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晚秋,给我亲一下/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靳辰神色微变,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看着琴韵问:“怎么回事?”

“宋家二公子来找将军和大公子,说二小姐突然失踪了,没有人见过二小姐出门。”琴韵看着靳辰快速地说,“大公子已经去找齐世子了,奴婢正好在路上碰到了大公子,大公子嘱咐奴婢跟小姐说一声。”

靳晚秋在宋国公府突然失踪了,消息当然不可能传开。宋天行过来找靳放和靳扬说这件事,也并没有让其他人知道。而靳扬得知之后就出府去找齐皓诚了,路上正好碰上了靳辰的丫鬟琴韵,想着靳辰跟靳晚秋关系好,或许了解别的内情,就让琴韵告诉靳辰一声。

“大哥有没有说,我二姐是什么时候失踪的?”靳辰若有所思地问琴韵。

等琴韵回答过之后,靳辰眉头微蹙。那个时间,就在她今天白天刚刚离开宋国公府没多久……

既然宋家人说靳晚秋是突然失踪了,那么定然是有高手把靳晚秋从宋家劫走了,而且没有惊动任何人。宋家并不是什么小贼都能进去的,而且靳晚秋会武功,身边还有下人,如果是一般高手想要把她从府里劫走,这并不容易办到,更何况那会儿青天白日的。这就说明,劫走靳晚秋的一定是个武功很高的人。巧了,靳辰在今天白天引了一个绝顶高手去宋国公府溜了一圈儿……

靳辰进了宋国公府之后很快就离开了,如愿甩掉了燕齐,当然也没关心燕齐接下来做了什么,又去了哪里。

因为时间太过巧合,靳辰这会儿在想,燕齐不会是在宋国公府刚好听到了什么消息,得知紫阳心法是被齐皓诚给盗走的,所以才抓了靳晚秋吧?

看到靳辰神色微变,墨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小丫头,如果是燕齐的话,你二姐应该不会有事的。”靳辰回来之后,已经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墨青说了,而墨青这会儿也想到了会是谁从宋国公府劫走了靳晚秋。

靳辰微微摇头,轻叹了一声说:“这件事情有点麻烦。虽然说始作俑者是向谦,但齐皓诚的确偷了人家紫阳门的至宝,不说燕齐这个人如何,这次他是占理的一方,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墨青微微点头:“紫阳心法是紫阳门的绝密,除了历代门主之外,其他人都见不到。如今紫阳心法失窃已经有段时间了,就算现在把紫阳心法原封未动地还给燕齐,燕齐依旧不会善罢甘休,因为他会怀疑不止一个人已经看过,甚至已经抄录了。”

靳辰有些无奈地说:“是啊,燕齐现在应该不是想把紫阳心法追回去,而是想要报复齐皓诚。”

“娘亲,爹爹,你们在说什么呀?小夜怎么听不懂?”离夜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靳辰和墨青好奇地问。

“小夜乖,吃饱了吗?”靳辰看着离夜微微一笑问道。

离夜认真地点了点小脑袋说:“小夜吃饱了。”

“好。”靳辰微微点头,然后看着墨青说,“我去找齐皓诚,你们在家里等我回来。”

墨青笑着揉了揉靳辰的脑袋说:“去吧,小心一点。”

靳辰微微点头,很快离开了星辰阁。

“爹爹,娘亲什么时候回来?”离夜问墨青。

墨青微微一笑,把离夜抱进了怀中说:“很快。”

因为墨青的身体的问题,最近遇到的很多事情都是靳辰自己去办,墨青留下等着靳辰回来。墨青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只是墨青足够了解靳辰,他知道他爱的这个姑娘有多么独立。他们之间并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也不会产生什么误会。

墨青对靳辰当然是有占有欲的,而且很强烈,但这并不意味着墨青要把靳辰束缚在他的身边,不让靳辰跟别的男人接触。即便靳辰跟魏琰和齐皓诚谈笑风生,墨青也不会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他希望给靳辰的爱是自由的,因为足够了解,所以足够信任,足够默契。

