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真伤心?那你就去死啊!/嫡女煞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墨青的眼力,靳辰是毫不怀疑的。不过她有些不解:“如果那人跟燕齐是一伙的,会是谁呢?”紫阳门的老门主,柳如眉的父亲早已经死了,也没听说燕齐有什么其他的亲人。他本身已经是江湖至强高手了,按理来说,身边不会有人比他更加厉害的。

墨青微微摇头:“不知道。”

“算了,这次伤了他的左肩和右腿,他一时半会儿好不了。”靳辰收起飞云弓说,“让人盯着紫阳门吧,我觉得他应该很快会回去养伤。”

墨青微微点头:“紫阳门里有魏琰安插的人。”

墨青和靳辰之所以选择这天夜里来安平王府“散步”,是因为他们都觉得燕齐不会就这么收手,昨夜没有发生什么,今夜极有可能会再来找齐皓诚和靳晚秋的麻烦。

而靳辰和墨青是有备而来的,靳辰还带着她辛苦赢来送给墨青的飞云弓。最后墨青放了一箭,让靳辰很惊艳。要知道燕齐可不是一般人,他的武功之高,足以轻松躲开冷箭和暗器。墨青能够射中燕齐,是因为他射出的箭速度极快,而且角度十分刁钻,甚至推测出燕齐会如何躲闪。

靳辰在墨青之后放了一箭,也让墨青感觉很惊艳。靳辰的冷静理智一直以来都让墨青深有体会,而这次靳辰在燕齐已经受伤的情况下选择去射燕齐的右腿,跟墨青的想法不谋而合。

最终两人用两支箭重伤了当今天下高手排行榜之首的燕齐,原本靳辰并没有打算就此放燕齐离开,只是后来突然又冒出来一个绝顶高手救走了燕齐,只能说人生处处有意外吧!

在靳辰和墨青回到靳将军府相拥而眠的时候,千叶城一座民宅里,燕齐脸色煞白地看着面前正在给他上药的老者:“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

虽然前天夜里因为向谦师徒突然出现,打乱了燕齐的计划,但燕齐并不认为向谦师徒会一直跟齐皓诚在一起。而他这天一直关注着安平王府的动静,知道向谦去了安平王府为宋安翊医治,后来又亲眼看着向谦离开了。

燕齐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动手,是不想再出现任何意外。他打算杀掉靳晚秋之后就立刻离开,明天等着欣赏齐皓诚悲痛欲绝的脸色。

只是燕齐万万没想到,向谦走了,竟然还有人埋伏在齐皓诚的院子里等着他,而且对方箭术出神入化,武功也定然极为高强,不然不可能伤他至此!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老者突然出现相救的话,燕齐觉得自己今晚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因为他的左肩已经被射穿了,而后面那支箭直接精准地穿过了他右腿的关节!

燕齐根本无法想象对他放箭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算计得那么精准,而且力道大得惊人。任凭燕齐武功再高,同时被伤到了左肩和右腿,还是这样重的伤,基本也就是个废人了。

正在为燕齐上药的老者脸庞清瘦,面白无须,左手还缺了一根小拇指。听到燕齐的话,老者神色丝毫未变,伸手捏住燕齐的下巴,在燕齐被迫张口的时候,把三颗药丸扔进了燕齐的口中。

燕齐咳嗽了两声,药丸下肚,他眼睛一闭,直接晕了过去。

老者医术很高明,很快把燕齐的伤口处理好了。看着燕齐脸色苍白地躺在那里,老者微微叹了一口气,苍老的眼眸中满是复杂不明的意味……

第二天,宋天行差事办好之后回到了千叶城,还没顾得上喝口茶,就被宋老国公催着去安平王府把靳晚秋和宋安翊接回来。因为宋老国公两日没见宋安翊,实在是想念得紧,又拉不下脸来去安平王府。

宋天行到了安平王府说明来意,齐皓诚倒也没有强留,笑着送靳晚秋和宋安翊离开了。等靳晚秋一走,齐皓诚就感觉心中空落落的,数着手指算了一下还有几天他才能跟靳晚秋一起睡,算完之后就瞬间开心了,因为真没剩下几天了。

此时已经是正月底,三天之后就是宋天行成亲的日子了。靳晚秋回到宋国公府之后,宋老国公看到宋安翊的脸色明显好了不少,得知鬼医已经为宋安翊医治过了,再吃一段时间的药之后,宋安翊就能完全康复。宋老国公直呼祖宗保佑,几乎都要老泪纵横了。

宋老国公带着宋安翊,靳晚秋在宋舒的协助之下在为宋天行即将到来的亲事做准备,宋家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

而宫中颜贵妃和夏玉竹母女,心情就没那么美好了。得知自己的表舅竟然是天下第一高手燕齐,夏玉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让燕齐把靳晚秋给杀了!

