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你带着安安走吧/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废话了!”魏琰看着一直在说靳辰很够意思的齐皓诚说,“你刚刚说在场的还有个人?谁啊?”靳辰在场,但是靳辰作为这件事情的推波助澜者,肯定是不能让宋家人知道的。

“关无涯。”齐皓诚说,“他也是去求医的。”

魏琰微微愣了一下,然后猛然伸手又捶了一下齐皓诚的胸口说:“你的运气真的很好。”

齐皓诚表示不解:“什么意思?”

“你想必不知道关无涯住在哪里。”魏琰看着齐皓诚唇角微勾,“关无涯跟宋家那老头称兄道弟的,如今就带着他孙女住在宋家。”

齐皓诚愣了一下之后,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天助我也!”

关无涯可是亲眼目睹向谦跟齐皓诚说了什么的,而他跟宋老国公关系匪浅,回到宋家之后,一定会把他的所见所闻告诉宋老国公。他的立场很客观,由不得宋老国公怀疑。

“这下你暂时不用去宋家了。”魏琰看着齐皓诚唇角微勾。这小子运气真的不错,最大的运气就是交了靳辰这个朋友吧。曾经靳辰说要帮齐皓诚娶靳晚秋的时候,魏琰也在场,只是他没想到靳辰真的这么快就说到做到,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必杀技。

“以后靳小五要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赴汤蹈火!”齐皓诚笑容灿烂地说。

却说从向谦那里离开的关无涯,很快就回到了宋国公府,见到了宋老国公。

宋老国公知道关无涯又去找向谦求医了,一见到关无涯就问了一句:“怎么样?”

关无涯微微摇头说:“鬼医不肯为我医治,不过他的徒弟答应了为我医治。”

“鬼医有徒弟?”宋老国公也是第一次听说,他神色微喜看着关无涯说,“不过既然是鬼医的徒弟,医术定然十分了得,你这也算是有希望了。”

关无涯微微点头,然后看着宋老国公说:“今日我在鬼医那里,见到了安平王府的齐世子。”

宋老国公神色微变,脱口而出:“他回来了?”

关无涯看着宋老国公说:“看来宋兄知道齐世子为了安安替鬼医办事的事情。”

宋老国公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此事说来话长。”

“有件事,我觉得应该告诉宋兄,因为跟安安有关。”关无涯看着宋老国公神色认真地说。

宋老国公神色一正,看着关无涯问:“什么事?”

“今日我在鬼医那里巧遇齐世子,齐世子似乎受了很重的伤,他把一样东西交给了鬼医,说是完成了鬼医提出的条件,要求鬼医为安安医治。”关无涯看着宋老国公说。

宋老国公神色微怔,齐皓诚受了很重的伤?鬼医到底让他做什么去了……

关无涯接着说:“只是鬼医突然又反悔了,不肯为安安医治。”

宋老国公神色微变:“怎么会这样?”

关无涯说:“宋兄听我说完。当时齐世子也很是愤怒,差点跟鬼医反目,只是后来鬼医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条件。”

“什么条件?”宋老国公有些急切地问。

关无涯看着他说:“鬼医说,他不肯为安安医治,是因为齐世子跟安安没有任何关系,这不符合鬼医救人的规矩。如果要让他出手医治安安的话,就必须让安安成为齐世子的儿子。”

宋老国公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着关无涯:“这怎么可能?”

宋老国公这几天一直在想,就算齐皓诚回来了,并且真的请向谦把安安治好了,他也绝对不能答应靳晚秋带着安安嫁给齐皓诚。可是没想到如今又生出这样的变故,鬼医竟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宋兄,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关无涯看着宋老国公神色认真地说,“鬼医还说,普天之下,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救安安。”

宋老国公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关无涯看着下人匆匆忙忙地去请太医,微微叹了一口气。就算不知道,他也能够猜到是怎么回事。那位养尊处优的齐世子,这么拼命,所为的恐怕不是安安,而是安安的母亲靳晚秋吧!只是关无涯也了解宋老国公,以宋老国公的性格,肯定不可能同意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再嫁。

只是如今事情走到了这一步,宋老国公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安安走上宋天临的老路,要么,就让靳晚秋嫁给齐皓诚,让安安管齐皓诚叫爹。