靳辰离开星辰阁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她直接用最快的速度去了安平王府,就跟靳扬前后脚到达。

原本齐皓诚正在悠哉悠哉地喝一碗补身子的药膳,靳扬来的时候他还笑着叫了靳扬一声:“大哥。”

靳扬一见到齐皓诚,就神色严肃地说:“晚秋不见了。”

齐皓诚手中的勺子直接掉在地上碎成了几块,他猛地站起来就感觉脑袋有些发晕。他之前受伤很重,其实这两天都没有机会好好休息,距离痊愈还有点远。

“怎么回事?”齐皓诚看着靳扬神色难看地问,“我今天早上见到晚秋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呢?”

靳扬已经没空去想齐皓诚为什么今天早上会见到靳晚秋了,他神色严肃地说:“是天行去通知我的,晚秋已经失踪一个时辰了,没有人见到她离开过国公府,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齐皓诚心中一痛,身子猛地晃了一下,扶住了旁边的桌子,本来就有些苍白的脸色变得煞白了。

“你知不知道是谁做的?”靳扬看着齐皓诚问,“我昨天问你你不肯说,你到底帮鬼医做了什么事情?”

靳扬跟齐皓诚是多年的好友,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齐皓诚这样的身份和地位,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仇家。而靳扬在来的路上想到了齐皓诚帮鬼医向谦做过一件事,鬼医才答应为宋安翊医治的,而齐皓诚因此身受重伤。会不会是在这过程中齐皓诚得罪了什么高手才让靳晚秋被劫?

都到了这会儿了,齐皓诚当然不可能再瞒着靳扬,他脸色难看地看着靳扬说:“鬼医让我去偷了紫阳门的紫阳心法。”

靳扬神色微变:“难道是紫阳门的人追到千叶城来了?”他们这种出身的人,基本不会跟江湖人打交道,因为所追求的东西不一样,道不同不相为谋。虽说一个国家的掌权者是皇室,但是在这个尚武的世界,大门派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像紫阳门这种大派,就连皇室都会忌惮几分。因为一个真正的高手,完全可以以一敌百,杀人于无形。

靳扬怎么都没想到,齐皓诚为了求鬼医向谦为宋安翊医治,竟然去偷了紫阳门的至宝!靳扬现在可以想象到齐皓诚这身伤是怎么来的了,或者说,齐皓诚这会儿还能活着,已经是个奇迹了。

“燕齐追着我进了千叶城,不过在进城的时候我就把他甩掉了,而且我确定没有暴露身份。”齐皓诚脸色难看地说。

靳扬脱口而出:“会不会是鬼医把你出卖了?”

齐皓诚神色微怔,有些不确定地说:“应该不会吧。”鬼医向谦的确阴晴不定,而且从不讲信用。如果不是知道靳辰是向谦的徒弟的话,齐皓诚也会怀疑是向谦把他出卖了。可是如今有靳辰在,齐皓诚觉得应该不会是向谦,对于靳辰办事,齐皓诚是完全放心的。

“可如今就算猜到是燕齐把晚秋劫走了,我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啊!”靳扬神色很是不安。像燕齐那样的高手,想要躲起来的话,他们根本找不到。

“如果真是燕齐的话,他会很快找上门来的。”齐皓诚面色微沉,心中已经镇定下来了。偷紫阳心法的人是他,燕齐要找的人也是他,抓走靳晚秋,或许只是为了握住一张可以用来对付他的筹码。

“我爹说要带兵去搜查,被我劝住了。”靳扬看着齐皓诚说,“对付燕齐这样的高手,搜查根本无济于事,而且传出去会影响晚秋的名声。”靳扬也是这件事发生之后,才发现靳放变了很多。因为当时一听到宋天行说靳晚秋被人劫走了,靳放立刻就急了,说要带兵去搜查,不过还是被靳扬劝住了。

齐皓诚微微点头:“的确如此。”

