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我苦命的月儿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秋,你愿意嫁给我吗?”过了许久之后,齐皓诚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开靳晚秋,看着她神色认真地问。

靳晚秋从齐皓诚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也看到了一丝紧张和期待。记忆中的那个少年,已经有了伟岸的肩膀和宽阔的胸膛。他们真的认识很久很久了,不仅齐皓诚记得第一次见到靳晚秋的情景,靳晚秋也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彼时他们身份悬殊,如今他们身份悬殊更大,而在靳晚秋不知道的时候,齐皓诚一直在坚定地等着她,努力地朝着她走近,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不能否认很多事情的发生是意外,可人生不就是一个一个意外拼接而成的吗?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事情都在改变,他们也在改变,但齐皓诚对靳晚秋的心,从未对现实妥协,从未动摇过,反而越发坚定。

如今看着齐皓诚,靳晚秋突然就不再怕了,也不想再退缩了。曾经她有太多太多的顾虑,可是现在,她的眼里,她的心中,都被眼前这个叫齐皓诚的男人占据了。

靳晚秋是嫁过人,但她并不爱宋天临,她甚至都没有机会真正了解宋天临那个人。她跟宋天临那段短暂的姻缘留给她最深刻的记忆,只有那日复一日浓烈的药味。

横亘在靳晚秋和齐皓诚之间的阻碍,宋安翊和宋老国公,如今都已经不再是问题。靳晚秋再也找不到推开齐皓诚的理由,她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在说,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一直不敢奢望的幸福。

“我愿意。”靳晚秋看着齐皓诚的眼睛,唇角微微勾起,笑着对他说。如果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她愿意接受,并且期待未来。

齐皓诚眼中闪过一丝狂喜,伸手就把靳晚秋再次拥入了怀中,抱着她声音有些激动地说:“晚秋,你终于对我笑了!”

多少年了,齐皓诚曾经不止一次试图画一副靳晚秋的画像,可是最终画出来的都不满意,因为他从未见过靳晚秋对他露出真心的笑容,那是他心底一直以来的渴望。

“娘亲……”宋安翊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揉着惺忪的睡颜,一脸懵懂地看着不远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

靳晚秋下意识地就伸手把齐皓诚给推开了,快步走到床边抱住了宋安翊,哄了两声:“安安醒了,饿不饿?”

“不饿。”宋安翊摇摇头,然后看向齐皓诚,乖巧地叫了一声,“诚诚叔叔。”

齐皓诚走过来,把宋安翊抱了起来,笑容满面地问:“安安喜欢诚诚叔叔吗?”

“喜欢。”宋安翊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

“那安安想每天都见到诚诚叔叔吗?”齐皓诚问。

宋安翊点头:“想,诚诚叔叔,飞飞。”他还记得齐皓诚会带他一起飞飞,那是他最喜欢的游戏了。

齐皓诚对着靳晚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有些小得意地说:“晚秋你看,安安很喜欢我呢!”

对上齐皓诚灼灼的目光,靳晚秋的脸上染上了一丝红霞,轻声说:“我知道。”

“安安,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齐皓诚一手抱着宋安翊,一手拉住了靳晚秋,感觉心中美滋滋的,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场景。

宋安翊拍了拍小手,高兴地说:“一家人!”

饶是明知宋安翊太小,不懂齐皓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靳晚秋心中还是涌出了甜蜜,还有安心。她再坚强也只是个女人,她和她的孩子,都需要一个坚实的臂膀。

却说安平王妃进了宫就去找夏皇了,见到夏皇的时候,最近十分得宠的颜贵妃也在。

颜贵妃看到安平王妃神色一喜,十分亲昵地拉住了安平王妃的手说:“刚刚还跟皇上说起你呢,你这就来了。”

