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小鬼医/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丫头很开心?”墨青抱着靳辰轻声问。下方哭哭啼啼的声音还在继续,而靳辰笑得越发开心。

“当然。”靳辰一点儿都不掩饰她的幸灾乐祸,“这种一招就把敌人给秒了的感觉,真的很爽啊!”

靳夫人和靳月当然算不上靳辰的敌人,因为她们实力太弱,根本不够格。而她们一直以来都在跟靳辰作对,各种看靳辰不顺眼。靳辰之前是懒得理会她们,觉得跟她们这对跳梁小丑过招简直是拉低了自己的水准。

而如今齐皓诚和靳晚秋的亲事,这么突然并且顺利,大部分的功劳都要归于靳辰。靳辰帮齐皓诚和靳晚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在一起,而不是为了刺激靳夫人和靳月。但是没办法,靳夫人和靳月受刺激也是必然的结果,靳辰对此喜闻乐见。

“回去吧,太难听了。”墨青抱起靳辰直接走了,而靳夫人和靳月母女俩还抱在一起哭得伤心欲绝。

“紫阳心法你已经看完了?”回到星辰阁之后,靳辰问墨青。她今天一早把齐皓诚交给向谦的那本紫阳心法带了回来,说是让墨青研究研究,刚刚她走之前,墨青已经看了一半儿了。

墨青微微点头说:“看完了,的确很高深。”紫阳门成为天下第一大派也并不是浪得虚名,紫阳心法作为紫阳门的最高心法,很高深很精妙,如今墨青已经都记在了脑子里。

“看出什么来了吗?”靳辰问墨青。

墨青微微摇头:“目前还没看出来。”墨青知道靳辰在问什么。作为向谦的徒弟,靳辰明日要为关无涯医治,而关无涯一直不能痊愈的旧伤就是紫阳心法导致的。不过墨青只是看了一遍,并没有修炼,所以也看不出紫阳心法会让人受什么特别的伤。

“那就算了,明天看看再说。”靳辰说,话落突然想起昨夜齐皓诚说过的一件事,若有所思地说,“齐皓诚说,燕齐追着他进了千叶城,这会儿燕齐应该还没离开吧?”

紫阳心法这等宝物失窃,燕齐当然不可能善罢甘休。燕齐一路从紫阳城追着齐皓诚到了千叶城,路上数次跟齐皓诚交战,齐皓诚也是命大,跑得快,不然根本回不来。而齐皓诚在进千叶城的时候终于成功把燕齐给甩掉了,但是也让燕齐知道盗走紫阳心法的人就在千叶城里。燕齐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离开,一定还在找。

墨青微微点头说:“嗯。我认为燕齐找不到人,有可能会盯上向谦。”

靳辰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墨青的意思。燕齐当然不会认为盗走紫阳心法的人是向谦,但是这会儿向谦恰好也在千叶城,燕齐定然会怀疑盗走紫阳心法的人跟向谦有什么关系,或者说是向谦授意的。因为向谦跟紫阳门的关系一向不好,曾经放言就是救阿猫阿狗,也绝对不会救姓燕的,燕齐必然知道这一点。

如果燕齐接下来盯着向谦,发现谁去找向谦的话,谁就会被他怀疑。

靳辰觉得齐皓诚今天一早拖着重伤的身体去找向谦还是很明智的,因为燕齐就算要盯上向谦也没这么快。如果齐皓诚过两天再去,就有暴露的危险了,因为他可是带着紫阳心法去找的向谦。

因为齐皓诚和靳晚秋的亲事,靳家人都心思各异,靳月伤心欲绝,靳夫人心疼不已。

而皇宫之中,有一对母女跟靳夫人和靳月的心情差不多,那就是颜贵妃和六公主夏玉竹。

夏玉竹一直都爱慕齐皓诚,跟靳月一样,她也天天做着嫁给齐皓诚成为安平王世子妃的美梦。在颜贵妃为夏皇挡刀重新得宠的时候,夏玉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颜贵妃当然想要成全自己的女儿,而且她还觉得夏玉竹嫁给齐皓诚的话,可以为自己的儿子夏毓轩拉拢到安平王府的支持,可谓两全其美。

所以颜贵妃可是不遗余力地对夏皇吹了好些天的枕边风,眼看就要成功了,谁知道竟然莫名其妙被靳晚秋截胡了!

