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箭术吧/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宋家和靳家某些人都收到了消息,靳晚秋已经平安被救回来了,而齐皓诚为了救靳晚秋再次身受重伤。

宋老国公听说靳晚秋暂时留在安平王府照顾重伤的齐皓诚,微微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封锁了消息,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这件事。而当天晚些时候,宋安翊也被人悄悄送进了安平王府。

靳家知情的人也就只有靳放和靳扬以及靳辰而已。靳放听说靳晚秋被救回来了,就吩咐靳扬到安平王府去看看情况。

靳扬见到齐皓诚的时候,他正一副“娇弱不堪”的样子躺在床上,被靳晚秋喂着喝汤。

虽然齐皓诚的脸色的确很不好,虽然靳扬明知齐皓诚伤势又加重了,可是看到齐皓诚眼底掩饰不住的喜色,靳扬还是十分不给面子地轻咳了两声,打破了齐皓诚和靳晚秋之间流淌的暧昧之意。

靳晚秋转头看到靳扬,脸色微微有些发红,站了起来说:“大哥来了。”

“晚秋,快招呼大哥坐。”齐皓诚一副已经跟靳晚秋老夫老妻的样子。

靳扬轻飘飘地看了齐皓诚一眼,然后转移视线,目光落在靳晚秋的脸上,这才看到靳晚秋左脸上竟然有一道伤疤。

靳扬微微皱眉看着靳晚秋:“你受伤了?”

靳晚秋摇头:“只有脸上这一点,已经擦过药了,不会留疤的,大哥不用担心。”昨日燕齐突然出现,靳晚秋并没有束手就擒,而反抗的结果就是脸上多了一道伤口。不过只是一点小伤,靳辰昨夜离开之前给了靳晚秋一瓶药,靳晚秋今早已经擦过了。

靳扬心中微松,看着靳晚秋神色认真地说:“记得按时上药,不要大意。”女子的容貌很重要,靳扬可不希望靳晚秋顶着脸上这道伤疤嫁给齐皓诚。

“大哥你放心,不管晚秋什么样子我都喜欢。”齐皓诚是对靳扬说的,眼睛却含情脉脉地看着靳晚秋。

靳扬看到靳晚秋又脸色微红地低了头,眉头微蹙看着齐皓诚说:“你都这样了还不消停?”以前齐皓诚都是直呼靳扬的名字,靳扬这会儿听到齐皓诚叫他大哥还是感觉怪怪的,而且齐皓诚这副赤裸裸秀恩爱的样子,靳扬真心没那么爱看。

“我没做什么啊。”齐皓诚十分无辜,话落又看着靳晚秋笑容灿烂地说,“晚秋,我没有欺负你吧?”

靳晚秋想到不久之前那个吻,脸色更红了。齐皓诚看得眼睛都直了,直觉靳晚秋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姑娘,谁都比不上。

靳扬看着齐皓诚和靳晚秋郎情妾意的模样,无奈地摇摇头站了起来:“既然你们都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大哥慢走,我们就不送了。”齐皓诚开口,靳扬很想回头踹他一脚。

靳扬已经走了,靳晚秋问齐皓诚还要不要喝汤,齐皓诚摇摇头说不要了,然后拉着靳晚秋的手,就是不松开。

“皓诚,你没事了,我也该回家了,我不放心安安。”靳晚秋看着齐皓诚说。向谦给齐皓诚吃的药很管用,这会儿齐皓诚脸色比起昨夜已经好了很多了,而且也有了精神。靳晚秋想着她也不能一直留在安平王府,况且宋安翊还在宋国公府,她不放心。

齐皓诚有些闷闷不乐地说:“晚秋,我身上还是很疼,你这么快就要抛弃我了吗?”

靳晚秋看着齐皓诚一副小孩子闹脾气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会有人照顾你的。”

“我不要!我就要你照顾我!”齐皓诚拉着靳晚秋的手说,“你不喂我吃饭,我就饿着好了。”

靳晚秋神色有些无奈:“你刚才不是说已经吃饱了吗?”