安平王妃神色淡淡地放开了颜贵妃的手,对夏皇行过礼之后就落座了。

夏皇的心情似乎还不错,看到安平王妃就笑着说:“皇妹来得正好,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安平王妃看到颜贵妃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还有今日对她格外的热情,心中猛地一跳,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就听到夏皇开口说了一句:“皓诚年纪不小了。”

安平王妃定了定神,笑着接上了夏皇的话:“是啊皇兄,今天我就是为了我家诚诚的亲事来的。”

颜贵妃愣了一下,脸上很快又堆上了笑容,看着夏皇说:“皇上跟安平王妃真的很有默契呢。”

夏皇哈哈笑了一声说:“没错!皇妹,朕找你也是为了皓诚的亲事,朕准备给……”

安平王妃笑着打断了夏皇的话:“今日我来,是想向皇兄求一道圣旨,给诚诚赐婚。”

“看来朕跟皇妹真的很有默契。”夏皇笑着说,“朕也正有此意啊!”

“那就请皇兄为诚诚和靳晚秋赐婚吧!”安平王妃微微一笑说。

颜贵妃脸上的笑容就那样龟裂了,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安平王妃,尖细的声音都变了调:“你在说谁?靳晚秋?!”

安平王妃很无辜地说:“是啊,我今日来就是求皇兄为我家诚诚和靳晚秋赐婚的,颜贵妃有什么意见?”

“靳晚秋已经嫁人了!”颜贵妃脸色难看地看着安平王妃说。

“但是宋家老大已经不在了,她为什么不能再嫁?”安平王妃依旧很无辜。

“可她怎么配得上齐世子?”颜贵妃看着安平王妃说。她快要怄死了,她因为替夏皇挡刀,重新得了夏皇的宠爱,伤好之后也是使出浑身解数讨夏皇的欢心,枕边风吹了好些天,才终于说动夏皇,让夏皇为齐皓诚和她的女儿夏玉竹赐婚。

今天看到安平王妃来,颜贵妃是很高兴的,有一种今天就能把夏玉竹和齐皓诚的亲事定下来的感觉。谁知道安平王妃说要求夏皇为齐皓诚赐婚,求的竟然不是夏玉竹,而是宋国公府的寡妇靳晚秋!

颜贵妃觉得安平王妃是不是魔怔了?齐皓诚那样好的条件,靳晚秋一个嫁过人生过孩子还守了寡的女人怎么能配得上?只有她金枝玉叶的女儿夏玉竹跟齐皓诚才是最般配的,这是颜贵妃一直以来认定的事情。

夏皇也大大地意外了,十分诧异地看着安平王妃说:“皇妹不是在说笑吧?”夏皇原本不想插手齐皓诚的亲事,不过颜贵妃一直在给他吹枕边风,他也就动摇了,是真的打算给齐皓诚和夏玉竹赐婚的。如果安平王妃今天不来,赐婚圣旨明天就要送到安平王府去了。

“皇兄,我怎么会拿这样的事情说笑呢?”安平王妃微微一笑说,“皇兄不知道,当年我就中意靳晚秋做儿媳妇,谁知道被宋家抢了先。如今宋家老大不在了,这桩亲事再好不过了。”

夏皇神色怪异地看着安平王妃:“皇妹你真的不是在说笑?”安平王妃的话怎么感觉那么不可思议呢?她当年就中意靳晚秋做儿媳妇?是被宋国公府抢了先所以才错过了?如今依旧想让靳晚秋做她的儿媳妇?这事儿,怎么听都感觉安平王妃是在说笑。

夏皇也只是知道靳晚秋是靳将军府排行第二的庶女,如今是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这会儿他在想,这个靳晚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如今这样的身份都能入了安平王妃的眼?

“安平王妃,宋国公府定然是不可能同意靳晚秋再嫁的。”颜贵妃脸色很不好看地看着安平王妃说。

夏皇微微点头说:“靳家应该也不会同意。皇妹你这样不是为难朕吗?如果朕真的按照皇妹的想法赐了婚,宋家那老头和靳放一起过来跪着求朕收回成命的话,岂不是无法收场?”