如果安平王妃说要为齐皓诚求娶的是靳家三小姐靳月,颜贵妃和夏玉竹依旧无法接受。但是齐家求娶的是靳晚秋,这比求娶靳月更让她们难以接受!

颜贵妃根本无法理解安平王夫妇和齐皓诚究竟是怎么想的?齐皓诚那么好的条件,千叶城里有大把的千金小姐挤破脑袋想要嫁进安平王府,包括靳家三小姐靳月和六公主夏玉竹。

可齐家人看上的竟然是庶女出身,嫁过人生过孩子还守寡的靳晚秋!这让颜贵妃和夏玉竹情何以堪?

“母妃,你再想想办法啊!”夏玉竹哭得跟泪人儿一样,使劲晃着颜贵妃的胳膊说。今天一早颜贵妃还对夏玉竹说,昨夜她已经几乎把夏皇说通了,夏皇很有可能今天就会下旨为齐皓诚和夏玉竹赐婚。

夏玉竹今天前半天一直都处于一种十分兴奋的状态,感觉自己的心愿马上就要达成了,明天她就会成为齐皓诚的未婚妻。

而后半天,就像是晴天一道霹雳直接劈中了夏玉竹,她整个人都被劈得外焦里嫩,感觉心都要疼死了,几乎有一种瞬间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感觉。这一点,靳月应该可以跟夏玉竹感同身受……

夏玉竹无法相信,不能理解,不愿接受这样的结果。可是颜贵妃脸色难看地说,夏皇已经答应了安平王妃,明天一早,圣旨就会颁下去了。

夏玉竹哭,闹,甚至寻死,颜贵妃除了心疼地抱着她哄劝之外,也不可能做别的。因为颜贵妃不是只有夏玉竹这一个女儿,她更看重的夏毓轩那个儿子。她还有一丝理智,心知不能为了夏玉竹的亲事惹了夏皇的不快,如果这次再失宠,以后想要得宠的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第二天一早,靳辰起床吃过早饭之后,被墨青捯饬着换了一张向雪儿的脸,还戴上了面纱,跟墨青一起离开了靳将军府。

不过墨青没有去向谦那里,而是去魏国驿馆找魏琰了,靳辰自己一个人去了向谦那里。

还没靠近向谦的宅子,靳辰就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猛然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

靳辰神色如常地进了向谦的宅子,叫了一声:“死老头,我来了!”

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从里面飞了出来,而靳辰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在毒蛇飞到跟前的时候,刷刷刷切成了等分的几段,还精准地把蛇胆从里面挑了出来,用匕首一拍,蛇胆速度极快,直直地朝着向谦飞了过去。

向谦哈哈一笑,伸手一挥就把蛇胆打在了地上,看着靳辰眼神鬼畜地说:“徒儿啊,你这匕首用得不错,很有为师的风范!”向谦简直太喜欢靳辰这样面无表情煞气四溢的模样了,直觉这很有趣,很鬼医!就是他的徒弟该有的样子!

“信不信我改天从百毒禁地里找一千条毒蛇过来陪你睡?”靳辰收起匕首,看着向谦似笑非笑地说。

向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想想那个场面就感觉毛骨悚然。他当然不怕毒蛇,不怕一条毒蛇,不怕两条毒蛇,不怕十条毒蛇,可是如果数量再多而且混在一起的话,有密集恐惧症的向谦想想就觉得恐怖。

“咳咳!徒儿啊,为师今天就不教你什么了,你就等着姓关的上门,给他医治吧!”向谦很快转移了话题,看着靳辰说。

靳辰没好气地说:“已经定下来的事情,何必废话?”