“靳晚秋!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齐皓诚看着靳晚秋一脸控诉地说,“我都伤成这样了,你竟然忍心抛弃我?你不要走,把咱们儿子接过来不就好了嘛!”

靳晚秋目瞪口呆地看着齐皓诚,直觉自己以前认识的齐皓诚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她之前觉得齐皓诚已经变得成熟稳重了,都是错觉吧?这个正在对她撒娇耍赖的大男孩真的是齐皓诚?

“晚秋,我现在身体很虚弱,心里很孤单,你不要走。”齐皓诚明显一副要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的模样。反正如今靳晚秋跑不了了,齐皓诚也放心大胆地开始释放自己的天性了,他现在身体就是很虚弱,不想被别人照顾,就想一直都能看到靳晚秋,才不管什么于礼不合。

靳晚秋神色莫名地看着齐皓诚抱着自己的胳膊,还把脑袋放在上面蹭了蹭,这让靳晚秋突然想起了对她撒娇卖萌的宋安翊。

“咳咳!”

靳晚秋猛然回头,就看到宋天行抱着宋安翊,神色尴尬地站在门口。宋安翊一脸懵懂地看着靳晚秋伸手:“娘亲!”

靳晚秋赶紧推开齐皓诚站了起来,神色有些不自然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走过去把宋安翊给接了过来。

“大嫂,爷爷说让你和安安在王府住两天,过两天我再来接你们回去。”宋天行脸色很是不自然,快速说完之后转头看着齐皓诚说了一句,“皓诚,你好好照顾我大嫂和安安!”话落转身就走。

“晚秋,把咱们儿子抱过来。”

听到齐皓诚刻意加重的“咱们”,靳晚秋转头就瞪了齐皓诚一眼:“不要乱说话!”她跟齐皓诚还没成亲呢,怎么跟安安解释这些?

“怎么是乱说话呢?”齐皓诚笑容灿烂地对宋安翊伸手,“安安,来爹爹这里。”

宋安翊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齐皓诚萌萌地说:“义父,是爹爹?”

齐皓诚瞬间眉开眼笑:“没错没错!安安真聪明,义父就是爹爹!来,叫一声爹爹听听。”

宋安翊被靳晚秋放在了齐皓诚的床上,他笑嘻嘻地扑进了齐皓诚怀中,响亮地叫了一声:“爹爹!”

齐皓诚被宋安翊撞到了伤口,痛并快乐地抱着宋安翊,还笑容愉悦地对靳晚秋说:“晚秋,快给我们父子俩拿点点心来。”

靳晚秋看着闹做一团的齐皓诚和宋安翊,微微笑了起来,突然感觉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福祸相依,而她从未放弃对未来的憧憬。

却说昨夜从临风湖离开的燕齐,并未离开千叶城,而是趁着夜色暗中进了夏国皇宫。

燕齐出现的时候,颜贵妃才刚刚沐浴出来。虽然她已经三十多岁,但依旧身姿婀娜,容颜娇艳。

突然看到面前的铜镜中多了一个人影,颜贵妃神色大变,扔掉了自己手中的玉梳。还没开口叫人的时候,她已经被燕齐从背后抱住了,一只大掌捂住了她的嘴,燕齐在她耳边轻声说:“表妹,这么久没见,是不是已经把表哥给忘记了?”

颜贵妃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铜镜中那张男人的脸庞。下一刻,燕齐放开颜贵妃,颜贵妃猛然转头看着他:“你怎么还活着?”

燕齐的笑容有些嘲讽:“我为什么不能活着?”

