靳辰看到齐皓诚现在这副傻兮兮的样子,肯定会翻个白眼说:兄弟,你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明天你见到向谦,还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呢!

靳辰回到靳将军府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墨青还没睡,一脸哀怨地靠坐在床上看着她。

“小青青,我回来啦!”靳辰朝着墨青扑了过去。

墨青不说话,用沉默表示他生气了。

靳辰笑嘻嘻地凑过去亲了墨青一口说:“小青青,你不笑也很好看的。”

墨青无奈地笑了起来,摇摇头捏了一下靳辰的耳朵说:“是不是都把我给忘了?”

“怎么会呢?我不是让你自己先睡嘛。”靳辰三下五除二把外衣脱掉,钻进了墨青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说。

“你不在,我睡不着。”墨青看着靳辰说。

靳辰又亲了一下墨青说:“好了,现在可以睡了。”齐皓诚回来了,接下来肯定有好戏看了,作为参与者之一,靳辰表示很期待。

宋国公府。

宋舒一大早过来找靳晚秋,因为听说昨晚靳辰来过,但是没见离开。

“大嫂,靳辰呢?”宋舒问靳晚秋。

靳晚秋微微一笑说:“小五昨晚就走了。”

“她偷偷走的?怪不得没人看到呢。”宋舒笑嘻嘻地说,话落神色有些疑惑地往四周看了看,“怎么感觉有一股血腥味儿?”

靳晚秋眼眸微闪,宋舒并没有注意到。而宋舒很快就认为自己应该是错觉,跟靳晚秋告辞,去找如今住在府里的小姐妹关妍之玩儿了。

靳晚秋看到宋舒离开,微微松了一口气,去把门窗都打开,然后往香炉里放了一个香片。脑海中不期然地又浮现出昨夜齐皓诚浑身是血脸色苍白的模样,不知道齐皓诚这会儿怎么样,他说今日就要去找向谦,会顺利吗……

宋舒刚走没多久,宋老国公过来了。

“晚秋,昨夜你叫靳家小五丫头大半夜过来做什么?”宋老国公问靳晚秋。他睡得早,也是今天一早才听说昨天大半夜靳晚秋把靳辰叫了过来。

“安安睡不着,闹着要见小五,我没办法,就让人去把她请过来了。”靳晚秋还是用的昨晚的说辞。

“唉!”宋老国公微微叹了一口气,“安安的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啊!”他倒是没有怀疑靳晚秋在撒谎,只是越发担心宋安翊的身体。当年宋天临也是这样,晚上总是无法入睡,身体越来越差,最后落得英年早逝的下场。

宋老国公犹豫了一下之后,才开口对靳晚秋说:“晚秋,祖父有件事要跟你谈谈。”

“祖父有什么事就直说吧。”靳晚秋微微点头说。

宋老国公看着靳晚秋,未开口又叹了一口气:“齐家那小子对你的心思,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齐小子这次为了安安去替鬼医办事,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等他回来之后,如果鬼医真的能把安安治好,他对宋家的恩情,宋家人永远都会记着。不管他提出什么条件,祖父都不会拒绝,但如果他想借此机会让你嫁给他的话……”

宋老国公声音顿了一下,看着靳晚秋神色严肃地接着说:“祖父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想跟齐家那小子在一起的话,祖父也不拦着你。不过有一点,你要走,不能带着安安,他是我的命根子,天临走得早,在我有生之年,绝对不会看到他管别人叫爹!”

“祖父,安安也是我的命根子。”靳晚秋看着宋老国公神色淡淡地说。无论未来如何,靳晚秋都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儿子,谁都别想把她跟宋安翊分开。

宋老国公微微点头说:“你能这样想就好,祖父也不希望安安这么小就没了娘在身边。”话落又看着靳晚秋语重心长地说,“晚秋,只要你愿意留在宋家,没有人会亏待你。至于齐家那小子的恩情,祖父会想办法报答的!”