“关爷爷,我爷爷这是怎么了?”靳晚秋匆忙赶来,指挥着下人把宋老国公安置好,等着太医过来。

“等你爷爷醒了,让他跟你说吧。”关无涯对着靳晚秋微微摇头说。这件事关乎宋安翊的安危,所以关无涯才没有丝毫隐瞒地告知了宋老国公。至于宋老国公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关无涯并不想干涉。

“大嫂!爷爷怎么了?”宋舒从外面冲了进来,神色焦灼地看着躺在那里不省人事的宋老国公。

“我也不知道,太医应该马上就到了。”靳晚秋说。

太医来了之后,给宋老国公把了脉,说没有大碍,只是受了点刺激,吃点药很快就醒了。

宋天行也闻讯赶了回来,而关无涯看宋老国公没事,已经带着自己的孙女回了客院。

靳晚秋和宋家兄妹都守在宋老国公的床边,看到宋老国公眼皮微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宋舒神色一喜:“爷爷你醒啦!”

宋老国公复杂的目光落在靳晚秋脸上,靳晚秋关切地问了一句:“爷爷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宋老国公微微摇头,神色疲惫地看着靳晚秋问:“安安呢?”

靳晚秋神色平静地说:“安安今天又发病了,刚刚吃了药睡下了。”

宋老国公神色一痛。宋安翊的病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跟宋天临的病如出一辙。甚至有一次宋老国公逼问得紧了,张医正松口说,宋安翊的病比宋天临当年还要严重,如果治不好的话,很可能活不过十岁……

宋老国公一想到自己苦命的孙子和重孙,忍不住老泪纵横。

靳晚秋和宋家兄妹看到宋老国公的样子都慌了,宋舒握着宋老国公的手说:“爷爷,您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跟我们说,您别这样。”宋舒说着眼泪也下来了,她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宋老国公这副模样。

“爷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宋天行眉头紧皱看着宋老国公问。

宋老国公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中已经带上了决然,看着靳晚秋说:“晚秋,安安绝对不能有事,你……你带着安安走吧!”

靳晚秋愣住了,而宋舒十分不解地看着宋老国公问:“爷爷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等宋老国公断断续续地把关天涯跟他说的事情说完,在场的三人都呆住了,靳晚秋也神色怔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这……这……怎么会这样呢?”宋舒脑子有些转不过来,“鬼医为什么一定要让大嫂带着安安嫁给齐世子?他定的什么破规矩?”

宋天行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天下皆知鬼医是个阴晴不定,性格怪异之人,他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都很正常。”宋舒不清楚,宋天行却是很清楚齐皓诚对靳晚秋的心思,其实他也在找机会想劝说宋老国公,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已经由不得他们选择了。

宋老国公知道宋天行说的都是真的,而关无涯也绝对不可能骗他。莫非这就是造化弄人?他想要一个健康的重孙,就必须忍痛让他的重孙认他人为父。

“爷爷,既然如此的话,就应了吧!”宋天行看着宋老国公说,“我们再迟疑下去,万一鬼医又改变主意,就错失良机了。”

宋老国公心中跟明镜儿似的,何尝不知道他如今已经没得选了。他很痛苦,可是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宋安翊一直这样病弱下去活不到长大,他再也经不起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了!

“可是就算我们同意,安平王府会同意大嫂带着安安嫁过去吗?”宋舒神色莫名地说。她倒是没觉得靳晚秋再嫁有什么不好,只是这件事发生得太过突然,宋舒总觉得有些怪异。

“齐家,会同意的。”宋老国公沉声说。齐皓诚为了靳晚秋都已经豁出命了,安平王夫妇就这么一个儿子,他们不会不同意的。

“那……现在怎么办?”宋舒感觉很迷茫。难道要他们主动去安平王府说要把她大嫂嫁过去?

“等。”宋老国公看了一眼神色怔然的靳晚秋,然后面色疲惫地说了一个字,微微闭上了眼睛。罢了!罢了!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呢?如果齐皓诚真的有心的话,他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而宋老国公不管心中多么不情愿,也不会阻止了,也不敢阻止了……

齐皓诚离开魏国驿馆就回了安平王府,一见到安平王夫妇,就笑着对他们说:“父王,母妃,到了你们出马的时候了!”