“齐皓诚,虽然你是为了安安才得罪紫阳门的,这件事也不能怪你。但是你既然要娶晚秋,就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靳扬看着齐皓诚神色严肃地说。

齐皓诚微微点头:“大哥放心,我一定会把晚秋毫发无伤地救回来。”

“我先回去了,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靳扬话落就脚步匆匆地走了。

原本站着的齐皓诚有些支撑不住,跌坐在了椅子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齐皓诚在想,如果真是燕齐把靳晚秋劫走的话,说不定今晚燕齐就会送消息过来了。

即便安平王府在夏国贵族中地位极高,但是齐皓诚知道,燕齐并不会因为忌惮安平王府或者是夏国皇室就善罢甘休,因为这次事关紫阳门的至宝,如今齐皓诚已经把事情给做了,收不回去了。

靳扬前脚刚走,靳辰就从天而降,出现在齐皓诚面前。

“靳小五。”齐皓诚看着靳辰叫了一声,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应该是燕齐抓走了我二姐,他会来找你的,到时候你见机行事,我会去帮你。”靳辰看着齐皓诚快速地说。

齐皓诚微微愣了一下,下一刻,靳辰已经再次消失了踪影。

齐皓诚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大概过了一刻钟之后,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一声响动。他起身快步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门上插了一支箭,箭尾挂着一根布条,布条上面写着:“临风湖,过时不候。”

齐皓诚伸手攥住那根布条,眼神一冷,已经飞身而起,朝着府外而去了。

夜色深深,临风湖上的冰已经都化了,湖水透出幽暗的波光。

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面对着临风湖站在那里,脸上没有戴面具,也没有做任何遮掩,赫然正是燕齐。

而燕齐身旁是靳晚秋,她的双手被绑着,静静地坐在地上,头发微微有些凌乱,脸上还有一道很浅的伤口,面色却平静至极。

没过多久之后,燕齐缓缓转身,看着临风湖岸边的树林冷声说:“齐世子,出来吧。”

下一刻,同样没有任何伪装的齐皓诚从树林中闪身而出。而齐皓诚第一眼就看到了靳晚秋左边脸颊上的那道伤口,眼神瞬间冷到了极点,看着燕齐冷声说:“姓燕的,有什么冲我来,动我的女人算是什么本事?!”

燕齐看着齐皓诚冷笑了一声:“真是没想到,养尊处优的安平王府齐世子年纪轻轻竟然有那么出色的武功。你实力不错,伪装得也不错,而且够聪明,之前才能从我手下死里逃生。但是这次,你恐怕没有机会了。”

燕齐话音未落,已经抽出紫阳刀,慢条斯理地架在了靳晚秋的脖子上,看着齐皓诚冷声说:“齐世子,我们本来无冤无仇,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无义了。”

“你想要什么?”齐皓诚看着靳晚秋脖子上那把明晃晃的刀,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看着燕齐冷声说,“偷盗紫阳心法是我有错在先,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

“呵呵,”燕齐看着齐皓诚冷笑,“齐世子没有说把紫阳心法还回来,倒也是真聪明。你偷了紫阳心法,就算现在原样还给我,我也不会再要了。不过你既然敢做,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燕齐,冤有头债有主,你想做什么都冲我来,再敢动她一根头发,我绝对灭了紫阳门!”齐皓诚握紧拳头,看着燕齐冷声说。

燕齐的刀又朝着靳晚秋的脖子近了几分,看着齐皓诚依旧在冷笑:“齐世子很有英雄气概,可是没办法,你偷了我最宝贝的东西,我自然也要让你尝尝失去心头宝的滋味,这样才算公平。”

眼看着燕齐的刀距离靳晚秋的脖子已经只剩下一点点距离,齐皓诚心急如焚,拔剑就朝着燕齐杀了过去。

而这正中燕齐下怀,他不再管靳晚秋,挥刀迎上了齐皓诚的攻击,几招过后,齐皓诚一口血就猛然吐了出来。

燕齐看着齐皓诚不屑地说:“你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实力已经很难得了。不过很可惜,你原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今重伤未愈还为了一个女人跑过来,简直就是送死。”