夏皇这样想其实很正常。任谁听到安平王府要为齐皓诚求娶靳晚秋,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而且定然认为宋国公府和靳家是不可能同意的。

“皇上……”颜贵妃神色有些委屈地看着夏皇。她的女儿怎么能被靳晚秋一个寡妇给比了下去?这绝对不行!颜贵妃在想无论如何都要让夏皇今日定下齐皓诚和夏玉竹的亲事。

夏皇轻咳了两声,看着安平王妃说:“皇妹啊,皓诚确实是该成亲了,不过靳晚秋的身份实在是配不上皓诚,朕准备为皓诚和玉竹赐婚,你意下如何?”

安平王妃凉凉地看了颜贵妃一眼,然后直接对夏皇说:“皇兄,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儿媳妇自然得是我喜欢的,反正我就是看中靳晚秋了,皇兄如果不肯答应的话,我今儿就不走了!”

安平王妃是夏皇的亲妹妹,唯一的。她从小是被夏皇宠着长大的,可不怕说错话惹了夏皇不高兴,毕竟这事儿是她唯一儿子的亲事,夏皇没有理由为难她。而颜贵妃的心思安平王妃一眼就看出来,安平王妃一向不喜欢六公主夏玉竹,更别提让夏玉竹进齐家的门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安平王妃知道颜贵妃最近很得夏皇的欢心,但是如果颜贵妃认为她在夏皇心中的地位已经超越了安平王妃的话,只能说她太天真了!

夏皇无奈地看着安平王妃:“皇妹怎么还使上小性子了?这事儿朕不是在跟你商量吗?”

颜贵妃心中一沉,安平王妃瞬间就笑了,看着夏皇说:“皇兄,诚诚是我唯一的儿子,皇兄就答应我吧!”

夏皇笑着摇头:“真是拿你没办法,你非要皓诚娶那个靳晚秋,朕也不拦着。不过朕不能就这么下圣旨赐婚,靳晚秋是靳放的女儿,宋老国公的孙媳妇,于情于理,总归是要问一下他们的意见。”

安平王妃唇角微勾:“皇兄,我家诚诚那么好,他们肯定不会反对的。”

颜贵妃心中暗暗地想,靳放和宋老国公不反对才是见了鬼了!安平王妃别忘了,靳晚秋可是有个儿子,那孩子是宋老国公唯一的重孙,宋老国公怎么可能会同意靳晚秋再嫁?

想到这里,颜贵妃又觉得事情还有转机,就微笑着对夏皇说:“皇上,那就请宋老国公和靳大将军过来问问吧。”她就不信靳家和宋家能同意靳晚秋再嫁!只要靳放和宋老国公有一个人不同意,靳晚秋就没可能嫁给齐皓诚,那么安平王世子妃的位置,还是她的女儿夏玉竹的。

“来人。”夏皇看到安平王妃似乎是打定了注意,就开口叫人进来,去靳家和宋家,分别把靳放和宋老国公给叫过来。

宫里来人的时候,靳放其实并不意外,很快跟着来人进宫去了,那边宋老国公也是如此。

夏皇把安平王妃的意思跟靳放和宋老国公说了,让他们都表个态。其实夏皇觉得靳放或许还好说,宋老国公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谁知道结果让夏皇大大地意外了。

“老臣谨遵皇上旨意。”宋老国公说。夏皇还没下旨呢,宋老国公就说他会遵旨办事,这意思,可不就是不反对吗?

而靳放更干脆,直接给夏皇来了一句:“谢皇上隆恩。”这话说的,像是认定夏皇要给齐皓诚和靳晚秋赐婚,并觉得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一样。

颜贵妃的脸色都已经扭曲了。靳宋齐三家绝对是早就串通好的!不然宋老国公和靳放怎么可能会同意?!