靳将军府。

被禁足的靳月这些天都很安分,每天看看书弹弹琴,偶尔做做女红,没有吵闹过要出去。

而靳夫人天天吵,天天闹,没有人理她,她也出不了萱芷院的门。姚大夫人过来看望姚芊芊的时候倒是听说了靳夫人被禁足的事情,回去之后也没瞒着姚丞相。而姚丞相叹了一口气说:“靳家的家事,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了。”一点都没有要为自家妹妹靳夫人出头的意思。

“小姐做的这个荷包真漂亮。”小梅看着靳月刚刚完工的一个荷包赞了一句。

靳月微微一笑,倒是比以前沉静了不少。她拿起那个荷包看了看,上面的每一针每一线都是她用心绣的,而这个荷包是她做给齐皓诚的。

经历过三皇子夏毓轩的事情,靳月也想明白了,她再不想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了,容易节外生枝得不偿失。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想方设法都要嫁给齐皓诚,成为安平王世子妃。

靳月已经想好了,等齐皓诚回来之后,她就想办法把这个荷包送到齐皓诚手里。荷包里面有一张纸,那是靳月写给齐皓诚的信。她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她一腔痴情,齐皓诚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这天下晌,靳放正在书房中看书的时候,宋国公府的管家上门了,说是宋老国公请靳放过府一叙。

这种事情这些年倒是从来没有发生过,因为宋老国公身体还可以,喜欢到处溜达,如果他有事找靳放,一般都是直接冲到靳家来,而不是派人叫靳放过去见他。

靳放直觉有什么要紧事,就赶紧放下书出府,骑马去了宋家。

到了宋家,见到宋老国公脸色很差地躺在床上,靳放神色微变:“宋世伯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宋老国公让宋天行扶着他坐了起来,对靳放微微摆了摆手说,“我这把老骨头还死不了,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找你来,是有件事想跟你说。”

“宋世伯有话尽管说。”靳放坐在宋老国公床边微微点头说。

“靳放啊,晚秋嫁到宋家也有三年多了。”宋老国公有些感慨地说。

靳放心中感觉很奇怪,宋老国公这副模样,明显是有什么事发生,而他一开口就说靳晚秋,难道是靳晚秋怎么了?

“是,晚秋嫁过来三年多了。”靳放微微点头说。

“当年,是老夫做事不厚道,明知天临时日无多,还非要求了晚秋嫁过来。”宋老国公苦笑一声说。

靳放眉头微皱:“宋世伯千万别这样说。”

“有时候老夫就在想,如果晚秋当年没有嫁过来,让天临就那么孑然一身地走了,会不会更好一点。”宋老国公神色有些怅然。或许是年纪大了,他最近回想起过往,总是会怀疑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是对是错。

“宋世伯,是不是晚秋有什么不妥?”靳放皱眉看着宋老国公问。他实在搞不懂宋老国公究竟想要说什么。

宋老国公微微摇头:“怎么会呢?晚秋一向最是懂事了。”

“爷爷,事已至此,您就跟靳伯父直说吧。”宋天行看着宋老国公说。或许宋老国公也觉得难以启齿吧,靳晚秋是靳放的女儿,宋家如今想要让靳晚秋再嫁,也必须征求一下靳家人的意见。

“天行,我累了,你说吧。”宋老国公看着宋天行说。事情实在太过复杂,宋老国公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靳放开口。

“天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靳放看着宋天行神色严肃地问。

“靳伯父,您应该知道安安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齐世子求了鬼医为安安医治,还冒险完成了鬼医提出的条件,谁知道鬼医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条件,要求大嫂带着安安嫁给齐世子,安安成为齐世子的儿子,才肯为安安医治。”宋天行简单地把事情的经过跟靳放说了。

靳放神色很怪异:“齐世子?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他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怎么都感觉这件事奇怪得很。为什么求鬼医给宋安翊医治的是齐皓诚呢?

宋天行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靳伯父应该不知道,齐世子一直爱慕我大嫂。”

靳放直接愣在了那里,看着宋天行不可置信地问:“这是真的?”