宋老国公话落就起身离开了,靳晚秋看着宋老国公的背影,自嘲一笑。她明白,宋老国公就是专门过来敲打她的,让她知道她就算生出了想要再嫁给齐皓诚的心思,宋家也不可能让她带着宋安翊走,甚至有可能不会再让她见宋安翊。

靳晚秋明白,宋老国公在警告她,在威胁她,目的只有一个,断绝了她跟齐皓诚在一起的可能性。因为宋老国公再清楚不过,她是不会跟宋安翊分开的。

靳晚秋心中苦涩不已,她这一辈子,似乎就没有过真正顺遂的时候。昨晚齐皓诚走了之后,靳晚秋彻夜难眠,她的心不受控制地想齐皓诚,她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他们的身份如此悬殊,真的有可能在一起吗……

靳晚秋苦笑了一声,如果宋家人不肯让她带着宋安翊再嫁的话,她哪里可能跟齐皓诚在一起呢?

宋老国公对靳晚秋说那些话,其实他自己心里也不好受。他知道靳晚秋委屈,可是事关宋安翊,宋老国公必须狠心断了靳晚秋再嫁的念头!

只是很多事情,冥冥之中早就已经注定了结果,过程不管有多曲折,早晚也会迎来峰回路转的那一天。宋老国公不会知道,齐皓诚这会儿已经平安回到了千叶城,接下来,还有一份“大礼”等着他接招。

安平王府。

安平王妃一大清早听下人说昨夜齐皓诚回来了,就脚步匆匆地过来了。

“诚诚!”安平王妃看到齐皓诚的脸色心中就慌了,“你这是怎么了?”

“啊!母妃别碰那里!”

安平王妃一手拍在了齐皓诚胸口,齐皓诚感觉疼得快要晕过去了。

“受伤了啊?快让母妃看看!”安平王妃说着就要来扯齐皓诚的衣服。

“别!”齐皓诚赶紧躲了过去,“母妃,我都这么大了,不给看!”

“傻小子你还害羞了!”安平王妃敲了一下齐皓诚的脑袋,看着齐皓诚问,“快跟母妃说说,你这弄了一身伤回来,事情办好了没有啊?”安平王妃并不知道齐皓诚具体是去做什么了,因为齐皓诚没敢跟她说。

齐皓诚十分得意地说:“当然办好了!”

“好!”安平王妃一激动,伸手就拍了一下齐皓诚的后背,齐皓诚好想晕死过去。老娘啊,儿子的伤口本来都要愈合了,又被你拍裂了!

“这么说,母妃可以开始准备你成亲的事情了?”安平王妃看着齐皓诚高兴地说。

齐皓诚假咳了两声说:“母妃,八字还没一撇呢!”他这次拼了命也就是让靳晚秋不再排斥他而已,宋家人尤其是那个老头,毫无疑问还是会坚决反对他跟靳晚秋在一起的,齐皓诚很清楚这一点。而他并不会拿着这次的恩情作为要挟,要求宋老国公答应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嫁给他,这并不是齐皓诚想要的。

“你都把自己折腾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八字还没一撇?”安平王妃瞪着齐皓诚说,“那等你把八字写完,都到猴年马月了,还让不让母妃抱孙子了?”

“母妃,别着急,一步一步来。”齐皓诚对安平王妃笑笑说,“等我把晚秋娶回来,我们再给母妃生十个八个孙子!”