向谦再次被靳辰气得吹胡子瞪眼,觉得自己刚刚看靳辰觉得很顺眼绝对是错觉!就是错觉!

没过一会儿,关无涯就来了,还是一个人来的。一见面先客气地跟靳辰和向谦打了招呼,然后把一本书放在了向谦和靳辰面前说:“这是你们要的东西。”

暗处一直看着这边的一双眼睛,在看到关无涯出现的时候眼眸就缩了一下,等看到关无涯拿出了一本书,眼神已经快要喷火了。

靳辰朝着四周看了看,然后若无其事地收回了视线,开始给关无涯把脉。而向谦就老神在在地坐在一旁,一副等着看靳辰笑话的无良师父模样。

靳辰把脉的时间有点长,过了一会儿才放开关无涯的手腕,关无涯看着靳辰问:“怎么样?”

靳辰看了向谦一眼,然后声音平静地对关无涯说:“关前辈的伤已经很久了,因为受伤之后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错失了最佳的治疗时机。而且内伤太过严重,导致经脉阻塞,不用武功的话,经脉阻塞越来越严重,一旦用武功,就会面临内伤加重的局面。不知晚辈说得可对?”

关无涯听着靳辰分析他的伤势,眼睛越来越亮了,看着靳辰点头说:“没错,就是这样!”其实之前有一位名声仅次于向谦的神医给关无涯看过,得到的结果跟靳辰说的几乎一模一样。而关无涯自己最清楚自己的身体是什么状况。那位给他看过的神医说,他知道是什么问题,却不敢贸然出手为关无涯医治,因为一个不小心,不仅治不好关无涯的伤,还极有可能让关无涯彻底变成一个废人,如今两成的功力都得丧失,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关无涯不敢冒险,那位神医也不愿意冒险为他医治,于是就一直这样拖着到了现在。关无涯来求向谦,是觉得向谦可能有办法为他医治,把他体内的伤治好,让他的武功恢复。

昨日向谦提出由靳辰为关无涯医治的时候,关无涯虽然答应了,并且愿意把自己最宝贵的霸刀秘籍给拿出来,是因为他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而不是他真的对靳辰的医术有信心。毕竟靳辰的年龄摆在那里,关无涯之前并未听说向谦有这么一个徒弟,想来这个小姑娘拜向谦为师应该没有多久,学到了多少还是个未知数。向谦心底其实在想,既然这个姑娘是向谦的徒弟,如果为他医治的过程中有什么问题的话,想必会及时请教向谦的。

只是靳辰为关无涯把脉之后说出的话让关无涯心中很惊讶,倒是真的对靳辰刮目相看了。因为关无涯看过的大夫可不是只有那位神医一个,还有很多其他所谓医术高明的大夫,甚至都没能看出关无涯身体的真正问题。

“关前辈,你的伤很难医治,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靳辰看着关无涯说,“你这样严重的伤,想要痊愈的可能性只有一成。”

关无涯心中微沉,无奈地笑着摇摇头说:“姑娘说得没错。”靳辰的诊断是没有错误的,关无涯心中难免有些失望,如果还是只有一成的希望,他是不会选择冒险的。他还有很多东西放不下,无法接受更坏的结果。

“不过,”靳辰话锋一转,看着关无涯说,“前辈你这次运气很好。”

关无涯心中微动,看着靳辰问:“姑娘此言何意?”难道还有什么转机?

靳辰神色淡淡地看了向谦一眼说:“关前辈,你这伤如果有紫心果辅助治疗的话,痊愈的可能性至少可以提高到六成。”

关无涯愣了一下:“可是据传紫心果已经绝种了。”关无涯这会儿突然想起,那个为他医治过的神医,在他要离开的时候,摇着头叹着气自言自语了一句:“如果有紫心果的话还好,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啊!”