“齐岩,你现在立刻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的话……”颜贵妃看着燕齐目光冷然地说。

“否则怎样?”燕齐伸手捏住了颜贵妃的下巴,看着她冷笑了一声,“当年你对我投怀送抱的样子,我可一直都没有忘记呢。”

颜贵妃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看着燕齐眼神戒备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燕齐放开了颜贵妃,有些厌恶地拿出一张帕子擦了擦手,找了一个位置随意地坐了下来,“你最好不要大喊大叫,在别人出现之前,我可以轻松捏死你。”

颜贵妃心中一跳,后退两步撞上了梳妆台,神色十分不安地看着燕齐说:“表……表哥,当年真的不关我的事。”

燕齐神色一冷:“不要再提当年!”

颜贵妃小心翼翼地看着燕齐问:“表哥你想要什么?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

燕齐似笑非笑地打量了一下颜贵妃,把颜贵妃看得心中发毛的时候,才开口说道:“去找些伤药来,给我包扎伤口。”

颜贵妃视线一转,这才看到燕齐右臂上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还在往外冒血,让她心中又是一跳。

等颜贵妃把燕齐的伤口包扎好的时候,已经满头都是冷汗了。不是累的,而是吓的。

“表妹,我会暂时在千叶城待一段时间,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燕齐看着颜贵妃说。

颜贵妃神色不安地说:“没……没什么。”

“你儿子想当皇帝的话,我可以帮你把皇帝和太子都杀了。”燕齐看着颜贵妃似笑非笑地说。

颜贵妃心中狂跳不止,目瞪口呆地看着燕齐:“表哥你……你胡说什么?!”

“有心没胆。”燕齐看着颜贵妃嗤笑了一声,“也不怕你知道,我现在的名字叫燕齐。”

颜贵妃瞪大眼睛看着燕齐,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颜贵妃是当朝颜太傅的幼女,而燕齐本名叫做齐岩,是颜贵妃的姑姑颜若惜的儿子。只是颜若惜从小就被人拐卖了,再回来的时候已经很多年过去,身边还带着一个十四岁的男孩,那个男孩就是燕齐,曾经叫齐岩。

当年颜曦失踪之后不久,颜家就宣布了她的死讯,并且找了一具年龄差不多的尸体下葬了。所以当颜曦带着燕齐回到颜家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不是亲人的嘘寒问暖,而是无尽的冷漠和排斥。

甚至自始至终,都没有外人知道颜曦还活着,也没有人知道燕齐的存在。

燕齐跟他的母亲颜曦在颜家后宅的一个偏院里住了三个月,或者说被关在那里三个月。三个月之后,颜曦再次莫名失踪,而燕齐在颜家人把他打晕送走的路上醒过来逃走了。

这些都是颜家的秘事,外人根本无从得知。因为燕齐少年时候容貌十分俊美,他在颜家住的那三个月,跟颜贵妃暗中来往可是不少,颜贵妃从未忘记他这张脸。

而颜贵妃万万没想到,燕齐竟然一直都好好地活着,而且改名换姓成了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燕齐这个名字颜贵妃当然听说过,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紫阳门的门主,武林盟的盟主,在江湖上可是一呼百应的大人物!

想到这里,颜贵妃神色一变再变,眼眸微闪,看着颜齐讨好地笑了笑:“表哥,这么多年,我可是从没忘了你。”

燕齐一伸手,颜贵妃微微垂眸,下一刻,她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妩媚的笑容,软倒在了燕齐的怀中……

却说这天一早,夏玉竹过来找颜贵妃,却发现颜贵妃这里有一个陌生的男人,当时快要被吓死了,想着如果被夏皇发现了,他们都得死!