夏玉竹提出之后,燕齐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这让夏玉竹简直心花怒放。她和颜贵妃昨夜亲眼看着燕齐出宫的,一整晚没睡,都在等着燕齐带回好消息。可是等啊等,盼啊盼,天色大亮,母女俩一夜未眠,眼睛通红地望着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失望和不安。

燕齐去杀靳晚秋,如果成功得手的话,没道理到现在都不回来。而燕齐的消失,让颜贵妃和夏玉竹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难道有比燕齐武功更高的高手在保护靳晚秋?这怎么可能?!

可是事实摆在面前,突然从天而降的燕齐又突然凭空消失,颜贵妃再次放弃了把夏玉竹嫁给齐皓诚的念头,而夏玉竹真的快疯了……

正月二十八很快就到了,而这天是夏国皇室的八公主夏蝶衣与宋国公府的世子宋天行成亲的日子。

公主成亲,娶亲的还是宋国公府这样的高门,婚宴自然是极为热闹的。

因为宋家人少,靳扬一早就先去宋家帮忙了,而靳扬到宋家的时候,齐皓诚已经在那儿了。

靳扬觉得齐皓诚的脸皮是真厚。不论怎么说,齐皓诚即将娶的靳晚秋现在还是宋国公府的大少夫人,这会儿齐皓诚一副跟宋家是自家人的样子忙前忙后忙得不亦乐乎,恐怕看到的人都会感觉怪怪的。

而宋老国公看到齐皓诚在宋家登堂入室,心中不满又不好发作,毕竟齐皓诚是过来帮忙的,而今天是宋家大喜的日子。

靳夫人和靳月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这两日突然不再闹腾了,安分了很多。饶是如此,靳放也不打算带着她们出门去宋家赴宴,因为不想让她们闹出什么事情,坏了宋家的喜事。

于是靳放带着靳家其他的人,出发去宋国公府之后,将军府里就剩下了靳夫人和靳月母女俩。

“小姐,你吃点东西吧。”靳月的丫鬟小梅一脸心疼地看着消瘦了不少的靳月说。

靳月神色很是平静,手中拿着一个荷包,翻来覆去地看,看了好久都没有放下:“我没有胃口,他们都已经走了?”

“是,将军带着大少夫人,四公子五小姐六小姐和七公子都走了,听说二夫人和靳松公子也去了国公府。”小梅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靳月的脸色。

“小梅,你说齐世子连我都看不上,为什么会看上靳晚秋那个寡妇呢?”靳月似乎是在问小梅,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小梅眼眸微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靳月的问题。而靳月脸上满是自嘲:“真没想到,到了最后,竟然会是靳晚秋抢了我中意的男人。早知道的话,我就……”

小梅心中一跳,靳月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小梅看着靳月小心翼翼地说:“小姐,齐世子未必喜欢二小姐,他们定亲或许只是因为圣旨赐婚。”

再次听到“圣旨赐婚”四个字,靳月的心依旧痛得无法呼吸,她笑容凄凉地说:“你不懂,如果他不是喜欢靳晚秋的话,根本不会有圣旨赐婚。”

靳月的目光追随齐皓诚很久很久了,她自认为了解齐皓诚这个人。以齐皓诚的身份和地位,他娶的一定是他喜欢的女子。可靳月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那个人竟然会是她一直看不起的靳晚秋!