“放了她,我任你处置。”齐皓诚看了一眼靳晚秋,转头对燕齐冷声说。

“还没有成亲,就已经深情如斯,真是让人感动啊!”燕齐似乎就是想要折磨齐皓诚和靳晚秋,看到齐皓诚如今的神色,很是愉悦地说,“你们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你们黄泉路上做个伴的。”

燕齐话落,一刀就朝着靳晚秋砍了过去。齐皓诚双目赤红,猛然闭上眼睛再睁开,眼中仿佛出现了一簇熊熊燃烧的火焰,嘴角一丝鲜血流了出来,身上的气势却在暴涨。

燕齐一刀并没有伤到靳晚秋,而是割断了束缚着靳晚秋的绳子。当他再次挥刀朝着靳晚秋砍过去的时候,齐皓诚却猛然到了跟前,挡在了靳晚秋身前,一剑朝着燕齐劈了过去!

燕齐自认为对于齐皓诚此时的实力很了解,十分不屑地看着齐皓诚,根本没打算躲开,只用了三成的功力迎了上去。

下一刻,燕齐神色大变,急急闪避,右臂上还是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紫阳刀都快握不住了。

他捂住右臂的伤口,不可置信地看着仿佛已经走火入魔的齐皓诚:“你怎么可能恢复得这么快?”齐皓诚刚刚那一剑的威力,简直比他之前没受伤的时候还要强上几倍,看在燕齐眼中,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齐皓诚猛然伸手把靳晚秋拉到了身后,双目赤红地看着燕齐冷声说:“是我有错在先,我给了你提条件的机会,只要你提出来,我会去做!你可以报复我,但是你不该动我的女人!”

燕齐看着如今的齐皓诚,心中没来由地跳了一下,因为他能感觉到此时仿佛发狂一样的齐皓诚实力暴涨的程度。但是作为一个江湖人,燕齐也知道,这样逆天的功法一定不可能持续太久,而且一旦泄力,齐皓诚的身体只会比原来更加糟糕。

所以燕齐并不很担心地看着齐皓诚冷笑:“你说得没错,但是敢招惹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不会是个例外。”

“皓诚……”靳晚秋有些担心地看着齐皓诚正在微微颤抖的身体。

“走!”齐皓诚扔下一个字,然后猛然飞身而起,又朝着燕齐杀了过去。

不过片刻功夫,齐皓诚和燕齐的战场已经转移到了临风湖上方,靳晚秋已经几乎看不清楚齐皓诚的身形了。而靳晚秋这会儿是不可能扔下齐皓诚,自己一个人离开的。

“死老头,我数三声,把我的毒解了!”就在临风湖边的小树林里,传出一个少女咬牙切齿的声音。

“急什么?那小子真是不怕死啊,竟然用了回春术!老夫以为这种逆天神功早已经失传了!”向谦眼神鬼畜地看着不远处湖面上空正在激烈交战的两个人。

听到向谦口中的回春术,靳辰神色大变:“死老头,快把我的毒解了!”

靳辰在安平王府见过齐皓诚之后就去找了向谦,因为想着要对付燕齐,向谦这个毒老头应该是个杀手锏,带上总没错。

他们事实上在燕齐准备对靳晚秋动手之前已经到了这里,只是看到齐皓诚突然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向谦眼睛一亮,挥手就给靳辰下了一种让她动弹不得的毒药,还是用金斑蛇王的毒液做出来的,别说靳辰了,普天之下,除了向谦之外,谁都解不了。

结果本来要来帮忙的靳辰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齐皓诚突然发狂跟燕齐打了起来。靳辰直觉齐皓诚不太对劲,因为她知道齐皓诚之前受了多重的伤,而且内伤极为严重,根本不可能发挥出现在这样可以跟燕齐势均力敌的实力。就算靳辰不了解,也听说过这种逆天的功法都有伤害性极大的后遗症。