等颜贵妃拉着夏玉竹,小声跟她说了燕齐的身份,夏玉竹的眼睛就越来越亮了,还甜甜地管燕齐叫起了舅舅。

燕齐仿佛已经忘记了正事,倒真的像是来认亲一样,还对夏玉竹说如果有用得上他的地方尽管开口,而这正中夏玉竹下怀。

等燕齐听完夏玉竹的请求,冷笑了一声说:“玉竹放心,舅舅帮你。”

夏玉竹喜出望外,颜贵妃脸上也出现了喜色。

靳将军府。

靳辰和墨青昨夜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没睡多久天就亮了。墨青醒了之后发现靳辰还在睡,就没有叫醒她。而离夜已经在昨夜被墨青吩咐风清送去了魏琰那里。

靳辰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她昨夜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去了百毒禁地一趟又赶回来,确实感觉有些疲惫。

一睁开眼就看到绝世美男,靳辰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墨青唇角微勾,在靳辰额头轻轻一吻:“小丫头,起床了。”

靳辰微微眯着眼睛笑了笑:“美人儿,再亲我一下。”

墨青笑容愉悦地轻吻了一下靳辰的眼睛,靳辰感觉有点痒,笑着坐了起来,抱着墨青的胳膊说:“小青青,看到你心情真的会变好哎!”

墨青微微一笑:“我也是。”每次看到靳辰的笑容,墨青感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等靳辰和墨青起床吃过早饭,就一起去了向谦那里。

靳辰倒是没有再找向谦算账的意思,向谦也自当昨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很认真地开始教导靳辰医术,把同时在旁听的墨青直接忽略掉。

一天下来,靳辰感觉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墨青也安安静静地当了一天的背景板。靳辰学到的东西,墨青也都记在了心里。

“师父,记得明天去安平王府给安安医治。”靳辰对向谦说。她希望靳晚秋和齐皓诚成亲之前,宋安翊就可以得到医治。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向谦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靳辰今天一来就跟向谦提过这件事了,而向谦并没有拒绝。

“走了。”靳辰十分潇洒地对着向谦挥了挥手。

“咳咳,丫头啊,”看到靳辰要走,向谦猛然抬头,搓着手笑呵呵地看着靳辰说,“昨夜为师看到你采了三颗紫心果回来,剩下那两颗……”

向谦暗示意味十分浓厚地看着靳辰,靳辰很无辜地问:“啊?师父想要那两颗紫心果啊?”

向谦连连点头:“是啊是啊!”紫心果在医治高手内伤方面有神奇的功效,不管是之前给关无涯做的药还是昨夜给齐皓诚做的药,都是向谦十分得意的研究成果。而他相信,只要有足够的紫心果,他还能做出更多种神药来。

“那是我的,为什么要给你?”靳辰白了向谦一眼,拉着墨青扬长而去。

向谦站在原地捶胸顿足:“死丫头!为师白疼你了!”

靳辰听到向谦的话,心中轻嗤,她可真心没感受到向谦这个师父有多疼爱她。

而向谦在靳辰离开一会儿之后,才猛地拍了一下脑门儿,觉得自己真是太失策了!靳辰让他明天上门去给宋家那个小娃娃医治,他答应得那么爽快干嘛?为什么不趁机让靳辰把紫心果交出来呢?

向谦纠结了好大一会儿,在想是不是明天爽约不去,再跟靳辰讨价还价一番?可是向谦纠结的最终结果还是决定明天要去。昨夜已经招惹了靳辰和墨青,向谦觉得他还是回头找个别的机会把靳辰的紫心果给弄过来吧!

傍晚时分,靳辰回到靳将军府,宋舒已经在星辰阁里等了她好久了。

靳辰进了星辰阁,墨青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将军府,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了。

“靳辰,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宋舒一见到靳辰就拉住了她的胳膊问道。

“你来找我有事?”靳辰并没有回答宋舒的问题。她让琴韵说她在闭关修炼,但宋舒是一个人偷偷跑过来的,琴韵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在星辰阁二楼了。

“有事。”宋舒点点头,看着靳辰说,“明天你有事吗?”