夏皇心中也感觉怪怪的,看着安平王妃仿佛开玩笑一般说了一句:“皇妹是不是已经把宋老国公和靳将军都说通了,才来找朕的?”

安平王妃微微一笑:“皇兄,这个不重要。既然宋家和靳家都不反对,皇兄就成人之美吧!”

夏皇哈哈笑了起来:“皇妹你都这样说了,朕再反对,恐怕你真的会赖在这里不走了。”

“皇上!”颜贵妃一看事情正在朝着她最不想看到的方向发展,神色一慌,伸手就拉住了夏皇的袖子。

夏皇面色一沉,不悦地甩开了颜贵妃:“爱妃回去休息吧!”夏玉竹在夏皇心里的位置还不如齐皓诚来的重要,夏皇先前动了给夏玉竹和齐皓诚赐婚的念头,也只是因为颜贵妃吹的枕边风而已。事实上真的面对安平王妃的时候,夏皇是不可能为了讨颜贵妃的欢心,罔顾他唯一亲妹妹的意愿的。况且靳放和宋老国公的表现说明安平王府已经把那两家都说通了,更说明安平王妃对这桩亲事的在意程度。

虽然夏皇不太理解安平王妃为什么执意要让齐皓诚娶靳晚秋,不过这也并不重要。既然安平王妃求了,宋家和靳家都不反对,夏皇也不会反对。说白了不过是一桩亲事而已,没有别的什么意义。本身贵族之间联姻关系就错综复杂,靳宋两家本就是姻亲,而齐家跟靳宋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近,再多一桩联姻,并不会让夏皇忌惮什么。

安平王妃从皇宫离开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圣旨明天一早就会送到安平王府和宋家,届时这桩亲事就板上钉钉了。

宋老国公已然接受了现实,是真的打算把靳晚秋当做孙女一样好好嫁出去的。

靳放回到靳将军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他想着这件事也不是小事,明日圣旨就下了,今日应该让府里的人提前知道一下。于是靳放就召集了府里所有的人,甚至把二房的人都给叫过来了,准备说一下靳晚秋要再嫁的事情,因为靳放不希望靳家这边出现任何不和谐的声音。

靳辰在被请去开家庭会议的路上,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她今早看着齐皓诚从向谦那里走的,也能想到宋家齐家以及靳放今天都经历了什么。靳辰知道她让向谦给宋老国公下了一剂猛药,宋老国公的选择靳辰能够猜到,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给宋老国公留选择的余地。而靳放作为靳晚秋的父亲,靳辰认为他是不会在宋老国公已经同意的情况下反对靳晚秋再嫁的。所以说,靳放这次召集靳家所有人过去,应该就是通知大家,靳晚秋要跟齐皓诚成亲了吧!

靳辰很清楚靳月对齐皓诚的心思,也知道靳夫人一门心思想让她的宝贝女儿靳月嫁给齐皓诚。所以说,靳辰十分期待接下来靳夫人和靳月得知她们一直很讨厌并且看不起的靳晚秋要嫁给齐皓诚当世子妃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靳辰到的时候,二房的人还没到,靳月也还没到。靳放神色平静地坐在主位,靳夫人就坐在靳放旁边,脸色很不好看,精神状态也不太好。因为她自从嫁给靳放之后,一直以来在靳家后宅都是只手遮天,一向很是得意,这还是第一次被靳放禁足,管家的权力也在先前就被剥夺了,心理落差实在是太大,她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些天一直都在闹腾,没人理她就闹得更厉害了。

靳夫人看到靳辰,眼神像是刀子一样。她就是看靳辰这个女儿不顺眼,而且她和靳月一直都好好的,自从靳辰回到千叶城之后,靳夫人感觉做什么事情都不顺了,在她看来,这一定都是靳辰这个煞星导致的!