可向谦死活不肯给靳辰解毒,反而在兴致勃勃地观战,一边观战一边还评论一番。

等靳辰听到向谦口中说出回春术三个字,恨不得立刻把向谦给剁了!靳辰知道回春术这种功法的存在,还是从向谦给她的一本古籍上面看到的。不过里面只是提到了回春术的威力,并没有回春术的功法。靳辰知道,一个高手一旦用了回春术,内力会瞬间暴涨,实力会在顷刻之间翻倍,而回春术的时效就只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之后,不管什么样的高手,都会变成一个废人……

向谦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扔给靳辰一颗药丸,在靳辰的毒解掉的瞬间,向谦已经跳开了十米远。

靳辰看着向谦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杀意,不过这会儿她也顾不上向谦了,猛然飞身而出,冷喝了一声:“齐皓诚,你给我滚回来!”

正在跟燕齐对战的齐皓诚这会儿并没有走火入魔,但是也差不多了。他根本听不到靳辰的声音,眼中怒火升腾,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燕齐!

靳辰飞身而来,一剑朝着燕齐砍了过去,在燕齐躲开的同时,靳辰一掌就把齐皓诚给劈晕了,然后抱着齐皓诚快速后退,一边退一边冷声说:“死老头,给我滚出来!”

燕齐原本对上突然发狂的齐皓诚就有些手忙脚乱,在看到靳辰出现的时候神色就变了,因为靳辰脸上戴着面纱,燕齐看一眼就知道这是向谦的徒弟。这会儿听到靳辰口中的“死老头”,燕齐心中一惊,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就跑。

向谦终于出来了,不过也就假模假样地追了没多远之后就回来了,站在距离靳辰十米远的地方,看着她无辜地说:“那贱人的武功比老夫高很多,老夫想追,但是追不上啊!”

“快过来看看他怎么样了!”靳辰冷冷地看了向谦一眼,伸手握住齐皓诚的脉搏心中就是一惊,齐皓诚的脉象简直是一团乱麻。

靳晚秋听到靳辰的声音,也顾不上问靳辰怎么会来,过来跪坐在地上抱住了齐皓诚。看到齐皓诚面色赤红双目紧闭,嘴角还在不断往外冒血,靳晚秋心中一沉,眼泪就下来了。

“小五,你快救救他!”靳晚秋声音十分慌乱地说。

向谦过来了,却没有要立刻给齐皓诚医治的意思,而是看着靳辰讨价还价:“丫头,老夫可以救他,但是事后你不能再找老夫的麻烦。”

向谦其实知道,如果不是他给靳辰下了毒,困住了靳辰的脚步的话,齐皓诚根本不可能会破釜沉舟用上回春术这样的功法,这会儿也不会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不过向谦就是这样的性格,他一直觉得回春术很神奇,很想研究研究,却苦于从未见过有人使用。本以为已经失传了,谁知道这会儿竟然看到齐皓诚用了。向谦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不会阻止齐皓诚使用回春术,靳辰也绝对不能阻止。他要看看,回春术的威力有多大,用完之后究竟会有什么后果。

如今向谦倒是如愿了,齐皓诚快死了,而靳辰很想把向谦给弄死。

听到向谦这会儿还在跟自己讨价还价,靳辰看着向谦咬牙切齿地说:“好!我答应你!”

形势危急,这笔账就先记着,不过向谦真想就这么一笔勾销,那是不可能的。他在来之前可是答应得好好的,说来帮忙对付燕齐。靳辰也是因为明知向谦看燕齐不顺眼,才会暂时相信了向谦。如果不是因为齐皓诚突然用了回春术的话,其实向谦也不会食言。如今靳辰再次深刻体会到了向谦的言而无信,也意识到自己在向谦面前还是太弱了。

向谦给齐皓诚把了脉,又掀起齐皓诚的眼皮看了看,然后眉头微皱说:“回春术果然名不虚传,他倒是死不了,但是这一身武功恐怕就……”

“死老头,你不是说普天之下没有你治不好的病吗?”靳辰看着向谦冷声说。

向谦被靳辰一激,当时就不乐意了,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靳辰说:“哼!老夫当然能治,但是如今紫心果没有了,我就算想救他,也救不了啊!”