当时关无涯心知无望,也没甚在意那位神医的话,这会儿突然想起,那位神医的意思应该跟眼前这个姑娘一样,只要有紫心果,他痊愈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但关无涯听说过紫心果这种东西,是早已经绝种的奇药,就算知道紫心果有用,可是找不到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说前辈你运气好。”靳辰唇角微勾,“我师父堂堂鬼医,普天之下对别人来说已经绝种不可得的药材,在我师父这里,都没什么特别的。”

向谦难得被靳辰夸,还是当着外人的面,当即就嘚瑟起来了,十分得意地说:“那是!没有绝种的药材,只有无能的大夫!”就药材这方面来说,向谦觉得自己在天下大夫中间绝对是高高在上无人能及的。

关无涯神色一喜:“这么说,两位手中有紫心果?”这简直太难得了!

“当然。”向谦嘚瑟地说,乱糟糟的胡子都翘得老高。

靳辰接着夸向谦:“而且关前辈有所不知,我师父不仅有紫心果,而且利用紫心果研制出了一种神药,不管是多严重的内伤,都能药到病除立刻变得生龙活虎。”

向谦身后如果有个尾巴的话,这会儿绝对已经翘上天了,那个得意劲儿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关无涯喜出望外,起身对着向谦和靳辰行了个大礼:“多谢两位!”

向谦却突然变了脸,瞪了靳辰一眼说:“鬼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呢?这是你的病人,休想用老夫的药!你自己想办法给他治,治不好拉倒!”

关无涯简直是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心瞬间就拔凉拔凉的。他怎么忘了,向谦不愿意为他医治,又怎么可能给他用他做的神药呢?

“师父你别这么自作多情行吗?”靳辰白了向谦一眼说,“谁要用你的药了?这是我的病人,我自己能治。”

关无涯心中又生出了希望,就看到靳辰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他瞬间心领神会,不再管向谦,对着靳辰客气地说:“那就劳烦小神医了。”

“什么小神医?”向谦瞬间炸毛,看着关无涯眼神不善地说,“这丫头才学了老夫的一点皮毛!而且她作为老夫的徒弟,是小鬼医!你再敢乱叫老夫毒死你!”

靳辰唇角微勾:“师父,你是不是很有危机感?放心,徒儿早晚有一天会超越你的。哦不,应该说很快就会超越你的。到时候没人再找师父看病,徒儿就勉为其难让师父打个下手好了,会让师父有饭吃的。”

关无涯神色诡异地看着面前这对奇葩师徒,而靳辰和向谦一言不合就真的打起来了,而且打架方式也让人不忍直视。因为靳辰动作迅速地抢占先机拽住了向谦的头发,然后可着劲儿地扯,而向谦的手一直在往靳辰身上扔东西,什么毒蛇毒蝎子毒药粉,看着就渗人……

“两位……”关无涯觉得向谦和这位小姑娘简直刷新了他对师徒关系的认知,尴尬地站在一旁看着,想要劝劝架。

靳辰和向谦都没理会关无涯,而他们的打架很快就结束了,靳辰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向谦却被靳辰折腾得像个老乞丐一样。

“鬼丫头,下次再敢扯老夫的头发,老夫就把毒蛇放到你床上去!”向谦瞪着靳辰气哼哼地说,话落还加了一句,“不过你这打架手法是真不错,回头教教师父啊!”

关无涯无语望天,突然感觉他自己好正常,他收的那些徒弟也都好正常……

“师父不懂事,让关前辈见笑了。”

靳辰的话让关无涯嘴角抽了抽,而向谦气得要死:“死丫头你找打是不是?”