靳辰对靳夫人不善的目光视而不见,十分淡定地在靳宛如身旁坐了下来,靳宛如对着靳辰微微一笑,乖巧地叫了一声:“五姐。”

靳辰微微点头,靳二夫人和靳松已经到了门口了。靳萱已经出嫁,如今二房就剩下了靳二夫人和靳松母子二人。靳二夫人还想着找机会跟靳放提一下靳松的亲事,毕竟靳家小一辈的儿女中间,靳松的年龄仅次于靳扬,也该说亲了。而让靳家大房出面给靳松说亲,才能真的说上一门好亲。

“不知大哥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靳二夫人落座之后,看着靳放问。她本就是面团性子,没有什么主见。上次靳放提了一句分家把她给吓到了,如今生怕靳放再提分家的事情,所以说话都有些小心翼翼的。

靳放神色淡淡地扫视了一圈说:“等人都到齐了再说。”

靳放话落,姗姗来迟的靳月就进来了。靳月本就是纤瘦的身材,如今又瘦了一些,看起来多了几分弱不禁风的娇弱感。她的容貌是极为出色的,不然也不可能得到夏国第一美女的称号,当然了,这只是曾经。如今的靳月看起来更加柔美,也更加沉静了,似乎与过去有些不同。

“爹,娘,二婶。”靳月进来之后就对着长辈行礼。

靳放神色有些不满地看了靳月一眼:“怎么来得这么慢?还不赶紧坐下。”

靳月脸上乖巧温柔的笑容就那样僵在了那里,她微微垂眸,在唯一的空位坐了下来,旁边就是靳辰。

靳夫人一看靳放对靳月说话的语气这样不好,当时就不高兴了:“老爷,月儿来得也不晚,你为什么单单就说她?”

“闭嘴!”靳放冷冷地看了靳夫人一眼。靳萱成亲的时候,是从靳将军府这边出嫁的,而那天靳放并没有禁靳夫人和靳月的足。只是不知怎么回事,靳夫人禁足的事情还是传了出去,这两天靳放属下的一个小将竟然跟靳放提他有个妹妹,想送给靳放做妾。当时靳放直接一口回绝了,他本不是爱好女色的男人,如今儿女年纪都大了,更是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了。

靳夫人的脸色满是不满和不服,不过还是暂时闭嘴了。而气氛因为这个小插曲,莫名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大家心中都在纷纷猜测,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靳放要召集靳家所有人都在场才肯说。

靳放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看着在场的所有人说:“今天找你们过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靳放身上,实在是猜不到到底是什么事。当然,除了靳辰。

靳放神色平静地看着在场的人说:“安平王府要为齐世子求娶……”

靳夫人听到这里,神色一喜,直接打翻了手边的茶杯,猛然站了起来,看着靳放神情激动地说:“齐世子是要求娶我们月儿吧?这是好事!老爷可千万要答应啊!”

靳月眼底也出现了一丝狂喜,双手都在微微颤抖,实在难以压制心中的兴奋和激动之情。她最近一直都在思考怎么样才能讨了齐皓诚的欢心,嫁进安平王府做世子妃。可是没想到惊喜来得这么突然!她的心都要飞起来了!

靳夫人和靳月母女俩难掩兴奋期待地看着靳放,虽然靳放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靳夫人给打断了,但是靳夫人和靳月觉得她们想的一定没错,一定是安平王府准备向靳家提亲,为齐皓诚求娶靳月!因为不会有别的可能啊!靳家如今适龄的未嫁小姐就只有靳月和靳辰,而靳辰已经定下要去和亲了,那就只可能是靳月!

靳扬微微皱眉,直觉事情并不是这样,因为他最清楚齐皓诚根本就不喜欢靳月,齐家不可能向靳家提亲的。可是这件事由靳放这样郑重其事地说出来,如果不是靳月的话,还能有谁呢?