“没事。”靳辰微微摇头。最近她白天都在跟着向谦学医术,但是明天并不打算去,因为向谦要去给宋安翊医治。

“那你明天跟我们一起去望月庵吧!”宋舒高兴地看着靳辰说。

“你们?”靳辰眉梢微挑。

宋舒笑嘻嘻地说:“我和八公主,还有妍之。”

“去望月庵做什么?”靳辰问宋舒。在外人眼中,靳辰是从小在寒月寺长大的,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她也几乎没有过求神拜佛的经历。

“是八公主说要去望月庵还愿,邀请我陪她一起。”宋舒对靳辰说,“我二哥本来要去护送我们的,偏偏皇上又突然给他派了个差事,今天下晌出城去了,我爷爷就说除非你跟我们一起去,不然就不让我们去了。”

靳辰知道宋舒的意思。因为靳晚秋被劫的事情,这会儿宋家人应该也都知道他们得罪了某些江湖高手,外出不是很安全。偏偏宋天行临时有公差出去了,宋老国公不放心宋舒和夏蝶衣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以。”靳辰微微点头,话落看着宋舒问,“那位关老爷子不是住在你们家吗?他的身体似乎不太好,现在怎么样了?”

关无涯的身体,名义上是靳辰为他医治的,事实上用的是向谦做的药。因为之后发生的事情,靳辰还没来得及去看看关无涯这会儿是什么情况。

宋舒倒是没在意靳辰为何突然问起关无涯,微微一笑说:“妍之说关爷爷求了鬼医的高徒为他医治,已经服了药,这两天在闭关恢复,说不定出关了之后,他的身体就完全好了呢。”

靳辰微微点头。也是,关无涯跟齐皓诚的情况并不一样,齐皓诚是突然爆发的内伤,而关无涯的内伤已经十多年了,想要一下子就恢复是不可能的。

“那我走了,咱们明天再见。”宋舒很快就告辞了,离开之前跟靳辰约好了明天出发的时间。

宋舒前脚刚走,墨青就回来了,怀中还抱着昏昏越睡的离夜。

“小夜怎么这么早就要睡了?”靳辰问墨青。这会儿才是晚饭时间。

墨青把离夜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转身在靳辰身旁坐了下来说:“玩累了。”

“我明天要跟宋舒一起去望月庵,你要不要一起去?”靳辰问墨青。虽然墨青不能出现在外人面前,但是易容之后就没问题了。

墨青微笑摇头:“不了,你去吧。”

“那好吧。”靳辰微微点头,“望月庵的素斋不错,我明日给你带回来吃。”

墨青伸手揉了揉靳辰的小脑袋:“小丫头你一直想着我呢。”

靳辰唇角微勾:“那是当然。”

吃过晚饭之后,靳辰和墨青还一起研究了一下从向谦那里得来的一本古旧的医书。两人都极为聪明,遇到什么疑问互相探讨两句就迎刃而解了,默契度满分。

第二天早上,靳辰收拾好之后就骑马出门了,而墨青在靳辰离开的时候也带着离夜离开了星辰阁,去了魏国驿馆。

等靳辰跟宋舒会合,出了千叶城的时候,墨青把离夜交给了魏琰,自己离开魏国驿馆,悄无声息地朝着一个方向而去了。

宋国公府。

靳晚秋带着宋安翊都在安平王府,宋天行出城办事去了,宋舒带着关妍之一起出门了,关无涯在闭关修炼,宋老国公这会儿才感觉到有些孤寂了。想到不久之后宋安翊就不会再住在宋国公府,宋老国公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而关无涯在这天一早已经出关了,再次感觉到内息畅通无阻,浑身精力充沛,关无涯很想仰天长啸三声,因为他真的被这身伤病折磨太久太久了。

关无涯正准备出门去看看自己的孙女,就看到一个墨衣身影一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关无涯神色微变,看着面前这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墨衣男人冷声问:“阁下是何人?”

“东方珩。”来人是墨青,而他报上名字之后,就十分随意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关无涯神色微变,看着墨青问道:“你跟东方玉是什么关系?”