因为齐皓诚喜欢靳晚秋,安平王妃才去宫中求旨,齐家此举是想要扫清靳晚秋再嫁的障碍吧?靳月到现在都想不通,她觉得她永远都想不通,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可是靳月并不傻,她想不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心底却清楚一切已经成了定局。圣旨已下,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齐皓诚和靳晚秋双宿双栖。她想做些什么,想过很多很多种可能,可是到头来却发现,她只能想想,什么都做不了,因为没有人会帮她。这个府里唯一会帮她的靳夫人实在太无能,而其他人,靳放和靳扬对她越发冷漠,靳扬前几日甚至因为她开口侮辱靳晚秋,打了她一巴掌。

靳月在绝望的同时,也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目前的处境,这个将军府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只要她再惹靳放生气,靳放极有可能会真的把她送到望月庵出家。而她现在这样的年纪,靳放一定在想着尽快把她嫁出去,而嫁给谁,她没有任何选择权。

不管是出家,还是在靳放的安排下出嫁,都是靳月不想面对的结果。所以她强迫自己现在暂时不去想齐皓诚,不去想靳晚秋,她在想她要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地为自己谋一个还过得去的前程……

“去把我那身流光缎做成的裙子拿过来。”靳月吩咐小梅。

“小姐,将军说了,不让小姐出门。”小梅看着靳月说。

靳月轻飘飘地看了小梅一眼,让小梅心里感觉毛毛的,赶紧按照靳月的吩咐,去给她取裙子了。

没过多久,靳月换上了那身用流光缎做成的裙子,看着原本合身的裙子这会儿似乎有些宽大了,靳月自嘲地笑了笑,她为了齐皓诚伤心至此,可齐皓诚根本就不在意,或者说,齐皓诚从来没有在意过她。

看到靳月抬脚就往外走,小梅赶紧拉住了她:“小姐,将军会生气的。”

靳月甩开小梅,看着她冷冷地说:“如果你怕了就留下。”话落转头就往外走。

小梅咬了咬牙,很快跟上了靳月的脚步。靳放虽然给靳月禁了足,但是并没有派人看守靳月的院子,只是原本靳放在府里的时候,靳月根本不敢出来而已。如今靳月出门了,一直到了大门口,才被管家拦下。

“老爷吩咐过,三小姐不能出府。”管家看着靳月说。

“王伯,如果我今天非要出去呢?”靳月看着管家神色淡淡地说。

管家打了个手势,两个护卫就挡在了靳月面前。靳月冷笑了一声,下一刻,直接拔出一把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看着管家冷冷地说:“让开!”

管家倒是没想到靳月为了出门,竟然做出以死相逼的事情来。看到靳月的匕首已经快要划破她自己的脖子了,管家示意两个护卫让开,眼睁睁地看着靳月带着小梅出了门,策马离开了靳将军府大门口,管家立刻派人快马加鞭通知靳放去了。

宋国公府。

姚老太君今日也来了,一见到靳晚秋就拉着她的手说了一句:“你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

靳晚秋今日在招待女眷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很多人看着她的眼神都有些怪异,甚至有些带着敌意。靳晚秋可以理解,因为她一个寡妇再嫁本就很容易惹人注意,她要嫁的还是安平王世子齐皓诚。靳晚秋知道千叶城里很多小姐都盯着安平王世子妃的位置,甚至包括她的妹妹靳月。

但是那又如何?以前靳晚秋会有很多顾虑,但是如今没有了。她的过去摆在那里,不管别人怎么说,靳晚秋从来都无愧于心,也从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她跟齐皓诚都认定了彼此,如今还有圣旨赐婚,宋家和靳家两家的大家长都支持,她有什么可怕的?

而今日天色刚亮齐皓诚就过来了,上赶着来帮忙。虽然知道宋老国公有些不满,但靳晚秋心中却是暖暖的。这是她跟齐皓诚定亲之后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外人面前,她知道齐皓诚是想用行动让别人知道他对她的在意。

靳晚秋看到齐皓诚依旧不太好的脸色,其实并不想让齐皓诚这么辛苦,但齐皓诚却是甘之如饴,还说让靳晚秋不要管他,说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宋天行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

宋天行和宋舒跟齐皓诚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如今更好了,靳晚秋对此是很欣慰的。

“宋大少夫人……呦!瞧我这张嘴啊,怎么还叫你宋大少夫人呢?”一个打扮得贵气十足的夫人开口,说出来的话却有些阴阳怪气的,“你这再过几天可就要成为安平王世子妃了,不过不叫宋大少夫人的话,难道叫你靳二小姐?这更不合适了,大家倒是教教我,应该怎么称呼这位啊?”