“师父,你打不过我,就不要在外人面前这样了,真是丢死个人。”靳辰十分嫌弃地看了向谦一眼,然后转头对关无涯说,“前辈先回去,等药做好了,我亲自给前辈送去。”

关无涯神色一喜,对着靳辰拱手说:“那就劳烦小……鬼医了。”靳辰这神奇的性子,关无涯突然觉得小鬼医其实挺适合她的。而靳辰一副这么有把握的样子,关无涯当然不可能再怀疑靳辰的医术,心中十分高兴。

关无涯很快就告辞了,向谦看着靳辰没好气地说:“鬼丫头好大的口气!你根本不可能治好他的伤!”向谦当然知道自己用紫心果做的神药能够治关无涯的伤,可是他绝对不会拿出来的,而他并没有教过靳辰如何做。并且向谦一直提防着靳辰抢他做好的药,现在还贴身放着。

“师父,我走了啊,谢谢你的药方。”靳辰话落,运起凌云步瞬间就从向谦面前消失了踪影。

向谦像是被雷劈了一样站在原地,打开自己的荷包,看着里面空空如也,直接仰天大骂了一句:“死丫头你给我滚回来!”

向谦光顾着把药藏起来了,却没想到靳辰直接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他的药方!而刚刚靳辰故意挑衅跟向谦打起来,就是为了方便下手。靳辰从百毒禁地里摘了两颗已经成熟的紫心果,只给了向谦一颗,剩下的一棵,正好能派上用场。

向谦简直是捶胸顿足啊!直觉这次跟靳辰打的赌要输了,在想是不是今晚偷偷跑过去再给关无涯下点靳辰解不了的毒?

却说靳辰,离开向谦那里之后,并没有回靳将军府,也没有去魏国驿馆找墨青,而是悄悄跟上了关无涯。

关无涯是步行过来的,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神色微变,下一刻,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天而降,挡在了他面前。

男人戴着一张很精致的铁面具,目光冷然地看着关无涯:“竟然是你!”

关无涯看到男人腰间挂着的那把刀,神色微变:“燕齐?”

男人冷笑一声,摘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了真容。作为紫阳门门主以及武林盟主,燕齐如今才不过四十岁,他年轻时候是江湖上有名的美男子,如今这个年纪也一点都不显老。而让关无涯一眼认出燕齐的,是燕齐腰间挂着的武器紫阳刀,这是他的成名武器。

关无涯神色平静地看着燕齐:“你这是何意?”自从十几年前那一战之后,关无涯跟燕齐再无来往。而几乎没有人知道,燕齐在拜入紫阳门之前,曾经是关无涯的爱徒。

“不要再装傻了,我都看到了!”燕齐看着关无涯冷声说,“你不是一向自诩正人君子吗?竟然也能做出盗人秘宝这等宵小之事!”

听到燕齐的话,关无涯的眼神也彻底冷了下来,看着燕齐冷声说:“老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现在立刻让开!”

“还不承认?”燕齐冷笑了一声,“关无涯,你偷了我紫阳门的紫阳心法给向谦,想让向谦为你医治,我都亲眼看到了。”

关无涯神色微变。紫阳心法?他当然没偷。可燕齐这会儿出现在千叶城,口口声声说紫阳心法被人盗走了,这样关无涯突然想起了齐皓诚,还有昨日齐皓诚交给向谦的那个盒子……

暗处躲着的靳辰听到了燕齐和关无涯的对话,心中感叹了一句,这也忒巧了!

昨夜靳辰跟墨青还在说,燕齐应该暂时不会离开千叶城,而且很可能会盯上向谦。结果燕齐今儿就出现了,而且明显已经把关无涯去向谦那里做的事情都看在眼中了。关无涯要向向谦求医,这是事实。作为交换,关无涯拿出了一本书,这也是事实。

巧合的是,紫阳门的紫阳心法被人盗走了,而且盗走紫阳心法的人就在千叶城。当燕齐亲眼看到他的对头关无涯拿出一本书给向谦的时候,定然会认为关无涯给向谦的就是紫阳心法。因为本身向谦跟燕齐就不对付,向谦提出条件让关无涯偷了紫阳心法给他,这十分合理。