东方这个姓氏并不常见,关无涯会关注东方玉,是因为东方玉如今是天下高手排行榜第二,即将成为燕齐的乘龙快婿。

“没有关系。”墨青声音清冽而低沉,“关前辈,在下想要跟关前辈做个交易。”

关无涯此时身体痊愈,坐下之后看着墨青中气十足地说:“老夫拒绝。”

“关前辈会同意的。”墨青的声音十分平静,却很是笃定,“在下可以帮助关前辈重振无涯宫。”

关无涯神色微变:“你到底是谁?”竟然知道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重振无涯宫?

“不重要。”墨青神色淡淡地说,“无涯宫的藏书被燕齐盗走了一大半,如今都在紫阳门里。无涯宫的积蓄也被燕齐盗走了大半,用来发展壮大紫阳门。更别提关前辈的两位师弟,就是被燕齐的师弟和夫人所害。”

听到墨青的话,关无涯神色一下子冷到了极点:“这些事,你怎么会知道?”

关无涯跟燕齐曾经是师徒,当年年仅十四岁的燕齐仓皇逃离千叶城,就是遇到关无涯才捡回一条命。关无涯收留了燕齐,教他武功,对待他就像是儿子一样,还考虑过让燕齐成为他的继承人。

谁知道燕齐却为了紫阳门的大小姐柳如眉背叛师门,在走之前还勾结紫阳门的人重创了无涯宫,盗走了无涯宫一大半珍贵的藏书,抢走了无涯宫多年的积蓄,还杀了好几个无涯宫的弟子。不然曾经的天下第一大派无涯宫也不会那么快就被紫阳门取代,可以说,紫阳门就是踩着无涯宫上位的。

之后没多久,关无涯准备找燕齐算账的时候,燕齐却公开挑战关无涯。而那会儿,燕齐已经不是无涯宫的弟子齐岩,改名换姓成为燕齐,而且决口不认他曾经拜关无涯为师的事情。

关无涯也没再提燕齐是他徒弟的事情,因为觉得教出这样的徒弟简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败笔,说出去不过是徒惹他人耻笑而已。

而关无涯没想到,燕齐的武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突飞猛进,不仅打败了他,而且导致他身受重伤。

紫阳门的卢野和柳如眉,不仅重伤了关无涯的两个师弟,甚至害得他们丢了性命。而这一切的发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燕齐对于关无涯和无涯宫那两位长老的武功都十分了解。

从那以后,无涯宫元气大伤急速没落,而紫阳门踩着无涯宫强势崛起。关无涯的名字渐渐没有人再提起,燕齐却成为了紫阳门的门主,江湖上人人称颂的燕大侠。

没有人知道关无涯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不仅是身体的伤痛,还有内心无尽的苦楚。当初是他收留了燕齐,却没想到为无涯宫引了一头狼回去,害得无涯宫上上下下苦不堪言。

关无涯想要重振无涯宫,也是想在有生之年,弥补自己当年犯下的过错。不然他死后都无颜去见自己惨死的两位师弟和无涯宫那些死在紫阳门手中的弟子。

只是事情过去太久,当年都没有什么人知道内情,更何况如今?关无涯不知道眼前这个戴着面具的年轻人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直觉这个年轻人有些危险。

“发生过的事情,必然会留下痕迹,只要有心,就可以知道。”墨青声音淡淡地说,“关前辈无需多虑,晚辈是燕齐的仇人,所以想跟关前辈联手对付燕齐和紫阳门,仅此而已。”

关无涯目光幽深地看着墨青:“老夫无法相信你。”

“无妨。”墨青声音平静地说,“交易的事情以后再谈,晚辈今天来,只是想要送给前辈一样礼物。”