“住口!”靳放被靳夫人打断,又听到靳夫人说出那样的话,再看到靳夫人和靳月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看着靳夫人冷声说,“坐下!”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靳夫人坐了下来,十分不解地看着靳放说,“齐世子要求娶我们月儿,这是多么好的一桩亲事啊!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呢?”靳夫人的确不理解,因为她从未想过还能有别的可能,不明白靳放到底在生什么气。

靳月心中猛然一沉,突然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靳放神色严肃地扫视了一圈说:“齐家要求娶的是晚秋。”

满室静寂,除了靳辰之外,听者无不惊诧万分,包括跟齐皓诚交情颇深的靳扬,都直接愣在了那里。

而靳夫人猛地站了起来,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放:“老爷!你一定是在说笑对不对?靳晚秋都嫁人了,她是个小寡妇!齐家怎么可能为齐世子求娶靳晚秋?!齐家要求娶的一定是我们月儿!一定是我们月儿!就是我们月儿!”

靳夫人跟魔怔了一样,一直在重复着最后一句话,而靳放看着靳夫人冷声说:“我再说一次,齐家要求娶的是晚秋,安平王妃已经进宫求了赐婚圣旨,明天圣旨就会颁下,你不要再胡言乱语!”

自从听到靳放口中说出“晚秋”两个字,靳月就全身僵硬脸色煞白,感觉都无法呼吸了。等听到“赐婚圣旨”四个字,靳月眼前一黑,直接栽倒了下去……

坐在靳月身旁的靳辰其实一直都在安静地观赏靳月的表情变化,当然也第一时间发现靳月晕倒了。而靳辰本可以十分轻易地扶住靳月不让她栽倒在地上,但是靳辰觉得,她没有理由那样做。

于是,靳月就头朝下直直地从椅子上栽了下去,还在地上翻了个跟头,晕倒在那里,额头上一道醒目的红痕,已经快要见血了。

“月儿!”靳夫人看到靳月晕倒,才终于清醒过来,尖叫一声扑过来就抱住了靳月,“月儿你别吓娘啊!月儿你醒醒!娘帮你想办法!娘一定会让你嫁给齐世子的!月儿你快醒醒啊!”

靳放看着靳夫人和靳月母女俩,眉头皱得已经能夹死苍蝇了:“扬儿,飞宇,把她们带下去,去找大夫。”

“是。”还处在震惊中的靳扬和靳飞宇回神,靳飞宇去拉靳夫人,结果还被靳夫人给抓了一下,手上立刻多了两道红痕。

靳飞宇神色如常地把靳夫人从靳月身上扯了下来,不管靳夫人对他拳打脚踢的,带着靳夫人就往外走。而靳扬把晕倒的靳月直接抱了起来,下去找大夫了。

室内又恢复了安静,靳放神色严肃地说:“圣旨一下,这桩亲事就是板上钉钉了,我不希望听到任何反对的声音,你们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年纪最小的靳飞鹏和靳宛如赶紧点头。

神色还有些震惊的靳二夫人愣愣地问了靳放一句:“大哥,这……齐家怎么会求娶晚秋呢?”靳二夫人也知道靳夫人和靳月一直盯着安平王世子妃的位置,靳二夫人觉得靳月嫁给齐皓诚还是很有可能的。可是事情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让人大跌眼球的变化?齐皓诚那样的身份,竟然要求娶靳晚秋?不说靳晚秋出嫁前只是一介庶女,身份地位容貌才华样样都不及靳月,就说如今靳晚秋生过孩子还守寡的身份,这都不可能啊!

靳放凉凉地看了靳二夫人一样:“齐家为什么不能求娶晚秋?你觉得晚秋有什么不好?”