“哈哈!这个好!我喜欢!”安平王妃一高兴,又朝着齐皓诚的胸口捶了一下。

齐皓诚:好想死一死……

其实齐皓诚一早醒来感觉身上的伤好了很多了,一想到他的伤口都是靳晚秋认真包扎的,齐皓诚就感觉很欢喜,连药都不想换了。

等齐皓诚被安平王妃拉着吃了一大碗补气养血的药膳之后,就坐着马车出了安平王府,去了向谦的那个小宅子。事情的确要一步一步来,而齐皓诚如今想要尽快请向谦把宋安翊给治好,才能进行后面的事情。

齐皓诚下了马车,就看到一个一脸沧桑的老者站在向谦的小院子门口,朝着他看了过来。

“你是?”老者看着齐皓诚开口问道。

“安平王世子齐皓诚。”齐皓诚自报了家门。感觉这老头虽然看起来有气无力的,但是绝对不是普通人。

“原来是齐世子,老夫关无涯。”关无涯对着齐皓诚微微点头。他对于千叶城里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的。

“无涯宫宫主?”齐皓诚知道关无涯这个名字,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十多年前叱咤江湖的关无涯。

关无涯无奈地笑笑:“难得齐世子听说过老夫的名讳。”

“无涯前辈是来求医的吧?那就一起进去吧。”齐皓诚对关无涯客气地说。

关无涯微微点头,一边走一边问齐皓诚:“齐世子脸色不太好,也是来求医的?”

“那倒不是,晚辈跟向前辈有约。”齐皓诚微微一笑说。他已经求过了,如今也把向谦提的条件完成了,就等着向谦兑现承诺了。

关无涯并没有再多问什么,两人进了向谦的院子,就看到向谦坐在院中树下,正在满脸喜色地摆弄一颗深紫色的果子。而向谦身旁坐着一个戴着面纱的少女,少女身姿窈窕,露在外面的眉眼极为出色,而眉心一点嫣红的朱砂,平添了几分妖娆之色,而这正是向谦的徒儿靳辰。

“你怎么又来了?难道改主意了?”向谦抬头,目光扫过齐皓诚,落在了关无涯的身上,语气不善地问。

“终于找到鬼医,老夫总要再来试试,看有没有别的可能。”关无涯笑容有些无奈。当年他叱咤江湖的时候,靳辰都还没出生。而一代高手落得今天这样的地步,也实在是有些悲凉。

“既然你诚心来求的话,”向谦眼眸微闪,看着关无涯说,“老夫就考虑一下,给你换一个条件吧!”

“多谢!”关无涯眼底闪过一丝喜色。还是他的孙女关妍之劝让他一定要再来找向谦试试,说向谦有可能会改变主意。关无涯来的时候其实没有抱什么希望,如今很意外,也很惊喜。

“先坐一边儿去等着。”向谦看着关无涯说,话落目光落在了齐皓诚的身上,看着他笑容诡异地问,“老夫要的东西,带回来了?”

“是。”齐皓诚把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放在了向谦面前。

向谦看了一眼,倒是没有要打开的意思,看着齐皓诚哈哈笑了两声说:“你小子不错!”

“那向前辈什么时候可以出手给那孩子医治?”齐皓诚问向谦。

向谦看了一眼靳辰,然后对着齐皓诚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说:“齐家小子,你想让老夫出手医治宋家那个小娃娃,老夫提的条件你也完成了,不过老夫恐怕要食言了。”

齐皓诚神色微变,看着向谦问:“前辈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是说好的吗?”

旁边坐着的关无涯看了看向谦,又看了看齐皓诚,神色有些惊诧地问:“齐世子,你为鬼医办事,是求鬼医医治宋国公府的那孩子吗?”这是什么情况?关无涯表示很不解。宋安翊跟齐皓诚,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齐皓诚顾不上回答关无涯的问题,直直地看着向谦,等着向谦给他一个答案。而向谦哈哈一笑说:“齐小子,你应该很清楚老夫的规矩,求医,就要自己上门来求。当然了,姓宋那个娃娃年纪太小,老夫也不是不近人情,所以就答应了你。不过老夫这些天思来想去,觉得如果真的应你所求去医治宋家那娃娃的话,就坏了老夫的规矩啊!”