墨青话落,关无涯面前就多了一本书,他微微愣了一下,再抬头去看的时候,墨青已经不见了。

关无涯神色微凝,拿起了面前那本书,翻开看了一眼,神色微变。因为他手中的书不是别的,正是紫阳心法的秘籍。

关无涯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翻开那本秘籍接着看了起来。虽然关无涯并不知道刚刚那人的身份,但是那人的举动已经表明,他的确是燕齐的仇人,也只有燕齐的仇人,才会把紫阳心法这么随意地送给燕齐的敌人关无涯。

关无涯知道齐皓诚偷了燕齐的紫阳心法,但是却隐隐觉得刚刚那人跟齐皓诚并不是一路的。既然紫阳心法能被齐皓诚盗走,被别人得到,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而关无涯很清楚,一旦他恢复健康的事情被燕齐知道,燕齐定然不可能容忍他活着。所以他必须尽快提升实力,了解紫阳心法对此时的关无涯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墨青离开宋国公府之后,就找来了风清和风扬。

“把这个,想办法送给卢野。”墨青把一本书扔给了风扬。

风扬恭敬地收了起来:“主子,属下这就去紫阳城走一趟。”

“嗯。”墨青微微点头,“你暂时不用回来,去跟着东方玉。”

“是。”风扬恭敬地说,话落很快就离开了。

然后风清就看到墨青又拿出了一本一模一样的书,然后把书直接几页几页给分成了几份交给了他:“这是紫阳心法,分开送到不同的黑市上去卖。”

风清接过墨青递给他的已经被撕开成了几份的书,微微点头说:“是。”

“记住,要让几大门派尽快得知黑市上有残缺的紫阳心法。”墨青看着风清神色淡淡地说。

“属下知道了。”风清也很快领命下去办事了。

燕齐不可能知道,齐皓诚拼了命盗回来的紫阳心法向谦根本没要,而是转手就被靳辰拿走了,而靳辰给了墨青。墨青如今已经把紫阳心法记在了脑子里,却并没有打算修炼,因为他自己修炼的功法比紫阳心法更胜一筹,只是他如今不能用武功而已。

虽然没有修炼,但是墨青已经把紫阳心法的所有玄奥之处都看透了,并且跟靳辰探讨过了,靳辰如果对上燕齐,胜算也会多几分。

墨青复制了几本紫阳心法的秘籍,一本送给了关无涯,他知道关无涯会接受的。原因很简单,关无涯是燕齐的敌人,跟燕齐有着深仇大恨。

而墨青让风扬把一本紫阳心法的秘籍送给燕齐的师弟卢野,是因为他知道卢野跟燕齐面和心不合,燕齐当年不仅抢了卢野的心上人柳如眉,还抢了卢野视作囊中之物的紫阳门门主之位。只要有机会超过燕齐,卢野绝对不会错过。

而墨青让风清把分成几份,都不完整的紫阳心法传到黑市上去,原因只有一个,挑起紫阳门跟江湖其他门派的争斗,慢慢把紫阳门从江湖至尊的位置上拉下来。

当然,几份残缺不全的紫阳心法必然会引起各大门派的抢夺,即便这抢夺发生在不见天日的黑市里面,该知道的人也都会知道。燕齐定然不能容忍紫阳心法外泄,因为这极有可能会威胁到他和紫阳门在江湖上的地位。到时候,不管燕齐明里还是暗里做什么,都不可避免会与人交恶。

燕齐这些年把自己的名声经营得不错,是江湖上人人称颂的燕大侠。但这是因为他实力太高,江湖地位太高,没有人敢招惹他。当其他高手有机会得到紫阳心法的时候,没有人会拒绝这种诱惑。而燕齐一旦被激怒,原形毕露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事实上,紫阳心法被盗,燕齐盯上的人是齐皓诚,想要弄死的人也是齐皓诚。墨青之所以插手,是因为靳辰不会不管齐皓诚,而墨青不希望靳辰在对付燕齐的时候太被动。