但事实上偷紫阳心法的不是关无涯,关无涯拿出的那本书也不是紫阳心法,而是霸刀秘籍。但是他如今跟燕齐解释,燕齐也不可能会相信。

而靳辰突然想到,昨日齐皓诚拿着紫阳心法去给向谦的时候,关无涯也在。以关无涯的心智,这会儿定然已经猜到齐皓诚就是燕齐正在追杀的盗宝小贼。

那么关无涯会不会为了摆脱燕齐,洗脱自己的嫌弃,而选择把齐皓诚给出卖了呢?靳辰不敢确定。因为她能看出关无涯想要活着,想要恢复健康,想要强大的实力,所以关无涯很惜命。而如今这样的形势,关无涯如果不给燕齐一个满意的说法,燕齐很有可能会选择出手杀了关无涯,因为如今的关无涯根本不是燕齐的对手。

看到关无涯沉默,靳辰心中有一种不太妙的预感。如果关无涯为了自保真的把齐皓诚给出卖了,齐皓诚就该悲剧了。靳辰可不认为自己如今能够打得过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的燕齐,而燕齐一旦得知齐皓诚就是盗走紫阳心法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燕齐,老夫再说一遍,老夫没见过什么紫阳心法,老夫今日给鬼医的也不是紫阳心法!”关无涯看着燕齐冷声说。

燕齐冷笑一声,看着关无涯的眼神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杀意:“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信不信由你,老夫问心无愧。”关无涯看着燕齐冷声说。他当然已经猜到是齐皓诚偷了紫阳心法,可他不会跟燕齐说的。关无涯跟齐皓诚没有什么交情,但这不代表他会出卖齐皓诚来自保。他已经这把年纪了,见过太多的人和事。他是惜命,是不想死,是想恢复健康,是想变得强大,但他不会违背自己做人的原则。这种为了自己的利益对别人落井下石的事情,关无涯不会做。

靳辰看着关无涯背影的眼神微微变了。这个老头不可能不知道燕齐已经对他动了杀心,但他到这会儿还不肯把齐皓诚说出来,倒是让靳辰有些意外了。

靳辰眼眸微闪,从旁边闪身而出,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呦!这是干嘛呢?要打架啊?”

“向姑娘?”关无涯看到靳辰突然出现有些意外。

而燕齐神色莫名地看着面前这个戴着面纱的少女,他知道,这是鬼医向谦的徒弟。

“小姑娘,不要多管闲事。”燕齐看着靳辰冷声说。

靳辰唇角微勾,站在了关无涯身旁,看着燕齐似笑非笑地说:“你谁啊?这么大的口气!本姑娘想管的事情,就不是闲事!”

燕齐看着靳辰冷笑了一声:“不知天高地厚!我知道你是鬼医的徒弟,不过就算你今日死在这里,也没有人会知道是我杀的。”

“啧啧!我好怕怕啊!”靳辰看着燕齐冷笑了一声,“既然知道本姑娘是鬼医的徒弟,你还敢跟本姑娘这么说话,也是真的不怕死!”

燕齐神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我家师父可不喜欢跟人废话,也不喜欢跟人打架,他喜欢用毒。”靳辰看着燕齐笑得妩媚妖娆,“巧了,本姑娘也喜欢。”

“你对我做了什么?”燕齐神色大变,突然感觉身上似乎有点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也说不上来。

“没啥,就是半步癫而已。”靳辰微微一笑,“这可是我师父用金斑蛇王的蛇胆做成的新毒,你十分有幸第一个尝试,应该感到荣幸。好心劝你一句,千万别动哦,你敢往前走半步,立刻就会变得疯癫,无药可解。”

就在关无涯神色莫名,燕齐脸色难看的时候,靳辰拉着关无涯就跑了。燕齐被靳辰唬住了,不敢乱动,就站在原地,死死地看着靳辰和关无涯消失了踪影。

过了片刻之后,燕齐神色一僵!如果向谦的徒弟真的给他下了什么半步颠的话,关无涯定然也中了毒,也不能动!可是那个小姑娘带着关无涯走了,就说明关无涯根本没事,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毒!