迎亲的人还没回来,满室女眷都在宋家后院坐着,开口说话的这位夫人姓白,膝下有一个待嫁的女儿。这位白夫人就是之前往安平王妃面前凑得最起劲的人,千叶城里不少贵族都知道白夫人打得什么主意。

如今靳晚秋即将成为齐皓诚的世子妃,白夫人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了,看靳晚秋十分不顺眼。因为她怎么看都觉得自家冰清玉洁的女儿比靳晚秋好太多。

这会儿安平王妃还没有来,听到白夫人的话,没有夫人小姐附和帮腔,也没有人为靳晚秋说话,不少人都想看看靳晚秋要如何应对。

而靳晚秋神色平静地坐在那里,看着白夫人客气地说:“白夫人想怎么叫便怎么叫,对于我来说,靳家二小姐或者是宋大少夫人,抑或是安平王世子妃,都只是一个称呼而已。”

“没错!”宋舒开口了,微微一笑说,“靳家小姐出嫁了也依旧是靳家小姐,而我大嫂就算再嫁,也永远都是宋家的大少夫人,是我们的家人。白夫人现在想不明白怎么称呼我大嫂其实无妨,咱们也不是经常能见到的。等再过几日,白夫人见到我大嫂可别忘了行礼,并尊称一声‘世子妃’,不然可就于礼不合了。”

听到靳晚秋和宋舒姑嫂两人的话,白夫人脸色涨红,心中怒极却不敢发作,而老神在在地坐在主位的姚老太君看着白夫人说了一句:“宋家丫头说得在理,白夫人可别忘记了。”

白夫人恨恨地低下头不再说话,而其他想要出言讽刺靳晚秋的人都纷纷歇了那份心思。

她们本以为靳晚秋再嫁,还是嫁到安平王府去,一定会自卑的,也不敢表现出任何得意之色。如今事实摆在眼前,靳晚秋的确没有得意,但也丝毫没有自卑,并不觉得她的身份配不上齐皓诚。

靳晚秋的话其实说得很明白,不管是靳家小姐还是宋大少夫人,抑或是安平王世子妃,对于她来说,都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她不会否认她曾经有过的身份,坦坦荡荡地面对在座的所有人,是因为在她心中,这些并不是耻辱,只是过往的经历而已。

而宋舒的话则是赤裸裸地表明了宋家的立场,也很“客气”地还击了一下白夫人。白夫人现在还能对靳晚秋冷嘲热讽,是因为靳晚秋还没有正式成为安平王世子妃。一旦靳晚秋跟齐皓诚成亲,白夫人再见到靳晚秋,必须行礼并且尊称一句“世子妃”,因为那时她的身份已经远不如靳晚秋高贵了。

“怎么本妃一来,就这么安静了?”安平王妃到了门口,身边是靳家的女眷。靳宛如小心地扶着有孕的姚芊芊,靳辰就神色淡淡地站在一旁。

看到安平王妃出现,白夫人的头垂得更低了。而靳晚秋刚刚起身,安平王妃就走过去握住了她的手,未语先笑:“晚秋,都是一家人,不用多礼了。”话落就在靳晚秋身旁坐了下来,亲亲热热的样子像是母女一样,让众人的心思都是变了又变。

姚大夫人扶着姚芊芊坐在了她的身旁,而宋舒拉着靳辰跟她坐在了一起。

“怎么不见靳夫人和靳三小姐?”一位夫人开口问道。靳家的女眷少了两位,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身体不适。”没等姚芊芊想好怎么说,靳辰已经神色淡淡地开口了。

因为开口的是靳家这位煞名远扬的五小姐,所以想要追问的人立刻就闭嘴了,生怕惹了靳辰不高兴再弄得自己下不来台。姚芊芊心中微松,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外人解释靳夫人和靳月没来的事情。