靳放从没想过要把靳月嫁给齐皓诚,所以当这桩亲事出现的时候,靳放是很震惊,但是震惊过后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好。于情于理,靳晚秋是靳放的女儿,靳晚秋如今有可能过上更好的生活,靳放为什么要阻止?靳晚秋是守寡没错,可是宋家都愿意让靳晚秋再嫁,靳放作为靳晚秋的亲生父亲,没有任何理由反对这桩亲事。

况且靳放没告诉靳家其他人的是,这桩亲事的一开始,是为了宋安翊的身体。但齐皓诚是真心爱慕靳晚秋,安平王府也是真心求娶靳晚秋的,所以宋安翊的存在只是一个促进这桩亲事快速结成的导火索而已。

对上靳放的眼神,靳二夫人心中一惊,靳松拉了一下靳二夫人的袖子,开口对靳放说:“伯父您别在意,我娘不太会说话。这桩亲事很好,晚秋也很好。”

靳松最近也明显感觉到了靳放身上的变化。其实靳松是很敬重靳放这个伯父的,在他心中靳放就像是父亲一样。而原本的靳放虽然为人正直,但是对府里的事情包括儿女都有些粗枝大叶,不爱管事。如今靳放倒是不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管了,也开始了解几个儿女,对儿女的态度跟过去不太一样了。

其实最明显的就是靳放对待靳月的态度。原本靳放说不上偏爱靳月,但是对靳月也不错。如今却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对靳月的不喜,而且是在所有的子侄里面,最不喜靳月。靳月在靳放心中的地位,甚至还不如庶出的龙凤胎和二房的靳松以及靳萱,更别提靳放看着越来越顺眼的靳辰了。

“没其他事情的话,带你娘早点回去吧。”靳放看着靳松说。

“是。”靳松扶着神色有些恍惚的靳二夫人走了。

靳放看了看还坐在那里的靳辰,开口说:“小五送你大嫂回去,天色暗了,扶着她点。”

靳辰微微点头,姚芊芊起身,靳宛如也站了起来,看着靳放乖巧地说:“爹,我也去送送大嫂。”

“去吧。”靳放点头,看着靳辰和靳宛如一人一边扶着姚芊芊走了,房间里就剩下了靳放一个人,他才微微叹了一口气。或许是年纪大了,或许是某一刻突然受了什么刺激,靳放深深地觉得以前自己对儿女的关注还是太少了,什么都交给拎不清的靳夫人去管,结果他本来觉得还不错的女儿靳月,竟然变得那么不懂事。而靳月就是靳夫人最偏疼的孩子,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靳夫人把靳月给教坏了!

靳放在想为了宋安翊早点得到医治,齐皓诚和靳晚秋的亲事应该会很快。等靳晚秋嫁进了齐家之后,他一定要尽早把靳月嫁出去,省得靳夫人和靳月整天凑在一起胡思乱想胡说八道。

“我没事,你们回去吧。”姚芊芊对靳辰和靳宛如说。虽然靳扬这会儿不在,但是姚芊芊带着好几个丫鬟婆子,根本不会有什么事。

“大嫂,是爹让我们送你回去的。”靳宛如笑嘻嘻地说。

把姚芊芊送回了她的房间,靳宛如告辞离开,出了门就勾唇笑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这么高兴啊?”靳宛如的丫鬟年纪也不大,看着她好奇地问。

靳宛如摇摇头说:“没什么。”她的确挺高兴的,在得知齐皓诚要求娶的是靳晚秋的时候。靳晚秋出嫁的时候靳宛如还小,靳宛如跟靳晚秋的关系其实算不上很亲密,但是也知道靳晚秋是个人好心善的姐姐。因为靳晚秋每次回靳家都不会空着手,带来的礼物里面永远都有给靳飞鹏和靳宛如准备的,而且明显是用了心的。

至于靳月,靳宛如已经不想评价了。如今看清了靳夫人和靳月的为人,对她们敬而远之的靳宛如,发现自己的生活非但没有不好过,反而比以前轻松快乐了很多。

靳宛如当然知道靳月喜欢齐皓诚,也知道靳夫人和靳月一直死盯着安平王世子妃的位置。可是如今尘埃落定了,安平王府看上的不是所谓才貌双绝的靳月,而是靳家已经出嫁又守寡的靳晚秋。