“向前辈就是不肯出手了?”齐皓诚怒极,看着向谦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善了。

向谦倒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看着齐皓诚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齐小子你都已经为老夫办了事,老夫也不能让你白做了。所以,老夫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坏了老夫的规矩,老夫也能出手医治宋家那个小娃娃。”

“向前辈请明言。”齐皓诚看着向谦神色严肃地说。他差点把命都给丢了,如果向谦真的赖账的话,他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

而向谦看着齐皓诚嘿嘿一笑说:“其实很简单,只要宋家那娃娃真的成了你的儿子,老夫就出手为他医治!这样就不算坏了老夫的规矩,毕竟如今你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老夫也很难做啊!”

齐皓诚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向谦愣愣地问:“向前辈你是认真的?”

向谦神色一变,看着齐皓诚没好气地说:“哼!你如果不同意的话,就立刻滚出去!”

齐皓诚此时的脸色很精彩,他有些犹豫地对向谦说:“向前辈,这件事我同意没用啊!”

“那娃娃不是姓宋吗?宋家人想要他活命的话,就让娃娃他娘带着娃娃嫁给你!就这样!否则老夫绝对不会出手的,而且普天之下,除了老夫之外,不可能有别人能救那个孩子!”向谦傲气十足地说。

“既然这样的话,晚辈就回去再想想办法吧。”齐皓诚神色十分为难地对向谦说,然后起身告辞了,转身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眼睛亮得吓人,特别想仰天大笑三声。

齐皓诚万万没想到,今天过来找向谦,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惊喜!本来齐皓诚只是想着,早点把紫阳心法交给向谦,让向谦为宋安翊医治,这样靳晚秋肯定会对他改观,而宋老国公至少不会再看他不顺眼了。至于娶靳晚秋的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

可是没曾想,他过来找向谦,向谦竟然反悔提出了新的条件,而这条件齐皓诚表面上很为难,心中却一点儿都不为难,反而求之不得!

齐皓诚现在感觉就是老天都在帮他,他觉得鬼医向谦定下的规矩实在是太好了。就是说嘛,他现在跟宋安翊什么关系都没有,鬼医老前辈怎么能因为他而出手救宋安翊呢?至少得先让宋安翊成为他的儿子再说嘛!

齐皓诚的心都快要飞起来了,他知道宋老国公反对他跟靳晚秋在一起,可是如今并不是他在逼宋老国公,是鬼医向谦提出的要求,他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让宋家人表态吧!

虽然向谦拒绝了出手医治宋安翊,但是齐皓诚离开的时候很是兴奋,本想直接去宋家,后来想了想就去了魏国驿馆,准备找好哥们儿魏琰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做才最合适。

向谦的院子里就剩下了三个人,向谦和关无涯,还有向谦身旁戴着面纱的靳辰。

“冒昧问一句,刚刚那位齐世子,跟宋家是什么关系?”关无涯跟宋老国公是拜把兄弟,来了千叶城第二天就带着孙女住进了宋家。他倒是没想到,今天过来找向谦,竟然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齐皓诚是为了宋安翊才向向谦求医的,虽然关无涯不知道向谦对齐皓诚提了什么条件,但是看齐皓诚明显重伤未愈的模样,就知道绝对不是容易办到的事情。

齐皓诚为什么要这样做?关无涯表示不解。而向谦竟然说,只有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再嫁给齐皓诚,宋安翊真的成为齐皓诚的儿子,他才肯出手为宋安翊医治,这件事怎么看都感觉匪夷所思。

向谦白了关无涯一眼:“管那么多做什么?”

关无涯压下心中的好奇和不解,准备回去问问宋老国公。而向谦又看了看关无涯,然后看了看他身旁的靳辰,开口对关无涯说:“这位,是老夫的徒儿。”

关无涯一进来就注意到向谦身旁的少女了,心中有所猜测,这会儿得到了证实。他心中是有些惊讶的,因为从来没听说向谦有徒弟,却听说不少人想拜向谦为师,都被向谦折腾死了。由此可知,向谦已经认可的这个徒弟,绝对非同一般。

“你完不成老夫的条件,老夫不能破例为你医治。”向谦看着关无涯说。

关无涯心中失望的同时,就听到向谦接着说:“不过既然你都来了,就让老夫的徒儿为你医治吧!”