却说靳辰陪着宋舒和夏蝶衣去了望月庵,来回都平安无事。她把宋舒和关妍之都送回宋国公府之后,就骑马回了靳将军府,已经是下晌了。

向谦在这天一早如约去了安平王府为宋安翊医治,齐皓诚和靳晚秋都神色紧张地在一旁看着,也不敢说话,因为向谦会生气。

直到傍晚时分,宋安翊好不容易喝下一碗苦苦的药汁沉沉睡去,向谦才微微舒了一口气说:“好了。”

“多谢向前辈。”靳晚秋对向谦行了个大礼。

“这药拿着,每天给他吃一颗。”向谦扔给靳晚秋一个药瓶,“半个月之后可以痊愈。”

靳晚秋握着手中的药瓶,已经快要喜极而泣了。而齐皓诚伸手揽住了靳晚秋的肩膀,默默地给靳晚秋安慰。齐皓诚很清楚,因为宋安翊的身体,靳晚秋流过多少眼泪。

向谦离开之后,齐皓诚抱着靳晚秋说:“安安很快就好了,以后我再也不准你哭了。”靳晚秋靠在齐皓诚的胸膛,前所未有的喜悦和安心。

靳辰和墨青晚饭吃的是靳辰专门从望月庵带回来的素斋,墨青吃了不少,靳辰表示很开心。

吃过晚饭之后,墨青微微一笑看着靳辰:“要不要出去转转?”

靳辰唇角微勾:“好啊!”

看到靳辰从柜子里拿出了飞云弓,墨青唇角勾起一个清浅的弧度,揽着靳辰,两人很快从靳将军府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是夜,安平王府里一片静寂。

靳晚秋当然不可能跟齐皓诚住在一个房间里,齐皓诚如今重伤未愈,想做点什么也是有心无力。

等齐皓诚从靳晚秋的房间依依不舍地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睡下,靳晚秋也抱着宋安翊进入了梦乡。

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齐皓诚的院子里,腰间那把刀在夜色之中闪烁着妖冶的紫色光芒,正是燕齐。而燕齐这次的目标却不是齐皓诚,而是靳晚秋。因为他的外甥女夏玉竹求他的事情,就是让他把靳晚秋给杀了。燕齐原本是打算把齐皓诚和靳晚秋都杀了的,可是这会儿他改变主意了。他要杀了靳晚秋,留齐皓诚活着痛苦一辈子。

靳晚秋房间的屋顶上面坐着两个人,是“散步”到了这里的靳辰和墨青。看到燕齐出现,靳辰轻声说:“小青青,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箭术吧!”

下一刻,一道寒光划破夜空,直直地朝着正在快速移动的燕齐射了过去。

燕齐根本没有什么防备,而墨青射出的利箭速度惊人,当燕齐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神色大变想要躲开,虽然避开了心口,却被那支箭直直地射穿了他的左肩肩胛骨。

燕齐身子猛然晃了一下,差点栽倒在地上。他捂住了自己的肩膀,没有丝毫犹豫就急速逃离,甚至都没去看究竟是谁对他放了冷箭。因为他知道,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如果再不逃走的话,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我来试试。”靳辰看着燕齐仓皇逃走的背影冷笑了一声,从墨青手中拿过飞云弓,搭弓上箭,瞄准燕齐的右腿就射出了一箭。

墨青看着靳辰的箭直直地射进了燕齐的右腿,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燕齐这会儿的确身受重伤有些慌乱,但如果想要直接射中他后心的话,几乎不太可能,因为他能明显感觉到危险从而躲避开。所以靳辰选择了一个燕齐想不到也很难躲开的部位,他的右腿。

本身人在正常活动的时候,左肩和右腿就是协调一致的。如今燕齐的左肩受到了重创,右腿的协调能力必然会下降,这会儿又被靳辰射中了右腿。武功再绝顶的高手,也算是半个废人了。

靳辰正准备追上去的时候,却看到一道黑影突然闪身而出,抱着燕齐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墨青神色微变:“那人的武功,并不在燕齐之下。”

------题外话------

↖(^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