紫心果?靳辰神色一冷:“你特么早点说能死啊!”

向谦一边往齐皓诚口中塞药一边没好气地说:“你现在立刻去百毒禁地找紫心果的话,或许还来得及。”

“小五……”靳晚秋叫了靳辰一声,还没说话,靳辰已经飞身远去,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前辈可是鬼医?”靳晚秋看着向谦问。

向谦冷哼了一声:“没错。”

靳晚秋也没多问靳辰为什么会跟鬼医向谦在一起,因为她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这会儿她满心满眼都是齐皓诚人事不省的样子,刚刚听到向谦和靳辰说,齐皓诚死不了,而且武功可以恢复,靳晚秋心中才微微松了一点点。

“你是靳家老二吧?”向谦看着靳晚秋不客气地说,“会轻功的话,带上这小子跟老夫走!”

向谦话落转身就走,靳晚秋神色一正,起身把齐皓诚背在了背上,运起轻功,吃力地跟上了向谦。

只是向谦武功本就比靳晚秋高很多,这会儿靳晚秋还背着人高马大的齐皓诚,就算拼尽全力,还是距离向谦越来越远,没过多久就看不到向谦的人影了。

靳晚秋背上的齐皓诚猛地咳嗽了两声,靳晚秋小心地把齐皓诚放下来,看着齐皓诚神色紧张地叫了一声:“皓诚!”

齐皓诚缓缓地抬起了沉重的眼皮,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脸色苍白如纸,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炸裂了。

“晚……秋……”齐皓诚张口,有些艰难地叫了一声。

“我在!”靳晚秋伸手抱住齐皓诚,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你……放心……还没……娶到……你……我不……舍得……死……”齐皓诚抱着靳晚秋断断续续地说。他的回春术学了之后从未用过,甚至都没想到会有用上的一天。可是这次看到靳晚秋有生命危险,齐皓诚什么都顾不上了。他知道自己不会死的,顶多也就是功力全失。武功没了还可以修炼,一年不成就两年,两年不成就十年。对他来说,实力再高,也不如靳晚秋来得重要。

靳晚秋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停不下来:“你受了那么重的伤,为什么还要来?”

齐皓诚嘴角扯了扯,有气无力地说:“只要……我……还有……最后……一口气……我都……不能……忍受……任何人……伤害你……”

“你放心,鬼医说你不会有事的。”靳晚秋擦干眼泪,看着齐皓诚说,“等你好了,我们就成亲。”

齐皓诚感觉眼皮又有些沉重了,靳晚秋抱着他问:“把鬼医住的地方告诉我,我带你去找他。”靳晚秋知道齐皓诚去过向谦那里。

“南城……新民……巷……第三……”齐皓诚话音未落,已经又昏了过去。

靳晚秋再次小心地把齐皓诚背在了背上,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千叶城南城而去了。

等靳晚秋终于走到南城新民巷第三家的时候,额头已经满是汗水了。她背着齐皓诚从开着的大门走了进去,找到向谦的时候,向谦倒是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比老夫预计的还早了一刻钟到。”

靳晚秋在向谦的示意下把齐皓诚放在了软榻上。向谦拿出一包金针,一边十分随意地往齐皓诚身上戳,一边竟然饶有兴致地跟靳晚秋聊了起来。

“如果老夫告诉你,他就算醒了,也是个废人,你还想嫁给他吗?”向谦问。

“想。”靳晚秋回答了一个字。

向谦似笑非笑地说:“老夫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虽然老夫跟你那个妹妹,也就是老夫的徒儿说了只要找到紫心果,就能恢复他的武功,但老夫可没有足够的把握。”

靳晚秋神色微变,就听到向谦接着说:“而且你也知道,这小子得罪了燕齐,也就是得罪了整个紫阳门,以后你跟着他,想要过安稳日子,可是不太可能喽!”