关无涯微微一愣,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转机。他起身就对着坐在向谦身旁的靳辰行了个大礼:“劳烦这位姑娘了。”

“我出手也是有条件的。”靳辰这会儿才放下手中的书,抬眸看着关无涯神色淡淡地说。

“姑娘请讲。”关无涯如今已经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他其实向天下很多名医都求过医,结果没有一个能把他的旧疾完全治好,所以才不得不求到向谦这里。向谦不肯出手,关无涯也勉强不了,因为他的确完不成向谦提出的条件。而如今向谦的徒弟愿意出手,即便这姑娘看起来年轻得过分,关无涯也没有丝毫轻视之心。毕竟能够成为向谦的徒弟,本身就说明这姑娘实力不凡。

“听说无涯宫有一套不外传的刀法,我很有兴趣。”靳辰神色淡淡地说。不是她非要坐在向谦旁边装背景板,还刻意打扮得没有人能认出来。这都是向谦要求的,因为向谦说,他的徒弟就是向雪儿,不是南宫柔也不是靳五小姐,所以要求靳辰以他徒弟身份出现的时候,就要换一张脸。而靳辰现在这张有些妩媚妖娆的脸,是墨青给弄出来的,墨青很喜欢。

关无涯微微一愣。紫阳门的紫阳心法只有门主才能修炼,无涯宫也有一套刀法,名叫霸刀,只在历任宫主之间传承。当年关无涯就是凭借霸刀叱咤江湖,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如今无涯宫没落了,关无涯至今还未选定继承人,他的霸刀还没有传承下去,却没想到向谦的徒弟竟然对他的霸刀感兴趣。

“老夫把霸刀的刀法秘籍交给姑娘,姑娘就出手为老夫医治吗?”关无涯看着靳辰问,神色之间并没有多少犹豫。

靳辰微微点头:“没错。”

“好。”关无涯点头。命都要没了,门派也没落了,还藏着那套刀法有什么意义呢?关无涯如今只希望他的身体能够好起来,这样才能够真正重振无涯宫。至于把霸刀秘籍交给一个外人,如果是以前,关无涯绝对不可能同意,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明日老夫再来。”关无涯起身说。他当然不可能带着那么重要的东西出门,只是那东西在他脑子里,他今日回去可以写下一份,明日再过来作为交换。

靳辰微微点头:“明日恭候大驾。”

关无涯走了之后,靳辰一手扯掉脸上的面纱,看着向谦没好气地说:“师父,这下你满意了?”

向谦看着靳辰那张妖娆的小脸,点点头说:“满意!为师很满意!”他准备让天下人都知道,他鬼医向谦也是有徒弟的,他的徒弟还很厉害,就从靳辰医治关无涯开始吧!关无涯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等靳辰把关无涯医治好了,想必很快会有很多人知道小鬼医的存在了!向谦想想就觉得很开心,谁再敢说他是孤家寡人他跟谁急!

“师父,这个送我吧。”靳辰把齐皓诚带来的盒子拿了起来,看着向谦说。

“不过是一本破书你也稀罕。”向谦白了靳辰一眼说,“想要可以,拿紫心果来换!”