燕齐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眼神已经快要喷火了。自从他十几年前打败关无涯一战成名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这样愚弄他!他现在真的是怒火中烧,快被气疯了!

只是不管燕齐怎么气,他现在想要追上关无涯和靳辰是不可能了。

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关无涯有些不确定地问靳辰:“向姑娘,你真的给燕齐下毒了吗?”

靳辰莞尔一笑:“当然没有,我骗他的。”靳辰倒是真想用毒,可她身上并没有带。而她也不能贸然跟燕齐打起来,如果打不过就悲剧了。所以靳辰直接诳了燕齐,说得跟真的似的,关无涯当时都信了……

关无涯无奈地笑着摇头:“向姑娘,你这样太冒险了,他是紫阳门的门主燕齐。不过今日还是感谢向姑娘,救了老夫一命。”

“不用在意。”靳辰神色淡淡地说,“关前辈是我的病人,在把你治好之前,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关无涯心中莫名生出了一丝暖意,这个小姑娘是鬼医向谦的徒弟,行事作风颇有几分鬼医的狂放不羁,但却并不像向谦那么无情无义。虽然靳辰那么说,但关无涯还是把这份恩情记在了心底。

“关前辈先回去吧,我今日就把药做好给你送过去,再碰上燕齐,你就不会这么被动了。”靳辰看着关无涯说。她其实并不怕燕齐找她麻烦,因为燕齐不可能知道她是靳家五小姐。而只要关无涯的伤好了,燕齐再想要杀他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而盗走紫阳心法的罪魁祸首是齐皓诚这件事,绝对不能让燕齐知道。

“多谢向姑娘。”关无涯再次跟靳辰道谢之后就离开了。

靳辰微微叹了一口气,齐皓诚,哥们儿对你真的是仁至义尽了啊!

靳辰回到靳将军府的时候还没到正午,墨青还没回来,她准备上楼去研究一下从向谦那里偷来的药方,然后把药赶紧给关无涯做好送过去。

“小姐,今天一早三小姐上吊了。”琴韵提着茶壶,跟在靳辰身后上楼的时候小声对靳辰说。

靳辰脚步一顿,神色莫名地问:“应该没死吧?”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下真的都全乎了。

琴韵摇头:“没有。三小姐的丫鬟过去送水的时候正好发现了,并没有什么大碍。”

靳辰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真想上吊,就真去死呗。靳辰才不相信靳月真的会自杀,左不过就是做给某些人看的罢了。

“将军很生气,说三小姐再闹就把她送到望月庵出家。”琴韵说。

靳辰微微一笑。靳放这个人,有时候其实还挺有意思的。靳月这样做,主要就是为了逼靳放,因为靳月知道,这个家里做主的是靳放而不是靳夫人。靳夫人天天抱着靳月心肝儿肉地叫着,其实真碰上什么事,根本帮不上靳月的忙。

靳月或许想着,她毕竟是靳放的亲生女儿,靳放总归是会心疼她的。她以死相逼,靳放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可是最终的结果让靳月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因为靳放听说她上吊的事情之后,过去看她,只跟她说了一句话:“再有下次,如果死不了就送你去望月庵出家!”

靳月当时直接晕了过去,而靳夫人又是一阵哭天抹泪,直说靳放心里根本没有她们母女了。

靳辰表示,靳夫人和靳月根本就不了解靳放这个人,她们这些低级的招数除了让靳放更加反感之外,不可能有别的效果了。

靳辰拿出从向谦那里偷来的药方,认真地看了看之后,发现向谦发明的这种药,除了紫心果之外,其他需要的药材还有十几种之多,不过都是相对比较常见的疗伤药材。

靳辰的星辰阁里没有什么可用的药材,所以准备去府里的库房里找一找。像靳家这样的人家,府中都会备着很多可能用到的药材。

靳辰去库房的路上碰上了靳扬,靳扬神色不太好,脚步匆匆地往前走,去的方向正是靳月的院子。

“小五,你这是去哪里?”靳扬问靳辰。

“去库房取点药材。”靳辰说。

“你不舒服?”靳扬微微皱眉看着靳辰问。

“没有,有别的用处。”靳辰说。

靳扬微微点头,就听到靳辰问:“大哥昨晚去找过齐皓诚了?”