向谦的话中满是幸灾乐祸,靳晚秋的神色却再次平静了下来,声音淡淡地说:“安稳日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过出来的。我们未来如何,就不劳烦向前辈操心了。”

“哼!老夫可是好心!”向谦没好气地把最后一根金针插在了齐皓诚的脑门上,十分随意的样子看起来相当吓人。

一个时辰过去,向谦早已经把金针都给拔了,齐皓诚还没醒过来,靳晚秋神色平静地握着齐皓诚的手坐在那里,就连向谦提出要给她一点药让她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她都神色淡淡地拒绝了。

靳辰还没有回来,向谦这里却来了一位客人。

靳晚秋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到一个姿容绝世的墨衣男子出现在门口,微微愣了一下。

“你来干什么?那丫头不在这里。”向谦抬头看了一眼墨青,低头继续忙活手中的事情。

“她在哪里?”墨青这句却是看着靳晚秋问的。

靳晚秋下意识地回答:“小五去找紫心果了。”她隐隐猜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却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而靳晚秋话落,再去看的时候,门口已经空无一人了。

靳辰用最快的速度到了百毒禁地,因为有避毒珠在身上,所以一路畅通无阻,很快找到了之前见过的紫心果树。上次靳辰之所以只摘了两颗紫心果回去,是因为只有那两颗熟透了。而这次靳辰再来,又有三颗紫心果完全成熟了。她都小心地摘了下来,收好之后立刻离开了百毒禁地,出了望月山的范围之后就加快速度赶回千叶城了。

刚进城门,身边多了一个人,靳辰转头就落入了来人的怀中。

“你怎么来了?”靳辰有些惊讶地问。不用看都知道是墨青。

“你这么晚都不回去,我来接你。”墨青声音平静地说。

两人很快到了向谦那里,靳辰把紫心果交给向谦,向谦倒也没废话,拿到紫心果就开始给齐皓诚配药了,而且拍着胸脯说,只要吃了他的药,齐皓诚的功力至少能够恢复八成。

靳晚秋这会儿才意识到向谦之前说他没有把握的话应该是在骗她,不过靳晚秋依旧没有完全放心。

向谦在医术方面还是有值得骄傲的资本的,不过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他就做好了一颗圆润的紫色药丸,递给了靳晚秋:“给他吃下去。”

靳晚秋把药丸给齐皓诚喂了下去,不过并不见齐皓诚脸色好转,过了一会儿齐皓诚也没醒过来。

靳晚秋神色有些不安,靳辰走过来给齐皓诚把了个脉,对靳晚秋微微点头说:“二姐放心,他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了。”

“哈哈!老夫已经知道使用回春术之后怎么恢复武功了!等那小子醒了,让他把回春术的功法交给老夫!”向谦乐呵呵地一边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一边自言自语到。

一把匕首闪烁着寒光,直直地朝着向谦的手背射了过来。向谦险险躲开,一屁股摔在地上,瞪着靳辰大吼了一声:“死丫头!你要欺师灭祖啊!”

“死老头,今天的账先给你记着,咱们以后慢慢算!”靳辰俯身看着向谦冷声说,眼中的寒意让向谦心中猛然跳了一下。等向谦转移视线就看到墨青神色平静地看着他,眼底却带着让向谦感觉有些不安的暗流。

“走吧,我送你们回去。”靳辰不再理会向谦,转身对靳晚秋说。

“小五,我想去照顾他。”靳晚秋看着靳辰说。齐皓诚这会儿还没醒过来,靳晚秋并不想跟他分开自己回宋国公府去。

“当然了。”靳辰唇角微勾,“齐皓诚可是为了救二姐才成了这副鬼样子,二姐不去照顾他也说不过去啊!”