这件事的确有些匪夷所思,靳宛如乍一听到也很震惊,可是震惊过后觉得没什么不好。她现在明白了一个道理,容貌的确是女人可以仰仗的资本,但绝对不是全部。如果一个女人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就想为所欲为,认为所有的男人都会对她倾倒的话,真的是太天真了,而且往往不会有好下场,靳月就是个例子。

客观来说,靳晚秋出身不如靳月,容貌不如靳月,才华也不如靳月,但是那又如何呢?靳夫人一直以来都看不上靳晚秋,即便在靳晚秋嫁了人之后还处处为难她羞辱她,自认为靳月比靳晚秋高贵了千万倍,但是那又如何呢?

所以说,出身、容貌、地位、才华,这些很重要却也没那么重要。能让人真心喜欢看重的,是人品,是为人处世的态度。而这一点,靳晚秋把靳月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所以,最终笑到最后的,不会是靳月,而是靳晚秋。

靳宛如心中难免有些幸灾乐祸,没办法,靳月对她不仁,她也不可能同情靳月。

靳宛如走了,靳辰却被姚芊芊留了下来。

“大嫂有事要问我?”靳辰看着姚芊芊问。

姚芊芊微微一笑说:“小五,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齐世子和晚秋的事情?”虽然靳放根本没有解释安平王府为什么突然要为齐皓诚求娶靳晚秋,但是姚芊芊听靳扬说过一句话,靳扬说,齐皓诚要娶的,一定是他喜欢的女子。那么毫无疑问,齐皓诚喜欢靳晚秋,只是外人甚至包括靳扬都不知道而已。但是姚芊芊直觉靳辰知道,因为靳放说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很震惊,靳辰并没有。

“是啊。”靳辰微微点头没有否认。

姚芊芊有些好奇地看着靳辰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说实话,姚芊芊现在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姚芊芊当然觉得靳晚秋很好,只是某些客观条件摆在那里,齐皓诚和靳晚秋,以前在姚芊芊眼中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两个人。

“很久了吧。”靳辰唇角微勾说,“大嫂放心,这件事大哥一定会去问齐皓诚的,到时候大嫂想知道什么都能知道。”

女人都有八卦心理,靳辰可以理解。不过她并不打算跟别人讲齐皓诚和靳晚秋那苦逼兮兮的过去。今天这桩突如其来的亲事,靳扬肯定会亲自去问齐皓诚是怎么回事,因为齐皓诚是他的好友,而靳晚秋是他的妹妹,可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齐皓诚和靳晚秋之间有什么过往,想必心中会有点小不爽的。

姚芊芊无奈地笑笑:“那好吧。”

“大哥回来了,我走了。”靳辰说着就起身了,因为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走到门口迎面碰上了靳扬,靳扬直接伸手把靳辰拉到了一边儿,看着她神色严肃地问:“小五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靳辰很无辜地表示:“是又如何?”

靳扬无奈地看着靳辰:“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大哥?”

靳辰更无辜了:“大哥你也没问我啊?我还以为一直眼巴巴地盯着二姐,想要当你妹夫的小齐世子早就告诉你了呢!”

靳辰在靳扬面前给齐皓诚挖了个坑,靳扬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说了一句:“我等会儿就去找他!”

靳辰从靳扬的院子离开,没有直接回星辰阁,而是绕路去了萱芷院。

月黑风高,靳辰悠哉悠哉地坐在萱芷院的房顶上,一个高大的黑影片刻之间就到了跟前,把靳辰抱在了怀中:“小丫头,怎么还不回去?”

靳辰“嘘”了一声,示意墨青别说话。下一刻,他们下方就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月儿!我苦命的月儿啊!”

------题外话------

推荐基友爽口云吞2P文文,嫡女在上之萌王毒妃,作者懒,连个题外的简介都木有,大家不妨移步去瞧瞧,说不定一瞧就看上眼了↖(^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