不说靳晚秋,不提靳家,房间里的气氛很快变得轻松起来,夫人小姐本就是相熟的坐在一起,这会儿各自聊了起来,倒也其乐融融。

平阳侯府的周夫人许氏是宋天行和宋舒的舅母,这些日子为了宋天行的亲事也没少出力,今天一早就带着儿女过来帮忙了,这会儿就坐在靳晚秋旁边。

“你家老大的亲事定下来了?”安平王妃微微一笑,看着许氏问道。

许氏其实对于靳晚秋和齐皓诚的亲事还有不少不解之处,不过她和平阳侯周通倒是都不反对靳晚秋再嫁。毕竟靳晚秋还年轻,而宋家的正牌世子妃马上要进门了,没道理还要求靳晚秋在宋家大宅里守一辈子的寡。更何况,这里面还关乎齐家和靳家两大高门贵族,如今皆大欢喜的局面其实没什么不好。

听到安平王妃的问题,许氏就笑着点了点头:“前几日刚定下来的,是林家的大小姐。”林家也是将门,不过比平阳侯府地位低一些。但高门嫁女,低门娶妇,林家大小姐虽然容貌才华不如靳月,但是性子温柔大方,行事很有章法,许氏对于自己未来的大儿媳妇是很满意的。

安平王妃微微点头:“恭喜恭喜,到时候少不得要去讨杯喜酒喝。”

许氏笑着说:“应该我先恭喜王妃才对。”话落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靳晚秋,然后跟安平王妃相视一笑。

只是许氏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她的丫鬟脚步匆匆地走进来,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两句话,她面色微沉,借口身体不太舒服想出去透透气,很快就离开了。

而许氏刚刚离开,宋国公府的下人就进来禀报靳晚秋了,说是靳家三小姐刚进府就晕倒了,正好平阳侯世子周远路过,就抱着靳月去了客房,这会儿太医已经过去了。

靳晚秋面色微沉,满屋子的人都面面相觑,林家夫人和小姐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了。刚刚平阳侯夫人还满面喜色地说周远的亲事定下来了,结果这会儿周远当众抱了靳月,这算怎么回事?

靳月是靳晚秋的妹妹,于情于理她都得赶紧去看看。在靳晚秋起身的同时,不少夫人也都准备站起来跟着出去,女人都是有八卦心理的。

而靳辰站了起来,神色淡淡地扫视了一圈说:“各位夫人小姐就在这里休息吧,这只是个意外,不要影响了大家的好心情。”

准备起身的几位夫人在靳辰的视线之下又脸色讪讪地坐了回去,姚老太君老神在在地说了一句:“外面冷得很,都出去做什么?是不想陪我这把老骨头说话吗?”

安平王妃看着靳晚秋和靳辰离开的背影,微微蹙眉叹了一口气。她知道靳月喜欢齐皓诚,也能猜到靳月今天为什么没有跟着靳家人一起来。如今靳月自己出现,又闹了这么一出,倒是让安平王妃有些看不懂了。

难道靳月是明知嫁给齐皓诚无望,盯上了平阳侯府世子妃的位置?安平王妃可是知道曾经平阳侯府为了周远向靳月提过亲的,只是被靳夫人和靳月给搅黄了,如今周家和林家已经定了亲,结果靳月又闹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是不可理喻。

林家夫人和大小姐倒真的是好涵养,都到了这会儿了,只是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倒也没有起身出去看个究竟,也不打算把事情闹大。这件事情最好就是个意外,否则林家跟周家的亲事是结不成了,最终理亏的也不是林家。一旦事情闹大,才会真的有损林家小姐的名声。

宋国公府的客院里,太医给靳月把了脉之后,说她是气血两亏,身子很虚弱,需要好好调养。太医开了方子就走了,而男客那边还没有收到消息,依旧是周远陪在靳月身旁,靳月带来的丫鬟小梅在靳月晕倒的时候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看着靳月消瘦的样子,周远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他是真的喜欢靳月的,不然之前也不会请求许氏替他向靳家提亲,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周远没有预料到。许氏对周远说靳月根本不想嫁到平阳侯府来,靳夫人才会闹那么一出,周远却不相信,他觉得靳月或许根本不知情,只是靳夫人不想让靳月嫁给他。