齐皓诚爱慕靳晚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靳放真的一点都不知情。

宋天行点头,看着靳放说:“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不答应鬼医的条件,让大嫂再嫁,安安或许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靳放神色莫名地看着宋老国公:“宋世伯找我来,是想告诉我,你们要让晚秋带着安安嫁给齐世子?”

宋老国公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看着靳放说:“但凡有一点别的可能,老夫都不愿意这样做!可是如今,由不得我们选择了!靳放,晚秋是你的女儿,你说句话吧!”

靳放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从来都不知道齐皓诚爱慕靳晚秋,而在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竟然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如今到了宋家不得不让靳晚秋再嫁的地步。

这个世界并不阻止寡妇再嫁,这在百姓中间很稀松平常,只要夫家不反对,娘家不阻止即可。当然也有某些迂腐的人认为寡妇再嫁有辱门风。

而在贵族中间,寡妇再嫁是极为少见的事情,因为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是爱惜名声。寡妇为亡夫守节,能够得到别人的赞赏和尊重,而寡妇再嫁,不仅夫家会阻挠,娘家会觉得丢脸,也没有好的人家愿意娶。

宋老国公原本极力反对靳晚秋再嫁,如今这也是逼不得已才不得不妥协。但凡有别的可能,他都不会选择这样做。

而靳晚秋姓靳,如果靳家不同意靳晚秋再嫁的话,也是有权力阻止的。这也是宋老国公专门派人把靳放叫过来问他的原因。

“晚秋愿意吗?”靳放问的话让宋老国公有些意外,因为在宋老国公的印象中,靳放并不是很在意靳晚秋这个女儿,不然当年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把靳晚秋给嫁进了宋家。

宋天行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安安是大嫂的命根子,大嫂为了安安,想必什么都愿意做。”宋天行其实并不知道靳晚秋对齐皓诚是什么心思,但宋天行是希望靳晚秋可以跟齐皓诚在一起的。而他不能说靳晚秋想要再嫁,只能说是为了安安。

想到自己那个体弱多病的外孙,靳放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既然是为了安安,宋世伯都同意了,我自然也不会反对。但是齐家那边……”齐皓诚的身份摆在那里,齐家能接受靳晚秋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嫁给齐皓诚当世子妃吗?靳放有些怀疑。

“哼!姓齐那个小子如果连自己的父母都说服不了的话,也不用想着娶晚秋了!”宋老国公说的是气话,虽然他知道齐皓诚什么错都没有,反而为了宋安翊付出了很多,但是一想到宋安翊以后要管齐皓诚叫爹,宋老国公就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靳放叹了一口气说:“那就等着看齐家表态吧!”想必齐皓诚已经把事情跟安平王夫妇说了。

靳放正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宋家的管家脚步匆匆地进来禀报:“老太爷,安平王和安平王妃带着齐世子来了。”

宋老国公和靳放对视了一眼,宋天行心知齐皓诚肯定已经把安平王夫妇给说服了,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大嫂。”

宋天行来的时候,靳晚秋一个人坐在那里,神思不属的样子。宋天行开口叫了两声,靳晚秋才回过神来,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看着宋天行问:“二弟有事吗?”

宋天行在靳晚秋对面坐了下来,看着靳晚秋说:“大嫂,爷爷让人把靳伯父叫过来了。”

靳晚秋微微一愣:“我爹来了?”

宋天行微微点头,看着靳晚秋说:“大嫂,事已至此,我就直说了。爷爷已经把事情跟靳伯父说了,靳伯父也不反对大嫂带着安安再嫁。刚刚安平王和王妃都来了,想必事情很快就能定下来。”

靳晚秋神色怔然,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昨夜齐皓诚才身受重伤回到千叶城,今天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靳晚秋心中有些无措。

对于齐皓诚的心思,靳晚秋当然再清楚不过。而她以前的排斥和胆怯,因为这次齐皓诚为她和宋安翊做的事情,已经在动摇了。她知道齐皓诚想要跟她在一起,也知道齐皓诚不会一直安于现状,可是没曾想,事情变化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靳晚秋心里是有齐皓诚的,可是昨日宋老国公才过来敲打过她,跟她说如果她要再嫁,就只能放弃安安。这几乎是断绝了靳晚秋任何的念想,昨夜齐皓诚走了之后,她彻夜难眠,心中很难受,却也不得不承认,现实摆在那里,如果在齐皓诚和宋安翊之间只能选择一个的话,靳晚秋选择的,会是宋安翊而不是齐皓诚。