“行,紫心果已经给过师父了,就这样。”靳辰拿着那个盒子,很快跑没影儿了,向谦再次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当然了,向谦不是心疼紫阳心法。他让齐皓诚去偷紫阳心法,纯粹就是因为他看燕齐不顺眼,根本没打算拿到紫阳心法自己修炼。鬼医向谦最擅长的是医术和毒术,武功在天下高手排行榜上只排第五。虽然他很不爽靳辰竟然排在他的前面,但是也没打算努力练功超越靳辰。原因很简单,向谦杀人喜欢用毒,他根本不喜欢用武功对付别人。

靳辰要紫阳心法,向谦也不在意,他只是想多从靳辰那里搜刮点药材而已,只是靳辰心眼太多,竟然把之前已经给向谦的紫心果用来交换紫阳心法,向谦捶胸顿足却也无奈。

而向谦提出让靳辰医治关无涯,其实是因为在这之前他跟靳辰打了一个赌。向谦很清楚关无涯会再次上门的,而他要求靳辰出手,说如果靳辰治不好关无涯的话,就再去一趟百毒禁地为他采药。至于采什么药,采多少,都是向谦说了算。而靳辰提出,如果她把关无涯治好了,那么向谦就要把他所有的藏书都送给靳辰。

师徒俩打的赌,关无涯是不可能知情的。而且靳辰还额外要求关无涯拿出霸刀秘籍才肯为他医治,向谦心中在想靳辰真的很有他的风范,一点儿都不吃亏。

靳辰带着紫阳心法回了靳将军府,墨青坐在星辰阁二楼在看书,看到靳辰回来微微一笑。

“小青青,送你的。”靳辰直接把紫阳心法拿出来扔给了墨青。

墨青翻开看了一下,然后放在了一边:“事情顺利吗?”

“当然。”靳辰唇角微勾。她今天过去主要是想看着向谦,保证向谦按照她的要求应付齐皓诚。巧合的是,宋老国公的好兄弟关无涯也在场,正好能够给齐皓诚做个证,省得宋老国公怀疑齐皓诚从中做了什么手脚。

想必关无涯回去就会把在向谦那里听到的事情告诉宋老国公,至于宋老国公会如何选择,靳辰很期待。

“而且我即将得到关无涯的霸刀秘籍。”靳辰笑得有些小得意,“其实我觉得小鬼医也不错,向谦给人治病那么黑心,我也不能什么都不要,正好这次用关无涯试一下最近学的医术。”

墨青唇角微勾:“小丫头,向谦不会让你顺利把关无涯医治好的。”

“我知道。”靳辰似笑非笑地说,“那老头一门心思想要让我去百毒禁地为他采药,就算我把关无涯治好了,向谦说不定会再给他下点我解不了的毒。”靳辰当然了解向谦,就算跟这老头打赌也得多一个心眼,因为向谦为了赢,可是什么破事都能做出来。

“我相信赢的一定是你。”墨青看着靳辰微微一笑。

“所以呢,小青青你赶紧研究一下这紫阳心法,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靳辰看着墨青说,“我觉得关无涯这么多年伤都没好,而且越来越严重,很可能是紫阳心法导致的。”

墨青微微点头。紫阳心法是紫阳门最顶级的心法,修炼紫阳心法的燕齐如今武功已经登峰造极,墨青也很想看看这门心法究竟有什么特殊之处。

魏国驿馆里。

齐皓诚出现在魏琰面前的时候,魏琰才知道他回来了,然后魏琰十分热情地握拳捶了一下齐皓城的胸口,说了一句:“你怎么还活着?”

齐皓诚脸色发白地捂着胸口,感觉伤口又要裂开了。为什么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这么坑……

“别装了。”魏琰似笑非笑地看着齐皓诚说,“我又不是靳晚秋,不会心疼你。”

齐皓诚瞪了魏琰一眼:“谁装了?我差点命都丢了。”

“这不是没丢吗?”魏琰看着齐皓诚唇角微勾,“你刚刚是不是已经去找过向谦了?”

“嗯。”齐皓诚坐了下来。

“向谦说什么时候给安安医治?看你挺高兴的嘛,想必向谦没有为难你。”魏琰看着齐皓诚说。

齐皓诚摇头:“向谦反悔了,不肯给安安医治。”

魏琰神色微变:“怎么回事?那你为什么还这么高兴?”齐皓诚忍不住翘起的嘴角出卖了他,魏琰不明白,向谦真的反悔的话,齐皓诚还高兴个屁啊!