后来平阳侯夫人给周远求了林家的大小姐,周远心中并不喜欢。在周远看来,林大小姐无论是容貌才华还是性情,都远远不如靳月。

这次周远一早就来到宋国公府帮忙,突然看到一个丫鬟鬼鬼祟祟的就跟了上去,结果拐了个弯就看到了靳月。靳月对周远露出一个有些疲惫无力的笑容,身子一晃就晕倒了。周远当时什么都没想,直接过去抱住靳月就快步去了宋国公府的客院,还让人把太医请了过来。

迎亲的队伍还没有回来,靳晚秋和靳辰到了客院的时候,就看到靳月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周远含情脉脉地坐在一旁看着她。

靳晚秋微微皱眉,叫了周远一声:“表弟。”

周远抬头看到靳晚秋,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起身叫了一句:“表嫂。”

而靳辰就径直走过去,伸手就把还昏迷着的靳月从床上直接拎了起来。

周远神色微变,挡在了靳辰面前:“靳三小姐身体很虚弱,五小姐这是做什么?”

“她身体虚弱跟你有什么关系?”靳辰冷冷地看了周远一眼,“让开!”

“你放开她!”周远一脸心疼地看着被靳辰提着的靳月,心中对靳月怜意更盛了。外面都在传靳家五小姐飞扬跋扈,果然是真的,她对亲姐姐靳月竟然如此苛待,这还是在外人面前,在家里靳辰还不知道怎么欺负靳月呢!

如果靳辰这会儿知道周远都脑补了一些什么,肯定会送给周远两个字:脑残。

“滚开!”靳辰一脚踹开了周远,提着靳月就消失了人影。

靳晚秋对于靳辰处理这件事的方式也有些无语,看着周远有些气急败坏想要追出去的样子,靳晚秋开口叫住了他,看着他神色淡淡地说:“表弟,你已经定亲了,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一下后果。”

“表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靳三小姐可是你的妹妹!”周远看着靳晚秋说。

“靳家的事情,与你无关。”靳晚秋看周远油盐不进的样子,神色更淡了,“就算小五把靳月给伤了,也轮不到你为靳月讨公道。”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亲姐妹的吗?”周远不可置信地看着靳晚秋,“表嫂,我真是看错你了!”

“住口!”平阳侯夫人出现在门口,一脸怒意地看着周远说,“现在立刻回家去!”

“娘,我没做错什么。”周远梗着脖子,不服气地说。

“晚秋,你去忙吧。”平阳侯夫人压抑着怒气,转头看着靳晚秋说。

靳晚秋微微点头很快离开了,刚走出没多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回头直接离开了。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在很多人都还不知道的时候,靳辰已经拎着靳月把她扔回将军府了,所以这件事情不可能闹大,顶多也就是被人说道两句而已。周远是抱了靳月,但只要靳家不为靳月讨说法,平阳侯府不认,林家不闹,这件事情就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毕竟不关别人的事。靳周林三家也都不是一般人家,谁想挑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

宋天行和夏蝶衣的亲事办得很顺利,他们欢欢喜喜地拜堂的时候,靳辰已经把靳月扔到了靳月自己的房间里,然后一巴掌把她给抽醒了。

靳月睁开眼,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疼,头脑还有些发懵。等看到靳辰目光冷然地看着她,靳月心中猛地跳了一下。她记得她去了宋国公府,还见到了爱慕她的平阳侯世子周远,然后她晕倒了,是周远抱住了她。她本来是装晕,只是后来真的晕了过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靳月,你特么脑子有病吧?”靳辰看着靳月冷声说,“你要犯贱我不管,但是别出去丢人,坏了人家的喜事行吗?”

“你……”靳月气得脸色涨红,看着靳辰说不出话来。

靳辰凑近靳月,看着她的眼睛语带嘲讽地说:“你是不是已经很清楚你不可能嫁给齐皓诚了?圣旨已下,就算靳晚秋死了,齐皓诚也没可能会娶你,而且你根本动不了靳晚秋。你是不是觉得这个府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所以就退而求其次,盯上了平阳侯世子?”

“周远眼神不好,脑子也不好使,所以才会看上你。但是你不要觉得只要你招招手,就能成为平阳侯世子妃。平阳侯夫人不会让你进门的,周远已经定亲了,你要跟他,就只能做妾。不过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发生,因为靳家太丢脸,靳放宁愿一刀把你砍了,都不会让你给人做妾的。所以说,靳月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我看着恶心!”