所以靳晚秋今日一早就在想,如果这次齐皓诚帮忙把宋安翊治好了,她要尽快跟齐皓诚说清楚,不要在她身上再浪费时间了。他的恩情,她会报答的,但是他们想要在一起,实在是太困难了。因为宋安翊姓宋,靳晚秋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要求宋家人答应她带着宋安翊再嫁,她也做不出来刺激宋老国公的事情。无论如何,除了这件事之外,宋老国公对靳晚秋就像是亲孙女一样,靳晚秋不会忘记。

而如今,鬼医向谦提出的条件摆在那里,宋老国公已经对靳晚秋说出让她带着安安走的话,靳晚秋知道,宋老国公为了宋安翊,不会再反对她跟齐皓诚在一起了。

而在宋老国公同意的情况下,靳晚秋知道自己的父亲靳放不会反对的。靳放以前的确不是很在意靳晚秋这个女儿,但是也并没有对靳晚秋多么不好,他只是那样的性子而已。靳晚秋不会因为当年靳放把她嫁到宋家而恨靳放,而靳放如今也不会为了别的什么原因譬如靳月而反对靳晚秋跟齐皓诚在一起。客观来说,靳放固然有很多缺点,但他为人是很正直的,也很有原则。

这会儿宋天行说齐家人也来了,靳晚秋其实心里清楚,安平王夫妇并不反对她跟齐皓诚在一起,因为曾经安平王妃拉着她的手说,希望她给齐皓诚一个机会……

“大嫂,事情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你不要有什么压力,我和舒儿都是支持你的。”宋天行看着靳晚秋说,“爷爷只是年纪大了,舍不得安安,其实他也希望大嫂过得好。”

靳晚秋没想到宋天行竟然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微暖。想来一切都是有因果的,她为宋家付出了很多,宋天行和宋舒都是善良的人,他们都愿意看到靳晚秋过得更好。

“大少夫人,老太爷请你过去。”门外传来小樱的声音。

宋天行站了起来,看着靳晚秋说:“大嫂,去吧,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放心地说出来,不用有任何顾虑,我永远都是你的弟弟,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

宋天行话落就先一步走了,靳晚秋看着宋天行高大的背影微微一笑。当年她刚嫁到宋家的时候,宋天行还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成长为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靳晚秋对此是很欣慰的。

靳晚秋到了宋老国公那里的时候,靳放还在,而安平王府的一家三口也都在。

齐皓诚看到靳晚秋出现在门口,神色一喜,差点就站起来迎出去了。

安平王轻咳了两声,瞪了齐皓诚一眼:儿子,成功就在眼前,别这么急不可耐的,丢死个人了!没看到宋家老头脸黑得跟锅底一样吗?

齐皓诚接收到自家老爹的眼神,看了一眼宋老国公看着他不善的脸色,赶紧正襟危坐,不过眼神还是时不时地落在靳晚秋身上。

靳晚秋进门,对在座的各位长辈行过礼之后,坐了下来。

“这里也没有外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辈分最大的宋老国公先开口了。因为安平王夫妇带着齐皓诚来了之后,安平王妃说这件事跟靳晚秋有关,希望能把靳晚秋也叫过来。

安平王爽朗一笑说:“皓诚已经把事情跟我们说了,我们是很中意晚秋这个儿媳妇的。”

一句话十分直白地表明了安平王府的态度,靳放微微点头,宋老国公明知是这样的结果,脸色还是不太好看地说:“如果不是为了安安,老夫绝对不会答应晚秋嫁到齐家去的!”

安平王十分好脾气地说:“老国公,这也是晚秋和皓诚的缘分啊!您老放心,晚秋嫁过去,我们绝对不会亏待她的。我们一家也会好好照顾安安,把他当成我们齐家的孩子来疼爱。”

“这是什么话?”安平王妃瞪了安平王一眼,然后看着宋老国公微微一笑说:“老国公,您大可放心,安安姓宋,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即便安安跟着晚秋在齐家长大,他也依旧是您的重孙。他会成为我们齐家的宝贝,也永远都是宋家的子孙,您什么时候想安安了,欢迎您去安平王府看他,或者您老说一声,诚诚和晚秋就立刻带着安安过来看您。您看这样一来,您老并没有失去安安,安安还多了一个爹来疼,多好的事儿啊!”