墨青把齐皓诚背了起来,靳辰揽住了靳晚秋,一行四人在夜色之中朝着安平王府而去了。

只剩下向谦自己一个人神色莫名地坐在那里自言自语:“老夫想了解一下回春术有什么错?那个死丫头那么凶干什么?姓齐那小子不是没事嘛?还有姓墨那小子,那样看着老夫什么意思?老夫对他们俩可是够好了!哼!”

大半夜的,安平王夫妇急匆匆地赶到了齐皓诚的院子,就看到齐皓诚人事不省地躺在那里,而靳晚秋坐在一旁正在给齐皓诚擦手。

“诚诚!”安平王妃看到齐皓诚的脸色心中就是一惊。怎么这会儿看着齐皓诚比前两天受伤更严重了呢?安平王夫妇并不知道靳晚秋被人劫走的事情,甚至都不知道齐皓诚晚上离开过家。

“晚秋,诚诚这是怎么了?”安平王妃看着靳晚秋问,下一刻她神色微变,伸手轻抚了一下靳晚秋的脸,“你的脸怎么了?是谁伤了你们?!”

“我没事。”靳晚秋神色有些愧疚,“皓诚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

“来人,去找太医过来。”安平王神色严肃地开口叫人。

“王爷!”靳晚秋赶紧叫住了安平王,“不用找太医了,鬼医已经给皓诚看过了。”

安平王妃微微一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鬼医已经给齐皓诚医治过的话,那倒是真的不用找太医了。可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安平王夫妇现在都是满心的疑问。

靳晚秋并不知道齐皓诚瞒着父母他偷了紫阳门的紫阳心法这件事,看到安平王和王妃都十分担心,她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给讲了一遍。

安平王夫妇听靳晚秋讲到齐皓诚偷了紫阳心法,是被燕齐所伤的时候心中都是一跳,等听到最后,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

安平王看着躺在那里人事不省的齐皓诚微微叹了一口气,安平王妃握住了靳晚秋的手,看着她语重心长地说:“晚秋,诚诚对你的心意,你应该已经看到了,以后你们俩可千万要好好的。”

安平王夫妇都没想到齐皓诚对靳晚秋用情已经如此之深,竟然到了可以放弃生命的地步。他们本就不会阻止齐皓诚和靳晚秋在一起,如今更是不会了。

只是靳晚秋在讲述事情原委的时候并没有提到靳辰,只是说正好碰上了鬼医向谦,向谦好心为齐皓诚医治。而这是靳辰要求的,因为事情已经够复杂了,她并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她的某些身份。

安平王夫妇看齐皓诚脸色正在逐渐转好,就起身离开了,临走之前安平王妃拉着靳晚秋的手说让她安心在安平王府住下,好好陪陪齐皓诚,不用担心宋国公府和靳家那边,他们会去解释的。

天色大亮的时候,齐皓诚终于睁开了眼睛,而靳晚秋已经神色疲惫地趴在床边睡着了。齐皓诚看着靳晚秋脸上那道清浅的伤疤,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靳晚秋醒过来就看到齐皓诚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她也顾不上别的,伸手贴在了齐皓诚的额头,语气微松说了一句:“太好了,没有发烧。”

齐皓诚没有说话,看着靳晚秋伸手,靳晚秋握住齐皓诚的手,轻轻靠进了齐皓诚的怀中,语气轻柔却坚定:“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了。”

齐皓诚脸色依旧是苍白的,唇角微微勾起,下一刻却痛呼出声。

“怎么了?是不是我碰到你的伤口了?”靳晚秋神色紧张地看着齐皓诚问。

齐皓诚可怜兮兮地看着靳晚秋:“晚秋,我全身上下都好疼,需要你的安慰。”

靳晚秋愣了一下,安慰?她应该怎么做?

而齐皓诚伸手,勾住了靳晚秋的脖子,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靳晚秋耳边响起:“晚秋,给我亲一下就好了。”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