靳辰的话让靳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像是疯了一样地朝着靳辰抓了过来:“你住口!住口!”

靳辰一脚把靳月踹到一边儿,看着她冷笑一声说:“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你要真非齐皓诚不嫁,你要真伤心欲绝,那你就去死啊!让我们都看看你对爱情有多么忠贞不渝,你要真自杀了,我真心对你说一句佩服。”

靳月气得浑身都在颤抖,看着靳辰状似疯癫地说:“靳辰!你又在得意什么?你以为你会嫁得很好吗?你再厉害,到头来还不是要和亲魏国,嫁给一个废物王爷?!”

靳辰唇角微勾:“我告诉过你,我愿意嫁,你怎么就不肯相信呢?我未来的相公可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我喜欢,我开心,我乐意,他就算真的手无缚鸡之力又如何?你觉得我需要被人保护吗?靳月,不要在我这里瞎找什么优越感,这个你真找不到。”

“啊!我要杀了你!”靳月被靳辰刺激了,疯狂地朝着靳辰扑了过来。

靳辰再次一脚把靳月踹飞,靳月的脑袋撞在桌脚上,又晕了过去。

靳辰冷冷地看了靳月一眼,也没管她,出门就看到靳月的丫鬟小梅正在鬼鬼祟祟地往这边看。

“过来。”靳辰看着小梅冷声说。

小梅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低着头走了过来。

“跟我走。”靳辰话落就大步朝外走去。

小梅神色忐忑地跟着靳辰出了门,被靳辰直接带到了管家面前。

“五小姐有什么吩咐?”管家看着靳辰神色恭敬地说。

“把这个丫鬟打发了,我不想在府里再看到她。”靳辰话落就走,小梅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管家冷冷地看了小梅一眼,直接叫人过来把她拖走。原本靳辰是没有权力处置靳月院子里的丫鬟的,但是这件事,管家会按照靳辰的意思做。因为管家看得明白,这个府里,已经没有靳月的位置了。曾经在府中被千娇百宠的靳三小姐,慢慢地把自己的优越处境给作践得几乎不剩下什么了。

靳辰也没再回宋家去,直接回了星辰阁。今日离夜跟着魏琰去宋国公府赴宴了,只有墨青在星辰阁二楼静静地坐着看书。琴韵在一楼候着,墨青不叫她不会上去。

靳辰上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墨青墨发如瀑,没有束起来,就那样随意地披在脑后。他一身墨衣,慵懒地靠在二楼窗边的躺椅上面。修长白皙的手中拿着一本薄薄的书,如幽谷深潭一般的眼眸中满是专注。

“小丫头,看够了吗?”墨青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靳辰回神已经落入了墨青怀中。而她刚刚看着墨青竟然看痴了,墨青用了凌云步过来她都没有发现。靳辰在想自己并不花痴啊,可是天天对着墨青这张脸还是觉得很惊艳,这真是一种极为美妙的感觉,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的。

看到墨青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靳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唇角微勾说:“看够了。”

墨青笑意更深,伸手抚上了靳辰娇嫩的脸庞说:“小丫头不要口是心非,我给你看,看一辈子。”

“哎呀呀!大白天的这么肉麻做什么?”靳辰轻咳了两声,挣脱墨青的怀抱走过去坐了下来,看着墨青若有所思地说,“问你一个问题,我很烦靳月,但她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所以我不能直接把她弄死,又不想看着她继续作,应该怎么做?”

------题外话------

【久违的乱七八糟小剧场来也】

靳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凭什么?为什么齐世子竟然喜欢靳晚秋而不喜欢我?我哪点比不上靳晚秋那个寡妇?

作者君:每一点。

靳月:为什么?凭什么?我已经接受现实了!我想退而求其次,嫁给一个喜欢我的男人有什么不对?

作者君:就不对。

靳月:为什么?凭什么?我可是曾经的夏国第一美女啊!怎么能沦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

作者君:就能。

靳月:这么痛苦地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分别?!

靳辰:那你就去死啊!

靳晚秋:靳月,你死了我也不会伤心的,我会跟齐皓诚好好在一起,生一堆孩子,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你可以选择死,或者活着羡慕嫉妒恨。

靳月(吐血不止):作者君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作者君: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