安平王妃一番话,说得宋老国公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靳放也很认同地点了点头说:“宋世伯,王妃说的在理。”

齐皓诚从没觉得自家母妃如此给力过,给了安平王妃一个赞赏的眼神:母妃,说得太好了!

安平王默默地表示,儿子啊,你老爹是被你娘要求唱白脸的,这样一唱一和地,才更容易攻破“敌人”的心理防线,你还年轻,学着点儿。

宋老国公也知道安平王妃说的话有理,而他事实上对于安平王一家人是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也知道安平王夫妇都是宅心仁厚的人,如今这样的表现,以后绝对不可能亏待了靳晚秋或者宋安翊。

“罢了!”宋老国公叹了一口气说,“事已至此,老夫只希望你们能够说到做到,如果你们让晚秋和安安受了委屈,老夫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对晚秋好,对安安视如己出的!”齐皓诚就差对着宋老国公发誓了,而且十分自觉地改口管宋老国公叫起了爷爷。

看到宋老国公脸色一黑,安平王伸手打了一下齐皓诚的脑袋:“长辈说话,别乱插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宋老国公事实上并不满意这桩亲事,是逼不得已才答应的,而宋老国公如今最看不顺眼的应该就是齐皓诚了,齐皓诚还傻乎乎地对着宋老国公表决心,这不是让宋老国公心里更不舒服吗?

宋老国公凉凉地看了齐皓诚一眼,一句话没说,转头看着靳晚秋,语重心长地说:“晚秋,多余的话祖父也不说了,你记住,宋家永远都是你的依靠。”

靳晚秋眼眶微湿,点了点头说:“爷爷,我知道。”

齐皓诚看着靳晚秋眼睛一亮!其实他知道他跟靳晚秋的亲事今天就可以定下来了,只是他还没找到机会亲口问靳晚秋愿不愿意嫁给他。如今靳晚秋这样说,应该是愿意的吧?齐皓诚瞬间就心花怒放了,好想拉着靳晚秋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说说话。

“晚秋就从宋家出嫁,虽然她是再嫁,但是该有的礼数一样都不能少,绝对不能让人看轻了她!”宋老国公看着安平王夫妇神色严肃地说。

宋老国公是真心喜欢靳晚秋这个孙媳妇的,心中也一直都对靳晚秋有歉疚。只是宋安翊在他心里的分量更重,之前为了宋安翊才开口敲打靳晚秋。如今事情既然已经成了定局,宋老国公不可能怪靳晚秋,因为她没有任何错。而宋老国公也没有立场怨怪齐皓诚,因为齐皓诚从始至终都在帮宋安翊,还为此受了重伤,他如今的脸色这么差,一眼就能看出来。

既然改变不了,宋老国公也只能接受了。而他不会让靳晚秋再嫁的时候受什么委屈,被人说三道四,看轻了去。他要把靳晚秋当做亲孙女一样,风风光光地从宋家嫁出去,让别人都知道,并不是宋家把靳晚秋这个大少夫人给赶出去的,宋家人永远都站在靳晚秋身后。

“当然。”安平王看着宋老国公说,“宋老放心,该有的礼数一样都不会少。”安平王府就齐皓诚这么一根独苗,靳晚秋嫁过去就是安平王世子妃,安平王夫妇绝对不会介怀靳晚秋的过往。靳晚秋和齐皓诚的亲事要风光大办,让外人都知道,安平王府是认可靳晚秋这个世子妃的。

“如果宋老觉得合适的话,我今日就进宫去向皇兄求一道赐婚圣旨?”安平王妃看着宋老国公问道。

宋老国公微微沉吟了一下,点点头说:“如此甚好。”