齐皓诚唇角微勾:“向谦又给我提了一个新的条件。”

“什么?”魏琰好奇地问。

“他说我跟安安如今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即便我完成了他的要求,他也不能为安安医治,这样会坏了他的规矩。”齐皓诚说。

“那他提出了什么新条件?不会是……”魏琰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齐皓诚问。

齐皓诚微微一笑:“没错。向谦说,除非安安真的成为我的儿子,否则他绝对不会出手为安安医治。”

魏琰一脸惊诧:“向谦是在帮你啊!”

魏琰也知道齐皓诚如今的处境,而几乎没谁能真正帮上齐皓诚。他们都没想到,鬼医向谦会突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看似是对齐皓诚食言了,但从齐皓诚的角度来说,他感激向谦八辈祖宗!

“我也不知道向谦怎么想的。”齐皓诚嘴角微勾,眼底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不过我觉得,我应该很快就可以娶到靳晚秋了。”

“你小子运气真好!”魏琰又捶了一下齐皓诚,齐皓诚身上疼,心里却是美得很,得意洋洋地看着魏琰说:“没办法,人品太好了,老天都在帮我啊!”

话说今天在向谦那里,刚听到向谦说反悔的时候,齐皓诚弄死向谦的心都有了。可是当他知道向谦提出的新条件是什么之后,看向谦无比顺眼。

“哎!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去告知一下宋家人?”齐皓诚问魏琰。

魏琰想了想说:“让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嫁给你的事情是向谦提出来的,其实对你大有好处。不过如果你这会儿去宋家说的话,难保宋家那老头不会觉得是你跟向谦串通好的。”

齐皓诚微微皱眉:“我就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没有直接去宋家。”事情进行到现在,一切都顺利得超出齐皓诚的预料,所以他要更加谨慎一些,千万不能功亏一篑了。

“当时还有别人在场吗?”魏琰问齐皓诚。

“有一个姑娘。”齐皓诚说,“不过她戴着面纱,我也不认识,有可能是向谦的徒弟。”

魏琰嘴角微抽,向谦的徒弟……他本来还在想一向喜欢折腾人,从来不会让别人好过的向谦怎么这次似乎在帮齐皓诚?魏琰忽略了一个人,靳辰。齐皓诚不知道,魏琰可是知道,靳辰在齐皓诚离开千叶城之后没多久就拜了向谦为师,如今是向谦唯一的徒弟。

而向谦突然反悔,又对齐皓诚提出那样一个神奇的条件,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靳辰做了什么。刚刚齐皓诚在向谦那里见到的应该是易容之后的靳辰吧。

“喂!我跟你说话呢!”齐皓诚瞪着魏琰说,“你想什么呢?”

魏琰看着齐皓诚笑得意味深长:“你小子这是有贵人相助啊!”

齐皓诚有些不解:“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其实齐皓诚也觉得向谦今天的行为不是很像他以往的风格,不过齐皓诚很喜欢这个结果就是了。

“告诉你也无妨。”魏琰看着齐皓诚唇角微勾,“你今天在向谦那里见到的姑娘,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靳辰。”

齐皓诚一屁股摔了下去,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魏琰问:“你是说,我今天见到的是靳小五,她易容了?”

魏琰点头。

“靳小五怎么在向谦那里?难道我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

魏琰点头。

“啊?!靳小五不会拜了向谦为师吧?”齐皓诚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

魏琰再次点头。

齐皓诚:“所以其实是靳小五让向谦反悔,又给我提了一个新的条件?”

魏琰唇角微勾:“不然呢?你以为那个心狠手辣的老头看你很顺眼?”

齐皓诚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惊奇地说了一句:“靳小五太够意思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