靳扬愣了一下,微微点头说:“嗯。”

昨夜靳扬去了一趟安平王府,跟齐皓诚谈了很久。他是真的不知道齐皓诚一直喜欢靳晚秋,听完齐皓诚讲他跟靳晚秋的过往,靳扬心中也是唏嘘不已。

靳扬虽然明知靳月喜欢齐皓诚,但是得知齐皓诚要娶靳晚秋的时候,想到的并不是靳月会不会伤心难过,而是靳晚秋会不会惹人非议,安平王府是不是真的能够接纳靳晚秋。

靳扬连夜去找齐皓诚,也是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他不希望靳晚秋现在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之后,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靳扬只是听靳放说齐皓诚和靳晚秋即将被圣旨赐婚,他不知道宋家对此事是什么态度?靳晚秋是不是要被迫跟宋安翊分开?这些都是很现实的问题。

昨夜靳扬确认了齐皓诚是真心喜欢靳晚秋的,也知道了安平王夫妇对靳晚秋的态度,知道了这桩突如其来的亲事其实还事关宋安翊的身体,所以宋家人包括宋老国公都同意了,让靳晚秋带着宋安翊嫁给齐皓诚。

只是在齐皓诚十分嘚瑟地跟靳扬说他跟靳晚秋是两情相悦,靳晚秋心里也有他的时候,没来由的,靳扬很想揍齐皓诚一顿。

当年靳晚秋嫁给宋天临的时候,靳扬其实是反对的。只是靳放已经决定了,靳扬做什么都无济于事。靳扬并不喜欢宋天临那个人,即便在靳晚秋嫁给宋天临之后。所以靳晚秋跟宋天临的亲事,对靳扬来说,更多的不是对于靳晚秋出嫁的不舍,而是心疼靳晚秋。

如今靳晚秋跟齐皓诚在一起就不一样了。齐皓诚这个人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他喜欢靳晚秋好多年了,痴心一片都让靳扬又意外又感动。靳扬相信,靳晚秋跟齐皓诚在一起,会得到真正的幸福的。

而不可避免的,即将成为齐皓诚大舅子的靳扬看齐皓诚的目光就有些挑剔了,一会儿觉得齐皓诚太幼稚,一会儿又觉得齐皓诚不务正业就知道吃喝玩乐。总之,大舅子看妹夫,总是要挑出点毛病来,觉得这货配不上他妹妹,心里才会舒服一点。

“大哥要去看靳月啊?”靳辰问靳扬。

靳扬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是造化弄人,靳月一腔痴情全部给了齐皓诚,可齐皓诚偏偏喜欢的是靳晚秋。

“那大哥可要小心一点。”靳辰唇角微勾,“你主动凑过去,很可能会被靳月当做最后一根稻草哦。”

靳扬微微一愣,靳辰已经走远了。他又叹了一口气,还是朝着靳月的院子走了过去。

只是没过多久,靳扬就面沉如水地从靳月那里出来了,直觉自己就不该去。如靳辰所说,靳月一见到靳扬,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话里话外都是让靳扬帮她,口口声声都是如果她不能嫁给齐皓诚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还说靳扬不帮她就是不疼她这个妹妹,控诉靳扬偏心靳晚秋,甚至到后来跟魔怔了一样说一定是靳晚秋不知廉耻勾引了齐皓诚……

当时靳扬怒极,一巴掌就朝着靳月打了过去,然后一句话都不想再跟靳月说,直接扬长而去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