安平王府和宋国公府要结亲,宋家要嫁的是宋老国公的孙媳妇靳晚秋,不管两家怎么做,总归还是会有人说闲话的,毕竟靳晚秋的过往摆在那里,不可能磨灭掉。

而这桩亲事之所以这么突然,起因是宋安翊,促成者是鬼医向谦。可是这些事情都不足为外人道,宋家和齐家都不想让外人知道宋家把靳晚秋嫁到齐家去,是为了让鬼医向谦答应给宋安翊治病。

这些原因不能说,齐皓诚从小就爱慕靳晚秋这样的事情也不能随便乱说,否则更会让人怀疑靳晚秋的名节。

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有一道圣旨赐婚的话,一切就都没问题了。宋家和靳家以及齐家都不用跟任何人解释这门让人意外的亲事是怎么回事,因为没有人敢质疑圣旨。最后顶多也就是会有人酸溜溜地说一句靳晚秋真是好命罢了。

齐皓诚表示自家母妃今天太够意思了!有了圣旨赐婚,他就可以真的跟靳晚秋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

安平王妃是当今夏皇唯一的同母亲妹,跟夏皇的关系一向很好。宋老国公和靳放都不觉得安平王妃求不来这道赐婚圣旨,左不过夏皇会派人问一下宋家和靳家的意思,最终的结果并不会改变。

该说的都说完了,安平王夫妇带着齐皓诚很快就告辞了,而宋老国公神色很是疲惫,靳放也很快告辞了,靳晚秋去送他出门。

出了宋老国公的院子,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靳放停下了脚步,看着靳晚秋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晚秋,当年的事情,你怪为父吗?”

靳晚秋心中有些诧异,没想到靳放竟然会问她这样的问题,她微微摇了摇头说:“我不怪父亲,宋家人都对我很好。”

靳放微微摇头说:“宋家人对你好有什么用?宋天临撇下你们母子俩,为父知道你过得并不好。”

靳晚秋心中更加诧异了,感觉靳放变了很多,因为以前靳放从未像今天这样对靳晚秋表达过父女之情。

“罢了,如今这样也是天意。”靳放看着靳晚秋说,“你放心,不论发生什么事,记得你姓靳,不要委屈了自己。我走了,你不用送了。”

靳放话落就大步离开了,靳晚秋看着靳放的背影,过了一会儿才神色释然地转身回去了。人都是会变的,靳放如今这样的转变,其实靳晚秋很喜欢。

却说安平王和安平王妃带着齐皓诚出了宋国公府,安平王妃要进宫,安平王就说让齐皓诚跟他一起回府,商量一下亲事的准备事宜。

谁知道齐皓诚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人影,只留下一句话:“我有事,晚点再回家。”

看到齐皓诚消失的方向,安平王妃笑了起来:“诚诚肯定是偷偷找晚秋去了,他也不傻嘛!”

安平王很认同地点头说:“有乃父风范。”

安平王妃想起当年成亲之前安平王半夜偷偷溜进她房间的事情,脸色一红,白了安平王一眼:“老不羞。”

“娘子,为夫哪里老了?”安平王不服气地看着安平王妃说,“今晚我们要好好探讨探讨这个问题。”

安平王妃:我的老腰哎……

靳晚秋回去,看到宋安翊还在熟睡,就开口让下人下去,自己坐在床边,看着宋安翊的小脸微微叹了一口气。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靳晚秋如今还感觉一切都跟做梦一样。

“晚秋。”

并不陌生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靳晚秋神色一惊,下一刻,已经被人拥入了怀中。

靳晚秋下意识地伸手去推,齐皓诚却抱得更紧了。他把头靠在靳晚秋肩膀上,声音中透出一丝欢喜:“晚秋,让我抱一下,就一下好不好?”

靳晚秋僵硬的身子慢慢放松了下来,没再推开齐皓诚。过了一会儿,齐皓诚依旧不动,靳晚秋开口问:“好了吗?”

“再一下,再一下就好。”齐皓诚抱得更紧了,翘起的嘴角根本收不回去,只感觉满心的欢喜。

又过了一会儿,靳晚秋又问:“好了吧?”

齐皓诚依旧不肯放开,抱着靳晚秋在怀中,微微叹了一口气说:“晚秋,终于抱到你了,我真的等了好久好久。”

靳晚秋的心,就这么悠悠然地软了下去,一丝甜蜜不期然地涌上心头,她开口轻声说:“辛苦你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